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樣物品實在是太重要了!今天就算是拼個頭破血流也不能讓江家從中佔得好處!江家最多能得一件!不然我汪家可就危險了!」汪通盯著台上的三樣物品,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江壁能從中看到覆滅汪家的希望,他汪通又豈會沒有防範呢?

「各位稍安勿躁!容我給大家介紹一下!聖魂之衣我就不多說,這乃是城主大人托我萬金拍賣會幫其拍賣的,至於為什麼要將這鎮城之寶出售出去,我就無從而知了!而天罡之鎧想必大家也有所耳聞,它乃是天罡石精打造而成,天罡石精那可是至少能用來煉製七印武器的材料,用其打造出來的鎧甲可謂是無堅可摧!至於最後這暗月舞戰技,嘿嘿!」

說道這裡,阿松微微一笑,似乎是賣了個關子,不過話語稍稍停頓了半刻止口,阿松便說道:「天階身法戰技!」 「什麼?」

「天階身法戰技?」

聽到阿松這話,整個會場的人無一不震驚,誰都沒有想到,那最後一口箱子中的名叫暗月舞的戰技竟然是天階身法戰技,這可謂是一個大大的爆炸性消息,在場的眾人,很多都是經常參加各種拍賣會的人,可從來沒有遇到拍賣會拍賣天階戰技!但今天萬金拍賣會竟然拍賣出了這樣戰技來,這豈能不讓眾人驚訝呢!

「嗯?竟然是天階身法戰技?乖乖!這下可有好戲看了!當初在琉璃城的萬金拍賣會上,四大家族為了一本地階戰技就大打出手,現在出來了一本天劫戰技,不知道這聖魂之城的三大家族一會兒會爭搶到什麼地步?」

此時燕飛不禁想起了之前在琉璃城的那一幕,四大家族為了風雷動這本地階戰技可謂是傾家蕩產了,這樣的一幕跟現在是何其的相似,要知道這一次可是出現的天階戰技!

江壁咽了咽口水,眼中的爆射出一股強烈光芒,光芒中包含了渴望,渴望中蘊藏了一股強烈的佔有之意。與江壁一樣,柳夜跟汪通的神情也變得激動不安起來,這一刻,三大家族的掌舵人的眼中只有那第三口箱子中的天階戰技「暗月舞」!

「天哪!萬金拍賣會竟然會拍賣天階戰技!這,實在是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今天就算是拼盡了全部家財,我也要試上一試,要是僥倖能得到這天階戰技,那我可就發達了!」

「不錯!就是不知究竟是怎樣一個拍賣法!難道是以戰晶交換?我家可沒多少戰晶!」

。。這一刻,會場中的眾人都暗自打算了起來,以往的拍賣這些人都是以三大家族的人馬首是瞻,從來不敢跟三大家族的人叫板,聖魂之城雖然以三大家族的實力最為強大,但也不乏一些有財有勢的家族,此刻,這些人都各懷心思,為了這天階戰技,得罪三大家族也算得了什麼呢?

江壁三人雖然心中也是震驚不已,但卻還算沉穩冷靜!

阿松瞅了瞅已經沸騰的會場,微微一笑,接著說道:「各位稍安!還請煩聽一下這交易的方法!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都是戰晶出售,底價是一千純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純晶!至於暗月舞戰技!嘿嘿!根據賣家的要求,這戰技對外不以戰晶出售,而是以物易物!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的交易將在今天完成,而暗月舞戰技的交易將在三天後舉行!到時候,各位盡可帶著自己覺得珍貴的物品到我萬金拍賣回來!要是被賣家看上了你們的物品,這暗月舞戰技可就諸位的了!」

說完后,阿松對著幕後招了招手,接著便有幾個黑衣人上台來將裝有暗月舞戰技的箱子給抬了下去。

「竟然是以物易物!我還以為要以戰晶來出售呢!」

燕飛略顯失望的四下看了看,暗月舞雖然乃是一本天階的身法戰技,但對於他來說,也算不得珍貴,現如今燕飛身上的天階戰技可不少,幻舞月影尺中更是有著高深的身法技巧存在,燕飛之所以震驚,也是由於他還從未在外界見識過天階戰技!

