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葉川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讓這幫實力比較強的人一直都跟著他們?我看那葉川的實力應該也就是一般吧!」柳劍鋒始終不覺得葉川的實力有多強。

「之前在百宗盛宴第一輪的時候,看著他倒是比較的輕鬆,也就不知道現在的他到底是什麼樣的水準了?」袁崇明沉聲道。

「呵呵,百宗盛宴第一輪?」袁天罡有些不屑的笑著道:「百宗盛宴的第一輪那不過是過家家的遊戲罷了,如若他連第一輪都是如此的無力不堪的話,那麼只能夠說明我們是看錯了人了!」

袁正林沉聲道:「不要輕視一個屢次讓你們失敗的人,這個葉川或許未來將會是我袁家的大敵!」

夏金玉緩緩的從人群那邊走了過來,他看了看袁正林又看了看袁天罡,這個時候袁正林主動的和他打起了招呼,看著自己的徒弟柳劍鋒在袁家徹底的站住了腳跟,他也是內心鬆了一口氣。


其實柳劍鋒對於他來說就是唯一的了,他能夠培養出如此天才的人物,又能夠和袁家這等實力頗為強大的家族聯姻,對於他們來說就是非常的不錯了。

不過他也知道,和這樣的家族聯姻,其實壓力也是非常的大的,如若不是因為自己有天武宗長老和天武南宗宗主這個身份,之前柳劍鋒連續不斷的輸星元石,換成是自己的話恐怕都忍受不了了。

現在的他倒是非常的淡然,畢竟袁崇明的受傷讓袁家現在可以依靠的人更加的少了。

自己的徒弟可不是傻子,以他的條件完全是可以娶更好的女人,但是他選擇了袁雅靜,實際上就是選擇了給他未來鋪路。

這一點夏金玉也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徒弟的,他知道自己的徒弟想要有更好的發展。

「正林兄啊,哈哈哈,你們也過來看比賽來了?這個葉川,我一直都是好奇,今天我就是想要過來看看,他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那麼神奇啊!」夏金玉也是毫不避諱的說道。

「此人的確是有些能耐的,今天咱們就看看他的實力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那樣……」

袁正林帶著一臉笑容說道,不過他的笑容之後到底有什麼含義誰也不知道。

「劍鋒的對位已經出來了……」夏金玉看了看柳劍鋒也是笑了笑道。

「是誰?」眾人都是回頭看了看夏金玉,這一次的抽籤是夏金玉代為抽籤的,看著夏金玉的樣子大家都認為柳劍鋒肯定是抽到了一個好籤。

「呵呵,老對手了,天武北宗詹雲濤……」夏金玉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對於他來說擊敗天武北宗可是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是超出了奪取冠軍。

有些時候你碰不到天武北宗的人,就算是你拿到了冠軍他們也不會福氣的。

如若是當著羅恆明的面擊敗了天武北宗的話,那到時候羅恆明看到自己恐怕都要躲得遠遠到了。

「果然是他!」柳劍鋒的臉上竟然湧現出了一抹興奮的笑容出來。

原本第一輪柳劍鋒還真的有些擔憂要是抽到其他人怎麼辦?他自己的想法就是,就算是最終沒有能夠取得冠軍,他也是希望能夠擊敗詹雲濤。

只有這樣他才算是沒有白來百宗盛宴一場。

「嗯,總是要經歷的,想要取得成就那麼就必須一個個的把自己的對手給碾壓過去!」袁正林的內心深處雖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不過他還是抱著一定的希望的。

畢竟柳劍鋒的實力在這邊呢,他現在覺得只要王獸被淘汰了他柳劍鋒還是第一熱門。

就要看今天王獸和葉川的比試了,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觀察觀察這王獸和葉川兩個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柳劍鋒今天主要觀察的就是紅眼聖猴,之前他根本不了解這紅眼聖猴的習性,以至於他根本無從下手,現在好了,要是能夠了解紅眼聖猴的弱點的話,以後做什麼事情就要好做很多了。

紅眼聖猴的弱點?這個很多人都知道,只不過他們根本接觸不到而已,因為實力的強大和速度的強大讓紅眼聖猴根本不可能讓這幫人觸碰到他的弱點。

「劍鋒啊,現在你就給我屏氣凝神,仔細的觀察觀察這個紅眼聖猴到底有什麼樣的弱點?如若你到時候在碰到的話,你要看看如何在避開紅眼聖猴的情況下,直接截殺王獸……」夏金玉給柳劍鋒支招了。

