一時間無數的金光和岩石轟然碰撞。岩石粉碎化為灰燼,飛騰起來瀰漫到整個方圓數十公里的範圍內。

*********************

虛空神殿

「岩佐之王居然隕落了?!!」

虛空神殿是一個龐大無比的金屬漩渦。盤踞在宇宙銀河的中心。無數的金屬圓環構成金屬一樣的銀河系形態,緩緩旋轉著。其中有著數以千億的金屬星球緩緩轉動。形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星系。

而在金屬銀河的最中心處,一個巨大如同星球一樣的水池內,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

水池中是銀白色的液體,濃稠而不斷自發的在泛出小漣漪。

「對方開始反擊了…..是太陽神出手,不過沒關係。」另一個女子聲音響起。「這是早晚都必然會發生的。」

「先進入的存在雖然會提升得快很多,但是也會承擔最大的風險,得失之間必然有平衡。」另一個老人聲音響起。

「既然他們都有所表示,那麼我們也不能就這麼看著。」第一個出聲的男子聲音冷冷道。

「母河聯盟那邊把屠戮之眼放過去了。那麼我們也正式啟動計劃吧….」

銀色水池中緩緩升起一個渾身銀色金屬質感的男子,他的身體上插著數十把各式各樣的武器,這些武器有的腐朽生鏽,有的還閃耀著銀色金色的光芒,男子的頭部天靈蓋上,還刺入了一把歪斜的白色骨質匕首,匕首的尖刃從他額頭處刺出來,白色的腦漿凝固在尖刃上。

這個已經根本是個死人的存在,居然神色自若的緩緩飛出水池。

他攤開手,一個縮小的太陽系在他手心緩緩浮現,轉動起來。

「失落,你難道想放出那個?!」邊上一個女聲似乎有些不安起來。

「在這種沒有對錯,沒有妥協的毀滅之戰中,難道還有什麼比那個更加恐怖?」失落真靈微笑起來。

其餘真靈和魔主都保持沉默。

「神祗菲拉不算什麼,但現在真正麻煩的是深淵,是地獄。」失落真靈低沉道,「地獄之子已經出現了,很短時間內,就將出現一個能夠毀滅所有存在的恐怖化身,我嘗試和深淵意志接觸,但被拒絕了,這讓我感到不安。」

「深淵在嘗試吞噬我們的靈魂,他在試圖弄清我等世界的秘密規則。我無法阻止,但是,沒有誰可以這麼戲弄我之後還不付出代價……!」失落真靈眼中化為漆黑無比的深邃,他緩緩看向手中的太陽系。(未完待續。。) 北地迪拉達帝國,科羅拉城

叮噹叮叮噹噹~~~

紅色的馬車叮鈴鈴的響著,在城市中央大街上緩緩前進著,馬車上駕駛人是個帶著黑色船長帽子的白鬍子老頭,他裝成海盜的模樣笑呵呵的看著兩側興緻勃勃湊熱鬧的小孩子們。

接到兩旁一片熱鬧歡騰,小吃雜物的叫賣聲,人們的歡呼聲,還有吟遊詩人們的彈奏聲,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道上擠來擠去,馬車也只能放慢速度以防止撞到別人。

砰砰砰!

上空炸開一團團彩色飄帶,有其中裝著彩色粉末的炸開,灑下大片的彩色光點。


婦人們牽著小孩圍在賣糖果的小丑邊上。

魔術師們和雜技侏儒站在高高的兩側街道表演台上表演著各種華麗的技藝,出來購物逛街的年輕人佔了絕大多數。

清晨的陽光灑落下來,將整個城市鍍上了一層淡金色。

街道邊上不時的走過一隊隊巡邏的守衛,其中隱隱能夠看到披著斗篷的北地法師。這些人身披灰色長袍,大多沉默寡言,低著頭,或者是和其他同伴小聲聊著什麼。顯得安靜而神秘。


周圍人們視線掠過他們時,總會帶上一絲敬畏。

「最近虛空生物越來越多了…」巡邏隊里的法師低聲嘆氣。


「可不是嗎,我昨天前天就接到了三次報案,都是虛空生物作案,到現在都還沒破,城內已經有些不安的因素蔓延了。」衛隊長表情無奈。「總隊長接到上邊的命令,要我們加強防守。但是光靠我們這點人怎麼夠?現在可是烏沙節,一年一度的狂歡節日。本來就人手不足。」

