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明念,你皮癢了是嗎?!」喬汐莞怒吼。

顧明念嘟嘴,然後歪歪膩膩的抱著顧子臣的脖子,撒嬌。

喬汐莞就是見不得這種畫面,「顧明念,你準備在家當米蟲當一輩子嗎? 穿越之娛界大明星 ?!」

「爸,媽又嫌棄我。」顧明念故意撒嬌。

「她更年期,你要理解……」

「顧子臣,你才更年期,你丫的你全家都更年期。」喬汐莞本來因為顧明路的事情就窩著一肚子火沒發出來,正好找到一個出氣筒。

顧子臣聳了聳肩,自若的從沙發上站起來,順便一把拉起喬汐莞,強迫著她離開客廳。

喬汐莞拳打腳踢不停反抗,嘴裡還念念有詞,「顧子臣你給我放開,我還有事兒和小猴子說,你給我放手……瑪德,王八蛋!」

顧明路和顧明念就這麼默默的看著他們爸爸把他們媽媽扛著上了樓。

上樓的時候,還聽著他們媽媽非常大聲的吼著,「顧子臣,你還以為你年輕玩霸道總裁嗎?!一把歲數了別閃著你的老腰……」

他們就這麼看著他們的父親身體一僵,然後腳步更加迅速,很快消失在他們的視線。

大婚晚成之你擒我不願

顧明念對著顧明路,「哥,媽是真的更年期到了吧。」

顧明路笑而不語。

「不過話說,哥你真的可以談戀愛了。以前讀書的時候那個女朋友不是挺好的嗎?為什麼要分手?分手了,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找

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找新的。媽說你等了誰7年了?」顧明念就是個好奇寶寶。

「沒有誰,就是沒有找到合適的。」顧明路笑著說,「今天有些累了,我先回房間洗個澡。」

「哦。」顧明念乖乖的點頭。

顧明路對顧明念依然是寵的,他輕輕的摸了摸她頭,然後才轉身上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沒有第一時間去洗澡,反而是有些累的躺在他的大床上。

他眼眸就這麼有些獃滯的看著頭頂上的水晶吊燈,是真的沒有想過,一晃就7年了。


聽說,人的細胞7年就會完成一次新陳代謝,也就意味著,7年後的你就已經不是原來那個你了!

所以。

隔了7年的人,就真的是徹底變了……

……

重慶,合川。

沸沸揚揚的裁員結束之後,就開始對公司進行另一方的改革和整頓,員工的福利也與此同時上升了一個檔次,當然,人員調動也非常大,聽說是經過專業團隊的大數據分析,結合平時的工作業績,考慮市場充分運營的情況下,把各個職位的人進行了重新編排和組合,所有一切大的企業變革完成之後,已經過了一個多月。

一個多月,整個公司一直瀰漫著一種欣欣向榮,不知道領導層用了什麼方式,反正所有員工就像打了雞血一般,毫無怨言的辛勤工作。

顧明月也在其中。

諸天雲盤

賴峰任命市場經理一職,帶動著市場部的業績,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有了明顯的成效,這是當初的市場部吳經理根本就無法達到的領域。

趙靚穎作為行政秘書,在人事規劃方面做了極大的貢獻,公司所有員工到位那一刻,也就意味著趙靚穎在合川的工作結束,沒多久就去了上海。

至於大BOSS顧明路從那天召開了全員大會宣布公司改革后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分公司,有些女職工倒還挺想他,比如付薇薇。

人員調動后,付薇薇被分配至做線上營銷,和顧明月的線上營銷相結合,兩個人歸屬一個室,依然前後位置。

付薇薇完成了一個線上營銷方案,轉頭對著顧明月,又開啟了老生常談的事情,「明月,你說咱們大BOSS還會不會來合川?」

「我不知道。」顧明月沒有轉頭看付薇薇,淡淡的回答著。

「你說你對著大BOSS怎麼就能夠這麼無動於衷呢?」

「否則你覺得我應該怎樣?」

「春心蕩漾。」付薇薇一本正經。

顧明月笑了一下,「那是你。」

「咱們都是女人。」

「顧明路長得並不帥。」

「男人看氣質和內涵的,你個膚淺的人。」付薇薇完全是臣服在了顧明路的石榴褲下!

「是,我膚淺……賴經理。」顧明月一抬頭,就看著賴峰站在了她們辦公桌前,連忙叫著他。

付薇薇瞬間從座位上起來,臉都扭曲了,恭敬無比,「賴經理……」

「別這麼拘束。」賴峰笑了笑,「雖然我提倡工作的時候要嚴肅,但也沒有你們想的死板,我們都是年輕人,偶爾工作之餘調節一下上班的情緒我理解。」

「謝謝賴經理。」付薇薇覺得自己後背都在冒汗。

「明月,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賴峰對著顧明月。

「是。」顧明月隨手抓著自己的筆記本,跟著賴峰。

賴峰離開的一秒,突然轉頭對著付薇薇,「男人看氣質和內涵,這句話我挺贊同的。」

付薇薇那一刻完全是,欲哭無淚!

