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雲峰宗弟子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立即變得有些難看。

「你們猜的沒錯,你們的太上長老,已經死了,死在了我的手裡。」

葉陽面無表情,冷冷道:「你們雲峰宗,竟敢聯合九庭宮黑蓮教的人圍攻我炎陽宗,真是罪該萬死,但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一個活命的機會,就是投靠我炎陽宗。」

「放屁,我雲峰宗的太上長老,達到了四次蛻凡的境界,怎麼可能死在你這小子的手裡?更何況隨行的還有九庭宮宮主,你小子算什麼東西?想在這裡唬我們?」

一名雲峰宗的長老冷笑起來,認為葉陽是在危言聳聽,他在說話之間,就對葉陽發出了攻擊:「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把你殺死,最大的功勞就落到了我的頭上。」

這名雲峰宗長老十分囂張,企圖將葉陽殺死,但面對他的攻擊,葉陽卻是看也懶得看,隨手就是一拳,攜帶有三頭遠古巨龍之力的拳風,就將這名雲峰宗長老活生生轟成了一團肉餅。

「王長老!」

周圍的雲峰宗弟子大驚失色,滿臉的驚恐,他們的長老,竟然被葉陽一拳轟成了肉餅,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想活命的人,只有投降一條路。」葉陽環顧四周,滿臉淡漠。

「投降?想讓我們投降,投靠你炎陽宗?做夢!」

幾名雲峰宗弟子滿臉嘲弄,似乎有恃無恐:「我們這裡這麼多人,足足上千人,就不信你真的敢把我們所有人都殺死。」

砰砰砰!

這幾名雲峰宗弟子的話語才剛剛落下,身體就突然四分五裂,是葉陽瞬間出手,以龍嘯掌讓這些人一命嗚呼。

「大概你們以為我不敢動手?是不是認為這裡人太多,我不敢下殺手?」

葉陽看著周圍的雲峰宗弟子,冷冷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懂什麼叫慈悲,你們不投降,我就只有把你們殺死,免得你們日後修鍊有成,報復我的宗門。」

「殺?我們這裡上千人,從各個方向逃跑,你一個人難道有三頭六臂,能夠把我們所有人都殺死?」

有的雲峰宗弟子冷哼一聲,而葉陽的神情則並沒有半點變化。

他手一揮,背後出現了密密麻麻上百尊傀儡,是青甲戰兵。

這些青甲戰兵聚在一起,猶如一個軍團,出現在葉陽背後。

在擊殺了李君墨等人後,葉陽就將所有的青甲戰兵重新補充了能量,帶在身上,就是為了防止有人逃跑。

如果成百上千人有心逃跑,他一個人追殺起來的確有些麻煩,但這麼多強大的青甲戰兵一起出動,就算再多的人逃跑,追殺起來也是輕輕鬆鬆。

將青甲戰兵取出后,葉陽淡淡看著眼前的雲峰宗弟子:「你們誰想逃,可以儘管試試,看有沒有人能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如果這周的評論能夠達到1100,下周一爆發十更!星期六如果評論就能達到1100的話,星期天就爆發十更,說到做到,隨便評論也就幾秒的事情哦) 唰唰唰。

看著出現在葉陽背後猶如軍團似的青甲戰兵,雲峰宗的弟子們哪裡還敢再有半點反抗,一個個全部投降了。

獨步天途 ,他們這麼多人同時逃跑,或許還有脫身的機會。

但眼下有這麼多強大傀儡出現,讓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可以逃離的機會,都知道葉陽毫不留情,沒有人想步剛才那幾名弟子的後塵。

葉陽之所以如此毫不留情,也是被逼得實在沒辦法了。

如果他不是有惡魔之翼可以及時趕回來,此次炎陽宗就會被雲峰宗這幾個門派滅門。

如果不是葉陽修為強大,換成其他三次蛻凡的人物,早就慘死在這些攻打上來的門派手裡了。

如果葉陽不殘忍,放過這些人,天知道這些人會不會在以後修鍊有成,找他的宗門報復?


葉陽自己倒並不擔心誰會報復,但關係到宗門的安危,讓他如何能夠坐得住?

更何況別人都殺上你的家門了,還揚言要把你的家人滅門,難道還用手下留情?

