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提示:系統已自動掃描當前區域,宗門任務自動追蹤,本區域為山靈府,當前至強宗門為羅浮門,請宿主取代羅浮門成為山靈府第一宗門,並獲取山靈府至強象徵—山靈印。】

【山靈印:由聿南王朝直接分發給靈府最強勢力的府印,是身份的象徵,同時山靈印也是一件強大的輔助靈寶。】

徐真掃了一遍新的任務,又是無奈,又是新奇。

打造宗門?

完成任務可以獲得一座宗門道場,這獎勵有些豐厚啊!

眾人低聲呢喃著真武門,覺得還行。

「我現在給你們一個任務。」

徐真突然回首對着身後十名長老說道。

「明日一早,你們就代表真武門前往林陽郡其他都城發送挑戰書。」

眾長老一聽。

「大人,這會不會太倉促了?」

「你們只需要執行我的命令,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們過問。」

「屬下多嘴了。」

因為血刀門之前的大殿已經被幽蛇砸壞了,所以徐真需要建立一座新的大殿。畢竟是真武門的發起之地,該有門面還是要完備的。

建築對於土屬性和木屬性修鍊者而言,是很簡單的事情。

徐真簡短說明了原因便施展手段,以浩瀚土木屬性之力,從地面重新修葺了一座恢宏的大殿。

在那大殿正門,三個燙金大字也是極為醒目。

真武殿。

柳飛絮望着演武場上殷紅的血跡,輕聲道:”我來沖洗這些痕迹吧!”

言罷,靈起,天際便凝聚黑雲。

徐真很是意外,不知道什麼時候柳飛絮竟然已經踏入戰王。

眾人進入真武殿中,殿外因為柳飛絮的靈法下起了瓢潑大雨,嘩啦啦作響,將那些亡靈最後留在這裏的痕迹,盡數沖洗乾淨。

誰也看不出,這樣的宗門內,不久前還屍山血海。

一切都已妥當。

挑戰書的事情,十名長老已經着手書寫準備。

徐真看着眾人,指肚敲打着眉角。

“真武門需要一個門主,你們誰來?”

眾人一愣。

這門主你自己不是最合適?

看出眾人疑慮,徐真接着說道:”真武門一旦建立以後,就不再是一個小勢力,我們要把他打造成整個山靈府疑惑整個絕北最強。我這個人,不適合管理,讓我當門主,和甩手掌柜沒區別。”

徐真說着,目光落在楚鈺身上。

“別看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自由,那種背負責任的感覺我受夠了。”

老牛逼指著自己,眼神迫切。

徐真看的清楚,卻是直接掠過。

“你們幾個別想了。”

老牛逼失落的垂下頭,沒了生氣勁。

“端木,你來怎麼樣?”

端木軒搖頭。

“我適合打架,不適合裝樣子做門主。”

大部分人都是推卻。

若水三秋卻是突然說道:”讓婉兒來吧!”

婉兒,指的是徐真藉助蛟無情肉身喚醒的裴蘿婉。

婉兒有些意外,瞪大了眼睛:”我···我不行的。”

徐真不清楚,若水三秋什麼時候和婉兒處的如此融洽。但是好不容易,有人站出來,這個門主他怎麼也得推出去。

“好!那就讓婉兒來做真武門門主。”

柳飛絮、裴蘿婉、柳鶯鶯等一眾女子看向婉兒,似乎都已經認可。

“婉兒妹妹來做那是最好的。”

馬三娘這個時候也突然說道,隨後妹子軍團眾女更是十分支持。

徐真好奇,不過短短時間,婉兒是如何與這些妹子們打成一片的。

“我···我真的可以嗎?”

婉兒帶着幾分羞怯,那副模樣楚楚可憐,不似做作,彷彿天成,讓人沒來由地想要呵護關懷。

若水三秋拍了拍婉兒的肩膀:”你放心,有我們支持你,誰敢說個不?”

於是。

大家一致認定,婉兒便是真武門第一任門主。

“門主,請上座。”

徐真打趣一句,做一個請的手勢。婉兒也不再推脫,順着徐真的意思,坐上了殿中那代表門主的大座。

【系統提示:宿主成功設置裴蘿婉為真武門門主,獲得系統獎勵的進階丹十顆。】

【進階丹:戰皇之下提升修為境界的丹藥,每顆可為修鍊者減少一月苦修。效果隨服用者天賦上限決定!】

戰皇之下的神丹啊!

徐真趕緊拿出進階丹將其分給眾人。

“什麼都別問,吃完告訴我什麼感受?”

眾人也沒有猶豫直接吞服之後,所有人的神情都殺豁然一喜。

尤其是婉兒,因為融合蛟無情的肉身,本就是半步戰皇的境界,這一顆進階丹直接讓她開始完美融合了蛟無情肉身。

其他人同樣收穫巨大。

老牛逼更是直接提升了一個等級。

“老大,這是什麼神葯?竟然幫我苦修三月還要厲害!”

