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的幫助!」hanzou傷口恢復了之後,他也恢復了少許的體力,站起身來走到楊冰身前,將手中的匕首插入劍鞘雙手捧著,帶著恭敬的神色交給楊冰,

贈送武器是日本比較高層次的一種禮節,這代表著對方的極度敬佩和友好才會做出的舉動,通常遇到這種情況,毫不猶豫的接受才是最佳的選擇,楊冰伸出了雙手準備接過武器。

「不行,現在我們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你的武器不能送給這位來自中國的先生。」安娜的話語讓楊冰一愣,自己到底是哪兒露出了馬腳,讓安娜得知了自己的身份。

「中國人?minakou你怎麼會知道?」hanzou有些難以置信望著楊冰。

「厚實的黑色斗篷掩蓋了你的真實面目,你剛才接收武器露出手掌膚色是黃種人,加上流利的英格蘭口音,所以,你說中國人?第一次見到來自中國的魔法師,我感到很榮幸!」

單憑這兩點就能猜出自己的身份,安娜的觀察力果然細微,楊冰一把將自己身上的斗篷扯下:「我叫楊冰,我的英文名字叫做艾斯,我現在的身份是丹麥的守衛。」

「你好,楊先生,我真沒想到幫助我的會是一個中國人,請你接受我的謝意。」hanzou走到楊冰身前,朝著楊冰深深鞠了一躬,他說的漢語雖然粗糙倒也能聽懂。

楊冰擺擺手說道:「從小接受的教育讓我很厭惡你們日本人,可是,我經歷了一些事情以後,發現有些事情並不是我們想象那樣,還有,我很驚訝你能說漢語?」

「漢語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語言之一,因此在我們日本,很多日本國民都在努力學習漢語,而且中國文化圈和日本文化圈都是亞洲最強的文化圈,一山不容二虎,相互之間總會有些碰撞和摩擦,中國厭惡日本,同樣的道理,在我們日本很多人同樣也厭惡中國,在亞洲眾多國家裡面,只有你們中國才是我們日本的威脅。」hanzou說這話雖然有些刺耳倒也說明他光明磊落,從智者另外的角度去看待,他這番話其實是屬於高度評價。

「那麼說你們努力學習漢語是有著**的企圖?」

「那是很明顯的,我日本的的用心,用你們中國話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首先我們要做的就是利用你們中國強大為借口來擺脫美國對我們的牽制,同樣的,比起中國來,日本國民更加痛恨美國,當然,如果中國人之中有十分之一的人像你,那麼我們大日本是沒有任何稱霸亞洲的機會。」

回想起過去種種,楊冰嘆口氣隨後露出一絲苦笑:「你的誇獎現在的我聽起來感覺像一種嘲笑,因為我現在是丹麥人,中華一族人才濟濟,我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你們兩個的日本名字翻譯成漢語叫做什麼?」

「我是田野半藏。」

「我是愛野美奈子。」美奈子的名字讓楊冰一驚,美少女戰士中的維納斯?美奈子微微一笑,「你應該也猜到了,我媽媽認為我是個美麗的女孩,所以給我取了這個名字。」


「你現在你們還沒有脫離險境,美奈子說得很對,你的武器現在不要送給我,那個威廉可不會輕易放棄,只要你熬到了天亮,那麼局勢對你非常有利。」

「或許你可以考慮給我們一定的幫助,比如說帶我們去你的勢力範圍丹麥,為我們提供庇護,我會很感激你的。」日本人做事的風格就是如此,他們喜歡用最直接的方式獲得好處,田野半藏也不例外。

「對不起,我恐怕無法那麼做?」楊冰搖搖頭,立馬否定了這個想法,他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愣頭青年,現在他作為奧爾堡的第一把手,更多的時候想到的是整體。

「為什麼?難道你害怕得罪那些吸血鬼?據我所知你所屬的教廷勢力和血族本來就是死敵,只要你救了我,那麼你們就多了一個強大的盟友。」半藏的話表明日本人骨子裡的唯利是圖以及花言巧語的本性是難以改變,