「青甲戰兵,將整個雲峰宗封鎖,誰敢擅自離開,殺無赦!」

看著雲峰宗弟子們紛紛繳械投降,葉陽吩咐了一句,隨後就離開了雲峰宗。

他是要前往黑蓮教,將黑蓮教連根拔起。

對於雲峰宗,葉陽並沒有趕盡殺絕,而是將其吞併。

反正雲峰宗已經群龍無首,與其就這樣解散,還不如納入他炎陽宗門下。

而對於黑蓮教,葉陽就不用心慈手軟了,早在上一屆狩獵大會時他就發過重誓,要讓黑蓮教的人後悔。


本來擊殺了申天坤等人,葉陽心裡已經出了一口惡氣,但是黑蓮教的人竟然趁著他離開的時間,聯合其他門派攻打他的宗門,雙方徹底撕破臉皮,沒有任何的緩和餘地,也就不用再留手。

嗚嗚嗚。

葉陽在高空飛掠,瞬息就是十餘里,僅僅十幾分鐘,他就來到了南域一個偏野之地。

這個偏野之地,陰氣森森,十分荒涼,表面看起來似乎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但暗地裡卻隱藏著一個修鍊門派。

這個門派,正是黑蓮教。

「那個葉陽,不過是一個落魄勢力的少宗主,不知得到了什麼奇遇,竟然殺死了我們的教主。」


「他不僅殺了我們的教主,還把教主兩個兒子也殺了,當真是狗膽包天,不知死活。」

「嘿嘿,那小子自以為得到點奇遇,就能天下無敵,殊不知我們黑蓮教已經聯合九庭宮雲峰宗這兩個門派,殺上了他背後的宗門炎陽宗,那小子似乎在中域,不知道他聽見自己的宗門被滅,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真期待啊,真想看看那小子的絕望表情,可惜我們是看不到了,神侯府的寸山老祖傳來命令讓我們幾個宗門聯手對付他的宗門,等他背後的宗門一滅,收到消息肯定會回到這裡,到時候還沒離開中域,他估計就要慘死在寸山老祖的手裡。」

「本來得到奇遇的天才人物,應該就此崛起,一飛衝天,但眼下卻要慘死,要怪只能怪他為人太囂張,不知收斂。」

「嘿嘿嘿嘿,就該死,憑什麼他葉陽能獲得奇遇,而我們卻不能獲得?把他殺死,把他背後的宗門也滅門,敢得罪我們黑蓮教,只有一條死路。」……

葉陽剛一接近黑蓮教的山門,靈識輻掃而出,就聽見了各種各樣的惡毒聲。

不過他並沒有在意,而是身軀一閃,降臨在了黑蓮教的山谷里。

黑蓮教的山門,建立在一個山谷里,這山谷易守難攻,但對葉陽來說並不算什麼,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其中都是輕輕鬆鬆。

但他卻這麼大搖大擺進入了其中,毫不掩飾,因為他來到這裡,就是要將黑蓮教連根拔起,掩飾與否並沒有什麼區別。

「是誰?突然降臨到了我們黑蓮教?竟然可以飛行,是蛻凡境高手!」

「蛻凡境高手也不能擅闖我黑蓮教,趕緊去請長老,看他有什麼解釋。」

葉陽剛一現身,就驚動了山谷內的黑蓮教弟子,聽見周圍傳遞而來的驚呼聲,葉陽冷冷一笑道:「我就是你們嘴裡該死的葉陽,告訴你們一個不幸的消息,你們的太上長老,已經死在了我的手裡,不過你們別擔心,馬上你們就會去黃泉路上陪他。」

「什麼?你就是葉陽?你不是在中域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黑蓮教的弟子們聞言臉色大變,葉陽連他們的教主都殺死了,眼下降臨到沒有高手坐鎮的這裡,對他們來說完全就是末日。

「不可能,我們的太上長老,是五次蛻凡的強大人物,怎麼可能死在你的手裡?」

重拾良 :「葉陽,你以為這樣說就能嚇唬我們?你不過是僥倖殺死了我們的教主而已,真以為自己能夠無敵了,竟敢獨自一人來到這裡。你真的以為,我們黑蓮教,沒有其他高手坐鎮了?」

「哦?有高手坐鎮?」葉陽眉毛揚了揚,饒有興趣的道:「既然如此,就把你們那位高手請出來吧,讓我看看他到底有幾斤幾兩?」

「哈哈哈。」

就在葉陽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一個肆無忌憚的笑聲,突然從黑蓮教的山谷深處傳遞而出。

隨著大笑聲,一個身影,唰的一聲閃現,顯露出了一個中年男子。

這個中年男子竟然全身黑毛,葉陽一看,就知道此人修鍊了極為邪惡的功法,全身上下散發的邪氣根本不是人能夠擁有,是妖怪。

「你小子,就是葉陽?」

全身黑毛的男子一現身,就用一種看死人的目光看著葉陽:「我黑蓮教還正到處找你呢,沒想到你竟然會自己送上門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你是不是以為,能夠殺死我黑蓮教的教主,就能把我黑蓮教剿滅?很遺憾的告訴你,你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中,我雖然和申天坤一樣,都是三次蛻凡,但我修鍊的功法,註定讓我比同境界的人強太多太多,就讓我看看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能在我手裡堅持幾招?」

砰!

