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吸血鬼,用光成戰的錢后還想著毀了他。」

「戰戰躺在病床上那麼虛弱,這女人居然一句話關心的話都沒有?」

「無恥的女人,戰戰對她這麼好,她居然恩將仇報。」

這一刻,全網的斥責聲,猶如山呼海嘯一般朝向毛敏襲來。

。 此時此刻的沈建看到了於老三送給他的圖冊,並且利用這些圖冊來辨認這些妖核以及這些妖核的母體像沈建此時此刻的心情,可以說極為激動,畢竟他對於這些妖獸的認知非常的有限,儘管他以前雖然也看過一些關於這些妖獸的介紹的一些圖書,然而這些圖書裡面介紹的妖獸的內容畢竟是十分有限的,沈建以前所讀的那些書裡面的對於妖獸的介紹其實並不能讓沈建對這些妖獸有全方位了解。

比如說今天這一次他在薊州商會這裡所看到的這些妖核的母體妖獸,沈建絕大多數都不認識,這時候沈建才知道今後自己獲取經歷的事情還會更多,而他今後所認識的各種妖獸也要當然會越來越多,然而這時候的沈建通過這個圖冊竟然對這些薊州商會裡面的各種妖獸通通得到了了解,同時對於這些妖獸的主要特點、作戰實力、血脈實力以及等等各項特點沈建都能夠非常清晰的了解,這樣一來不僅僅沈建能夠利用這些妖核來進行煉丹那麼簡單,同時即便他在萬妖山脈當中,即便是在今後進行歷練的時候,也可以通過這些妖獸的特性來對這些妖獸進行作戰,所以說從長遠上來看,對於沈建可以說是非常的有利的。

「這個是烈焰神豹。」沈建這時候拿到了一個火紅色的妖核,這妖核便是烈焰申報的妖核烈焰神豹這種妖獸屬於火屬性的妖獸,而且這個妖核的母體,妖獸已經達到了三階血脈的程度。如果沈建利用這個妖核來進行煉製妖化丹的話,那這些妖化丹便能夠讓吞服這個妖化丹的武者在短時期內讓自己的修為境界突破到三階初期的程度。

然而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利用烈焰神豹的妖核進行煉製的時候,所需要一些火屬性的藥草,而這些藥草卻非常的難找難找,然而這時候的沈建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因為如今在於老三的安排之下,周然和李寧他們二位,丹童已經為沈建準備了非常多的藥草,這些藥草能夠足夠讓沈建進行煉製各種妖化丹了,儘管沈建不可能變成所有的妖化丹的藥草都具備,然而目前在薊州商會這裡已存的這些藥草已經完全夠沈建所使用,所以說沈建並不擔心這些藥草不夠用,同時這裡具有非常多的妖核,這些妖核也足夠時間進行使用,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完全可以放高枕無優的,在於老三給他準備的煉丹房裡面練著他所需要的丹藥。

然而在這時候他如果想要真正的煉製一些更加強大的丹藥的話,必須要他的修為境界再次得到提升才可以,然而,如今的沈建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六段的程度,距離距晉陞到武魂境七段,如今也僅有一步之遙而已,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如果想讓自己的修為境界都要進一步的突破,也僅僅是這幾天的事情,這幾天裡面只要沈建潛心修鍊,在外面進行適當的力量的情況之下,只要擁有一定的契機事件的修為境界,便能夠再次得到真正的突破,所以說這是我的沈建心中,非常的高興,因為只要他接下來的修為境界能夠再次得到突破的話,那接下來他便能夠煉製出更加強大的丹藥出來,最起碼他讓你練出來的妖化丹的品質必然能再次提上一個台階。