「你也知道我們和血族是不共戴天,你認為那些教廷的高層會怎麼對待愛野美奈子?他們會直接給她進行凈化儀式,什麼是凈化儀式,那只是說的好聽,其實就是讓美奈子在光魔法的折磨下痛苦的死去,我們很樂意給你一個人提供庇護,但是,我不認為你會丟下美奈子。」

楊冰的話說的半藏一愣,額頭上都出了冷汗,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不僅僅是要面對吸血鬼的追捕,他的愛人作為半個吸血鬼的美奈子會遭到來自光明勢力的追殺。

; 女神要魏茅去找的,是一個手套。說具體點兒,是她用過的手套。

聽了這話,佑一第一個想到的是一個大老爺們兒,戴一個女人的手套,那場面……不過魏茅白白凈凈兒的,跟個小娘炮似的,勉強能接受吧。

佑一這般怪異的想著,又怪異的端詳著魏茅。而金哥則抬頭望向了那尊石像,他心想著,聽說眾神哪個不是參天的偉人,要是女神跟這石像一樣大,那她用過的手套得不老小吧……

這麼大的手套,他得怎麼才能拿走呢?捧著、背著那都不像話啊,難不成裁成件衣服穿上?

瞅著這兩位的小眼神兒,魏茅動動腳趾頭就知道,他二人那是又胡思亂想到沒個邊際了。重重的咳了一聲,瞪眼兒喊道:「瞅啥呢都,能不能聚聚神,能不能好好兒聽,老師這在去給你們補歷史呢!」

歷史還要追溯到當年的望海升潮。

人族崇拜新神,但與其說是信仰,到更像是敬畏。而涓靈族是一個真正有信仰的種族,他們信仰的便是雨師女神。

在這個信仰下,他們的神權與皇權是統一的,涓靈皇族也就是雨師女神的人間代言,而這代言的象徵便是雨師女神賜下的權杖。

這個權杖非但是神權與皇權的象徵,它更蘊含著女神的祝福,有著涓靈谷風調雨順,四季如春的力量。

而且,它本身就是雨師女神的寶器。

在那一次的望海升潮中,雨師女神被引入了深淵的陷阱。為了破開威脅,她打算召回權杖,可沒想到,這才是深淵真正的意圖:讓權杖離開涓靈谷,氐人族才有了攻下涓靈山,大破天吳宮的可能。

而權杖還未回到雨師女神手中,便被深淵錯亂了時空,不知所蹤了。

「那個手套是女神當初用來召回權杖的秘寶,有女神的神力加持著,它與權杖之間的聯結可能虛弱,但不會中斷,那是如今能找回權杖的唯一線索。只可惜,時空錯亂之時,那手套也被牽扯著脫了手。不過,女神依舊能感應到,那手套還在這神殿之內。」

說著這些話的功夫,魏茅已經帶著佑一他們抹角拐彎,到了一個敞開的院落里。

到了這兒,佑一是感觸頗深。之前那會兒金哥讓他探路,穿堂過巷,剛剛跟著魏茅後面走過的那些路他都基本也都早探過了,無非是金碧輝煌,錦繡殿堂,也都沒什麼特別的。

唯獨就這個敞開的院子,詭異的很。瞧模樣四四方方,望四周空空蕩蕩。地面兒是青石泥磚,光滑精緻,前頭正對的是一扇朱紅的大門,多半就是這一進宮院的正門。

佑一想出門瞧瞧,可往前走了小半天,任他如何輾轉騰挪,也沒什麼東西攔阻著,可就愣是寸進不得;但向後邁了一步,就回到原位了。瞧不見什麼有什麼定製作怪,但凝神感知起來,總有股陰森怪氣。

