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打算怎麼做?」

「雖然,無人機不能帶你飛起來,但是它們至少還有不少的拉力,能夠延緩你下降的速度,保證你跳下懸崖的時候,能夠略為平穩的落入海里。」

「好主意。」魏仁武撫摸著八字鬍,對岳鳴讚許有加,「沒想到,失戀后的你,反而開了竅。」

岳鳴知道魏仁武在嘲笑他,但是岳鳴就像失去了靈魂一般,完全不為所動,他只是說:「趕緊把手伸出來。」

魏仁武照著岳鳴的要求,把手左右平伸了出來。

只見兩架無人直升機,一前一後的起飛。

魏仁武對旁邊愁眉不展的李靈兒說:「他是如何做到同時操作兩架無人機的?」

李靈兒也沒有心思回答魏仁武,她的心一直掛著魏仁武將要去危險的地方,可能這一去就不會回來了,老實說,她才剛剛對魏仁武動心,現在馬上就可能失去魏仁武,這讓她如何能接受。

魏仁武見李靈兒低著頭不說話,也不再管她。

這時,兩架無人機左右靠近魏仁武的左右手,緩緩從機身上伸出一個圓環,魏仁武的左右手分別抓住左右兩架無人機伸出來的圓環。

魏仁武藉助著無人機的力量朝懸崖邊上走去,他走到懸崖的邊緣,回頭對李靈兒溫柔地說了一聲:「我會回來的,我也會履行我的諾言。」

「我等你!」李靈兒鼓起勇氣大喊了一聲。

李靈兒不知道魏仁武能不能聽見,因為魏仁武已經消失在她的面前,跳下了懸崖。

正如岳鳴所料,無人機延緩了魏仁武下降的速度,魏仁武非常平穩的落入了海里。

魏仁武浮在海面上,對無人機說:「把無人機撤了吧,兩架無人機在天上飛,太容易引起懷疑了。」

「真的不需要我用無人機去情人島偵查一下嗎?」岳鳴向魏仁武確認一下。

「不需要,你那無人機飛在天空中,太打草驚蛇,萬一被王子聰看見了,我就暴露了。」魏仁武說的有道理,現在正是魏仁武並沒有暴露,正是潛入情人島的最好時機。

「那靈兒怎麼辦?」

「你讓靈兒自己走出西涌村去找你,你們兩人暫時躲起來,我會儘快找到紅水銀核彈,然後跟你們匯合的,記住千萬不要讓靈兒回客棧,因為我和她兩個人出來,她一個人回去,很容易被人懷疑,對她來講也非常危險,不能讓她冒這個險。」

「那你自己保重吧。」岳鳴說完,無人機便飛走了。

只剩魏仁武一個人在海里,海浪一個接一個打來,拍打在魏仁武的臉上。

魏仁武將氧氣罩戴上后,立馬鑽入水中,像一條鯊魚一般,朝著情人島方向游去。

魏仁武很少來大海,他雖然會潛水,但那也只是河水,他還是第一次潛入大海里。

海里的一切,對於魏仁武是陌生的,卻又是美麗的。

因為天氣晴朗,陽光直射到海面上,射入海里,所以魏仁武在海里,海里的一切都清晰可見,那些五彩繽紛的魚兒,各式各樣,有許多,魏仁武都只在書本上見過。

如果不是魏仁武趕時間,魏仁武也許真的想在海里和魚兒一起玩耍,然而魏仁武根本沒有那個時間。

魏仁武這輩子一直在趕時間,當他看到那些自由自在的魚兒之時,魏仁武才覺得自己還有好多項做的事情,沒有做成,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想下輩子做一條魚,至少不用不停奔波。

