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你。」楚皓對著洛塵補充道。

「我?」洛塵微怔,問道:「幹什麼去?再不回去,我姑父就要起疑心了。」

「見一個人,一個大美人,然後……」楚皓撇撇嘴,沒好氣道:「還你債。」

「你有空嗎?」楚皓看向洛塵,故意問道。

果然,當洛塵聽到有美人和可以收債時,便立刻正色道:「你這是什麼話,作為你的至交好友,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會你走一遭得了。」

看著一臉正色,眼中有透露著熾熱眼色的洛塵,楚皓撇撇嘴,沒好氣道:「那趕緊吃,廢話連篇,不知道食不言,寢不語啊。」

「遵命!」洛塵正色,表示十分虛心的接受了楚皓的話。

楚皓臉色無奈,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在旁邊微楞的風琳,溫笑道:「你現在先去我父親的書房中取一副他畫的字畫,若是父親在,問起的話,就說我有用。」

「是。」雖疑惑,風琳還是在乖乖的點頭以後,便出去了。

「你不會說,楚家主的字畫很值錢吧。」話嘮的洛塵又是耐不住心中的疑問,直接問道。

「吃你的飯。」楚皓直接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旋即臉色微黯,有種尷尬的感覺,然後便有些沒底氣的自言道:「還債的,若不拿點什麼,我都不知道怎麼去見人家。」

瞥了一眼楚皓,看著那種尷尬的神情,洛塵自然是必須更加好奇,只見他放下筷子,追問道:「到底是誰啊,讓你擺出這種神情。」

「吃你的飯。」楚皓再次瞪了他一眼,被追問的有些氣急敗壞。

只是在這刻,他腦海中卻是浮現出了一副畫面,一個春光外泄無限好的畫面,還有那隱隱還殘留在手部的觸感。

「——該死!」楚皓心中暗罵一聲,臉色竟頓時羞紅。

看著臉色驟然有些羞紅的楚皓,洛塵更加好奇了起來,只是這時他卻是沒有再問,而是心中各種的浮想聯翩了起來。

……不過是帶我去見他的小情人吧。

在這種猜想中,時間已是很快過去,然後在洛塵的好奇心中,三人出門,在一番行走後,終於來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建築物前。

——珍寶軒!

看著金漆所寫的三字,洛塵臉色說不出的驚訝,也不知為何,臉色頓時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羞紅。

——據說,這裡有著一個女人,一個傾國傾城的女人,一個被稱為禍水的女人。

「不會真的是她吧。」

看著臉色驟然一本正經的楚皓,洛塵心中頓時驚疑了起來。(未完待續……) 「歡迎來到珍寶軒,幾位是想要……」

很快,當三人站在那富麗堂皇的建築門口時,裡面專門迎客的人便立刻眼尖的跑了出來,連忙招呼了起來。

只是……。

「我找黎掌柜。」楚皓直接說道。

珍寶軒,是王城最大的物質買賣中心,也是王城除去五大家之外的另一個新生勢力,不過相對與凌南天這種讓五大家主忌諱和想排除的勢力,這珍寶軒的存在,倒是從沒有讓五大家主表示過什麼。

因為這裡的掌柜叫黎菲,一個美艷到絕對,讓人生不出惡感的女人。

而且誰都知道,這名被成為王城第二美人的女人不僅跟五大家主,尤其是楚家的關係是交情極深,而且手中更是掌握了讓王城大部分散修都甘心賣命的資源。

王城除去五大家的店鋪外,基本上的店鋪,都是珍寶軒,也便是黎菲所掌控。

也是因為這幾點,讓這名讓誰見了都立刻升起慾望的女人依然活的滋潤,從沒有人敢碰起一根寒毛,更別提生出佔為己有的想法。

所以當楚皓,也便是眼中的這名清秀少年直接點名找黎菲時,那專門負責迎賓的男子頓時眼神不善了起來。

「這位公子,我們掌柜的不在,哪怕在,更也不會輕易見……」

不過眼前這三人,不提那個俊俏可愛卻明顯是丫鬟打扮的少年,這兩名一大一小的年輕人卻是渾身透露著一股莫名的氣質,尤其是說話的那名。讓他有些眼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也便是這種原因。倒是讓他的口氣沒有太過不善。

