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那麼大,事肯定很多。」

「我只是一個員工,事再多我也只是按時上下班。」庄思楠淺笑,「周總,你約我出來,不會只是想說這些……寒暄的話吧。」

本想把時間耗完算了,但太煎熬。

比在這裡跟一個並非如自己所想的那麼好的男人坐在一起,她更想著快點回去吃霍昀琛做的飯。

錯了。

她怎麼能拿霍昀琛跟他比?

她家的霍先生,無人能比。

周霆生喝了口水,笑的有些不太自然,「倒也沒有什麼大事。才拿下來的那個項目,我想了想,如果H集團有意向的話,不如我們合作。」

庄思楠倒是有點意外,「合作?」

「是的。這個項目有些急,我們公司手上還有好幾個別的項目,所以我想,跟H集團合作,一同為民造福。」周霆生觀察著她的表情,「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跟H集團一起做這件有意義的事?」

庄思楠微愣了一下,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周霆生會想到這個。

這是以退為進,還是在旁敲側擊?

那麼辛苦拿下來的項目,在此時願意分一杯羹出來……呵。

「周總,這個……您不是應該跟霍總談嗎?」庄思楠可不想接這個話。

「確實是應該跟霍總談。但是以霍總的性格,還有H集團的財力,恐怕不太想跟別人一起合作。所以,我就想先問問你。」

「我做不了主。」庄思楠看了一眼時間,「周總,我差不多該回去了。如果您真想跟H集團合作,可以約一下霍總。」

周霆生臉色略有些凝重的點點頭,「也好,是我唐突了。」

「不存在的。」庄思楠站起來,「那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

周霆生倒也沒有執意。

她走出餐廳,沒有回頭,但依舊能夠感覺到,周霆生還站在那裡。

……

回了家,霍昀琛正好把飯菜端上桌。

「這麼準時?洗手吃飯了。」

「我是掐著點回來的。」庄思楠去洗了手,「還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了。」

三個精緻美味的菜,還有一個營養湯。

他總是會葷素搭配,營養均衡。

吃了飯,兩個人在沙發上坐著,電視里放的什麼都不重要。

「周霆生說要跟我們合作。」

「他在試探。」霍昀琛執起她的手,皺眉,「指甲長了。」

庄思楠揚起手背,「好像是有點長了。」

「等著。」霍昀琛去拿了指甲剪,又坐回來。

抓著她的手指,小心翼翼的修剪著。

他低頭的側顏,看得心曠神怡。

她完全不會擔心他會剪到她的肉,「霍昀琛,你怎麼長得這麼好看?」

「呵……」霍昀琛輕笑出聲,「才配得上你。」

庄思楠被他取悅了。

她笑的手有些抖。

「別動。」霍昀琛抓緊了,「小心傷了你。」

「霍昀琛。」她止了笑,輕喃著他的名字。

「嗯?」他沒有抬頭,謹慎的修她的指甲。

「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爸爸媽媽。」庄思楠說完,他的手就頓住了。

沉默了片刻,「好。」

「我能想象得出來,他們一定是俊男美女。不然,怎麼能夠生出你這麼好看的小孩。」庄思楠凝視著他,眉宇間的笑容,有些心疼。

男人認真的給她修剪著指甲,每一個手指都磨的很圓滑,「爸爸跟媽媽也是一見鍾情。小時候聽媽媽說過,他們真的就只是在人群里看了雙方一眼。那麼多人,一眼就看到了彼此。」

庄思楠聽著便能夠想象到那個畫面。

只因在人群里多看了一眼,便是永遠。

「像是有一股引力,把彼此吸引住了。爸爸並不是個多話的人,但看到媽媽的那一眼,他第一次主動跟一個陌生姑娘說話。媽媽很大方,性子跟你差不多,性格開朗卻很嬌羞,很容易臉紅。」


