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赤令,火龍借力,三聖之靈,誅吾之敵!」

雪戀的身上,那三大聖器突然間沖向了天際,隨後化為三條身長過百米的火龍,威勢幾乎驚天地,泣鬼神,就連一旁的林如雲都震撼無比,他幾乎可以肯定,那三條火龍之中的任何一條,落在他的身上都足以將他燒得魂飛魄散,道消身隕。

面對那天際之中的三條不斷咆哮著的火龍,李武龐的臉色也是變得非常難看,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太過小看聖器的力量了,就算眼前這個小妮子不足以發揮其萬分之一的威力,但是依舊如此恐怖。

在雪戀的操控之下,天際之中那三條火龍不約而同地咆哮一聲,以三角之勢俯衝李武龐,幾乎封鎖了他所有的退路,就算他身上有什麼可以撕裂空間,達到挪移目的的寶貝,也沒有任何用處了,因為四周的空間幾乎被火龍燒得完全塌陷混亂,任何時空挪移的手段都失效了。

李武龐的身軀幾乎在頃刻之間被三條火龍所淹沒,三條火龍化為了無上靈火,幾乎以李武龐為中心點的數十米範圍內,都被無上靈火所包圍,絕對的高溫,使得大地沉陷,林如雲早就一把抱起小青閃到數百米之外,這溫度實在太高,就算以他的實力,靠得太近也是受不了,更何況小青。

看著李武龐葬身火海,雪戀的眼中終於閃過一絲安心之色,身上的三大聖器早已消失,只見她一臉蒼白,虛汗淋漓,整個人顯得虛弱無比,三大聖器加身戰鬥如此之久,幾乎抽幹了她全身的所有靈力和精神力。

「終於殺死這個可怕的傢伙了么?」

雪戀喃喃自語道,因為她已經沒有任何氣力去探知靈火之中的情形了。

然而不遠處的林如雲眼中的神色卻慢慢變得凝重起來,他放開小青,一雙星辰般的眼眸死死地盯著那片巨大靈火的中心點,那靈火實在太恐怖,就連他都無法將精神力探入其中,否則魂魄便會被灼傷。

但是他那敏銳無比的感應力卻在告訴他,李武龐沒死,因為靈火的中心點,依舊有一絲不屬於火之法則的力量正在不斷醞釀和變化著。

這種直覺讓林如雲感覺到一種極度的不安,因為他的直覺太准了,幾乎從來沒有出錯過。


就在雪戀完全放鬆下去時,異變突起,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的閃電劈落在了火海的中心點,而那種心點,則突然電光衝天,隨後一道像極了剛才火龍的咆哮聲的聲音響起,一條體型比起方才的火龍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雷龍從火海之中翻騰而起,衝出了火海,在半空之中盤旋了一陣之後,化作了手持山丘巨劍的李武龐,落在了地面之上。

此刻的李武龐也並不好受,他體表幾乎全部被燒焦了,全是大面具的燒傷,有些地方甚至還在冒著白煙,他將一枚治療火傷的丹藥扔進了嘴裡,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慕容府就是慕容府,隨便出來一個丫頭,竟然以二星境將我李武龐逼到如此地步,本來我並不想招惹慕容府的,可惜你跟那小子一起殺死了我師弟,如今你我更是生死相搏結下樑子,就算我有忌憚,今日也必須殺死你。」

都市之兵王歸來 ,對於雪戀,他已經動了必殺之意。

李武龐站直身軀,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身形一閃,出現在了雪戀的身前。

此刻的雪戀早已油盡燈枯,整個人無力地癱卧在地上,眼看著李武龐舉著巨大的山丘之劍劈斬下來,她的身體卻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應。

她默默地閉上雙眼,心中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她的腦海之中不禁浮現了閉月羞花和莫邪這些好姐妹,也閃過了自己的師傅,最後,她腦海中的畫面定格在了一個戴著面具,氣息總是冰冷的傢伙身上,這人不是林如雲又是誰呢?

在這生命的最後一刻,她突然正視自己的內心,她恍然間明白,自己是真的愛上了林如雲了,愛上了這個似乎並不該愛的人,不過人之將死,又有什麼該愛不該愛的呢?