因為他們知道如若要想擊敗紅眼聖猴的話,那難度是曾幾何倍數的增加的,但是要是直接將王獸給擊敗了的話,那真的就是直接結束比賽了。

眾人都是盯著場中的葉川和王獸等人,他們今天的比賽也成為了整個賽事的焦點。

很多人根本都不知道葉川,但是很多人都是知道王獸的,因為王獸擊敗過柳劍鋒,現在的他已經成為了整個奪冠的熱門人物了,甚至他的賠率已經超過了任何人。 天武城中央廣場的擂台偌大無比,整個擂台從南到北的長度已經接近五百米,四周都是由一圈不知道什麼材質的材料構造而成。

中央廣場的周圍,現在人山人海,到處都是人頭攢動!

「這個葉川是誰啊?好像聽說過……」

「我聽說好像是風武城尹霜城主大人的弟弟啊,這個人的來歷目前還真的沒有什麼人搞清楚啊!」

「竟然是尹霜大人的弟弟?這怎麼可能呢?我聽說他好像是從一個叫做什麼天河宗的小宗門出來的……」

「我們也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個王獸好像跟他們一塊出來的人,你們知道么?那一批人出來的,好像有四個人進入了十六強!」

「此話當真?四個人進入十六強?這等實力放眼整個天武宗也是沒有第二家的啊!」

眾人皆是一震驚嘆,對於他們來說這幫人的實力實在是有些太過變態了,那麼多人同時進入十六強,整個天武宗都是很難出現的盛況啊!

「王獸?那個王獸不就是擊敗過曾經排位第一的柳劍鋒的么?這一次他和柳劍鋒又分到了同一個小組,到時候恐怕又有好戲看了呢!」

「是啊,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天武宗,但是十六強跟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了,不過以後在天武宗咱們還是同門師兄弟,咱們也得把眼睛擦亮一些啊!」

「那可不是咋地,咱們必須要把眼睛給擦亮一點,要不然到時候倒霉的可就我們了!」

「我反正以後就跟著這個王獸混了,這個人都擊敗了柳劍鋒,想來實力也是非常的強大啊!」

這些人都是為了以後自己在天武宗生存現在算是在找靠山了,而王獸正是他們需要的靠山,畢竟王獸的實力在那邊呢。


擊敗了柳劍鋒,那就是對於他實力的一個最好的證明,甚至很多人都是看好王獸奪冠的,一旦奪冠那就意味著豐富的資源一下子全部湧入了他們這邊。

參加了人魚島試煉的這幫人,原本都是為了名額而不斷的戰鬥著,他們為了這七十個名額,幾乎都是拼了老命。

枕上嬌妻:帝少,生一個

當時讓那幫人都是振奮不已,只要進入前一百二十名的選手都有資格進入天武宗,成為天武宗的內門弟子。

這個對於這幫人來說簡直就是意外的驚喜,那五十個原本被淘汰的人,他們的心情極度的鬱悶,然而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整個人都是變得有些興奮不已,對於他們來說,能夠進入天武城,成為天武宗的內門弟子,那是無上榮耀的一件事情。

其實榮譽還是其次,他們這些宗門以後在天武宗總算是有一個依靠了吧?

到時候萬一宗門有個什麼事情,在天武宗也算是有一個能夠說得上話的人,那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這麼多宗門為什麼削尖了腦袋往天武宗裡面鑽?因為他們知道一個道理,朝中有人好做官,他們就是要在整個宗門危難時刻有一個人能夠站出來幫主說話。

進入天武宗就成為了他們唯一的機會了,否則天武宗門下一千多號宗門,誰幫誰?那是誰說了算?還不是天武宗的人自己說了算么?

厚此薄彼的事情在整個滄海大陸發生的還少么?很多宗門因為出現了天才,讓他們的宗門日益變得強大,也有很多原本強大的宗門在經歷了太多的風雨之後,他們整個宗門也變得是無比的蒼涼。