「以物易物?阿松!不知那賣主需要什麼東西?你至少也得給我們提醒一下啊!這樣我們才有準備的方向啊!」江壁盯著台上的阿松問道,這一刻,他的語氣竟然顯得有些恭敬了起來,這有求於人的時候,態度都變得不一樣了。

「江家主!賣主沒說!只是說想要以物易物!天階戰技!說句老實話,這麼多年來,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的天階戰技!三天之後,我也會試試運氣,就是不知道我所拿出的東西是否入得了賣主的法眼了!」

聽到這話,江壁也是一震,阿松竟然都要參加這暗月舞的以物易物!

「竟然是以物易物!看來我得趕緊回去跟老祖商量商量了!這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雖好,但比起天階戰技,可就什麼都算不上了!戰晶還是留著為好,說不定這三天時間內還得花費一大筆呢!」汪通思慮了一番便做出了決定,身上的戰晶留著,今天的拍賣會也不再參與!

汪通能想到這些,江壁跟柳夜自然也能想到,雖然台上還有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要拍賣,但是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決定,那便是將戰晶都留著!

「各位?難道沒人要拍賣這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嗎?」阿松驚訝地望了一圈兒,此時場中的人似乎都沉默了下來,竟然沒有開口說要買這兩樣防禦類的器具!

「這些傢伙都想著把戰晶留著!看來是都惦記上了那天階戰技暗月舞了!哎!要是我身上的戰晶足夠多就好了。這兩樣防禦類的戰甲其實也蠻不錯的!這個時候基本上是稍稍加點戰晶就能搞到手了!」燕飛暗暗悲嘆了一聲,現如今他身上的戰晶總數只夠買下一件戰甲,可他這些戰晶留著還用大用處,他還得購買打量的藥材!

唐嫣悄悄凝望了一眼燕飛,從燕飛的臉上唐嫣看出了一絲的無奈,「要是我有戰晶就好了!」

此時,阿松的臉色變得稍稍苦澀了起來,他萬萬沒想到,這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竟然沒有人出價了,這樣安排他其實也是有著自己的打算的,三大家族不出戰晶拍賣這兩家戰甲還有情可原,其他人跟著不出價又是為何?難道他們真的以為自己的能得到那天階戰技不成?

以往的萬金拍賣會一直以來都是以三大家族為主導,阿松之所以同意在今天選擇公布這個消息,也是看準了一些東西。三大家族不出戰晶拍賣,那剩下的一些家族定會瘋狂的競價,可讓阿松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些家族今天竟然不按常理出牌,一個個都穩起,一點也沒有動容的意思!

就在阿松為這冷場面而寒心奇怪的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角落中傳了過來。

「兩千兩百純晶!這兩件戰甲我要了!」

說話的乃是已有一段時間沒有開口的老者,隨著這老者的開口,眾人都向其投遞去了奇怪的目光!

「這位老前輩出價兩千兩百純晶!可還有人要加價的?」阿松盯著場下的眾人問道,可是久久卻是沒有迴音。

「真的沒有人加價嗎?」阿松再次詢問,場下依舊是寂靜一片。

「哎!老前輩!你賺了!」阿松輕聲嘆了一句,接著對著場下的眾人拱了拱手,示意今天的拍賣已經到此為止了。 老者淡淡一笑,似乎對於兩千多萬戰晶買下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很滿意,燕飛對著老者跟阿松所在的位置瞟了一眼,心中暗暗嘆息道:「果然是有錢人啊!」

想到這裡,燕飛不禁覺得自己有些捉襟見肘,身上那一千多萬戰晶在這萬金拍賣會中連兩件防禦類的戰甲都買不起。

「阿嫣!我們走吧!」燕飛對著身旁的唐嫣輕聲道了一句,話語中也不乏無奈,這一路走來,燕飛的精力都專註在了修鍊之上,身上這些戰晶還是得自於荒域的城主荒鴻的翡翠之戒,除此之外燕飛的萬骷項鏈中也就當初薛峰等人離開的時候留下了一百萬左右的戰晶!