這是碰上鬼了還是遇到妖精了?回想起老酒鬼講過的那些邪門兒故事,佑一心裡琢磨著回去同金哥商議商議。可正趕上魏茅醒了,也就把這茬忘了。

如今又到了這兒,佑一咬著牙,跺著腳,哇呀呀一聲吼,跳起來就喊道:「小心,這兒有妖精!」

魏茅還沒來得及捂腦門兒呢,金哥已經翻身上前,就那一騰身的功夫,兩把風火斧,帶著炫光就提溜到了手上。

「妖精你倆的蛋!還不給老子撇下!」魏茅上來就摁住了金哥的手,他心裡還在感慨,當年都值得人敬重的虎牙副隊長,咋就這副德行。再瞧了眼兒佑一,暗嘆一句,果然是近豬者蠢啊。

「這兒是神殿,這裡頭當然是女神布下的……」

搖頭晃腦,魏茅就要侃侃而談,可沒等他說完,平地里乍現一抹黑煙,擰著璇兒的往上躥。跟著,陡然間風聲大作,狂風四起,捲起那黑煙,四周一片是煙雲繚繞,不見天日。在那些個黑影子裡頭,隱隱綽綽,數不清的妖魔鬼怪。長什麼樣兒的都有,八條腿兒的都不稀奇,什麼百十張嘴的、三頭六面的、癱在地上跟塊泥巴似的,什麼都有。

總之佑一他能想到的,他彷彿都看見了。

而他能想到的,大多都是聽那酒鬼大叔聊深淵的時候講過的。

聽的時候是熱血澎湃,真見到了可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帶著顫音兒,佑一哆哆嗦嗦的問了聲:「這些也都是女神的布置?」

魏茅閉緊了嘴哪兒還說得出話來,倒是金哥一馬當先就沖了出去,兩把風火斧,耍的跟砍瓜切菜一般,火借風勢,風助火威,三兩下便斬出了兩排火浪。魏茅到這會兒才明白,先前金哥躍出去,並不是聽了佑一半不著調的話,多半是他自己也有些察覺。

到底還是那個人稱鬼斬的副隊長啊!

心中感嘆了一聲,魏茅揮手揚起一道青光織就的長鞭,擰身也殺入了黑煙當中。

那些個妖魔鬼怪也不光是出來亮相的,在金哥動身的時候,它們也嗷嘮鬼喊的動了起來,但無一例外的,都使得是些外家的皮肉功夫,也就是沾點兒皮糙肉厚的便宜,沒什麼真本事,金哥跟魏茅打的雖然累些,但倒不至於有多艱難。

再糙的皮,多厚的肉,在金哥的風火斧下,就跟火刀劈豆腐一樣,攔不住,擋不了。

而且魏茅手上的那鞭子也不簡單。

他有涓靈族的血統,但並不純凈,往日里他想使出涓靈族那特異的風屬性力量,得用一個骨柄做為中介,那個骨柄是他的父親留給他的,來自於涓靈族某位前輩的不化骨。

如今那骨柄已經碎了,但瞧魏茅那樣子,顯然是已經能自如掌控他的血脈天賦了。

甚至還更上了一層。

從那青色的真氣中,佑一感受到了一種神聖的氣息。也真是那股神聖的氣息,讓近乎所有的妖邪都在那鞭子下一觸即潰。

金哥與魏茅,兩個人殺的千萬妖邪潰不成軍。

但佑一的心卻半點兒也放不下。

他能感到,在那黑煙之中,在那萬千妖邪之後,有一雙,真正來自深淵的眼睛。 「是我考慮不周,但是,我還是想請求你用另外一種方式幫助我們。」半藏依然是不依不撓,對楊冰死纏爛打。「我和美奈子會換上黑色斗篷,我希望你能穿上我的忍者衣服,因為我們兩個身材和膚色還有眼珠顏色都一樣,你蒙上臉,那些追兵一定會認不出來的,有了的你迷惑,我和美奈子逃亡之路就會輕鬆很多,拜託了!」

楊冰本來帶著笑的臉瞬間石化,他的拳頭握得吱吱響,他很想朝著半藏臉上來那麼一拳!難怪說日本人都是一群卑鄙無恥的白眼狼,現在看來傳言不虛,素無瓜葛的自己幫助他療傷已經算是仁至義盡,半藏卻是得寸進尺。