「林如雲,快跑,一定要活下去!」

雪戀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然之間大喊道。

「別傻,讓你撐得夠久了,殺死這傢伙的任務就交給我吧!」

雪戀突然間覺得自己那冰冷的身體一暖,似乎被人抱在了懷中,林如雲的聲音近在咫尺,彷彿就在耳邊響起似的。 其實這並不是雪戀的錯覺,此刻的林如雲的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出現在了她的身旁,單膝跪地,單手將她抱在了懷裡,另一隻手則高高舉起,緊緊握拳,以拳背擋住了李武龐的全力一記劈斬。

雪戀緩緩睜開一雙美眸,震驚地看著這一幕,她實在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她隱約感覺到,此刻的林如雲彷彿突然之間變了一個人似的,那可怕的靈壓要不是林如雲極力控制著不影響到自己,恐怕以自己此刻虛弱的狀態,頃刻間便會被壓迫得昏死過去。

再說李武龐,他的眼睛幾乎瞪得滾圓滾圓的,死死地盯著眼前如同魔神一般的林如雲,他有些不知所措地驚呼道:「你.你.」

然而他你了半天都說不出完整的話,因為心中實在太過震撼了,震撼得幾乎另他心神都失守了。

別說雪戀了,就連他一個四星巔峰的強者都不明白,林如雲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剛才還不堪一擊的傢伙,此刻竟然可以用血肉之軀,輕易擋下自己的山丘巨劍?

在李武龐的眼中,此刻的林如雲實在太過可怕了,身上散發出的那種可怕的靈壓幾乎絲毫不弱於四星巔峰的強者,且外表也徹底變了。

原本黑色的瞳孔變成了金色的瞳孔,一頭烏黑的長發彷彿也被鍍金了一般,成了刺眼的金色,且根根倒立起來,因為靈壓太過可怕,以他為中心點,周身三米範圍內,地面不斷碎裂,一塊塊碎石不斷上升起來,最讓李武龐感到害怕的是,林如雲的靈壓幾乎達到了肉眼依稀可見的可怕地步。

這樣的靈壓,他甚至見都沒見過,聽都沒聽過,似乎和正常的修行者的力量並不太一樣。

他的心中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身體幾乎下意識地爆退開來,和林如雲拉開了將近一二十米的距離才停住身形,氣機死死地鎖定住林如雲,他隱約感覺到,接下來將是一場血戰,因為他面對此刻的林如雲非但沒有等級壓制的優越感,卻產生了一種強烈的生死危機感。

「小子,你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李武龐實在不明白,林如雲究竟是怎麼做到瞬間提升力量的,最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林如雲沒有藉助任何靈氣或者聖器之類的力量,似乎就是靠著自己,強行提升了力量和靈壓,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等你死了,在地府中向閻王詢問吧。」

林如雲殺機畢露道。

「哼,還是這般狂妄,誰死誰生,試過就知道了。」

李武龐也不和林如雲在嘴上爭鬥,他知道此刻只有手底下見真章了,多說無益。

他暴吼一聲,手中山丘之劍發出璀璨無比的電光,而後當空一劍直取林如雲的首級。

林如雲眼眸中閃過一絲怒意,他立刻便看穿了李武龐的意圖,他是在逼著自己硬碰硬,因為自己的身後就是虛弱無比的雪戀,他若避開攻擊,那麼雪戀便會直接被斬殺。

「找死!!」

林如雲怒吼一聲,一拳砸出,直接轟碎了李武龐的攻擊。

「你不是藐視我的劍氣么?不知道你死在我的劍氣下時是什麼感覺。」

林如雲的眼中滿是暴虐的殺氣,雙手一動,劍氣頓時漫天飛舞,每一道劍氣都足以撕裂任何一個普通的三星修士。

那漫天的劍氣宛若雨點般落下,毫無疑問,就是萬劍歸宗的招式,先前他使用這招時,還被李武龐取笑了一番。

然而此刻李武龐卻是再也沒有半分取笑的心思了,那如同雨點般落下的劍氣幾乎讓他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哪裡還能笑得出來。

「雷域護身!」

李武龐怒吼一聲一個巨大的雷電形成的直徑將近有五米左右的雷域防護球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林如雲那無數的劍氣落在雷域防護罩上,就好像數不清的豆子砸在窗戶上的聲音被放大了無數倍一般,一陣陣噼里啪啦的巨響聲不絕於耳。

林如雲身後的雪戀以及數百米之外的小青幾乎以及看得目瞪口呆了,這種級別的戰鬥根本不是她們可以插手的。

小青自是不用說,她那點修為基本上是觸之即死,而雪戀直到此刻明白,那李武龐在和自己對戰時並沒有使用真正的實力,否則自己早就已經死透了,自己就算是三大聖器加身,怕是最多也就和普通的四星修士過過手,對上李武龐這種修為紮實的四星巔峰修士,真的是完全不夠看,只是讓她不明白的是,林如云為何可以與對方斗個旗鼓相當,她不明白,林如雲一次次的戰力突飛猛進,究竟是憑藉的什麼。