出了萬金拍賣會後,燕飛的心情明顯有些失落,這一次來的目的可是為了買藥材,但最終燕飛卻是一件藥材都沒買到,儘管他可以花大價錢買下天霜草或是寒冰玉魄,但他不得不為之後考慮,「也不知道我身上的戰晶是否足夠買下皇甫爺爺所需要的藥材?」

這個時候,燕飛不由有些擔心起來,按照這些藥材的出售價格,他身上這一千多萬的戰晶可不夠。

「阿飛!怎麼?發什麼呆呢?」唐嫣沖著呆立在萬金拍賣會門口的燕飛問道,燕飛從裡面一出來就顯得有些不對勁!

愣了半天,燕飛才緩緩從口中吐出了一句話:「沒事!我們回去吧!」說完燕飛邊邁著步子朝客棧走去,這一次來萬金拍賣會,燕飛可謂是準備充足,甚至還不惜損毀了自己形象,被唐嫣化妝成為了一個不男不女的人,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未免讓他有些失望,竟然一樣藥材都沒有買到手。

「阿飛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怪怪的?」唐嫣暗暗嘀咕了一句,緊接著便朝著燕飛追了上去。

一回到客棧,燕飛便打了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面容。

「阿飛!我們還等不等三天後的交易?」唐嫣站在燕飛的身邊,鼓足了勇氣對著燕飛問道。

「交易?你說的是那暗月舞天階戰技的以物易物?」燕飛一臉疑惑地望著唐嫣。

唐嫣輕輕點了點頭,她之所以會這樣問,便是想在這裡多留幾天,女人的心思都是很細膩的,今天萬金拍賣會之行,燕飛可謂是的失望之極,唐嫣想在這裡多留兩天,說不定燕飛還能買到那些藥材也不一定。

「不了!我們收拾收拾明兒一早就走吧!那暗月舞雖然貴為天階戰技,但對於我們而言,卻是一點作用都沒有!我們要儘快趕到百焰城!」燕飛平淡地說道,一本天階戰技還不足讓他停駐下來,他身上的天階戰技難道還少?況且皇甫軒還答應過他,等他實力再強大一些的時候,還要傳給他更多強大的戰技!

聽到燕飛這話,唐嫣不免有些失落,她想要燕飛開開心心的,而不是這樣一副沮喪的模樣!

「阿嫣?怎麼了?怎麼悶悶不樂的樣子?嘿嘿!你可不要小看我,今天去參加萬金拍賣的確是讓人有些失落,但卻也只是那一陣兒!我要是真的為戰晶而發愁的話,那實在是有些可笑了!我身上的天階戰技隨便拿一本出去,哪個不是天價的買賣?」

說著說著燕飛的神情便變得飛揚起來,之前的那一份沮喪也隨之消失不見,見著燕飛這樣一副模樣,唐嫣也震驚了,這燕飛怎麼說變就變!

「既然這樣!那麼就休息一晚明早就上路吧!」唐嫣低著頭嘀咕了一句,接著便準備離去,走著走著,唐嫣腳下一頓,接著轉身對著燕飛追問道:「阿飛!我們走了,皇甫爺爺怎麼辦呢?」

這時,唐嫣才想起皇甫軒來,之前剛剛到聖魂之城的時候,皇甫軒便脫離了他們,也不知道去幹什麼了。

對於唐嫣的擔心,燕飛完全沒有放在心上,皇甫軒的能力燕飛可是清楚得很,繼而對著唐嫣道:「你就放心吧!皇甫爺爺當時也說了,叫我們自行離開就是,他自會有辦法找到我們!難道你忘了當初他為了給你煉製丹藥,可是在外面晃蕩了五天才回來!」

