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鑰!」

當蘇釋的視線見到著一枚古老的木鑰時,眼神霎那間火熱起來,雖然在先前的石殿中已經見過一些莫名其妙的鑰匙,但在這一枚出現時,蘇釋知道,他終於是遇見真貨了。

火熱在蘇釋眼中涌動著,這一刻他沒有半點的遲疑,直接一把對著那遠古秘鑰抓了過去。

「咻!」

不過,就在蘇釋伸手的霎那,一股凌厲勁風,陡然自其身後出現,這番突如其來的變故,即便是以蘇釋的反應都是怔了一下,不過旋即他手一抖,紅光自掌心掠出,化為一道壯碩身影出現在了其身後。

鐺!

清脆的聲音傳播而開,一股驚人的勁風席捲開來,竟是將蘇釋都是震退了許多步,而後這才目光凝重的抬起頭,望向前方的半空,當即他的面色便是怔了一下。

詭異出現的人,並非是蘇釋想象中的陳墓以及華雲等任何一人,而是一位身著紅色衣裙的女子。

女子嬌軀修長,顯得窈窕有致,青絲如墨如瀑,那張容顏如同桃花般妖治,透著一股驚人的媚意,狹長的概花雙眸,水吟吟的,看得人心頭一盪。

這是蘇釋第一次在遠古戰場看見這麼漂亮的女人。

「咯咯,小兄弟,姐姐也看上了這造化之鑰,把它讓給姐姐好不好?」紅衣女子笑吟吟的望著蘇釋,那聲音嬌脆酥麻,即便是這等極為無理的要求,但卻讓人生不起半點的火氣。

而蘇釋對於此女的話,也是一聲乾笑,不過好在他也不是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動路的人,而且他更清楚,面前的這女人,絕對不會是什麼省油的燈。

能夠搶在陳墓那等強者之前進入這裡,本身就說明了她的不凡,再加上在先前的大殿混戰中,蘇釋卻並沒有發現她的身影,顯然,這女人從巴開始就是隱藏在暗處,坐看好戲,這種實力與心機,可不是什麼簡單女人能夠擁有的。

「既然這位姐姐如此豪邁,我看還是別搶我的東西吧?這樣可沒有淑女典雅的樣。「

蘇釋乾笑,目光卻是不著痕迹的瞟了一眼那遺骸手中的造化之鑰。

「姐姐可不是仙女喲,所以也不需要裝什麼典雅,反而,我更喜歡當蠻不講理的妖女「

紅衣女子嫣然一笑,旋即那對如玉般的素手輕輕一握,火紅色的鞭子便是在其手中出現,火鞭輕輕一抖,彷彿連空氣都是被生生的轟爆了去,那種擴散而出的波動,讓得蘇釋眼神微微一凝,這女人的實力,恐怕比那陳墓還要強「

紅衣女子就這般笑吟吟的盯著蘇釋,火紅鞭子如同蛇一般在其周身靈活的盤旋,一種無形的壓力散發而開,令得蘇釋感到身軀有些沉重。

這女人,不是省油的燈啊。

「嘿嘿,那陳墓他們肯定還在外面等著,你拿了造化之鑰,出去恐怕也走不了。」蘇釋目光轉動,道。

「陳墓?魔岩王朝么?「聞言,那紅衣女子唇角微微一掀,似有點不屑與高傲,不過她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盯著蘇釋,笑道:「小兄弟,你是想好放棄還是與姐姐動手玩玩呢?我覺得,光憑你這靈傀,要攔住姐姐,恐怕有點難度呢……「

「既然你這麼想要這造化之鑰,我若是再爭搶的話,未免也太沒風度了。「蘇釋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這才讓得那紅衣女子唇線輕揚,不過心頭,反而是看低了蘇釋一頭,她並不喜歡這種太過容易退縮的男人。

「那就多謝小兄弟了啊……「

心中想的,這紅衣女子自然不會表達出來,她嫣然一笑,手中長鞭一抖,便是對著那遺骸手中的遠古秘鑰纏繞而去。

「畢!」

然而,就在其長鞭抖出的霎那,那靜靜站立在一處的血靈傀,猛然暴射而出,兇悍的拳風,毫不留情的當頭便是對著紅衣女子怒砸而去。

長鞭已是甩出,這個時候回防已是不可能,不過這紅衣女子倒也是能耐非凡,只見得其蓮步輕退,竟也是巧妙的避開了血靈傀的攻勢,但同時,她手中的長鞭,也是偏離了方向,落在了遺骸旁邊的地板上,轟出一條刺眼的裂縫。

