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瞬間而就,毫不拖泥帶水。

「交出九龍天鼎,自行了斷,挖出本源,免得我親自動手。」浩老頭掃了這些人一眼,心中暗諷,這都是什麼破神。簡直連太古年間普通神境的實力都不如。而今族道中落,無人爭鋒,世風日下,良莠不齊竟然成就了這幫歪瓜裂棗。

誠然,這些人不值得他出劍,甚至不值得他出手,錯非看在卓一凡的面子上,浩老頭寧願再回五指山睡一覺。

「該死!真當我九龍無人不成!來人,布陣!」那眼神中強烈的譏諷之意徹底激怒了族老,鴟吻寒聲道,立即下令。

贔屓一族的後輩自覺退了回去,不願上前,自家族老被對方瞬間滅了,令他們覺得無比窩囊,抬不起頭來。九龍何曾到了這個地步,需要依仗大陣退敵?

「幾個破陣,也在這裡賣弄?」浩老頭大笑。

與此同時,卓一凡眸子里魔光洶湧,永恆之火飛出,直接燃向陣旗,令他們根本無法正常布陣。

「什麼?」九龍眾人大駭,這黑色火苗太詭異了,水法居然無效!

「我來!」

一名九龍子弟大喝,他用身子撲過去滅火。結果被瞬間引燃。轟隆一聲。人間蒸發!

「九龍,你該醒醒了。久居王位,已經讓你們不知天高地厚,不識自身局限。終究只是一頭翻不過龍門的笨魚。」

浩老頭搖頭,看向藍染:「你動手,還是我來?」

「我來,九大龍凶在龍界也是一方傳奇,龍血予我。還有天門幾個龍脈後裔皆有大用。」藍染說道。

剩下的八個族老聞言,臉如火燒般,覺得莫名刺痛。這句話可謂是嘲諷到了一個極致。意思很明確,他根本不想出手,至於現在動手,完全是看在他們體內龍脈的面子上。竟然打他們血脈的主意。把自己當成了補藥?

「殺!」

八大族老面色陰沉,人手一件聖神兵,瞬息躍起,在第一時間聯合圍攻!他們偏不信,八大人神還對付不了區區一個人!

「雖然弱了些。但到底血脈珍貴,呵呵……即便你們族落古祖前來也未必是我對手。」藍染搖頭。根本不將幾人放在眼中。

這個時候,虛空突然一陣扭曲,一股澎湃的神能湧來,伴隨符文在那裡沖開一條空間,徑直出現在天門、九龍所有人面前,而後浮現出一隻大手,生生的將八大族老隔開了,不讓他們上前。

「聖神意念?」

浩老頭、藍染同時抬頭,心中略微有了一絲波動,但很快一閃而沒。

「古祖!」

八大族老感受到來者氣息,立刻躬身施禮。他們頓時覺得有救了。這是贔屓的古祖,他在小輩身上設下執念,因此可以不受空間限制,秉持神念,跨界現身。

「這就是聖神……?」

卓一凡蹙眉,心中暗嘆,這股意念太強悍。以他目前的修為,若是不呼喚神意根本難以抵擋。

可縱然十分兇猛,他身邊卻有兩個大能,根本不虛。

那大手阻隔了八大族老后,猛然消失,一道淡淡的聲音如天地洪鐘從四面八方敲響:「二位,可否賣我個薄面,就此停手?我九龍天門存在,認可那少年門主身份便是了……」

「古祖!」

八大族老聞言,憤懣道:」讓我八人一試,或許可以將他們活捉!「

「住口。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聲音陡然拔高,隨後漸漸陰寒:」在他們面前,不止你們是後輩。連我亦是,其餘八大古祖,亦是……「

聞言,八大族老頓時心驚肉跳,這兩人究竟為誰?連古祖都淪為晚輩?

