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司徒馬飛根本沒有出全力。」諸葛天邊嘴角劃過一抹笑意,道:「他若出全力的話,瞬間就可以碾壓逆琅琊。」

瞬間碾壓?

這……這

是真的嗎?

「雲端大日世子在這方世界的強大,是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連我也不知他們的深淺,甚至在這方世界能不能傷得了他們都是一個未知數。」

諸葛天邊的話讓顧葉晨愣在當場,久久都無法回過神來。

虛空之中,司徒馬飛和逆琅琊之間的對弈仍然在持續著,兩****日的對決不止影響到了周邊環境,也影響到了大自然,逆琅琊的白虎在大日的籠罩下又變得兇猛起來,他喝道:「司徒馬飛,你也不過如此。」

嗷!

虎嘯之聲再次貫穿天地,虎虎生威,震耳欲聾,神獸白虎之威當真是強大的不得了!

「逆琅琊,你實在是太狂妄了,而又偏偏那麼無知。」司徒馬飛的聲音也如他的表情一樣平平淡淡的,說道:「今日我便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大日力量!」說著話,司徒馬飛緩緩伸起手臂,食指指著逆琅琊,只見他輕輕吐了一個曜字。

嘩!

指間光華乍閃,一閃之下,整個小佛靈界都變得異常明亮,也異常安靜,狂妄的逆琅琊臉色立即慘白起來,咆哮的白虎顫抖起來,浩瀚的大日模糊起來,連同他的肉身都扭曲痛苦起來。

一招之下,勝負已分。

逆琅琊輸了,輸的連動也動彈不得,只能在使出渾身解數反抗著,掙扎著。

也是此時此刻,周邊看熱鬧的眾人才對雲端大日世子的實力有了真正的認識,很強,強的離譜,強的恐怖,強的一招便能打敗逆琅琊這等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一代天驕,剛才那一瞬間很多人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司徒馬飛指尖蘊含的力量是何等強大,那種感覺就像一瞬間整個世界的光芒全部凝聚在他的指尖一樣再而爆炸,簡直太恐怖了,恐怖的讓跟隨逆琅琊一同前來的幾位大神通巫師都不敢動彈。

大神通巫師?

如果是十年前,提起大神通巫師,那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可是在十年後的今天,在這個天驕霸主縱橫的時代,大神通巫師卻變成了一個笑話,因為葬古峰的現世誕生出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議的天驕,他們的那些成就實在太強大了,強大的根本不是大神通所能抵擋的,所以,他們只能是一個笑話,更何況,今時今日縱橫天下的不止是那些當今世界的天驕,還有來自雲端更加可怕的大日世子與皎月爵子。

隨著司徒馬飛指尖的光華愈發強大,小佛靈界變得愈發白晝,而逆琅琊的肉身也越來越扭曲,越來越模糊,越來越虛弱,砰的一聲,白虎潰散,轉而,咔嚓!大日成就崩裂,這時,司徒馬飛終於停手,而逆琅琊卻再也扛不住,口鼻噴血,從虛空中墜落下去。

見狀,剛才被逆琅琊打的七竅出血的柳江想要衝過去將其碎屍萬段不過卻被司徒馬飛給攔了下來。

逆琅琊沒有死,至少他還能動,爬起來,面如死灰,惡狠狠的瞪著司徒馬飛,艱難的喝道:「司徒馬飛,我記住你了,今日之仇,他日……他日定然十倍奉還!」

司徒馬飛沒有回應,而旁邊的柳江卻是喝道:「不知死活的狗東西,司徒世子饒你一命,還不快滾!」


「饒我?哈哈哈哈!」逆琅琊怒極反笑,瞪大雙眼,扯著喉嚨咆哮道:「我乃天命之人,你們誰敢殺我!」

「狗東西!你不過是雲端的一條狗!死到臨頭還敢嘴硬!」柳江大為憤怒,看向司徒馬飛,詢問其意,而司徒馬飛面無表情的望著,依舊沒有說話。

這一幕讓顧葉晨有些不理解,問道:「天邊大哥,逆琅琊這個叛徒真是天命之人?」

「逆琅琊究竟是不是天命之人,我無法確定,我只知司徒馬飛不殺他,並不是這個原因。」

「那是因為什麼?」

「蒼無邪。」

諸葛天邊的話讓顧葉晨更加糊塗,難道說雲端的大日世子還忌憚蒼無邪?

