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裡面的強者,你能對付嗎?」沈凌兒輕聲問道。按照天堂告訴她的,用石子布下的迷蹤陣法,困住一般的強者還行。

如果實力特彆強悍的,應該根本就困不了多久。

「放心吧,他不是我的對手。等會,我去引開他!」洛辰瞬間便知道沈凌兒的想法,寵溺的說道!之前被凌兒引出去的那些人,只是守護的暗衛,真正的高手依然留守在閣中的某一處伺機而動。

沈凌兒聽見洛辰的話,便放下心裡。身形不動,手中一枚丹藥卻飛射向離小閣不遠處的一個庫房。

那裡有一個小屋,應該是為了引人耳目,修建得是金碧輝煌,比起眼前這個樸實無華的小閣,那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丹藥飛出,小小的庫房頓時升起一道火光,火焰如火龍飛天而起,照亮整個漆黑的夜空。

小閣內的最後強者很快被驚動,靜無聲息的小閣頓時熱鬧起來,無數箭影從不知名的角落飛出,黑夜之中寒光閃閃。

那些利箭的箭尖都有著深幽的烏光閃爍,顯然是抹了巨毒。利箭如風般破開了安靜的夜。

小庫房起火引動機關,卻沒射中擅闖之敵,小閣的最後強者雖被驚動,卻沒有暴露位置,他正在等待最佳時機。

沈凌兒加了火藥的丹藥,本意就在於試探,能取得這樣的效果,實在有些出乎意料。可惜最後的守護強者太沉得住氣,看來還得用一招。

粉嫩的唇微微一抿,纖白細嫩的小手從懷裡取出一塊鏡子,隨後藉助月光對準小閣門上的八卦鏡。拿鏡子的手有規率的移動著,然後只見一道黑影,從鏡光中射出,朝小閣的二樓飛射而去。

就在此時,黑暗中,一道勁風猛然朝著黑影的胸口襲去。掌去如風,剛猛霸烈,大有一掌劈死這個擅闖者的狠戾。

然,正在這危機時刻,一道刺眼的白光擋住了偷襲之人的視線,一掌落空,那偷襲之人不顧強光又拍出一掌,一副不置擅闖者死地,不罷休的強勢。

那偷襲之人不是別人,正是留守在小閣的強者。此時他顯出身形,是一位黑袍老者,全身上下都籠罩在黑袍之中,就連腦袋都被黑色的斗篷蓋住。


乾瘦的身材如一桿風中的瘦竹,面容同樣瘦如枯骨,只是黑夜中看不清他的容貌,但可以感覺到他眼神中的冰冷,且殺氣凜然。

這個人一看便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高手,實力就連沈凌兒都看不透。這南宮世家不虧是隱世家族,底蘊果真豐厚。不然,也不會派出一名神帝強者看守小閣!

有這個高手坐鎮,這小閣估計沒人敢來送死的。就算有人貪財敢來,也皆會被此人留下性命。

看著小閣裡面剛才出去的那些暗衛,估計也是為了表示對這位強者的敬意所設,定是暗在衛鬥不過來犯之敵時,老者才會出手置敵於死地。

不得不說,這南宮世家的安排倒是讓人很佩服!如果南宮世家的人,知道他們的安排和用意,就這樣被沈凌兒猜的分毫不差,一定會驚的下巴都掉下來吧。

沈凌兒一番連續的調虎離山連環計,那些石子所射去的方向,全部都布下了迷蹤陣,一旦進入陣眼,時辰不到,闖進去的人就只能在裡面來回的轉圈圈。

當然,最妙的還不是石子布陣,而是那道和老者纏鬥的黑影,是真正的黑影而不是人。


其實原理很簡單,就是利用鏡光投影與陣法相結合,使人產生一種幻象,這種幻象會根據陣中的人和事物的變化而變化,自然也同天時地利有關。

不過鏡影幻陣的技術很強,要求也很高,天堂也沒想到沈凌兒真的擺弄出來了。好在這個老者,已經上當被黑影成功引了出去。

沈凌兒看著老者追著黑影而去,並沒有馬上潛進獨立小閣。鏡影幻陣對一般人很管用,對這老者這樣的強者卻不知能撐多久?所以她想把老者引進迷蹤陣里,然後再有洛辰在這裡看著,一旦老者破陣而出,再去引開老者便可。