」呵呵,我覺得你的面子,不如體內的龍脈值錢。「藍染大笑一聲:」當年你九龍屠族的時候,可曾想過如今的因果報應?「

那聲音明顯沉默,良久后才說道:」往事如風,何必苦苦執著。大道遼闊,應該向前看才是。「

」哈哈哈!向前看?我需要你這小輩來教導?當年我後悔,我要是有一凡這等氣魄,拉攏好友拉上你們九龍陪葬又何妨!「藍染冷笑,無數目光匯聚在他身上。

聖神,無數人心目中堪比聖神的存在,可這樣的存在而今卻被這樣一個老頭直言呵斥。讓許多人覺得不真實。

」古祖,敢問他們究竟是何身份?膽敢如此叫囂九龍!「終於,一名族老忍不住出言詢問。

那聲音再度沉默,隨後竟是帶著一股懼意般開口,問道:」你們可曾聽聞過這樣兩個人?一人,力戰萬眾妖神,持劍斬天機,曾在那號稱肉神兵的存在上刻下唯一的劍痕……「

」聖族中,有一名劍聖,卻是有這樣的本事。不過傳言,他已戰死。「一名族老點頭。

而後,那聲音繼續道:」另一人,為不朽龍脈後裔,也是當時當世唯一化形萬丈龍軀,沐浴雷霆的至高龍者。老龍王天啟冥曾與之連戰十次,六敗!「

」什麼?「

所有人震驚,那傳聞之中唯一被龍界認可的龍皇,居然有過這樣一段六連敗的歷史?

」是真的。「

一名族老面色一冷,他曾在族落的古籍上讀到過那段歷史:」古籍上所言,最後一戰,那人已力竭,年老死去。「

說到此,天地彷彿都寂靜了。

那原本充滿自信而來的聲音,在此刻竟然第三次沉默。

身為一方古祖,他實在不願承認,也不敢相信,但此時此際隱瞞已經沒有多大意義。

良久,他帶著驚恐,再次開口:」他們沒死,並且都活著……「

」什麼!「

幾乎是這一瞬,無數人將目光向著虛空中那兩個天門客卿看去。他們驚訝,懷疑,卻不敢承認。也不願相信……

」這是兩個無上的存在……」

虛空的聲音空洞而帶著驚悸:「聖族浩方劍聖……以及古雷龍者藍染,他們不僅健在,並且如今就站在你們面前……「

話音剛落,這一剎,天地寰宇皆嘩然!(未完待續。。) 藍染、浩方!

曾幾何時在太古名動世間的無上存在,竟然還活著,並且成為天門客卿?讓所有人訝異,不敢想。,

「怎麼可能活著!」一名族老咆哮,裡面帶著十足的驚懼。無法想象這樣兩尊傳言早已消逝在歲月里的大能,居然還活著,並且活生生的站在他們跟前。

「天地變數,無人可揣。」

黑龍開口,冷笑說:「有些人活著,卻已死了。正如你們,終日游曳在雲端,自以為無上,卻不曾被人看在眼裡;而有些人雖然死了,卻還活著,如今站在你們跟前。」

「你這是指桑罵槐?」

聞言,睚眥族老發怒,當即呵斥:「區區小神,也敢在此叫囂,我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他之前就見黑龍不爽,本就要忍著兩個大能的恥辱,如今又被他眼中這樣一個渺小的後輩調教,最終爆怒。

「兩位前輩,今日你們在此。我九龍自認理虧,最多日後上門賠禮便是。而這小輩三番兩次辱我九龍,這萬萬不可忍!」睚眥族老抱拳,哼道:「請兩位前輩不要出手,讓我與他決一雌雄!」

「小輩?哈哈哈哈!」

黑龍大笑不止,他原本壽有五百,又被封禁五百年,好歹也是千年大妖,竟然被人說成小輩?這世道,真的是變了!所謂的神,越來越自以為是,所謂的大教,也越來越把自己當根蔥!

這個時候,黑龍動了,從神雲之上衝下。神光變幻驟化千丈龍軀。轟隆一聲。宛若滔天洪波涌動,直接將他籠罩。

這是什麼?所有人震撼!