這個就是整個滄海大陸浮浮沉沉的一種變遷,沒有一個家族或者宗門能夠永恆,也沒有一個家族或者宗門能夠長盛不衰。

歷史的發展是必然的選擇,你想要家族不斷的強大,那麼你就必須要有更加多的人才能夠加入到家族之中,這樣才能夠保證家族的強大。

就好比說,一個武聖境強者的出現,那麼你這個家族的發展必然是能夠持久的,因為一個武聖境強者的壽命就是悠長的。

他的存在給人就是一種威懾力,只有這樣的威懾力你才能夠不斷的成為強者,才能夠不斷的成為將強者的榮耀發揮出巨大的效果出來。


「王獸,你準備好了么?」葉川看了看王獸,笑著道。

王獸哈哈一樂道:「百宗盛宴能夠走到今天,是我王獸自己都沒有想到的,站在這十六強的舞台上,我整個人莫名的有些興奮呢,川哥……」

「川哥?你還是第一次喊我這個名字……」葉川笑了笑道。

「我都不知道應該喊你什麼了,以後就喊你川哥吧,歷經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我王獸也從一個籍籍無名之輩,變成了整個天武宗談論的對象,這一切都是川哥你給我的!」王獸的眼神中充滿了感激,如若是沒有葉川的話,恐怕他還真的不可能變成這樣。

今天他有機會和葉川站在這個舞台上一決雌雄,他整個人看上去都是有些戰慄的。

「呵呵,我也沒有想到第一個對手竟然是我的好兄弟……」葉川也是有些無奈的聳聳肩,顯然他也是不希望碰到王獸的。

「嗯,川哥,你既然把我當成是兄弟,那兄弟也不可能真的和川哥動手的。我知道川哥有著遠大的理想,其實我之前就已經打算好了,只要不是碰到川哥,任何人我都會拼盡全力的!」王獸笑著道。

葉川有些詫異的看了看王獸道:「我說王獸啊,你不會真的打算退出吧?」

王獸笑了笑,一臉無所謂的說道:「下面這麼多人都在期待著我和你的對決,甚至有很多的人想要通過我們的對決看看你我兩個人的弱點,既然大家都想要知道你的底細,我就偏不讓他們知道……」

葉川鬱悶的看了看王獸道:「看來兄弟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啊,你們這幫人要是看到我都退出的話,你說我這個參加比賽還有什麼意思啊?」葉川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哎,不是我不想跟川哥你打,實在是我知道川哥你跟我們打的時候也不可能發揮出全力。」王獸笑著道。

葉川其實也知道,他和自己兄弟比斗的話,絕對是不可能發揮出他全部的實力的,為什麼?因為他知道要想發揮出全部的實力,那必須是生死戰!

和柳劍鋒他是可以做到的,和其他人或許他也可以做到,但是面對自己的兄弟,他難不成真的會動用陰武神劍?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些時候葉川的實力或許不如別人,卻往往能夠通過自己的底牌戰勝對手,底牌也是他實力的一部分,可惜很多時候他的底牌根本用不上。

他能夠和秦風兩個人合力戰勝具有天武境九重實力的袁天仲,卻不一定能夠戰勝天武境六重的兄弟,因為和袁天仲戰鬥的時候,完全是就是生死搏殺,而跟自己兄弟在一起的時候最多也就算得上是切磋武藝而已。

王獸笑了笑道:「川哥,你看看,這麼多人看著我們,我們兩個卻在這個上面聊天,你覺得要是等一會這幫人知道了我要退出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葉川無奈的聳聳肩道:「我可不知道……」

場下,秦風等人看著葉川和王獸兩個人竟然在這個擂台上面聊起天來了,他也是頗為鬱悶的說道:「要打就打,不打咱們下來聊不是一樣的么,這兩個人倒是優哉游哉的啊!」

詹雲濤笑著道:「呵呵,他們願意這麼聊就讓他們這麼聊唄,反正今天也沒有什麼事情,王獸這個傢伙之前就跟我說過了,要是遇到葉川的話,他肯定是會退出比賽的。」

秦風笑著道:「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希望遇到王獸,只可惜被葉川這小子撿了個便宜啊!」

一旁的王海平沉聲道:「如若我碰到秦兄的話,我也是會退出的,我知道我不是秦兄的對手,我也就不湊這個熱鬧了啊。一開始來之前我倒是想過奪冠的,可是經歷了這麼多,我覺得能夠進入十六強已經是一件比較開心的事情了!」

王海平自然有自己開心的理由,雲天宗這一次那可是三個人都進入了十六強!

