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環境才更適合我們戰鬥呢,不是嗎?小龍兄弟。」能聽的出這是何協的聲音。

龍帥一句話也沒說,不過他的眼卻可以模糊的看見那三個人的身影,龍帥只是暗黑之眼的狀態,能視度並不是那麼的清晰,模糊中可以看清楚這三個人正向自己的方向奔來,暗道:「要進攻了嗎?」

等這三個身影要接近自己時龍帥迅的躍到空中去,並轉身踢向跑在最後的那人,這種度龍帥十分有自信,可事實並不象他想的那樣,這一腳竟然落空了,但龍帥親眼看到這一腳明明是踢中了對方,暗道:「怎麼」

等龍帥回過頭來,自己的雙眼下已經出現了十幾個模糊的影子。

「這是專門來對付你而使用的虛影之術,很神奇吧,看來你的雙眼好象在這種情況下並不起作用啊。」這次是羅克的聲音。

羅克接著說道:「只可惜你的雙眼在你的身上完全浪費了啊。」

龍帥道:「我的眼都無法看的話,那你們就更無法找到我了。」


「是嗎?」張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龍帥的身後,不等龍帥反應,一腳已經踢了出去,龍帥根本沒有時間躲避,這一腳重重的踢在了龍帥的小腿上,整個身子向前一個踉蹌差點爬倒在地。

這讓龍帥想起了什麼,就象那個時候一樣,龍帥就是經常被這樣欺負著,龍帥剛要站起來與自己面對的已經是露克了。

憤怒的龍帥想要攻擊對方,可一拳打過去又是落空了,背上又是被踢了一加,這一次重重摔倒在地。

龍帥道:「怎麼可能,這種情況下依然如親眼看到一樣。」

羅克道:「看來有些事情還必須要告訴你呢,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眼睛可以看到東西的。」

龍帥思索片刻似乎明白了,暗道:「靠聲音嗎?」

「還是讓我們繼續從前的遊戲吧。」何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等龍帥聽到這句話時已經被一拳打到了七八米遠處。

龍帥慢慢的爬了起來,握緊了拳頭,剛要使用龍族的力量時突然停下了,暗道:「縱然是暗黑力量我一樣可以把他們打敗,我才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弱,那些日子將會從今天永遠消失。」

「啊!」龍帥巨大的聲音傳遍整個被黑暗籠罩的區域,大聲喊過龍帥覺的自己清醒了很多,在腦海中也慢慢浮起成叔曾經說過的話:你的眼是唯一一個有希望開啟暗瞑的眼,你會由暗黑之眼逐漸生成暗瞳,最終成為暗瞑。

「暗瞳,看來只有這種力量才能讓我看清楚他們。」龍帥的心裡暗暗的想著。

隨後小腹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感,然後是臉上,緊接著身體的各個部位,龍帥能夠清楚是這三個人在動手,可沒有辦法,自己眼前出現的卻時十幾個人在打自己一般,看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說反擊了。

『撲通!』

龍帥的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龍帥沒有站起來繼續戰鬥而是閉上了眼,暗道:「我不能使用龍族的力量,我必須證明自己,只有這樣,那種記憶才會被抹去。」

龍帥拚命的睜大雙眼仍然是什麼也看不清楚,又是一陣拳腳,『啪』一隻將要打到龍帥臉上的拳頭被龍帥完全擋在手心,龍帥反應及快,抬腿就是一腳,雖不知道對方是誰不過可以肯定這一腳絕對沒有落空,只聽到遠處碰撞的聲音,應該是被踢到了廠房裡。

隨後兩人的攻擊龍帥雖無法完全格擋但比起剛才挨打的樣子要強很多了。

「結印快要結束了,羅克度解決戰鬥!」何協的聲音。

龍帥道:「這麼快就想解決戰鬥嗎?難道沒有興趣在玩一會嗎?」說著自己的左手上已經長出一個龍頭出來。

「暗黑-亡靈!」

何協的右手上多出一把骷髏頭斬刀,並矯捷的在手中旋轉了數圈向龍帥斬去。

龍帥絲毫沒有放之心上舉起左臂將大刀的攻擊完全擋住,道:「看來這不刀不夠鋒利呢。」說完踢腿一腳,何協急忙后躍才避開了攻擊。

龍帥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從龍嘴裡抽出龍魂來,兩個白色的幽靈很快從龍魂中釋放出來,並向何協的方向進攻。

