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完了!」穆老城主冷聲說道。

「既然談完了,那雲風就送老城主出去吧!」上官雲風看了花琉璃一眼,然後就帶著穆老城主出了地牢。

穆老城主回頭看了一眼花琉璃,眼底閃過了一抹擔擾,然後看著花琉璃點了點頭,便微微放心的走了出去。

「穆老城主,你可記住了我的要求?」上官雲風送穆老城主出雁盪山的時候,凝眉問他。 黃天壯聞言轉念一想,心中暗道:他說的也不無道理,哥哥黃天霸平時最好面子,他要是知道自己沒有帶人去新生宿舍招攬新生,而是來羣毆一個實力修爲才武師三重的林宇,說不定回去他會把扒了自己的皮。

沉思了片刻,黃天壯怒聲喝道:“學院三個月後,會舉辦一場新生擂臺賽,你要是敢應戰的話,我今天就姑且放你一馬。”

林宇嘿嘿一笑道:“有何不敢!”

黃天壯見林宇爽快的應了下來,大聲喝道:“好,如果你要是輸了,你就要當着學院裏所有人的面,把一堆狗屎給我吃下去。”

林宇冷笑着反問道:“那你要是輸了呢?”

黃天壯怒聲喝道:“如果我要是輸了,我以後任你驅使,做牛做馬都絕無怨言。”

林宇淡淡一笑,道:“好,這場挑戰我接下來了。”

黃天壯見林宇答應的這麼爽快,又想起來幾天前他與自己交鋒出手的速度,便心生疑慮,林宇的實力修爲絕沒有表面看的武師三重那麼簡單,他身上肯定還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爲了增加自己勝利的把握,黃天壯又大聲喝道:“林宇,你我之間的恩怨三個月後擂臺上再來個一次性解決。不過,我兄弟王貴他還不是刀霸門的人,你和他的恩怨現在應該的有個了斷吧!不過你放心,你和他之間的恩怨,我們刀霸門今天不會摻和。”

王貴知道林宇的厲害,自己這個實力修爲剛剛達到武靈的人,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可是黃天壯既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又不甘心就這樣認輸,要不然就太沒面子了。

而且只要討好了黃天壯,依附在刀霸門這棵大樹上,以後自己在聖武學院就可以橫着走了。

林宇心裏很清楚,黃天壯是想拿王貴當炮灰,來試探自己的真正水平。淡淡一笑道:“那在下就領教王貴兄弟的高招!”

王貴祭出了一把下品靈器鐵花長劍,猛地躍起,直接就使出了自己的殺招,鐵牛開山!

林宇知道自己要是想接下來這一招,也不是什麼難事。不過王貴的這一招霸氣十足,就算能接下,自己的靈力也會大損,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買賣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做的。更何況此時旁邊還有黃天壯和刀霸門的十幾個難纏的傢伙,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在暗中出手。

想到這些,林宇隨即急身一閃,靠着速度的優勢,趁王貴勢弱的時候,立即出手,龍吟劍嘯鎮山林,如閃電一般刺向了王貴的胳膊。

王貴見勢不好,急欲回劍抵擋,可是速度遠不及林宇的龍吟劍,瞬間之後,胳膊就已經被刺傷,鮮血不斷涌出,染紅了一大片地面。

那十幾個刀霸門的弟子見狀,個個都驚得張大了嘴巴,王貴怎麼說也是武靈級別的人了,那招鐵牛開山更是威力十足,竟然僅僅只是出了一招,就敗在了一個實力修爲只有武師三重的少年手裏,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若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會相信。

此時不經意間林宇嘴角之上撇過一絲冷冷的笑意,道:“王貴兄弟,你還哦要比下去嗎?”

黃天壯見王貴已經受了傷,再繼續下去,可謂是必敗無疑。滿臉憤怒的喝道:“林宇,你莫要得意,新帳舊賬我們三個月後在一起算,我們走!”