「我們畢竟不是屬於正統的迪拉達,上邊直屬的是白龍山,虛空生物的問題已經上報過去了,不過現在為止還沒有得到回應,顯然是人手不足了。」法師低聲回答。

「咦,那邊有人在表演提琴獨奏。」一個女衛隊員感興趣的沖著不遠處一個高台湊去。

其餘幾個巡邏隊員也無奈的朝著那邊跟過去。

遠遠的高台上,隱隱能夠看到一個渾身披著黑色斗篷的吟遊詩人架著小提琴,正好將琴弓搭在琴弦上,似乎剛剛準備開始演奏。

「科羅拉上千年來一直是白龍山直屬邊境城市。這裡有著白龍發展的一切歷史,是迪拉達的文化與藝術之都。」黑斗篷男子用一種帶著磁性的嗓音輕輕講述著。


「有幸來到這裡,看到了這裡的繁榮和和平,我衷心希望能夠為這裡的一切獻上一支琴曲,我自己編的琴曲…..」

「迷夢….這是琴曲的名字….」黑斗篷緩緩拉響琴弦。

優美纖細如同蠶絲一樣的琴聲在喧嘩的街道上瀰漫開來,居然絲毫不能被其他雜音掩蓋,清澈無比。

周圍原本沒多少人觀看的舞台,隨著黑斗篷這一下開始,頓時紛紛駐足下來傾聽著。欣賞著。

時間緩緩流逝,隨著琴聲越發清澈響亮,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巡邏隊的幾個人都隱隱有些沉迷在這美妙安寧的樂聲中。

法師忽然渾身一顫。有些警惕的回過神來。

「怎麼回事?我剛才居然完全沉浸進去了?」他根本就不喜歡音樂,卻居然也感覺到這琴聲彷彿是最美的月光一樣,均勻的灑在自己身上。清冷而靜謐。彷彿整個人的心都安靜下來。

他環顧四周,陡然發現有些不對勁。不光是他,就連隊里的隊長。達到三級的阿斯旺都陷入了徹底的寧靜,他根本就是個討厭音樂的粗人,居然也能被這琴聲陷進去。

「不對!這琴聲有問題!」法師陡然警覺,他狠狠捏了把邊上的隊員,對方居然居然完全沒有反應,平日里能夠被痛得大叫的動作,在此時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連眉頭都看不到一點蹙起。

琴聲越飄越遠,越來越廣…

魔宗在地球 。他越飛越高,輕輕落在了這附近最高的一座鐘塔尖頂上。

他依舊靜靜拉著小提琴,彷彿沒有什麼能夠打盹他的演奏。

法師張大嘴想喊,想打斷這個琴聲,卻駭然發現自己居然絲毫髮不出半點聲音。

他狠狠卡住自己的喉嚨,試圖弄好自己的嗓子。但無濟於事。

依舊一點聲音也無法發出,甚至他發現,周圍所有的其他雜音,凡是能夠干擾琴聲的聲音,都逐漸暗淡下去,直到默不可聞。

隱隱的,黑斗篷下演奏者的雙眼亮起了淡淡的血光,他演奏的速度逐漸增加,變快。

卻沒有絲毫的法術波動。

有的僅僅是最普通的琴聲,單純的音樂。

嗤!

忽然間,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匯總傳出一聲輕微的細響,一個頹廢的中年絡腮鬍男子狠狠有切蛋糕的小刀刺入自己咽喉,他仰頭望著天空,臉上露出悲哀的神色。

血順著他的手掌,小臂滴落下去,周圍的人卻絲毫沒有發覺。或者說發覺了也沒人在意。

琴聲隨著節奏緩緩變得哀傷,悲涼。

嗤嗤!