「看你的神色,你似乎很為難,你們中國不是有句古話,叫做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完全相信你的能力。」半藏這個傢伙竟然沒有顧及楊冰想法的意思,再次朝著楊冰鞠躬一次,直接從身上脫下了忍者服,然後給目瞪口呆的楊冰換上。

不得不說這忍者衣服楊冰穿起來正好合身,半藏的穿衣服的手法也很嫻熟,很快就將楊冰包裹的嚴嚴實實,他和美奈子也換上了黑色斗篷,隨後朝著楊冰揮揮手:「祝你好運,楊君。」

「等等!」楊冰喝住了即將離去的二人。

「楊君,還有什麼事情嗎?」

「美奈子,安琪公主是你的姐姐嗎?或者說是你的堂姐表姐?」楊冰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既然安娜和安琪關係親密,那麼從她身上也許能夠獲得有價值的線索。「你可曾見過她的真面目?」

愛野美奈子搖搖頭:「很抱歉,姐姐和我並沒有血緣關係,姐姐一向很神秘,在我面前也是如此,我沒有見過她的臉。」

果然如此?早就預料是這個結果,不過,隨後美奈子接下里的也是最後一句話讓他一愣,這個消息重要性絲毫不比她的真面目要差,「原來如此!」楊冰嘴角露出一絲jiān笑。

得到重要消息的他欣喜若狂朝著山下奔去,他高興的發了瘋,卻是忘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被血族傾巢而出追殺的對象,在那條布朗城堡唯一的公路上狂奔。

頭頂一道黑影飛過,一道高大的身影降落在楊冰的身前的十幾米遠處,來人一身冒著黑氣,這不是威廉還會有誰?他掃了楊冰一眼,眼中露出了疑惑。

電影科技王國 ?在威廉的想法應該是形影不離的兩個逃亡者怎麼只剩下一個,他的新娘子藏到哪兒去了,不過隨後楊冰又到了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美奈子在場的話,他出手還會有點顧忌,他對於有著奪妻之恨半藏要殺之而後快。


楊冰心裡將半藏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他很想扯下自己現在的偽裝,可是,他很悲哀的發現自己做不到,他心裡竟然無法說服自己撕下偽裝,對方可是日本人啊?

「安娜在哪兒?」

楊冰沒有說話手掌朝著腰間摸去,忍者服雖然外表看起來小巧緊身,實際上日本人設計的非常科學,裡面的空間非常大,腰間的口袋中還以一些飛鏢,背後腰間還有幾把短小的手裡劍。

「嗖嗖嗖!」楊冰不敢說話,因為一說話就會露相,半藏所在的日本學的是正宗的美國英語,而在中國大陸地區學的是英格蘭英語,楊冰可根本就不會說美國英語,直接打出了六角忍者鏢。

第一次扔飛鏢的感覺好熟悉!從小在山溝裡面長大的楊冰,扔石塊玩彈弓一直是他童年的強項,扔飛鏢純粹是出於幼年記憶中的一種本能動作,飛鏢準確朝著威廉飛去,沒有絲毫的偏差,半藏本人在的話也會自嘆不如。

威廉瀟洒一揮身上的黑色披風,露出他腰間的佩劍,他右掌握住劍柄抽出佩劍,那是一把細小的西洋劍,在月色的照耀下散發出銀色的光芒,他身子沒有絲毫動彈,右手呼呼揮出幾招劍術,忍者鏢全部被他打落。

不是說血族都是黑暗魔法為主,威廉剛才出劍的招式和眼神,怎麼看都是一名高超的劍士,楊冰對於自己的近戰能力可沒有太多的自信,儘管經受過一段時間的格鬥訓練,但是他依然是一名魔法師的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威廉平直拿起持劍的右手,劍尖指著楊冰說:「拿出你的短劍,和我來一場公平的決鬥!」

公平決鬥?威廉可真會開玩笑,他派出了那麼多屬下耗費了半藏那麼多精力留給半藏那麼多傷疤,他現在還大言不慚說這是一場公平的決鬥?

