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老豹的地盤,你們想辦什麼事,看看我老豹能否幫上忙?」龍紋豹放低語氣道。

龍紋豹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同時也很明白眼前這些妖皇的實力,要是它不配合,那它這個老窩就完蛋了!

姚躍擺了擺手道「不用了,這事我們能自己搞得定!」。

龍紋豹見姚躍這麼說,便乖乖地退了回去。

姚躍則是繼續用破天境觀察著四周的情況,他總算是看到了真正的虛天宮。

但是看到歸看到,想要進入虛天宮卻不容易!

因為虛天宮是由著諸多空間之石以及頂級的陣法組合而成,使得它真正的隱蔽起來,就算髮現它的存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休想直接闖進去。

起碼他覺得在皇級境界這一等級是沒辦法做到的!

因為他已經是讓小六子和紅羽鸞皇去嘗試后無果了!

那唯一的辦法便是利用轉移陣進入其中。

只是虛天空到外界的轉移陣都已經遭到破壞,根本無法兩地相連接,又如何能夠進得到裡面去呢?

想到這裡,姚躍不禁有些頭痛了起來。

他想到了利用無方位轉移陣,可是這陣法變數太大,誰知道會把他轉移去哪呢。

「看來得好好想想辦法了!」姚躍自語了一聲,便開始想著各種進入其中的辦法。

只是他想了半天,卻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來。

「要是能夠修鍊凌虛經,想來要直接進去不是什麼難事啊!」姚躍輕嘆道。

說到這裡,他腦海靈光一閃,他雙掌一拍道「對啊,我進不去,不代表著其他妖獸沒有這能力!」。

他想到了一種名為「虛靈蛇」的妖獸,這種蛇妖有一種特殊的本領,便是可以穿梭空間,能夠隨時隨地出現,做出詭意的襲擊來。

只是這種虛靈蛇極度罕見,是屬於變異的蛇種,而且就算是找到它,也未必能夠抓得到它。

畢竟這種蛇可是神出鬼沒的,就算你實力在強,它仍然可以從容地在空間中穿梭而逃!

如果能抓到這種妖獸,而他將其妖能天賦吸收,說不定可以讓他也具備這種穿梭空間的本事。

想到這裡,姚躍便興奮地朝著身邊諸皇問道「你們知不知道虛靈蛇經常會在什麼地方出沒?」。

諸皇皆是搖了搖頭,顯然是都不清楚這事。

紅羽鸞皇開口道「這種蛇很少見,在我們妖嶺內也是早已絕跡,在這邊我也不是很清楚了,不過我知道這種蛇最喜歡吞噬蛤蟆妖,若是能夠找到蛤蟆妖的地盤,說不定還有可能發現這種蛇妖」。

「還有這樣的事?」姚躍詫異道,緊接著他對著下方大喝道「豹皇你過來一下!」。

隨著姚躍的聲音落下,那龍紋豹立即竄飛了出來應道「這位大人有事?」。

「我乃鳳凰天子姚躍,我問你在天虛山脈當中可有虛靈蛇或是蛤蟆妖群?」姚躍將身上的鳳凰妖勢釋放了出來,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龍紋豹身形哆嗦了一下道「原來是鳳凰天子,老豹失禮了!」,接著它應道「山脈當中有沒有虛靈蛇我不清楚,倒是蛤蟆族的地盤我就知道在哪」。

「那好,你帶我們過去!」姚躍說道。

「這個恐怕不行!蛤蟆族可是山脈當中的皇族之一,老豹和它們交情不熟,要是冒然前去,只怕會被它們給幹掉!」龍紋豹老實地回答道。

「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會罩著你的!」姚躍說道。

龍紋豹看了看在姚躍身邊的數尊妖皇,猶豫了一下,還是應承了下來。

隨後在龍紋豹的帶領之下,姚躍等人朝著天虛山脈更深處而去了。

天虛山脈是一條非常寬長的連綿山脈,佔據著兩大聖地的中間,在這裡盤居著的妖族可是不少,這其中蛤蟆族更是其中排得上號的皇族。

蛤蟆本來就是一種很醜陋的妖獸,它們的血脈之力大部份是比較普通的,可它們能成為皇族,完全是因為有一種叫「金絲蛤蟆」的血脈之力極強。

這是一種變異而來的蛤蟆妖,身上有著一道道金絲條紋,使得它們多了一種無形的貴氣,稱為蛤蟆中的貴族!