楚皓撇撇嘴,言道:「我知道她在,你就說楚皓來見她,討酒來喝了。」

說著這話的時候,他明顯看到了洛塵那看過來的莫名其妙眼神,顯然是在說,你到底能不能見到人家啊,別帶我來空歡喜一場。

雖說楚皓是楚家公子。但是明確來說,黎菲的身份卻是跟家主差不多,為王城的第三勢力,據說參加王家家主曾想追過黎菲,卻被拒之門外,之後,竟也是不了了之,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也便是這個,讓王城沒有人仗著修為和身份,再去要求見這位傳說中的美人。

「不好意思。楚公子,我們……。」那男子下意識的微笑回答。雖眼神不善,倒還沒有讓他去說什麼的地步,不過下一刻,當回絕到一半時,他猛的抬起頭,臉色俱是驚駭,喊道:「楚皓!你是楚皓,楚家三公子,楚無敵!」

一連串的驚駭頓時讓楚皓有些發怔,下意識的點點頭,道:「恩,我是,不過我不是什麼楚無敵。」

「啊!抱歉抱歉!楚公子,您稍等,我馬上去通報。」當想起的那刻,看著眼前的少年,那男子頓時想起了一切,在立刻升起想給自己一巴掌的同時,連忙向門口跑了進去。

不過跑到一半,他又是驟停了下來,轉頭喊道:「不不,楚公子進來等便是。」

說完這句,他對著裡面的人-大喊道:「快快,準備好貴賓房,還有茶點糕果什麼的,怎麼能讓楚公子他們站在門外呢。」

喊完這句,他再次轉身對著楚皓滿臉媚笑的恭敬道:「楚公子,還有這位公子,您們裡面等,我馬上去通知掌柜。」

「恩……」看著這一驚一乍,然後頓時有些雞飛狗跳,很多客人都是轉頭驚訝看向來的目光,楚皓顯的有些獃滯,下意識道:「你不是說不在嗎?」

「啊!」那男子一愣,旋即咬牙直接給了自己一巴掌,說道:「瞧我這記性,掌柜當然在了,怎麼可能不在呢,公子進來稍等片刻便行。」

「好吧。」楚皓頓時無奈,看向同是獃滯和無奈的洛塵,笑道:「那我們進去等吧。」

「恩……好。」洛塵點點頭,心道這是怎麼回事啊,弄的怎麼咋咋呼呼的。

走路之中,楚皓突然言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是我太有名了吧。」

「……」

……

……

「我道是誰呢,弄的我珍寶軒雞飛狗跳的,原來是楚公子來了啊。」

當三人在貴賓房中品嘗著糕點時,一道單單是聽著聲音便是惑人心神的聲音便是傳了過來。

而當尋著聲音,三人轉過頭的那刻時,眼中俱是微微一呆,瞬間有種心神被失的感覺。

依然還是那身紅色紗裙,也依然是酥胸半露,也依然是那雙讓人遐想無比的雪白長腿,但是每次見到時,哪怕縱使有心理準備,也依然難擋那片刻的失神。

這便是這個女子的魅力,一個真正成為禍水的魔力。

——她是黎菲,王城的第二美人。

「菲姨。」只是片刻失神,楚皓便立刻回過了神,然後看著眼中得意,捂著誘人紅唇正在痴痴發笑的黎菲微微躬身,言道:「本想前日便來找菲姨歸還那衣物,怎料這幾日大雨,衣物乾的慢,然後今日幹了以後,這便立馬過來了。」

