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他去吧,我們就沒有好東西嗎?等一會你就去放送廣告,告訴他們,就說下一次的拍賣會上,我們要出售十個幫派令牌,另外還有一些特殊的丹藥進行銷售!」。李凌冷哼一聲對七彩說道。他早就知道青龍拍賣行的人會司機對付自己,所以就事情有了防範之心。

《末日危機》官方舉行了天下武道大會。最後獲勝者的獎品十分的豐厚,可是只有幫派中推舉的人才可以參與進來。所以越是臨近大會的舉行就越是有人想要建立自己的幫派,而這個時候正是建幫令牌最為緊俏的時候。

大家都想在這次大會當中分一杯羹,所以那些對此有野心的玩家們都在拚命的建立屬於自己的幫派,以便能夠多取得幾個名額。

而天下拍賣會的這種做法恰巧能夠滿足這些人的欲.望,更何況還有神秘的丹藥。玩家們怎麼可能不到他們這裡來?

有了李凌的吩咐七彩開始行動了。建幫令牌雖然讓人著迷,但是天下拍賣行曾經出售的丹藥更加讓人瘋狂,遊戲中的大多數丹藥都要用到新手村中的一些藥材,而玩家們一旦離開了新手存是輕易不能回去的,因此無論是原材料還是丹藥。價格都是十分的昂貴。

而天下拍賣行以往所銷售的丹藥無論是價格還是質量都比市面上的要好都,他極大的吸引了大部分的玩家,要知道用有了好的丹藥就會比別的玩家擁有一個較高的起點。

進行拍賣的時候到了,翁洪海看著一個個等級不高的玩家興奮的進入會常,他心裡掀起了一種悲涼的感覺。青龍拍賣行故意選擇和天下拍賣行在同一天里進行拍賣,為的就是減少對方的客源。試問一個剛剛興起的拍賣行怎麼能和一個這麼多年一直是壟斷拍賣行業的巨頭去競爭?翁洪海此時對建幫令牌能夠賣出高價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唉,這樣也好,或許自己賣了低價,青龍城的人就不會和自己計較了,這樣的話自己還能繼續使用這個帳號。」。事到如今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你放心吧!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包準讓你這的令牌賣出一個好價錢」。李凌和七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翁洪海的身邊,看著他一副哀傷的樣子,七彩便開耬安慰他。

「對,你就放心吧,即便這i你的令牌真的沒有賣出一個好的價格,我們也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看到翁洪海依舊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李凌也開始安慰他。

不管怎麼說,翁洪海這次能將令牌交給他們拍賣行,那是冒了一定風險的,人家既然幫了自己,投桃報李,自己一定不能虧待了人家。

「好吧,我知道了!」。翁洪海勉強的對著兩人笑了一笑,當然他也不認為李凌真的能夠兌現自己的諾言,人家只不過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今天,我們最先拍賣的是一枚丹藥,對於所有玩家來說,他的作用是非常巨大,這個也就是我們拍賣行為大家精心準備的一份大禮,他的低價是20萬遊戲幣!」。

『什麼丹藥怎麼這麼貴?不是坑人吧!」。

「對啊,以前的丹藥最到幾百遊戲幣一枚,這種為什麼這麼貴!」。

導購小姐的話剛一說完,下面就一片嘩然,大家都對一枚丹藥賣的這樣的一個價格感到不可思議。(未完待續。) 「十把!整整十把!」。

坐在包廂中的大人物們坐不住了,若是自己能夠得到這些令牌,那豈不是會有更多參加大比的名額?到時候說不定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

李凌在這些大勢力的面前畫了一張大餅。他們都被得到建幫令排之後的美好前景給迷/惑了。許多人已經打定了注意,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拿到這些令牌。

