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對付兩個同階別的對手不說,而且兩人的武技一個比一個強橫,要不是因為自己修為比兩人略高一些,恐怕早已經支持不住了。

更要命的是裂元宗一開始還不敢下狠手,要知道能培養出如此天才的勢力那肯定很強大,起碼比雲天山莊厲害不少,要是自己真的傷了易青影和穹炎那後果或許不是自己一個雲天山莊所能承受的。

可是易青影顯然是在拚命,而且還是不要命的打法,弄得裂元宗一時之間只有招架之力毫無還手之能,還有一個實力幾乎不弱於易青影的穹炎在一旁共同對付著自己,裂元宗體內的真元急速消耗不說,在幾次不小心之下身上已經掛了彩。

按照這樣的情形下去,那麼雲天山莊危矣。


這可不是裂元宗所想要的結果,當下也不管易青影和穹炎的身份了,直接全力出手,三個人倒是斗得不相上下,旗鼓相當。


可惜,儘管裂元宗奮力抵擋住了易青影和穹炎的進攻,勉強不落下風。

但是雲天山莊的地極境門人雖然在整個元陽帝國來說都是同階別中的佼佼者,但是在碰上秋若冰等一眾聖靈學院的精英后顯然有些捉襟見肘。

先不說秋若冰等人基本上都擁有著威力強大的真級武技,光是真元的雄厚程度以及戰鬥的經驗也不是雲天山莊這些平日里養尊處優的長老所能相提並論的。

因此,儘管雲天山莊的長老們誓死頑抗,依舊改變不了劣勢的局面,被秋若冰等人殺的節節敗退,一直往雲天山莊大殿方向靠去。

戰鬥中的秦驚天眼角的餘光掃了一眼下方正在節節敗退的門人,眉頭緊皺。

要是任由秋若冰等人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麼雲天山莊的這些長老遲早會被全部殺光,到那時,這些地極境強者全部轉過頭來圍攻自己和裂元宗,那麼別說已經有些艱難的裂元宗會處於險地了,屆時恐怕就連自己或許都難逃厄運。


雖然在天極境眼中,地極境武者根本不屑一顧,但是當地極境武者達到一定數量之後,和起手來的威力就連天極境武者都得退避三舍,就算自己是天極境九品也難以抵擋。

慌忙之中,秦驚天奮力一記重擊將蕭元天兩人擊退數丈,隨後轉頭朝著大殿方向沉喝:「請裘護法助我!」

話音一落,眾人只見雲天山莊大殿之上一道黑影衝天而起,一股強橫到令人窒息的氣息瞬間瀰漫而出,一道震天的桀桀笑聲響徹整個雲天山莊,原本便已經有些陰沉的天空此刻又暗淡了幾分!

… 雲天山莊大殿上方,一名戴著面具的黑袍人赫然出現在大家面前,雙手負於身後傲然凌空而立。

幾個閃動間竟然已經到達山門前的廣場上空,與易青影等人相距不過十丈左右。

一時間,天空中易青影等六人的天極境戰圈暫時停戰,大家都將目光投向了這名突然出現的黑袍人身上。

秦驚天和裂元宗紛紛轉身飛掠到黑袍人身邊,神色顯得有些恭敬起來。

而蕭元天和易青影等人也兵合一處,臉色顯得極其凝重起來。

「好強橫的氣息!」凌慕寒不由得大吃一驚。

這名黑袍人身上的氣息顯然比秦驚天還要強橫,再看秦驚天和裂元宗對他恭敬的態度,必然是一名絕世強者無疑。

穹炎深深地打量了黑袍人一眼,壓低著嗓音對易青影道:「易師妹小心,這傢伙是元靈境的修為!」

「什麼,元靈境?」蕭元天頓時有些目瞪口呆起來。

要說天極境和地極境有著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的話,那麼天極境與元靈境更是有著天壤之別。

