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太古怪,莫非是什麼老怪物返老還童不成?」黑老三心中腹誹,臉上卻不敢怠慢,連忙行了一禮,坐了下來。

「吳宗主,敝宗已經查明了極光門……」

屁股剛坐下,黑老三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將自己黑水湖得到的消息說出來,只是還沒說完,便被吳昊打斷了。

「黑宗主的話慢說,在這之前本座想要問問,你需要什麼?」吳昊打斷了黑老三,目光爍亮,盯著黑老三道。

「額……」

黑老三聞言一愣,但是他畢竟是老狐狸一個,迅速的便反應了過來,感情吳昊這是要劃分利益了。

只是他心中很奇怪,難道吳昊真的有把握辦成那件事?

就黑老三心中雖然轉動著念頭,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乾笑了一聲道:「吳宗主,我黑某人的目標很小。」

「有多小?」

吳昊可不想跟他打馬虎眼,毫不遲疑的追問了起來。

「那個……嘿嘿,我黑水湖地域偏僻,靈脈脆弱,我黑某人沒別的意思,只是看中了極光門的山門而已。」黑老三知道吳昊不好糊弄,索性也不再遮掩,盯著吳昊的眼睛,直言不諱道。

「極光門的山門……」

吳昊聞言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眸光閃爍了一下,神芒如劍,讓黑老三心頭一陣亂跳,不知道吳昊究竟是什麼意思?

「吳宗主,若是您也看中了那山門,黑某人……」黑老三擔心吳昊也看中了極光門的山門,畢竟靈脈的誘惑力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心中想著自己要不要將山門讓給吳昊,換另一個目標。

「好了,黑宗主的目標不小不大,本座也不是那種奪人所愛之輩,既然你看中了,我自然成全你。」

吳昊再一次打斷了黑老三的話,一揮手,豪氣無雙道。

「那黑某人就多謝吳宗主了。」

黑老三臉上頓時大喜,站起來行了一禮,表示感謝,心中卻對吳昊極為鄙夷,極光門還沒被滅,你就分利益,這也太那個啥了吧?

「黑宗主就不要客氣了,既然你承認了我玄火宗卧虎山脈第一宗門的地位,那本座自然投桃報李,不會讓你失望。」

吳昊依舊很大氣,笑著說道。

黑老三雖然心中對吳昊極為鄙夷,但是臉上卻不表現分毫,依舊一副感激涕淋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

吳昊看他這個樣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好了,既然如此,黑宗主查到了什麼,可以說出來了。」

「嘿嘿,吳宗主,我黑某人這一次可真查到了好東西。」黑老三聞言,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得意之色,笑著道。


「哦?」

吳昊心中一動,臉上卻古井不波,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只是點了點頭,吐出一個字:「說!」

「是是,吳宗主,據我黑水湖的弟子調查,如今正是極光門最為空虛的時候,我們可以立刻殺過去,定能將那極光門滅門屠宗,永無翻身之日。」黑老三笑道。

「哦?黑宗主究竟知道了什麼?」

吳昊很好奇,這黑老三究竟查到了什麼,竟然如此篤定,能將極光門滅門屠戶,要知道極光門可是八品宗門中極為強悍的存在。

就算是吳昊,也只是依仗著丹田海中的神秘小塔,實行那釜底抽薪之計,直接斷了極光門的根基。

極光門可不是白虎宗,想要通過絕對的武力將整個宗門壓服,屠滅,簡直就是不可能,甚至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那極光門門主神秘非常,不知男女,更不知實力,當年曾橫空出世,滅殺了一名靈海境八重的強者,可以推測,實力絕對是靈海境巔峰,甚至有可能更高。」

吳昊心中不由自主的掠過了朱火的這段話,心中對報復極光門,竟然少有的遲疑了起來,目光再次落在了黑老三身上。

!! 「嘿嘿……」

見吳昊目光投來,黑老三更是得意,好像賣弄一般,湊了上來道:「吳宗主,據我所知,如今的極光門十分空虛啊。」

「空虛?」

吳昊眸光一亮,好像一道閃電劃破虛空,嚇得黑老三一跳,慌忙後退了幾步,見吳昊盯著自己似笑非笑,連忙乾咳了起來,十分尷尬,心中更是對吳昊痛罵了起來,祖宗十八代都詛咒了一番。

「黑宗主,不知你此言何意?」吳昊似笑非笑的看著黑老三,在他滿腹怨念的目光中,淡然問道。


「意思很簡單,那就是極光門內現在沒什麼人啊,我黑水湖的弟子偶然路過極光門,見到了神秘宗主帶著三五百弟子前往了天虎洞方向。」

黑老三平復了心境,煞有介事的說道。

「天虎洞方向?」

吳昊心中一動,不由得想到了上一次被虎倀追趕,與朱千鵬一起逃離天虎洞的情形,若是沒錯的話,那裡應該已經被虎倀徹底佔據了吧?