而也就是在長鞭落空時,蘇釋的身影,已是快若閃電般的出現在了遺骸之旁,沖著那美目輕眯,眼中閃爍著危險味道的紅衣女子燦爛一笑

「抱歉啊,在我眼中,還是這造化之鑰的吸引力比你更大一點。」

!! 而也就是在長鞭落空時,蘇釋的身影,已是快若閃電般的出現在了遺骸之旁,沖著那美目輕眯,眼中閃爍著危險味道的紅衣女子燦爛一笑


「抱歉啊,在我眼中,還是這造化之鑰的吸引力比你更大一點。」

聲音落下,他的手掌,一把抓向造化之鑰,毫不遲疑。

突如其來的變故,顯然也是讓得那紅衣女子微微怔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蘇釋竟會虛晃一槍,抓住一點點的破綻,將其逼退。

「咯咯,倒是個有趣的傢伙,姐姐還真是小瞧你了啊,不過想要在姐姐手中搶到這遠古秘鑰,恐怕不識什麼簡單的事呢。」

不過雖說這番變故有些意外,但蘇釋顯然也是低估了這女子的能耐,只見得其纖細玉手一抖,那火紅長鞭猛然揚起,以一種詭異的弧度,快若閃電般的對著蘇釋脖子纏繞而去。

蘇釋也是察覺到了這紅衣女子那等凌厲的反擊,當下也不敢怠慢,手掌一握,紫金八卦爐閃現而出,頓時便漲,將那纏繞而來火紅鞭子柢御而下。

鐺鐺!

八卦爐與火鞭接觸,頓時爆發出道道火花,而後蘇釋便是感覺到手臂上傳來陣陣酸麻之感,當下心頭也是暗感震驚,這女人的力量,也太強了點……

竭力的柢御著襲來的火鞭,蘇釋心神一動,那血靈傀再度衝出,兇悍的拳風,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對著那紅衣女子籠罩而去。

而對於血靈傀,那紅衣女子對其的忌憚,顯然是要遠遠的超過蘇釋,因此纖細的玉掌陡然舞出,一股絲毫不遜色陳墓的氣息波動,自其體內澎湃的涌動而出,竟直接是與血靈傀硬碰硬的接觸了起來。

砰砰砰!

低沉的悶聲,在半空中傳盪而開,雄渾的勁風波動也是席捲而出。

在紅衣女子與血靈德陷入激戰時,蘇釋也是在與那一道火鞭糾纏著,而在這種糾纏下,他心頭卻是越打越驚,這女人著實有些不凡,不僅能夠在與血靈傀的交鋒中不落下風,甚至還能夠分心控制這火鞭纏著蘇釋,令得他無法奪取造化之鑰。

而這條火鞭,顯然也不是尋常之物,應其上面,瀰漫著一種灼熱之氣,蘇釋僅僅只是與其略作接觸,便是感覺到體內的血液有著沸騰的跡象,不過好在藉助著煉化之力的霸道,倒也是強行的鎮壓了下去。

「不能跟她拖下去。」

蘇釋目光閃爍,這女人來歷神秘,誰也不知道她有著神秘不知名的手段,眼下這幕,必須先將造化之鑰拿到手,然後趕緊離開才行。


「我雖然不是你本體的對手,不過想要光憑藉著分神控制一道道器靈寶就拖住我,未免也太小瞧我蘇釋了。」

蘇釋身形一退,旋即屈指一彈,一道黑光便是暴掠而出,迎風暴漲,化為一座巨大無比的八卦爐,正是紫金八卦爐。

轟!