別說就憑現在自己四名天極境強者了,就算是加上寒元王和帝君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一個元靈境強者足以毀滅整個元陽帝國,在元陽帝國之中元靈境就是無敵的存在。

之前有一個天極境九品的秦驚天已經很令蕭元天震驚了,現在又出現一個元靈境的強者,這就更讓人鬱悶了。

原本自己一方還能佔據著一點微弱的優勢,可是現在有了這黑袍人的加入,那一點微弱的優勢瞬間消失,而且自己一方的人現在是危險之極,勝敗在頃刻間轉變。

「該死,這雲天山莊怎麼會有元靈境的強者存在?」凌慕寒暗罵了一聲。

「看這傢伙的著裝似乎並不是雲天山莊的人,應該是雲天山莊請來的救兵。」蕭元天分析道。

「蕭兄所言甚是,若是雲天山莊有這般的強者存在,之前也用不著開啟護宗大陣了,直接橫掃整個元陽帝國,哪裡還有敵手?」凌慕寒一臉凝重地道:「只是如今說這些已經沒用了,大家還是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吧?」

凌慕寒話里的意思赫然是提醒大家最好趕緊撤離,畢竟就算大家聯手也不會是元靈境強者的對手,這一場大戰有了黑袍人的強勢加入勝負已經沒有任何的懸念,再斗下去只能是有著更多的死傷。

「易師妹!」穹炎將渴求的目光投向了易青影。

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自己一方所能掌控得了的,再留下去也是凶多吉少。

「易姑娘,元靈境強者不是我們所能撼動的,我們還是暫且退去吧,等他日再捲土重來也未嘗不可。」蕭元天苦口婆心地勸解道。

然而,易青影顯然有些不甘心,並沒有當即表態,而是兀自沉默下去,似乎在思量著什麼。

見易青影還在猶豫,穹炎顯得有些著急起來:「易師妹,別再執著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要是葉凡今天也在這裡的話,他也不會讓你犯險的。」

易青影看了穹炎一眼,似乎有些動容。

趙雲 :「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回聖靈城,我會請宗門長老出手,別說他一個元靈境的武者了,就算是真靈境也休想插手雲天山莊之事,到時候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豈不是更好?」

「真靈境?」蕭元天和凌慕寒在一旁聽著穹炎的話心中大駭。

之前兩人還一直猜測著穹炎身後勢力很強橫呢,沒想到竟然敢連真靈境武者都能請動,可想而知他身後的勢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什麼地步,就算是在整個神靈大陸都能排的上號的吧?

微微震驚之後,凌慕寒也附和道:「易姑娘,我們幾個縱然不懼生死,但是你看下面大部分都是葉凡的朋友,要是他們有了什麼三長兩短我們如何向葉凡交代?倒不如按照穹炎公子所言,到時候我們再來一次公平的對決便是。」

易青影低頭看了一眼底下還在與雲天山莊門人打鬥的秋若冰等人,原本堅定的信念此刻也不免動搖起來。

隨後恨恨地掃了一眼那名被稱為裘護法的黑袍人,點點頭表示同意三人的意見。

然而,就在蕭元天等人準備招呼大家退走的時候,黑袍人桀桀一笑,身形一閃而逝,等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易青影等人的身後,與秦驚天以及裂元宗三人對他們進行了前後夾擊,完全阻斷了易青影等人的退路。

「你們既然已經驚動了本護法,那麼現在還想安然離去豈不是有些痴人說夢了?」黑袍人冷笑道:「本護法可是很久沒有親手殺過你們這些自喻為天才的人了,今天正好拿你們開開葷。」

「易姑娘,你們快走,我們斷後。」凌慕寒和蕭元天相視一眼,各自使了一個眼色,上前一步擋在了易青影身前。

「兩位前輩……」

「不用多說,趕快走,遲則生變。」凌慕寒沉聲道。

「嘖嘖,這個場面倒是挺感人的,只不過今天沒有本護法的恩准,就連一隻蒼蠅也別想離開雲天山莊。」黑袍人語氣一凜。

穹炎擠開凌慕寒以及蕭元天,上前兩步,淡漠地沖著兩人道:「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斷後的事情就留給我吧,你們幫我照顧好易師妹足矣。」