望着黃天壯等人憤憤而去的身影,林宇仰天一笑,大聲喊道:“慢走,路上千萬要小心點,可別被野狼給吃了啊!要不然三個月之後,我可就少了一個彪壯的僕人啊!”

黃天壯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林宇看了看剛纔被王貴一招鐵牛開山給轟的稀巴爛的茅草屋,眉頭不禁一皺,小聲的嘀咕道:“丫的,剛開學第一天,房子就已經被人家給拆了,丫的,不會還得要我露宿山野吧!”

可是就算今晚露宿山野,明晚怎麼辦,不會也得露宿山野吧,這樣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去找生活導師,這倒是一個辦法,可是轉念又一想到生活導師聽說他的實力修爲只有武師三重,而擺出來的那副不屑一顧的樣子,他就立即把這種想法給排除掉了。那麼現在就只有自力更生,自己蓋房了。

還好,這山林裏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蓋房用的木頭。而且既然要自己動手蓋房,那麼就要選一個黃金地段,這樣自己住的也舒適,在做一些防範措施,晚上那些魔獸在出來練嗓子的時候,他也不用怎麼去擔心。

想好就要去做,這時林宇一貫的做事方針。在山林裏轉悠了兩個多時辰,他就看中了一個地方。

這裏地勢較爲平坦,而且傍山饒水,環境清幽。背靠竹影婆娑,綠海一片,出門溪水潺潺,魚蝦淺戲。左面百花爭豔,蝶舞清風。右面青山碧水,暗香浮動。白天擡頭可見蔚藍天空,白雲悠悠。晚上則頭頂一輪明月,滿天星辰。 時不時的還有還能出傳來鳥兒婉轉動聽的歌聲,要是再有佳人相伴,那豈不是快活神仙!

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忙活了大半夜,林宇累的滿頭是汗,纔算是打好了地基。

累的往地上的草地上一躺,隨手抓了一根青草,在嘴裏慢慢的嚼了起來,任憑淡淡苦味在自己嘴裏慢慢擴散開了。望着滿天星辰,林宇又想起了他的父母親以及爺爺。

這時他就完全像是一個孩子,淚水不經意間又劃過臉頰了。在這靜寂無人的山野裏,他輕聲低吟道:“爸爸,媽媽,你們在另外的一個世界裏,過的都還好嘛?怎麼都不來看看小宇啊,小宇很乖的,真的沒有任性調皮。還有爺爺你又到了哪裏,怎麼還不回來。小宇想你們了……

在這靜寂的山野裏,除了漫山蟲鳴,一輪明月外,又有誰還會在傾聽我的低吟呢? 「老臣還沒健忘到當日說過的話便忘記了的地步!」穆老城主冷聲道。

「當然,依著穆老城主寶刀未老,定然是大燕王朝的國之棟樑,怨不得如此受當今聖上的倚重呀?」上官雲風恭維道。


「上官雲風,本官還是勸你,回頭是岸,有些東西,不是你的,即便是你如何想千方百計的得到也不會得到的,到頭來,你反倒是枉送了卿卿性命!」穆老城主揶揄道。

「我上官雲風的將來,自然不會讓穆老城主替我操心,即便我得不到東城,依著雁盪山這個天塹,誰又能耐我何?」上官雲風毫不在意的冷笑道。

「穆老城主,你瞧瞧,我雁盪山上的兒郎!」上官雲風隨意的用手一指,只見草木之處,皆見人影,只一眼便看出雁盪山之內的土匪眾多,依著天塹只勢,定然不能強攻。

「上官雲風,奉勸你,回頭是岸!」穆老城主冷聲說完,拂袖便出了雁盪山的關口,關口之外,等候的正是自己的侍衛。

穆老城主出了關口,回頭去看那雁盪山,只見一條山路蜿蜒向上,而那矗立在高處的雁盪山,在黑暗中,卻是如同那吞噬人的魔鬼那般,讓人心裡產生出了恐懼。


「這雁盪山,必須得除!」穆老城主冷聲開口。

穆老城主下了雁盪山,便見到了等的焦急的燕昊。

「穆老城主,如何?」燕昊急急的看著他,原本他是可以沉穩的,但是事情關係到花琉璃,他就徹底的亂了,在那皇宮之內,如坐針氈,他恨不得馬不停蹄的直接沖入那雁盪山上把那花琉璃救出來,然而到了雁盪山的時候,看著那蜿蜒入雲端的雁盪山,他的心徹底的沉了下去。

