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因果之心,煉化之後你就能夠掌握因果神則,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你我的一戰就等以後吧。」命運向秦昊輕聲說著,隨後就將因果之心遞給了秦昊。

秦昊自然不會客氣,那可是因果神則,不管命運出於什麼目的幫他,但是這樣的好東西要是錯過了是要被雷劈的,秦昊連忙接了過來,也沒有跟命運道謝,誰讓這丫頭說秦昊不是她的對手呢,秦昊當然不會跟她說謝謝了。

命運見秦昊接過了因果之心,臉色依舊平淡,轉身就飄然遠去,就好像是她來這裡就是為了幫助秦昊解決因果一般,這讓秦昊臉色無比古怪,心中實在是不明白命運為什麼幫他。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總算是解決了一個勁敵,看著手中的因果之心,秦昊心中一陣激動,連忙轉身回到了天道星,然後開始閉關煉化了起來。 對於因果神則,秦昊可是覬覦很久了,所以秦昊無比激動,立刻就開始閉關煉化了起來。

催動了混沌神力,包裹著因果之心,秦昊小心翼翼的將因果之心收入了丹田氣海,然後將造化天門召喚了出來,打開大門,露出了裡面的涅槃神火,隨後秦昊就將因果之心放入了涅槃神火中,這是秦昊所能夠想到的唯一煉化因果之心的辦法,至於到底能不能成功,秦昊也沒有多少自信,畢竟因果神則實在是太神秘莫測了。

只是讓秦昊沒想到的是煉化的過程很順利,沒有多久,因果之心就和涅槃神火徹底融合在了一起,隨後從涅槃神火延伸出來的因果線就綻放了一點點淡淡金光,與先前因果催動因果神力的時候一模一樣,這讓秦昊徹底放心了下來。

而當涅槃神火與因果之心相融合的瞬間,一股明悟在秦昊心中升起,使得秦昊瞬間就掌握了因果神則,對此,秦昊心中十分平靜,畢竟連因果之心都煉化了,秦昊不可能無法掌握因果神則的,在心中細細的體悟著因果神則,秦昊的嘴角微微翹起,這因果神則真是太強大了!

秦昊一開始只知道因果神則和命運神則是從永恆混沌中誕生,並且超脫於三千神則之外,卻怎麼都沒想到這因果神則會如此厲害,這簡直就是超級作弊器啊,因為催動因果神則力量,秦昊要是想知道未來的事情,自然是一件極為輕鬆的事情,並且絕對都是最準確的,不會有絲毫偏差。

「這次賺大了。」秦昊大笑著說道。

還真是賺大了,有了因果神則之後,秦昊今後想要什麼機緣和造化,已經不需要像無頭蒼蠅一般的亂撞了,只需要催動因果神則便能夠推算出他想要的一切在未來的什麼時候會出現,這樣秦昊就能夠提前做出準備,並且只要是被因果線相牽連的生靈,都將會被秦昊掌控生死,沒有絲毫逃脫的可能。

而看著因果神則如此強大,秦昊不由得一陣慶幸,這次要不是命運出手,以命運神則壓制了因果神則,他想要戰勝因果還真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只是秦昊不明白命運為什麼要幫他呢,這一點不管秦昊如何思考,都想不出來。

當然,既然想不出來,秦昊也就不再多想了,反正早晚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心念一動,將造化天門再次收回了道樹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朵金色小花忽然在道樹上綻放了,並且在小花內蘊含著因果神則力量,這讓秦昊心中驚異,卻也沒有在意,隨即就結束了閉關。

與因果的一戰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秦昊就要前往永恆國度了,對此,秦昊也很期待,天道盟雖然有一百零八個龐大國度,並且每一個國度都有數萬乃至十萬天域,但是與永恆國度相比還是太小了,永恆國度雖然只有三個國度,但是所擁有的疆域卻是天道盟的百倍之上,並且因為圍繞著永恆混沌,所以天地神則更加濃郁強大。

而且秦昊已經將天道盟的所有天域都煉化進了造化天門,在這樣的情況下,秦昊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夠通過造化天門回到天道盟,況且還有道祖坐鎮,秦昊自然不需要擔心這邊的事情,於是便不再耽擱時間,前往了永恆國度。

