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音爆裂。」兩人的力量再次聯合在一起,漫天的水波化為無數的水蛇,雷音爆裂一切,滾滾殺戮而來。雷爆還能堅持一下,侯三就不行,若非水猿真身也不差。否則早就重傷。

「清風斬。」斬殺的力量爆發出來,立刻就匯聚出萬千風刃,消除這橫掃千軍的大部分力量。

「魔道高手的肉身和法力都極為恐怖,比起同階位的修士,要厲害很多。他們著重殺伐一道,氣勢自然要強悍一些。不過要對付這兩人,也不是難事。最恐怖的那個羅坤,他體內有一件魔道神器,厲害無比。清雪姐姐的玄蛇銅鐘雖然防禦厲害,但若是守護我們,只怕擋不住這件魔道神器。」

「怕什麼,若是論法寶的話,我也不差,」陸正軒的確有許多法寶。

「你若是能夠施展一分的力量,也不至於讓我們如此狼狽。這些法寶都蘊藏莫大的力量,就憑你的修為,不落得自己重傷就好了。」小青獰嘲笑陸正軒。

「主人,這兩人修為跟我不相上下,但合擊力量強大無比,縱然我們聯手,也未必能夠完全殺死。」雷暴修為不差,可這兩個男人聯手的話,強大的氣勢足以毀滅一切。

「殺不死嗎?」陸正軒低吼一聲,他再也不能這麼怯弱的等待別人的幫助,必須強勢出手,只要強大的力量才能改變這一切。

陸正軒祭出神魂血劍,這神劍的力量強勢無比,一出現,立刻就捲起漫天的血光,甚至要抽走陸正軒體內的法力。直接取出一瓶補血元丹,咬在嘴中。強大的血道力量沖入陸正軒的體內,彌補體內血氣的消耗。

「好恐怖,居然連我們的血道氣息都被吸引,這股力量果然恐怖。」侯三和雷暴都避退三尺。避免體內的血道力量被吸引進入神魂血劍。兩人也看到陸正軒神魂血劍的厲害之處。不過目光之中更多的是炙熱和慾望。

「想不到你還有如此恐怖的神器。把這東西交出來。」羅遠和羅玄強勢出手,朝神魂血劍抓去。

「想拿神魂血劍,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陸正軒冷笑。手不住地顫抖,體內的精元不斷被抽走,強大的法力也快速的消失。不過足夠他施展出神魂血劍的力量。「神魂血劍,一字殺。」這是陸正軒能夠施展出來的唯一法道力量,神魂血劍立刻爆發出強大的光芒,血道如一,匯聚成為一條巨大無比的血河,剎那間就凝聚出恐怖無比的力量。直接纏住這兩個境的高手,瞬息就吞噬這兩人。

陸正軒疼痛地鬆開雙手,臉色蒼白無比。

體內的血道精元和法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在這樣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立刻鬆開雙手,神魂血劍立刻進入陸正軒體內。

這東西居然吞噬了兩位境高手的精血意志。

羅坤淡然一笑:「想不到在這裡還能見到我魔族失傳已久神魂血劍。看來這次真的是來對了。」羅坤顯然也知道這神魂血劍的厲害之處,若是他施展出來,就算是七星境巔峰的高手也能徹底斬殺。

「這裡面最強大的就是你,水靈之體。的確不錯。」羅坤不敢小覷清雪仙子,祭出自己的法寶,乃是例無虛發的羅睺弓。清雪仙子皺眉,沒有想到這個羅坤的法寶居然是羅睺弓。這法寶乃是當年魔祖羅睺的一絲精血融入萬古龍神的龍筋煉製而成,號稱例無虛發。甚至斬殺過不少高手。

「羅睺弓,羅靈是你什麼人?」清雪仙子變的陰沉起來。

「羅靈乃是我祖父。這羅睺弓乃是他在摩羅玄宮得到的法寶。能夠死在羅睺弓之下,也算是你們的福氣。」羅坤冷冷笑道。揮手而起,握住弓箭,長袖一揮,立刻凝聚出一支黑色的魔靈箭。對著陸正軒:「像你這樣的螻蟻,能夠死在我的羅睺弓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氣。」