五百萬,六百萬..屏幕上的價格整正在飛速的上升,不一會的工夫就已經飈升到了八百萬的高度,而這個上升的速度卻一點也沒有放緩。

此時翁洪海卻是異常的激動,他坐在大廳當中看著不斷變幻的價格,猜想這自己到底能夠從中得到多少遊戲幣。

當價格上升到一千萬的時候,他的心臟突然跳動了一下。除去給天下拍賣行的手續費,那麼自己最起碼可以得到九十五萬的遊戲幣。


有了這些錢,他就可以大方的給自己的妹妹挑選一個好的遊戲頭盔了,翁洪海不能忘記,自己妹妹每一次路過那些商店的時候看著窗口裡面展出的各種頭盔時的那種渴望的眼神。

「若是她知道自己要給她購買頭盔並且要和她一起在新手村重頭來過,不知道要高興成什麼樣子呢..」

翁洪海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抬頭,價格已經上升到了一千二百萬.。這些令牌最終以一千六百萬的價格成交的時候,翁洪海的心中更是激動,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憑著一枚小小的令牌居然獲得了一百多萬的收入,他此時才覺得自己當初將令牌交給天下拍賣行來處理是何等的正確,要是交給青龍拍賣行,只怕自己只能得到四十萬吧!

「謝謝。謝謝您了!」。

一百五十二萬遊戲幣划進自己的帳戶,翁洪海才覺得這一切原來都是真的,並不是自己在百日做夢,當他在拍賣行的門口再次遇到李凌和七彩的時候,他勇敢的走到了兩個人的面前向兩人表達的謝意。

「沒有關係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李凌向他笑了笑說道,「只是我聽說青龍拍賣行的人曾經威脅過你。這段時間你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他們敢,若是他們真的這麼做了非犯了眾怒不成,我們天下拍賣行也不會放過他們的!」沒有等翁洪海說什麼,七彩便心直口快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知道,我會注意的,謝謝您的提醒了!」。翁洪海苦笑了一聲隨意應付著,心說若是出了事情,即便你們剷平了青龍拍賣行又如何?還好自己已經打算放棄這個帳號了。

青龍拍賣行故意選擇和自己的對手一起進行拍賣,目的就是為了打擊對方。但是令青龍拍賣行明天想到的是,天下拍賣行先是拿出了逆天丹這種稀有的丹藥,而後又出了十把建幫令牌一起拍賣的彩頭,不光槍了青龍拍賣行的風頭,而且將他們的顧客全部都搶走了,這使他們大為惱火。

更重要的是建幫令牌賣出了一百六十萬的高價,而青龍拍賣行平時卻只給那些賣家四十萬就將令牌據為己有了,這讓他們怎麼不生氣?

「這簡直就他/媽的是吸血鬼!」。所有的玩家在內心中都開始咒罵青龍拍賣行。那些曾經被他們以低廉的價格收購過物資的玩家甚至想要去找他們討要一個說法。

「天下拍賣行,李凌。簡直混帳!」。短短几天以來,青龍拍賣行的生意簡直是江河日下,前來這裡進行拍賣的玩家越來越少,以至於拍賣會現場的玩家也少的可憐。

方明睿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當著一眾屬下的面就開始大發雷霆,和這裡的情況不同,天下拍賣行這些天的生意可謂是蒸蒸日上。他們又推出了幾種新的丹藥,越來越多的玩家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天下拍賣行,將戰利品交給他們處理。

由於自己的疏忽,開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將天下拍賣行做為自己的競爭對手來看待,以至於讓他們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發展壯大。這一點翁洪海是不能饒恕自己的。

但是現在也不是自怨自艾的時候。青龍拍賣行對整個家族的作用他是知道的,它為家族提供了不計其數的物資。這些拍賣行是他們方家在遊戲中稱霸的主要依仗之一,若是在他的手裡青龍拍賣行出現了閃失,族長大人還不扒了他的皮!