永恆國度分為三個神國,分別由人祖,龍祖和鳳祖統領,各自的疆域都十分龐大,不過卻都圍著永恆混沌,這是因為第一代永恆生靈,甚至是第二代,第三代永恆生靈都必須要依靠汲取永恆混沌的力量才能夠生存下去,要不然就是吞噬合道境以上的修士,否則的話,即便是強大之極的第一代永恆生靈也會隕落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人祖,龍祖和鳳祖這三個第一代永恆生靈中最為強大的存在才會想要踏入永恆境,為了這個目的,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他們都會在所不惜的。

秦昊如今已經是天尊境圓滿了,擁有將近五個混沌紀的神力,所以從天道星出發,沒有多久就來到了永恆國度與天道盟的疆域邊界,站在虛空中,秦昊向前看去,只見一個龐大的難以想象的光罩籠罩著整個永恆國度,並且將永恆國度和天道盟隔絕開來,當然,這個光罩隔絕的只是天道盟這一邊的生靈,對於永恆生靈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也就是說天道盟這一邊的生靈是沒辦法進入永恆國度的,而永恆生靈卻可以自由出入,這自然是對天道盟這一邊生靈的歧視和侮辱,只不過誰叫永恆生靈太強呢,所以在這件事情誰都沒辦法改變。

看著前方的光罩,秦昊卻沒有在意,徑直向著前面走去,而就在秦昊走到光罩前面的時候,一縷神光從光罩上射出,落在了秦昊身上,與此同時,秦昊體內的永恆之意瞬間做出了反應,浮現於秦昊的肉身之上,擋住了那一縷神光,而那一縷神光在秦昊體內湧出永恆之意之時也瞬間就退了回去,並且在光罩上出現了一個缺口。

見狀,秦昊邁步走了進去,進入了永恆國度。

進入了永恆國度之後,秦昊徑直向前飛去,來永恆國度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前往永恆混沌,想要踏入主宰境,徹底掌控混沌神則力量,這是唯一的辦法,所以秦昊才會來到永恆國度,至於說人祖,龍祖和鳳祖,秦昊相信在他沒有達到主宰境圓滿之時,他們是不會對他出手的。

永恆國度果真是太遼闊了,即便是以秦昊如今的修為,想要去永恆混沌也需要很長時間,不過因為秦昊天尊境圓滿的氣息釋放出來,所以一路上倒是也沒有不長眼的永恆生靈來找秦昊的麻煩,使得秦昊很輕鬆的就來到了永恆混沌前方。

看著前方的混沌王洋,秦昊心中一陣激動,隨後毫不猶豫的走入了永恆混沌之中,而這也就是秦昊,換了其他人,就算是人祖,龍祖,鳳祖這樣的第一代永恆生靈都不敢這樣做! 即便是人祖,龍祖,鳳祖這樣的第一代生靈都不敢踏入永恆混沌之中,因為一旦他們踏入其中,他們的身軀就會重新回歸混沌,而秦昊之所以能夠進入永恆混沌,卻是因為他擁有混沌神體。


當秦昊邁步走進永恆混沌的瞬間,周圍無盡的混沌汪洋便向著秦昊湧來,這是混沌神則力量極度凝聚而成,其中蘊含的力量龐大的難以想象,但是落在秦昊的身上,卻沒有對秦昊造成什麼影響,秦昊感覺自己好像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般,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暖洋洋的,彷彿是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

事實也的確如此,在這個混沌宇宙之中,每一個時代出現的混沌神體都是永恆混沌的寵兒,只可惜以往出現的那些混沌神體都還沒有成長到極致就已經被永恆生靈們吞噬了,自然也就沒有機會再回到永恆混沌,而現在秦昊以天尊境圓滿境界的修為回到了永恆混沌,所得到的好處將會難以想象。

這還只是永恆混沌最邊緣的地方,而秦昊需要去的地方是永恆混沌的中央,從秦昊踏入永恆混沌的那一刻起,秦昊就感覺到了心中的召喚,所以進入了永恆混沌便徑直向著中心前進,而在這個過程中,涅槃天經卻是不由自主的瘋狂運轉了起來,汲取著周圍的混沌神則力量,淬鍊著秦昊的肉身。

