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主要的原因就是經脈錯亂,氣血暴亂,骨骼也會出現逆轉現象,根本就不能動手,所以就這麼看著他們作惡下去,老夫也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老大老二,就算是說了,也不是老三的對手了。」

「三大家族都有地元境九階的高手,一旦跟老三聯手,我們師徒三人都會死在他手上,所以老夫帶著老大老二數百年都在閉關當中度過,以求老大老二有人突破之後替我清理門戶,可誰知道,老大老二修為停在了地元境九階巔峰三十年了,依然無法突破。」

「反倒是一直想著霸佔天下的老三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但還沒有突破,這讓老夫心急如焚,一旦他突破了,天下將會大亂,到時候,沒有人能夠制住他,老夫也就成了萬萬年的罪人了。」

聽到這裡,歐陽博真心的想說一句:「你現在也是萬萬年的罪人了。」可因為太多意外的事情發生,他對老者的印象轉變了一些。

不管怎麼說,這些事情都不是倪振天的本意,他只不過是錯眼,收錯了徒弟而已。

從倪振天的話語當中,他也明白了眼前這位偽高手的悲哀,不是他不想清理門戶,而是實力已經做不到了,如果不是被老三在他突破的時候氣他,恐怕老三早就被他殺了,當然也就不會發生更多的滅門事件了。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第三百九十六章厚土大陸消息

對於倪振天,歐陽博此刻反而是感覺到他有些悲哀,收徒不慎,導致釀成了這麼多的悲劇,能不悲哀嗎?

可是他最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倪振天經過了那麼久的努力一直沒有機會清理門戶,畢竟以倪振天的名望和修為來說是根本找不到一個跟他相比肩的人了。

就算是後來修為出現了問題,他不是還認識隱世家族的人和皇室的人馬?難道他去請求別人幫他,會沒有人幫他嗎?如果把老三將來可能會帶給大家的傷害說出去,一定會有人出面的。

假如當初他那麼做了,那麼往後的幾百年間就不會有那麼多人死在老三的授意之下了。

「你現在一定會跟疑惑為什麼還有想濮陽老弟這樣人為什麼我不尋求他們的幫忙吧!」倪振天的聲音響起。

歐陽博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而他,也正在等著聽一下故事。

「老夫發現老三不軌的行為之後,為時已晚,左家和蒼家被他控制得死死的,只有聞家稍微好一些,因為聞家對他的幫助不是很大,但聞家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三個家族的老祖級別加上老三的修為,已經是非常的強大了,就算是老夫修為不降低,恐怕也很難輕鬆拿下,更何況老夫被他氣得氣血逆轉,修為倒退。」

「三弟子難道沒有發現前輩你的異常嗎?」歐陽博問道。

「自從氣血逆轉之後,老夫只在修為達到巔峰的時候跟他們見面,平常時候基本上不見,宗門也是屬於他們掌管,所以老三並沒有先什麼異常的事情。」

「但是,他見到每一次老夫對他的事情都是不聞不問的,膽子卻是越來越大,親自出手,或者是指揮左家跟蒼家還有聞家做下了好多樁滅門慘案。」倪振天搖了搖頭說道。

看得出來,收徒不慎給他帶來的打擊是有多麼的大。

故事說到這裡,歐陽博大致上已經很清楚了,大乘丹宗數百年間做下的孽債,完全是三長老在操控,根本就不是倪振天本人。

而之前倪振天說的需要歐陽博幫忙肯定就是這件事情了,當然,就算是倪振天不提出這個要求他也不會放過這個人渣的,只不過是目前辦不到罷了。

不管怎麼說,三長老目前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突破的邊緣,已經超過了他的兩個師兄,歐陽博現在的修為要殺他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不過他相信,也許五年就可以了。

「大致的經過就是這樣,清理門戶這樣的事情就是你之前說的老夫做不到的一種。」倪振天說道。

歐陽博點了點頭說道:「前輩,這件事情我可以幫你,不過,以我眼下的這點修為還是差很遠。」

「這個不用急,老夫相信你,修為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老夫還有機會看到那一天的,第二個需要你幫忙的是幫助老夫煉製一枚『復靈丹』,這是玄元境丹藥。」倪振天說道。

