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鵬兄,雖然你名義上是我的坐騎,但我也不與你簽訂靈魂契約。五年之後,還你自由,如此這般,也算是對你仁至義盡。若是你還不知足,便休怪我無情了。」洛飛對著雷雲飛鵬沉聲說道。

而聽到不用簽訂靈魂契約,雷雲飛鵬也是大喜過望。

「唳!唳……」

一聲聲高興的叫聲清脆響起。

「對了,飛鵬兄,你的體形太大了,不知道,你能不能變小一些。」洛飛問道。

他曾聽張強說過,一些傳承自上古的凶獸,天生就會擁有一些特殊的本命技能,甚至還懂得一些簡單的修鍊秘法,也許,這隻雷雲飛鵬便能控制體形大小呢?

就在洛飛心中猜疑之時,只見雷雲飛鵬身上出現一圈魔炁,隨後,身形飛速變小,變成一隻普通的老鷹大小。

……

山林中,聲聲凶獸怒吼傳出。

片刻,一聲轟鳴,凶獸的聲音徹底消失,而一聲清鳴之響隨即沖霄而起,顯得歡快之極。

洛飛與縮小后的雷雲飛鵬,一邊向魔城方向趕回,一邊斬殺一些凶獸,以便讓雷雲飛鵬食其血肉精華,還有內丹等,用以恢復傷勢,同時,也是對戰鬥的一次次磨練。

在此過程中,洛飛發現,雷雲飛鵬除了懂得變大變小之法外,還懂得收斂氣息,以及一些特殊的凶獸絕技。

當雷雲飛鵬收斂氣息時,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普通的猛獸一般,哪裡會想到它是一頭一品宗獸。

在洛飛的要求之下,雷雲飛鵬也開始時常隱藏氣息,除非是戰鬥之時,否則,都以普通飛禽的狀態示人。

整整十七天,一人一禽才趕回到了魔城百裡外。

再往前,便是那些散居魔魂出沒的地方了。


洛飛找到一些魔魂,直接蠻橫地將其擊殺,並收集了其身上的魔炁,然後對雷雲飛鵬交待了幾句,後者當即衝天而去。

望了一眼雷雲飛鵬離去的方向,洛飛微微一笑,向魔城飛去。

入城之後,他先是與秋芷萱見了一面,以便讓後者放心,並將收集的魔炁分一些給後者,同時,也從後者那裡得到了一些關於魔城中大小事件的最新消息。

隨後,他又去見了血兀。

「絕刀,你總算是回來了。」血兀一臉高興的樣子。

「有什麼事嗎?這麼急著讓手下找我過來。」洛飛望向血兀,他與秋芷萱剛見面不久,血兀的手下便趕到了他那裡。

「嗯,的確是有事。」血兀點了點頭,「鎮淵魔主大人已經傳回了消息,十天之後,便是新任鎮淵魔主繼承者的爭奪之戰。而我與烏誕是通過層層選拔,最終活著走到現在的后選者,新的鎮淵魔主也將從我們兩個中誕生。這一次,我希望你能全力幫我。」

洛飛望向血兀,「你答應我的玄魂,似乎還沒有兌現承諾吧。」

「呵呵……絕刀,我幫你尋找玄魂之心,相信你也是看到了的,只是可惜,那雷雲飛鵬太過厲害,這才沒能成功。不過你可以放心,等事成之後,我當選鎮淵魔主,自可調動更多的血色魔軍去助你奪得玄魂。」血兀也不提洛飛獨自前往去擊殺雷雲飛鵬之事,反而一副誠懇之極的樣子。

「而且,我可以為你尋找更好的玄魂。但是,你必須先助我奪得鎮淵魔主之位。」血兀又補充道。

現在,他是什麼樣的承諾都敢說出來。

畢竟,等鎮淵魔主之位到手,他便會除掉洛飛,哪裡還管什麼承諾不承諾。

到時,一死百事了,什麼麻煩都不會有。

「血兀,我絕刀從來不做這樣的買賣,事後的空頭承諾,誰知道結果會如何?如果不能兌現之前的承諾,我是不會幫你的。當然,你也可以拿出其他好處來,只要能讓我滿意,我依然會幫你。」瞥了血兀一眼,洛飛不緊不慢地說道。