此刻,夜空中的弦月,躲進了厚厚的雲層中,只微微透出一清淺的微光,所以視線很暗。

老者不知是計,更不知這個黑影只是一個幻影,一心想要拿下這個膽敢擅闖小閣的宵小,一時便忘了獨立小閣這會已經無人鎮守,巴巴地追著黑影去了。

沈凌兒按照天堂傳授弄出的鏡光幻陣,幾乎能夠以假亂真,而老者仗著實力強悍,為人自負,這會兒早就進入了迷蹤陣的範圍,兩陣疊加,老者現在可不止在繞圈圈那麼簡單了,想必也在對著空氣打拳玩呢。

可憐的老者卻不知自己剛走,這邊沈凌兒與洛辰對視一眼,就開始行動了。洛辰雖然不想沈凌兒一個人進去冒險,但是外面的老者實力不俗,所以,他只好在這裡守著,不讓老者在沈凌兒沒出來之前,返回小閣!


所有的人都被引了出去,沈凌兒將手中最後一枚石子射了出去,直接封鎖了陣眼,啟動了迷蹤陣中陣,將整個獨立小閣給封鎖了起來。這樣可就沒人能進來打擾她夜探小閣了。

靜夜無聲,月華清淺,星光暗淡,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絲人影,沈凌兒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狡黠的笑意。

好在剛才的強者老頭剛愎自用,要不然她這一招調虎離山計,還真不大好實施。本來她還有些擔心那強者不上當,沒想到他那般自大,竟然真的棄獨立小閣不顧,巴巴跑到她設的陷進里了。

沈凌兒悄然落在獨立小閣的大門外,看著大門上的鎖。九轉玲瓏鎖以特殊玄鐵製成,鎖芯玲瓏九轉複雜難解,但這只是針對別人而言。

對於沈凌兒這種在21世紀,專門經過各種訓練的人來說,這個鎖於她而言形同虛設。

只見她拔下發上的珠花,將珠花上的花蕊拉直便對著鎖孔一陣搗鼓,不到幾刻鐘,就聽『啪嗒』一聲,最無堅不催的九轉玲瓏玄鐵鎖,就這樣被一根小小的珠花花蕊給搞定了。

沈凌兒悄然打開鎖,然後,順手將鎖掛在門框上,進入了小閣中,再悄然關上門,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進入獨立小閣第一層,沈凌兒便心念一動把團團給丟了出來:「團團,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寶貝!」