秦昊雖然擁有混沌神體,但卻不是從永恆混沌中誕生的先天混沌神體,不管秦昊如何淬鍊肉身,都改變不了這個結果,然而在這永恆混沌之中卻有可能改變這個結果,秦昊的身體似乎也感覺到了,所以才會瘋狂運轉涅槃天經,淬鍊著混沌神體,使得涅槃身體不斷變強,向著先天混沌神體進化著。

與此同時,在秦昊踏入永恆混沌的那一瞬間,從永恆國度的三個方向便射來了三道目光,這自然是來自人祖,龍祖和鳳祖,只不過他們三個的目光只是在永恆混沌中掃了一下便收了回去,再次陷入了沉寂。

永恆混沌實在是太廣闊了,秦昊在其中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卻還是沒有能夠走到中央位置,然而越是向前行走,秦昊所承受的壓力就越大,最後秦昊不得不停了下來,準備在這裡修鍊到下一個境界,也就是主宰境。

如果是在永恆混沌之外,秦昊在踏入天尊境之後,四方宇宙間的混沌神則都會以秦昊為尊,絕對不會阻礙秦昊前進,但是如今秦昊是在永恆混沌之中,混沌神則也是從永恆混沌中誕生的,在這裡,秦昊如果不能夠踏入主宰境,徹底掌控混沌神則力量,自然就無法踏入永恆混沌的中央了。

當然,也正是因為身在永恆混沌之中,秦昊參悟混沌神則才會更加容易,踏入主宰境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盤坐在無盡永恆混沌中,秦昊瘋狂運轉著涅槃天經和混沌天經,汲取著永恆混沌的力量,一邊淬鍊著混沌神體,一邊提升著神力,在這永恆混沌中更是不知歲月,秦昊只知道混沌神體涅槃了九九八十一次,混沌神體終於回歸本源,徹底成為了先天混沌神體,而秦昊的修為也如願以償的踏入了主宰境。

「這就是主宰境的力量嗎?」秦昊輕聲自語。

輕輕的伸出手,秦昊看著從指間流動著的永恆混沌的力量,心中隱隱激動,從踏入主宰境的那一瞬間,秦昊感覺到了周圍的永恆混沌力量不再對他有絲毫排斥,就彷彿是他的子民一般,全部都臣服於他了,只要秦昊擁有足夠的境界,他甚至可以將整個永恆混沌的力量全部都收為己用。

當然,想要做到這一點,以秦昊目前的修為境界還遠遠不夠,而且就算是他的修為境界足夠了,他的肉身也遠遠無法承受整個永恆混沌的力量,不過秦昊有信心總有一天他可以做到。

緩緩起身,秦昊向著前面走去,一步邁出,不知道跨越了多少萬里,然而就算是這樣,秦昊也走了很久很久才終於走到了永恆混沌的中央,只是當走到這裡的時候,秦昊卻是雙眸一縮,因為此時在永恆混沌中央正盤坐著一個人,而且還是熟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秦昊疑惑的問道。

盤坐在永恆混沌中央的身影一身雪白,身軀玲瓏窈窕,一張俏臉更是傾國傾城,不是別人,正是命運之女。

命運之女聽了秦昊的話,將目光看向了秦昊,輕聲說道,「我在這裡等你很長時間了,你終於來了。」

聞言,秦昊心中更是疑惑,命運之女她是怎麼來到永恆混沌中央的呢?而且為什麼秦昊感覺對他的召喚就是來自命運之女呢?這讓秦昊非常不解,然而就在下一刻,秦昊就瞪大了眼睛,因為命運之女竟然開始緩緩的解開了她身上的羅裙,轉瞬之間,一個雪白如凝脂一般的胴體就出現在了秦昊的面前。