「一定不能讓天下拍賣行繼續發展下去,哎,還是將這些事情告訴家族,讓他們高層拿個注意吧!」。

遇到苦難的時候,方明睿就將希望放到了自己家族身上,在他的潛意識裡,方家是一個強大的存在,。根本就沒有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


「啪!」。

雲極秘境,方家。方家家主猛的一拍桌子,下垂首的各個長老們一下子便的心驚膽戰起來,這是家族第二次討論冬家的問題了,上一次是因為一個叫冬菱的女孩子死在了方家使家主的圖謀毀於一旦,而這一次卻是他們家族感受到了來自冬家的威脅。

「我已經調查過了,籌劃天下拍賣行的人,確實是冬家的人,還有一個叫李凌的年輕人,而上次在拍賣會上買走那些令牌的人,應該是來自朱雀城的人沒,和冬家應該沒有什麼瓜葛,我們不必太過擔心,就目前來說,想要對付方家的,只有冬家那幾個人!」。

看到家主發怒,一個長老趕緊起身將自己所探知的情況說了出來,他是方明睿的親叔叔,也是他將對方介紹到青龍拍賣行當了一把手,現在那裡出了事情,他自然是極為關注。

「家主,僅僅是冬家而已,有什麼好商量的,派幾個人在現實中做了他們,我看天下拍賣行還會掀起什麼風浪?」。又一個長老提議道,方家這麼多年順風順水的過慣了安逸的生活,這些長老自然不會將一哦餓小小的冬家放在眼裡。

「放肆!你說什麼呢?現在這麼多雙眼睛盯著我們,若是在這個時候動手,玩家們的口水就會將我們淹死!」。家住狠狠的瞪了那長老一眼。

其實還有一些內情他沒有告訴各位長老,這些天冬家和方家的過節大家看在眼裡,雲極秘境中的很多人都對冬家產生了興趣,甚至嘗試著和他們接觸,這個時候怎能貿然對冬家展開行動!

「父親,冬家也是有弱點的,我們只要拿捏得當,一定會控制住他們這些人的!」。方遠輕聲的說道。他偷偷的瞄了一眼底下爭吵不休的各位長老,眼光中充滿了鄙視,這些人過慣了安逸的生活,已經沒有鬥志了,他們不關係家族的利益,只想著自己能從家族中拿多少好處。(未完待續。) 今天,我們最先拍賣的是一枚丹藥,對於所有玩家來說,他的作用是非常巨大,這個也就是我們拍賣行為大家精心準備的一份大禮,他的低價是20萬遊戲幣!」。

『什麼丹藥怎麼這麼貴?不是坑人吧!」。

「對啊,以前的丹藥最到幾百遊戲幣一枚,這種為什麼這麼貴!」。

導購小姐的話剛一說完,下面就一片嘩然,大家都一枚丹藥賣的這樣的一個價格感到不可思議。

拍賣大廳內的吊燈爭妍鬥麗,有的似焰火一般,噴涌而出;有的像許多花瓣,構成了一朵大花;有的是飄著流蘇的八角宮燈,洋溢著東方的情調。

聽完介紹以後,買家們在嘰哩咕嚕地議論,匯合成一片嗡嗡的響聲。

「今天我們推出的第一種丹藥,就是逆天丹,它的底價是五千,也許你認為他根本不值自己價格,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因為它的作用就是在遊戲當中瞬間補充滿一個人的血氣,並且這種狀態最少可以維持三分鐘之久,試想一下,若是在打怪的時候服用了這種丹藥,那可是能起到決定性作用的!」。良久之後,底下買家議論聲小一些了,導購才開始介紹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

而她的話剛剛說完,買家們就陷入到了一種可怕的沉靜當中,他們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種逆天的丹藥,而且居然還拿出來賣了。

「一萬,我出一萬遊戲幣!」。

「一萬就想得到?我出兩萬!」。

還沒有等導購宣布啟拍。大廳中的賣家已經亂成一鍋粥了,甚至有行人和坐在自己旁邊的人爭吵了起來,這種丹藥對大家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快,快就老闆過來,天下拍賣行有新的情況!」。

