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精神!」

王末剛想說不就在集中精神嗎,突然上面傳來了一起跳的聲音。

聽到這,王末回想起之前跟汪檬離那一次,簡直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那個,學姐,我想去上一趟廁所。」

「懶人屎尿多,快去快回。」

「得嘞。」

於是,王末直接在廁所待到了晚會結束才出來。

期間,喬塔伯兩兄弟過來邀請克羅塞爾他們的共舞,本以為親自過來能邀請成功,到時候在跳舞的時候就能近距離的佔便宜了。

然而,除了他們兩人,各大勢力的男子紛紛圍了上來,直接把兩人給擠了出去。

愣是擠破腦袋都前進不了半分。

「這些傢伙,真想殺了他們!」

喬塔伯兩人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即使面前有其他的女子邀請,兩人也覺得索然無味。

跟三女的距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克羅塞爾她們眼見人越來越多,終於明白王末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回來了。

早知道就跟着過去了。

三女互相看了看,決定趁著如此混亂的場面使用轉移魔法離開。

人群中開始有人着急了,一個縱身朝着三女撲了上去,就在這個瞬間,三女剛好消失。

其餘人眼見如此混亂,也紛紛撲了上去。

到了最後才發現,原來人根本就不在,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邊在幹什麼,這麼吵?」

「回稟格萊德大人,似乎我們這場晚會來了幾位姿色頗為傾城的女子,男孩子嘛,難免對異性沒有抵抗力。」

說話之人是喬塔伯的父親喬塔伊夫諾。

「胡鬧,我們墮天使怎麼能被女色所支配,真是越活越糟糕了呀!」

「是是是,大人,我以後一定會為這種風氣的矯正而加大關注。」

喬塔伊諾夫生怕格萊德一不高興,把這場晚會變成他的忌日就完蛋了。這位大人可是總督的副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聽聞他連那傳說中的八大墮天使都不放在眼裏,可見他的有多麼的高傲。

(未完待續…..) 轟

肆虐的綠色火球將整個牆體全部轟碎,濃烈的硫磺味在空氣中蔓延。

第一道牆體完成了它的使命,在倒塌之後,數量仍然在兩千以上的魔軍顯露在他們面前。

但是魔軍的先頭部隊的構成大多是由劣魔站在最前方,因為原本用來充當肉盾的不死者大多因為分流進入牆體后被擊殺,方才造成了現在的景象。

範圍擴大化·光亮術!

恩菲利亞跳到倉助身後,雙手舉國頭頂,雙掌之間凝聚一顆圓形的白色光球,而後爆發出強光。

雖然比尼根安格使用的光亮術效果要弱上很多,但是他的目的也已經達到。

天生畏光的劣魔們下意識的用手遮擋住光線,而這時候就是進攻的最佳時期。

「青蛙人!跳躍!」

呱呱呱···

福曼率先躍起,以手上的金屬長矛作為接觸點,在跳到十米的高空之後再俯衝而下,他的目標是體型看上去最大的劣魔。

三百青蛙人緊隨在福曼身後,擁有了金屬武器的他們,這樣的攻擊形式得到了極大的加強。

這種單一的進攻手法一般只適合在偷襲時使用,但現在劣魔們都處在近乎致盲的狀態,根本沒有預料到接下來的攻擊。

嗤嗤嗤···

跳躍進攻是青蛙人最擅長的攻擊方式,每一個青蛙人的攻擊都沒有落空,身材矮小的劣魔在瞬間被從天而降的青蛙人貫穿肉體,大量綠色的血液湧出。

現在已經沒有了牆體的掩護,他們必須在第一時間解決可以使用遠程魔法的劣魔,否則之後的戰鬥將非常困難。

「這是什麼!」

然而還沒等他們高興,在魔軍右側一個不起眼的角度飛來一個異常龐大的火球,這可不是劣化火球的應該有的形態。

「小心!」

水牆

福曼除了擁有戰士這個職業之外,還擁有水祭司的職業,這是一個和沼澤雙子一樣的職業,可以控制水的狀態。

火球很有目的性,它的目標就是福曼。

水牆這個魔法只不過是2階魔法,根本無法阻擋三階的火球術,只是起到了削弱的效果。

火球爆裂,劇烈的衝擊力和火焰傷害將至少十個青蛙人捲入其中,位於正中央的就是福曼。

神聖護甲在這時候發揮了效果,儘管已經殘破不堪,但在這次火球術的轟擊之下,並沒有造成傷亡。

「快退!」

福曼終於在不死者中看到了至少五個特殊的存在——死者大法師。

他們穿着和周圍不死者不一樣的法袍,手上任然有火球飛射而出后殘留的火星。

第一個火球飛來之後,其他的死者大法師也一樣朝着這邊使用了火球術,這可是將近三十米的距離。

轟轟轟

接下來的攻擊,青蛙人們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一輪齊射至少奪取了二十個青蛙人的生命。

古見狀立刻放棄攻擊,向死者大法師所在的方位發起衝鋒。

第三位階召喚·濕地精靈

祭司們此時也完成了自己的魔法,兩個濕地精靈自魔法陣中出現,與蜥蜴人們一起發起衝鋒。

「艾恩扎克!快跟我過來!「格格蘭自然知道一個魔法吟唱者在戰場上的威脅程度,她此時的想法和古一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突進至死者大法師所在的地方並進行消滅。

