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梁雪,是近幾年進入學院的弟子,似乎是自陸陽城而來……」成功博得美人一笑,王恆也是來了勁頭,立刻滔滔不絕地將他知道的事情娓娓道出。

不多時,當王恆說完,然後就滿臉笑意地候在一旁,與其他人一般,等待袁嫣的下文。

「你是說,這個梁雪,她是來自陸陽城……?」沉吟一下,袁嫣抬頭微笑道。

「沒錯,是陸陽城。」聽后,王恆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連連點頭回道。

「柳軒,我記得一年前在競技場內擊敗你的那個梁榆……也即是後來去了盤山城,接著不知所蹤的那名內院弟子,似乎也是來自陸陽城吧。」忽然,袁嫣將視線一移,落在了一名身材同樣高大,僅是次於王恆的男子身上。

聞言,柳軒的臉上先是閃過一抹尷尬,而後點了點頭,表示袁嫣之言沒有說錯。

「同樣是姓梁,又是自陸陽城而來……不知他們二人之間,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呢?」自言自語間,一抹詭異的笑容徒然攀爬上袁嫣的嘴角。

……

「唰!」

天際之上,一道流光悄然劃過。

流光之內,剛剛與師尊等人商談完畢,獲得了不少讚賞的梁雪心情大好,在比試的後續事宜結束后,她也沒有繼續落在火陽峰,而是與相熟之人一一道別,向著外院弟子居住之處飛掠而去。

雖然只是這樣,但剛剛梁雪的師尊也是承諾,在不久以後,作為這一次比試的獎賞,學院會額外賜予一片上好的靈地給她,如同一般的內院弟子一樣修建屬於自己的住處。


一想到此事,梁雪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更為濃郁了一些。

不過在這一抹笑意濃郁到一定程度以後,一道人影卻是驀然出現在她的心神當中,使得這一雙美眸立即微微黯然。

「嗯?」

忽然,在前行之餘,梁雪的雙目也是一閃,然後也沒有繼續剛才飛行的方向,反倒是緩緩落在了一處似是無人的靈峰之上。

「咦?她是不是發現了我們的存在?」與梁雪有著一定距離的天空上,數道飛行著的人影之中,一名女子驚訝問道。

「煉藥師本來就是修鍊了精神力,洞察周邊之事的能力跨越了修為具備的程度也是正常之事。」王恆看了那道正在降落的靈光一眼,淡淡回道。

「唰!唰!……」

正當梁雪的腳掌剛剛落在地面上邊,不打算隱藏蹤跡的跟隨之人也是直接暴露了自身蹤影,陸續停在了靈峰上面。

「不知道幾位暗中跟隨,到底是何意?」

視線掃過來人,梁雪冷淡地問道。

儘管不知道這幾人的目的為什麼,但這樣跟蹤她,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

「呵呵,梁雪師妹,好久不見。」

前來的五人中,在交換了一個眼色后,王恆卻是主動向前一步,拱手笑道。

「不知道王恆師兄這等做法,是為了何般?」

懶得與對方多言,梁雪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梁雪師妹,你這般冷淡,師兄我可是有些傷心啊。只是這一次要找你的,不是師兄我,而是袁嫣小姐。」見狀,王恆也是一怔,但很快又化作一抹笑意,接著說道。

「袁嫣小姐……。」

朱唇之內,低喃著這一句話的同時,梁雪的心中也是隨之浮起剛才在火陽峰上已經竭力壓抑的一股不悅之意。

在她的記憶之中,袁嫣,是梁榆前去盤山城以前在學院裡邊有著交集的重要人物之一。剛剛在比試落幕之時,梁雪也是從蕭長老的口中得知,這一名與自己對決到最後的女子,就是在內院裡面呼風喚雨的袁嫣。

當梁雪得知的那一瞬間,一抹怒濤般的不悅之意便是湧上了心頭。

這一股不悅之意的源頭,難以追尋,彷彿就是憑空而生一樣。

若不是師尊等人隨即過來與之交談,怕是沒有等到現在,她就已經率先去尋這一名叫做袁嫣的女子了。

不過與在火陽峰上面的情形不同,現在腳下的這一座靈峰屬於無人居住的一片土地,人跡罕見,如果就這般跟了這些不速之客離去,恐怕不會 話聲落下,在梁雪的俏臉驀然陰沉起來間,另外幾道人影也是不約而同地向前邁出一步。