燕飛這樣一說,唐嫣也只得輕點頭顱,皇甫軒臨走的時候,的確是說過這樣的話。

「既然這樣!那我先走了!」說著唐嫣蓮步一移,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房門輕輕被推開,唐嫣似乎微微一愣,似乎還想給燕飛說點什麼,但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正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從外面傳了過來。

「小妮子!等等!」

聽到這聲音,燕飛跟唐嫣都抬眼凝望了過去,只見一個灰衣老者笑嘻嘻地朝著他們兩人走了過來。

見著這老者,燕飛的第一反應就是震驚,這老者不正是在萬金拍賣會上出手闊綽的那個老者嗎?就連唐嫣也帶著幾分驚疑地目光看著老者。

「前輩?你這是?」燕飛疑惑地看著老者,在他的記憶中,他跟唐嫣跟老者可沒有什麼交集,可看老者那熱情的臉龐,似乎他們之間非常熟悉一樣。

「進屋說!進屋說!」老者的步子的很穩健,臉上始終都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這讓燕飛有些不知所以,這老者突然到訪,究竟所謂何事?

老者毫不客氣地走進了燕飛的房間,唐嫣依舊愣愣地站在房門前。

「進來啊小妮子?傻站著幹嘛?」見唐嫣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老者微微一轉身,沖著唐嫣喝道。


此時,燕飛跟唐嫣都有些懵了,這老者究竟要幹嘛?

「小子!把門關上!」說完老者又對著燕飛交代了一句,他的話語顯得是那麼的從容,更然燕飛自己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毫無疑惑地就聽從的老者的話語。而唐嫣也在老者的那一喝聲下重新走進了燕飛的房間中。

此時老者非常自然地找了個地兒坐了下來,燕飛跟唐嫣兩人互相凝望了一眼,至始至終,他們似乎都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這個老者給他們帶來的那份熟悉感。 「前輩!不知你貿然前訪,所為何事?」燕飛沒有好氣地盯著老者看著,這老者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燕飛兩人跟這老者可是素未謀面,這老者來找他們所謂何事?

此時燕飛時刻都保持著警惕感,這老者的實力他竟然看不清楚,那就只能說明他的實力已經超過了燕飛,而燕飛憑藉著身體的特殊性,就算是上階戰王他都能看穿,燕飛既然看不穿這老者,那麼就說明了這老者很可能乃是一個尊者,前後在聯繫了一下他在萬金拍賣會上的手筆,燕飛頓時覺得這老者是個尊者的可能性是十之八九了。因此他此刻才保持著高度的警覺!

「哈哈!好事!好事!我來找你們兩個乃是為了一件特大的好事!」聽到燕飛這不太友善的話語,老者竟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大笑著說來找燕飛是為了一件特大的好事。


「恩?」唐嫣的神情突然變得有些疑惑,這靜下心來仔細一觀察,唐嫣頓時發現了一個問題,那便是老者給她的那種熟悉感,這感覺就像是朋友親人之間的那種感覺一樣。

見唐嫣這樣一副表情,老者也是稍稍意外了一下,心中暗自嘀咕道:「難道這小妮子發現我的身份了?嘿嘿!這兩個小娃倒是挺好玩的,算了!還是趕緊給他們公布的我的身份吧,不然燕飛這小子說不定還真會給我刀劍相向呢!」

細細一想后,老者隨手一挽,接著他的身旁就出現了兩樣物品,燕飛微微瞟了瞟老者拿出來的東西,心中頓時一驚,「這不是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嗎?」

這老者在萬金拍賣會上以兩千兩百萬的戰晶買下了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這一點燕飛跟唐嫣都知道,可老者在這個時候將這兩件戰甲給拿了出來,究竟是何意呢?

