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你能打聽的。」保安冷冷的說道。

聽到保安這麼說,胡天也只好走到一旁,然後拿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給洛珠珠。

但是保安看到胡天沒有走,他們又過來趕胡天了,不允許胡天在門口逗留。

胡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走到外面的馬路沿上坐下。

洛珠珠並沒有回胡天的消息,胡天只好先等宋芊過來。

這個時候,門口的保安,有兩個煙癮大的人忍不住了,於是偷偷的來這邊抽煙了。

雖然上面有規定,今天要進行管控,不允許在崗期間抽煙的。

但上有規定,下有對策。

這兩個傢伙跟門口的其他保安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就偷偷跑路邊綠化帶的樹叢里抽煙了。

一個保安拿出煙點燃吧嗒了一口,笑著說道:「上面的神仙打架,可是苦了我們這種底層的人了。」

「這有什麼辦法呀,聽說連洛總都被逼的沒辦法了。」另一個保安笑著說道。

「唉,如果宋總還在就好了,董事會的那幫人肯定不敢這麼放肆。」最先說話的保安搖了搖頭說道。

「兄弟,我們還是不要議論這種事了。」

「今天召開董事會呢,我們還是好好站崗吧,萬一出了什麼差錯,那我們就吃不了兜著走了。」另一個保安有些害怕的說道。

「你說的對啊,我們趕緊抽完走吧。」

…………

雖然兩個保安抽煙的地方,離胡天有點距離。

但是胡天聽力非凡,還是聽到了他們在說什麼。

當胡天聽到,洛珠珠被董事會的傢伙逼宮。

而且今天召開的董事會,竟然還進行了安全管控。

看來今天會發生一些大事了。

胡天也擔心洛珠珠受到傷害,於是偷偷的從一個角落翻牆進去了。

另一邊,千古月集團的董事會大會議室。

一眾高管,正襟危坐在會議的長桌兩旁。

在長桌的最後面,洛珠珠有些心神不寧的看著資料報告。

會議室里的氣氛非常奇怪,下面坐著的一種高管好像都心照不宣的等著洛珠珠看完報告。

這個時候,有個傢伙終於忍不住,先說話了。

「洛總,我想問一下,宋總究竟去哪裡了?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消息呀?」一個長的肥肥的胖子笑著說道。

這傢伙雖然在笑,但語氣有點不善,聽起來有點咄咄逼人的味道。

「她,她去國外出差去了。」洛珠珠言不由衷的說道。

其實也不怪洛珠珠言不由衷,因為這個問題,不是有人第一次問她了。

每次別人問她,宋芊去哪裡了,她只能說,宋芊去國外出差了。

見洛珠珠又說宋芊去國外出差了,這個胖子臉上浮現出了不屑的神色。

他陰沉著臉,似笑非笑的看著洛珠珠,說道:「洛總,你在說謊吧?」

「我怎麼可能說謊呀,我好歹也是副總,沒有必要騙你的。」洛珠珠強裝鎮定的說道。

「可是,為什麼我聽說,宋總在一個月前出了車禍,當場身亡呀?」這個胖子高管一臉嘲諷的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洛珠珠氣的拍了一下桌子。

「放肆!你怎麼說話的?」洛珠珠生氣的說道。

看到洛珠珠生氣了,胖子高管心裡的得意之色更盛了。

這個傢伙叫朱苟,是千古月在國內市場的負責人。

因為國內市場的重要性,所以這傢伙比一般高管還高半格。

朱苟笑嘻嘻的說道:「洛總,你別裝了,我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而已。」

「你還想不想幹了!?」洛珠珠臉色很難看的說道。

「我當然想干呀,我不僅想干,我還想乾的更大呢。」朱苟很囂張的說道。

聽到朱苟這麼說,洛珠珠不可置信的說道:「朱苟,你這是要造反嗎?」

「洛總,造反談不上。」朱苟有些嘲諷的看著洛珠珠。

見洛珠珠臉色非常難看,他又很隨意的說道:「俗話說的好,能者上,我覺得我的能力不錯,完全可以勝任更高的職務的。」 虛空中的質問聲繚繞不絕。

在最後一句質問落下。

握著劍刃的趙信眼中流露出一縷笑容,微微搖頭。

「我不明白。」

不可否認。

廖化說的話是有道理的。

他這個人,總是能夠義正言辭的說出各種聽上去,讓人感覺好像很有道理的話。

其中,都是些歪理邪說而已。

英雄!