如今沈建的修為境界在武魂境六段的程度,這個這個修為階段,儘管煉製一階丹藥的時候幾乎都能夠煉製出極品的品質,然而想要煉製二階丹藥,煉製出極品的品質還有些困難,如今沈建應該能夠感覺到如今以他體內的九陽焚天火的威力以及他的九陽鵬王武魂的魂力,儘管無法煉製出極品的妖化丹出來,然而他又想要練出中品的,彈藥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畢竟作為一位煉丹師而言,能夠將二階丹藥,煉製出中品的品質,在這個小小的薊州城裡面已經算是一位煉丹方面的高手了。

烈焰神豹這種妖獸在萬妖山脈裡面的數量還是非常多的,所以說想要找到這樣的妖核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此沈建這時候便非常輕易的,便找到了十幾枚烈焰神豹的妖核,然而這些歷練是道的妖核,裡面達到三階品質的也僅僅有一顆而已,其他的全都是二級品質,然而沈建根據這些盛放妖核上面的柜子上面的記載來說這些烈焰神爆的妖核儘管他們的本體,烈焰神豹的血脈境界並沒有達到三階的程度,卻全部達到了二階巔峰的程度,也就是說一旦武者吞服了,利用這些歷練什麼的妖核所煉製出來的妖化丹的作用之下,短時間內修為境界便能夠突破到二階巔峰的程度,這種境界和作戰實力儘管放眼整個日月帝國的話或許很不起眼,如果是在這兒,薊州城這個小地方的話,已經是非常的難得了,畢竟薊州城這個城市在日月帝國裡面是一個非常小的城市,這裡面的高手也並不是特別的多,所以說如果在這個地方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在短時間內提升到二階巔峰程度的話,已經是在這裡能夠佔據一席之地了,畢竟目前來看除了馮家,蘇家歐陽家這幾大家族之外,其餘的一些附庸的小家族的家族的實力也僅僅處於武魂境的前期和中期而已,而達到武魂境後期修為境界的族長也並不多,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完全可以去放心的煉製一些烈焰神豹的妖化丹。

相比於培元丹和氣血丹這些丹藥消耗但並不普及,當然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種,首先就是培元丹和氣血丹無論是在這些武者進行修鍊的時候,還是追求作戰的時候都都會用到氣血丹和培元丹,還有一點就是培元丹和氣血丹這兩種大小的兼容性是最強的,畢竟培元丹裡面所蘊含的元力能量以及氣血丹,裡面說蘊含的磅礴的氣血,都是武者體內所需要的能量,而妖化丹和氣血丹培元丹完全不一樣,因為妖化丹是通過妖獸的妖核煉製出來,妖核裡面蘊含著非常多的妖獸的氣血,因此在這個時候一旦武者吞服了這些妖化丹之後,這些妖化丹並能夠通過自身的丹藥的藥力,來促進武者作戰實力的提升,這種提升是短暫的,之所以是短暫的是因為,這些妖化丹裡面的這些妖力能量和人體的元力能量並不兼容,因為妖力能量是妖族妖獸的體內所必須的能量,而人類體內的能量卻並不是妖力,而是元力當然像沈建這樣能夠同時修鍊妖力能量和元力能量的怪物除外,其他的這些無人類武者,也僅僅能夠修鍊一些人類武者的修鍊方式而已。

所以說這些人類武者一旦重複著要貨到之後,這些妖化丹裡面磅礴的妖力能量便能夠進入到武者的體內,在武者的經脈和氣血當中不斷的運行,並且能夠短暫的凝聚,虛體的妖獸經脈,因為妖獸體內同樣有經脈,而這些妖手裡面的要領了,在人體的氣血當中發生一定的作用,從而暫時凝聚出妖獸的經脈,然後這些妖力能量便在這些人類體內的妖獸經脈裡面不斷的運行,從而讓人類短時期內擁有這些妖獸的能力,畢竟妖獸的這種天賦技能的催動也同樣是需要它們經過以體內經脈的運轉才能夠完成的。