「想要殺我。你還不夠資格,神魂血劍能殺死你的手下,也能殺死你。」陸正軒無懼這羅睺弓的氣勢,顫抖起身,想要再次寄出神魂血劍。

「你不是他的對手?」清雪仙子走到陸正軒身邊。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能插手。我不能總是躲在女人的身後。就算是死,也沒有任何怨言。」陸正軒顫抖著身軀把清雪推到一邊,清雪仙子第一次見識到陸正軒的強悍意志。這個少年不懼怕任何死亡,不懼怕任何意志。他完全能夠從容的解決一切事情。

「螻蟻原來也有自己的驕傲。不過這些驕傲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不過是一片石頭而已,捏捏都碎裂掉了。」羅坤身在高位,說出這樣的話來,並沒有任何不適。

「那就看看你們這些的所謂的名門貴胄到底有多厲害?」陸正軒雙手握住神魂血劍。

「羅睺弓,一箭雙鵰。」兩根魔靈箭立刻爆發出來,兩根箭飛射而來,一前一後。第一根魔靈箭撞擊虛空,瞬息就激蕩出層層漩渦,直接撞擊在神魂血劍的力量之上,陸正軒不斷後退,身上的防禦不斷潰散。第二根魔靈箭順著第一根魔靈箭鑽入其中,出現在陸正軒身後。直接破開陸正軒的防禦,鑽入陸正軒的肩膀之中,無窮的魔道力量沖入陸正軒的體內。張嘴就噴出一口鮮血,神魂血劍的威勢也被削弱很大一部分。

「好厲害。不愧是羅睺弓。這股魔道力量就算是玄陰魔珠也無法迅速吸取。」陸正軒神魂血劍的力量爆發出來,一劍橫掃出去,羅坤不斷後退。羅睺弓也顫抖無比,震顫的力量讓羅坤雙手肌肉都開始絞痛,體內的血道力量都開始潰散。羅坤集中所有的法力立刻就破滅這股意志,冷冷說道:「不愧是神魂血劍,連我的玉泰魔體都擋不住。可你只能施展一招神魂血劍,你體內的血道力量已經不足,再這樣下去的話,你只有死路一條。」

陸正軒沒有說話,體內的玄陰魔珠迅速運轉起來,龐大的意志瞬息鎮壓這股力量,立刻就吞噬的乾乾淨淨。

「連本座的魔靈箭都無法殺死你。那本座就只有親自動手了!」飛身過來,羅睺弓也是厲害無比的武器,直接朝陸正軒的血魂神劍套去。同時右手化拳,拳罡炸裂出來,陸正軒也不畏懼,怒吼一聲:「清風劍訣,春風楊柳。」藉助神魂血劍把清風劍法發揮到最厲害之處,春風楊柳,捲起淡淡的波紋,把拳罡完全纏住。青絕神絲瞬息套住那拳頭。陸正軒不顧被套住的危險,直接翻身而起,羅坤的羅睺弓立刻就套住陸正軒的神魂血劍。直接沖盪出去。

神魂血劍立刻脫手。陸正軒也絲毫不管,立刻散出漫天的青絕神絲。

羅坤無視這絲線。飛身過去,握住神魂血劍,發現這神魂血劍之中沒有任何神魂印記。

「以你的修為,根本無法種下神魂血劍的神魂。想不到當年魔道的殺伐之劍,居然也落入我的手中,此行不虛。」羅坤雙眼發亮,轉身面對清雪仙子和陸正軒。淡淡說道:「你以為就憑這些絲線就能解決我不成?」


「你修行玉泰魔體,自然強悍。不過要殺死你,並不困難。」陸正軒知道這青絕神絲乃是師尊留下了的至寶,這乃是上古建木的樹絲,鋒利無比。陸正軒用盡所有的力量,直接把青絕神絲的力量徹底爆發出來。

玉泰魔體強勢無比,陸正軒雙手已經出血,玉泰魔體也只是出現絲絲的傷痕。

「不堪一擊。」羅坤怒吼一聲,魔道意志凝聚成為魔蛇,直接吞噬而來。陸正軒冷冷一笑,手中太清仙珠的光華立刻順著這些絲線衝出去,完全裹住羅坤。羅坤頓覺不妙,只發現一股聖潔氣息直接沖入自己的肉身元神之中,體內的魔氣立刻土崩瓦解。

來不及,怒吼一聲。肉身立刻潰散掉。

神魂被一道黑色的符文包裹住。刺破空間,消失不見。連那羅睺弓都沒帶走。

「太清仙珠。」陸正軒鬆了一口氣,藉助太清仙珠之中的力量,滅殺羅坤並沒有消耗太多的力量。清雪仙子收取五品黑蓮,立刻帶著陸正軒等人離去。這裡打鬥聲不斷,已經吸引不少高手的注意,必須儘快離去。

