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什麼消息呢?我們知天機打聽消息,不同的消息對應不同的價格,越往高層,消息的價值也就越大,到了最頂層,便是天價了。」

天機閣一共七層,最底層的消息最便宜,但是這便宜也是相對來說的,往往一個普通消息,就能讓實力一般的神海境強者吃不消了。

「道宮九星!」林銘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請上五層。」

門童恭敬的說道,顯然這門童也是見識廣博之輩,客人隨便給出一鱗半爪的資料,他就能分別出這情報的大概價值,這要求對修羅路和整個三十三天宇宙的諸多東西,都有所涉獵,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光是這一點,就讓林銘對這知天機產生了一些信心,敢在神文城號稱第一的情報組織,果然非同凡響了。

「道宮九星只是去五層詢問,還不算誇張。」林銘摸了摸下巴,五層上面還有兩層,這意味著道宮九星的消息不難打聽,換言之,道宮九星的傳承也並不難找,當然,傳承品級什麼的就不好說了。

林銘和小魔仙一路來到了五層,迎接他們的是一個老者,在老者桌前,有諸多的木牌,上面寫著「傳承」、「丹藥」、「門派」、「城市」、「秘境」、「種族」、「凶獸」等等諸多信息,來問情報的人,選擇一個對應的木牌,就會被分到對應的房間中。

林銘拿了傳承的牌子。

隨後就有一個身穿綠色連衣裙的女子款款走來,帶著林銘來到了對應的房間。

關上房門,一切聲音氣息都被隔絕了,顯然這房間之中設置了十分高明的陣法,可以防止任何人的窺探。

一個錦袍老嫗端坐在房間之中,等候著林銘。

「問什麼傳承?」老嫗聲音蒼老。

「道宮九星!」

林銘開口,老嫗聽后,眼中閃過一絲驚愕之色,她深深的看了林銘一樣。道宮九星,失傳已久,她也無法判斷林銘現在練體修為,只能確定是八門遁甲巔峰。

一個能夠將八門遁甲開齊了的年輕人。實在不容易。

「你問道宮九星,就該知道它的難度吧,它是三十三天道之一。」

「知道。」林銘平靜的點頭。

「嗯,想來你能將八門遁甲修鍊到這種地步,對道宮九星的了解,恐怕比老身都多,老身只負責告訴你傳承的情報,至於你能不能練成,就不管老身的事了。」

老嫗也沒有說出一些勸林銘不要白費功夫的廢話,她只負責告訴客人情報。情報的用途,她不過問。

「關於道宮九星傳承的情報,有四十二個,傳承的品階各有不同,品階越高的。價格當然也越貴!」

錦袍老嫗對道宮九星的消息如數家珍,這都是知天機搜集來的,知天機會將搜集到的各種情報消息分類整理,而後再找負責對應門類的人,將這些情報全部記住,客人一問,不需要查資料。便對答如流。

「我只要最高品級的,最好是無上神武以上的級別!」林銘聽到四十二這個數字,對知天機也有了一些信心,看來如自己所料,道宮九星的傳承並不算難找。

「無上神武?好大的胃口!」錦袍老嫗嘿嘿一笑,「不過能列入我知天機總部情報庫中的消息。自然不會差了,低品階的功法,我們根本不記錄,你要無上神武,還真有。不過不是完整的無上神武,一共三條消息,每一條三億五千萬元氣符文,如果你全要的話,算你十億,我們只提供消息,不代表你就一定能找到,但是我知天機要價,絕對公道,不會提供假的情報給你,找不到,只能說是你自己的問題。」

錦袍老嫗面無表情的說著,如此昂貴的價格,讓林銘暗暗咋舌。

元氣符文是修羅路的特有貨幣,用空白符文吸收天地元氣,就可以製作出來,很多實力一般的武者,沒有什麼其他營收手段,他們就會花費大量的時間來製作元氣符文,再用它來購買東西。

在修羅路, 我的網友是神仙 ,都要用到元氣符文,林銘懷疑這元氣符文就是修羅路天道規則運轉的能量來源,所以元氣符文是修羅路的硬通貨。

十億元氣符文,大概相當於十萬億紫陽石,比當時林銘傾家蕩產買的大千世界丹還要昂貴不少。這還只是無上神武的消息,至於能不能根據這消息得到無上神武,很難說。

這麼高的價格,實在是因為無上神武實在太過珍貴,在神域,一個界王聖地,能有一套殘缺無上神武就很不錯了,如果不是道宮九星的傳承冷門了點,這價格只怕更高。

「我只有九陽玉。」林銘說道。

「可以,支付九陽玉的話,要十一塊。」

林銘拿出九陽玉來,錦袍老嫗鑒定了純度,滿意的點了點頭,能用九陽玉當貨幣的人,顯然身家不菲了,這是人類天尊煉製的東西。

錦袍老嫗收下了九陽玉,拿出一枚空白玉簡,神念注入其中,很快就將所有的信息書寫在了上面。

而後她把這玉簡交給了林銘,淡淡的說道:「情報都在上面了,你看吧。」

「謝了。」林銘接過玉簡,神念一掃,然而看到裡面的內容的時候,林銘卻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竟然會有這種事?」