還不待燕飛深思,老者就開口了:「小妮子!小子!這聖魂之衣跟天罡之鎧從今天開始就是你們的了!」$

「什麼?」燕飛跟唐嫣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燕飛當初其實也挺想買下一件像聖魂之衣這樣的戰甲的,可是無奈於自身錢財有限,這才作罷,可老者竟然主動上門,並且拿出了這兩件戰甲,還說從今天起這兩件戰甲就是燕飛跟唐嫣的了,這讓燕飛跟唐嫣怎能不震驚呢?

雖然燕飛也挺想擁有一套這樣的戰甲,可是正所謂無功不受祿,他又豈會輕易接受老者相贈呢?

「前輩!這兩套戰甲雖好,但卻並不屬於我,況且它們乃是你話大價錢從拍賣會上所得,我們兩個平平常常的人物豈能擁有呢?」

燕飛說的很乾脆,他跟老者根本就不相識,怎麼能就這樣接受人家的東西呢?

「阿飛說的不錯!前輩你還是把戰甲收起來吧!要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的話,就直接開口就是!要是我跟阿飛能幫助前輩,定不會推辭!」

唐嫣也很明事理,知道這戰甲萬萬受不得,在她看來,這老者竟然這麼捨得,自然是有什麼事需要她跟燕飛幫助!

「哈哈!看你們兩個小子還是挺正經的嘛?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選擇要還是不要?要是你們還是選擇不要,一會兒可不要後悔!」

說道這裡,老者帶著一副神秘的眼神瞅了瞅唐嫣跟燕飛,不知為何,燕飛看到老者這樣的表情后,心中頓時也湧上了一股強烈的熟悉感!

此刻,燕飛的思緒快速地思索了一番,這一想燕飛頓時就發現了很多的問題所在,對於眼前這個老者,他更是產生了一種懷疑的態度!

「前輩!你怎麼知道我們住在這裡的?我記得我們離開的時候,你似乎還在萬金拍賣會吧?你不可能跟蹤我們!況且一回到客棧我就還本了自己的樣貌,按理說你應該不認識我才對,可是看你剛剛的樣子,似乎很是輕車熟路,似乎早就知道了一切一樣!你要送我跟阿嫣這麼珍貴的戰甲究竟又是為了什麼?」

燕飛一連竄的發問,弄得老者都有些意想不到了。

「哈哈!看來你小子還是挺機靈的,這才沒多久的時間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好了好了!我也就不瞞你們兩個了,你們再仔細看看,我究竟是誰?」老者淡淡一笑沖著燕飛說道,接著他的容貌突然間就發生了改變。

此時燕飛跟唐嫣都近乎獃滯地盯著老者變身之後的樣子,一時之間竟然有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

「怎麼可能?你是皇甫爺爺?」剛剛老者還本自身的時候,燕飛跟唐嫣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這個出手闊綽,帶著一股神秘感的老者竟然就是皇甫軒,這突然的變幻,實在是讓燕飛跟唐嫣有些難以接受!

「哈哈!看來你小子還是有良心嘛,沒有忘記我這個糟老頭子!」皇甫軒輕微一笑,沖著燕飛誇讚道。

「呵呵!」燕飛無奈的回笑了幾聲,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忘記皇甫軒,皇甫軒這前前後後離開的時間還不到一天,他怎麼可能就將其給忘記?

「天啊!你真的是皇甫爺爺?」一旁的唐嫣也從震驚中回復了過來,這一下她總算是弄清楚了,這老者從一開始就給她帶來的熟悉感原來竟是源自於此。

皇甫軒也不開口說話,輕輕點了點頭!