血兀淺淺一笑,露出腥紅的舌頭和黑色的牙齒來。

「呵呵,絕刀,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好,只要你肯幫我,好處,少不了你的。說吧,你想要什麼樣的好處?」

「由我來說?」洛飛望了一眼血兀,「還是由你來說吧。」

血兀咧嘴一笑,「也行,功法秘籍、修鍊丹藥、煉器材料、上等魔奴,你想要什麼?」

「都說說你能拿出什麼給我吧。」洛飛不置可否地道。

血兀知道,洛飛這是準備獅子大開口,不過,他也沒有表現了惱怒之色,反而輕笑著抬手一揮,幾件東西擺放在了身前。

「天階下品魔功,無相魔炁。以此為基礎,修鍊出來的魔炁無形無相,威力極大。」

血兀伸手指著第一件東西,緩緩介紹了一下,隨後,又指向第二件。

「八品魔丹,血王神丹。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此丹便可救你一命,並且讓你脫胎換骨,如同得到重生。當然,此丹,現在還不適合你我服用,要等到天魔境之後才能服用,否則,難逃暴體而亡的結果。」

隨後,他又指向第三件東西,那是一塊巴掌大小的赤紅色晶礦。

「八品魔煞血晶,煉製天階武器的上等材料。」

啪啪啪!

血兀又拍了拍掌,一個身穿黑色衣裙,面若嬌花,擁有魔鬼身材的女魔奴從裡屋婀娜多姿地走了出來。

「人類極品魔奴一個。這些,隨你挑選其中一樣,只要你喜歡就行。」

言罷,血兀一臉淡然地等著洛飛挑選,他相信,以這些東西的價值,一定能打動洛飛的心。

洛飛最先看向的是那個魔奴,那是一個絕色傾國的女子,雙十年華,皮膚細膩如玉,身段凹凸有致。放到外界去,絕對是引得無數熱血男兒為之傾倒的傳奇女子,其姿色,與禹瑤、鄔芳等女是一個級別的,堪稱紅顏禍水。

可惜,已經成為魔奴,她這一生便算是徹底毀了。

心中一聲長嘆,洛飛不禁為之悲唉。

長得再美又有什麼用?成為魔奴,永世淪落,生不如死。 目光很快從那個魔奴的身上移開,洛飛望向了那塊八品魔煞血晶,隨後又直接移向了八品血王神丹。畢竟,他納戒中有不少晶礦,甚至還有九品晶礦——焱炎火晶。除非是遇到九品風屬性晶礦,否則,根本無法打動他。

八品血王神丹,擁有救命於一線之神效,甚至還能改造血脈。

可惜,其中蘊含的是魔煞族的血脈之力,而且還得達到天魔境之後才能服用。此丹對洛飛來說,也沒有任何用處。

最後,洛飛的目光又移向那本天階下品的無相魔炁秘籍。

血兀原本自信的臉上,也漸漸多出了一抹不堅定,看洛飛那目光飛掃而過的樣子,難道,這些東西還不足以打動他?