紫金八卦爐一出現,一圈匹煉便是涌動而下……強大的壓力,便是將那火鞭籠罩而下,頓時間,火鞭靈巧的速度,瞬間被減緩了下來,而蘇釋則是趁勢攻擊,將那火鞭震得節節敗退。

「小兄弟,你倒果真是有點本事啊!」火鞭節節敗退,那紅衣女子顯然也是受到了干擾,當下柳眉微豎,嗔怒道。

蘇釋也不說話,這女人說話的聲音好聽,即便是這種時候,都讓人有種打情罵俏般的感覺,但真正與其在交手的蘇釋卻是知道,這女人那下手的狠度卻是一點都不弱,你若真因為她的話而心神蕩漾,恐怕就真活該倒霉了……

蘇釋不想倒霉,所以對於這紅衣女子的話,他選擇性的無視了。

「哼!」

見到蘇釋不再理會她,那紅衣女子俏鼻中也是傳出一道低哼聲,旋即桃花般的美眸中有著點點冷意涌動,修長的玉手變幻出道道印法,一股強大的波動,陡然散發開來。

「陰陽掌!」

澎湃的元力,如同潮水般自紅衣女子玉掌間暴涌而出,眨眼間,便是形成了一隻半黑半白的光印手掌,光掌並不大,但其上所涌動的波動,卻是足以讓得華雲他們這種武帝後期強者都是面色變幻。

「鐺!」

光掌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席捲而出,而後快若閃電般的印在了血靈傀胸膛之上,頓時間一道驚人的波動如同飈風般席捲開來,在紅衣女子這一掌下,即便是強如血靈傀,都是被生生震退數十步,在其胸膛上,也是有著一道手印痕迹殘留而下。


「咻!」

這一掌若是落在任何一個武帝後期強者身上,想來都是會出現一些傷勢,不過可惜的是,血靈傀並沒有任何的痛覺感官,所以,在它的腳步在穩下的霎那,它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再度掠出,毫不知疲倦的對著紅衣女子發動著暴雨般的攻勢。

面對著這悍不畏死的血靈傀,即便是那紅衣女子,美目都是微微一凝,旋即銀牙輕咬,顯然也是感到頗為的棘手,若是尋常時候,她倒也是有著性子慢慢的將面前這靈傀打成破鐵,但現在她卻沒這個時間,蘇釋那邊不斷的壓制著她的火鞭,而她對於火鞭的控制,也是越發的微弱,這樣下去,恐怕造化之鑰遲早會落到蘇釋的手中。

紅衣女子明亮的美目閃爍著,片刻后,銀牙終於是狠狠的一咬,纖細的玉蔥指凌空一點,一滴殷紅的精血便是自指尖滲透而出,而後血液閃電般的擴大,竟是形成了一個奇特的血符。

「封!」


血符擴大,如同蜘蛛一般,當頭便是對著血靈傀籠罩而進。

「砰砰!」

血靈傀在那血符之中使勁的掙扎著,但那血卻是無比的堅固,一時半會,竟然連血靈傀都是沖不出來。

暫時困住血靈傀,紅衣女子這才轉過目光,她的臉頰略微有點蒼白,看來先前那血符對她的消耗頗為的不小。

而此時,這紅衣女子正有些兇狠的盯著蘇釋,只不過這番神情在那張美艷的臉頰上表現出來,卻是一番誘人的味道。

「小兄弟,你可是把姐姐給惹惱了啊!」望著那幾乎被蘇釋鎮壓得動彈不得的火鞭,紅衣女子美目微眯,道。

蘇釋目光飛快的瞥了一眼那被困住的血靈傀,心中也是為這紅衣女子的手段震了一下,目光一閃,他猛的一步跨出,抓向那遺骸手中的造化之鑰。

那紅衣女子早便是料到他這一手,當即玉手一揮,又是一道黑白交替的光掌凝現而出,直接狠狠的對著蘇釋轟了過去,這一掌若是被轟中,就算林動有著龍族肉身,怕也是得出現傷勢。

凌厲的勁風當頭而來,蘇釋的眼神也是數次變幻,但最終也是凝固在兇狠之上,他竟是不閃不避,依舊是一把探出,最終將那造化之鑰,牢牢的抓進了手中。

而在蘇釋抓住造化之鑰的霎那,那凌厲無比的攻勢也是凌厲而至,不過,就在那光掌即將轟中蘇釋身體時,一道碩壯的蛇尾猛的自蘇釋袖中暴掠而出,在那蛇尾之上,瀰漫著紫黑色的奇特能量,最後狠狠的轟在那光掌之上。

嘭!