「來吧。」命運之女向秦昊說道。

看著那無比誘惑的雪白胴體,秦昊不由得有些口乾舌燥,然而聽了命運之女的話,秦昊卻感覺不可思議,茫然的問道,「來什麼啊?咱能說的清楚一點嗎?」

「唯有混沌才是永恆,你我的結合是天命,無法改變。」命運之女依舊是平淡的向秦昊回答著。

聽了命運之女的話,秦昊自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他和命運之女總共就見了兩面啊,都沒說過話,怎麼他們兩個的結合就是天命了,而且秦昊也曾經以因果神則推測他和命運之女的一戰會怎麼樣,雖然沒有推測出具體結果,但是秦昊也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啊。

「快來吧,不要浪費時間了。」就在秦昊發獃之際,命運之女再次開口,語氣中甚至夾雜了一絲不耐煩,甚至還有一點點對秦昊的鄙視,似乎是嫌棄秦昊不夠大膽。

聽了命運之女的話,秦昊頓時就怒髮衝冠,他還是第一次在這事兒上被鄙視,也不管這到底是為什麼了,大步就向命運之女走去,將命運之女狠狠的摟進了懷裡,一場大戰就此展開。

「他娘的,老子就知道會被算計!」然而就在秦昊和命運之女結合的瞬間,秦昊卻是發出了一聲怒吼。

因為在秦昊和命運之女結合的瞬間,秦昊忽然感覺到從命運之女傳來一陣陣無法抵抗的吞噬力量,將他體內的神力瞬間吞噬的一乾二淨,使得秦昊渾身癱軟,沒有了一絲力量,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在這個過程中,秦昊丹田氣海內的道樹居然也向著命運之女涌去,這可是將秦昊嚇壞了。

道樹是秦昊所有修為的凝聚,要是失去了道樹,秦昊一身的力量就會失去九成,秦昊心中充滿了悔意,他早就應該想到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落在他的頭上,這可真的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啊,這次算是完了。

秦昊想要反抗,卻根本沒有力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道樹被命運之女吞噬了過去,而當失去道樹的瞬間,秦昊只感覺渾身力量都被抽走了,直接癱倒在了虛空中,不過秦昊卻是狠狠的瞪著命運之女,恨不得將命運之女生吞活剝。

只是命運之女卻神色淡然,寶相莊嚴,根本沒有在意秦昊的目光,而在下一刻,一點點神光從命運之女身體內湧出,越來越耀眼,最後將命運之女完全淹沒在了其中,隨後就看見一根根枝椏從命運之女身上延伸了出來,這讓秦昊雙眸一縮,心想事情好像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啊。

當全身神力和道樹被命運之女吞噬了的時候,秦昊以為自己是中了命運之女的算計,但是現在看來,似乎與他的想象有很大的出入,尤其是隨著從命運之女身上延伸出來的枝椏越來越多,而命運之女的身形漸漸消失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更加劇烈了。

秦昊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很想要阻止這一切,但是此時的秦昊一點力量都沒有,就算是有心也無力,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到最後,一株道樹出現在了秦昊的面前,正是秦昊的道樹,在道樹上又多了一朵雪白的小花,但是命運之女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就是你說的天命嗎?」秦昊喃喃自語,眼角不知不覺間卻有淚水話落。

秦昊萬萬沒想到命運之女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她並不是在算計自己,而是為了成全他,想到之前自己說的話,秦昊心中很不是滋味,而且想到之前與命運之女的肌膚之親,秦昊對命運之女充滿了抱歉,只是現在想要說一聲道歉的話卻都已經不可能了。


此時的秦昊只感覺胸口堵得厲害,很想要大聲發泄,然而他卻連嘶吼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獃獃的看著道樹上的那一朵雪白小花,在心中默默的對它說了一聲對不起。

與此同時,出現在永恆混沌中的道樹忽然長出了一根根須子,並且越來越長,向著四方永恆混沌中紮根而去,隨後就開始汲取永恆混沌的力量,每吞噬一點永恆混沌之力,道樹就漲大一分,對此,秦昊只是默默的看著,卻根本沒有去理會的意思。