何協還沒有搞清楚來的是什麼東西,那東西已經從自己的身體旁穿過,頓然鮮血從幽靈劃過的地方流出。

「這是什麼鬼東西,怎麼完全感覺不到。」何協憤怒的說著。

龍帥也是剛剛想到的,道:「你們可以根據聲音,和動靜來判斷我的地方,不過這個東西只怕是你是無法來判斷他們的位置吧,也讓你們好好享受一下啊。」龍帥說完龍魂刀上又6續放出白色的幽靈出來,這種白色的幽靈縱然輕輕碰到你一下也會受傷,如果從你身上戳過的話,那你就死定了。

何協想躲都無法躲,自己根本什麼也看不見,也感覺不到這兩個怪物的位置,現在只能象待殺的羔羊一樣,被這兩個怪物慢慢折磨死。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何協抱著左臂血流不止的傷口,道:「這這是什麼東西?」

雖然互相看不見人但彼此之間說話的聲音卻聽的十分清楚,龍帥道:「龍族的力量,也是我真正的力量。」

張雨道:「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會死在自己的領域裡。」

「暗夜降臨-收!」

一切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龍帥的距離和何協只有五六米而已,龍帥當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長龍似的左臂突然延長,瞬間把何協纏的死死的,而此時空中的十幾個幽靈已經待命。

龍帥道:「我說過了,現在才是證明自己的時候。」

「你你要做什麼?」何協已經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懼,因為那個龍頭隨時都可以把他的頭咬下來,而天上的幽靈更不用說了,肯定會在瞬間吞噬他的身體。

「亡靈也無法使用了。」說到這裡何協試著舞動右手,可如何也動不了。

龍帥鋒利的眼光充滿了殺氣,道:「讓那些記憶永遠塵封吧!」說完龍頭大嘴一張,一個黑色球體噴了出來,被纏繞著何協還沒來的及喊出痛苦之聲就已經死去。

一邊的張雨慢慢後退了兩步,因為眼前的龍帥的確不是自己那個時候想怎麼欺負都可以的龍帥了,恐懼已經佔據他的心理。

『啪』羅克破瓦衝出廠房,手裡托著一個黑色的斧頭狀物質殺了過來,到距離龍帥幾米遠時凌空躍起,還不等他手中的武器斬落,龍帥右手一記橫掃,空中的羅克已經被自己斬成兩段。

張雨幾乎連呼吸都是顫抖著。

龍帥看著張雨,道:「我們一切讓那段記憶消失吧。」

說完一個急轉身,大刀又斬向張雨,隨著龍魂的斬落,空中的十幾個幽靈也沒有停下,從四面八方圍攏過來,到最後連張雨的屍體都沒有找到。

只是用了很短的時間,龍帥完全解決了這三個人,這三個曾經無數次欺負自己的人。

龍帥慢慢收起了龍魂,左手也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轉身離開了。

龍帥都有些吃驚,因為他現自己的力量真的變強了,而且已經過了自己的想象,本來是不想使用龍族的力量,可龍帥還是反悔了,也終於明白,操縱力量會在每次使用中進步,也就是這樣才會變的越來越強。

在晚上到來之前龍帥是必須要趕回去的,還好距離不是很遠,大概傍晚的時候龍帥才趕回去,敲開門,屋子裡的氣氛絲毫沒有改變。

「看來你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封雲看著龍帥說道。

龍帥輕輕笑了笑,道:「這很難說,說不定真正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呢。」

封雲不已為然,看了看屋子裡的文志宇道:「真正的麻煩會在他的身上,而不是你。」

「你回來了。」看到安然無恙的龍帥,菲不知道有多高興,衝過就抱住了龍帥,這才現龍帥身上的傷口,道:「你受傷了。」無微不至的關懷,旁邊的封雲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龍帥摸了摸臉上的傷,道:「這點小傷不要緊的,小宇怎麼樣了?」

菲道:「還是那個樣子,我的能力有限,我也沒有辦法,現在的小宇幾乎全身的肌肉都被破壞了一般,而且體內的其他組織似乎也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壞,還好他體制好,要真的死了。」

「這個樣子到是很想能力吞噬狀態一樣。」獨角獸跳到桌子上說道,這句話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是那兩種元素嗎?」封雲暗自里說著。

菲又道:「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只怕小宇真的會死。」

說到這裡多有人都呆住了,御傑忙道:「那現在怎麼辦?」

菲道:「恐怕只有天使一族的力量和魔法師的力量才可以救他的命,其他我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龍帥轉過肉,看著文志宇熟睡中那安詳的臉,道:「不可能的,小宇不會死的。」

龍帥的話剛說完都變的安靜起來。

良久,文偉道:「就算不死在我們手中不加醫治的話只怕都會有危險。」

「不是說小宇只是過度的疲勞嗎?」御傑問道。

菲點點頭,道:「一開始我也沒有現,可是他的身體一直在變化,似乎他的身體里有什麼東西一樣。」說到這又搖搖頭,無助的望著御傑。

看到這樣的情況大家的臉上均摟出沮喪之色。

文偉突然靈光一閃,腦子裡想到了什麼一般,道:「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只有把他交給雷龍前輩。」