追求的跟其他人所追求的是不同的。

有些人為何能成為英雄。

就是因為,他特別!

如果真的像是廖化所說的,去想那些,這樣的人他也沒有辦法成為英雄。

再者說——

那些話偏離了他們倆說談論的主題。

他沒有說自己的英雄,而且他想要指的是廖化,不該殃及池魚這件事。反而,廖化高談闊論。

有意義么?

在趙信的耳中,這些話就是屁。

他懶得理。

至於最後廖化的質問,趙信給出的回答,也純粹就是想讓他難受一下而已。

認可他。

那不就是被他洗腦了么?

趙信現在算是明白,為何那麼多人願意死心塌地的為廖化去賣命,哪怕他做的事情根本就於情於理都是錯的。

他能說啊!

就這嘴,要是去做銷售,怕是不管到哪兒都能成銷冠吧。

當然也未必。

有主觀意見的人是不會認可他所說的。

人,應該有自己的思想主見。

隨波逐流的那些人,趙信也不想過多的評價,那些人啊——

趙信也碰到過。

在他消失的那幾年,整個互聯網都在潑他髒水的時候,那些網民不就是廖化口中所說的愚民們。

抨擊他。

指責他。

聽風就是雨。

這樣的人,簡單概括下來就兩個字。

可憐!

浪費了自己來之不易的人生,讓自己成為了一個沒有思考能力,只能被煽動而後去為那些煽動者效力的奴隸。

也對,總是需要這種沒有主觀思想的人襯托。

才能體現出一個擁有思想的人。

到底有多偉大。

如果人人都是智者,那麼世界上就將不存在智者一詞。

慷慨激昂的趁此一番的廖化,在聽到趙信給他的答覆時眉頭一鎖。

「趙信,你不該是那種愚蠢的人。」

「我從來沒說我愚蠢啊。」趙信眉眼中噙著笑容,「難道你的世界中,唯有認可你的人才是智者么?朋友,你別把自己真看成救世主了。到現在我還依稀間記得,你在青創會上所說,為土著開智的那句話時,真的好羞恥啊,你不覺得么?」

為土著開智。

這話,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像是一個犯病的中二少年。

「你知不知道我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你不配成我的對手的么,就是從你說那句話的時候。」

「你的手段可能是很多。」

「做為對手來說,你也著實是比較棘手,可是你這個人,上限也就那樣了。」

「不足為慮。」

趙信輕蔑的笑著。

站在虛空中的廖化臉色變化不止。

侮辱他!

如果這種話是旁人對他說,他只會覺得嗤之以鼻,將對方看成是一個傻子。

偏偏,話是從趙信口中說出來的。

這個被他一直認為可能是宿命之敵的人,他不允許自己被自己認可的敵人如此輕蔑的對待。

大概半分鐘,廖化的神色才微微收斂。

「你真是有些討人厭了。」

「有噁心到你么,那我很慶幸。」趙信笑著開口道,「我不需要你對我有多高的評價,只要能讓你反感,我就覺得我存在是有意義的。」

「看來咱們沒辦法共事了。」

「哈……」

趙信頓時就笑了出來,而後笑容又在他的臉上一點點的收斂。

「你難道還覺得,咱們倆可以聯手么?」

多可笑啊。

都這種時候了,還在說這種話?

咋想的?

抓他的朋友,折磨他的朋友,現在他卻說不能共事了。

但是他稍微辦一點人事兒呢?

趙信真的特別想把廖化的腦子給切開,到底看看他的腦部構造到底是怎樣的,才能說出這麼失智的話。

「真不想跟你開戰啊。」廖化又長嘆一聲。

「夠了!」

趙信凝眸冷冰冰的將他的話打斷。

「你還要在我面前演多久,難道你不覺得厭煩么?不管你到底想說什麼,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咱們倆此生都不可能是一路人。」

鏗鏘有力的決絕聲,讓廖化的眉頭一凝。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