…… 玉簡之中,一共記載了三條關於道宮九星無上神武的消息。

第一條,來自於三十年前,神荒禁地,這是一處危險之極的生命禁區,據傳是許多幾十億年以前,一個練體大帝遺留下來的,而這個練體大帝,正是人類出身!

在這神荒禁地之中,有人就曾經發現過道宮九星無上神武的殘篇,但是後來下落未知。

第二條,來自於四十年前的風暴海,此海有一片神出鬼沒的島嶼,其中有道宮九星的遺迹,遺失有道宮九星強者留下的傳承,但是此島行蹤不定,猶若海市蜃樓,很多強者想要出海去尋找島嶼的蹤跡,但都失敗而歸,有的人甚至離奇失蹤,不知生死。

第三條,也是最簡單的一條,前兩條都是秘境險境,想在那裡找到道宮九星的無上神武,說是難如登天也不為過,搞不好,連性命都會丟掉。

而這第三條所記載的信息,卻是現成的。

在內修羅路,有一個名為天羅的殺手組織,這天羅,在神文城就有分部,天羅殺手組織的第三首領便是人類,此人法體雙修,擁有修鍊道宮九星的無上神武殘篇,如果付出足夠的代價,可以借來一觀!

而真正讓林銘吃驚的是,這天羅殺手組織的第三首領,他所擁有的無上神武殘篇竟然是——!

這讓林銘十分吃驚,天下居然有這麼巧的事情?自己有的八門遁甲篇,來到這知天機隨便一打聽,竟然就得到了的道宮九星篇。

難道在古時候,是十分普遍的練體法訣,擁有很多副本?


這個念頭劃過林銘腦海,但是他旋即將之否定了,他一開始不了解的品級,只是猜測可能為無上神武。可是現在,知天機也認定它為無上神武,那麼恐怕*不離十了。

既然是無上神武,那麼想要複製刻錄它。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刻錄者自己把練到大成,那基本需要練體天尊的修為了!

很多無上神武,都是孤本,這也凸顯了它們的珍貴。

更何況林銘手中的是在魔方遺迹之中,隨同魔方一起被發掘出來的傳承功法,與魔方搭上關係的東西,怎麼說也不該淪為大路貨吧!

「我的是芊羽界王得到的,當時得到的時候,就只有八門遁甲篇。如果是孤本的話……難道說,這天羅第三首領所擁有的跟我本來就是一套?太巧了……怎麼會這麼巧?」

林銘感到不可思議。

要知道,魔方的發現地是在神域,而這裡是與神域分屬兩個宇宙的修羅路,他竟然在這裡得知了另外半部的消息。讓他怎能不驚訝?

事出反常即為妖,林銘總覺得這其中恐怕隱藏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

不管怎麼說,林銘決定會一會這天羅首領,看一看他手中的到底是怎麼來的。

「如此三條消息,你可滿意?」

錦袍老嫗淡淡的說著,她注意到林銘讀到消息時候臉上的驚愕之色,不過她也沒有多問。這不屬於她的關心範圍,她只是提供消息,還有收取報酬。

「滿意!」


林銘相信知天機消息的真實性,能在群英薈萃的神文城屹立這麼久,並且成為神文城最大的情報組織,不可能靠坑蒙拐騙達成這一步。何況這套無上神武也確實存在。

「不過我想問一下,如何接觸到天羅的第三首領?」林銘猜測殺手組織的幕後首領多半是神秘人物,想要接觸他定然不容易。

錦袍老嫗道:「這條消息算我免費贈送給你,想接觸到天羅第三首領,原本就很難。老身只知道第三首領的代號是血月,此人行蹤神秘,你想要靠加入天羅而接觸到他基本不現實,因為天羅幾乎不收人。天羅的人,大部分是天羅組織暗中培養的天賦極佳的兒童,他們從小在天羅長大,從地獄式特訓中殺出來,對天羅忠心耿耿!」


