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差不多,怎麼說自己現在也算是一大高手了」聽到萬老的話林破天總算有些欣慰。

「小混蛋,出來受虐。」

此時賀問天的聲音一字不漏的傳進林破天耳內,林破天聞言大喜,功力大增的林破天對自己充滿信心,決對能給老混蛋一個大大意外驚喜。

林破天身形一閃便出現在通道內,混沌造化功急速運轉,全身元力湧入雙手之間,一股恐怖的拳意出現在林破天雙手之間。

「破」林破天大喝一聲,賀家破意拳演化而出對著賀問天轟去,拳風肆虐捲起通道內無數石灰。

「賀家拳」賀問天一眼就看出了林破天施展出來的正是賀家拳,賀家拳出現在林破天手上,著實讓賀問天有些意外,賀家拳可是賀家傳家之寶,從不輕傳外人,既是賀家子弟也只有天資聰慧者才有資格修鍊賀家拳。

賀問天從林破天恐怖的拳意中可以看出林破天一定得到了賀家拳真傳,賀家拳的精髓在於賀家拳的拳意,那是誰都無法偷學出來的。

「看來賀寶林在這林破天身上下足了本錢呀,竟然連賀家拳都傳了。」賀問天暗子感嘆。

感受到林破天拳意的恐怖賀問天沒有硬接,身形急速向著酒仙洞府外掠去,如此狹窄洞府過道肯定抗不過兩人的轟擊,沒準整個洞府就被二個轟毀了,林破天是不在意,洞府沒了在挖一個就行。可賀問天就一樣了,這洞府他雖沒出什麼力,卻花了九塊下品靈石和一柄中品靈器,這樣毀了差實有些可惜。

「老混蛋你別跑!」林破天大叫一聲向著賀問天追去,兩人一前一後便出了酒仙洞府,足足飛出二三里地。

「小混蛋速度咋就這麼慢呢?」賀問天雙腳站定,身上藍色長袍隨風飄動。

林破天為之氣結,自己最多也就結丹期修為,速度怎麼可能比的過賀問天,林破天積聚雙拳的元力無法得到釋放甚是難受,二話不說對著賀問天轟去。

「來的好」賀問天雙拳揮動一股截然不同的拳意湧出,赫然也是賀家拳,比之林破天的肆虐的拳意,無疑是溫柔多了。

「嘭」的一聲,四拳雙撞,股股拳勁卷的亂石紛飛,原來滿臉微笑的賀問天臉色突然一變,身上的氣勢嘭嘭兩聲足足攀升兩層,直接把境界提升到元嬰初期才堪堪擋住林破天的破之拳意。

「噔磴噔」四手分離林破天噔噔的向後退去,每一腳砸地上發出聲響,被林破天踩到的碎石直接化成粉沫,林破天足足退了近十步才制住身形。

「變︶態」賀問天低語一聲,擺了擺發痛的手,剛剛一擊表面上賀問天佔了上風,其實也暗自吃了一些小虧。

太過低估了林破天攻擊力,直接感覺到不對勁之後才提升境界,雖然當住了林破天的攻擊,最先和林破天碰觸的手還是被林破天賀家拳擊的生痛。

賀問天萬萬沒有想到僅僅數個時辰之後,再次與林破天交手,林破天的修為會提升這麼多,遠遠超過了賀問天的意料。

制住身形的林破天沒有任何的留停,無數的拳影向著賀問天轟去,九式七十二般變化的賀家破意拳,一招一式的全部使出,頓時破之拳意肆虐,拳勁所到之處地面被轟出一個又一個大坑。

交戰中的林破天一次又一次被賀問天擊飛,每一次被擊飛之後的林破天又像不死小強一樣沖向賀問天。

「飛龍在淵」又一次被賀問天擊飛在空中的林破天大喝一聲,數丈長的青龍槍毫無聲息出現在賀問天身後,青龍槍的槍尖對準了賀問天的屁股,林破天臉上露出得意的笑。

「小混蛋,飛就飛了罷,還飛龍在淵呢!」賀問天甚是無語望著即將撞向地面的林破天。

「轟」林破天的身體轟的一聲撞在地面上,直接撞出一個大坑。

「啊」半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及其凄慘的叫聲,比起鬼哭狼嚎還在凄慘三分。

「小混蛋,老子今天打死你這個混球」賀問天一張老臉漲的通紅,一手捂著屁股,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林破天身旁,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林破天屁股一頓狂虐,拳打腳踢竟然毫無章法可言。