這種金線蛤蟆血脈之力很強,也正是如此,它們才可以經常出現妖皇級別,久而久之,便成為了皇族!

它們所佔據的地盤不小,而且它們附入有不少的毒妖聽從它們的號令。

想要達到金線蛤蟆的地盤,就必須要經過一片沼澤毒障之地,這其中必會有毒妖皇出來攔截!

這些都是龍紋豹在路上一一告訴姚躍的。


數天過去之後,姚躍等人便來到了一處毒障的上空,這裡都被諸多毒氣所瀰漫,稍有不謹,被這些毒氣沾上,都要身隕而亡!

以姚躍等人的實力,飛凌在高空之上,自然沒受到這些毒障的侵襲。

只不過卻是有尊毒妖皇沖了出來,它二話不說直接從口中噴出大量的毒氣朝著姚躍等人瀰漫了過來。

這赫然是一尊下品毒蜥皇,它噴出來的毒氣衝擊力極大,腐蝕之力非常強,一般的下品皇者防禦只怕都抵擋不住。

「雕蟲小技,待我殺了他!」小六子驚喝了一聲,火天棒瞬間朝著那下品毒蜥皇轟襲了過去。

小六子根本是無懼這些毒氣,他一身至陽火焰瑩繞,可使得百毒不襲!

在火天棒簡單一棒之下,那一頭想要竄逃的毒蜥皇便被直接轟成了四分五裂!

然而,在這時候,又同時洶湧來了一團毒霧,這毒霧如雲,帶著霸道的氣息覆蓋了過來。

姚躍一行皆是被這些毒霧給包圍住了。

姚躍身邊諸皇皆是泛起了強大的護罡勁,同時準備將這些毒霧直接給驅散掉。

「不要慌!」姚躍開口說了一句之後,雙掌朝前攤了開去,驀然間,一團團火焰在四方焚燒了起來。

很快,在姚躍周圍百米之內皆是變成了一片火海,將這些毒霧一一焚燒得乾乾淨淨。

「紅星出手!」姚躍對著紅羽鸞皇下令道。

紅羽鸞皇早等得不耐煩了,他驚鳴了一聲,便一頭沖入了下方的毒霧當中。


紅羽鸞皇可是上品妖皇,他實力之強,絕非是一般皇者可以比擬的。

在他沖入那毒霧當中之後,立即傳出了一道道古怪的叫聲。


很快,這一片毒霧逐漸地消失去了,同時也露出了紅羽鸞皇的身形。

只見他此時已經將一頭黑翼蠍給焚燒而亡,同時在下方還有幾具已經被gan掉的毒妖皇。

龍紋豹看到這一幕都打起了一個寒顫,他方知道這位天子殿下身邊強者如雲啊!

「我們繼續走!」姚躍對著龍紋豹道。

他們一行繼續前行,但是沒多久之後再度遭到了攔截!

可是,這些攔截對於姚躍來說真本算不了什麼。

他們一路斬將過關,很快穿過了這一片沼澤毒障之地。

只是在這時候,一尊化形的醜男帶著幾尊妖皇攔在了姚躍一行之前。

這醜男臉上有著一塊塊臃腫的瘤塊,身材極為短矮,身子還是陀背的,手中抓著一根金骨,遙指著姚躍一行喝道「哪來的傢伙,居然敢闖我蛤蟆族的地盤?」。

「我乃鳳凰天子,有事拜訪你們蛤蟆族長!」姚躍幽幽地說了一聲,便亮出了身份。

這醜男和幾尊妖皇立即威受到了鳳凰族的威壓襲卷而來,目光中都露出了無比詫異之色。

他們可沒聽說在天虛山脈當中出現過鳳凰天子啊!