在說那李武龐的雷域防禦罩,在林如的萬劍歸宗的強攻之下,終於開始出現了龜裂的痕迹。

片刻之後,終於徹底崩碎,崩碎之後餘下的數百道劍氣一下子將李武龐給淹沒。

煙塵散去之後,李武龐依舊站立在原地,此刻的他渾身是血狼狽不堪,身上到處都是被劍氣所傷的傷口,不過林如雲的眼睛實在太過毒辣了,他驚駭地發現李武龐雖然看是狼狽渾身是血,但是傷勢並不算重,自己全力爆發出的劍氣,竟然被李武龐全部避過了要害,並沒有造成可觀的傷害。

李武龐揚天狂笑起來,用手拭去臉上的那一大片鮮血,冷笑道:「就算你今日死在我手下,我也必然為你立個墓,因為你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對手,最可怕的天才。」

李武龐一副勝券在握的笑容,他單手一招暴喝道:「雷之祭台,給我起!!」

林如雲只覺得腳下大地狂震起來,兩個十多米高的巨大雷柱從地面之中破土而出,他立刻便有種身體不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身體好像被定住了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你竟然在我的周身悄然布下陣勢?」

林如雲沒有想到,這李武龐竟然還是個陣勢高手,竟在自己周身布下了如此可怕的雷陣。

「困天雷鎖,現!」

李武龐控制陣勢的手再次一動,兩條完全由雷電形成的巨大雷鎖將林如雲交叉纏繞,捆得無比解釋,幾乎像兩條巨大的蟒蛇一般纏繞著林如雲。

事到如今,林如雲已經徹底喪失了行動能力,李武龐布下的陣勢幾乎徹底封死了他的行動,以困天雷鎖將他綁在了兩根雷柱之上。

林如雲不斷爆發出自身靈力想要掙脫這困天雷鎖的控制,然而卻無濟於事,這道陣勢彷彿可以連他的靈力一同壓制在體內。

「小子,你太可怕了,可怕道我幾乎不想讓你在這世界上多停留一秒,所以,你也不用留什麼遺言了,直接去死吧,等我殺死你的兩位紅顏知己后,將你們全部葬在一起,算是表達對你的敬意了。」

李武龐害怕夜長夢多,幾乎恨不得立刻將林如雲送入地獄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他雙手合十,手中的山丘巨劍漂浮在身前,李武龐身上的靈壓不斷上升,靈力開始瘋狂地凝聚,整個人都在電流的包裹之中,可怕的氣息宛若雷神一般。

「雷神之劍,殺!」

那巨大的山丘之劍竟是開始縮小,變得如同普通長劍一般大小,整個劍身變得通體透明,但是其中蘊含的靈氣和雷電之力都比先前可怕了好幾倍。


在李武龐的控制之下,那化作雷神之劍的山丘之劍化為一道流光,直接破空刺向了林如雲。

「不要啊!!!」

兩聲尖銳的叫聲幾乎不約而同地響起,分別來自雪戀和小青。

在二人的尖叫聲中,那雷神之劍從林如雲的胸口心臟位置刺了進去,完全貫穿了林如雲的身體。

林如雲身後不遠處的雪戀呆若木雞,整個人宛若遭受雷劈一般,眼中滿是死灰之色,就好像這一劍插進了她的心臟之處一般。

林如雲全身一震,眼中光彩慢慢變弱,整個人慢慢地癱軟了下去,最後連腦袋也垂掛了下來。

「哈哈哈哈哈哈,絕世天才又如何?最終還不是死在我李武龐的手上?」

李武龐的臉上爆發出瘋狂的笑意,滿臉興奮之色,一張臉因為狂笑之下顯得有些瘋狂和扭曲。

雪戀突然開始痛苦起來,拖著早已沒有半分氣力的身體,向著十多米外的林如雲艱難地爬去,另一邊,小青也是瘋狂朝著林如雲這邊衝來。

「你們兩個女人也不用太過悲傷,你們放心,我不會羞辱你們,且一定會讓你們死個痛快,讓你們去下面陪這小子,最後將你們合葬,算是了結你們的情緣,也算是我對林如雲這小子的一點敬意!」

李武龐還想說點什麼,以宣告自己的勝利,然而半空之中被雷神之劍光貫穿的林如雲卻猛然間抬起頭,眼眸之中重新爆發出了可怕的神采。

他沒有心臟,又豈會因為心臟被被刺穿而死亡?