「什麼?幫主還在青龍拍賣行。那邊的拍賣也剛剛開始?別人他在那裡代著了,趕緊讓他來天下拍賣行啊,這裡有好東西,你先別問,快點將幫助叫過來在說!」。

「快將家主叫過來..」。

第一件拍賣品剛一公布,包箱中有些人已經忙碌了起來。他們趕緊拿起自己的通訊器統治自己的上司,讓他們趕緊從穹青龍拍賣行過來。

這裡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大勢力的代表,他們在兩家拍賣行都訂了包廂,只是將重點放到了青龍拍賣行而已,但是這些被上司或者老闆推到台前的人一聽到第一件拍賣的物品,就知道下面的競爭一定很殘酷和激烈,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做的了主的。

「八千遊戲幣,我出八千!」。

「一萬..」。

「一萬五,我是王家的人。給我個面子,大家不要和我搶了好不好!」。

「我出一萬七,王家是什麼勢力?咱可沒有聽說過,想要丹藥,那就喊價啊!」。

還沒有包廂中的人出手,丹藥已經被炒到三萬遊戲幣了,剛剛大家可是都聽的清楚,這次拍賣只賣出一顆這樣的丹藥。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大家都知道,這種丹藥是可遇到而不可求的。即便是天下拍賣行只怕是得到的丹藥也不會多,更何況這種逆天的丹藥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才放心,若不是他們要和青龍拍賣行競爭,只怕是這一顆人家都不會拿出來拍賣,

「四萬……」

「四萬一..」「四五五..」等到包廂中的那些大勢力出手的時候,競爭才到一個白熱話的地步。大人物們拚命的按著手中的報價器,拼到後來就不僅僅是一顆丹藥的問題了,自詡不凡的他們怎麼可能輸給其他人呢?這個面子是一定要爭一爭的。

價格攀升到十萬遊戲幣的時候,。大廳中的玩家大都已經放棄了,丹藥再好。也不是他們能夠用的起的。還是多購買一些廉價的丹藥才是最划算的。

到了三十萬這個價位,競爭者已經寥寥無幾了,整個拍賣行此時鴉雀無聲,人們都屏住了呼吸看著大屏幕上的價格不斷的跳動,猜測著這顆及品丹藥到底花落誰家。

「四十萬..」

「四十一萬..」

屏幕上的價格還在緩慢的跳動著,大家都感到了一陣壓抑,或許最終的勝利者馬上就要出現了。

「五十二萬!」。

最終這顆丹藥被人以五十多萬的價格給買走了,李凌在一號包廂中看了看房間中的顯示屏,心中也有些唏噓,他沒有想到這顆丹藥能夠賣出如此的高價,要知道它的成本價不過是五千遊戲幣!

這種丹藥是他最近研製出來的,它只所以能夠瞬間補充滿血氣並且能夠持續一段時間這種狀態,並不是以為這種丹藥有多麼的神奇,其實說白了,它不過是一種加大版的補血丹而已。

「五十二萬!」。


坐在大廳中的翁洪海自我嘲笑了一下,沒有想到這麼一顆小小丹藥竟然能賣出如此的高價,自己的建幫令牌是不是也能賣一個好的價格呢。

按照以前的慣例,建幫令牌若是進行拍賣的話,可以得到四十萬遊戲幣,只是這段時間不知怎麼的,拍賣行已經很少拍賣建幫令牌了,他們一慣的做法就是拿出三十萬來自己吃掉。

翁洪海正在忐忑不安的時候,拍賣也在繼續進行,以後的拍賣品並沒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樣虎頭蛇尾,雖然接下來的丹藥不如第一種,但是每一種丹藥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這也大大的提高了大家的購買熱情。