「唔唔!主人,這裡怎麼這麼黑?是哪裡啊?」團團一出來發現小閣內漆黑一片,大眼睛咕嚕嚕轉了轉的問道。

然後,看到沈凌兒身邊的男人不在,心裡一喜。蹭的跳進沈凌兒的懷裡。在她身前一個勁的蹭了蹭,吃盡了豆腐,才滿意的吸了吸鼻子。

即使外面有陣中陣的陣法,無人能破,但安全起見,沈凌兒覺得還是小心比較好。所以,她也不敢明目張胆的燈。

好在她的視力本來就好,這會兒在黑暗中視物,也不會感覺到看不清。

「這裡應該是藏寶閣,你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沈凌兒誘惑懷裡的小傢伙說道。

「啊,藏寶閣!」團團一聽,眼睛就亮了。一溜煙的從沈凌兒懷裡跳了下來,開始四處找它喜歡的寶貝。

沈凌兒對於團團還是非常放心的,這小傢伙別看張的不大,速度卻是驚人的快。就算遇到什麼萬一,跑路絕對沒有問題。

只要被團團看上眼的,那絕對不會是凡品。因此,有了團團的加入,她倒是不急著尋找寶貝了。開始慢慢轉悠起來。

這獨立小閣雖說是小閣,但佔地其實挺大的。沈凌兒往前走了幾步,就被眼前滿屋子流光璀璨的珠寶,給耀花了眼。

這還真是藏寶閣啊……

沈凌兒的美眸閃閃發亮,滿腦子全數金幣在晃動,那模樣如同一隻看見魚的貓兒,不是她饞,見了銀子就像見到親爹。

而是洛辰說神界使用的貨幣,便是跟雨辰大陸一樣的金幣,這裡的紅玉什麼的,到了神界就跟石頭一般。為了自己到了神界之後,不再狼狽的變成窮人,她覺得不應該將這些放在這裡浪費了。

心念一動,眼前的珠寶什麼的都被她收了起來。看著空空如也,連放置各個珠寶箱的架子都沒能留下一個的地面,沈凌兒沒有半的不好意思,反而眉眼帶笑,腳步輕盈地往二樓走去。

輕巧的踩著樓梯上了二樓,一般第二層放的東西自然要比第一層的要好一些。

果然,沈凌兒入眼的便是眾多的名貴的藥材,還有不少丹藥。她看到團團正在各種藥材之間穿梭著,時而抓起一株丟進嘴裡。時而又拿起幾株放進脖子上的空間戒指里,小小一團玩的不亦樂乎!

藥材和丹藥這東西,沈凌兒更是不嫌多。能被南宮世家放在此處,還讓強者看守,想來也不會是太差的東西。沈凌兒把團團看不上眼的,秉持著既看到,不放過的理念,一揮手,全部都收了起來。

沈凌兒跟團團一人一獸,就跟土匪一般,甭管什麼東西,只要是被他們發現的,毫不客氣的全數接受。一都沒有給人家留下的意思。

這會兒團團更是不需要沈凌兒交待,早就一溜煙的去了三樓了。

洛辰是在沈凌兒離開后,就一直守在院外的陰暗處,看著陣中不時轉(熱門小説網)來轉去的身影,嘴角掛著一抹好看的笑容。

「凌兒,這一世的你很幸運,身邊更是多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存在。這一世,我們一定會幸福的!」洛辰在心裡輕輕呢喃著。

對於沈凌兒剛才使出的,調虎離山連環計,就連他也是由衷的佩服。不愧是他家丫頭,僅僅憑藉著天堂的指示,那一步一步走的當真是精妙絕倫,尤其是這個黑色的幻影,簡直絕妙!

看來等到小凌兒閉關的時候,他應該先回神界了。他一定要在凌兒有自保能力之前,為她肅清那些障礙才行……

此刻,沈凌兒已經上了三樓。整個獨立小閣只有三層,現在她所在的也是最後一層了。

只是她奇怪的是,三樓竟然是一間書房,而且書房裡除了文房四寶外,就只有一些閑書。

她繞著整個書房看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寶貝,難道這第三層真的什麼都沒有?沈凌兒心裡正在疑惑著,卻發現團團停在一處發獃。

沈凌兒蹙眉走了過去,發現團團停在一副畫前,發覺這畫中的凸起處,怎麼看怎麼奇怪,忍不住伸手輕輕碰了碰,感覺是個機括,乾脆手用力一按。

不想剛按下去就聽『咔嚓』一聲響,隨即書案的后牆,驀地從中間往左右一拉,就好像芝麻開門似的開出了一條通道。

沈凌兒的眼睛頓時一亮,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她就說三樓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書房呢。原來奧妙在這裡!

團團已經順著通道跑了進去,沈凌兒面上的笑意不由得深了幾分,慢步走到通道前,從懷裡取了一顆夜明珠出來。

夜明珠溫潤柔和的光韻,將整個通道照得透亮。這個通道很小,多供兩個人通過,走進去后很快就到底了。

入眼處是一間秘室,裡面的東西這回是真的讓沈凌兒佩服起這南宮世家了。這一樓和二樓的東西原來全是障眼法,真正的寶貝全都藏在這呢。


果然是底蘊深厚的隱世家族,沈凌兒覺得這樣的藏寶閣,南宮世家應該不只有這一間!