剛才的他,不過是進入一種假死狀態罷了,因為雷神之劍的威力著實不小,可怕的電流轟擊了他的全身,讓他進入了一種假死狀態,然而他體內365道正穴崩碎的威力太快強大,幾乎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驅除了那雷神之劍帶來的電力。 林如雲其實此刻也極為虛弱,被雷神之劍貫穿身軀,饒是處在崩穴狀態的他,也是有些吃不消,若是換了其它修行者,別說一星了,就算和李武龐一樣,同是四星修士,挨上這一下,怕是也要道消身隕。

林如雲還能剩下個半條命一來歸功九轉星雲訣的強大,二來則是他是個沒有心臟依舊可以活蹦亂跳的奇葩。

看到林如雲仍舊或者,甚至氣息和靈壓仍舊沒有減弱太多,雖然受傷不輕,但是依然極具戰鬥力,李武龐頓時有種心如死灰般的感覺,他也是個絕世天才30歲達到了如此修為,自他修道以來也不知道踩踏了多少所謂的天才,然而今天這個一星境的傢伙真的讓他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林如雲此刻心中也有些著急,他崩碎全身365道正穴雖然實力飆升,但是這樣的禁忌招數也不是無敵的,有著時間限制,他那來自崩穴的力量最多還能夠維持2分鐘的樣子,一旦兩分鐘過去后,他將虛弱到一個平凡人都可以輕易殺死他的地步。

趁著強大的力量還在,林如雲知道自己必須馬上做一個了斷了,他的眼眸之中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神光,怒吼一聲,強行掙脫了陣勢的束縛。

林如雲如此輕易掙脫李武龐的陣勢束縛,也證明了這個強大的傢伙在一番劇烈戰鬥之後,也終於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了。

掙脫了陣勢,林如雲的身體重新落回到了地面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頭看向了已經一臉蒼白的李武龐道:「你以為,就你會布下陣勢么?我已經嘗試了你的陣勢威力,不如現在來嘗嘗我的如何?」

林如雲冰冷無比地說道。

「什麼?!」

李武龐一驚,不過很快便鎮定了下來:「哈哈哈,少在那虛張聲勢,雖然我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但是受到我雷神之劍貫穿身軀的你,此刻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

「你說得沒錯,我的狀態的確不夠好,但是我卻留下了足夠殺你的力量。」

林如雲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殺意,不再廢話,右手雙指向上一挑:「五行劍陣,給我起!」

他的話音落下,李武龐所處的大地立刻開始大範圍的震動,地表不斷崩裂,碎石翻飛升騰,無窮的劍氣彷彿來自九幽地獄般,不斷地表中升騰起來,將李武龐圍繞在了劍氣海洋之中。

李武龐畢竟是四星巔峰修士,修行到如今的境界,也經歷不少險象環生的絕境,他的心境早已堅如磐石,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崩潰。


只見他怒吼一聲然後大笑道:「也好,既然你承受了我布下的陣勢,就讓我來試試你的劍陣,看看究竟威力如何,我就不信我李武龐一路屍山血海都爬過來了,今日會死在你小子手裡。」

李武龐的靈力在大笑聲中慢慢開始凝聚起來,靈壓也開始逐步回升,他不可謂不是個天才,在這生死時刻潛力也被完全地激發出來。

林如雲知道絕對不能讓李武龐繼續提升下去,他很清楚,李武龐這種四星巔峰的修行者,修為非常紮實,又與自己經歷如此劇烈的戰鬥,若是一個不小心,讓他在戰鬥中突破到五星境,那麼就算再來十個自己同時崩穴只怕也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金木水火土,以吾劍氣為引,為吾所用!」

林如雲的話音落下,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的劍氣突然間發生了質的變化,竟然出現了金木水火土五種氣息,再說得深一點的話,此刻的五星劍陣之中竟然蘊含著金木水火土五種法則,每一道法則的力量都磅礴無比,絲毫不弱於林如雲的劍道法則。

雪戀和小青基本已經嚇傻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在她們的認知中,當世幾乎沒有哪個人會同時修鍊如此多的法則,因為每一道法則都極難領悟和修鍊,天地法則本就博大精深,完全悟透一道,就足以通天徹地無所不能了,悟通兩道則為曠世奇才,悟通三道可謂鬼才,妖才,像林如雲這樣動不動就爆發出如此多法則甚至將它們組成一道陣勢,如此可怕的手段,他們著實聞所未聞。