道樹的根須越來越長,越來越粗壯,吞噬的永恆混沌之力越來越龐大,而道樹也隨之越來越龐大,萬丈,十萬丈,百萬丈,每一時每一刻都在暴漲著,與此同時,隨著道樹的不斷暴漲,躺在虛空中的秦昊,身軀也在一點點的變得虛幻,就好像是要融入到四方永恆混沌中一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秦昊渾身一震,忽然感覺自己有了力量,睜開眼睛一看,卻發現自己居然回來到了造化天門之中,此時的造化天門打開了兩扇大門,秦昊向著前面看去,看見的是道樹依舊是吞噬著永恆混沌,而遼闊無邊的永恆混沌似乎也正在縮小著,只是因為命運之女的事情,秦昊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

就在此時,一股股力量從造化天門內湧出,灌注到了秦昊的體內,秦昊身體一震,轉身向著造化天門內看去,卻看見此時的造化天門內已經不僅僅是擁有天道盟的所有天域了,永恆國度的一片片天域也正在造化天門內出現,這說明造化天門正在煉化永恆國度!

如果是在以前,秦昊肯定會無比興奮,然而如今秦昊對這些卻一點也都不感興趣了,也沒有理會造化天門向自己體內灌注的力量,意興闌珊的看了一眼造化天門內的情況,就轉過身子來了,盤坐在造化天門內,獃獃的看著前方。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隨著造化天門不斷煉化永恆國度的一片片天域,灌注向秦昊的力量自然也越來越龐大,使得秦昊的修為不斷恢復著,只是秦昊對此也沒有理會,看著前方發獃。

只是秦昊在這裡發獃,永恆國度的永恆生靈們卻都恐慌了起來,因為隨著永恆混沌不斷被秦昊的道樹吞噬,永恆生靈們能夠從永恆混沌中汲取的力量自然也就越來越少,尤其是第一代的永恆生靈,感覺更是強烈。

吼,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響起,隨後一條身軀不知道多少萬里的九爪真龍衝天而起,向著道樹衝來,這自然是龍祖,而在龍祖後面的則是各種凶獸,這些也都是第一代永恆生靈,主宰境強者,全部拼盡全力向道樹撞擊而去。

隨著龍祖衝去,一聲鳳鳴聲緩緩響起,接著遮天蔽日的鳳祖衝出,帶著各種飛禽凶獸,也全部都向著道樹撲去。

最後走出的人祖,此時人祖的臉上也沒有了淡定之色,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憤怒,他沒想到只是一時的放縱居然會讓秦昊釀成如此大禍,如果永恆混沌消失不見,那麼他們這些永恆生靈也會跟著煙消雲散的。

人祖一飛衝天,在他身後,人族第一代永恆生靈跟在後面,操縱著各種天地神則力量向著道樹轟去。

此時的道樹已經汲取了差不多一半的永恆混沌,龐大的枝幹不知道直徑有多少萬里,矗立在天地間,就好像是一個太古巨人一般,而不管是龍祖,還是鳳祖,那龐大的身軀在道樹面前顯得是那麼的渺小,而面對著龍祖,鳳祖,人祖的攻擊,道樹輕輕搖動,無數混沌神則力量釋放出來,直接將龍祖,鳳祖,人祖等無數第一代永恆生靈全部都卷了起來,吞噬進了道樹之中。

三大永恆國度剩下的永恆生靈看見這一幕都傻眼了,那可是人祖,龍祖和鳳祖以及無數第一代永恆生靈啊,居然就這樣被一棵樹給轟殺了,此時此刻,無數的永恆生靈全部匍匐在虛空,向著道樹膜拜了起來。

然而道樹依舊是汲取著永恆混沌之力,使得永恆混沌越來越小,這讓所有剩下的永恆生靈心中更加的恐慌,如果永恆混沌徹底消失了的話,他們這些永恆生靈必將失去永恆之意,再也不能夠不朽不滅,與天地同壽了。

只不過剩下的永恆生靈雖然惶恐不安,卻不敢妄動,人祖,龍祖和鳳祖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他們還想多活一段時日呢。

道樹汲取永恆混沌之力的速度越來越大,並且道樹結出的一朵朵大道之花更是越來越大,而等到整個永恆混沌都被道樹吞噬了的時候,在道樹上已經結出了一顆顆各種顏色的果子,散發出一陣陣的清香,向著四方宇宙飄散過去,剎那間就傳遍了整個永恆國度以及天道盟的每一個角落,這個混沌宇宙內的所有生靈都聞到了那一陣陣清香。