「哎,師兄,你就別說了啊,我和秦師兄第一個碰到……」何傑華在一旁哀嚎道,他鬱悶道:「哎,要是碰到小師妹的話,那我還有機會呢,碰到了秦師兄這機會就這麼大把大把的溜走了啊!」

紫凝哈哈一樂道:「說實在的,我反正碰到誰誰開心,好在我碰到了我師兄……」

紫凝算是將王海平無聲無息的就送到了八強了,王海平現在可以說八強已經是佔據了一席之地了。

「呵呵,八強,我足以!」王海平笑著道,他原本的排名就在十名左右,而且那個排名現在的王海平已經是知道了,根本一點都不準。

秦風笑著道:「咱們還是好好的看比賽吧,其他人都是那麼的滿懷期待,咱們在這邊談論退賽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呵呵!」

眾人皆是一笑,場上,王獸此刻已經是高呼道:「我退出!」

這三個字一出,除了少數一些人之外,絕大多數人各個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們眼前看到的事實。

「退出?王獸竟然退出了?」

「我了個靠……」

「竟然真的退出了?這到底是搞什麼鬼啊?怎麼會好好的退出呢?」

「這個天殺的王獸,老子可是下了他五十萬星元石啊,這人竟然就這麼退出了?」

「你下了五十萬星元石?我可是下了一百萬星元石啊,說退出就退出,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場下眾人一片咒罵哀怨的聲音,和王獸想象的效果倒是差不多,看著眾人的表情和樣子,王獸也是莞爾一笑,然後很快的就跳下了擂台退出了場地。

「天武宗百宗盛宴第三輪,第一場十六進八,勝者葉川!」 “邢靜姑娘,你呢,就不要躲了,我們真的是不忍心傷害你啊,你可知道,我下命令射箭的時候,我的心有多痛麼?多好的屍體啊,哪怕是破了一點點的像,我都感覺到是對她的褻瀆。”

言鐵詭笑着說到,邢靜揮刀爆出一團的紫光磕飛了幾道箭光,長弓挽起,長箭勢強,雖然堪堪的躲開了不少的長箭,雖然一個欺身隱入了樹的後面,不過仍舊被一枝徑自的穿透碗口粗的樹木的長劍從肩頭帶起了一縷的血花,若非言鐵存心想要留着她的一副完整的身體的話,早在數息之前邢靜就該魂歸地府了。

沒辦法,一寸長,一寸強,遠攻兵器天生在攻擊上就佔了地利的優勢,更何況是一對多,饒是邢靜道法高強,可她學的畢竟都是以阿修羅刀爲主體的攻擊道法,遠程的道法不是沒有,但是那都要發動的時間的,在被一枝長箭輕易的穿透她那層紫色的護焰之後,邢靜當即明智的將紫焰收縮到了刀尖至刀身的大小,畢竟她不是心玄,玄瞳主守,紫瞳主攻,要她防守那幾乎不要錢一般的飛箭,的確是爲難她了。

“停。”言鐵舉起手,那漫天的羽箭在同一瞬間安靜了下來,邢靜背靠着大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她的衣襟的上半身滿是斑駁的鮮血,那是她拼死在剛開始的瞬間發動斬殺了一個言村的男子後飛濺上去的,帶來的後果就是她如今肩膀上面那支深深的沒入琵琶骨的長箭。

“放棄吧,你不可能逃出生天的,邢靜姑娘,我們跟其他人不一樣,生,我們要你的人,死,我們還要你的屍體,所以,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了,答應我們,你還至少可以過幾天的舒心日子,否則……嘿嘿。”言鐵發出威脅的笑聲,邢靜轉過頭去,咬緊了牙根,臉上是一臉的恨色。

“老鬼,休要囂張,就算我死,也不可能讓你得到我的身體的,‘如就我是,鬼道尋一’”

邢靜低低的呢喃了起來,言鐵的聲音適時的響了起來,

“不要做玉石俱焚的打算了,我知道,鬼門之中,至少有一萬種辦法自爆元靈,不過,你就沒有發現麼?你右肩上的箭裏面,可是有我言家村用來馴獵的祕藥,我言家村爲了保證屍體的完整跟不被自爆,可是有超過一百萬種的辦法……沒辦法,誰讓我們經常遇見這樣的情況呢,嘿嘿嘿。”

最後的一句,言鐵低聲的陰邪的笑着,邢靜左手持刀抵住地面,瞳孔忽然猛得一震,整個人顫抖的抽搐了起來,嘴角一絲猩紅的血沫緩緩的溢了出來。


Related Articles

安錦瑤循循善誘,幫曉月逐層逐句的分析著事實,想以此打消掉曉月的顧忌。

「八大神器?」 聞言的曉月,收斂了所有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