錦袍老嫗的話,林銘沒有意外,殺手組織很講究組織成員的隱蔽性和忠誠性,他們很多人終身蒙面,甚至互為隊友的人都不知道對方的容貌和真實姓名,只知道代號。


殺手組織最喜歡的就是尋找孤兒,或是偷來、搶來一些天賦極好的兒童,從小培養,將他們訓練成出色的殺人機器,這樣的人對組織最忠誠,底子也最乾淨。

「前輩剛才說大部分是天羅從小培養的,那麼還有少部分呢?」

錦袍老嫗道:「這少部分人,要麼是被天羅考察已久,又天羅的重要人物擔保介紹,才吸納的,要麼就是特殊人才,比如神文師、煉藥師!天羅的訓練體系再完善,也不可能訓練出神文宗師和煉藥宗師,否則神文師公會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然而天羅作為一個組織,又無法缺少這些方面的人才,所以神文師、煉藥師這些人,就只能後天吸收。你若是想接觸到天羅的第三首領,通過神文師、煉藥師的介紹,是最佳途徑,因為天羅第三首領很缺丹藥,也缺人為他煉丹,如果你是一個神文或煉藥大師,不用你找他,他就可能來找你了。」

錦袍老嫗慢條斯理的說著,血月既然是法體雙修,那他當然缺丹藥,別說血月缺,連奇遇連連的林銘在這方面都缺的要死。

現在林銘神獸之骨吃完了,九星天丹吃完了,鴻蒙靈珠精華也吃完了,連小魔仙的元陰之血都採補過了,再往下修鍊,真的是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了。

「前輩覺得我是煉藥師么?」林銘聽了老嫗的話苦笑不已,

「這就不管我的事了,你若是認識煉藥宗師,神文宗師,讓他們介紹你認識也行,方法老身已經提供給你了,你還有什麼要問的么?」

「沒了……」林銘無奈,對方是什麼人不好,偏偏是殺手組織的首領,這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去哪裡找?

「好,如果還有什麼消息需要打探,歡迎下次光臨。」

錦袍老嫗面無表情的送客,林銘與小魔仙一起走出了天機閣。

「林銘,那玉簡上到底寫的什麼,你怎麼如此驚訝?還追問那個什麼殺手組織的事情?」

小魔仙出門就問,林銘也沒有隱瞞,把自己的疑慮全說了,小魔仙聽后也是秀眉皺起,「這麼奇怪?按理說,你的應該是孤本,如此說來,血月手上的跟你手上的本來就是一套,只是被分開了,但是這分開的也太遠了吧,上半部是在神域遺迹之中,下半部卻跑來了修羅路,這其中難道有什麼聯繫?」

「我也奇怪,我總感覺這個代號血月的第三首領,身上有些秘密。」

林銘也想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必須等到他見到血月,才有可能調查清楚。

其實林銘最想知道的是,這到底會不會跟魔方有關,它的上半部在魔方所在的遺迹中找到,只是巧合么?

可惜芊羽界王已死,這秘密很難調查清楚了。

如果見到了的下半部,會不會找到什麼關於魔方的蛛絲馬跡?

這一點,是林銘極為關心的事情,關心程度甚至超過了道宮九星的修鍊功法本身。

畢竟魔方才是林銘最重要的東西,他的發跡便是靠魔方,而且現在隨著林銘邁入神君境,修為越來越強,他對魔方的掌控力也越來越強,魔方逐漸會成為林銘的有力法寶!

日後,他要靠魔方殺敵,將來的人族大劫,魔方將會是林銘最大的倚仗之一,任何可能關乎魔方的秘密,對林銘而言都是大事情!

「那怎麼辦?」小魔仙兩手一攤,「要不你考慮成為神文師?這樣就能見到第三首領了吧?你不是早就會銘文術嗎?修羅路的銘文術比神域的似乎高明很多,他們將銘文術跟神之符文結合了。」

「那怎麼可能……」林銘苦笑,「我那銘文術,根本登不上檯面,何況與神之符文的結合,哪有那麼容易……」

林銘說到這裡,突然一頓,銘文術跟神之符文的融合……

神之符文……對了!

林銘腦海中靈光一閃,修羅路的神之符文,是試煉者完成對應任務就能獲得的,順應修羅路天道法則的大道紋路!它分為多個品級,白銀、黃金、碧魂、太玄……等等!

搜集了足夠的神之符文,就能開啟修羅路的最終試煉。

而在神文師這裡,修羅路的神之符文,也被他們融入了銘文術,成為了神文術的一部分。

「我連卷一都學到手了,已經理解了修羅路天道,那麼神之符文,我是否可能……自己繪製出來?」

這個瘋狂的念頭誕生在林銘腦海中,他感覺自己的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

如果能成為一名神文師的話,那不僅僅是見到天羅第三首領那麼簡單了,這對日後自己開啟道宮九星之路,也大有裨益!