而就在聞到那一陣陣清香的下一刻,這個混沌宇宙的所有生靈都覺得渾身舒泰,不僅體內一切疾病,傷勢瞬間完好如初,甚至沉寂許久的修為境界也在一瞬間獲得了突破,無論是普通凡人還是主宰境的大能,全部如此。

一時間,三大永恆國度和天道盟的無窮生靈都在心中對道樹充滿了感激,向著道樹頂禮膜拜了起來,無窮無盡的香火願力向道樹匯聚而去,道樹上漸漸的綻放出了一道道金光,越來越耀眼。

秦昊默默的盤坐在造化天門前面,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直到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這才緩緩的收回了目光,抬頭從內部看向了道樹,此時的秦昊不知道自己多麼龐大的力量,也不知道道樹擁有怎麼樣的力量,他無法去探知,也不想去探知,只想離開這裡,然而就在下一刻,無盡宇宙的盡頭,天空忽然裂開了一道裂縫,一張不知道多麼龐大的巨嘴出現在了這片混沌宇宙。

「他娘的,去死!」在看見這張巨嘴的時候,秦昊心中的怨氣在一瞬間爆發了出來,大聲怒吼。

而隨著秦昊的怒吼,整個道樹的所有枝條都舞動了起來,向著那隻可以吞噬永恆混沌的神秘巨獸抽了過去。

秦昊本來就因為命運之女的隕落而心中怨憤不已,如今這隻神秘巨獸自己送上門來了,秦昊又怎麼會放過他呢,只見一根根枝條狠狠的抽在那神秘巨獸身上,只聽得一聲慘叫傳來,接著那隻神秘巨獸直接就四分五裂了開來,化作無數碎片,消散在了天地間。

看著那神秘巨獸化作了無數碎片,三大永恆國度以及天道盟的無數生靈都歡呼了起來,雖然不知道那神秘巨獸是什麼,但是那神秘巨獸居然能啃噬這一片混沌宇宙,自然是讓他們恐懼,然而現在卻被道樹直接抽的粉碎了。

此時此刻,三大永恆國度以及天道盟的無數生靈對道樹的崇拜就更加強烈了,再次向道樹膜拜了起來。

秦昊站在造化天門前面,因為道樹是他所凝聚的,所以在這一刻能夠感受到整個三大永恆國度,天道盟的無數生靈傳遞而來的香火願力,在這一刻,秦昊才真正的覺得自己是天帝,只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轉身從造化天門內走了出來,秦昊走出了道樹內部空間,出現在了道樹的前方,仰頭看著道樹,雙眸中有著化不開的悲哀,嘆息了一聲就要離去。

啪,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進了秦昊的耳中。

正要離開的秦昊抬頭一看,卻發現道樹上的一顆雪白果實忽然炸裂開來,隨即一個雪白身影向著下面落了下來,徑直落在了秦昊的懷裡。

抱著懷中的玉人,秦昊再次淚流滿面,一種從未有過的歡喜在他心中湧出。

「哭什麼呢,還不趕緊回家!」懷中玉人嗔怒嬌羞的向秦昊說了一聲。

聞言,秦昊大笑著,說道,「好,回家!」

隨後抱著玉人向著天庭邁步走去,身影漸漸消失不見。 大齊永徽四年十二月,成宗皇帝駕崩,年僅三歲的新帝登基,帝號廣平。

新帝年幼,先帝胞妹明昭大長公主承先帝遺詔執掌江山,攝政天下。

廣平元年四大藩王作亂,大軍圍困京城,明昭大長公主引兵入京,隨後焚燒帝都,一舉殲滅四十萬亂軍,解了藩王之危,而帝都四分之三的房舍也因此被焚毀,其後,朝廷頒下詔令,廣邀天下富紳商賈支援帝都重建,可響應者卻寥寥無幾。

廣平二年,南方大旱,米糧顆粒無收,南方几大州餓殍遍野,朝廷頒下詔令,天下商賈不得趁機哄抬糧食物價,斂不義之才,違者斬!然鐵令之下仍有不少商賈陽奉陰違。

戰禍天災,朝廷國庫空虛,兩下詔書於商賈,收效卻微,金鑾殿上的那位執掌天下的年輕女子為之震怒,手中的屠刀由朝中的不臣之臣轉向那些富可敵國的巨賈。

一場腥風血雨正一步步逼近商賈聚集之地——湖州!