楊冰心一橫索性不怕露餡,這幾個月艱苦修鍊該有個練手的地方,到底有了什麼收穫?威廉是個強大的對手,從身上的黑暗元素的厚度看來應該比史密夫要弱小一點,這是個絕佳的陪練對手。

若是威廉知道楊冰內心的想法會不會氣得吐血,不管怎麼說他在血族中算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他的輩分比起史密夫要小一點點,比起安琪公主來說卻是大了一截。

安琪和安娜都不過區區二十歲左右,吸血鬼的前期生長發育和人類毫無二致,只是到了中年時期,他們的容貌依然能夠保持年輕的外表,吸血鬼的壽命通常能夠達到四五百歲,甚至千年以上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吸血鬼註定是不容於世的生物,他們很多還在幼年時期就被光明力量所追殺,能夠壽終正寢的血族成員並不多,痛恨消滅吸血鬼的是人類,就如同楊冰的雙色魚一般。

人類也是吸血鬼存活的基礎,純正的血族繁殖能力非常差,這裡指的是和人類一樣的繁衍生息,但是,吸血鬼有另外一種繁殖能力,那就是被稱為初擁,吸血鬼很多戰士都是由人類經過初擁儀式變成了雜種吸血鬼,很多人認為初擁是吸血鬼殘忍吸干獵物的血,然後將自己的血液給與獵物,事實上並非如此,早就雜牌吸血鬼軍團的是人類自己的貪yu。

雜種吸血鬼沒有純種吸血鬼力量和速度的能力,卻是能夠擁有長久的壽命以及強悍的生命力,古今中外無論是帝王將相亦或是平民百姓,人人都幻想著長生不死,他們自願成為吸血鬼的一員,於是乎人類的對於短暫生命以及死亡的恐懼就成了吸血鬼賴以生存的基礎。

安娜也就是愛野美奈子的情況和雜種不一樣,她屬於混血人種,是她的父親安德魯和日本女子通過正常的方式而非初擁方式生下,血族是禁止和人類通婚的,無論是黑暗或者光明對於人不人鬼不鬼的混血吸血鬼都是格殺勿論,無奈威廉被美奈子的美麗所打動,加上安琪公主有自己的算盤,美奈子yin差陽錯在夾縫中生存了下來。

根據斯里給出的資料,很多國家高層政要不乏有食死徒以及雜種吸血鬼,這就是為什麼黑暗勢力無法完全被徹底消滅的原因之一,就如同楊冰的雙色魚的眼睛一樣,也就是說這個道理,幾千年的中國祖先就明白了。

對於楊冰不說話,也在威廉的意料之內,長期的忍者生活造就了他們啞巴的習慣,忍者決鬥之時都是不像正常格鬥一般哼哼哈哈大吼著給自己打氣或者來威懾對手,他們的毅力強悍的驚人,即便是受再重的傷也不會發出一點聲息,忍者中的忍字也許就有這個因素,威廉只道是半藏受傷太重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根本就沒有猜到眼前是一個毫髮無損的冒牌貨。

威廉細劍一揮,踏著輕快的步伐朝著楊冰衝來,激烈的戰鬥一觸即發!

; 威廉的步伐如飛飄逸中帶著穩健,保證速度之下也保證了自己的安全,幾十米距離不過區區幾秒鐘的時間,他的劍朝著楊冰腿上刺去。

吸血鬼和忍者都是擅長夜間作戰的生物,忍者的近戰能力非常強悍,威廉用劍近戰本身就是一種愚蠢的行為,只不過,他對於自己的劍法非常有信心,而且他出劍的速度絕對不會比忍者慢,忍者殺人講究一擊斃命,他們攻擊的部位無非就是咽喉心臟幾個致命位置。

威廉的速度快,楊冰同樣也不慢,一道風刃在手中形成徑直朝著威廉扔去,經過這幾個月的苦練,各種魔法基本上都能運用自如,只是咒語方面還很欠缺,語言障礙終究是制約楊冰魔法成長的最大一道關卡。