「嘻嘻!那便多謝楚公子了。」看著有外人,或是其他原因,黎菲對與楚皓的稱呼再次變成了那種不遠也不近的地步,只是說話之間,看著楚皓的樣子,依然忍不住痴痴發笑。

捂著發笑中,酥胸微震,頓時誘惑無比。

「——咳咳!不客氣,應該的。」楚皓心跳驟停,旋即立刻又是在猛烈的跳動中,楚皓捏拳放在嘴邊清咳了幾聲,讓自己瞬間露出的那種尷尬神情盡量掩去、

不知為何,看到那種畫面,明明是三世重生,心志尤為堅定,哪怕在眾多想殺死自己神通面前依然能談笑風生的楚皓,竟是下意識的迷離了片刻。

那片刻中,他腦子浮現出的,竟是自己施展那詭異功法殺死三名秘法后,自己昏迷前的那刻畫面。

嬌香軟玉,春光無限,更用一種名為處子又為妖媚的香味。


「對了,這是洛塵,侄兒的好友。」尷尬之後,楚皓想到了什麼,立刻便是手肘輕撞了下有些獃滯,臉色竟還能裝著正人君子般的洛塵,連忙對著洛塵介紹道。

「洛塵,這位是黎菲,黎掌柜,相信你應該不可能不知道。」相對與對於洛塵的介紹,對於黎菲的,倒是極為自信的多。

畢竟,在王城,不知道第二美人,而且還是神通之下第一人的黎菲,倒是真的很稀少。

「洛塵,北域洛家第三字,目前是王城城主府第一護衛長,王城真正的天才之一。」

下一刻,讓楚皓驚訝的是,黎菲對與洛塵,竟也是極為的熟悉,而且還是極為的熟悉。

「……你們認識?」(未完待續……) 若是黎菲沒有在前面加上一句北域洛家的話,那麼楚皓也便是認為黎菲是跟唐宗祖等人一樣,只是僅限在關注而已。

但是此刻黎菲卻是連人家的家門都是報了出來,這可不是僅限在關注的問題了。

「你們認識?」楚皓看向洛塵問道。

洛塵的表情有些驚訝,然後看著黎菲,微怔了片刻,便搖搖頭說:「今日我也是第一次見黎掌柜,也是有些納悶,黎掌柜為何對於洛某如此的熟悉啊,莫非……」

洛塵的臉上竟是浮現出了一絲自戀之色。

「呵呵。兩位公子莫非忘了,妾身也本不是王城之人,雖來王城一些年了,但是對與外面的事情,還是極為的靈通的,然後不巧的是……」

黎菲看向洛塵,捂嘴一笑道:「妾身也正好來自北域,然後我這幕後的東家,跟洛家還有交情,然後……」

她打量了一下洛塵全身,笑道:「曾經跟東家去過洛家,當時的洛公子還光著屁股滿地跑呢。」

說完以後,她又是捂嘴輕笑,酥胸微動間,春光無限。

聽到黎菲這麼說,楚皓頓時微訝的同時,然後看向洛塵,只見洛塵用著一臉的苦色加尷尬的正在一副回憶的樣子。

不過看其越來越苦的臉色,想必定是回憶不出來了。

果然,在自動忽略光著屁股跑的那句話后,洛塵終於問道:「洛某實在是想不起來了,不過想不到能跟黎姐姐是來自一個地方,真是太榮幸了。」

說著這話的時候,他竟是不知恥的往前一步,伸出手。擺出一副老鄉見老鄉的樣子,欲想去捏黎菲的手。

「沒什麼榮幸不榮幸的,只是在異鄉見到昔日之人。而且還是長的如此玉樹臨風,妾身倒有一種不想見的感覺。」

黎菲一步退後間。在洛塵頓時露出的尷尬和不解眼神中,她笑道:「因為會覺得妾身已經老了啊。」

「啊!哈哈。」洛塵一愣,旋即笑了起來。

「菲姨怎麼可能老,還是那般的年輕,跟少女似的。」一方面暗自為洛塵的好脾氣鬆一口氣外,楚皓一方面連忙拍馬屁道。

方才黎菲又退後,又說出那番話時,楚皓還以為是黎菲生氣了。在頓時生起的尷尬中,想的俱是怎麼樣為洛塵解釋。

洛塵雖不著調,但也不是那種孟浪之徒,雖然剛才的舉動是有些孟浪。

「哈哈,黎姐姐這麼漂亮,若是出去,若是別人不認得黎姐姐的身份,別人還以為你是我妹妹呢。」洛塵大笑,然後繼續順杆子往上爬。

只是這種舉動,卻是讓楚皓有些疑惑了起來。洛塵再不著調,再會順杆子,也是建立在別人給他杆子的基礎上。只是這次為何……?

