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鳩是一種頂尖三級魔獸,實力比一般的玄極境高手還強,飛行速度是四級以下魔獸中最快的,通常是從小便被馴服,是一些大勢力用來代步的工具。」林陽解釋道。

代步的工具?三級魔獸?

這可是堪比玄極境武者的兇悍存在。

能用它們來代步的勢力該是有多麼強大?

「也不知道上面坐著的是哪個勢力門人?」葉凡微微一驚。

「看他們去的方向好像是帝都,難道是帝都中哪個勢力的人?」林陽自言自語道。

「它們是從青玉城方向飛來的?」葉凡看了一眼飛天鳩身後的方向,眼神一凝。

心中的那股不安急速上升。

莫非真的是青玉城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凡再也待不住,體內真元狂卷而出,身形爆射而出,速度比起之前更快了幾分。

林陽不知道為什麼葉凡突然就一臉著急地飛掠而走,但是他的目的只是為了和葉凡較一較勁,也不再多想,體內真元一凝,緊追而去。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葉凡率先進入青玉城,守城的衛士看到他一襲葉家弟子的服飾,哪裡敢盤問什麼,直接放他入城。

進了城門葉凡依舊沒有任何的停歇,速度不減地朝葉家飛掠而去,驚得一路上的人矚目觀看。

隨後一頭熱汗的林陽也到了城門口,靠在城牆邊喘著粗氣,身上的衣物早已經被汗水淋濕。

幾名守衛一見少城主回來,那自然是一番阿諛奉承不斷。


不過林陽並不在意這些守衛,看著即將消失在人群中的葉凡,眼神變得更加火熱起來:「葉凡,等我練成那門秘術之後一定找你一較高下。」

回到葉家,還沒進大門,葉凡便是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只見原本把守在兩邊的弟子已經不在,門口兩隻石獅身上染滿了鮮血,還有四柄長刀已經化為了一地碎鐵屑,那扇屹立了數百年的大門此刻只剩下一半,另一半則是化為了數截散落在一旁。

「爺爺!」葉凡心急如焚,直接衝進了家門。

沿著主道一直來到葉家大殿外,這裡倒是顯得平靜,沒有半點打鬥過的痕迹,但是遠遠地便聽見大殿之內有人哭泣的聲音。

小跑著進了大殿,這裡已經擠滿了人,有葉家的也有石家的,還有秦家和城主府的,就連拍賣行的鐘星雲也在其中。

眾人全部臉色凝重,一言不發,只有幾個葉家弟子跪在先葉凡一步回來的葉天青面前,似乎是在哭訴著什麼。

「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葉凡眉頭緊皺。


聽到葉凡的聲音,眾人紛紛別過頭來,但是沒有人答話,神色之中似乎預示著什麼。


沒有理會眾人,葉凡開始將目光放在了四周人群之中,可是環顧片刻,並沒有發現葉天南的身影,就連平時自己最看不慣的葉天火也沒在。

葉凡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再次掃視了一眼,意外地發現在大殿之中除了葉天青以外竟然再沒有一個葉家的人,不論是長老還是弟子都統統不見蹤影。

「家主,這是怎麼回事,我爺爺呢?」葉凡死死地盯著葉天青,急迫地想從他口中得到答案。

葉天青想要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來,只是滿臉悲痛地嘆著氣。

葉凡眼角的餘光突然掃到了角落上的姬無常,連忙上前,一臉著急地問道:「姬叔叔,我爺爺呢?」

姬無常顯得悲憤無常,想說什麼但又將目光投向了葉天青,似乎是在徵求什麼。

葉天青沒有說話,只是重重地點了點頭,似乎同意了什麼事情。

隨後姬無常才語氣凝重無比地道:「小少爺,三長老被人抓走了。」

「被抓了?」短短的三個字對葉凡而言就好像晴天霹靂一樣。

身子不免向後退了幾步,齜目欲裂:「誰,是誰抓走了爺爺?」

「不知道。」

「家族裡那麼多高手都去哪了,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爺爺被抓走?」葉凡已經有些歇斯底里。