「這其中之事一時也說不明白,以後你會知道的。」

場內,逆琅琊咬著牙,滿面猙獰,喝道:「我乃天命之人,殺我便等於逆天,你們誰敢殺我?」

莫名其妙,毫無徵兆的虛空中傳來一道聲音。

「小小螻蟻也敢如此猖狂,今日我便殺給你看看。」

這聲音尤為沙啞,也極其低沉,沒有人知道是誰,正當所有人都在疑惑的時候,一個人憑空出現,那是一個看起來陰森森的青年男子,他出現之時一巴掌扣在逆琅琊的頭頂上,砰的一聲,逆琅琊瞬間七竅出血。

「你……你……是……誰……」逆琅琊一字一頓恐懼而又艱難的說道。

「雲端皎月十三爵子,黑昆。」

沙啞低沉的聲音落下,陰森森的男子揚手間將逆琅琊的頭顱拍了個粉碎。 如此突兀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誰也沒有想到會從天而降一個人就這麼在彈指間的功夫把逆琅琊給殺了,肉身徹底潰散,連渣都不剩,就連諸葛天邊和秦奮也都頗感吃驚,不過當他們得知這人是乃雲端十三爵子的時候,很快又釋然了。

不管是諸葛天邊還是秦奮,二人皆知在雲端二十四皎月爵子中有一位爵子以黑暗著稱,為人冷酷無情,心狠手辣,手段極其殘忍,此人便是雲端十三皎月爵子,被稱為十三爵黑昆。

釋然歸釋然。

親眼目睹這位十三爵子黑昆就那麼將逆琅琊拍了個粉碎時,諸葛天邊和秦奮還是狠狠的吃驚了一把,暫且不談逆琅琊是不是天命之人,就算不是的話,他也是蒼無邪手下的人,殺了他可就等於得罪了蒼無邪,要知道雲端現在是非常時期,而時至今日的蒼無邪絕對是讓雲端忌憚的存在。

「黑昆!你做什麼!」

看見黑昆殺害了逆琅琊,司徒馬飛也是大為震驚,他如果想殺逆琅琊的話,早就是殺了,之所以不殺也是不想與蒼無邪為敵,至少以雲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他這樣做。

「司徒馬飛,你好歹也是雲端的大日世子,竟然容忍一個小小螻蟻如此猖狂,實在有辱雲端聖威。」黑昆那張臉極其陰森,沙啞低沉的聲音傳入耳中,讓人很不舒服,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又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竟然將逆琅琊的靈魂提了出來。

「黑昆!不可!」

見狀,司徒馬飛立即制止,然而還是遲了,那黑昆看也不看他,沙啞的說道:「你們大世子不敢殺的人,我來殺。」在眾目睽睽之下,黑昆就這麼把逆琅琊的靈魂給一口吃了,那真的是吃了。

如此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因為大家都知道逆琅琊的靈魂可不是普通的靈魂,而是四大神獸之一的白虎真魂啊,黑昆就這麼給吃掉了,一個人的膽子該有多麼大,內心該是多麼黑暗,才敢這麼做?莫說其他人,即便是諸葛天邊和秦奮這等級別的天驕也不敢隨便吞噬逆琅琊的白虎真魂,這玩意兒畢竟是神獸真魂,想要煉化的話,簡直比登天還難。