他們看到,這黑衣少年,竟然化成了一條紫藍色妖龍,上面生有一尖角,紫色瞳孔大如皓月,無盡絢爛,又暗如深淵。與之對視神魂彷彿要被扯進去般。


「你……!」睚眥族老失聲驚叫,就在這一刻,他手中聖神兵脫離掌控,被一道漩渦吸走。

那是黑龍的視界之力,成魔的境界,使得這種力量極為強大,頃刻間將對手兵器收走,不留任何餘地。

於此同時,黑龍咆哮,銀色龍爪帶著前所未有的兇狠與凌厲。狠狠拍下,將他擊的大口咳血。身軀翻滾,沖碎一座山峰。

藍染與浩方暗暗點頭,他們很少讚歎誰。但不得不說,黑龍的成長十分漂亮與出色,僅僅是神境,還不到巔峰的層次,已經有了可以匹敵人神的戰力。

只能說,不愧為背負一族使命從古時期承受著孤寂過來的人,無論是戰力還是魄力,都遠不是如今這依仗著資源、以及各種天材地寶,不加努力修道的毛神可比的。

「你是誰……」睚眥族老內傷,他吐血,很驚恐。沒想到這個黑衣青年竟然也是一大龍脈的傳者,並且血脈之力極其強勁。

「我是九冥的後人!」

黑龍重新化為人形,冷冷說道。

「九冥……」

聞言,九龍山的人神色大變。

那飄在虛空中的古祖意念,再度沉默了。如果說藍染與浩方是第一個震驚,那麼黑龍的出現就是第二個震驚!當年被他九龍誅滅的一族,竟然還有後人?簡直不可思議!

「怎麼,語塞了嗎?心虛了嗎?號稱秉承天地公義,卻是如此可笑!這樣的正義,不要也罷!」黑龍嘲諷,一雙眼睛被怒火染得殷紅:「當年,你九龍屠我一族,如今我輪迴再世,必將血洗龍山,祭我族靈!今日,就從你這小輩開刀!」

話音剛落,他又動了,一股滅天版的氣勢壓迫下來,令所有人臉色慘白。而就在這時,虛空之中,九龍古祖的大手再度出現,試圖阻止:「夠了!」

「小輩之間的爭鋒,做長輩的看著就好了!」藍染也出手,拳中雷光涌作,一道符文伴隨衝天神光亮起。一拳之下,天地為之變色,神霆萬丈,五雷轟頂!

那大手被雷霆轟爛,天地扭曲,雲霄破碎。

這一拳簡直若無上神器現世,伴隨霞光萬丈,瑞光千條,將整個聖域照的亮堂,恐怖壓力讓許多人軟倒在地面。

「藍染!我九龍已知理虧,為何你如此執迷不悟!」那背後的古祖意念發出咆哮,身為聖神,在對決之中竟然連還手的餘力都沒,簡直是在打臉。

卓一凡暗暗心驚,這太強悍了,聖神的一掌竟然就這樣被轟碎,這已不止是強弱的問題,而是碾壓!

「多年不出世,竟還是這般凌冽。」石神也評價。這讓卓一凡心中又是一跳,他很少聽石神評價過誰。故此吃驚。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嗎?就是天啟冥在這裡,也得喊我一聲叔!」他未全面爆發,畢竟面對的只是意念而已,無需動真格。只是揮動手指,虛空之中,晴空霹靂,順化雷海……

「不!」古祖意念慘叫,這太痛苦了,立刻出逃。

可惜,在這等強壓之下,他的掙扎皆是徒勞,被萬千道雷光命中,當場爆裂,化成了一團靈氣,從這裡消失……

藍染依舊淡然,既然決定出手,就絕不會留情,意念雖與虛身不同,卻也具備部分魂力,如今被轟碎。那古祖的真身必然神魂重創。之後若再來找麻煩,卓一凡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了他。

這場戰鬥毫無懸念,偌大的九龍據點被天門完全踐踏。

黑龍殺的痛快,先滅了睚眥族老,又殺了狴犴,沖在最前方浴血,飽飲仇敵龍血,暢快不已。另一方,藍染御控雷霆,從龍凶體內淬鍊精血,一點點收集。而九龍,古祖意念被破,面對兩尊無上大能根本沒有對抗的資本。


「九龍無德無義,枉顧法則,無視秩序!」

「殺!拔除九龍據點,替天行道!」

……

天門子弟喊殺震天,他們從最初的擔憂,到之後的熱血,而今一個個化成了無畏,徑直闖進九龍據點,橫掃八方,根本不虛這些龍凶後裔,膽敢反抗,殺無赦!

這一戰,九龍山落在血獄的據點被徹底拔除,九大族老全滅,狴犴聖代被殺,弟子死傷無數。

九龍山整族,元氣大傷!