穹炎這舉動很明顯是要把自己放在對抗黑袍的最前頭,想用自己一己之力拖住黑袍人,然後給大家製造退走的機會。

之前蕭元天還對他的態度有些不爽,但是現在他的大義凜然還是不免令人有些感動,心中對他的看法也稍稍有了一些改變。

「穹炎公子,你行嗎?要不然老夫留下來幫你吧。」凌慕寒一臉擔憂地道。

「不用,你們和易師妹先走,我會盡量拖住他,千萬不要耽誤時間。」穹炎一臉的凝重。

「穹炎,你這麼做太冒險了!」易青影有些擔心地道。

雖然自己對穹炎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但是他畢竟是為了自己才來雲天山莊的,要是在這裡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自己必然是難辭其咎,心裡肯定會過意不去的。

「有你這份關心就足夠了。」穹炎回頭看著易青影微微一笑,任誰也能看出他眼中的含情脈脈:「如果人真的有來生的話,我希望能比葉凡更早遇上你!」

一聽穹炎這話,易青影幾人心中微微一驚,看來他是已經準備豁出命去了,否則是斷然不會說出來世這種話的。

「穹炎,我們要走一起走,我們不會拋下你的。」易青影說著就要上前。

穹炎右臂一抬,語氣陡然一沉:「易師妹,別讓我的犧牲白白浪費!」

話音一落,穹炎像是離弦的箭一般,朝著黑袍人暴沖而去。

「來得好,既然你這麼喜歡做英雄,那麼本護法就先拿你開刀。」

黑袍人獰笑一聲,右手一抖,身後寬大的黑袍席捲,一團黑色華光閃動,接下來就是一片凌厲的黑色氣勁爆射,就連身前的空間都在強橫的攻擊下被扭曲起來。

「轟!」

一道低沉的雄厚真元碰撞聲響起,兩道凌厲的攻擊在半空相遇,黑黃光芒瞬間炸裂開來,將整個雲天山莊都照亮了幾分。

光幕之下,穹炎直接被震飛開來, 肥妃如此多嬌

而黑袍人卻是一臉的輕鬆,就好像是眨了下眼睛,吸了口空氣一般簡單,穹炎的攻擊並不能給他造成一絲影響。

元靈境與天極境的差別在此刻徹底顯露無疑。

然而,穹炎並沒有任何的膽怯。

自己從小到大見過的元靈境少說也有幾百個,對他們的實力也有大致的了解,以剛才的對決來看,眼前的黑袍人應該是一名元靈境二品左右的修為,並沒有達到自己完全沒有一絲抵抗之力的境界,暗地裡穹炎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

此刻,他見到易青影三人還停留在半空無動於衷,不由得著急起來:「你們還不快走,難道想要大家全部被徹底留在這裡嗎?」

被穹炎這麼一說,蕭元天和凌慕寒兩人紛紛身形一動,強拉硬拽著易青影就往廣場上掠去,正如穹炎所言,現在大家儘快退走才是王道。

黑袍人見狀,沖著遠處的秦驚天兩人道:「秦長老、裂宗主還不快攔住他們?」

「哪裡走?」秦驚天和裂元宗自然不敢怠慢。

現在裘護法幫他們牽制住了穹炎,也算是為他們減少了一大阻力,只要兩人能徹底將易青影三人拖住,那麼用不了多少時間相信裘護法便能解決了穹炎,到時候再加入自己的戰圈,易青影等人便一個也逃脫不了。