就拿此時此刻這個沈建拿到手裡的這個烈焰神豹的妖核所練就出來的丹藥來說,這種丹藥當然會讓武者的修為境界短時間內達到二階後期巔峰的作戰實力,甚至是三級作戰實力,然而這些作戰實力也僅僅是妖獸一族的作戰實力並不是人類武者的作戰實力,換言之就是通過烈焰神豹的窯火丹的吞服,讓人類武者暫時擁有了三階妖獸的戰鬥力,而達到三階妖獸戰鬥力的時候,也只能夠催動出這種三階妖獸的作戰手段,而這些手段和他吞服的妖獸的種類有關係,如果吞服是烈焰神豹的妖核所煉製出來的妖化丹的話,那它便能夠短暫的推給我三階,烈焰神豹的天賦技能,而並不是人類氣府境武者的技能。

然而這種技能的催動也同樣是相對的,因為畢竟最適合這些妖力能量所運轉的本體是妖獸的身體,而並非是人類的身體,即便以人類的身軀得到暫時的改造,從而利用妖化丹的力量催動出,妖族妖獸的天賦技能的話,這種攻擊力也完完全全的比不上和他相同等級的妖獸催動出來的天賦技能,僅僅能夠暫時的提升武者的戰鬥力罷了。

雖然話如此說,武者依然能夠通過這些丹藥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且妖化丹在武者被吞服掉之後,可以說見效的速度非常的快,只要吞服了一顆妖化丹之後,或許短短几十秒的時間便給我在武者體內形成磅礴的妖力能量,從而進一步的提升武者的作戰實力和修為境界,有時候擁有這些妖化丹的時候,一旦在外面遇到危險的情況之下,可以說是完全可以保命的存在。

其實在幾個月之前沈建和那隻犀角兔王進行作戰的時候,當時沈建的修為境界也僅僅出於武體境而已,做一名武體境的武者而言它和一隻狂化之後的犀角兔王進行相互作戰,時間必然會被這隻犀角兔王之間擊殺掉,這是犀角兔王在當時的修為實力已經達到了一階後期後期巔峰的程度,而這隻犀角兔王在進行狂化之後,他自身的血脈竟然在短時期內達到了二階前期的程度,在那時候的情況之下,本來是危在旦夕的情況,然而正是由於緊急時刻沈建吞服的妖獸的妖化丹,從而短時間內提升了自己的作戰實力,所以說當時的沈建才戰勝了這隻犀角兔王並且將這隻犀角兔王成功的擊殺掉,並且將這隻犀角兔王的犀牛角直接拿了下來,當成自己的神兵。

然而,當時的沈建如果沒有這隻妖化丹的幫助的話,或許她當時在遇到這隻小土王的時候,他會遭遇到非常危險的局面,或許在當時的沈建在萬妖山脈當中很可能就直接被這隻犀角兔王擊殺並且吞噬掉了,所以說這件事情在沈建目前想起來依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爺爺很早就離開了他,雖然沈建並不知道他爺爺為什麼要忽然之間離開他,他這一位當時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一階前期階段的沈建孤零零的丟在洛水鎮,沈建只記得當時,這段時間他是非常難熬的,因為畢竟當時沈建爺爺什麼離開之後,沒有人再為洛水鎮這些洛家的子弟們提供彈藥,而當時的沈建體內的妖族血脈也並沒有得到覺醒,對於洛水鎮的這些子弟而言並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所以這位趨炎附勢的,這個落下的家主洛劍鋒,才敢對沈建起了殺心。

不過慶幸的是沈墨在洛水鎮沒有離開的時候,向沈建講述了一些關於妖化丹的煉製情況,所以沈建對妖化丹煉製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只要給沈建足夠的藥草和材料,沈建便能夠非常輕易的就能夠煉製出這些妖化丹,因此這時候的沈建對自己的煉丹實力非常的有信心。