清脆的巨聲響徹而起,而後一股勁風席捲而開,連蘇釋都是被生生的震退了十數步,這才逐漸的穩住身體。

「將元力灌注那造化之鑰之中,這片空間身處造化之鑰之中,只要控制了造化之鑰,就能將這女人強行踢出去!」

拿到造化之匙的一瞬間,蘇釋腦中便多了這些信息。

看到這些,蘇釋心頭一震,當即沒有絲毫遲疑,一股元力立刻湧入手中的造化之鑰內。

這造化之鑰,處於無主狀態,所以蘇釋的元力,幾乎沒有收到絲毫的阻礙,便是成功的注入其中,而也是在這一霎那,他感覺到自己對這片空間,似乎有了一種絕對的掌控。

抬起頭來,蘇釋笑眯眯的望著那紅衣女子,此刻的後者,似乎也是察覺到了什麼,當即銀牙便是咬了起來,玉手緊握,片刻后,又是突然嫣然一笑,媚意撩人的道:「小兄弟,你該不會這麼狠心吧?」

蘇釋攤了攤手,對這紅衣女子那等迷人笑容視而不見,笑道:「沒辦法啊,我若是不狠點心,等會被踢出去的或許就是我了……」

說著話時,蘇釋輕輕揚了揚手中的遠古秘鑰,頓時周遭空間蠕動,一道光柱憑空射下,將那紅衣女子籠罩而進,而後者的身體,也是在光柱中,變得若隱若現起來。

而在光柱籠罩下,那紅衣女子臉頰也是有些青紅交替,不過她的涵養倒是極好,即便是這個時候,她依然還是沖著蘇釋露出一個嫵媚笑容,只不過,那從其嘴中吐出來的話,卻是讓得蘇釋嘴角扯了扯。

「你叫蘇釋是吧?好,這次算是姐姐栽在你手中,不過你可不要以為你這就贏了,你只不過是拿到了一枚造化之鑰而已,姐姐會在遠古秘藏等著你,不過到時候,如果你還是這麼弱的話,那可就不要怪姐姐心狠手辣了哦……」

「記得姐姐的名字,穆紅綾,另外也記得,你下次恐怕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咯……」

望著那最終徹底在光幕中消失的情影,蘇釋也終於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這女人,真是太難纏了……

!! 隨著那名為穆紅綾的紅衣女子被強行踢出這片空間,蘇釋這才如釋重負般的鬆了一口氣,其手掌一招,那血靈傀也是轟破了那血符封印,穩穩的落在了蘇釋的身旁。

「這女子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連血靈傀都是奈何不了她……」蘇釋看了看血靈傀胸膛上的掌印,眉頭也是微微一皺,這女人的實力,恐怕比起那陳墓還有所勝之,而且她的手段也是相當的奇妙,先前的情況,竟然連血靈傀都是被其所困住,如果不是他留了後手的話,恐怕蘇釋就真只能祭出最後的手段了。

如今雖說將這女人弄走了,這場交鋒,也算蘇釋略勝一籌,不過蘇釋也知道,恐怕他又得與人結下樑子了,這穆紅綾長得漂亮,說話也是和和氣氣,但蘇釋明白,越是這樣的女人越難纏,今天這麼得罪她,也不知道日後會有什麼麻煩。

皺著眉頭想了一會,蘇釋又是笑了笑,現在想這些也太早了一點,不管這女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反正這造化之鑰他勢在必得,就算是再重新來一次,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想要成為真正的強者,心中自然不能有畏懼的存在。

「東西到手了,也該離開這裡了。」

蘇釋淡淡一笑。

隨即,他眉頭又突然皺起。

「誰知道這時候出去是不是還在那大殿中,那陳墓甚至剛才的穆紅綾說不定都等在那裡,我出去豈不是找死?」

蘇釋想到,面色立即一變,如果陳墓與那穆紅綾等人真的在外面蹲著他的話,那他可就真是有些凄慘了,不管怎樣,現在的他,真實實力還無法與武帝後期強者抗衡,即便是有著血靈傀以及聖者神通的底牌,但面對著那種局面,顯然是凶多吉少。

「那也不能一直躲在這裡……」蘇釋躊躇道。

「對了,我得到的那枚造化符文?正好這裡安全,便直接藉助造化仙樹之力,將肉身突破到不滅的地步,到時候我便是擁有了與武帝後期境強者抗衡的資格,又何必再忌憚那陳墓等人?」蘇釋自言自語道。