…… 求人不如求己,林銘要走道宮九星一路,對丹藥的依賴性實在太大,而道宮九星的丹藥,用到的材料一種比一種珍貴,想要煉製,難度極大,非煉藥宗師很難完成。

而想求一個煉藥宗師出手,原本就不容易,再加上道宮九星用的往往都是上古丹方,這種丹方,很多煉藥師根本不會煉製,要煉製,還要用一定的時間熟悉,這就更加大了難度,煉藥宗師未必肯花費這個時間,所以什麼都不如林銘自己能煉藥來得方便。

「神文師……煉藥師……也許我真的考慮要學一學了。」

林銘自言自語著,就在這時,他面前亮起一道火光,是月琉星送來的傳音符。


大意就是,她跟弟弟都已經完成了神文術的考核。

月琉星被評定為四品銘文師,神文術學徒。

月秋風被評定為三品銘文師,神文術學徒。

月琉星留在傳音符中的聲音,帶著激動和喜意,顯然對這個評定結果很滿足,而且他們二人天賦評定很高,有幸被一個神文師公會的長老收做弟子,雖然暫時他們只是普通弟子,但是日後表現得好,就會升格為親傳弟子,那就可以完完全全的繼承那長老的衣缽了。

到時候,月琉星和月秋風就會成為各大勢力炙手可熱的人物!

傳音符的最後,月琉星想邀請林銘去神文師公會看看。

這倒是正合了林銘的心思,他也想去看看神文師公會到底是怎樣的一副場面。

神文師公會所在的高塔。終年繚繞著淡淡的葯香,在高塔周圍的空中,時而有變幻莫測的神文若隱若現,很多初來神文城的武者們在這裡駐足觀看,目光之中充滿了驚艷和敬畏。

林銘來到神文塔的時候,發現這裡聚集了在排隊等候測試的武者,這些人個個身手不凡,甚至不少人,在林銘看來,當得起年輕俊傑四個字。能被林銘評價為年輕俊傑。那至少也能在普通界王聖地混得開了。

「這是在做什麼?」

林銘看到,這些年輕俊傑的測試內容與七玄武府的萬殺陣類似,在幻陣中搏殺,而後評定實力。

「林兄。這裡!」

就在這時候。林銘聽到一個動聽的女聲。轉頭一看,喊他的人正是月琉星,她在人群中向著林銘招手。讓林銘過來。

在月琉星身邊,還站著月秋風,還有一個魂族男子。

這魂族男子,是神君中期修為,林銘猜測他年齡不是很大,能夠在這年齡下有這修為,相當難得了。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師兄,五品銘文師,三品神文師羅宇白羅師兄,羅師兄是我師父的最出色的親傳弟子,去年剛剛通過三品神文師考核了!」

月琉星有些崇拜的向林銘介紹道,尤其提到「親傳弟子」和「三品神文師」的時候,她目光中難以掩飾的流露出艷羨、嚮往、崇敬之色。

在神文城,銘文師品級分為十二品,神文師分為九品,銘文師的品級提升並不難,而神文師的品級提升就太難太難了。

在內修羅路,聽說過十二品的銘文師,但是從沒聽說過九品神文師。

事實上,八品神文師便已經是傳說了,九品神文師,那只有在幾十億年前的上古時代才存在過,那是對神文術接近神的人物的專屬稱謂。

正是因為如此艱難的升級體系,月琉星提到三品神文師,就已經充滿艷羨和嚮往之色,三品神文師,足以受到一個大勢力的禮遇,尤其羅宇白天賦出眾,日後前途不可限量,很可能成為六品神文師,這更使得很多大界界王見了羅宇白都會十分親切,把羅宇白當成自己的後輩一樣

林銘看了羅宇白一眼,此人確實是人傑,他表面年齡看起來就是二十三四歲的樣子,身材挺拔,器宇軒昂,額頭寬大而均勻,用相學的話說,那就是「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皇子生了這種相貌,是要當皇帝的。

他的右眼上,戴著一個圓圓的小鏡片,這小鏡片看起來如眼鏡一般,它其實是神文師常用的一種法器,專門用來分析神文結構的。他身上的衣服,是黑白相間的水墨長衫,白色是底子,黑墨勾勒出紋路來,而這些紋路,都是神文符的圖案,看起來瀟洒而俊秀。

「你好。」




Related Articles

身體都開始微微顫抖著。

他本以為自己手上的王牌足以秒殺葉楓。 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