而且沈建還有一種想法,就是沈建將這些妖化丹煉製成之後將分配給那些從事於各大產業的蘇家子弟們,因為這些蘇家子弟當中很多人都在保護蘇家的各大產業,然而如今的馮家區的蘇家虎視眈眈,非常想要吞服掉蘇家的產業,一旦蘇家不採取一定的手段的話,很可能蘇家的這些產業一點點都被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子弟直接蠶食掉,一直到最後蘇家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然而一旦這些鎮守蘇家各項產業的蘇家武者們手中擁有妖化丹的話,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當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吞服和吸收藥力之後,到時候即便它們的修為境界當時並不高,然而在遭受到外敵入侵的時候,卻能夠利用這些妖化丹暫時來提升自己的作戰實力,從而能夠將入侵他們開業的這些馮家和歐陽家的弟子直接擊殺掉,以確保自己產業的安全。。 小九直接回自己房間了,就在隔壁,原本出來就是想站在門口冷靜一下,再回飯桌上的,可是不知道為何,情緒就是收不住。

外面的隨從一看主子的神情,就知道找人,也知道找誰,朝隔壁的門指了指。

濮元聿輕輕推門,沒推開,就敲門:「小九,是我,你把門打開。」

「小九?你再不開門我撞門了。」濮元聿擔心心上人委屈流眼淚,邊說邊又推了推門,咦,門被他推開了。

走進去一看,常小九就在門後站著呢,眼睛紅紅的。

回手關了門走到她跟前,微微俯身倆手撐在腿上:「好了,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別難過了,都是我不好,不該口無遮攔的那樣喊他。」

「不關你的事。其實是我不好,我這樣的性子,我的想法,沒人會贊同理解的,家裡人也是一樣,不然的話,我又怎麼會離家呢。」說到這裡,常小九抬頭看向他:「是真的,其實我知道的,見到二哥之後,他會教訓我,惱我的所作所為。

就算你沒有喊他二哥,我和二哥之間,也會起爭執的。

我只是難過,我若是個傻子多好,沒有思想。」說到這裡,她難過的又低下了頭。

聽她這麼說,濮元聿的心都擰起來疼:「小傻瓜,說什麼傻話呢。」說完,把人摟入懷中。

常小九也沒有掙扎,任由他摟著,額頭抵在他肩甲處,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她沒有怪二哥的意思,只是難過,難過自己帶著現代的記憶,沒辦法做到入鄉隨俗,就顯得跟這裡所有的人格格不入。

好像也不是,至少眼前這個抱著自己的人,他就挺理解自己的啊!

可是,這恐怕也是因為自己還沒答應嫁與他為妻的緣故吧,一旦答應了以後,是不是也會像旁人那樣的要求她怎麼樣怎麼樣,不能做什麼,做什麼合適?

在這一瞬間,常小九覺得好累,累到她不想再繼續想下去了。

「你二哥他也就是一時間難以接受咱倆的事,受到的衝擊太大了,你得給他時間緩緩。其實我覺得他人還是不錯的,正直又不虛偽。」片刻后,感覺到懷中的氣息均勻了許多,這才開口勸道。

常小九一聽,伸手就推開他:「誰跟你咱倆的事兒啊?我跟你有什麼事?」

「好好好,咱倆啥事兒都沒有,沒事。現在心裡好受些了沒,好點的話回去吧,這會他指不定怎麼自責難受呢,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寵你這個妹妹的。

換做是旁人,見面第一件事就是給你倆耳光先,然後再嚴厲訓斥。」濮元聿忍著笑,繼續開導。

他都佩服自己,怎麼這麼有耐心,會哄人,會勸人會安慰人呢?

常小九點點頭:「那你一起。」

「好,自然是要一起的。」濮元聿笑著答應,倆人一前一後又出門回到常勇的房間。

常勇正懊惱的垂頭自責,有事要找合適的機會,委婉一些對妹妹說,畢竟是女孩子。

聽見動靜抬頭,卻見妹妹又回來了。

「吃飯吧,好早點休息。」常小九主動先開口。

「嗯,正要好好的睡一大覺。」常勇有了台階,就趕緊的下,跟自己的妹妹,真的不敢硬杠。

常勇剛剛就后怕,妹妹別再因為生氣,再來一個出走,那他上哪找她去?