極光門的人前往天虎洞幹什麼?


吳昊心中十分疑惑,目光投向了黑老三,同樣從黑老三臉上看到了迷惑之色,但是旋即便被興奮所取代。


「吳宗主,如今極光門中空,正是我等大好機會啊。」黑老三摩拳擦掌了起來,臉上殺機毫不掩飾。

「這麼說黑宗主的意思是我等即刻出動,去將極光門徹底覆滅了?」吳昊收起心中疑問,神色平靜的問道。

「不錯,如此良機,可謂難得。」

黑老三點頭。

「嗯~~」

吳昊眸光閃過光芒,心中也覺得黑老三說的不錯,極光門這一次打上門來,想要破壞宗門盛會,雖然沒有得逞,但是卻成功惹怒了他。

他吳昊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恰恰相反,他睚眥必報,有仇不報枉為人的道理。不僅要報,而且還要斬草除根,讓對方再也無法找自己的麻煩。

而極光門,早在他心中便下了死刑,怎麼可能也不會放過的。

只是他又有些遲疑,朱火對極光門主的評價讓他很忌憚,那種存在可不是現在的他能找他惹得,貿然帶人上門的話,極有可能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吳宗主,還遲疑什麼?」

黑老三此人膽大心黑,對於極光門有些了解,但是畢竟宗門成立沒多少年,底蘊淺薄,對極光門的了解並不深。

因此,他不明白在這種機會面前,吳昊還猶豫什麼,難道真的要等到良機逝去?

「黑宗主,極光門要滅,但是本座卻覺得不宜打草驚蛇,此次就由你我二人先去探探路如何?」吳昊目光落在黑老三身上,笑道。

最終,他還是決定卻看看,正如黑老三所說,這一次確實是大好機會,極光門中空,沒什麼人,他們殺上去的話,抵擋的力量會很小。

只是他始終不放心,打算暫時不帶玄火宗弟子,只是自己前去看看,就算真有危險,以自己的實力逃走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這個……」

黑老三很迷惑,不明白吳昊的意思。

不過不明白不要緊,吳昊也不會跟他解釋,直接讓他聽話就行了。

當下,吳昊對牛大壯、朱火等人傳音了一番之後,便帶著黑老三化一道赤芒,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玄火宗內外,除了少數人,也沒多少人能察覺到吳昊和黑老三的離開。

「這小傢伙,又要出去惹事了。」

虎首峰深處的地宮之中,風滄瀾睜開了深邃的眸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聲音傳入了虛空之中。

「哼,極光門是該毀了。」

一個沙啞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凶神惡煞,彷彿虛空之中都瀰漫著無窮的血腥之氣,令人不寒而慄。

「你的煞氣還是這麼濃烈,靈橋通天,最是無垢,紅纓,你想要突破,恐怕艱難了。」風滄瀾嘆了口氣道。

「就算無法突破又如何,只要能看到吳小子帶領玄火宗再回巔峰,我就是死亦無憾了。」沙啞的聲音回應了一句,便散入了虛空之中。

……

嗖!嗖!

長空之上,一赤一黑兩道流光飛掠而過,速度之快,幾乎看不清身形,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遠方。

「咦?」

就在這時,赤色光芒之中傳出差異之聲,稍微一頓,卻並沒有任何的停留,眨眼而過,宛如幻影。

「吳宗主,發生什麼事了?」

黑色流光之中,黑老三看了一眼吳昊,忍不住問道。

「前面有人!」

赤色流光中的正是吳昊,見黑老三發問,也不遲疑,答了一句,在黑老三一愣神,打算觀望的時候,他又補充了一句:「實力很強。」

「什麼?」

黑老三大吃一驚,能被吳昊稱之為實力很強的人,那絕對不是弱者,畢竟在他眼中,吳昊已經是靈海境中強大存在之一了。

在這卧虎山脈,比吳昊更強大的不是沒有,但是卻很少。

如今,一個路過的人都能被吳昊定為實力很強,那麼顯然,對方絕對不弱,最起碼不比他吳昊差。

當下,黑老三急忙定睛看了過去。

下一刻,他便感覺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氣由遠及近,彷彿流星飛逝,正迅速的朝著這邊投了過來。