但是眼下的,確實又是鳳凰天子,相信是來自其他地方的了。

「你等著,我這就去稟報族長!」丑族不敢怠慢,應和了一聲之後,便帶著同伴返回了下方的山脈而去。

姚躍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在心中暗忖道「希望能夠找到虛靈蛇啊!」。 陸風敲了敲桌子,宣佈了會議結束,本來還以爲王小婧會找自己麻煩,現在看來似乎不想提起昨晚之事,心裏的那顆大石頭也算放下了。

可陸風還是把事想得太簡單了,就在陸風踏進房間的那一刻,又被王小婧叫住了:“陸風等下過來,我有事找你!”

陸風心生不妙,想來個緩衝計劃,好躲過王小婧的怒火,平靜的說道:“幹嘛?都快8點了,有事晚上再說可以不?”

“就耽擱你幾分鐘,馬上過來!”王小婧厲聲說道,說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望着高朝三人以及慕容曉曉疑惑不定的目光,陸風搖了搖頭表示不解,迫於王大小姐的壓力,陸風只好老實的走進了王小婧的房間。

“砰!”房間門被重重的關上,高朝等人猥瑣一笑,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而慕容曉曉心裏十分替陸風擔心,昨晚親眼見證了陸風與王小婧的親密接觸,依照王小婧的脾氣,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

陸風輕輕的帶上房門,轉身一看,就看到王小婧斜臥在身邊,心裏一咯噔,諂諂的說道:“大小姐找我有什麼事嗎?沒事我就先回去了,升級第一,兒女情長,來日方長不是?”

王小婧媚眼一眨,輕咬芳脣,誘惑道:“過來!”

看這情況,陸風感覺不妙,腦中嗡嗡作響,毅志堅定的搖了搖頭:“沒事我先走了。”

“回來!”王小婧坐直了身體,繼續說道:“哼!有色心沒色膽,過來我身邊坐下。”

陸風很是無奈,心中不禁想起了一個笑話:有一天,一個女的和一個男的流落於一個孤島之中,到晚上的時候,女的對男人的說:“晚上你要是敢碰我,你就是畜生。”男的果然毅志堅定的沒動那女的,到了第二天,女的很是氣憤的賞了那男的一巴掌“你簡直畜生不如!”

想到此處,陸風心裏一橫:人家都這麼主動了,我要是再搪塞,那豈不是畜生不如?

於是,陸風坐在了王小婧的身旁,聞着牀上淡淡的香味,感受着這主臥的芬芳,一陣心猿意馬,心裏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的小弟,同時觀察着王小婧的一舉一動,做好撤退的準備。

看到陸風緊張的樣子,王小婧不禁笑了:“噗哧~怎麼?還怕我吃了你?哼,你要是敢動我,我就讓你好看,我就想饞死你,憋死你,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那樣對我!”

王小婧說完,爬到了陸風的後背,雙手環繞着陸風的脖子,在其耳邊吹着風,不停的挑逗着陸風。

熱風的邪火瞬間被勾起,那慾望一觸即發,但陸風還是極力的控制着自己,以免擦出了火花,喘着粗氣:“我…我的大小姐,你這不是玩火**嗎?你要是再這麼玩下去,我可就來真的了。”

“你敢!”王小婧揚起小拳頭,隨後在陸風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陸風一陣痛叫,倒吸一口涼氣:“我說你屬狗的?太狠了。”

王小婧不以爲意:“哼!這是報昨天‘一頂之仇’要不是念你初犯,我肯定讓你成爲第二個極炫射天狼,相信那二貨拍的視頻你也看到了吧,哼哼~”

“什麼射天狼?我不知道,快八點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陸風馬上做好了撤退的準備,這要是再呆下去,‘小弟’非遭殃不可,那可是一生的性福啊。

“我都不急,你急什麼?你以爲我看不出來你的能力嗎?要不是你故意拖延時間,你現在都超過我哥了,哼,就你這種工作態度,如果讓我哥知道,肯定炒你油魚。”王小婧在陸風耳邊輕聲說道。

陸風心裏一驚,暗罵了一聲:這狐狸精真是神了,這都瞞不過她眼睛,看來要先征服了她才行。

陸風一個轉身,把王小婧壓在了身下,雙腿壓着王小婧的腳,兩手扣住其雙手,陰邪的笑道:“你可不要昧着良心說話,凡事都講究個證據。”