「小子,你就這麼自信能擋住本護法?」黑袍人邪笑一聲沖著穹炎道。

「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拖住你還是綽綽有餘的。」穹炎一臉的傲然。

「那本護法倒是要見識一下,希望你不會讓本護法失望。」

… 「暴元禁術!」穹炎陡然沉喝一聲。

雙手之間隱晦的印結變化不斷,渾身上下黃芒大漲,瘋狂流轉之間只見穹炎的氣息竟然在節節攀升,修為竟然在這時候得到了增幅。

「增幅武技?」黑袍人也算是見多識廣,只一眼便看出了穹炎所施展的暴元禁術就是一種增幅武技。

然而他並沒有任何的擔心,依舊錶現得很輕鬆,甚至就那樣待在半空一動不動,等著穹炎將增幅武技施展完畢。

「桀桀,果然不愧是聖靈學院出來的天才,今天本護法倒是沒有白來元陽帝國一趟。」

瞬息之間,穹炎的修為赫然已經增加到了天極境六品,身上的黃光一斂,雙手握拳,一股無盡的力量湧現。

「雕蟲小技,就算你施展了增幅武技可是在本護法眼裡你依舊和螻蟻沒有差別,充其量只不過是一隻比較強壯的螻蟻罷了。」黑袍人戲虐地笑道:「想憑天極境六品的修為拖住本護法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是不是白日做夢待會不就知道了?」穹炎漠然道了一聲。


「好,那本護法就要看看你究竟能給他們拖多長時間。」黑袍人話音一落,袖袍下的雙手赫然成掌,掌心處黑色的氣旋一凝,雄厚的真元激射,身形一晃頓時消失在穹炎眼前。

下一刻,穹炎只覺身前空間一陣晃動,連忙一掌狠狠地拍出,天極境六品的修為盡數施展,夾雜著一道刺耳的破空聲。

虛空之中,一道黑影緩緩顯現而出,一隻被黑色真元包裹的手掌迎上了穹炎的肉掌,一道低沉的肉掌相碰之上響起,真元互相肆虐之下,黑黃兩色真元交織,在半空亮起一道刺眼的光芒。

穹炎顯然不是黑袍人的對手,再一次被黑袍人強橫的掌力震飛而出。

不過這一次顯然比上一次更好了些許,穹炎只是倒退了三步后便站穩了身形,整條手臂卻是不免一陣酸麻,體內真元暗自涌動,悄悄地修復著。

原先輕鬆應對穹炎的黑袍人此刻也是出乎意料地後退了半步,手掌傳來一抹微痛。

雖然並不大礙,但是穹炎前後相差的實力還是讓黑袍人有些驚疑,穹炎能做到這一點已然是超過了黑袍的認知,陰森的笑聲一收,面具下的臉似乎變得沉重了起來。

「咻咻!」


穹炎與黑袍人幾乎是在同時身形各自暴沖而出,頃刻間交戰在一起,每一次的碰撞都是無儘力量的傾瀉,半空之中現在完全成了只屬於他們兩個的戰場,不斷有衝擊波四散開來,席捲起滿天的狂風。

地面之上,因為易青影三人與秦驚天兩人的交手也在進行,雙方地極境修為的人員很是有默契地後退開來,將戰圈放在了離五人數十丈開外的地方,在廣場的中心給他們留出足夠的空間,免得到時候受到牽連。

整個雲天山莊再度陷入戰鬥的瘋狂之中,而且此刻大家都已經殺紅了眼,沒有人會有絲毫的手軟,全力出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相對而言比較輕鬆的還是要數秋若冰和聶天等人,他們的修為雖然並不比雲天山莊的那些長老高深,但是實力竟然力壓他們一籌,倒是一直打壓著雲天山莊的長老們打,優勢十分明顯。