人未至,寒氣便席捲了過來,凜冽冰森,鋪天蓋地,冰凍千里,竟給人一種虛空都能被直接冰封的可怕感覺。

黑老三心中一凜,駭然至極,頓時確定來人的實力絕對在他之上,隱隱的,讓他體內的靈氣都被冰凍了起來。

「好可怕,來者是誰?」

黑老三臉色大變,連忙運轉靈氣,護住周身,抵擋那席天卷地而來的濃烈寒氣,忍不住朝吳昊問道。

對於整個卧虎山脈的強者,他黑老三基本上都認識,但是卻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濃烈可怕的寒氣,就連天山派的冰魄神劍都沒有如此冰冷霸道。

只是他詢問吳昊顯然是白問了,他都不知道的人,吳昊來卧虎山脈只不過數月,怎麼可能認識呢。

「不管他,她路過,我二人也是路過,無須理會。」

吳昊目光一閃,體內劍氣勃發,速度更快了起來,來人實力不弱,他並不想招惹,畢竟先去極光門比較要緊。

「也對……」

黑老三深以為然,僅從這可怕的寒氣之中,他就領略到了對方實力的強悍可怕,頓時連鬥志都沒有了。

只是出乎他二人預料的是,他們不想招惹對方,對方卻偏偏不放過他們,竟然徑直朝著二人飛掠了過來。

「嗯?」

吳昊眉頭一皺,來人明顯是要堵住他二人的去路了。

「吳宗主,怎麼辦?」黑老三臉色也凝重了起來,忍不住的朝著吳昊問道,畢竟在他看來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吳昊應該可以。

「先看看情況。」

吳昊不動聲色,索性停了下來,靜等著對方過來。

雖然對方實力不俗,但是他卻並不懼怕,他吳昊修行至今,未逢一敗,多是以弱勝強,何曾怕過什麼人?

!! 「我去,世間竟有這等人兒……」

對方一靠近,黑老三臉色便吃驚了起來,卻是看清了對方的面孔,只覺得天地瞬間失色,頓時就獃滯了起來。

來人一襲白色羅裙,外套著紗衣,容顏絕美,有沉魚落雁之姿,柳葉眉,瓊鼻翹挺,肌膚如玉凝脂,美到了極致。

就算是吳昊,也不由得愣了一愣,對方的容貌,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在吳昊心中,水若寒和吳菲雪也算是美貌至極了,但是與眼前的女子相比,卻少了一股鍾天地之靈秀的氣質。

甚至對方的淡漠,冷意,都融入了氣質之中,如同冰山上的雪蓮,散發著聖潔的光芒,令人仰視,可遠觀不可褻玩。

不過吳昊畢竟是凝練了大成劍意的存在,意志堅定,哪怕是這女子吃驚於這女子的美貌,也只是愣了一愣,迅速的恢復了正常,沒有像黑老三這傢伙一樣,徹底獃滯成了一個木雕,一動不動,盯著對方看。

而就在吳昊一愣神的剎那,對方已經來到了他二人的面前。

也許是察覺到了黑老三那熾熱的目光,女子柳眉微皺,瞳孔中神芒如刀,一閃即逝,頓時一股驚人的寒意從其身上迅速的擴散開來。

崩!崩!崩!

一瞬間,虛空靈氣都被冰封了一般,嘎吱嘎吱,碎裂一片,好像將整個虛空都要冰凍崩裂一般,可怕至極。

吳昊還好一點,獃滯的黑老三隻覺得靈魂都好像置身在了冰天雪地之中,整個人凍的都慘叫了一聲,頓時清醒了過來。

砰!

眼看黑老三就要跌落虛空,吳昊抬手一抓,一股熾熱的火焰氣浪席捲而出,拍在了黑老三身上,緩解了他的窘境。

「太可怕了……」

得到吳昊的幫助,黑老三一瞬間便控制住了跌落的身體,體內冰冷的寒氣被溫和的氣息盡數驅散,迅速恢復了正常。

但饒是如此,他依舊心有餘悸的看著面前的女子,知道這女子想要殺他,實在是簡單到了極點。剛才要不是吳昊,恐怕從這高空摔下去,他已經死了。

這一下嚇得他,再也不看女子了。

「閣下是誰?」




Related Articles

正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跑車開了進來。

童雨馨看到那輛熟悉的車朝他們開來,嚇了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