「復靈丹?玄元境丹藥?」歐陽疑惑的問道。

「不錯,復靈丹是一種真正的傳說級丹藥,不是生生造化丹那樣的偽傳說丹藥,在我們赤金大陸,這種丹藥也很少,功效更是神奇,可以穩固修為,可以修復斷骨。」

「我這樣的情況有一枚復靈丹的話,絕對可以痊癒,只是這丹藥在五華帝國煉製不出來。」倪振天道。

「為何生生再造丹屬於偽傳說級丹藥?還有那個什麼復靈丹在五華帝國不能煉製出來?」歐陽博問道。

「生生再造丹雖然說功效很好,可是那也是臨界與史詩級巔峰和傳說級之間的丹藥,如果煉丹師煉丹技術高超,能夠最大限度的提取藥材精華凝聚成丹,也可以說相當於傳說級下品的丹藥。」

「而復靈丹在五華帝國不能煉製的原因很簡單,第一,整個五華帝國目前除了老夫沒有第二個真正突破到玄元境的武者,煉丹師除了老夫也沒有一個能夠煉製傳說級丹藥的人存在。」

「更重要的是煉製復靈丹需要的藥材在五華帝國是無法收集齊全的,還有就是對於煉丹師的要求也很高,要有玄元境修為,你明白了嗎?」倪振天解釋道。

至此,歐陽博才明白丹藥還有這樣的級別,連讓人眼紅的生生再造丹都只不過是偽傳說級丹藥,他之前開心的心情也沒有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知道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

「這個,晚輩目前還真的是差太遠了!」歐陽博還汗顏無比的說道。

「呵呵,以你的天賦來說,要做到煉製真正的傳說級丹藥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老夫對你還是抱著巨大希望的,但是老夫也不抱著這個希望等待,因為沒有前往赤金大陸的道路。」

「而對於幫助老夫清理門戶這一點,老夫相信時間用不了太久。」倪振天信心滿滿的說道。

歐陽博也對自己的信心非常的堅定,他也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的,所以對於清理門戶這件事情來說,他是又希望可以做到的,而對於尋找前往赤金大陸的路途他是真的為難了。

倪振天能夠從赤金大陸來到這裡,就一定有路回去,不然怎麼可能能進不能出。

「對了,前輩,我可以跟你打聽個事情嗎?」歐陽博問道。

他問過了不少的人,都沒有答案,而現在有了一個來自其他大陸的人,他是不會放過的。

「呵呵,你問吧,修鍊上還是煉丹上的我們都可以一起探討一下。」倪振天毫無架子的說道。

倪振天對於歐陽博的直爽性格也是非常的中意,感覺上非常的合胃口,有機會探討,指點一下後輩他也是很開心的。

「額…都不是,我想問一下前輩是否知道厚土大陸這個地方?」歐陽博問道。


「厚土大陸?」倪振天臉色嚴肅起來重複了一遍歐陽博的話。

「不錯,就是厚土大陸。」歐陽博堅定的說道。

倪振天此刻見到歐陽博堅定的表情,已經不再有所懷疑了,而是非常吃驚的看著眼前的青年。

厚土大陸可是超於赤金大陸更多的存在,他一輩子都沒有去過,但是出生在赤金大陸的他對於厚土大陸還是知道的。


「這個,老夫當然是知道的,可是沒有去過。」倪振天說道。

下一刻,繼續說道:「要去往厚土大陸你得先找到去赤金大陸的入口,不然根本就無法進去。」

終於有人知道厚土大陸了,歐陽博開心無比,心情也激動了起來,他知道他的希望的火苗又加大了不少。

可是,要去赤金大陸的入口還沒有著落呢,太高興了也沒有用,只有等到開啟遺迹之後,自己在開始尋找通往赤金大陸的入口吧!