黑毛男子的話語一落,整個人立即爆了。

全身元力炸開,周身籠罩的陰森邪氣,隨著掌指的抓動,形成了一個鬼影撲面的巨爪,當空向葉陽抓來。

這一爪好似鬼神出動,冥神出擊,要把冒犯威嚴的人以鬼王爪活活抓死,送進地獄受盡無盡折磨。

這要人命的一爪,的確厲害,甚至連四次蛻凡的高手都能威脅到。

但黑毛男子面對的是葉陽,註定他下場凄慘。

砰!面對黑毛男子的凌厲攻擊,葉陽看也沒看,抬手一拳,元力如罡風,拳勢破九荒,當空一擊,就將黑毛男子的鬼影鬼爪擊碎,猛烈的拳風,轟擊在黑毛男子的手臂上,把他整個手臂都轟裂了,血肉模糊,連連後退,發出來驚恐的尖叫,萬萬沒想到自己連葉陽一拳都擋不住,敗得這樣凄慘。

他腳掌一跺,踩爆空氣,踐踏虛空,想要逃離,但他還沒拔地而起,身體就被轟來的巨大掌風打成了一具屍體。

此時此刻,山谷內靜得只剩下倒吸涼氣的聲音,黑蓮教的弟子們大驚失色,滿臉驚恐,做夢也沒想到,他們那三次蛻凡,修鍊了邪惡魔功,比申天坤還厲害的高層長老,竟然一個照面,就被葉陽打死。

這讓在場的黑蓮教弟子,有一種噩夢降臨的感覺。

「鬼,這小子不是人,是魔鬼!」

不知道是誰發出了驚恐的聲音,立即引爆了整個山谷,黑蓮教的弟子再也沒有先前半點的囂張,只剩下了無盡的恐懼籠罩心頭。


在他們眼裡,葉陽已經不是人,而是魔鬼。

他們修鍊邪惡武技功法,自問可以成為魔鬼,但與葉陽相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逃啊,三次蛻凡的長老一個照面就被葉陽打死了,看來我們的太上長老,是真的死在了他的手裡。」

「完了,我們黑蓮教完了,群龍無首,只有被解散的下場,再留下來也沒有任何好處,還是趕緊逃離,保住小命要緊。」

「逃?死最適合你們,還想逃?你們能逃到哪裡去?」

聽見周圍傳來的恐慌聲,葉陽滿臉淡漠,已經化身成了殺神。

砰!一名想要逃出山谷的黑蓮教弟子,中了葉陽的雷龍嘯掌,被轟得身軀焦黑,散發肉香,當場變成了一具烤肉。

整個山谷,一時間到處都充斥著凄慘的叫聲。

本來黑蓮教的弟子有數百名,葉陽追殺起來也很麻煩,但是這裡易攻難守的壞境,反而成全了他,只有一個出口,等於把黑蓮教上下所有弟子活活堵死在了裡面,瓮中捉鱉,困獸之鬥。

「火燎原,天火降世,幽火焚天!」

葉陽舉高雙手,喃喃吟唱,好似變成了高高在上的主宰,降下天罰,要讓邪惡的人得到洗禮。

嗤嗤嗤。無盡的九幽之火,熊熊火焰,籠罩了整個山谷,走到哪裡哪裡的黑蓮教弟子就要在火焰下化為灰燼,在凄厲的慘叫中忍受火毒的侵蝕而死。

九天煉神訣 ,可謂是讓人發瘋的酷刑。

「求求你,葉陽,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殺上炎陽宗,跟你作對的又不是我們,是太上長老他們,我們都是無辜的,你不要趕盡殺絕啊。」

撲通一聲,有的黑蓮教弟子跪在地上,對葉陽磕頭求饒,祈求葉陽能夠放過他們。

「你們是無辜的?」葉陽神色淡漠,聲音冷冽:「我的宗門也是無辜的,為什麼你們這些門派要來對付我的宗門?」

「對付你的宗門,是無奈之舉啊,是寸山老祖的指令,我們也是沒辦法,是你連累了你的宗門,不能怪我們。」

一名黑蓮教弟子跪在地上,進行解釋,但他的話語才剛剛落下,眉心就被****而來的劍氣貫穿。

「不好意思,你們之所以會死,也是被你們的宗門連累了,誰讓你們是黑蓮教的弟子呢?」

葉陽絕不留情,勢必要把黑蓮教的所有弟子全部殺死,要將這個宗門連根拔起。

雖然會因此造下很多的殺孽,但總比留下未來的禍患要好。

只要炎陽宗的隱患解除了,就算造再多的殺孽又如何?就算降下天罰,也只是自己一個人承受,不會殃及到身邊的人。 在一陣凄厲的慘叫聲中,偌大個黑蓮教,從此之後就從南域被除名。





Related Articles

不過這補償之豐厚,讓凝華宮宮主不禁欣喜若狂,那些資源相當於整個凝華宮數千年的收入,

有了這些資源補助,她的凝華宮會在極短的時...
Read more

龐貝看到好像一隻小蒼蠅一般的李小二不斷的靠近它,這是在挑釁他的權威!幹掉他!

我繼續朝它飛行過去,而身後阿爾法號上的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