映入眼帘的便是浩宇大陸上人人夢寐以求的紫晶,而且還不止是一紫晶,是一大堆紫晶堆放在地上。

七八塊彩色靈石被當成擺件,一個一個地擺在多寶格上,深邃的綠、火艷的紅、幽深的藍、神秘的紫,元素光芒在夜明珠的掩映下,越發的光彩奪目。

沈凌兒看著這些彩色靈石,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孤獨王冕 ,直接晉級一個小階。

只是這種彩色靈石,浩宇大陸上早就沒有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被她遇見了。真是不錯啊!

沈凌兒笑眯眯地將一塊塊彩色靈石,毫不客氣的將它們全數收入囊中。多寶格上除了彩色靈石外,竟然還有幾塊稀有的特殊系魔獸內丹,而且貌似剛獵殺不久。

沈小姐自然也是沒有一絲嫌棄的收了起來。魔獸內丹對人類的用處不大,但是對於獸獸的吸收卻是不錯的良品,沈凌兒自家的獸獸不少,自然不會放過了。

將魔獸內丹收起來,東西到手,沈凌兒自然就準備撤了。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秘室,唇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

出了密室,她順著樓梯往二樓走去,可走到一半,卻發現團團那個小傢伙竟然沒有出來。難道三樓還有什麼東西是她沒發現的?

想到這裡,沈凌兒便又迅速的轉回了三樓的密室中,發現團團瞪著眼睛看著牆角的一張椅子。


還時不時的伸出小爪子去拍幾下,沈凌兒看的滿頭黑線,這丫的不會是看上這把椅子了吧?

「團團,你在做什麼?」

「主人,這裡有東西。」團團指著椅子說道。

「哪有東西?我怎麼看不到?」沈凌兒看著團團指的那張椅子,上面空空如也,那裡有什麼東西?

「真的有東西!」團團說著,又伸出小爪子去拍了幾下。可沈凌兒仍舊是看不到什麼東西。

不由得有些奇怪,把團團抱了起來:「團團,我們該走了。」

團團這一次卻沒有聽沈凌兒的話,甚至從她懷裡跳了出來。然後往後跑了幾步,沈凌兒回頭怪異的看著忽然炸毛的團團,不知道它今天怎麼了?

卻見團團跑了幾步,看到沈凌兒背對著椅子之後,向著沈凌兒就沖了過來,沈凌兒下意識的伸手接住它飛來的小身子。

誰知道團團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這一個衝撞,把毫無準備的沈凌兒給撞得後退一步。

「噗通。」的一聲,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沈凌兒只覺得椅子上有什麼東西咯得她難受。

抱著團團起身,卻發現椅子光滑平整沒有絲毫的凸起。沈凌兒有些不解,現在她終於知道團團為何說椅子上有東西了。因為,她也感覺到了。

可是究竟是什麼呢?於是她咬了咬牙,再次坐在了剛剛的位置上,結果又一次被什麼東西咯了一下。沈凌兒撇嘴,再次站起身來,看著空空如也的椅子,有些怒了,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她坐下的地方。

「嘭,」的一聲,椅子絲毫無恙,可是密室卻微微搖晃,然後椅子後面再次開出一條通道。

沈凌兒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通道,竟然還有室中室?這南宮世家的人也太狡猾了吧,而且這機關的設計,還真是讓人無語。

若是建造密室的人知道,有人一屁股坐到他最隱秘的機關上,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直接進了棺材!