賴峰說完也沒再多說什麼,回到了辦公室。

顧明月恭敬的站在賴峰辦公桌對面。

「坐。」賴峰說。

顧明月規規矩矩的坐下。

「後天總公司在上海有一個半年度工作頭腦風暴會,總經理讓我去參加,我需要一個助理,趙靚穎不在,你能不能陪我去上海。」

「我?」顧明月驚訝。

「有問題嗎?」

「賴經理,我家裡的情況不太方便我走太遠。」

「只需要三天二夜。不會讓你在外地留宿太久。」

「可是……」

「明月,你做策劃的,需要第一時間了解總公司的核心政策和營銷精髓,這次會議機會難得,很多其他分公司和你相同職位的人都會去參加,你們可以彼此交流。我個人不希望你拒絕,因為我不想總是我來給你傳達營銷方向,也希望你通過這次會議能夠對自己負責的領域開啟一個全新的認識和理解。」賴峰一字一句。

顧明月沉默。

上司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真的沒理由拒絕。

嘴角微微一笑,「好,後天是一早就走嗎?」

「不,明天下午就要出發。」

「哦,好。」顧明月點頭。


「你明天上午就不用來上班了,回家準備行李。下午我讓司機來接你,直接去江北機場。」

「嗯。」顧明月點頭。

「出去工作吧,最好將這幾天手上的工作做個簡單交接。」

「是。」顧明月起身。

賴峰突然想到什麼,問道,「明月,你是上海人?」

顧明月站在門口,緩緩,「嗯。」

「怎麼感覺你不太想回上海?」

「沒什麼親人

沒什麼親人和朋友在那裡,所以就不會有什麼期待。」顧明月說得雲淡風輕。

賴峰皺眉。

「我出去工作了,賴經理。」顧明月離開。

賴峰就這麼看著顧明月的背影,若有所思。

咱們的顧總到底是為什麼,對著顧明月會有情緒波動?!

難道是傳說中的,失散多年的兄妹?

名字,這般相似,是巧合?!

……

第二天下午。

顧明月收拾了簡單的行李,陪著賴峰一起坐著飛機到了上海。

7年時間沒有回到過這裡。

顧明月也說不出來什麼感覺,不太激動,也不是那麼平淡,有些微妙,卻就是用語言形容不出來。

賴峰是東北人,雖然在上海待了很多年,卻還是沒有上海的房子,兩個人一起去了公司為他們預定的酒店客房,客房是標間,兩個人一間,顧明月和其他分公司的一個女員工住在一起。

兩個人都客套的彼此問候了一下,不太熟也沒有太多的交流,只是在大家一起吃過晚飯後,那個女同事問她要不要到上海逛逛,顧明月想了想,最終還是跟著去了。

一起去的有4個女人,除了她之外都是外地人,首先去逛的就是上海的南京路,一路上都在為南京路的熱鬧以及璀璨的夜景所折服。

不得不說,上海和7年前,繁華程度又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逛了很久,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了。

大家都累到不行,想到明天一天的會,都有些提不起精神,各自回房。

顧明月正準備洗澡躺下睡覺時,接到了賴峰的電話。

「明月。」

「是,賴經理。」

「有空嗎,一起出去吃宵夜。」


「現在?」

「嗯。」

「我剛剛才回來,有些困……」

「趙靚穎請客,說好久沒見到你了,晚上一起先聚一下。吃了一會兒就回來休息。」賴峰勸道。

顧明月實在不太會拒絕領導,點了點頭,「好。」

「10分鐘在樓下大廳等候。」

「嗯。」

顧明月放下電話,有些累的將脫下的衣服又穿了上去。

她拿著包直接出門。

在酒店大廳等了5分鐘,賴峰才一臉神清氣爽的走出來,對著顧明月笑了一下,「來了上海就得讓趙靚穎這個女人請客,她平時可是一毛不拔的。」

顧明月笑了一下。

怎麼看趙秘書都不像是很摳門的人。

「真的很摳,我不騙你。」賴峰說,「那女人說要給自己存嫁妝,說她想要嫁的人,不太靠譜。」

顧明月跟著賴峰往大門口走去,靜靜的聽著賴峰說趙靚穎的壞話。

「你說明知道對方不靠譜還說要嫁,這女人不是蠢嗎?!」賴峰實在是理解不了。

「或許是真愛。」顧明月應著。

「女人的世界我確實不懂,永遠不會知道你們女人的重心在什麼地方……」賴峰嘀嘀咕咕。

顧明月笑著,就這麼安靜的聽著。

沒多久,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酒店大門口。

趙靚穎從副駕駛室下來,熱情的招呼著,「兩位久等了,剛剛才加完班,上車。」

賴峰鄙視的笑了一下。

兩個人分別從一左一右坐進車子後排。

兩個人剛坐定,就突然沉默了。


Related Articles

機艙門打開以後,馮子旭帶著自己的人直接從機艙裡面沖了出去。

楚卿卿看見馮子旭衝出去以後,眼神之中閃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