魏仁武一直往前游,他將注意力從魚兒身上收回,他不能想著要休息,這樣會摧毀他的意志。

當魏仁武專註於游泳的時候,魏仁武會游的很快。

雖然他的速度離菲爾普斯還有很大的距離,但是他的水平絕對能夠超過一般人不少,就算讓魏仁武去參加全國游泳比賽,魏仁武也不會落下風的。

所以魏仁武很快便接近了情人島。

魏仁武估算著離情人島的距離,緩緩從海面伸出腦袋,他發現島邊的石頭堆上站著一個穿著運動裝的男人。

毫無疑問,那個站著石堆上的男人是王子聰的手下,肯定是負責守著海岸線,防止有人偷渡上島。

看來,魏仁武要想偷偷上島,必須要避開這個男人的眼睛。

魏仁武轉念一想,與其避開這個男人的眼睛,倒不如「蒙」住這個男人的眼睛。

於是,魏仁武又鑽入海里,緩緩朝那石堆游去。

魏仁武隱藏的很好,他明明已經靠近了運動裝男人所站的那塊石頭,那個男人卻沒有一絲察覺。

那個男人可能站在石頭上有些無聊,像這種風吹日晒的工作,任誰都會感覺無聊,所以他掏出了手機,開始玩起了「開心消消樂」,也許也正是這個原因,他才沒有注意到海里有一條危險的「大魚」已經接近了他的身邊。

他的「開心消消樂」眼看馬上要通關了,突然腳下一空,似乎被什麼東西抓住,直把他往海里拖,他嚇得丟掉了手機,拚命掙扎,可是還是落入了海里。

那個男人想要從海面伸出腦袋,卻似乎被一隻手給按住,怎麼也伸不出去,只感覺海水從他的嘴巴和他鼻子直往肚子里灌,整個人都不能夠呼吸,很快很快,他便沒有力氣再掙扎,因為他已經窒息到死亡。

這個把他按在水裡的人,自然是魏仁武,對於魏仁武來說,「蒙」住這個男人的最有效的方法便是殺死他。

魏仁武從海里爬起來,站到石頭上,那個男人的手機還在石頭上。

魏仁武撿起手機,開始翻看手機裡面的內容。

手機里有微信,魏仁武看到微信里,這個男人似乎和另一個人聊起過他們最近在情人島的工作。

內容大致為,他們已經來到情人島三天,情人島有一百畝的面積,他們大概已經找遍了七十畝的地方,依然沒有找到紅水銀核彈,王子聰的手下們頗有怨言,覺得是「白馬盜」欺騙了他們,因為「白馬盜」給的第一個具體地方,王子聰他們並沒有找到紅水銀核彈,可是王子聰卻認為紅水銀核彈就在島上,他認為「白馬盜」給了第一個假地方,是想讓王子聰覺得紅水銀核彈不可能在島上,以假亂真,所以王子聰要求他們繼續在島上尋找。

而魏仁武在手機微信里的聊天記錄看到,王子聰已經知道「白馬盜」死了,因為找了第一個「白馬盜」給的假地點后,王子聰有給關押「白馬盜」的手下們打過電話,卻沒有一個人接,他便知道「白馬盜」出事了,所以他才加緊了進度,日夜不停歇的工作,他的手下們有怨言,也是必然的結果。

魏仁武看完聊天記錄后,他的嘴角上揚,看來他來的還不遲,王子聰到現在一無所獲,而且魏仁武還不需要去找王子聰已經找過的那百分之七十的地方,因為王子聰已經找過了,這又為魏仁武節省了不少的事情。

總體來說,魏仁武還撿了一個大便宜。

魏仁武把潛水衣脫掉,找了一個地方藏了起來,以方便他找到紅水銀核彈逃走的時候用,他身上的衣服因為一直包裹在潛水衣裡面,所以也沒有被打濕。

而他剛剛殺掉那個男人的手機,魏仁武也放在了身上,這個手機隨時可能收到王子聰其他首先的消息,這就是他最好的消息源。 情人島,面積近100畝,簇擁在碧波海洋之中,島上風景秀麗,如人間天堂一般,有深圳「世外桃源」之稱。

島上還有深圳第二大片茂密的紅樹林,裡面鳥語花香,非常適合魏仁武藏身。

本來,情人島是遊客們露營的好去處,特別是情侶之間,然而魏仁武知道,這裡現在肯定沒有任何的遊客,在島上的任何人,都應該是魏仁武毫無留情應該殺掉的人,不然他稍有猶豫,就很有可能他成了被殺的那個人。

魏仁武上了島,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避開所有人,然後找到王子聰駐紮的大本營,他得先了解王子聰的作息,才談得上如何避開他。