沈凌兒頓了頓腳步,走進了石門之中。石門當即閉合,石門內是幽幽的通道,通道很是狹窄,只有能通過一人的寬度。

幽幽的燭火搖搖晃晃時暗時明,讓人覺得有些毛骨悚然。好在通道並不長,盡頭是一閃半掩著的門,沈凌兒推門而進。

屋內的景象卻是讓沈凌兒一愣,不大的屋子內,零零散散擺放著幾張床,幾個老頭破衣襤褸的躺在床上,面色消瘦,神情也有些許的萎靡。

見到沈凌兒進來也不過是微微抬了一下目光,隨即再次躺在床上。唯有一白衣男子目光清冷,卻也不過是打量了沈凌兒一眼,便繼續假寐。

這個屋子內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就在沈凌兒蹙眉的時候,一個剛剛好似還在打鼾的中年男人,猛地從床上蹦了起來,目光驚悚的看著沈凌兒。

和剛剛那些人的木然不同,這個男人卻是帶著幾分近乎病態的炙熱喊道:「新人,新人,哈哈哈哈,新人……」

說著他餓狼一般的撲向了沈凌兒,沈凌兒微微閃身直接避開了那人。她鳳眸微眯,目光幽冷帶著幾分殺氣,而男人卻好像絲毫感覺不到她身上的殺氣一般繼續道:「新人,外面的氣息,讓我聞聞,讓我聞聞……」

男人眼中冒出了凶光瞪著沈凌兒:「外面的氣息,讓我聞聞!」說著再次撲向了沈凌兒。

沈凌兒一個閃身,直接越到那男人身後,隨即反手給了那男人一掌。卻不想,那男人好似感覺不到痛覺一般,惡狠狠的向著沈凌兒的手臂咬去,沈凌兒冷笑,一根梅花針,『啪』的打在了男人的下顎處。

男人吃痛,慘叫了一聲。然後,

------題外話------

謝謝:usa78306投了1票(4熱度)

stone198520投了1票

piaopiaolin投了1票

523202777投了1票

zl19801201投了1票

yin86投了1票 卻突然從袖口處飄出了一絲若有似無的黑色煙霧。沈凌兒淡笑,用毒嗎?在她面前玩毒,還真是天真!

男子看到沈凌兒對他的毒,竟然沒有絲毫的不適,眼中露出一抹驚異,隨即抬頭透過臉上蓬亂的頭髮,盯著沈凌兒絕色的容顏一看,待他看清楚沈凌兒那張絕色的臉時,瞬間,表情變得激動起來。

「啊~你,是你,是你。啊啊啊啊!」說著男人茫然的抱住頭部,發狂般的喊叫了起來。

沈凌兒蹙眉,一根銀針扎在了男子的要穴上。發狂的男子瞬間倒地,抽搐了片刻便暈了過去。

這樣的變故,屋內的人卻沒有絲毫的關注。瞬間,整個屋子又恢復了死一般的寂靜。

沈凌兒對於男子看到自己的樣子,忽然變得有些激動,感覺有莫名其妙。想要知道原因,但是現在似乎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

她掃了一眼這屋子內的幾人,雖然他們一個個看起來有些狼狽不堪。但是,她還是很輕易的察覺出這些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究竟這些人到底為什麼被囚禁在此處呢?南宮世家到底抓了這些人要做什麼呢?沈凌兒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答案。

而這個時候,一直恍若飄然物外的白衣男子,卻突然站起身來說道:「我以為你會殺了他。」他指了指暈倒在地上的那個男子。

沈凌兒並沒有說話,而是蹲下身子給地上的男子把了下脈,這一把脈,沈凌兒心裡不由得一驚,卻淡然的沒有露出一絲情緒。男子身體的機能一切正常,而讓沈凌兒震驚的是,這男子的體內竟然有一股強悍的靈力被封印了。

因為此刻離男子比較近的關係,她能清晰的聞道男子身上淡淡的藥草味道,那是常年煉丹擺弄藥材會有的味道,加上男子剛才輕易釋放出的毒霧,沈凌兒確定地上的男子定然不是等閑之輩,只是他的精神此時卻處在極度崩潰的邊緣。

那是一種像是對某些事情,好不容易接受了,卻又忽然發現原來自己接受的並非是真的。因此,而刺激到了他的情緒,想到男子看到自己的臉時,那份激動……




Related Articles

而,此刻。

山水莊園內。 「西天王…來了!」 下屬面...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