又是兩聲輕響,兩個聽眾用水果小刀狠狠刺入自己咽喉,他們流著眼淚躺倒在血泊中,卻絲毫沒人在意。

自殺的人逐漸開始增多,他們拿起各種尖銳物,狠狠刺入自己的咽喉,臨死都沒有發出一絲慘叫和痛呼,靜靜的倒在街道上。

十個….二十個….五十個…..一百個……

越來越多的人不斷濺出鐵鏽氣息的血花。城市街道彷彿籠罩在一片血色之中。

法師站在人群中,他努力控制著自己不去聽那詭異的琴聲,他天生有著極高的精神力缺陷。那就是他很難集中精神力去做一件事情,這也是導致他至今也只還是二級法師的關鍵。但在這一刻。無法集中精神力卻成了他最大的救星。

他頭皮發麻的看著自己的隊長阿斯旺抽出佩劍,一劍割破自己的咽喉氣管。倒在地上之前還面帶微笑,眼中流著淚水。

他想要阻止,但自己身體都完全不能動,彷彿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心頭恐懼的大叫著,卻絲毫不能改變他身體僵直的現象。

自殺的人越來越多,地上的血匯聚成河,一群群的鴿子和其他不知名的小鳥蟲子混雜在一起,圍繞著演奏者黑斗篷瘋狂旋轉飛舞著,它們不時有狠狠撞在四周牆壁和建築物上的。但死去的同類根本沒能讓它們驚醒,依舊圍繞著演奏者高速飛舞著。

「這是死亡之音…..」法師腦海中悲哀的泛起這樣一個念頭,這也是他最後的唯一一個念頭,他眼前一黑,整個人頓時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不過短短半小時,整個繁華的科羅拉城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座死城,鮮血瀰漫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凡是生命。都在這詭異的琴聲中紛紛自殺,不論人還是動物。

甚至一些隱藏在人群中的虛空生物也無法逃過這場大難。

嗤!

隨著最後城主府內,高達七級的城主舉起劍自刎。

黑斗篷的琴聲終於緩緩到了收尾。

他輕輕拉出最後一個音符,放下小提琴。看著這座足足有十多萬人口的巨大城市。徹底變成了毫無人煙生氣的鮮血之城。

「真是美妙的一曲….」一個渾身肌膚如同水晶寶石一樣剔透,富含生命的年輕男子,緩緩從演奏者身後浮現出來。

他穿著白色長袍。雙眼是詭異的黑白重瞳,黑色瞳孔中還有著一個白色瞳孔。看上去異常詭異。

「主人,你進食得還滿意吧?」魔典優雅的轉過身行了一禮。

「身體恢復得很徹底。」加隆滿意的點頭。「十五萬人的生命力,十五萬的靈魂……絕望頭骨也已經到了飽和的地步。」

他抬起左手,手腕上的黑色手鐲表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浮現出了幾顆彩色碎鑽。是紅色和金黃色交替的碎鑽。總共有五顆。

「果然還是屠殺來得效率快啊…..」加隆滿意得不能再滿意,一顆碎鑽就代表著死亡手鐲凝聚的一顆魂種,這些碎鑽足足有五顆,也就意味著,這十多萬人的靈魂感悟碎片最少給他提供了五顆魂種。這和在深淵和深淵意志虎口奪食偷偷摸摸可不同。

他微微張口一吸,頓時手鐲上的五顆碎鑽陡然化為五道光線鑽入他口中。

滿意的閉上嘴,加隆閉目彷彿在享受著這難得的收穫。

黑暗的靈魂空間中,第八個魂環終於瞬間圓滿了,五顆魂種融入后,這個魂環直接提升成淡紅色魂環。只要再提升為橙色,最後就能達到黃色地步,進入上位魔王層次。

上位魔王頂峰可是能夠對抗下位神力的地步,不是化身,而是真正的神祗下凡。

另外一絲絲密密麻麻的無形能量,也在加隆的體內凝聚起來,迅速匯聚到他的胸前九面體內,十多萬生命的大屠殺,也讓加隆形成了一顆灰黑色的九面體。

吼!!!

忽然遠處天空傳來一陣巨大的憤怒龍吼聲。

「哦….是提亞馬特的力量。」加隆抬眼望去,露出一絲笑意,「可惜他來晚一步….」

嗤!