血兀是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的,畢竟,這些東西,隨便拿出一件來,都足以讓無數魔魂為之瘋狂。

尤其是那個魔奴女子,不僅人長得美若天仙,更是擁有玄印境九重的武道境界,做為修鍊用的爐鼎,絕對是萬中無一的極品。就連血兀都捨不得享用,一直留到現在,準備做為成功奪得鎮淵魔主之位后,對自己最好的獎勵。

但為了讓絕刀幫忙,他也只能忍痛割愛,將之拿出來。

沒想到,絕刀的目光只是在那女子的身上匆匆而過,連半點波瀾都沒有。

現在,血兀也將最後的期望放在了那本魔功秘籍之上。

天階下品的無相魔炁,這個,也不是普通魔魂所能擁有的上等秘籍,份量並不比那個人類女子魔奴輕。

可惜,洛飛的目光還是很快移開了。


「怎麼,就沒有一件能讓你滿意的?」雖然心中頗為不悅,但血兀依舊輕笑著問道。

「沒有。」洛飛很直接地搖了搖頭。

「那你到底想要什麼?」血兀問道。

洛飛思忖了片刻,隨即緩緩說道:「我看中了一件東西,但以我自己的力量,暫時還無法奪取,而且此物是越少魔魂知道越好。你若想要我幫你,便先和我聯手,幫我奪取那件東西,事成之後,我再幫你奪取鎮淵魔主之位。」

血兀心中頗有一絲怒氣,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魔魂敢與他這般討價還價。

不過,聽到洛飛如此一說,他心裡也不禁好奇起來。是什麼東西,竟然能讓連他拿出眾多寶貝都看不上眼的前者,對之如此趨之若鶩,想方設法都要弄到手,還不願被其他魔魂知曉?

望著洛飛,血兀思忖著,並沒有立時答應。

畢竟,現在正處於他與烏誕之間緊張的關係時刻,若是草率行事,極有可能會給烏誕可乘之機,將自己徹底除掉。

可若不答應,便會失去絕刀這個強有力的助手,甚至可能會將絕刀推向烏誕一方。

「按照探子傳回來的消息,這絕刀當時與身受重傷的雷雲飛鵬戰成平手,其實力,至少相當於五品印魔,甚至還有更強一些。如此戰力,在目前的情勢之下,絕對是一大助力,但若是鬧翻了,也必將是一大阻力。可是……」

血兀心中遲疑著。

「可是,若這是烏誕的計謀,也或是烏誕趁著機會,設計除掉我,豈不是得不償失?」

見血兀在思考,洛飛也不催促,只是靜靜地等著。


「絕刀,先說說你想要得到的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吧。」血兀望向洛飛。


洛飛目光微抬,輕輕搖了搖頭。

「在你沒有答應我之前,我是不會向你透露任何細節的,唯一能告訴你的就是,那件東西所在之處,離此只有三百里左右。你我聯手,五日時間,足以成功往返,絕不會妨礙到你奪取鎮淵魔主之位的大事。而且,得到那件東西,我的戰力也將更進一步,對你奪取鎮淵魔主之位,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絕刀,你應該知道,這段時間,我與烏誕之間的關係愈發緊張,難道,不能讓我派一個手下去辦嗎?」

「他們的實力,還不夠格。」

「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實力才夠格?」

「與你我的戰力相差不多。」

血兀略作沉默下來,洛飛所說的是戰力,戰力可不光是武道境界所能衡量的,而是關係到各方面的綜合實力。

雖然他只是一重境印魔,但他的戰力可不比四重境印魔差,甚至還要略強。

畢竟,決定戰力的因素,除了自身的武道境界之外,還有修鍊的功法等級、武技等級,戰鬥經驗等等方面。

這樣的魔魂,血兀並非找不到,但那個魔魂,也是他奪取鎮淵魔主的重要棋子,而且不是好不容易才埋藏在暗中的絕殺棋子,此刻是絕計不能暴露的。

再度思忖了片刻,血兀抬頭望向洛飛,「好,我答應你了,一天之後,我們便出發。」

洛飛望向血兀,一臉肅穆之色,「好,一天之後出發。但是,我必須強調一點,讓你的血色魔軍護衛離遠一點,保持在五十里之外,否則,魔魂數量太多,嚇走我要的那件東西,我不僅不會幫你,甚至會出手阻礙你成為鎮淵魔主。」