嘭嘭嘭的數拳數腳之後,林破天兩眼泛白徹底失去知覺,賀問天並不解氣,又是數拳之後總才氣消,一手捂著屁股一手拎著林破天,向著酒仙洞府走去,遠遠能看見賀問天捂著屁股上竟然濕了一大片,不由讓人想到一朵老菊花殘了。

「哈哈哈哈」七彩游龍槍內的萬老笑的前俯後仰,完全不像一個上億年老妖怪,萬老怎麼也沒有想到後面會出現如此戲劇化的一幕,一個功至出竅的老傢伙居然讓十五歲不到的小傢伙爆了菊花。

「小混蛋,出來受虐!」一天之後酒仙洞府內賀問天咆哮聲直衝九天,石室內正在修鍊林破天只感覺菊花一緊,全身冷汗淋淋。

整整一個月一老一小兩道身形在深山中不停在搏鬥,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林破天和賀問天,這一個月對林破天來說,是凄慘的,是黑暗的,自從賀問天老菊殘了之後,賀問天每一次都特別關照林破天的小菊花,每一次不來上幾拳幾腳,感覺特別的不爽,而且林破天悲劇的發現,不管自己怎麼躲都躲不開菊花被虐的事實。

整整一個月,林破天被虐還不是最悲劇的,最悲劇的是林破天發現,自從金色液體佔滿自己丹田五分之一后,自己的修為在無寸進,半壇的烈火酒都沒被林破天消耗完,竟然沒有產生半滴金色液體,這個發現讓林破天甚是無語。

雖說在賀問天無數次揉虐之下,無論是林破天的游龍十八式,還是賀家破意拳都有著天大的進步,就連元力的運用,也是提高了數個層次,元力在經脈內的流轉速度,雖說還做不到元隨意動,但也相差不遠,林破天整體實力比一個月前,可是足足提升數倍。

「萬爺爺,我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又一次被賀問天虐的灰頭土臉的林破天回到石室內,還是沒有半點頭緒只好找到萬老。

「混沌造化功既是老主人也沒有修鍊過,如今你這般情況,我也不知道,人體內最多產生一種元力,也有特殊體質,體內能產生多種元力,不過聽老主人說過,唯有混沌體質,才能修鍊混沌造化功,修至化元期時,會分出五個層次,每一個層次,就會產生一種元力,如果我沒有猜錯,如今你體內一種元力已經飽和,正在等一個契機產生另一種元力,如今你要等的就,就是一個契機。」

「萬爺爺,元力不就是一種嗎?難道還有很多種?」

「天兒,元力因為特性的不同,大致可分五種,金,木,水,火,土,如今你體內的金色液體,就是金色元力,金,火主攻,土主防,木,水主療,就拿你師父賀問天來說,他的元力就是火屬性元力。」

「難怪每次和老混蛋過招都會有灼燒的感覺,原來是火屬性元力的作用」通過萬老的講解,林破天對元力有了基本了解,金色的金元力,青色的木元力,藍色的水元力,紅色的火元力,黃-色的土元力。


「如今我金元力已經飽和,如果萬老說的不錯的話,那麼我丹田內下一次要產生的元力又是什麼元力呢」雖然林破天沒有從萬老那裡得到解決身體問題的辦法,但對身體即將產生的新元力還是充滿了好奇。

「多元同體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修為會不會成倍增長,真的有所期待,契機不到想多了也沒有,還是快點恢復元力吧,要不然定會被那老混蛋虐的很慘」林破天不在多想,從七彩游龍槍空間吸了一口烈火酒,雖然酒火酒不能在增加元力,但對於快速恢復元力還是不錯的選擇,眼觀鼻,鼻觀心,緊收心神,林破天很快進入了修鍊狀態。

一個時辰之後,林破天完全恢復到頂峰,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毫無起色的丹田,林破天知道,如果不找到萬老所說的契機,自己的修為將不會在有寸進。

「老混蛋師父的元力是火元力,如果我把老混蛋師父的火元力吸到體內,不知道能不能產生火元力?」石室內的林破天認真思量著。

整個深山裡就只有自己和賀問天,想要體內產生新的元力,林破天自然把主意打到了賀問天身上,就算不能產生火元力,至少對火元力特性有一個深層次的了解,對以後修鍊火元力也有所幫忙。

「對,找老混蛋師父去」林破天呵呵笑著向著賀問天的石室走去,笑的及其陰險.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老混蛋師父,你在裡面嗎?」林破天站在石室門外對石室喊道。

「小混蛋,什麼事?講,是不是又想受虐了」賀問天不耐煩的說道,一個時辰前可是剛把林破天體內靈力消耗一空,貨問天自己也累的夠嗆,結果一個時辰剛過自己還沒恢復過來,林破天居然就恢復好了,賀問天怎麼可能會有好脾氣。