王小婧略感不適,皺着眉頭說道:“你個渾蛋,快起來,不然我就告訴我哥去,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但你把我哥當什麼人了?又把我當什麼人了?我哥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更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你要是敢動我,我一定告訴曉曉,一定讓你身敗名裂。”

陸風權衡了下輕重,放開了王小婧,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不要拿任何人來壓我,我可沒什麼名,下次再敢挑戰我的底線,我肯定不會客氣,雖然我經得住寂寞,但我可抵擋不住誘惑,有什麼事快說,沒事我就走了。”

王小婧想哭的心都有了,本想和陸風商量下納氣的事情,卻沒成想搞成了這樣,心裏一涼,淚水終於流了出來:“嗚嗚~沒事啦,你給我滾!”

陸風一陣錯愕,還以爲自己沒睡醒:這麼堅強的女人也會哭?

“嗚嗚~我不想再見到你,就知道欺負我,快滾啊,嗚嗚~”

陸風心裏一陣鬱悶,他最見不得女人哭了,只好又坐了下來,輕輕抱着王小婧,安慰道:“我錯了,都是我錯了,別哭了好不好。”

王小婧先是掙脫了一下,沒能掙開,隨後又緊抱着陸風痛哭不已,不停的拍打着陸風的胸口,更似小情侶吵架一般。

安慰人的話陸風不會說,只好默默的深受着王小婧的發泄。

良久,王小婧才停止了哭泣,有些害羞的問道:“你和曉曉是什麼關係?”

陸風不明所以,不知其爲何意:“什麼什麼關係?曉曉是我妹妹,我是他哥哥,還有什麼關係?”

“就這麼簡單?那你爲什麼要那麼維護曉曉?”王小婧不相信的反問道。

“不然你以爲呢?曉曉是我妹妹,我當然要用我生命來保護她。”陸風大義凜然的說道。

王小婧撇了撇嘴:“還裝,曉曉對你的情,傻子都看得說,你就是個騙子,感情騙子,工作不認真,還耍小心眼,你要是能超過我哥哥,我哥他不但不會生氣,還有可能再給你加工資。”


“真的?”陸風一陣狂喜。

王小婧不禁大笑:“哈哈,不打自招了吧,還說沒有故意‘摸洋功’降慢升級速度,嘿嘿~現在你的把柄已經在我的手上,以後要乖乖聽話,知道了嗎?”

陸風心裏暗罵一聲,竟然上當了,但他是不會承認的:“還是那句話,口說無評。”

王小婧氣不打一處來:“你…你想耍賴不成?”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沒事我走啦~”陸風拍拍屁股就想走。

不過,王小婧童鞋好像和陸風耗上了,一把抱着陸風躺在了大牀上,陸風一陣錯愕,自送上門來的,不要白不要,剛想湊上嘴,卻看其大眼睛一直瞪着,一點情趣都提不起來了:“不玩了,不玩了,有事快說。”

王小婧陰邪一笑,咬着芳脣問道:“現在給你個選擇,在我和曉曉之間,你選擇一個當你女朋友,你選擇哪個?”

見陸風不經思考就想說了,王小婧立馬用手堵住其嘴說道:“不要着急,想一下,要是選我,我現在就是你的人!”

陸風也不是省油的燈,竟然人家要玩,那就陪她玩了,微微一笑:“其實,我本來就想說選你的,竟然你如此中意我,那我們還等什麼,快來吧。”

誰知王小婧心裏素質更高,根本就不反抗,就那麼看着陸風脫她的衣服,當脫到只剩內衣之時,陸風下不去手了,摸着36E,一陣心猿意馬。


這時,王小婧露出了勝利的微笑:“怎麼不脫了?哼~小樣,跟姐玩,你還差了點。”

陸風很是無語,吃了人家豆腐,嘴巴還是不要太爭強的好,雙手輕輕的揉了揉,內心一陣吶喊:真材實料,要是拿掉這件超薄內衣就更好了。

王小婧狠狠的拍掉了陸風的手:“作死啊!吃姐姐豆腐,哼, 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




Related Articles

雷雲電光翅氣急之下,終於忍不住擡頭ꓹ 衝葉玄吼道。

它感覺自己再這樣下去,真要瘋了。“你還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