封雲點點頭,道:「也只有這樣了。」

幾人說走便走,一行搭車前行雷龍的家裡,這一路上都是倍加小心。

汽車的急的在公路上行使著。

還好,一路順暢,汽車安全的行駛的雷龍的家裡,並沒有遇到任何情況,龍帥一下車就背著文志宇走向雷龍的家裡,這裡的情況依然沒有變,和他們看到時一樣。

打開大門,一行衝進院子里來,給人的感覺是空,似乎已經沒有人居住一般。

「好安靜啊。」獨角獸說道。

文偉慢慢的走到中間的那座房子前,推開門,門是開著的,沒有上鎖,輕輕一推就開了,屋子裡和外面一樣靜,文偉嘆了口氣,道:「看來雷龍前輩也沒有在家裡。」隨即暗道:「就連經常在家裡的小敏也不見了,生了什麼嗎?」

此刻院子外的大門竟自己關閉,這一突然現象已經讓大家都提高了警惕。

「看來真的出事了。」龍帥完全做好了戰鬥準備。

「是你們啊。」雷龍從中間的門裡走了出來。

這時的大家才算鬆了口氣。

來不及問清楚剛才的事情,龍帥忙把文志宇送到雷龍的面前,道:「前輩快救救他吧。」

雷龍看見文志宇不知道有多高興,先是抓起文志宇的左臂,在左手腕上看到了那個原型標記,暗道:「真的開啟了雷神。」然後看著大家道:「你們不用擔心,他很好,只是還沒有適應雷神的力量而已,相信很快就會沒事的。」

聽到雷龍這麼說大家那懸著的心終於算是落了下來。

文偉問道:「前輩,那關於兩種元素的事情」


雷龍道:「這件事情雖然涉及到國家級戰隊,不過現在事情還在調查中,只是,最近我們這裡似乎來了一些不之客。」說到這裡雷龍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也就是雷龍到上級戰隊總部的事情,在近日上級戰鬥小組偵察組偵察到,已經有兩個小組偷偷潛入到國內,這兩個小組的人手不多,卻都有強大的力量,雷龍在到該市前,看到的那個人就讓他很驚訝,一身武士服飾,極似日本那股的戰鬥小隊,但這個人的力量異常強大,並且攜帶著十大神器里的界·刃。

「界刃?日本?」御傑問道。

雷龍點點頭,道:「現在世界上已經有不少國家都進入到能力戰鬥狀態,這個兩個小組的潛入已經嚴重引起上級戰隊的重視,所以小宇的事情會暫時放到一邊上。」

提起日本這給文偉帶來了舊回憶,這讓他想起冰雨和餘震,他們的死,低聲道:「看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預謀的,都是已經被人所安排好的,而我們一切所做都在人家的擺布之中。」

聲音很小几乎旁邊的人都沒有聽到,雷龍看著文志宇,暗道:「難道這次還是為你而來嗎?」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封雲問道,這個問題本不應他問出,具有聰明頭腦的封雲處事上是有一定能力的,但這個時候卻請教起來。

雷龍道:「你們不要在回去了,以後就住在這裡,也許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封雲還是聰明的,剛才的話也正是自己故意說的,聽到雷龍這麼說急忙答應道:「為了小宇,那我們這些日子就要麻煩前輩了。」

雷龍點點頭什麼也沒說,然後轉身走向屋子裡。

大家也逐一跟了進去,雷龍居然是帶大家都進一個秘密的通道里,穿過通道才是一間巨大的屋子,也正是文志宇開啟雷神的地方。

雷龍轉過身看著大家,道:「你們暫時住在這裡應該是安全的,我出去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你們先休息一下吧。」說完就順著通道走了上去。

封雲仔細的觀察著屋子裡的一切,在屋子的中間是一些碎石,四周的牆壁上也都裂著縫,在牆壁山雕刻的圖畫也都模糊不清,封雲道:「這裡就是文志宇開啟雷神的地方嗎?」封雲這樣一說大家才注意起來。

「不過這裡就是封印雷神之刃的地方。」說話的竟是從御傑懷中爬出的神記。

神記又道:「看樣子封印已經被完全解除了。」

封雲轉過頭看著文志宇,暗道:「真不知道開啟雷神后的小宇是什麼樣子的。」在看看龍帥,御傑,暗道:「似乎大家都變強了。」


Related Articles

她說的東西,恐怕是季無思偷偷藏起來的花吧?

宋翊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呵,女人不可以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