這黑昆簡直……簡直太兇殘了。

吃過之後,黑昆還添了添嘴巴,從懷中掏出一塊手帕擦了擦嘴巴,發出沙啞的聲音,說道:「白虎真魂……還真是美味啊。」

「黑昆,你怎麼能……」

司徒馬飛氣的滿面煞白,重重喘息,喝道:「你這麼殺了逆琅琊會壞了大世子殿下的計劃!」

「怎麼?你要教訓我嗎?」黑昆淡淡的瞟了他一眼,說道:「不好意思,你是大世子的人,而我不是。」

「即便是九爵子也不會允許你這樣做的!」

「是么……」黑昆擦拭完嘴角,將手帕重新放入懷中,說道:「恐怕這不是你應該操心的問題吧。」

所謂大世子和九爵子,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但諸葛天邊和秦奮卻知大世子與九爵子是雲端之上的兩位絕對的掌權霸主,顯然,司徒馬飛是大世子的人,而黑昆好像是九爵子的人,雙方看起來似乎並不怎麼友善。

「你!」

司徒馬飛頓時語塞,而其他雲端之人見了黑昆一個個如同鵪鶉一樣將腦袋縮的緊緊的,因為但凡雲端之人都知道黑昆是兇殘狠辣程度遠非如此,至於柳江更是躲在司徒馬飛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唯有李凌天還是一如既往的靜靜站在那裡,面帶微笑,仿若此間發生的事情與他這個同為二十四皎月爵子的人一丁點關係也沒有。

「嘖嘖……我沒有看錯吧,什麼時候你李凌天也和大世子的人混在一起了。」

黑昆斜著眼睛,用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李凌天,而後不知道為什麼用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

「我只是來湊個熱鬧而已。」李凌天微笑回應:「不過……黑兄,你確定要煉化逆琅琊的靈魂嗎?」

「怎麼?你認為我黑昆沒有這個本事嗎?」

「呵呵……」李凌天淡淡笑了笑,道:「黑兄有沒有煉化逆琅琊白虎真魂的本事,我不知,我只知……你這樣吞噬了逆琅琊的靈魂……恐怕蒼無邪不會讓你輕易離開……」

「蒼無邪?就是那個上古天王對嗎?」

「就是他。」

「你認為我怕他嗎?」

「我一直認為這方天地沒有黑兄怕的人……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黑昆那沙啞的聲音剛剛落下,突感不對,咻的一聲,整個世界瞬間黑暗,轉而白晝乍閃,眾人只見一道模糊的人影憑空出現,而後與黑昆打鬥起來!

轟!噥叭!

也不知來人實力太強,還是怎的,二人打鬥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的讓場內大多數人都看不清是怎麼回事,只能感受到強大的力量撞擊聲,連天空都在不停的顫抖,轟然一聲徹響,一個人從虛空中墜落下來。

不是別人,正是剛才一巴掌將逆琅琊拍碎的黑昆,他墜落下來的時候,渾身被炸裂的光華籠罩著,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啊」

黑昆暴喝一聲,周身皎月之力瘋狂綻放,爆發出陰冷浩瀚的光華,砰的一聲,將籠罩在他身上的光華震的潰散,這才站穩,落在地上,嘴角已掛著絲絲鮮血。

是誰?

眾人張望過去,赫然看見虛空之中不知什麼時候



站著一個人,一個虛無縹緲的人影,似若一位男子,一位看起來面容俊朗,高深莫測的男子,他神情威嚴,俯視著下方的黑昆,手中捂著一團光華,光華似若白虎,顯然正是剛才被黑昆吞噬逆琅琊的白虎真魂。

「蒼無邪!」

「他是上古天王蒼無邪!」

場內立即有人認出了來人的身份,正是上古天王蒼無邪!

而不管是雲端的大日世子司徒馬飛還是諸葛天邊以及秦奮,他們在蒼無邪出現的那一刻便認出了蒼無邪,只是他們誰也不曾想到十年之後的今天,蒼無邪竟然會這般強大。

是的。

誰也沒有想到。

司徒馬飛是,秦奮是,諸葛天邊是,李凌天亦是。

他們都知道葬古峰現世之時,蒼無邪是乃輪迴轉世之人,而且還是上古時代威風凜凜的上古天王,他們也知道葬古峰之後的蒼無邪一定很強很強,可究竟強到什麼樣的程度,誰也沒有具體概念,因為葬古峰之後,蒼無邪從未出現過,這是第一次露面,展現出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可以說將黑昆打的連連敗陣,諸葛天邊、秦奮等人之所以震驚,是因為他們都看的出來,此間的蒼無邪並不是他的本尊,而是他的一具分身。

僅憑一具分身就能將黑昆打的連連敗退,這等實力不得不讓諸葛天邊等人吃驚!