「我們最好要進行拍賣的是建幫令牌,十把一起拍賣!底價是四百萬!」。

導購用一種平靜而柔和的聲音說著,然後掀起了拜訪在自己面前托盤中的紅綢,露出了裡面明晃晃的建幫令牌。

「十把!整整十把!」。

坐在包廂中的大人物們坐不住了,若是自己能夠得到這些令牌,那豈不是會有更多參加大比的名額?到時候說不定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

李凌在這些大勢力的面前畫了一張大餅。他們都被得到建幫令排之後的美好前景給迷/惑了。許多人已經打定了注意,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拿到這些令牌。(未完待續。) 無邊無垠綠著的草原。奼紫嫣紅繽紛著的花朵。蕩漾著光的片斷的風。吸納了泥土芬芳的泉。它們沐浴其中!太陽變的柔和,陽光暖暖的撒向草原,草原在陽光的照耀下,變的明亮起來,每個人的心情也變的隨意起來。

天,是紅色的。白熱的太陽在彤雲的兇猛的威力之後,只留下一輪燃燒的艷紅,為無際的天空揮灑上美麗的胭脂,緋紅的天空將大地籠罩在一片明亮的紅光之中。天,像個喝了醇酒的少女,紅得醉人。滿天的晚霞,像怒放的花朵,更像燃燒的火焰。天空不斷地變幻著各種顏色,由金黃、橙黃、朱紅而褐紫。

花朵舒展開來,花瓣素潔光潤,如刻玉雕瓊,花蕊呈黃色,黃白相映,淡雅冰潔,清婉動人。微風掠過庭院,那一朵朵清秀的白色小花,或如美女秀髮上冰姿娟娟的一顆顆玉簪,或如一隻只白蝶在綠葉間翩躚。

「十三級了,你升到十三級了!」。七彩看了看冬菱然後說道,心中卻想著對方真是一個天才,短短几天幾內就走出了新手村,並且迅速升到了十三級,這到是讓人刮目相看的,若是換了其他人,只怕要一個月才能達到這種程度吧。

「哪裡,我只是運氣好有你們陪著吧了!」。冬菱微笑著回答道,笑容當中卻包含著一絲枯澀,這次是她第三次從新手村中走出來了!

第一次的時候她對感情的事情有些懵懂,心中只想著打怪升級,只有自己強大了,她才有實力幫助自己的哥哥冬卓凡。

第二次的時候她對李凌產生了愛慕的情愫。在她看來,自己能夠和自己的心時間人多待上一段時間,即便是刪號重來這種對玩家傷害極大的事情他都願意做。

而這次的她卻明白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的關係,原來李凌僅僅只是自己的「表哥」,而他和冬菱才是真正的一對,他們兩人已經有了夫妻的名分。她不知道自己對李凌的感情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愫。僅僅是一種相互關心的兄妹之情還是一種戀人之間的那種感情。

只是她隱隱覺得自己值得以前的事情以後好象對紫月就有了一種莫名的敵意,只是做為一個生華化人,真的能夠擁有這種感情嗎?


當她從方家進入遊戲當中的那一刻。當她恢復以前記憶的時候,她像是一次重生一樣,她的等級又變成了零,而且又一次進入了新手村。

由於他比別人多了兩次在新手村中的經驗,而且她異能等級也很高,很快的她就由新手村進入了青龍城。然後徑直去了火鳳凰的幫派駐地。

「你不要多心。李凌是因為要處理天下拍賣行的事情,所以他才沒能來這裡陪你升級。」一旁的紫月想了想之後還是覺得要勸說冬菱,她總是覺得這丫頭恢復了記憶以後好象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他總是有意無意的躲避著李凌。

「我。我知道,我是不會埋怨表哥的!」。冬菱的臉色一紅馬上又恢復了正常,她看了看之後發覺其他兩女並沒有注意自己才小聲的說道:「由你們帶著我就好了,只是麻煩七彩姐姐了,要知道你平時還要管理幫派事物的!」。

其實冬菱之段時間之所以要故意躲著李凌,是她還沒有想明白自己對李凌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是把他當成哥哥還是情¥郎。