蘇釋怔了怔,旋即眼中湧上欣喜之意,顯然是差點將那剛剛到手的樹紋符文給忘記了,如果他晉入了不滅後期,那也相當於武帝後期境的強者,那時候,倒的確是不用再怕陳墓……

從進入遠古戰場到現在,蘇釋底牌動用了不少,現在他能拿出手的,就有神龍變,聖者神通井中撈月,偽聖神通戮天指,武帝後期靈傀,紫金八卦爐和天帝煉物法。

其中,他的龍族血脈已經接近金龍程度,肉身實力極為強悍,可硬抗武帝中期強者全力一擊,所以,只要他把修為境界提升上去,就算對上武帝後期強者,也不是難事。

造化仙樹乃是專門為他打造的寶物,因為此物可以極大地強化他的肉身血脈,如果將全身血脈與龍族血脈真正融合,那麼他將達到不滅金身的地步,足以抗衡武尊境以下任何武者!


在這遠古戰場中,只有著達到武帝後期境的強者方才有著話語權。

既然心中有了定計,蘇釋倒也是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直接就地盤坐而下,而後手掌一握,那枚彷彿自然而生的樹紋符文,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

這樹續符文,呈現一種碧綠之色,昂然的生機從中瀰漫出來,在那等強大的生機中,似乎還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奇異能量,光是這般握著,蘇釋便是感覺到他全身猶如處於溫泉之中一般,溫和的波動,在泥丸宮內擴散著。

「不愧是造化仙樹……」

感受著那種奇異而強大的能量,蘇釋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讚歎之色。

「這種樹紋符文,乃是自然而生,吸收煉化起來格外的困難,不過我擁有著紫金八卦爐,倒也不用太過的擔心,不過至於在吸收后能否成功的突破到不滅金身的地步,或許就得看自己的機緣了。」蘇釋道。

袖袍一抖,血靈傀便掠出,在其一旁護法,蘇釋這才放心了一些,雙目緩緩閉上,而後其手中的樹紋符文也是漂浮而上,最後在其額頭之前停頓而出,翠綠色的光芒,在其中閃爍著,但卻依然未曾滲透出來,看來這東西極難煉化倒不是沒有道理。

不過這對於擁有紫金八卦爐的蘇釋來說,這顯然並不具備什麼難度,紫金八卦爐最擅長的便是煉化,任何能量,在那八卦爐轉下,都是將會被化為最為原始的能量……

伴隨著蘇釋心頭一動,那懸浮在蘇釋泥丸宮的紫金八卦爐,也是從其天靈蓋處跳躍而出,蠕動間,化為一座熱氣騰騰的丹爐,而後丹爐打開,徑直的將那枚頑固如堅石般的樹紋符文包裹而進。

嗤嗤!

煉化之力,鋪天蓋地的蔓延而開,那原本任由蘇釋如何撕扯都是紋絲不動的樹紋符文,終於是出現了顫抖的跡象,一絲絲碧綠色的能量被蠻橫的扯出,然後便是被周圍包裹的黑洞的一口吞噬,同時間,經過吞噬之力煉化的奇異能量,則是一絲絲的湧出,最後自蘇釋天靈蓋灌注而進,源源不斷的湧入泥丸宮內。

隨著這些奇異的碧綠能量湧入,蘇釋的泥丸宮,也是猶如烈火遇見殘雪一般,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出現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泥丸宮內,一片混沌,唯有著紫金八卦爐坐鎮其中,放眼望去,充斥著混沌之色,猶如那未開的天地。

但這混沌之色,在這些充滿著奇異的生機碧綠能量湧入下,終於是出現了轉變,混沌悄然的消退,彷彿天與地開始分離,陰陽開始誕生……

泥丸宮內所出現的劇變,蘇釋自然也是有所察覺,不過他不僅不慌,心中反而大喜,因為他知道,想要真正的練出不滅金身,那便是必須在泥丸宮內打破混沌,締造一番小天地,與外界天地形成共鳴,如此方才能夠調動天地之力,發揮無窮威能。

不過想要真正的在泥丸宮內締造出一番小天地,顯然不是能夠一戳而就的事情,因此即便是有著樹紋符文那充滿生機的奇異能量源源不斷湧入,但這種變化,依然相當的緩慢……

而對此蘇釋也早有著心裡準備,若是不滅金身真的如此容易晉入的話,這讓那些辛辛苦苦湊集造化丹,並且冒著失敗的生命危險衝擊武帝後期境的人又情何以堪。




Related Articles

“你製作的護腕名字叫什麼?”評委問她。

“星星護腕。”小女孩子的聲音也很稚嫩,評...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