「家族裡的高手也全被抓走了。」

「什麼?」葉凡一臉的震驚。

「來人修為通天徹地,就連太上長老也不是他們的敵手。」姬無常無奈地道:「家族中除了小少爺您、葉星少爺以及家主以外,所有葉姓長老和弟子全部被抓走了。」

「全部抓走了?」葉凡喃喃了一聲。

轉身沖著葉天青問道:「家主,他們為什麼抓走我們葉家人?」

葉天青緩緩地搖了搖頭,哀痛道:「不清楚。」

「對了,一定是他們。」葉凡突然想起之前在連雲山脈中遇到的騎乘飛天鳩的人。

想到這些,葉凡便一個箭步往大殿外衝去,可是還沒等他衝出大殿,不知道是誰從後面攻擊了自己後腦一下,頓時只覺天旋地轉,腳步一個不穩一頭栽倒了下去……

… 第1章妻妾同娶

盛京。

鑼鼓喧天。

今天是端王娶妻的日子,娶妻同時納妾,用的都是王妃的禮制。

在別人看來,顯然一個是殊榮一個是羞辱。

顧清歡很不幸,是被羞辱的那個。

「顧小姐,您是名門閨秀,是識大體的人。王爺今天雖然娶了兩妻,可還是把您正妻的位置給留了下來,這是情分。」


劉嬤嬤眉目含笑,眼中卻很輕蔑。

「再說了,嫁進端王府是別人羨都羨慕不來的,顧小姐這麼聰明,一定不會給自己找麻煩吧?」

顧清歡的外公曾是東陵國數一數二的神醫妙手,因為救過端王的母親,跟皇室結了些淵源。

可惜包辦婚姻從來都沒有什麼好結果。

她還沒進門,就已經成了全盛京的笑柄。


「王爺的意思我明白。」顧清歡垂了垂眼,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劉嬤嬤對她的識時務很滿意。

「還是顧小姐明事理,那拜堂的時候還請顧小姐行個方便。王爺說了,只要你肯讓步,以後在王府吃穿用度定不會短了你的。」

如果剛剛還是旁敲側擊,現在就是挑明了說:她只是個陪襯。

明明是正經的王妃,卻要在旁邊看著妾室與自己的夫君拜天地,真是荒唐。

「嬤嬤提點的是,清歡記住了。」

「記住就好。」劉嬤嬤笑了笑。

顧家的二小姐,果然如傳聞中那樣怯懦膽小,是個沒用的東西。

交代完,她又出門去打點迎親的隊伍,免得一會兒有不懂事的人亂嚼舌根。

待人走遠,柔慧才委屈的道:「小姐,你怎麼能答應呢,他們實在太欺負人了,咱們去找老爺做主吧。」

顧清歡無聲的笑了笑,捻起喜帕蓋在頭上。

別說是當個名義上的王妃,就算真讓她做妾,顧家也是求之不得的。

她是這場交易中的商品,明碼標價,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慕容澤明白,顧家也明白,可惜原來的顧清歡並不明白。

聽說慕容澤今日要同時娶兩妻,氣急攻心,就這麼香消玉殞了。

現在這裡坐著的是華國最頂尖的醫生,醫術卓絕,毒術無雙,人稱鬼醫顧清歡。

她上輩子死得莫名其妙,再睜開眼就已經到了這個地方,身份還是顧家不受寵的庶二小姐。

她的娘親宋心月是神醫宋家之後,後來宋家一夕沒落,宋心月也因為受不了打擊一病不起,最終撒手人寰。

宋心月一死,顧卓就迅速扶正了蘇姨娘,帶著一家老小住進宋家的豪宅,靠著宋家原來的人脈當上了翰林院學士,然後讓顧清歡從嫡女變成了庶女。

「奴婢知道小姐心中委屈,只怪夫人太爺去得早,不能護著小姐,不然定不會讓小姐吃這麼多苦頭。」柔慧說得眼淚巴巴的。

顧清歡笑了。

「這話說得不對,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現在,她要把那顆碎了滿地的玻璃心給拼起來,然後告訴那些人,顧清歡不一樣了。

不管是慕容澤還是顧家,曾經欠下的債,現在該還了! 夜幕降臨,葉家顯得無比清涼,不斷有人在來回走動,燭火通明,氣氛卻是異常凝重。

大殿之中,葉凡也是醒了過來, 盡歡

只見整個大殿是空無一人,只有主位上一盞油燈亮著,顯得有些昏暗,在油燈旁正襟危坐著一位滿臉失落的老者,雙眼望著大殿之外,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家主?」葉凡有些茫然。