「冒險者們,請謹慎作戰!」

「放心吧!」冒險者的素質雖然不盡相同,但是在戰鬥上可絕不含糊,相互之間的配合可謂完美。

跟着古一起衝鋒的還有五個巨魔、漆黑之劍成員以及倉助。

「你們幾個快到我背上來!」倉助對漆黑之劍成員喊道。

人類的速度可遠遠比巨魔要慢上很多。

或許是在看到了古之後,死者大法師的攻擊目標由青蛙人轉移到了古的身五個火球術幾乎同時發出,直衝古而來。

轟轟轟轟

第二顆火球命中古之時,神聖護甲就已經破碎,意味着接下來的三顆火球古必須以肉體硬抗。

「古先生!」恩菲利亞站在狂奔的倉助身後,無法使用治療魔法。

當煙塵散去,恩菲利亞看到了古幾乎被燒焦了一半的身體。

巨魔一族擁有強大的再生能力,但是在受到火元素攻擊時並不會生效,也就是說古現在的傷勢必須要通過治療魔法才能治癒。

現在只不過衝出了十五米,而第二輪的火球轟擊已經醞釀完畢,在這之前古已經向上躍起,以此改變火球的飛行軌跡。

「古!」

轟轟轟

密集的爆炸聲在半空中綻放成烈焰之花,而這也為他身後的人們爭取到了時間。

恩菲利亞只看到幾乎已經被灼燒成黑炭狀態的古因為爆炸的衝力跌落地面。

「不要讓古白白犧牲!」

倉助的聲音將恩菲利亞從悲傷中拉回,現在可不是為他哀悼的時候。

光亮術!

恩菲利亞在此刻似乎掌握了移動施法的技巧,猛烈的光芒再次在手上亮起,死者大法師們陷入了短暫的盲目狀態。

就是這短短的兩秒鐘,讓他們之間的距離縮小為零。

沖在最前方的巨魔們絲毫不懼,以肉身抵擋住不死者的攻擊,為後方的強者們開出一條血路。

「為偉大的至尊獻上生命吧!」

死者大法師們解除了盲目狀態,只不過現在這樣的距離並不適用需要較長時間準備的火球術,而是同等位階的雷擊。

一共五道雷電從指尖射出,目標是可以使用信仰系魔法的恩菲利亞。

「讓鄙人來!」

倉助猛地將恩菲利亞等人從身上甩開,而後豎起身體,以自己龐大的肉身擋住所有雷擊。

「嗚啊!!!」

神聖護甲的防護破碎,三道雷擊正中倉助身體,毛髮燒焦的味道在空氣中蔓延,他的守衛刻文中並沒有可以抵抗魔法的紋飾,所有傷害照單全收。

「呵呵呵真是愚蠢。」

事實上這個雷擊是可以通過快速移動避開的,倉助這個捨身的動作無疑是在白白送命。

然而就在他們打算繼續出言嘲諷的時候,倉助身後出現了四道身影。

冰結炸裂!

首當其衝的就是扎里尤斯,凍牙之痛中寄宿的寒氣隨着揮劍的動作噴薄而出,將死者大法師們所在的地方覆蓋,等級低一些的劣魔直接凍結在原地。

「寒氣嗎?你難道不知道不死者是可以免疫寒冷的···」

水龍捲

福曼的聲音在半空響起,他憑藉着強大的跳躍能力跳到了死者大法師之間,用水祭司的能力調動了周圍的水,將死者大法師們纏繞。

這個魔法原本並不具有太大攻擊能力,但是在凍牙之痛的幫助下,纏繞死者大法師的水立刻結成冰塊,將他們禁錮。

「少得意了!」

第三位階·召喚藤蔓

達因的聲音在冰霧一側響起,五個死者大法師腳下都出現了一個綠色的魔法陣,大量藤蔓從魔法陣中快速生長,和冰塊一起將他們的身體完全束縛。

死者大法師此時儼然成為了標靶,只不過他們身上的負向火焰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將冰塊融化,然而現在卻沒有這個機會了。

透過白色的寒氣可以看到,兩個手持巨大金屬戰錘的人類穿過冰霧,死者大法師甚至可以從他們的身上感知到濃烈的殺意。

低階腕力強化

低階腳力強化

低階肉體全能上升

「格格蘭!艾恩扎克!靠你們了!」

「哦!」

流水加速

即刻反射

腕力剛擊

格格蘭與艾恩扎克幾乎同時使出同樣的武技,緊接着手中的戰錘開始瘋狂揮舞,激流怒濤和激流毆打相互交錯,每一次都攻擊在死者大法師身上。

神聖武器的加成讓死者大法師淹沒在了錘擊中。

「不!不可能!」

。 比如說《妖精的尾巴》。

不過他記得人家叫這個名字是因為「lucky」這個單詞,你們異世界又不講英語,起這個名字也站不住腳啊。

「我也是這麼跟她們說的,名字什麼的都是其次,人家長得好看,主要是因為母親也都是美人啊!」

……如此真實。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