……


自前朝起,湖州便因水陸交通便利而成為商賈聚集之地,其中蓉城金家和安城沈家居於眾商賈之上,多年來稱霸大齊商界,富可敵國!

成宗永徽三年,金家家主金成業病重,膝下獨子金熙年僅五歲,難以支撐家業,族人外戚欲奪掌家之權,沈家虎視眈眈。

內憂外患之下,金成業為獨子迎娶了一房大了半輪的妻子齊氏,一年之後,金成業去世,臨終遺言命齊氏為金家主母,接管金家所有產業,直至金熙及冠!

金氏一族震動,紛紛出招欲奪齊氏掌家之權。

沈家也趁勢而起,大肆打擊金家各行生意,爭奪商界的另外半壁江山。

金家頓時風雨飄搖,大有傾頹之勢。

便在此時,金家那僅有十二歲的金家主母齊氏以超乎年齡的睿智跟手段壓住了金氏一族內部魑魅魍魎,同時以雷霆手段反擊沈家,僅僅三個月便穩定了局勢,坐穩了金家主母的位子!

……

金家的大宅坐落於蓉城的南面,宅邸富麗堂皇,氣勢宏偉,亭台樓閣,信步迴廊,連綿不絕,宛如仙境,而在金家的東南一角,屹立著一座高樓,樓高三層,通體暗沉色調,肅穆莊嚴,此乃金家前院重地,金家的一切對外事務都在這裡處理。

破曉之際,天邊破出了一條裂痕,預示著灼熱的白日即將到來,而至今為止,南方的大旱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月。

米糧顆粒無收,四處餓殍遍野,朝廷禁止哄抬糧食價格的禁令形同虛設。

齊傾站在匯通樓三樓的欄杆前,凝望著天邊那漸漸裂開的晨光,那尚且帶著稚氣的容顏無比凝重,眼底下的淡淡烏青顯示著她已然許久未能安睡,而昨夜,因為各地商行送上來的消息,又是一夜未眠。

「少夫人,馬車已經備好了。」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子上前,恭敬稟報,他是前任家主金成業的近身護衛,如今的主母護衛金榮。

齊傾雙手握拳,眼眸盯著北邊前方,帝都的方向,眉宇緊蹙。

南方不少州縣已經出現了民亂,朝廷無力賑災,若是民亂繼續擴大,必定會威脅到了大齊的江山,也會威脅到如今金鑾殿上那位執掌天下的年輕女子。

明昭大長公主!

她合上了眼睛,將搜集而來關於此人的消息在腦海之中過了一遍,最終,消除了心中的最後一絲猶豫,睜開眼睛,眸光決絕,「我們不坐馬車,騎馬去!」

中年男子一愣。

「走!」齊傾面沉如水,長袖一拂,轉身下樓,展開她嫁入金家之後的最大一場豪賭。

贏,金家可脫胎換骨。

輸,她萬劫不復!

……

晨光之下,三人騎著快馬出了蓉城的城門,而便在他們出來之後,城門再度緊閉,而這種情況已經維持了一月有餘,為的便是阻止災民入城。

方才上了官道,齊傾便勒停了韁繩,看著眼前的滿目瘡痍。

官道兩旁已然是光禿禿的一片,連月災荒之下,便是連樹根也被挖出果腹,可便是如此,沿路仍有不少餓殍倒地,在烈日的暴晒之下,惡臭難聞。

湖州本就富裕,受旱災的影響也不算深,本不該出現這一幕。


Related Articles

通過生命共享,它倒是一點安全隱患都沒有。

等大家都吃好最後一頓生魚片后,軒轅缺再也...
Read more

有人驚呼。

盧劍春面色沉了下來。二次出手,就顯得他沒...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