脅迫之意,很是明顯。

雖然如此,但梁雪除了臉上寒意涌動外,卻是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顯然,當下的局勢對她極為不利也是藍衣少女心知肚明之事。

「梁雪師妹,看在你我總算相識一場的份上,該說的,或者是不該說的,師兄我都給你說了。你若是繼續冥頑不靈,那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恐怕大家都不會太過愉快。」見狀,王恆在眉頭皺起之餘,抬手止住了另外幾人的前行之勢,緩緩說道。

看樣子,幾名前來此處的學院弟子中,是以他為首的。

「王恆師兄,即使你說得天花亂墜,我也是不會與你們一起前去的。不過我感到好奇的是,我在剛才的煉藥師比試中成為了表現最為優異之人,往後必定會得到學院的重點培養。如此一來,你們這般進行逼迫,難道不怕我的師尊還有學院高層怪罪下來么?」臉上的寒意幾乎是能夠凝結成冰霜的梁雪,終於是淡淡地吐出了幾句話來。


此言一出,不管是王恆還是一眾同來之人的神色也是齊齊一變。畢竟掌管煉丹房的煉藥大師以及學院高層這等字眼,對於尋常弟子來說,還是極具威懾力的。

不過在神色稍稍變化了,王恆也是恢復了過來,當一抹笑意攀上嘴角之時,道:「梁雪師妹,你剛才在會場中的驚艷表現自然是落在大家的眼裡。但是你不要忘記了,與你表現一般優秀,而且在驅使的火焰,使用的葯鼎,煉藥的手法以及修為方面都超過不少之人,也是存有的。更何況,你與袁嫣小姐的對決是實力還是偶然,大家一樣是看在眼裡。」

聽聞此言,梁雪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也是為之一變,似乎在隱約間也認同了對方的話語。

「再加上倘若按照梁雪師妹的說法,袁嫣小姐往後也是會進入到煉丹房當中。到時候朝夕相見,如果交惡的話,真的是不太好吧。所以趁著現在事情還有餘地,跟我們走一趟吧。」王恆搖了搖頭,輕嘆說道。

這副摸樣,彷彿他此時的苦口婆心真的是全心全意為了梁雪好一樣。


「王恆師兄,勸說的話語,我勸你還是可以免去了。因為在我眼裡,與梁榆相識不止是比同袁嫣交好要好上百倍之多,甚至是千倍萬倍!更何況,我並不相信他隕落在外。終有一天,他必定會帶著你們意想不到的光彩回到學院這裡。」聞聲,梁雪旋即大聲回道。

眼看藍衣少女忽然間情緒波動得如此厲害,眾人也是愣了一下。但是當王恆反應過來時,梁雪的手掌已然迅速探出一翻,而後在兩團龍眼大小的靈光閃爍出現時,猛地向著口中一吞。

下一霎那,梁雪的身形一動,腳掌對著地面用力一踏!

「唰!」

在這一踏之下,一道流光當即從地上暴掠而起。

電光火石間,已經掠出了約莫十丈的距離!

「攔住她!」

驚呼的同時,王恆也是明白了梁雪是意圖以言語分散眾人的注意力,然後通過服用臨時增幅類的丹藥趁機逃跑。

這種計謀雖然頗為不錯,若是梁雪也是靈丹大圓滿之修,哪怕彼此的本命靈丹存有品質的差異也好,在場的另外幾名同級之人絕對不可能有追上的機會。但是……她終究還只是靈丹初期的修為。而王恆在幾乎是以吼叫的方式讓呆住的幾人動手追趕之時,他的手臂也是在眨眼之間化作如同岩土一般的黃褐色。

緊接著,在王恆修為之力盡數爆發下,對著地面就是一拳!

「轟隆隆!」

這一擊,看似只是迅猛至極,但一拳落在,掀動的卻是驚天之音!