「有人來了?」清雪仙子皺眉,立刻帶著陸正軒離開。

過了一炷香后,立刻就有幾道黑影沖入剛才大戰的地方。

「這裡面的氣息還在,有四個男人的氣息,一個女人的氣息,還有黑蓮和魔氣,最奇怪的一股仙道意志。」為首的黑衣人困惑,他們的法寶已經沾滿了鮮血。

「找到那小子,一定要徹底抹殺。拿回主人想要的東西?」

「是。」這幾個人立刻消失不見。

「這幾人乃是真正的妖族,而且還是妖族大能。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居然惹來這些人的追殺?」一開始以為是龍極,不過陸正軒已經清楚這些人。

「他們是天元谷的人,是我舅舅的部下?」陸正軒眼中寒光一閃,隨後吞服補血元丹的力量,開始恢復體內的消耗的血道力量。清雪仙子沒有多問,侯三和雷暴守護在陸正軒身邊。盤古九轉之術運轉起來,體內的玄陰之氣和玄天道圖的力量開始匯聚在一起,開始流轉壯大起來。 「玄天道圖乃是在正道無上之術,玄陰魔珠乃是魔道無上術,兩者碰撞,正符合太清要素的陰陽相生之術。藉以兩大力量碰撞,立刻就能補全體內的血道消耗力量。一舉把盤古九轉之術突破到第一層中期,這樣一來,肉身的力量都堪比中品靈器。到時候也不會隨意被那些神器破了身軀。」沉入心神之中,立刻就匯聚強悍的意志,兩股玄道力量碰撞,陸正軒體內的血道力量立刻就匯聚在一起。如清泉涌動,緩緩綻放開來,滋潤乾涸的身軀。

一股巨大的血道意志開始匯聚。

力量完全恢復過來。

「怎麼恢復的這麼快?」清雪仙子知道陸正軒體內的力量在和羅坤的戰鬥中消耗的乾乾淨淨。一點都不留。侯三和雷暴都清楚無比,羅坤的力量本來就高出陸正軒許多,剛才一戰陸正軒把法力和血道意志都消耗的乾乾淨淨。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過來,就算是補血元丹,也得一天的時間。

「時間不多了,我們還要拿到輪迴天章呢?」陸正軒沒有多說,起身朝通道深處走去。

走了一炷香的時間,才真正到達上古屍宗的山門之外。

已經有不少人到達這裡。四海修士、龍族高手、人族妖族高手都紛紛出現。雖然折損了不少修士,但還是到達了這上古屍宗的山門。上古屍宗的山門外,有兩具守山屍體。一手持劍、一手持刀。交錯在一起。兩具屍體乃是上古屍宗攫取的巫族高手真身煉製而成,佇立在這裡已經億萬歲月。

「看來,剛才那裡乃是上古屍宗的屍道幻境。居然連我們都看不出分毫。」閻空太子還是小覷了這上古屍宗擁有的強大力量,剛才那屍道幻境乃是仙道高手布置,他們看不出來也很正常。閻空太子有輪迴之眼,能夠看透一切。可惜他修為不夠,連這幻境都沒有看到。

「總之,無論如何,真正到達了上古屍宗的山門。這裡面才是上古屍宗真正的寶藏。當年上古屍宗乃是真正強悍的門派,隱藏在鬼界屍通山之中。有五個山門,圍繞著屍通山而建。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山門,我們既然分成的五組人馬。那麼大家各自找一個山門進入去,到時候生死有命。」玉玲瓏淡淡說道。

「好。」玉玲瓏和龍極還有東海的各大高手聯合在一起。就站在這山門外,其他勢力紛紛離去。

「不管是誰拿到傳承或者法寶,你們都要明白,你們是東海的人。只有你們強大我東海才能強大,所以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爭鬥出現。至於其他勢力,任憑你們出手。」玉玲瓏看了看龍極,龍極說道:「記住,你們是東海的人。」


「是。」龍極帶著大家迅速進入山門之中。玉玲瓏也沒有和陸正軒在一起,陸正軒也理解玉玲瓏,看著玉玲瓏離開。陸正軒沒有動作,看著這兩具巫族屍體,說道:「我的盤古九轉之術已經到了中期,若能吞噬這其中的兩位巫族高手體內的精血,必然能夠在此加強。強良精血的意志雖然強大,可必須要有巫族精血來壯**道力量,兩者若是融合的話。想必更有好處。」