另一邊,蕭元天和凌慕寒依舊聯手對付秦驚天,而易青影則是與裂元宗單打獨鬥。

一開始裂元宗還暗自有些高興,自己對付的是看上去最沒有殺傷力的易青影,應該能輕易擺平。

可是在交手之後,裂元宗心裡開始自罵娘。

眼前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易青影竟然實力異常強橫,自己非但占不了一點的上風,而且還一直被壓制著,時間一長就顯得更加手忙腳亂起來,估計再斗下去要不了多久或許半空中的裘護法還沒有解決穹炎,自己就先被易青影解決了。

易青影現在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的留手,她只想儘快地解決眼前的裂元宗,只有這樣自己一行人才能有機會離開雲天山莊。

因為在他看來蕭元天和凌慕寒兩人就算是聯手也不可能擊敗秦驚天,而穹炎就更不可能擊敗元靈境的裘護法了。

所以,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在自己身上了,只有在裘護法擊敗穹炎之前擊敗烈焰中大家才有可能安然離去。

否則的話等裘護法騰出手來,這裡的人就真的一個也走不了了。

而裂元宗顯然不知道易青影本來在聖靈學院就是黑榜第一,實力比穹炎還要強橫一分,所以他面對的不是四人中最弱的,而是最強的一個。

裂元宗現在是底牌盡出,宗主秘技冰鬥勁此刻也是全力施展開來,希望能以冰鬥勁的奇異改變自己只有招架之力的局面。

可是冰鬥勁固然厲害,但在聖靈學院黑榜第一的易青影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只見易青影渾身上下一股極度冰冷的寒冰真元流轉不定,強橫的武技比冰鬥勁更加可怕,無盡的寒冰之氣幾乎是要將整個廣場冰凍起來一般。

整片小天地的溫度瞬間驟減,已經狼藉一片的地面之上凝結起淡淡的冰霜。

將冰鬥勁無法改變戰局,裂元宗終於是拿出了自己最後底牌——裂天掌勁!

青色的真元飛速在身前凝聚,裂元宗一邊躲閃著易青影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一邊雙手飛快地變化著印結,體內的真元更是按照一定的運轉方式流動。

「裂天掌勁,誅殺!」裂元宗雙手一凝,全身的青色真元瞬間在胸前凝聚,一道閃著青光的掌印赫然形成,微微一頓之後便呼嘯著朝著易青影轟擊而去,狂暴的力量所過之處地面龜裂,碎石飛濺,揚起滿天的沙石。

易青影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凌厲氣勁,臉色沒有半點的變化,雙手平攤,提捏的真元按照一定的路線流轉開來,頓時只見易青影渾身上下的寒冰之氣瞬間加重了數倍,體外更是有著冰霜凝聚,仙袂飄飄,整個人仿若出水芙蓉一般,又像是冰天雪地中的精靈,令人不免有些看得入神起來。

「玄冰之氣,冰封!」

易青影輕喝一聲,雙手袖長的十指隔空連彈,只見在她的身前一道由冰晶組成的冰牆突兀出現,剛好與激射而來的裂天掌勁碰撞在一起。

震天的響聲在廣場上回蕩,原本已經崩裂的地面現在更是直接斷裂開來,整個大地都在振動,無數的裂縫在廣場上瀰漫,好似蜘蛛網一般接連著廣場的每一處角落。

一層淡薄的冰霜也隨之迅速蔓延開來,只要是有地面龜裂的地方就有冰霜覆蓋,整個雲天山莊廣場瞬間成了冰雪的天地,潔白的冰晶連天際都照亮了起來。

青色的掌印與冰牆僵持了足足幾息的時間,終於還是在無盡的寒冰真元下被消磨殆盡,最後徹底消散開來,化為虛無。

冰牆則是在易青影的催動下微微一顫后激射而出,朝著裂元宗衝去,所過之處似乎連空間都要凍結起來一般。




Related Articles

不愧是人階頂級武技。

遠處觀看的十虎都倒吸冷氣,黯然搖頭,這種...
Read more

我人族有望!

我人族有望了! 王遺風的雙眼看似變得狂熱...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