在地面發顫間,一道巨大的土柱兀然自地面拔地而起!而後緊緊地擋在了正極速前行的梁雪前面。

見此,梁雪的心中先是一驚,然後在下意識地動作間,身形一頓。

與此同時,無一不是爆發出全部修為之力用於追趕的四人,也是飛快地追了上來,將梁雪圍在了中心處。

「幾位師兄師姐,你們應該明白,此事若被我的師尊知曉,恐怕有所牽連之人都難以逃脫關係。」環視四周,發現沒有一絲逃走的可能后,梁雪反而冷靜下來,淡淡說道。

果然與她預料的一樣,雖說方才王恆說了一些鼓勵之言,但還是很難完全消除眾人對煉藥大師還有學院高層這等字眼的忌憚。

故而在聽到梁雪又一次說出的話語之時,四人的眼神中也是出現了一抹掙扎,隱約間,有了一絲想要放走梁雪的想法。

半空當中的一切變化,王恆自然是看在眼中,他在心中咯噔一下以後,急切間,就要吼出讓那四人不要相信的言語。

就在王恆的嘴唇微張,即將說話的時候,天際之上卻是傳來了另外一道泛著冷意的聲音:「諸位,不用管她這麼多,日後若然學院怪罪下來,我袁嫣一力承擔!」

毫無徵兆地降臨下來的聲音,無論是空中之人,還是地面的王恆,都是微微一怔,而後在破風之音的響徹下,一名身穿貂絨衣裙的女子嘴角帶笑地進入了眾人的視線範圍裡邊。

「袁嫣小姐!」

「袁嫣……。」

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的語言,極為相似,但後來傳出的,卻是低沉至極,就像一座醞釀著爆發的火山一樣。

「各位,多謝你們特地跑一趟。我看怎麼這般久都沒有回來,原來是有人不賞臉面。」袁嫣在停住身形后,臉上率先對空中的四人淺淺一笑,然後在將目光落在梁雪身上,平淡說道。

「呵呵,袁嫣小姐,我見與梁雪師妹總算是認得,所以就想著先禮後兵。因為見面之事,交好的話,自然是最好的結果。沒料到在我好言好語地勸說下,她就是不領情,剛剛想動手將人帶走,袁嫣小姐你就來了。」看見袁嫣來臨,王恆在一步跨出,化作虹光御空而行后,一臉諂笑地對穿著貂絨衣裙的少女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現在還請王恆兄幫忙,將這位師妹請到我的洞府中,好好交流一二了。」到了這種時候,袁嫣也懶得來什麼客套的話語,直接冷冷說道。

「好!」聽后,王恆也沒有多言,立刻在空中調轉方向,朝著梁雪迅速掠去。

這樣的境況,梁雪的心也是為之一凜。但是在一凜以後,浮現在她心間的,卻是一抹無力感。

二者之間的修為相差太多,而且還有另外幾名靈丹大圓滿之修在場。

她……沒有一絲逃走的可能。

「哼,若是梁雪師妹還能在我的手中跑掉,那麼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寫!」美人的鼓勵,總是具備了特殊的魔力。在這種不知道名稱的力量渲染下,加之又想起了從前在天靈塔的事情,王恆的嘴角也是浮現了一抹獰笑,傲然說道。

隨著與王恆之間的距離越發接近,梁雪的心也是一直往下沉去。

想來,這一次到底是不能如同往常一般了……。

當這麼一道話語在梁雪心中飄蕩而起之時,她與王恆的距離已然不足十丈。

「哦?不知道閣下的名字倒過來寫,是何種寫法,不如給在下親自示範一二如何?」

然而,就當王恆為了以防萬一,將體內的修為之力盡數爆發而開,攜著一股無堅不摧的聲勢,將色澤猶如大地一般的手臂伸向梁雪的時候,一道冷冷的男聲突然在天空當中回蕩而起。

在眾人的臉色同時為之一變的下一刻,一道與空氣也是產生了極致摩擦的聲音,在千鈞一髮之際,從梁雪身後爆發而開。

「轟!」

一隻強壯的手臂,在梁雪後方快速探出,直接迎上了王恆的手掌!

「啊……!」

突如其來的一掌,卻是在王恆猛地發出一聲慘叫間,使得他的身軀往後倒卷而開,一直到百丈開外方才勉強止住後退之勢。

伴隨這一擊的完成,一股狂暴的氣息立即在天際之上蔓延而開,緊接著,更是猶如潮水那般席捲開來!