「盤古九轉之術,若能修行成功的話,必然能夠進入祖巫境界,那相當於上古巫祖的力量。不過當初在東海得到強良精血,你應該修行巫族的雷道巫體。」清雪仙子無論是修為還是見識都比陸正軒強上許多。

「老大,你如果不想死的話,最好不要動這兩個巫族,雖然被煉製成為守山神屍。但力量依舊強大無比,只怕完全能夠抹殺我們。」小青獰可不想死。陸正軒完全就是在玩命。

「嘿嘿,不試試怎麼知道。對於這種屍體。」陸正軒把手中剩餘的四個石棺都釋放出來。全部都打開,直接藉助青絕神絲種入這四具屍體之中。這四具屍體立刻衝出來,落在陸正軒身後。

清雪仙子驚訝無比。

「難道你得到了上古屍宗的御屍訣。能夠控制這些屍體。」

「這次屍體的神魂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他們之所以被我控制,全部是因為玄陰魔珠和青絕神絲的關係。玄陰魔珠和屍氣是一樣的,而青絕神絲乃是建木絲線,它本是天地五木之中的南方建木煉製而成。蘊藏龐大的生命力量,沖入這些屍體之中特殊的神屍丹珠,控制神屍丹珠就能在生死碰撞的力量之下徹底控制這些屍。不過我的神魂力量不夠,不能保證長時間。」

「你想用這些屍體對付著兩頭巫屍,恐怕不夠。」

「這就要大家一起出手。侯三,你再這裡布置水潭化為沼澤,待我引出這兩頭巫屍之後,再把他冰封在沼澤之中。我再以玄天道圖吞噬。這樣一來,我有七層把握。」

「既然如此,大家動手吧!」侯三立刻施展水道之術,在這山門外弄出一個巨大的沼澤,雷暴騰空而起,瞬息顯出真身,張開巨大的翅膀,震顫所有的力量。立刻用盡所有的法力感知這兩頭屍體體內的巫族氣息,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兩個黑色的屍體上就閃耀著一絲絲的雷道光華。


「老大,不錯,這兩具屍體應該是巫族的強良一族的雷巫。雖然我們修行的雷道力量不一樣,但依舊能夠感受本源的意志。你怎麼知道這是雷巫呢?」

「感覺。」陸正軒哈哈一笑。騰空而起,直接祭出白玉神劍,施展清風劍法,捲起漫天的水道風暴,直接衝擊而去。轟轟巨響,不斷衝擊這雷巫屍體的防禦,瞬息這具屍體立刻就被完全的淹沒掉。雷屍遭受攻擊,立刻出手。兩隻手掌凝聚兩隻巨大無比的雷劍,朝陸正軒絞殺而來。

「好強大。」陸正軒白玉神劍顫抖,幾乎脫手。這兩頭雷屍至少都有五行境巔峰的修為,配合那強大的屍體。就算是境巔峰的高手也完全奈何不得。甚至比起羅坤都還要厲害三分。這就是巫族的強大,這就是本能的力量。雷劍不斷斬殺,配合在一起,在虛空之中化為密密麻麻的雷道神網,纏住陸正軒,不斷焚燒陸正軒的肉身。盤古九轉之術不斷爆發出來,一點一點流入陸正軒的體內,吞噬這雷道力量。

陸正軒到達自己的承受極限之後,立刻撤退,兩柄雷劍在沼澤之中爆發恐怖的意志,立刻化為數十丈的劍痕,焚燒一切。

「果然厲害。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清風劍道。」陸正軒藉以清風之術,捲起漫天的水波,遮天蔽日,立刻就轟殺出恐怖無比的風暴巨刃,四處衝撞,圍繞著兩雷巫不斷轟殺攪動。

陸正軒的身影消失不見,從這兩頭巨大的雷巫屍體中殺出出強大的光華,直接把兩頭屍撞擊進入那沼澤之中。

「清雪出手。」

清雪仙子手捏咒印,立刻凝聚出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整個泥淖全部都冰封住,兩頭巨大無比的雷巫力量都開始徹底涌動,完全要爆發出來。陸正軒怎能放過如此絕佳機會。