「皇甫爺爺!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還有你哪裡來的那麼多的戰晶?」一旁的燕飛借著這少許的時間又仔細觀察了一番,終於是確定了老者的身份就是皇甫軒,這一下燕飛也安心了,可讓他怎麼都想不通的是,皇甫軒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他可是清楚地記得,皇甫軒要想恢復到巔峰時期的肉身,那可是無比困難的。

一想到這裡,燕飛頓時就有些慌亂了,皇甫軒之前還提及過,要是他真的想擁有是肉身的話,隨時隨地都可以,但要是這樣以來,他就再也沒有恢復巔峰時肉身的可能了。

「對啊!阿飛問的很好!皇甫爺爺你究竟怎麼了?你不是說你要恢復肉身是很困難的么?」

唐嫣在這個時候也開口了,她也很想知道皇甫軒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見燕飛跟唐嫣兩人的七嘴八舌的問話,皇甫軒眉間一動,慢慢地說出了四個字:「魂聚外身!」 「魂聚外身?」聽到這幾個字,燕飛也是一愣,不過聽字面意思,燕飛也大概猜測到了一些東西。

「沒錯小子!這一次老夫的運氣不錯,竟然遇到了這樣一個地方,這副身軀乃是由靈魂匯聚而成!」皇甫軒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似乎對於自己的新身體很滿意,這讓燕飛很是不解,既然皇甫軒能夠以靈魂之力匯聚肉身,那為何到現在才有所為呢?

唐嫣也很不解,這一路上,皇甫軒都是以血靈的身份存在的,要是能以靈魂之力凝聚外身,為何皇甫軒要等到現在才完成呢?

看著一臉疑惑的燕飛跟唐嫣,皇甫軒微微一笑,接著解釋道:「你們兩個知道什麼?這魂聚外身也是需要一定條件的,至少靈魂之力要足夠多才行啊!這聖魂之城的靈魂之力實在是太磅礴了,我匯聚出一個外身所需要的靈魂之力可是非常龐大的,但即便如此,相對於的聖魂之城而言,這些靈魂之力也只是九牛一毛,根本可以忽略不計!真是想不到,在這戰神大陸上還有這樣的地方!」

聽到皇甫軒的解釋,燕飛繼續追問道:「皇甫爺爺?靈魂之力是什麼?是不是就是精神力?」這一刻燕飛想起了自己在修鍊符印術的時候,可是對精神力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聽到燕飛這話,皇甫軒趕緊搖了搖頭說道:「這靈魂之力跟精神力可不是一個意思,如果非要跟兩者加上一些聯繫的話,可以說精神力是靈魂之力的一種,精神力的範圍更小,可不能用來凝聚外身!」

「哎呀皇甫爺爺!你就不要跟我們賣關子了,有什麼就一口氣給我們說完吧!我們這一問一答的,你就不嫌麻煩嗎?」唐嫣嘟著嘴對著皇甫軒嘀咕了一句,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唐嫣早已將皇甫軒當做了自己的親人,親人之間,可不需要這麼見外客氣。

「哈哈!你看!這小妮子都著急了。不急不急,容我慢慢給你們道來!」

皇甫軒稍稍停頓了片刻,繼而道:「靈魂之力可以是外在的也可以是內在,像小子你說的精神力,相對而言,就屬於內在的!而外在的靈魂之力,也被稱之為被放逐的神魂!這些神魂乃是無主之物,只是相當於一個存在方式,但卻擁有一定的力量在裡面~」

「小子你可還在記得深淵戰場?」說到這裡,皇甫軒抬起頭望著燕飛問道,燕飛點了點頭,這一次聖域之地之行,途徑深淵戰場的時候,瀟戰跟魅姬都還在,那個時候,皇甫軒跟瀟戰為了幫助燕飛提升實力,施展符印術,助其吸收無主的純元之氣,而這些無主的純元之氣乃是由魔氣轉換而來。

想到這裡,燕飛似乎是有些明白皇甫軒剛剛的話語了,「皇甫爺爺!難道這神魂之地乃是神魂的聚集之地?在這裡殘留著許許多多的神魂,是這些神魂幫助皇甫爺爺凝聚了這一具外身?」