包圍著梁雪的幾名靈丹大圓滿之修眼看此景,心中也是一驚,然後身形一動,閃電般地與藍衣少女拉開了十餘丈的距離,一雙眼眸死死地盯著中心的人影。

袁嫣在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臉色早已是大變。

至於梁雪,在驚喜交加之餘,連忙轉過身去,視線急忙地往後邊尋找一道朝思暮想的身影。


只見在梁雪一雙美眸移開的同時,那一股屬於靈元境的氣息也是一收,而後一名穿著內院衣袍,面容尋常普通的男子正一臉平靜地看著周圍。

「梁榆!」

即使梁雪一向將自己的情感刻意隱藏著,但在此刻卻是難以掩藏分毫,激動地開口說道。

「嗯,在外邊遇到了一些事情,但總算是有驚無險。」梁榆在看了一眼梁雪的俏臉后,嘴角微微勾起,笑著說道。 「梁榆……沒想到你竟然從盤山城活著回來了。」

此時,一道極端不和諧的聲音突然在對面響起。

當中蘊含的一絲怨恨之意,落在梁榆耳中的時候,立即使得他的視線從梁雪身上移開,轉而望向說話之人。

「袁嫣……,我梁榆福大命大,自然是可以從盤山城活著回來。若是換了你袁嫣前去,怕是沒有這般好的運氣了。」稍稍抬手,示意梁雪退後一些后,梁榆的聲音也是迅速一冷,開口回道。

事實上,也真的如梁榆說的一般,若是這一次前去之人換了一個,倒是真的會有死無生。

看到這樣的一幕,在剛剛還表現得頗為機智與強勢的梁雪倒是乖巧地退到梁榆身後,默然不語,似乎準備一切事情都交由身前的男子處理一樣。

「哼,凈會逞口舌之能!」

感受到梁榆身上已經蛻變的修為波動,袁嫣在臉色變化之餘,冷聲說道。

萬萬沒想到,當初看中的那一個用作尋找突破到靈元境的任務,居然真的讓這名男子成功晉入到下一個大境界之中。

如此之事,讓她如何不怒。

不過即使梁榆邁入到靈元境,袁嫣也是不懼。因為這樣層次的修靈者中,她也認識不少,而且在這之上,更有被譽為日後可能躋身於天罡榜的二哥以及已然踏入了內院前二十強者席位的長兄!

袁嫣倒是不信,梁榆還敢拿她如何。

「口舌之能……呵呵,袁嫣,看來你似乎沒有搞清眼下的狀況啊。」

話語間,梁榆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彷彿,他並不打算按照袁嫣的想法出牌。

「你想怎麼樣?」

這般景象,饒是以習慣了呼風喚雨的袁嫣,也是在心中感到了些許不妙,當她下意識地後退了半步的同時,皺眉說道。

位於天空上的另外數名靈丹大圓滿之修,包括穩住了身形的王恆在內,也是身形一閃,趕忙擋在了袁嫣的身前,生怕這一名背景不弱而且貌美如花的女子受到什麼傷害。

「力量在他人之上,就可以弱肉強食……。」

「力量在他人之上,就可以無視旁人的意志……。」

「力量在他人之上,就可以任意掠奪想要之物,即使早已有主……。」

「力量在他人之上,就可以決定他人的種種,哪怕是生與死……。」

「這……不正是袁嫣你們一貫的行事方式么?」梁榆望著眉頭大皺的袁嫣,輕笑說道。

「梁榆……你想說什麼?」身穿貂絨衣裙的少女,在手掌覆上儲物袋間,防止對方偷襲之餘,低聲喝道。

「我想說的是,袁嫣,如今你我的位置,似乎是與你一貫的行事方式顛倒了過來。這樣的話,我是否應該也履行你過往的做法呢?」話語在說出的過程中,梁榆臉上的笑容也是漸漸消失。而腳步,也是緩緩邁出,踏在了虛空之上!

「梁榆……你想怎樣?」看到這裡,袁嫣若是還想不通梁榆的話語,那這個就不是袁嫣了。

「沒什麼,我與你,終究是不同的。不過,剛才的事情,總要有人負責。」說話的同時,梁榆的腳步沒有停頓分毫,淡淡說道。



Related Articles

“你們都給我滾蛋,我纔是雲空間老哥的粉絲!”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不停地表忠心。雲...
Read more

沒想到白蛇果然也向左移動了一下腦袋,紅信子繼續不停地吐。

我差點沒暈過去,我大喊了一聲:“老爸,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