「玄天道圖,給我吞。」這巨大的玄天道圖力量徹底爆發出來,纏住這兩頭雷巫屍體,不斷衝擊這屍體之中的神屍丹珠的力量。只要碎裂這神屍丹珠的力量,玄天道圖就能夠完全吞噬這一切。這兩顆神屍丹珠緩緩被陸正軒的神魂包裹,一點點抽出來。落入陸正軒的手中,玄天道圖的強勢力量立刻就爆發。

淬鍊著兩頭屍體。

很久就凝聚出兩團精血。

「這兩團精血果然厲害,雖然比不得強良精血,可的確能夠提升我的盤古九轉之術。」陸正軒哈哈一笑,看來還得去其他四個山門走一走。不過在這山門后,還出現了一個人高的洞口,陰森無比。「老大,這是什麼路,我感覺這裡面危險無比,甚至有隕滅的可能?」雷暴擔心,他不是怕死,而是他能夠看到一些未知的東西。

「雷道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修行,修行到極致,都能夠感知危險。既然如此,那我還真是要去看看。」這個洞口絕非偶然,定然有玄妙之處。眾人進入洞口之後,卻發現這洞壁之中鏤刻了無數的圖案,無數的屍骸,還有無數的法器。

「當年,上古屍宗一戰,在一夜之間,這座古老的宗門就這樣毀滅,連傳承都沒有來得及釋放出去,就這樣消失不見。看來這一場戰鬥慘烈無比。」這些古老的圖案並非鏤刻上去,乃是法道影像,是以無上神魂籠罩整個上古屍宗,把發生的這一切都徹底留下來。

「上古屍宗當年稱霸鬼界,雖然不能沾染十殿閻羅和輪迴聖地。但管理鬼界也沒有任何問題。有什麼人能夠立刻出手無聲無息殺戮這麼大的宗門?」陸正軒好奇,看到這石壁上出現一些奇怪的生靈,也不是鬼界生靈,反而像邪道,可和邪道又牽扯不上絲毫的關係。 「這是邪鬼,乃是洗滌三界、控制秩序的力量。乃是十八層地獄之下的無上利器。這東西千萬億年才出現一次,一旦爆發的話,就算是聖人也阻擋不了。不過這東西只出現過五次,第一次是神魔大戰,第二次是三族大戰,第三次是聖**戰、第四次的巫妖大戰、第五次的五族亂戰。上古屍宗乃是巫妖時代的大勢力,被毀滅的話,自然是因為這東西的出現。」

「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

「猙獰一族乃是上古神獸一族,傳承與神魔時代,是古老的神魔猙和獰的後代。他們兩人乃是盤古坐騎,只不過傳承到現在,早已經不復當年輝煌。」

「這東西厲害無比?」

「厲害無比,就算你修為大羅,貫通三界,也逃不過這邪鬼的追殺。他們乃是三界之中最邪惡的生靈所化,在十八層地獄之中吸取三界之中的一切負面邪惡力量。每一個都深不可測,根本無法被看到他們的真身。若非這些人修行上古鬼屍道,傳承輪迴。知曉上古的一些事情,若是對付的方法也不少。故而有此大戰,才能記載這一切。」

「這些都是屍道高手,死前都是境以上的修士。這些法寶在上古時候不斷什麼,可是到了現在,卻是受人爭相追捧的東西。把這些戒子、法寶都收好。一件也不要留下,等出去后,好好整理。對於我們將來可是很有用的。」

一路深入其中。

很快就到一座地下鬼樓。

數萬丈的地下深淵之中,一座黑色的三十三層高的鬼樓依山而建,兩側是黃泉流水,地下鬼樓的面前有一塊巨大的石頭。陰氣衝天,石頭上卻長出一朵白色的蓮花。在這蓮花四周有不少屍體,看來以往有人也探查過地下鬼樓。

「這裡乃是地下鬼樓,乃是上古屍宗的禁地。傳聞這地下鬼樓乃是一件後天靈寶,比起極品的神器都要厲害三分。若能得到這地下鬼樓,就能駕馭萬千鬼道修士。這乃是純正無比的鬼道元石煉製而成,對於修行鬼道的修士來說,有致命的吸引力。」

「那還等什麼?」侯三著急。

「若是這麼容易就讓我們進入,那就不是靈寶的力量。這靈寶的意志強悍無比,比起神器都要厲害無數倍。我們貿然衝擊進去,只有死路一條。」陸正軒彈出一顆石頭,很快就被一股玄妙的波紋絞殺的乾乾淨淨。