加隆兩人瞬間消失在鐘塔頂端。

*********************

科羅拉城,白龍山直屬古城被屠,十五萬人生命連同靈魂全部消失,沒有進入深淵或者地獄,也沒有得到回歸冥河和提亞馬特神國,他們所有的一切神秘消失了。

由於提亞馬特沒有教會,只有零散的信仰者和一些邪惡牧師,所以幾乎沒人能夠從他那裡得到更多的線索。

只有幾個稍有的倖存者向所有人描述了當天發生的一切。

一個邪惡的詭異演奏者,催眠了整個城市,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被他殺,而是全部自殺!屍體遍布整個城市的大街小巷,就連高達七級的強者城主也自刎死在自己的卧室。

但這僅僅是一個算是值得重視的消息,白龍山震怒,派出大量成員四處抓捕一個叫加隆的天才白龍,但每次遭遇戰都被加隆直接擊潰屠殺。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裡,死在加隆手上的成年白龍、老龍、古龍,就有三十多頭。


緊接著下半月,不光是科羅拉城,距離七百公裡外的羅森城也遭到同樣的結局。

這座城市不是白龍山的直屬城市,他是從屬於黑紋帝國也就是黑精靈帝國的邊境城市,裡面駐紮的大多是軍隊士兵,這一次被屠殺的死亡人數直接打到了二十五萬。

恐怖的亡者奏曲傳說一時間傳遍了整個北方。

連續兩個大城被屠城,大量的牧師教會人員匯聚過去,試圖查明情況。但所有證據都無一例外的指向了新的災厄之龍,白龍加隆。(未完待續。。) 白龍山向龍族聯盟申請下達了龍族追殺令。◇↓各大教會也紛紛派出了精銳力量進行合力圍剿。

有證據表明,加隆已經達到了凡人境界的頂峰,也就是十五級的層次。甚至在提亞馬特的神諭中提示,加隆已經擁有了半神神性。

十五級的半神強者,如果沒有同級彆強者至少三人的圍剿,或者是神之化身下凡,基本不可能禁錮或者獵殺到他。

但在這個神祗被虛空大肆壓制的大局勢下,神系們還在應對三大虛空存在的不斷破壞,屠戮之眼似乎又有了死灰復燃的跡象,他在內層元素位面散播起邪眼教會,並且吞併了深淵大主母的教會。

而失落真靈似乎也有所動作,開始在主位面散播起某種東西來。

唯一稍微安分點的扭曲魔主也開始了積極的侵略疆土,將整個東方帝國總領土佔領了一半以上。

神系組成聯盟派出化身聯軍,討伐扭曲魔主,雙方僵持起來,也算是勉強阻止了魔主的虛空大軍不斷入侵推進。

這樣的情況下,教會神系根本沒有多餘力量討伐圍剿加隆。只能交給龍族聯盟解決。

戰火死亡瀰漫到了整個世界的天空。

一頭頭真靈,一位位魔主紛紛踏出扭曲的虛空裂縫,大部分的魔主真靈是沒有任何組織的,他們來這裡僅僅是為了屠殺增強自己的力量。

這些怪物一般的強者甚至比災厄之龍更加恐怖,他們不要任何活口,所到之處唯一帶來的就是屠殺。這種屠殺是類似吞噬一般的侵蝕。就連靈魂也不放過。

這引起了深淵和地獄的不滿。

地獄之子的傳說也開始在世界傳播起來,一道堅固的綿延數百萬公里的防線迅速被組織起來。這道神聖防線有效的阻截了虛空生物們的推進。諸神聯手釋放了一個極其巨大的虛空偵測法術,一位真正的上位神靈終於下凡了。

太陽神奧西里斯。他帶著他的熾焰軍團從天而降,他的神國在神聖防線後方天空顯現出來出口,大群大群的熾天使從出口飛出,密密麻麻的加入對抗虛空生物的戰鬥中。

而加隆所在的位置正是神聖防線之外的地域。正是虛空生物密布的地方。

隨著混亂殺戮,死亡和血腥的傳播,大量城市開始出現逃亡現象,越是巨大的城市越是逃亡越多。

整個主物質位面出現了大量的傳送門,神祗們出手將所有上層內層位面全部打開通道,無數的元素大軍。其他各種種族軍團,以及天界生物,地獄生物,深淵軍團等紛紛湧出。

全部加入了對抗虛空生物的戰爭中。

在加隆肆虐搜索感悟靈魂碎片的同時,整個戰場一時間本土勢力佔了一些優勢,但下層民眾大量傷亡,被虛空生物屠殺,造成生產力退化,大片耕地無人勞作。後勤逐漸出現缺失。




Related Articles

蟒蛇一連給林洛指了很多處崖尖,都是有洞穴存在的。

想來也都是與蟒蛇一般的異獸。林洛心中的疑...
Read more

「打賭就那麼重要?」文芷若問道。

「本相從來不稀罕什麼輸贏,但是。在戰場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