「好,你夠爽快,膽子也夠大,竟然如此直言不諱。我血兀做事也從不拖泥帶水。一切,就這麼定了。」血兀當即答應下來。

隨後,洛飛告辭離去。

他相信,以他最後那句話的效用來說,不僅不會讓血兀懷疑什麼,反而更容易獲得信任。

只要血兀肯隨他一起離去,那麼,他與秋芷萱的計劃,也就正式拉開帷幕了。

走出血兀所住的院落,轉到一條大街之上,這裡極度靠近魔魂殿,能住在這裡的魔魂,全都是實力強悍之輩。不過,因為三重境以上的印魔,甚至還有不少三重境的印魔,都已經被鎮淵魔主帶離了萬淵空間,所以,這裡的魔魂數量極為稀少。

放眼望去,街道上只有那麼熙熙攘攘的幾個魔魂。

腳步停下,轉過身來,洛飛微微抬眼望向不遠處的魔魂殿。


從這裡看,魔魂殿更像是一個匍匐在地上的龐然大物,自己站在牆角下,就如同螞蟻抬頭望著巨象一般,感覺自己太渺小了。

如此恢弘的建築,就算是在天離國四大宗門裡,也是絕對見不到的。

也許,唯有六品以上的宗門,才有可能見到吧。

可惜,洛飛也沒有見過六品以上的宗門是什麼模樣,他甚至連二品宗門都沒去過,只在一品宗門萬流宗中待過。

萬流宗的那些建築物若是搬到這裡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比氣勢,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

「你便是絕刀?」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將洛飛從神往中拉了回來。 洛飛轉頭望去,豁然是三個印魔,其中一個印魔身上的氣勢磅礴如虹,已經達到了三重境巔峰,另外兩個則是二重境。之前問話的正是那個三重境印魔,其一雙血紅的眼眸之中,充滿著不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洛飛沒什麼好氣地說道。

畢竟,做為一個魔魂,就要表現出魔魂狂傲不羈的脾性來。況且,剛剛又看到一個人類女子被煉成了魔奴,讓洛飛的心情不是很不好,直恨不得將所有的魔魂全都一巴掌直接拍死,省得看著眼煩。

「哼!若不是我們家少主要見你,就憑你一個一重境的印魔,敢說出剛才那句話,就是找死。」氣勢最強的那個三重境印魔冷聲說道。

無視掉三魔,洛飛直接邁步離去。

「嗯?絕刀,你想找死嗎?」三重境印魔怒道。

呼!呼!呼!

三個印魔化做黑湮一閃,瞬間擋在了洛飛的前面,目光直視著洛飛。

「絕刀,我們家少主讓你過去,那是看得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還有,你跟著血兀,是不會有好下場的,等我們家少主登上鎮淵魔主之位,便會將血兀與及他的手下全都剷除。你可要站好了隊伍。」三重境印魔繼續威脅道。

洛飛瞥了一眼三個印魔,這種權勢之間的鬥爭,他不感興趣,但最終的慘烈結局,他也能大概猜到。

但是,這一切,跟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

而且,自己的目標,是要將包括血兀和烏誕在內的所有魔魂全都剷除。

所以,根本不用在意這三個魔魂的威脅。

當即,洛飛目光一沉,頗為不悅地說道:「你們家少主想要見我,讓他自己來,別找三條野狗在我面前狂吠。現在,你們三個都給我滾。」

三個印魔皆是大怒不已,想他們如今的地位與實力,在整個魔城中,那都是被其他魔魂尊稱為大人的存在。

而此刻,竟然被洛飛說成是野狗。如何能不怒?

轟!

其中一個二重境印魔一拳怒砸而下,狂暴的魔炁奔涌而出,將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大坑,土石迸飛,煙塵四起。

十丈之外,洛飛的身影飄然出現,身不染塵。

「哼!躲得到是挺快的。」




Related Articles

「顧明念,你皮癢了是嗎?!」喬汐莞怒吼。

顧明念嘟嘴,然後歪歪膩膩的抱著顧子臣的脖...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