賀問天當然不知道林破天體內早已經是元力,而並非他想象中的靈力。

「老混蛋師父你在就在好不過了,能不能把你那火元力借點我用用?」林破天笑呵呵的走進了賀問天的石室問道。

「啥,小混蛋,你剛才說啥?」賀問天的身形一下字出現在林破天面前,直接把林破天嚇一跳。

「不就是借你一點元力嘛,用得著一驚一炸嗎?」林破天嘀咕一聲,想到剛才賀問天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

「借點元力,借點元力,小混蛋,給你老子講清楚,你想怎麼借元力?」賀問天簡直要被林破天給氣瘋了,元力如果說借就能借的話,天下不知道又要多出多少高手。

「老混蛋師父,這個簡單呀!你把你的火元力傳到我體內不就行了。」

「小混蛋,你想死,老子一巴掌拍死你,也不用浪費老子的元力。」賀問天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混賬玩意兒,自己體內的火元力那怕只是細微的一點點,也不是林破天現在細小的經脈能夠承受的。


「老混蛋師父,不浪費,一點都不浪費,就要一點點,一點點就好」林破天急道。

「一點點一點點,老子一點點個屁股」賀問天氣的轉圈,怎麼說就是解釋不明白。

「老混蛋你就給我吧!」林破天見賀問天怎麼說也不給自己火元力,體內元力運轉,一股吸力出現在林破天手上,直直向著賀問天抓去。

「老混蛋你不給我,難道我還不會自己吸嗎?」林破天暗道。

「小混蛋你要幹嘛」賀問天一時不察竟然被林破天抓個正著,頓時心中大驚。

強大的吸力作用在賀問天身上,賀問天體內瞬間一絲火元力被抽離身體,等賀問天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小混蛋,你快給老子住手」賀問天臉色瞬變,自己又不敢運轉元力,如果運轉元力林破天只會吸的更快,一時急的哇哇大叫。

賀問天怎麼都想不到林破天居然敢吸他元力,林破天金屬性的體質承載火屬性的元力,這不是自己找死嘛?

「啊」火元力剛一入體林破天慘叫一聲,雙手瞬間脫離了賀問天的身體,只是林破天的手掌在離開賀問天身體的時候竟然冒出一股青煙。林破天來不急多想,身影一閃留下一道虛影向自己石室衝去,就連賀問天隨之落下的大手,也只不過抓住一把空氣,林破天徹底爆發極速。

賀問天緊跟在林破天身後來到林破天的石室,賀問天雖然知道林破天剛剛吸走的元力只有那麼的一絲絲,但那也是元力,比靈力強上無數倍的元力,就算林破天體制特殊,賀問天也不相信林破天能承受的住。

狂暴火元力剛一入體,鑽心的疼痛直影林破天心神,火元力所到之處,經脈瞬間被灼傷,枯竭,林破天體內的金元力瘋涌而至,想把這股突然闖進林破天身體的異元力,趕出自己的領土。

狂暴火元力見瘋涌的而來的金元力便開始逃竄,火元力所到之處,瞬間就是一片火災,金元力在林破天的驅使下忙著四處救火。

石室內林破天身上的衣服已經化為灰燼,全身發黑,活像一隻烤焦的鴨子,不遠處的賀問天不停的摸著額頭的汗水,轉來轉去不知道如何是好。

短短的幾個時辰,林破天體內已經被火元力破壞的七七八八,糟糕到極點,金元力四處救火,疲於奔命,無心在去管那一絲火元力.

混沌造化功被林破天運轉到極致,不停的吸納天地靈氣為己用,補充被火元力不停消耗的金元力。

在林破天一處經脈內,一絲狂暴火元力,一次次破壞著林破天的經脈,然後一次次修復,直到一條全新的經脈出現在林破天體內,比之以前堅韌無數倍,就算狂暴的火元力在也無法對其傷害分毫。

金元力被補充,在經脈內火元力因為吸收天地靈氣同樣得到了補充,原本一絲火元力,隨著元力的補充,漸漸變大。

兩天的時間內,林破天體內的金元力和火元力發了上百次碰撞,全身三百六十六經脈,一半的經脈被火元力佔領,在火元力佔領一半的經脈后,火元力在沒有前進半步。

兩天的時間,林破天全身一半的經脈被毀壞上百次,甚至上千次,成百上千次的初修復,破壞,一次次鑽心的疼痛讓林破天失去知覺,唯有心中一絲清明,不停的告訴自己我不能死,不停的運轉混沌造化功。