看天巫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 「你就是蒼無邪?」

黑昆伸手抹了抹嘴角的鮮血,而後用舌頭舔了舔,抬起頭,陰測測的笑道:「趁我不備之時出手偷襲,嘖嘖,好,很好。」

蒼無邪的這具分身似虛似實,又宛如一抹火焰般隨風搖曳著,肅然的眼神在諸葛天邊、秦奮、司徒馬飛、李凌天等人身上一一劃過,最後才落在黑昆的身上,不過並沒有回應,而是將逆琅琊的白虎真魂收了起來,旋即,他又莫名其妙的抬起頭,望向蒼穹,說道:「九爵子,這就是你所謂的警告嗎?好,如果是的話,那我蒼無邪接下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吧!」

蒼無邪的話讓所有人都有些懵,什麼意思,難道說黑昆今日斬殺逆琅琊是九爵子的意思?不知道,誰也不清楚具體原因,只能從蒼無邪的隻言片語中猜測出一些端倪,似乎九爵子斬殺逆琅琊,以此警告蒼無邪,從黑昆嘴角流露的那一抹笑意,好像驗證了眾人的猜測,他依舊舔著嘴角的鮮血,笑道:「蒼無邪,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與九爵殿下說話,不過嘛……九爵殿下讓我給你帶句話,這只是開始。」

「那我蒼無邪等著。」蒼無邪滿面威嚴,喝道:「我等的起,而你就未必,因果碑開啟之時,我要你的靈魂!」

「我的靈魂……嘖嘖……」黑昆不懼,一點也不害怕,嘴角的笑意反而更加濃郁,也更加邪惡,道:「你這是在嚇我嗎?」

蒼無邪沒有再說話,直接閃身消失。

諸葛天邊與秦奮等人望著黑昆,二人一直都知道此次小佛靈界因果碑開啟並不是那麼簡單,而雲端此次下凡這麼多世子與爵子也絕對不是單純的為了因果碑,只是具體為何而來,二人不知,如果黑昆斬殺逆琅琊真是九爵子的意思,那雲端究竟想做什麼?或者應該問九爵子這位雲端的霸主究竟想做什麼。

莫說他們,就連來自雲端的大日世子司徒馬飛與爵子李凌天都是滿腦子疑惑,想不明白九爵子為何要讓黑昆斬殺逆琅琊。

就在所有人驚疑之時,虛空之中發生異變,像似劇烈的打鬥聲,震的蒼穹都在抖動著。

又發生了什麼?

秦奮立即祭出靈識探查而去,發現虛空之中十人正在圍攻一個人,定睛一看,好傢夥,這十人中竟然有九位都是雲端的裁決者,剩下的一位是一個青年男子,秦奮認識他,名叫賀子西,是二十四皎月爵子中一位非常強大的人物,不管論實力還是影響力排名都非常靠前,他和黑昆一樣都是九爵子的人。

究竟什麼樣的人讓賀子西足足率領著九位可怕的雲端裁決者圍攻,要知道雲端的裁決者每一位都擁有極其恐怕的力量,彈指間便可秒殺大神通巫師,沒有幾個人能抗住九位雲端裁決者的圍攻。

秦奮繼續探查,被圍攻的那人看起來已是強弩之木,應該是耗盡了靈力,一路逃竄,東倒西歪。

等等,這人……怎麼有些熟悉?