楊冰的風魔法讓威廉一驚,因為這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根本就沒有太多的防備,多年的戰鬥經歷以及血族的天賦此時起到了作用,銀白色的劍刃上一股黑煙湧起,朝著風刃一劃化解了險招。

一擊見效的楊冰,當然不會放過接下來的機會,現在是威廉出於震驚之中,所以心理防線暫時出現了漏洞,若是讓他反應過來,那麼局勢會對自己很不利,風魔法的打法就是講究速度讓對手沒有喘息的機會。

楊冰上下其手兩道巨大風刃再次出現,直接朝著威廉砸了過去,速度比起剛才那道要快得多,而且覆蓋的面積也大得多,兩道風刃旋轉著像兩個巨大的車輪朝著威廉碾壓。

威廉心中的震驚無法用言語來描述,這是什麼打法,竟然不吟唱咒語直接放魔法,目前他已經能夠確認眼前這人不是自己的情敵半藏,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穿著半藏的衣服。

威廉此刻已經有了防備,儘管這招風魔法很厲害,依然難不倒威廉,吸血鬼稱為黑夜王者絕非空穴來風,威廉披風一揮,他的身形朝著一旁徑直飛速移開十幾米遠,風刃呼嘯著從威廉身旁劃過。

威廉躲開了,他身後的草叢和樹林卻是遭了秧,地面被畫出一條巨大的裂紋,風刃所到之處塵土飛揚,楊冰都讓自己的魔法給嚇了一條,他壓根沒有想到自己輕易出招風魔法就能有如此驚人的破壞力。

威廉躲開這致命一擊之後並沒有反擊,而是冷冷說道:「好強大的風魔法! 從零開始 ,你到底是誰?」

「在日本忍術中也有五行之術,這是風遁,並不是你所說的風魔法。」楊冰可以壓低了聲音說道,他想到了一個破敵制勝的計策,論魔法實力他在威廉之下,更何況現在是午夜時分,本來對於威廉就很有利,但是,威廉絕不知道他精通多樣魔法,特別是黑暗剋星光明,消耗他一定量的黑暗元素之後,趁威廉掉以輕心在猛然朝著他的放出光明魔法,到時候威廉不死都殘廢,想到這裡楊冰面巾下的臉露出了獰笑。

「半藏你的語言變成了英式英語?忍術chakra和魔法元素的區別都不知道?你這個冒牌的蠢豬,摘下偽裝,讓我看看你是誰?」

「去死吧。」楊冰當然不能將真面目給威廉看到,若是這麼明顯的破綻,威廉都看不出來,那麼只能說他是一個笨蛋,楊冰手中凝聚了一團氣旋,他腳下呼呼生風舉起氣旋朝著威廉衝去。

chakra!威廉口中所提到的一個奇怪的辭彙—查克拉,精神力和體力的結合化為的能量稱之為查克拉,很多都以為查克拉是享譽世界的中才出現,事實上,這樣的東西的來自於印度佛學中的理論,也就是說火影也是借鑒別人的。

在中國稱之為內力或者真氣,東方的武學和西方不一樣,東方講究體力和精神力相結合,而在西方魔法中精神力和體力卻是分開的,這就是導致兩種不同的結果,東方的高手們武功高強往往身體也很強悍,但是,西方魔法師的體質卻是比較孱弱,並不是說東方的高手一定強過西方魔法師,單一修鍊精神力也有其中的益處。

已經緩過神來的威廉自然不會再狼狽不堪,他嘴角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手中的劍開始揮舞,劍身帶著濃厚的黑氣,細劍變成了一隻畫筆,黑氣則是顏料空氣則是圖紙,唰唰幾招過後,一個黑色的奇怪圖案的六芒星陣出現在威廉的身前,將細劍插入腰間,雙掌朝著魔法陣猛推過去。

楊冰手中的氣旋也在他朝著威廉奔跑的過程中逐步變大,而威廉的魔法陣在他飛奔的過程也是如此變化,遠遠看去就如同一團黑煙和一團無色的氣旋在急似流星的靠攏,二人行進的軌跡上地面被刮出一條深深的痕迹,如同被鏟車翻過一般。