「小子,我可得告訴你,厚土大陸相比起我們的赤金大陸來說那是更高層次的存在,在那個地方,我聽說聖元境也只不過是看門的存在。」倪振天眼神帶著嚮往的意味說道。

雖然歐陽博很震撼,可是他知道他目前還不適合去想那麼多,聖元境,那是個什麼概念啊,離他太遠了,只有繼續努力才是王道。

「小子明白了,多謝前輩!」歐陽博抱拳感激的說道。

「不是,小子,老夫想問一下,你是怎麼知道厚土大陸這個事情的?」倪振天問道。

他可不相信歐陽博也是跟他一樣是從另外一個大陸遺落在這裡的,年齡上根本就對不上。

「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的,她說她是厚土大陸的,希望我有一天去找她。」歐陽博說道。

「方便說一下你的那個朋友的身份嗎?」倪振天問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複姓軒轅。」歐陽博道。

「你知道她說的入口嗎?」倪振天臉上肌肉鬆動了幾下,問道。

他是真的一下子激動起來的,本來上千年的時間過去了,他做好了隨著歲月的逝去,自己也會自然死亡在五華帝國算了,可誰知道歐陽博突然問的問題又燃起了他心中熄滅的火焰。

「不知道,她離開的時候只是留下了一封信!」歐陽博也是有些失落的說道。

當初到處打聽厚土大陸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了,他以為有了空間蟲洞就隨時可以去尋找,可根本就沒有人聽說過厚土大陸。

更不要說要前往厚土大陸必須要經過赤金大陸了,他現在是年入口都是一頭霧水。

「唉~~」

倪振天嘆了一口氣,燃起的希望有沉落下去。

他很清楚這個入口太難尋找了,或者說再給他一個千年的尋找,說不定依然是找不到的。

「前輩,我堅信能來就能去,只是我們還沒有找到入口罷了,我們還有機會。」歐陽博安慰道。

「安慰的話,老夫自己都跟自己說過了無數遍,現在希望都在你身上了。」倪振天說道。

「為了她,我一定要找到入口。」歐陽博說道。

看著歐陽博堅定的語氣,倪振天也只能是選擇相信歐陽博,但是他也知道希望不大,可是年輕人的赤子之心他還是非常欣賞的。

「好了,我們說得夠多的了,你這一次去參加遺迹的開啟一定要注意安全,老夫等你安全返回。」倪振天說道。

「多謝前輩,小子謹記。」歐陽博說道。

「濮陽老弟,我們也走吧,讓他休息一下!」倪振天說完,跟著濮陽老祖走了出去。

對於遺迹的開啟,歐陽博已經期待了兩年了,他是非常想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遺迹。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第三百九十七章五絕與副宗主林國賢

二老離去,房中只有歐陽博一個人了,他開始梳理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

現在他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全問題,不管是三大家族核心上的需要他,還是說對他有意見的人都不可能這個時候殺他,因為他現在不但是得到了很多強者的保護,三大家族也在變相的保護他。

他所擔心的是,都有些什麼高手前往天炎山脈深處,那裡面的危險那才是真正的危險,不管人類和魔獸之間簽訂下來的那個什麼《和平契約》,裡面都是非常危險的。

他需要考慮的問題是怎麼樣才能保全自己,安全的抵達遺迹開啟處,並且成功的進入遺迹這才是目前需要的。

不管怎麼說,三大家族的老祖都會出關前往天炎山脈的,或者說三大家族跟皇室鐵家,還有隱世家族濮陽家的老祖也會出關,沒有他們的帶領,是不可能到達遺迹開啟地的。

有這麼多的絕世高手存在,他要想在遺迹當中或者是遺迹開啟后全身而退,那是異常艱難的。

雖然可以讓熊王幫忙,可是熊王的修為也沒有達到巔峰,面對巔峰高手的時候,他的防禦能不能支持還是一回事,至於精靈族族長說過要幫助自己,可他們也是隱士一類,修為也不怎麼樣,不能把他們也扯進來。

見到自己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擋住危險,歐陽博心一橫暗自說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照眼前分析來看,處境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現在得出多少的結論都是沒有用的,想清楚了目前的狀況,歐陽博從新平靜下來,進入了修鍊當中。

歐陽博成為丹王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帝國,就連邢家也知道了歐陽博的存在,邢家家主聽到了女兒的消息,心中的擔憂放鬆了不少,也為女兒作出的那種大膽舉動感到欣慰。