這一切歸功於林如雲在終極古樓中的元神之旅,也正是這段奇遇早就了他對諸多法則的領悟變得極為深刻,他一直都沒有將之展露出來,直到此刻到了真正的生死邊緣,他才作為殺手鐧使用出來。

畢竟就算剛才他布下這五行劍陣,沒有崩穴的力量作為堅實的後盾,恐怕對李武龐根本產生不了真正的威脅。

李武龐此刻已經震驚得幾乎連身體都已經顫抖起來了,處在五行劍陣的他幾乎被劍氣壓迫得連喘息的能力都快要失去了。

他真的開始有些懼怕林如雲了,饒是他心境再堅實,在如此一場原是被他當成一場虐殺的戰鬥中,林如雲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不斷打破他的認知,打破他認為是鐵一般的規則,他甚至產生了一種自己這些人只是芸芸眾生被天地法則所束縛,而林如雲則是超越六道眾生之外的可怕怪物的感覺,似乎林如雲並不受到天地法則的束縛。

「去死吧,李武龐,讓我林如雲用崩穴的禁忌手段結束你的生命,是你的榮幸!」

蜜愛情深:總有總裁送上門 ,在他的操控之下,可怕的五行劍陣急速收縮,五種法則的劍氣上下翻飛,在劍陣之中不斷來回穿梭著,刺殺著李武龐。

沉穩如李武龐這樣的鐵錚錚的漢子,在五行劍陣的絞殺之下也是不斷爆發出各種凄慘的叫聲和撕心裂肺的嘶吼聲。

「啊.。林如雲,你想殺我李武龐,你做夢,就算是死,我也必定拉上你陪葬,啊.。」

「人之將死,其言亦瘋,不過是個將死之人,還妄想拉我墊背,真是痴人說夢。」

林如雲不屑地冷笑道,同時以右手劍指再次引動五行劍陣,所有上下飛舞橫刺的劍氣突然間一頓,然後全部爆發出璀璨的劍光,以極光之速全部刺向了處在中心點,基本已經化成了血人的李武龐。


林如雲心中很清楚,李武龐的氣息和生命力已經降低到了臨界點,只要自己完成這最後一擊,就算這李武龐命再硬,也要在五行劍陣之中徹底魂飛魄散,不過到時候自己的崩穴所產生的力量也會到了極限時刻,即將陷入最虛弱的時刻,雪戀的狀況雖然比自己好一些,但是也基本喪失了戰鬥力,沒有個三五天的修養恢復,根本無法再進行戰鬥,只剩下一個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的小青。

但是一想到小青的修為,林如雲就有種只想搖頭的感覺,殺死李武龐之後,只能說解決了暫時迫在眉睫的危機,至於之後的一切只能聽天由命了,若是再遇到漠北禁衛隊的人,恐怕自己三人勢必將要全部死在這片北嶺地帶了。

然而就在五行劍陣即將絞殺李武龐之時,遙遠的天際中卻隔空傳來一聲巨大無比的聲音:「破!破!破!」

林如雲那壓箱底的五行劍陣在這三聲「破」中頃刻間土崩瓦解,那無數道可怕的五行劍氣隨風而散,彷彿成了紙糊的一般。

劍陣被破,林如雲受到氣機的牽引,整個人一震,一口精血奪口而出,原本紅潤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比死人的臉色還要蒼白,嘴唇發紫,他那來自崩穴的力量也終於到達了極限。

饒是他再怎麼不願意,再怎麼以毅力去支撐,但是他的身軀終究還是不爭氣地倒了下去,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


他看了一眼前方已經成了血人,但是卻依舊存留著生命氣息的李武龐,眼中滿是不甘心的神色。

「差一點,只差一點,就可以解決他了,竟然在最後一刻出現救兵,難道我林如雲的氣運只能到今天為止了么。」

林如雲虛弱地喃喃自語著,艱難地抬起頭,看向了院方的天際,原本面如死灰的他,在看清李武龐的救兵之後,心中竟是升起了一種絕望的感覺。

林如雲的心境比起任何人都來的堅固,能讓他絕望的情況幾乎真的不太可能出現,但是看到那些從遠方天際飛行而來的救兵之後,就算是林如雲也不得不絕望了。

因為那些人並沒有藉助任何科技設備或者法寶飛行,而是單純憑藉自己的力量在半空之中飛行,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進行飛行的,只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自身修為達到五星境界,破空飛行,乃是五星境修行者的標籤。




Related Articles

畢竟,楚蕭這是利用了心靈感應能力才知曉了白素貞與小青的對話,

如果點明了這一點兒,場面就不那麼好看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