一絲絲帶火炎的紅色液體,順著被火元力占居的經脈,緩緩流進林破天的丹田。

「轟」丹田內紅色液體與金色撞在一起,瞬間炸開的鍋。

「噗」林破天一口黑血噴洒而出,絲絲顆粒態的碎末隨著被帶出。

「小混蛋,你怎麼樣了?」兩天一直寸步不離的賀問天看著吐血林破天大驚,黑色的血液,賀問天怎麼會不明白,嚴重傷及肺腑五臟六腑出血就是黑血。

「難道就這樣完了嗎?,天嫉英才」賀問天唯一能想的理由,此時的林破天即使賀問天想救也束手無策。

「納元入體」以築基期的修為納元入體,古往今來林破天可為第一人,又有誰能找到解救的方法。

「天兒,你真是胡鬧」七彩游龍槍內的萬老,無奈的搖搖頭揮手間打出一個青色能理光團融進林破天的身體。

林破天已經無限接近枯萎的身體,突然爆發出昂然生機,生命氣息強大到連賀問天都感到吃驚,

「這是生命的氣息」已經完全放棄希望的賀問天在林破天身上生機重現的時候,如黑暗之夜看到星星之火般明亮。

「太好了,這下這小混蛋死不了了」

青色能量團所過之處一片生機,原本皆損的五臟六腑在青色能量團過後,居然神奇般的恢復如初,最後青色的能量光團落在破碎不堪的丹田之上,把林破天整個丹田緊緊包住。

一天,兩天,整整半個月,石室內的林破天都沒有醒來,賀問天不停的來回渡著腳步,整張老臉都厚了幾分,眼看三個月的時間就要到了,如果林破天還不醒來那該如何是好。

此時林破天丹田正發生著奇秒的變化,金色的液體,紅色的液化,青色的液體,三種液體各佔據著丹田的一方,互不侵犯,似乎達到了某種平衡狀態,同時三種液體向著同一方向運轉,全身經脈不時有著三色元力流動,每一種顏色的元力雖相互隔離,但卻形成同一整體。

原本只想借用火元力的林破天,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因禍得福,不光借來的火元力,還借來了木元力,雖然木元力是萬老因為救林破天而打入林破天體內,只是想治好林破天傷勢,卻成全了林破天,使林破天體內產生了一種青色的液體,達到化元期第三層,而且還是化元三層大圓滿。

就連林破天的丹田也因為金火元力的碰撞產生爆炸,足足比原先大了一倍。

「哈哈,金,火,木三元一體」睜開眼睛的林破天哈哈大笑,兩眼發光。

「要是在借一次土元力或者水元力,我其不是就五行同體了」

「小混蛋,你在借一次試試」聽到動靜趕來的賀問天,進門就聽到林破天說再借一次土元力或者水元力的話,頓時火冒三丈,二話不說上來就逮住林破天耳朵提的老高,狠狠的問道。

「老混蛋師父您輕點,您老人家千萬另當真,我只是說著玩的」林破天立馬求饒道。

「說著玩也不行,以後想都別想」賀問天-怒道,這一次只差一點點林破天的小命就完了,要是真有下一次保不準這小混蛋的小命就都沒了。

其實林破天也只是說說,那裡還真敢在借一次土元力和水元力什麼的,有了這一次教訓林破天可不敢在輕易的納元入體了,雖然這一次僥倖成功了,而且因禍得福體內產生了火元力和木元力。林破天可不敢保證下一次一定能成功。

「我以後再也不說了,再也不想了,師父你就放了我吧!」林破天哪裡還有反對心思,賀問天如鐵夾子一般的兩根手指掐在林破天的耳朵上,林破天只差一點疼出眼淚,第一次被人揪耳朵感覺就是一個字「痛」。

「小混蛋,這資本不錯嘛」賀問天鬆開林破天耳朵上的手指,一雙眼睛興趣十足的盯在林破天身上某處,只因林破天大火燒身,全身衣服被燒了一個精光,而且原本被燒焦的皮膚,已經重新長出了新的皮膚,比起林破天原本的皮膚還要白上幾分,此時林破天正光著身子,坦著蛋蛋,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老混蛋,老無恥」等林破天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身上居然沒有一件衣服,雖說自己是一個男人,也不能讓一個老男人觀賞不是。