這一戰,可謂是驚動九天十地,血獄內外皆傳了遍。

一時之間,天門聲望大增,有黑龍、奶黃包等四大龍裔,有六族之皇,有四方獸靈,更有藍染、浩方兩大客卿!這樣的陣容,不論誰想對天門動手,都要仔仔細細合計合計。

然而,就在人們以為天門的目的已經達到,這一戰該落幕之時,舉世震撼的消息再度傳出……

天門門主卓一凡正式向九龍整門宣戰,下達「敗神帖」,居然要對九龍山整門滅道!(未完待續。。)

ps:早上去拍高三畢業照,下午又去銀行辦事,晚上還有飯局……今日這忙的節奏根本停不下來。先發個免章……明日安安靜靜在家更新,能更多少更多少。謝謝大家支持!能訂閱的兄弟姐妹感激不盡,訂一章是訂閱,1塊是訂閱,5塊是訂閱,整本訂閱是訂閱……大家按能力來,枯玄在這裡跪謝了。 一道敗神帖,驚奇千層巨狼。︾,

這是常人無法想象的決議,沒人能想到一個剛崛起的宗門,居然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向老牌勢力九龍山宣戰?

敗神帖,那是自聖族開世之後立下的規矩。當年聖族每每平定一個作亂的妖族,必在戰前下達神帖,作為一方至尊大族霸氣的宣戰儀式。但凡聖族戰帖所到之處,完勝!而這個規矩也從那時延續至今,自古以來,一個宗門要向另一個宗門宣戰時,必發「敗神帖」!

這並非普通的宣戰,而是拚死的決鬥,拿底蘊撞擊底蘊而產生的花火,讓人難以想象!

更讓人不敢想的是,如今正漸漸淡出記憶的「敗神帖」,竟然在這樣的大勢之下重新出現。

這是太古立下的鐵則,無人可破。因為存在聖族大能者設下的禁制,若不接下戰帖,第二天整族都將受到神罰。

「敗神帖……」劍聖眉頭微蹙,太久沒聽過這三個字了。令他想到很多,而後淡淡開口道:「你可想清楚了?如此,九龍山整道覆滅,諸神之戰也許將提前爆發,到那時制衡打破。你所要的寧靜世界或許也將不復存在。」


「天地凈土,只要有珈藍一片就夠了。其餘地方,與我何干?」卓一凡冷笑,眼中神色滿是冰寒:「我說過,聖族的光輝就由我手底延續。誰敢對我的族人不利,我便讓他整族傾覆!」

劍聖沉思。雖然據點已被拔除,九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削弱,但要憑藉如今的天門與九龍對抗還是未免有些以卵擊石。因為到了真正的九龍。血獄的優勢也就消失了。而他們所要面對的敵手卻不止是九龍。或許還有與九龍山結盟的太古宗教,甚至是龍界意志。

卓一凡看向他:「現在的天門尚在起步。我不會讓我的族人,我的門落受到一丁點損傷。」

聞言,劍聖心頭一顫,沒想到卓一凡的他心通已經強到這個地步。僅僅是一眼,就知道他心中所想。

「你是想讓我門高層去?」劍聖聞言,點頭又搖頭。

如下達敗神帖,以天門微不足道的弟子勢力難以與九龍對敵。可以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若是按兵不動,只讓高層出手,固然可以讓損失減少到最低。可又有誰能確保天門一定勝利?

「有我們幾人,足矣。」卓一凡搖搖頭,笑意更濃:「我可沒說過,我天門之中只有兩位客卿。其實還有另外三人,現在也是時候出山了。」

「還有三位?」


藍染與浩方面面相覷,吃驚不露言表。不過如果真是這般,有另外兩尊與他們比肩的所在,勝算會大許多。

藍染忍不住問:「是誰?」

卓一凡賣了個關子。對著黑龍說道:「立刻下敗神帖,隨後你帶上奶黃包與我們同來。」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誅道!斬草除根!」

「遵令!」

黑龍點頭示意,立刻退出籌備。看得出他很興奮,族滅之仇終將得報,一想到即將到來的快感。讓他心頭熱血有著難以抑制的激動!



Related Articles

老子前世到底是什麼牛逼哄哄的人物啊!?

肖遙的好奇欲被勾了起來,他很想弄清楚究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