「看出來了嗎?」陸正軒轉身問清雪仙子。清雪仙子隨後說道:「這地下鬼樓的力量籠罩整個深淵,越是靠近鬼樓就越危險。剛才那一擊離我們只有三百丈,但粉碎的力量卻猶如境的高手。若是到達地下鬼樓之中,至少必須有八卦境甚至更強大的修為,這東西就算是外面的人聯手,也估計破不開。否則也不會在這地下鬼樓誕生這種天地奇珍輪迴白蓮。」比起五品黑蓮,這輪迴白蓮乃是真正的天地奇珍。

「我看未必,既然我們能夠看到,便可知道我們也是有緣之人。那輪迴白蓮應該能夠拯救你師尊的傷勢,只怕比起輪迴天章還要強悍三分。若要進入其中,還得想些法子?」

「你有什麼想法?」清雪仙子聽了陸正軒的話,倒是熱切起來,若是能夠得到一片輪迴白蓮,也能夠救治師尊的傷勢。

「這氣勢強大,也不過是對外。應該是形成一個保護罩,比起任何陣法都厲害。不過只要和這地下鬼樓的力量不相衝突,要進入其中,也絕非難事。」陸正軒祭出青獰神劍,這神劍雖然比不得紫青雙劍,可論及鋒利,比起神魂血劍和白玉神劍都要厲害很多。

陸正軒傾注所有的法力進入青獰神劍之中,清雪仙子伸手,把自己的法力運入陸正軒體內,使得青獰神劍的光芒越來越大。閃耀數十丈的青白劍光,整個虛空都獵獵吼叫。飛身而起,立刻撞擊而去。轟然一聲巨響,整個屍通山都不斷顫抖,陸正軒在這巨大的氣勢之中,劃開一道口子。

咬牙吼道:「衝進去。」

清雪仙子三人縱身一躍,直接進入那地下鬼樓。陸正軒反身沖入其中,只見那黃泉波lang立刻席捲而來,雙頭黃泉屍蛇朝侯三和陸正軒咬去。雷暴立刻顯出真身,雷電炸裂開來,清雪仙子騰空而起,落在雷暴身上。正欲相救陸正軒,背後也有雙頭黃泉屍蛇襲殺而來。

「殺。」水靈神劍劈殺而去,一劍斬殺,這雙頭黃泉屍蛇反而不死,立刻斷裂成為兩截,又化為兩隻雙頭黃泉屍蛇。陸正軒耗盡了修為,侯三施展水猿真身,施展瘋魔十八棍,撞擊在雙頭黃泉屍蛇的正面。

雙頭黃泉屍蛇吃痛。

立刻退開。

可整個虛空已經出現數百頭巨大的黃泉屍蛇。

層層圍住,幾乎看不到地下鬼樓。

「這是雙頭黃泉屍蛇,乃是黃泉之水和黃泉枯骨融合所化,只懂得殺戮和鮮血。這種東西最是難纏,修為不高,但數量太多。」清雪仙子揮手出現一片寒霧,瞬息凍結這些黃泉屍蛇,不過立刻就有數百頭填補上來,根本殺不完。

「殺不完,也得殺。」陸正軒站在雷暴巨大的身軀上,雷暴周身雷電閃耀,那黃泉屍蛇不敢靠近。可不斷吐出的黃泉屍水卻腐蝕著雷暴的防禦,用不來多久,防禦就會徹底潰散。陸正軒施展出烈火劍訣,化為一頭一丈大小的鳳凰,沖入黃泉屍蛇之中,不斷斬殺。侯三的瘋魔十八棍也越來越厲害,罡風陣陣,棍影重重,加上強悍的肉身,也不落下風。清雪仙子最為輕鬆,可已經冰封了數萬的黃泉屍蛇,卻看到這黃泉屍蛇仍不減少。

「怎麼辦,不是減少,反而越來越多。」陸正軒和侯三又被逼退回到雷暴的身軀上,雷暴的防禦越來越弱。眼看就要碎裂掉。

「用輪迴石球。這東西很厲害。」小青獰也吼道。

「我不知道怎麼用?」

「用玄陰魔指。」陸正軒立刻凝聚出玄陰魔指的力量,直接衝擊在這輪迴石球之上,這石球瞬息爆發強大的光華,一圈一圈蕩漾出去。籠罩這萬千雙頭黃泉屍蛇,這些屍蛇立刻就化為灰燼。眾人立刻趁機降落這地下鬼樓的廣場上。