晚飯的後面,氣氛就有點怪怪的,濮元聿在努力的兩邊調節氣氛,一會給這個夾菜,一會兒給那個夾菜的。

好在,常家兄妹倆都冷靜了下來,給夾啥就不客氣的吃了。

這頓晚飯好不容易結束了,濮元聿安排了一個手下睡常勇屋裡,反正是上房,都是套間,有事喊喊也方便。

常勇沒拒絕,還道了謝。

常小九叮囑那人,小半個時辰后,去後院給端葯來服下,然後就跟濮元聿走了出去。

「早點休息,睡不著想找人聊天的話,敲敲這邊的牆。」在常小九進自己房間前,濮元聿手指著隔壁另一個房間叮囑著。

「好。」常小九應著,邁進門檻回手關門的時候,見他站在隔壁的門外朝自己這邊看:「濮元聿。」

「嗯?要聊天么?聊一兩銀子的?」濮元聿笑問,明知道不是,卻還是跟她開了個玩笑,其實也就是想逗逗她,讓她心情好一些。

常小九沒急眼,反而跟著笑了笑:「謝謝你,還有,晚安。」說完,關上了門。

謝謝你,在我需要依靠的時候,借給我一個結實的臂膀!

站在自己門口的濮元聿,聞言怔了怔,笑容從嘴角開始綻開,開心的抬腳進屋。

回到房間的常小九,在房間內慢慢的散步,雖然晚飯不是吃的很飽,還是不能立馬就躺到床上去。

看著自己一個人也住了個套間,常小九再次笑笑,原來,濮元聿也不是任意胡來的人啊,看看,找到了二哥以後,再住客棧的套間,他都不跟自己一間了。

想來,是不想給二哥留下不好的印象吧,可是,只想到這個,是不是沒啥用?

當她躺到榻上后,想到濮元聿說的話,他說皇上對這次的事會嚴查嚴懲的,那是說這次的事件事關邊境的戰局,造成的後果太嚴重么?

所以,是不是說,這次的事皇上知道了是太子所為的話,會嚴懲太子?

可是,那公主派人追殺她和阿順,造成阿順小小年紀慘死,在皇上眼中,事態就不夠嚴重,所以就算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也不會懲罰公主的?

可是,都同樣是人命啊!

想了阿順慘死,但是那公主卻還一點事都沒有的在享樂,常小九就心煩意亂的。

翻個身,不想這個問題了。

她又想到,現在找到二哥了,二哥是無大礙了,但是自己的麻煩卻隨之而來了。

二哥一定會問自己為何離家,一定會勸自己回理州,弄不好他還會寫信回去告訴父母。

這可怎麼辦呢?常小九的心就更煩躁了。

她已經考慮了很久,雖然回到理州那個家后,父親和母親不會把她怎麼樣,也可能會由著她的性子,不再安排她的親事。

可是,然後呢?她就只能每天做個常府的乖小姐么?

在外面行醫的這些日子,她覺得這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可是,怎麼才能夠搞定二哥呢……

。這日,風和日麗。

瀛州近海,平靜的海面上,突然冒出的大量氣泡驚動了魚群,像是海底火山噴發一般,海面上隆起了一座座「小山」。

緊接着,便是無數金屬構建的巨大平台中海底升起。

平台與平台之間被鋼鐵所連接,又有靈力與符文的光芒顯現。而在平台上,更是升起了一台台巨大的靈力炮

《綻靈記》第100章.防線年少時期第一次發病,那會身邊站著最親密的朋友,那是她曾認為永遠不會離開自己的人,可她卻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一刻安之夏突然明白,這種心理疾病她不僅克服不了,也不能暴露出來。