至於那左家後面派出去尋找七煞的人也沒有找到,只好返回帝都稟報經過,到了帝都他們才知道欺負少爺的人早就成為了丹王的存在。

而在此期間,五個最強家族的老祖出關消息也是不脛而走,遺迹開啟的消息也是傳了出去,無數的武者紛紛啟程趕往天炎山脈。

時間過得很快,五天匆匆而過,歐陽博也走出了他居住的屋子,來到丹堂大廳跟其他的煉丹師集合。

「歐陽兄,五日不見,修為又是大進啊!」

游欣榮看到歐陽博走下樓梯,上前說道。

雖然對於歐陽博他有些許不感冒,可是歐陽博的煉丹技巧和煉丹手法讓他真正的折服,一個煉丹師最佩服的不是你戰力有多強,而是你的煉丹水平。

而這一點,不但是他佩服,就是所有見證這一切的人都是很佩服的,自然是包括了那些所謂的老祖級別。

「哪裡,游兄不也是長進不少。」歐陽博答道。

對於游欣榮的改變,歐陽博是心知肚明,一定是這幾天得到了不少游無名的指點,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想辦法跟歐陽博搞好關係。

當然,得到這一條指令的不是他一個人,三大家族除外,還有著其他幾個家族的年輕一輩。

「歐陽兄!」

「歐陽兄!」

其他的三人也上前跟歐陽博打著招呼。

歐陽博也是一一跟大家打著招呼,他不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對於高傲的人他比別人還高傲,對於對他好的人,他也是百倍的奉還,他的性格讓他多了不少的敵人,自然朋友也是比較多。

「五絕到!」

丹堂外面一個響亮的聲音傳進了眾人耳朵。

歐陽博默默的站著,心中倒是在想著這個五絕到底是什麼樣,怎麼他從來沒有聽說過。

五絕,自然是帝都最強大的五個人,每個都是巔峰級的強者,他們也是整個帝國最強大的五人。

五個身影相繼出現在丹堂的入口處!

第一位老者頭髮是淡紅色,但是鬍鬚卻是白色的,精神飽滿,滿面春風,強者的氣勢讓人不敢直視,他正是左家的老祖–左澤滄。

第二位老者全身都是白色,除了臉上有些許淡紫色,滿面的怒容,可能這一副容貌是天生的,不然整天綳著張臉也是很難受的,他正是蒼家的老祖–蒼修瑾。

第三位老者歐陽博認識,正是五天前見過的濮陽家老祖–濮陽同和。

第四位老者和第五位老者都不認識,但從其他人小聲的議論當中得知,先進來的鐵家的老祖–鐵榮火。

後面進來的也就是第五位,正是聞家的老祖–聞一仙。

還別說,這個聞家的老祖給人的感覺就是那種仙風道骨的感覺,可事實上他做的事情絕對沒有一件事是附和仙道之人做的。

隨著五絕的到來,丹堂的氣氛沉悶了不少,感覺也很壓抑,因為五股強大的壓力布滿了整個丹堂大廳。


雖然是難得一見五家老祖齊聚的場面,但是那種感覺讓人真心的不想呆在這個大廳裡面,只不過是沒有一個人面上露出這種表情。

「這差別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歐陽博說道。

五個老者露出來的氣息跟倪振天相差太遠了,難道玄元境修為的武者可以做到氣息不外露的地步了嗎?

要知道倪振天那是絕對的收斂,而這五人都是故意露出一些氣息的,出了要讓全場的人感覺到他們的強大,再就是要獲得其他帝國的人尊重。

對於這一點,歐陽博認為就是無可厚非的,不然以他對濮陽家老祖的理解是絕對不會釋放威壓的。

「各位,讓我們有請大乘丹宗的副宗主林國賢。」左家的老祖走到了大廳中央大聲說道。

見到左家老祖這樣大喇喇的做法,歐陽博很不爽,或許此刻跟他有著同樣不爽的人也有不少。

果不其然,副宗主三個字出口,他身邊的其他四人臉色稍微的變化了一下,又立即恢復了平靜,當然,這一切歐陽博也看在了眼裡。






Related Articles

九皇子周允慶單膝跪地,對着上方的秦天恭聲跪拜。

“起來吧!”秦天淡淡揮了揮手,道,“以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