聽到燕飛的話語,皇甫軒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老夫對戰神大陸可謂是很了解了,但卻沒想到這聖魂之地中竟然擁有這麼多的神魂,實在是太讓人不可思議了!」到目前為止,皇甫軒依舊對聖魂之城擁有無比多的神魂而讚歎著。

就在皇甫軒感嘆之餘,燕飛卻是陷入到了沉思中,「皇甫爺爺既然能依靠神魂而凝聚出一副外身來,那瀟戰叔叔叔跟魅姬是不是也可以?」一想到這裡,燕飛就止不住的有些興奮起來,要是瀟戰跟魅姬真的也能依靠這神魂而凝聚出一副外身來,那簡直就太好了。

「皇甫爺爺?」燕飛對著皇甫軒親切地叫喊了一聲,這聲音一出,皇甫軒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根據以往的經驗,一般燕飛以這樣的口吻稱呼他的時候,那說明這個小子定是有什麼事情要麻煩他了。

「小子!有什麼事情就直接開口吧!不要跟老夫打啞謎了,說吧,究竟什麼事?」

一旁的唐嫣此時已經變得沉默了,她知道什麼時候個該開口,什麼時候該緘默。

燕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著表情變得無比的正經,說道:「皇甫爺爺!想必你也知道瀟戰叔叔跟魅姬的事情!我看他們兩人跟你的情況倒是差不多,既然你能以神魂凝聚出一副外身來!那麼他們兩人是不是也可以?」

說完這話后,燕飛變得緊張起來,瀟戰跟魅姬可是為了他才弄成了現在這樣,為此燕飛一直都耿耿於懷,內心中始終覺得有愧於他們兩人,當初皇甫軒也提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那邊是湊齊四九之數,這個方法對於現在燕飛來說實在是有些困難,但能率先將瀟戰跟魅姬兩人復活,卻也是好事一件,至少燕飛的心中會稍稍好過一點。

聽到燕飛的提議之後,皇甫軒頓時沉默了,瀟戰跟魅姬兩人的情況他是知道的,哪裡像燕飛說的那樣,兩人的情況比起他來,實在是嚴重得多,當初他出事的時候,自身實力強大,最終選擇了血靈這樣的存在方式,但瀟戰跟魅姬不一樣,兩人現在只是用靈魂碎片匯聚在一起,一點意識都沒有,要用魂聚外身這種辦法來幫助兩人復活可謂是非常困難,但困難歸困難,任何事都不是絕對的。

細細思考了一番后,皇甫軒對著燕飛鄭重地說道:「小子!方法可行!但至於最終能不能成功,卻是未知數!要是弄得不好,他們兩人就再也沒有復活的可能了!」

皇甫軒這可不是危言聳聽,但能依靠神魂凝聚出一副外身來,那是因為他是血靈的存在,況且這樣的情況在以往中也有經驗可循,但為兩個沒有意識的靈魂凝聚外身,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畢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恩?皇甫爺爺,你的意思是要是這一次失敗了,有可能瀟戰叔叔跟魅姬以後就再也沒有復活的可能了?」

皇甫軒點了點頭,他得事先將這些說好,至於最終怎麼決定,那就是燕飛的事情了。

「皇甫爺爺!那有沒有降低風險的辦法?」

「恩?」經燕飛這樣一提醒,皇甫軒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要是燕飛真的能做到的話,那為瀟戰和魅姬用神魂匯聚外身就將變得可靠多了! 見著皇甫軒這個表情,燕飛心中一喜,他從皇甫軒的臉上看到了希望。

皇甫軒沉默了片刻,接著一本正經地說道:「其實有個方法倒是可以一試,只是這個方法本身也存在很大的風險性,以一個風險來降低另一個風險,這樣的做法其實很不明智!」

此時燕飛的腦海中哪裡聽得進去這些,只要有方法能降低風險,哪怕讓他涉身到危險中又有何妨?


Related Articles

「公子,你,你先將這些東西全部收起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

見黑髮青年依舊迷茫,諾貝經過一番決定,嚴...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