電光火石之間,二人不同屬性的力量交織在一起,兩人前進的身形也由於對方的力量受阻,黑色的煙霧被楊冰的風魔法吹得漫天飛舞著,周圍的花草樹木被流走黑氣沾到就立馬變得枯萎,若是活人沾到的話根本就只有死路一條。

楊冰的等級目前才初一級別左右,而威廉的大概是初三末期面前算得上高一,相差三個等級雖然算不上天壤之別,卻也是明擺著的差距,二人的等級的差別就在這招交鋒中體現出來,楊冰的風魔法消耗殆盡之後,威廉的黑氣依然還有殘餘,楊冰被比他身體還大幾倍的黑氣硬生生的擊中,整個人朝著後方飛去,甩了十幾米遠,在地上拖行了幾米遠才停下!

楊冰自小艱苦的生活環境造就他的強悍體質,身體經受過火魔法的改造之後,不僅僅是力氣,身體的強度提升了不少,這麼厲害的摔下來卻是沒有一點事情,連楊冰自己都不敢相信火魔法的被動技能能做到這樣的程度。

威廉的黑暗魔已經侵入了楊冰的身體,一陣陣的眩暈和乏力襲來,楊冰強撐著不讓威廉看出異常,只要威廉敢上來,他就立馬聚集光明魔法給他致命一擊。

「我的黑暗魔法很快就會侵入你的靈魂深處,你很快就會和這些植物一樣變成沒有生命的屍體。」索性威廉並沒有乘勝追擊,他根據他的常識來判定戰局,被這麼多黑暗魔法正面擊中斷然沒有生還的可能性,「當然,你還有有第二種選擇,我一向很欣賞你們日本人的意志力,或許我可以考慮把你變成吸血鬼,成為我的下屬可是一種榮譽。」

日本人?剛才還說自己說的是純真的英格蘭語言,日本人學得都是美語,難道這個傢伙忘記了?楊冰沒有心思去辯解,他當務之急是用黑魚將身上的黑暗元素吞噬,威廉這個傢伙就讓他說吧,說得越多拖延的時間越長對於自己來說越有利。

威廉還真沒有讓楊冰失望,喋喋不休說了一大通的話語,看來無非就是想說服楊冰加入他的陣營,無論威廉的本性如何,他的愛才之心倒是真的。

「我建議你趕快做出決定,在你的生命被我的魔法腐蝕之前,你要是死了那麼我也無計可施。」威廉對他的魔法很自信,他大搖大擺朝著楊冰走過來,然後距離楊冰不足一米的地方蹲下身子,觀察著楊冰的生命狀況。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不就是用來形容威廉的?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正巧楊冰已經處理完身上黑暗元素,他將右掌放在了後背嘴裡開始念著咒語。

威廉的臉色再次大變,因為楊冰的咒語對於他來說太熟悉不過,也是他們最為忌憚的魔法咒語,說時遲那時快,威廉本能向後撤,咒語的時間怎麼說也要幾秒鐘,威廉完全有時間躲開或者打斷,但是,楊冰會犯下這種低級的錯誤?

ps:在這裡我也不多要求什麼,只求走過路過的朋友幫我收藏一下,這麼點小小的要求希望你們能夠滿足,如果你夠慷慨在我的書評區能說上幾句,那麼我就謝天謝地。 那雙眼睛,彷彿躲在一個世界的背後,佑一能感到它的存在,卻看不見它。

但這並不妨礙那雙眼睛在他的腦海具現出來。

那是一雙猩紅的眼睛,它的目光就彷彿是妖艷的鮮血,帶著無窮無盡的怨恨,也帶著無窮無盡的貪婪。



Related Articles

因為這小子沒事的時候,從來不和自己聯繫…

莫老接通電話后,就直接問道:「嗯,南小子...
Read more

真龍之氣,普通人哪怕只是稍微吸收一些,對身體也有極大好處。

即便是林楠,也立在小龍身邊,默默煉化一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