「哈哈,甚過老夫當年」賀問天哈哈大笑一聲,從空間戒指取出一件衣服,丟給林破天,轉身出了石室。

「貌似是粗長了幾分」林破天認真觀察片刻,才穿上賀問天丟過來的衣服。

「還別說,這衣服還挺合身的」林破天看著身上的衣服突然感覺鼻子有些發酸。

「小混蛋,出來受虐!」站在門外久等林破天不出來的賀問天大叫一聲。

「哦」林破天一臉黑線,剛剛對貨問天有那麼一點好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也不能怪賀問天,賀問天這些天可是快憋瘋了,每次探查林破天身體的時候,注入的身體神識全部石深大海,林破天在他面前就像一塊石頭,不管怎麼探查都是黑暗一片,感覺不到任何的靈力波動,這讓賀問天真正的明白什麼叫做活見鬼。一個築基巔峰期居然能擋住出竅期高手的探查才真叫活見鬼,而且是賀問天自己親自見到的,賀問天直接用妖孽來形容林破天。

洞府幾公里之外,賀問天,林破天對向而立。

「嘭嘭嘭」三聲輕響,林破天身上的氣勢瞬間上升了三層。

「妖孽」不知道如何形容林破天的賀問天,只能用妖孽二字來形容,明明只有築基期境界,居然發出與元嬰中期一般無二的氣勢。就憑這股氣勢,一般元嬰期只怕也會避而不戰。

「看來這次賀家崛起有望了,至少這少年大賽的第一名,小混蛋是拿定了」賀問天呵呵的笑著。

「老混蛋,笑什麼笑,不就看了本帥哥的身子嘛,總有一天,本帥哥也看回來,呸,呸呸,誰願意看這老混蛋的身子」林破天不停的嘀咕著,越看賀問天火氣越大。

「老混蛋,看招」林破天大吼一聲,三色元力運轉,青龍槍召喚在手上,青龍槍瞬間散出金,紅,綠三色光芒,向著賀問天攻去。

「金,火,木,妖孽」賀問天望著攻來的三色青龍槍,心中大驚,賀問天雖然隱隱猜到林破天納元入體會有什麼收穫,但沒有想到收穫這麼大。

前些日子,賀問天可是清楚的知道,林破天只是金屬性,沒想到被林破天搞了一個借用元力事件后,林破天體內突然冒出火屬性和木屬性,兩屬性體質已經是天下奇才,如今林破天身居三屬性,那又是什麼樣的存在,賀問天不知道的是,如今青龍槍表現出來的三色,並不是林破天的屬性體質,而是林破天身上的元力。

其實就算林破天跟賀問天講,自己用的是元力,賀問天也不會信,元力是什麼?那是元嬰期的標誌,你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修真剛入門,懂什麼是元力?

「嘭」青龍槍和賀問天的地火劍撞在一起,光華四射,林破天放棄所有的招式,近身戰鬥,左挑右刺,滿天槍影襲卷而至。

打鬥中的賀問天,越打越心驚,自己把境界提高到元嬰後期,才能阻擋住林破天的攻擊,把林破天壓下,自己怎麼說都是出竅高手,就算壓制住了境界,隨意一擊也相當元嬰後期最強一擊,也就是說林破天現在的攻力大致相當元嬰中後期高手。

築基期的境界,元嬰中期的氣勢,元嬰中後期攻擊,這簡直就是妖孽中妖孽。


「轟」林破天的身體撞到地面上,轟出一個大坑,林破天如死魚般躺在大坑裡。賀問天鬆了一口氣,吹著嘴角剛長起來的鬍子,心中不停的暗罵變︶態。

隨後的幾天,林破天每天都被虐的體無完膚,每一次聽到小混蛋出來受虐幾個字,林破天都感到發寒,沒辦法誰讓這幾天賀問天像瘋了一樣,除非林破天雙眼一黑,要不然就是老拳相加。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八月二十日,每三年這一天,是鳳銘城的大日子,早早的,鳳銘城中心廣場,就彙集了成千上萬的人眾,而且還有不少人在往這裡趕,都只為觀看三年一度的比武大賽,當然也有一少部分少年,是來參加這一次比武大賽的。

賀家大院內,七個人整整齊齊站在賀寶林老爺子身前,不敢發出半點聲音,賀寶林背著雙手,在七人前面渡來渡去,每一步都踏在七人心上,這七人正是在各自長老急訓下此次賀家參賽人員。

急訓取得很好的效果,築基中期的賀雲燕,達到了築基後期,其餘幾人,也有兩人達到了築基中期,進步不為不大,而是非常大。

面對這般進步的七人,賀寶林此時卻高興不起來,只因剛剛得到消息,鐵家十四人,竟有五人築基後期,面對這樣的對手,賀寶林頓時感覺希望渺茫。


Related Articles

發揮的不錯,還是稍遜一籌《艾莉塔:戰鬥天使》

對於《銃夢》,如同《攻殼機動隊》一樣,都...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