「我哪裡有什麼事情事情可做?你表哥哥將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底下的人只要照做就可以了!」七彩有些無奈的說著。眼中卻流露出一種明顯的自豪。有李凌幫助,她這段時間過的真的很愉快。

七彩一邊說著一邊收拾眼前的蛟龍。冬菱還十分的弱小,很需要他們的保護,本來她們三個是不敢來這裡練級的,只是李凌最近有研製出了幾種丹藥,像逆天丹這中可遇而不可求的丹藥她們的身上都帶著好多,三人才就近在火鳳凰駐地的附近練級。

正當她們全力的對付一頭蛟龍的時候。卻不知道危險正在悄悄的靠近三人。

「大哥,我們要找的是這幾人嗎?」。看著三個美麗的女子,一個身材矮小的精壯漢子向站在他身邊的高個子問道。

「對,就是那個人。這次是我們走運,只要抓著這幾人。少爺一定會重賞我們的,現在你就去將小組中的其他的幾個人全部都找過來,要對付這三個女人,僅僅靠我們兩個是不行的!」。

「是,是,我馬上就去找其他幾個哥們兒!」。

矮小的漢子看著紫月三個女人的時候流出了口水,他倒不是垂涎幾女的美色,只是他家的少爺曾經明確的告訴幾人,若如果可以抓到紫月和七彩,就會獎給他們小組的人一大筆的錢,這讓人怎麼能夠不心動?

他走以後,高個子一邊查看著周圍的地形一邊慢慢的靠近三女。

等都矮小的漢子帶領著其他幾人回來以後,幾人稍微的商量了幾下就向紫月三人發起了攻擊。

「你們。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紫月和七彩色隨意的看了來人幾眼,就明白了這些人的用意,他們是想要攻擊自己三人。

紫月打量了了一番,發現攻擊他們的這些人居然都是三十級以上的,她急忙將冬菱來到了自己和七彩的身後,這裡太危險了,稍微一不留神也許冬菱就掛了。

「今天你們就等著做人質吧,既然讓我們給碰到,那你們就跑不了!」。高個漢字陰森森的說道,趁著三女不注意的工夫,他猛然扔出了一件東西。

一個罩子在紫月的眼中變得越來越大,最後將三人都罩在了裡面。

七彩想要出去,卻發現自己一旦和那個罩子接觸,身上就會湧現出一陣的巨痛。甚至連自己的靈魂都好象要被泯滅似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紫月悲傷的發現,自己竟然連下線都不能了,此時的她想要推出遊戲都不容易。

「哼,你還是老實的待著吧,等到我家少爺拿你們做人質解決了天下拍賣行,你將你們放出來了!」。

矮個壯漢,冷冷的看了三女一眼說道,就像是盯著自己的獵物一樣。(未完待續。) 「哼,你還是老實的待著吧,等到我家少爺拿你們做人質解決了天下拍賣行,你將你們放出來了!」。

紫月沒有想到自己和冬菱以及七彩三人就在火鳳凰幫派駐地附近練級也會遭到別人的暗算,眼見著一個一個巨大的罩子從天而降將三人罩在了裡面,那個矮子竟然大放厥詞,居然說要拿她們當人質來威脅李凌。

「我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的!」。三女心中不由自住的升起了一個念頭,她們都不希望因為自己而讓李凌受到一點的傷害。

「李凌這小子也真是有福氣,居然找到三個如此極品的女子!」。高個男子不無羨慕的說道,三女站在一起爭芳鬥豔,各有春秋,讓他們看了都都些嫉妒李凌了。

「真是可惜了,若是在現實當中,就是拼著被少爺責罵,我特好和這幾個女子樂上一樂!」。矮個漢子目不轉睛的看著三女流著哈喇子說道。




Related Articles

“都是你們害的,哼!”

“行了行了,十兒,你是來找容容的吧!”在...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