幸好,他殺死那個王子聰手下的手機里,有情人島的地圖,而且還標記了大本營的位置,防止他自己會在島上迷路而耽誤了任務。

魏仁武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他稍微看了一下地圖,便全記下了情人島的結構,他也知道王子聰在那裡駐紮著營寨,就在紅樹林的深處,一個挨著溪水的地方。

要知道在海島上駐紮很多天,淡水就像生命的源泉一樣,十分的重要,王子聰在那裡駐紮,十分合情合理。

魏仁武小心謹慎,他必須去王子聰的營寨中看一看,因為他雖然知道王子聰已經找尋了百分之七十的情人島,但是他還不知道王子聰已經找尋了的是哪百分之七十,似乎王子聰對消息很封閉,他只是指揮著手下行動,並沒有告訴手下們詳情,所以能夠知道情人島到底哪些地方已經被找過了,那就只有王子聰自己才能夠知道。

魏仁武也需要知道,所以他必須找到王子聰所住的地方,王子聰並不是魏仁武,他不能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他肯定會把找過的地方記錄起來,那麼只要魏仁武找到王子聰的記錄,那魏仁武知道的也就和王子聰一樣多。

魏仁武在去王子聰營寨的路上,也有碰到王子聰的手下,但魏仁武是個十分會擅長隱蔽的人,他的隱蔽術不亞於日本的忍者,這些都是小時候魏真教給魏仁武的,魏仁武也一直用的很好。

魏仁武或躲在樹上,或躲在草叢裡,總之,無論對方有多少人路過,反正都沒有任何人發現魏仁武,魏仁武從他們互相談話中,也得知並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他上了島,看來他的行動非常的順暢。

很快,魏仁武便找到了那條小溪,也看到小溪的上游處有一些白色的帳篷,看來果然不出魏仁武所料,王子聰駐紮在此。

魏仁武先在下游喝了一些溪水,要知道這個島上,淡水是非常稀缺的,先把自己淡水餵飽,對於魏仁武來說,絕對是沒有壞處的。

魏仁武喝飽淡水后,便躲在營寨外,伺機而動,他必須確保王子聰離開了營地,他才能潛入。

魏仁武在營地不遠處,拿著望遠鏡眺望著營寨,營寨內有些許人把守,有一個最大的白色帳篷,周圍守住的人比較多一點,看來那就是王子聰所住的帳篷了,從打開的帳篷口可以看到裡面有個人影,說明王子聰現在正在帳篷裡面。

魏仁武很有耐心,他並不急於一時,因為他知道王子聰不可能一直躲在帳篷里的,只要王子聰走出帳篷,魏仁武才能夠潛入帳篷。

天色漸晚,王子聰還是沒有走出帳篷,魏仁武並沒有心急,但是他看得出來,王子聰有些心急,因為魏仁武雖然看不清帳篷內的情景,但是魏仁武看到帳篷門口人影不停的晃動,魏仁武推測那是王子聰有些心急,所以才會來回在帳篷里走動,看來王子聰的壓力也挺大的。

魏仁武想了想,王子聰現在也處於迷茫期,他可能也是想不到好辦法,因為多天都沒有任何的進展,所以他才會一直待在帳篷里想辦法。

魏仁武掏出了手機,當然他掏出的手機並不是他自己的手機,而是另一個手機,那個在海邊巡邏,卻不幸被魏仁武淹死的那個男人的手機。

既然王子聰一直沒有新的進展,魏仁武決定給王子聰一個新的「進展」。

魏仁武打開了那個男人手機的微信,先跟那個經常跟那個男人私下聊天的王子聰的另一個手下的微信,他知道他倆關係挺不錯的,於是魏仁武就借用這個男人給另外那個人發了一條微信。

微信的內容是:「嘿,夥計,我好像有點發現了。」

魏仁武立馬又用望遠鏡觀察營寨內的動靜,他果然看到營寨里一個不太高,還有點發福的男人掏出了手機來看,並且還操作了一下手機。

魏仁武立馬感覺到手機有震動,魏仁武打開手機,果然收到了一條微信:「有什麼發現?在哪裡?」

魏仁武嘴角上揚,看來那個胖子就是死掉那個男人處得比較好的朋友。

魏仁武回復胖子:「我好像挖到了一點東西,但是不確定是不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你不是在海邊巡邏嗎?怎麼又跑去挖核彈了?」