所以這麼多年她逐漸強大,練就了一身的技能,為的就是遮住這個醜陋的病態。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一百一十三章受人指使 「爺爺?」

「我感覺右胳膊很熱,我害怕!」

聽到爺爺秦鳶所說,秦寶卻被嚇的小臉蒼白。

他只是一個玩世不恭的闊少爺,天生就膽小怕死,如今剛剛接觸修真,修為就突飛猛進。

他的確是修行的好苗子,但因為性格柔弱,一點苦都受不了。

「你給我閉嘴!」

「你是我秦園府唯一的希望,你不是一直問爺爺我,什麼時候把府主的位置傳給你嗎?」

「只要你照我說的做,爺爺我立刻就把府主的位置給你,你千萬別讓爺爺我對你失望!」

秦鳶惱怒,但此時自己又不能太過火,如今整個秦園府,只有秦寶這麼一個接班人,又喚醒了『血窮奇』,這可是千年奇遇,萬中無一。

「真的?」秦寶吃驚,聽到自己爺爺,許諾要把府主位置傳給自己,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

「當真。」

「你可是我秦園府的希望,難道你不想為秦園府報仇?」

「你爺爺我這雙手雙腳被廢,你難道不心疼?不想替爺爺報仇雪恨?」

秦鳶咬牙點頭。

他沒有說謊,他可是極為認真的。

如今,自己已經是個廢人,這府主之位遲早要傳人。開始,他在等秦漢回來,把府主的位置傳給秦漢。

但現在,他果斷改變了主意,面前的秦寶才是最適合,能把秦園府發揚光大的唯一人選。

「想!」

「那個雷凌欺人太甚,拐走我姐姐,害的爺爺四肢皆廢,更是弄瞎了曾祖父雙眼失明。」

「我秦寶早就想要揍他了!」

「既然爺爺這麼看中小寶,小寶就是拼一次!」

被秦鳶幾句話,激勵的極為憤怒的秦寶,憤怒的他雙手緊握,咬牙切齒髮泄出對雷凌怨恨。

雷凌,一直是他心裏的陰影。

自從玩石商會開始,雷凌一直踩在自己頭上,搶了自己風頭,屢次壞自己好事,更是不把他放在眼裏。

如今終於有揚眉吐氣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自己爺爺怎麼可能會害自己?

說完,秦寶盤坐在地,按照自己大伯秦漢教自己的功法,運轉體內的力量,集中精神吸收右臂中『血窮奇』散發的力量。

一旁的秦鳶可是神情緊繃,血窮奇世間少有,整個秦園府據他所知就有兩個人擁有。

其中一位,秦朝時代,一統六國,名垂千古的第一皇『秦始皇』。

第二位,就是建立秦園府的第一人。

這兩人,一個創造歷史輝煌,最終追求長生。

另一個,是秦園府的傳奇,據秦鳶得知,好像隱世在後山,可惜他從未見過。

秦園府,歷代強者,在完成自己傳宗接代的任務,都會選擇隱世,進入後山不問世事。

在秦園府,窮奇印記共有三種形態,第一種就是普通的黑色。第二種就是秦寶的血窮奇。而這第三種,有史以來只有傳說中的秦始皇曾喚醒過,那是『九頭窮奇』,窮奇之祖。

所以,秦鳶在看到秦寶擁有第二種血窮奇,就已經忍不住激動,迫不及待看到秦寶與血窮奇融為一體。

隨着秦寶在吸收血窮奇的力量后,他的最為可是與日俱增,此時已經達到踏入化境。

同時,在秦寶的右手臂的血窮奇,竟然散發出刺眼的光輝,栩栩如生,散發出源源不斷的力量。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推移,不知不覺天空以亮,秦鳶一夜守護在秦寶的身邊,目睹秦寶從星河境,一躍千里,突破到了玄境三期!

沒錯!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