「不過,後來媽媽說,她臉紅並不是因為嬌羞,是看到好看的男人,自然而然起的生理反應。」他的言語中,帶著笑意。

庄思楠也笑了。

「人就是這麼奇怪,只是一眼,便定了終生。」霍昀琛突然抬起頭,「思楠,我也是一眼,就想跟你終生。」

又是防不勝防的告白。

庄思楠嬌嗔的瞪了他一眼,「一輩子那麼長,得過且過。」

「不管有多長,我都只想跟你過。」霍昀琛微微用力,握緊了她的手。

「就怕你以後會厭煩。」

「除非你拋棄我。」他的眸子一下子變得黯淡了。

庄思楠知道他又在多想。

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年前的事情對他打擊太大,留下了後遺症,他好像很沒有安全感。

總覺得他隨時都在怕她會離開。

大概人就是這樣,最親的人相繼離開,圍在自己身邊的親情一下子就散了,那種被包圍在愛里的感受,全都沒了。

要多艱難,才能夠重新建立起這樣的屏障,才能夠成為他可以無條件,完全相信的依靠?

庄思楠心疼他,捧著他的臉,鄭重其事,「霍昀琛,雖然我們這段婚姻的開始是因為我衝動而為之,但我既然跟你已經走到這個份上了,除非不可抗因素,我是不會離開你的。」

十年磨一劍,五年的相守,她全然不知。

她在這邊兒女情長,跟別人一起計劃著未來。他在那邊默默的給她創造出了一個盛世,只是在等待時間,把她留在身邊。

比起他的謀划,她那點付出算得了什麼?


「真的?」那雙略有些暗沉的眸子變得有了光彩。

「真的。」她用力的點頭。

霍昀琛笑了。

「繼續。」庄思楠晃了晃手。

霍昀琛繼續給她修指甲。

別人以為的不可一世,矜貴不可褻瀆,冷漠不可靠近的男人,其實內心很柔軟。

在遇上某一個人,他的柔軟才會慢慢的散發出來。

庄思楠知道,她是他心尖上的人。

這一點,不必懷疑。

她想,也把他放在心尖上。

「爸媽的感情,是我所追求的。我想,在這樣溫暖充滿愛意的家庭里,孩子也會變得很善良吧。」霍昀琛修完她的左手,執起她的右手,指腹輕撫著她纖細的手指。

他想到了一句話:執子這手,與子偕老。

「嗯。」庄思楠覺得一個好的家庭環境很重要。

所謂環境造就人。

有一個良好的家庭環境,父母恩愛,小孩子也會受到熏陶,人變得開朗,心境變得開闊。

她小時候,都沒有那麼好。

不然,也不會去學抽煙喝酒,成為別人眼中的壞女孩。

好在,她有自控能力,沒有走歪。

霍昀琛低頭,「所以,我們的孩子一定也會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咚——

庄思楠聽到自己的心臟狂跳了一下。

他說什麼?

他們的孩子?

他居然想到了孩子?

「怎麼了?」霍昀琛感覺到了她的異樣,抬頭便看到那雙有些獃滯的眼睛。

她一定是驚到了。

「難道不是嗎?我們的孩子,會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孩子。」霍昀琛又一次強調。

庄思楠抿著唇,眼裡是他的模樣。


孩子……

他們的孩子,會像誰多一點?

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如果是個男孩,她希望像他。

像他這樣情深意重,有擔當。

如果是個女孩……

也像他吧。

堅強,遇事不驚。

「你在想什麼?」霍昀琛見她看著他笑,好奇。

庄思楠眼神微動,垂眸淺笑,「沒有。」

要是讓他知道她在想他們以後的孩子,一定會笑話她的。

「你不說,我也知道。」

「啊?」

「不管以後我們的孩子是兒是女,像你或像我,都好。」

庄思楠:「……」他是會讀心術么?

她想的什麼,他怎麼一眼就看穿了?

「思楠,你知道這世上最自私,最霸道又最浪漫的話是什麼嗎?」霍昀琛問。

庄思楠想了想,平時可能會想得到一兩句,但現在真想不出來。

她搖頭。

三個之最,也是最難得之最。

哪一句話,能夠一次性囊括了?

「你是我一個人的。」

你是我一個人的!

庄思楠深呼吸,心臟的跳躍有點安撫不住了。

一句話,七個字,能夠激起她前所未有過的澎湃。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