“此丹名為進階丹,具體效果因人而異。我也是偶然所得,暫時還無法煉製。”

眾人聞言,深感可惜。

不過對於徐真而言,複製過來根本不是問題。只不過剛才由於想要試一試進階丹的藥效,他倒是忘了先複製一批。

只有等完成無限的任務,從無限那裏得到獎勵再說了。

這一夜,眾人在殿中商討了許多關於真武門發展的事情。

也系統地規劃了真武門未來的走向,設置了幾個堂口,明確各個堂口的職責。

直到天明,金雞拂曉。

“所有未入戰王境界的都回華夏繼續修鍊,其他人這幾天隨我挑戰各大宗門去。”

徐真未來幾天的任務,就是成為血刀門所在城池—飛鷹城的最強宗門。

這樣,真武門才能擁有參加十二都城的初步選拔賽。

飛鷹城勢力下轄之內,連同血刀門共有九個宗門十幾個家族勢力。

想要在幾天之內將這些勢力打服,趕路就是一件十分消耗時間的事情。

好在,時梭已經修鍊完畢。

所以,即便時間看似緊迫,徐真也不着急。他在等著真武門挑戰飛鷹城各大勢力的消息徹底傳開。

直到第二天。

真武殿中,清一色的戰王之上。

魔戰團七人自不必說。

兄弟軍團這邊,有端木兄弟、李青游、孫吉、洪無極、沈來等十幾人。

加上楚鈺、若水三秋,戰王之上,足有二十三人。

當然,徐真還沒算上阿修羅、龍辰、滅卻、魘羅、踏天、九兒以及星辰殿器靈。

如此陣容,估計也只有那些上級宗門勢力才能與真武門一較高下。

十名長老陸續回到真武門,彙報著其他宗門勢力的態度。

出奇的一致。

對於真武門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宗門,這些勢力都是不屑一顧。

但當他們得知真武門屠殺了血刀門之後,都是嚴陣以待起來。

只一天時間,真武門的名頭便成為飛鷹城百姓口中的談資。

所有人都在翹首以盼,兩日後真武門挑戰各大宗門。

徐真這邊一切順利進行着。

在絕北靈域上,四大宗門聯合諸多上級勢力對於邪王和靈王的圍剿,也正式開始了。

首先被針對的就是邪王建立的萬金商盟。

這個屹立在絕北靈域數千年的商盟,足跡遍佈絕北靈域每一個地方,就連盟中許多掌權者,也從不知道,商盟幕後的老闆,竟然是曾經的至陰殿主,如今的邪王。

讓人啼笑皆非的是,獵魔宮,一個同樣存在了數千年的勢力,誕生於至陰星辰殿,與萬金商盟明爭暗鬥了數千年的死對頭,因為邪王,頃刻間成了盟友。

也唯有司空未來等人在圍剿爆發的前一刻,在天一宗的力保之下,抽身出來。

理由很簡單,司空未來等人就是天一宗暗中滲入獵魔宮的後手。本想在長久的歲月之中,徹底將獵魔宮發展成天一宗的勢力。

卻是沒想到獵魔宮對於至陰殿主的忠誠大大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在邪王振臂一呼之後,獵魔宮直接宣佈支持邪王,與四大宗門為敵。

···

望狼山。

“宋魂,你逃不掉的。”

聶人狂的身上有着不少傷口,血液已經開始結痂。

在他的身前數百米,一名上身赤裸,黑髮飛舞的俊朗青年,帶着幾分邪意的笑容。

他的身上有着三道血肉翻卷的刀口,血液還在滴落,他卻如同不知。

聽聞聶人狂的話,青年哈哈一笑。

“聶人狂,想要抓住宋某,現在的你還不行。你我之間,此刻不相伯仲,我若想逃,你無能為力。”

“若不是戰國無雙這個陰險的傢伙,你會是我的對手?原以為羅浮門首席手段高明,沒想到卻是高明在偷襲之上。”

“你也不用嘴硬,聶某做事,只看結果,不問過程。”

“嘿嘿嘿!也只有你這樣的愣頭青,才會死命追逐亡命之徒,你說我會沒有準備就敢只身前往青羊城?”

聶人狂一怔。

“你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我啊,是甘願做餌。”

。 「呵呵,笑話,一出手就是上品法器玉簡九歌,而且五行鎖金陣隨念發出,以你的年紀,沒有高人調教難道是自學的?」吳玄笑了。

「這倒不是,我自然是有奇遇,不過我沒師父倒是真的。」陳宇笑了,縱然吳玄是位大師,通曉奇門陰陽,但傳承這種事情如果對他說,他怕是也接受不了吧。

「小子,之前是我看走眼了,論玄門奇術,我是不如李青。」吳玄手中拐杖重重一頓:「但我能看出你的命格,推算你一生運勢凶吉,如果你能在這方面勝我,我就服你。」

「哦,推算命格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那好,你看看我的命格到底怎麼樣吧。」陳宇饒有興趣地看著吳玄。

吳玄冷哼一聲,他仰起頭,直視陳宇。

Related Articles

尤莉雅好奇的問道:「老爺爺,納托勒斯是什麼東西呢?」

皮耶舉起那也是滿蓋黑油的手,捧了捧鬍子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