由於距離太遠,秦奮的肉眼根本無法看見,只能通過靈識探查,而對方靈力幾乎耗盡,靈息非常微弱,讓他沒能第一時間辨認出來,只是隨著再次探查,讓向來泰然自若的秦奮神情驟然大變,因為虛空之中被圍攻的人竟然……竟然是傲風!

想也沒有想,秦奮咻的一聲,竄了過去。

與此同時,諸葛天邊、李凌天、司徒馬飛、黑昆等人也都祭出靈識探查,發現竟是賀子西率領九位雲端裁決者圍攻傲風的時候,他們的神情也都是變了又變,皆沒有說話,直接閃身而去。

虛空之中,虛弱至極的傲風被九位雲端裁決者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不自量力,螻蟻一般的你豈是我賀子西的對手!」

賀子西周身綻放耀眼的皎月光華,從天而降,化身一輪圓月,似若要將此間傲風滅殺,而這時,一人憑空出現,將傲風接住,這人身著白衣,一身儒雅,俊美無暇,此刻卻是異常憤怒,周身光華閃爍之時,瞬間凝聚成一道巨大而修成的光影,光影似若來自遠古的戰神,身著銀白盔甲,手持巨劍,雙目森然,一劍劃去,當場就將賀子西的皎月光華斬的四分五裂,崩潰而散。


場內認識這道光影的人並不多,而,但凡認識的人都知道這巨大無畏的光影是乃靈相,而且還是天地之間唯一的靈異之相,是諸世紀中記載的魔煞計都之靈相,而擁有此靈相的只有一人,那便是秦奮!

一劍戰裂賀子西的皎月之力,這讓閃身而來的諸葛天邊、司徒馬飛、李凌天都尤為震驚,比之剛才蒼無邪僅憑一具分身打傷黑昆帶給他們的震驚還要強盛,蒼無邪十年沒有出手,秦奮十年同樣沒有出手,十年之後,一招便斬裂了二十四皎月爵子中排名靠前的賀子西。

「傲風,發生了什麼!」

秦奮也是好幾年沒有見過傲風,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再次見到傲風,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若非今日自己在這裡碰巧遇見,後果簡直不敢想象,而他也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雲端的人為什麼會追殺傲風。

「我……」

傲風實在太虛弱了,虛弱的連意識都有些模糊,見到秦奮,只說了一個字,便昏迷了過去,秦奮立即探查,發現傲風的靈海受了嚴重的傷,這讓他有些想不明白,賀子西加上九位裁決者或許很強大,但絕對奈何不了傲風,秦奮相信他們連傲風的靈體都傷不了,更莫說打傷傲風的靈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賀子西的皎月之力剛才被秦奮一劍斬潰,受傷不輕,吐出鮮血,捂著胸口,旁邊的司徒馬飛等人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由於他是大世子的人,而賀子西則是九爵子的人,他也不好直接開口詢問。

&nbs

p;黑昆倒是走來用,只是他並沒有詢問原有,而是用沙啞的聲音嘲笑道:「我說賀子西,你也太沒用了吧,帶著九位裁決者竟然也沒殺死他,簡直辜負九爵殿下對你期望!」

「黑昆!你!」

賀子西剛一動怒,又吐出鮮血。

黑昆沒有詢問原因,反而嘲笑賀子西,顯然,他早就知道賀子西在追殺傲風,可為什麼?難道這也是九爵子的意思?司徒馬飛很不理解,如果真是九爵子的意思,他究竟想做什麼?讓黑昆斬殺逆琅琊警告蒼無邪,那讓賀子西殺害傲風又是什麼原因?實在忍不住,司徒馬飛秘密傳音詢問道:「賀子西,黑昆,你們究竟想做什麼?」

「司徒,我說過這不管你的事情。」

「不管我的事情?大世子現在與九爵子已經聯手開啟『斬荊計劃』,你們這樣做只會破壞斬荊計劃!」

「嘖嘖,司徒,我再說一遍,這不關你的事情,今日傲風必須死!」



Related Articles

(l~1`x*>+` (貓撲中文)2914

龍鳳鼎內部有奇紋,鼎身又有龍鳳雙紋的壓制...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