「海邊一切正常,我覺得沒有守海邊的必要,找核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找到了,我們才可以回家,難道你不想早點回家嗎?我可是受夠了這個破地方。」

「那倒也是,我也受夠了這地方,沒有女人,沒有酒,有的只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誰他媽受得了。」

「我說,你還想不想回去了?趕緊讓老闆來看一看,多帶點人,好像東西有點大,不好挖。」

「你得告訴我,在什麼地方,我馬上去跟老闆說。」

「在北邊,離我巡邏的位置不遠,你到了給我發微信,我來找你們。」魏仁武上岸的地方正是情人島的北邊。

「好,你等著。」魏仁武看到那個胖子收起了手機,立馬急匆匆地跑進王子聰的帳篷。

沒過多久,那個胖子和王子聰都從帳篷里走了出來,王子聰的頭型有些散亂,衣服沒有那麼工整,只是一套戶外裝,看來王子聰在這個島上,也把他弄得十分狼狽。

王子聰的表情十分嚴肅,他召集了營寨內所有的手下,只留下兩個人守在自己的帳篷外,其他人,他全部帶走了。

現在,營寨里只剩下兩個人,魏仁武完全可以殺掉這兩個人,他也有這個能力,但是他不會這樣做,因為殺掉這兩個人後,魏仁武確實能夠大搖大擺的走進帳篷里,但是王子聰總會回來的,當他回來后,發現人不見了,肯定會懷疑的,那個時候,王子聰派在島上的所有人,都會用來追捕魏仁武,那麼魏仁武很難做到一邊逃避追捕,一邊還要找尋紅水銀核彈,這實在太難了。


魏仁武應該如何避開這兩個就站在帳篷門口的男人呢?

魏仁武根本不用避開,因為他根本不用自己進去,所以他根本不需要避開。

要進帳篷的,不是魏仁武,而是魏仁武帶著的一樣東西。

岳鳴在給魏仁武潛水設備的時候,還附帶了一樣小玩意兒,這個小玩意兒,其實是只「小老鼠」,嚴格意義上講,是一隻機器老鼠。

機器老鼠是有說明書的,魏仁武守在營寨外,無聊的時候,便翻看了說明書,原來機器老鼠的眼睛是一個攝像頭,這個攝像頭所照的影像能夠直接連到手機上。

魏仁武覺得,現在的岳鳴真是很靠譜,他準備的東西,都是魏仁武能夠用得上的,預備的非常周到,突然讓魏仁武覺得,他不是很想去開導岳鳴了。

當然,現在當務之急,可不是去開導失戀的岳鳴,而是潛入王子聰的帳篷。

魏仁武打開機器老鼠,將機器老鼠與自己的手機連接上,魏仁武便能用手機操作起機器老鼠。


機器老鼠很小,就算是老鼠,也是老鼠中體積比較小的那種,這種機器老鼠在樹林中穿行,很難會被人發現。

機器老鼠慢慢靠近營寨,果然守在王子聰帳篷外的兩個男人,只顧著自己聊天,完全沒有注意到機器老鼠。

當然,就算那兩個男人集中了注意力,恐怕也很難會注意到如此小的機器老鼠。

機器老鼠,幾乎就在兩個男人的眼皮子底下鑽進了帳篷。

進了帳篷,通過機器老鼠的「眼睛」,魏仁武才注意到,王子聰的帳篷很大,有點類似於蒙古包,但又比蒙古包小很多。

帳篷內,有一張桌子,一張地鋪床,還有一個柜子,非常的簡樸,當然這個地方也不能太講究,畢竟找不到什麼星級賓館。


魏仁武估計柜子用來裝王子聰的一些日常物品的,魏仁武不需要去翻柜子,那裡不會有魏仁武想要的東西。


Related Articles

這一切的凌亂,叫外人總是覺得他們彼此之間的情誼有些問題。

只是……一旦雲梵星域需要他們站出來了,他...
Read more

有撞擊之聲不斷響起,隨即就只一聲聲不甘的吼叫。

也不知道有多少的蠻獸撞擊在了巨蜥那山嶽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