屍通山的震動,驚動了不少人。至少閻空太子已經知道了此事。立刻朝地下鬼樓前來,各大勢力的高手立刻出動,留下一部分在地面上的宗門之中尋找法寶秘籍。


「這就是地下鬼樓,太他媽陰森了?」這三十三層地下鬼樓威嚴陰森,四周掛滿了黑色的骷髏頭,風一吹,便發出刺耳的聲響。而在地下鬼樓的對面,居然是完全用骷髏堆積起來的黃泉屍牆。彷彿有億萬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你。這裡全部都是恐怖無比的陰元氣息,四周黑暗之中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輪迴蓮花距離陸正軒四人不過百丈。只是那蓮花彷彿能夠吸引人的心神,令人不敢直視。

「不要看這蓮花,它能夠輪迴一切,若是意志不夠強大,神魂就會被捲入其中,直接進入六道輪迴。哪些人匍匐在石頭之上,應該就是被這蓮花捲去了神魂。若是它就放在哪兒,也沒有人能夠帶走這蓮花。」清雪仙子四人立刻避開這蓮花,不敢直視分毫。

「若是如此,豈非寶物就在面前,去而只能空手而歸嗎?」清雪仙子不甘,立刻飛射而起,祭出自己玄蛇銅鐘,直接朝輪迴白蓮抓去。陸正軒來不及阻擋。怒吼一聲,用盡所有的力量,施展清風之術出現在清雪仙子的面前,一把抱住清雪仙子,低聲在耳邊吼道:「你這是不要命了?」

「不行,我不能放棄這唯一的機會?」居然直接催動法力朝輪迴白蓮撞擊而去,陸正軒只覺得身後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吞噬而來,根本無法阻擋分毫。揮手拍出一掌,直接把清雪仙子送出去。連帶肉身和神魂都被捲入那輪迴白蓮之中。

清雪仙子來不及反應。

突然出現的一幕,卻被玉玲瓏看見。玉玲瓏面無表情走過來,冷冷看了清雪仙子。其他人也紛紛出現。到達這鬼樓的不過十幾人,都是各大勢力的天才人物。

「被輪迴白蓮捲入,只有死路一條。」龍極絲毫不擔心這輪迴白蓮的力量,連九宮境的老祖都奈何不得,何況陸正軒。「輪迴白蓮置放在此地已經數千萬年,就算是上古屍宗的無上仙道高手,也未必能夠靠近這輪迴白蓮三丈。它乃是整個鬼樓的根基所在,任何人都不能動。看樣子,這小子是沒有救了?」眾人淡然說道,已經看慣了生死。他們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這鬼樓之中的傳承和法寶。

「鬼樓乃是一件後天靈寶,雖然上古屍宗無法完全施展這件後天靈寶的力量,但這麼多年來,還是發現這鬼樓前三十層的秘密。正是因為這件靈寶,上古屍宗才真正傲立鬼界這麼多年。我等雖然無福得到此寶,卻能感悟這鬼界先輩的力量和意志。」閻空太子掃視眾人,緩步踏入這鬼樓之中。其他人紛紛跟上。

玉玲瓏看著清雪仙子,安慰說道:「那小子絕對不會有事。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切不可落入魔障之中。等出來之後再說。」

「好。」清雪仙子平復心神之後,朝玉玲瓏慘淡一笑。看著玉玲瓏進入這鬼樓之中。

她卻沒有踏足。

侯三和雷暴也沒有。他們也想試一試,可也知道沒有力量去得到法寶,守護法寶。 陸正軒並沒有被捲入輪迴之中,而是進入了這不知名的的地方。這裡黑暗寬廣,無邊無際,死氣沉沉。他是被體內的玄天道圖帶到的這個地方。小青獰也立刻出現,四處看看后,對陸正軒說道:「這地方比送你去輪迴更苦。若是輪迴,還能有一線生機,可是到了這裡,嘿嘿,我們兩就準備在這裡過一輩子吧!」小青獰恨鐵不成鋼,陸正軒倒是笑道:「說吧,這兒到底是哪兒?」



Related Articles

……

樓上。 陸奕飛打開筆記本,上網幫上官伊莎...
Read more

臉上重重的挨了一拳,立馬有人開始求饒。

「大哥,大哥!你行行好,我上有老下有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