「對了,敢問黎姐姐的東家是誰,竟會跟我洛家是舊識?」


在一番嬉笑后,洛塵終於顯露出了自己的本意。

只是面對著洛塵的問題,黎菲卻是捂嘴笑道:「你猜?」

「啊!」洛塵面露苦澀,苦笑道:「洛某愚笨,哪裡猜的到。」

「嘻嘻……!」

聽到洛塵說自己愚笨,黎菲笑的更加厲害,嬌軀搖動間。頓時讓整個貴賓室便的風光大好,不過此刻。在唯有四人的房中,這幅堪稱絕世誘惑的畫面。卻可惜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看見。

哪怕房中的兩名男性,此刻一個一臉苦澀,一個一臉疑問,竟是也錯過了這種畫面。

「今日竟能聽到,,能讓十年前,讓整個北域都為之撼動的洛三公子說自己愚笨,妾身倒真的是好福氣啊。」黎菲笑聲魅惑無限中,緩緩的說出了這番讓洛塵更加驚訝的話。

不過驚訝歸驚訝,片刻以後,他已是面露苦澀,苦笑道:「只是年輕氣盛時的事,姐姐又何必來逗小弟呢。」

「若姐姐不願說,那小弟也便不問了。」洛塵繼續苦笑。

顯然當年的那事,對於他的打擊不少,只是想起,便讓他有種極為鬱悶的感覺。

「好啦,好啦。」黎菲又是一笑,然後在楚皓複雜的眼色中,招招手,說道:「姐姐告訴你便是,來,把耳朵湊過來。」

這下子是是輪到楚皓苦笑了,不過雖然極為好奇,但是既然人家如此,自己也便不會不識趣的去偷聽或者打聽。

只是在心中,他卻是一直有個疑問,對於洛塵的出身,無論從他表現出了的氣范好,還是此刻黎菲表現出的神情言語來好,洛塵的出身絕對不低。

尤其是洛家前面竟是直接掛了北域的名號,顯然這是一個極為龐大和駭人的勢力。

要知道,若是楚皓去了其他域,要自稱的話,也只能自稱王城楚家,而非南域楚家,因為楚家的勢力,僅限王城而已。

勢力多大,便是如何自稱。

只是……

看向被黎菲在耳邊吹氣說話,讓人嫉妒羨慕恨無比的洛塵,楚皓卻是疑惑無比,因為在前世,楚皓身為神通巔峰大能,基本上的勢力,他都聽說過,但卻沒有聽說過北域洛家這個名號。


「到底怎麼回事?」楚皓頓時有些心煩。

難道……!

最後的百年,也便是楚皓成長的百年,各大域被寶士開始侵襲,人族開始節節敗退,很多勢力也在消失之中,只是相對於來說,大勢力基本上很難消散,消散的基本上是小勢力而已。

尤其是在名號前是州和域的,基本上在區區的百年內,還是堅挺了不少。

「算了,別想那麼多了,若是真是那般,不管是為了人族,還是為了洛塵,那些事情,我也斷然不會讓其再次出現。」看了一眼臉色已是驚駭無比的洛塵,楚皓心中言道。

「知道了吧。不許說出去哦,哪怕是楚公子。」

在楚皓心中下了決定的那刻,黎和洛兩人的悄悄話也已然結束,只是相對與黎菲的戲虐輕笑,洛塵卻是有些獃滯。

「想不到竟是龍……」洛塵口中嘀咕,旋即回神,便停止了下面的話。

「楚公子不要多想,只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秘密,再說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