「你醒了?」葉天青語氣之中悲傷之意盡顯。

「是誰把我打暈的?」葉凡有些抱怨起來。

「是我。」葉天青面無表情。

「你?」葉凡一頭霧水:「為什麼?」

「你需要冷靜。」

「不,我要去救爺爺。」葉凡雙眼閃起一陣悲痛,起身就要離開。

可還沒走出三步,葉天青的聲音在身後淡淡響起:「你去哪救,又如何?」

葉凡身子一下子愣住了,葉天青說得不錯,自己根本不知道爺爺被抓到哪裡去了,況且照情況推斷,自己根本就沒有救他們的能力。

「可是我們就這樣待在家族裡什麼都不做嗎?」葉凡雙手緊握,眼睛通紅地道。

「放心吧,這些人既然會花那麼大的力氣抓走大家,那麼起碼證明大家暫時都是安全的。」葉天青分析道。

葉凡一聽覺得也是,一顆心也算是稍稍平靜了一些。

轉身問道:「家主,你可知道這些劫走爺爺的傢伙的來歷?」

葉天青臉色難看無比,輕嘆一聲道:「不知道,我們葉家從來沒有得罪過這麼厲害的人物,不過看他們的目標似乎是往帝都而去的。」

「家主說得是那些飛天鳩上面的人?」葉凡顯得有些吃驚。

「不錯,根據族中弟子回答, 萌寶為媒:秦少追婚有招 。」葉天青恨恨道。

「莫非他們是帝都的人?」葉凡猜測道。

葉天青緩緩地搖了搖頭,略有所思地道:「在這元陽帝國之中也只有帝都里的大勢力才會擁有飛天鳩,也只有那些大勢力才能有這樣的實力擄走我們葉家全族人,不過我卻想不出來是哪方勢力,也許他們不是帝都的人也說不定。」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已經發出家主諭令,所有的在外的葉家弟子全部回族,到時候大家再商量對策吧。」

「可是爺爺他們現在下落不明,多拖延一分鐘就多一份的危險,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葉凡著急道。

「行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剛剛突破凝元境還是跟進穩定修為為好。」

「可是……」

「無需多言,這裡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老公的殺手嬌妻

葉凡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見葉天青這副模樣也只好作罷,轉頭朝大殿外走去。

回到清風小院自己的房間內,葉凡此刻哪裡還有心思穩固修為,連忙把古魂請了出來商量對策——「老師,你知道擄走我爺爺的人是誰嗎?」葉凡一臉期待地盯著坐在對面的古魂問道。

「不知道。」古魂搖了搖頭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修為至少是天極境。」

「天極境?」葉凡微微一驚。

要知道天極境修為在元陽帝國中已經算得上是巔峰強者了,也不知道葉家是哪裡得罪了他們,更不知道他們抓走那麼多葉家弟子是為了什麼。

「小傢伙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古魂安慰道:「這些人完全有滅殺整個葉家的能力,但是他們只選擇抓走葉家弟子,暫時來說你爺爺是不會有生命之憂的。」

「話是這樣說不錯,可是爺爺現在下落不明,讓我怎麼安心修鍊?」葉凡眼中盡顯悲憤。

古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安慰葉凡,只能在一旁搖頭嘆息。

兩人沉默了半響。

葉凡眸子間露出一抹精光,似乎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

冷冷道:「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要親自去尋找爺爺。」

「可是天大地大,正如你們家主說得那樣,你連對方身份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尋找?」

「就算是漫無目的那也要去尋找。」葉凡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身前的桌子上,只見桌子頓時凹陷下去寸許,桌子上的差距也紛紛傾倒。

「對了,拍賣行。」古魂似乎想到了什麼,表情一舒,略帶驚喜地道。




Related Articles

現在四十八天,已經只剩下二十八天了,你說我着急不着急。

雖然現在我已經掌控到了有力的線索,狐仙一...
Read more

若不是無法脫困,他早就把整個青火山莊燒成灰燼了。

唐浩心中激動了一下,如果能夠藉助火靈聖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