早知道是如此險峻的高山之巔,他如何又能讓花琉璃獨自來冒險。

「聖上,娘娘說了,她無礙!」穆老城主晦澀的開口。

「無礙是什麼情況,她有沒有傷著?」燕昊急急的問道。

「沒,人好著呢!」穆老城主回道。

「可曾吃飽穿暖?」燕昊眼裡滿是濃濃的擔擾。

「吃飽穿暖,就怕聖上惦記,特意讓我轉告聖上,她身子無礙!」穆老城主沉穩的說道。

燕昊看他說話不像是作假,也不是在安慰著他,便收斂了一下心神,用力的握住穆老城主的雙肩問道:「她可曾遞出來什麼消息?」

「沒,娘娘只說讓聖上等著!」穆老城主說道。

「等著?讓朕等到何時呀?」燕昊凝眉問道。

「等她從雁盪山上下來!」穆老城主低聲回答。

「等她自己出來?」燕昊的神色動了動。

「嗯!」穆老城主點頭。

「山上的土匪可見了,是些什麼樣的人?」燕昊凝眉問道。

「見了那自稱為二老爺的!」穆老城主回道。

「二老爺?」燕昊的臉色沉了沉。

「嗯,那二老爺卻也是聖上熟悉的人!」穆老城主打量著燕昊的神色說道。

「朕熟悉的人?」燕昊的臉色一變。

「是上官雲風!」穆老城主緩緩開口。

燕昊只是眼角劃過了一絲詫異之色,隨即,臉上便是布滿了怒氣,「說什麼土匪,竟然是他上官雲風做出這樣齷齪得事情,當真是不顧天下百姓的安危!」

「他甚至還提出用娘娘來交換東城的要挾條件!」穆老城主皺眉說道。

燕昊猛然單手拍在了桌子之上,臉上滿是冷厲之色。

良久,燕昊才冷然道:「既然他想要東城,便給他就是了,只要他能把琉璃給放出來,即便是給了他東城又如何?」燕昊冷厲的說道。

穆老城主心裡一沉,幸好花琉璃早就看穿了燕昊的心裡,所以,便連忙勸道「娘娘說讓老臣告訴聖上,萬萬不能答應上官雲風的條件,這東城定然不能給出去!」

「可是朕擔心她啊!」燕昊晦澀的開口。

「聖上稍安勿躁,安心等娘娘傳出消息來!」穆老城主勸解道。

「朕依她的!」燕昊沉吟良久才緩緩的開口。

雁盪山裡,花琉璃站在燕月的房門前,眼前是阻擋她進去的丫鬟水兒。

「你不能進去!」水兒擋在花琉璃的身邊說道。

「嗯?」花琉璃挑了挑眉。

「大老爺不想見你!」水兒掩飾著眼底深處的緊張說道。

「我想見他!」花琉璃皺眉說道。

「不行!」水兒眼看著她往前走了幾步,慌忙伸長了胳膊,擋在了她的身前。

「讓開!」花琉璃抬了抬眉。

「不能讓!」水兒固執的擋在了她的身前。

「我再說一次,讓你讓開!」花琉璃放沉了聲音。


「就不讓!」水兒也打定了主意,原本看著這女人危險的緊,看著大老爺對她的態度,心裡便隱隱的不舒服起來,所以,她便自作主張的守在燕月的房門旁,專門盯著她,就是不讓她進去。

花琉璃也不理水兒,一把推開了她,就往裡面走去。

「你站住!」水兒大急,用力的拽住了花琉璃的胳膊,卻被她眼眸一瞪,嚇得怔怔的鬆開了手。

花琉璃也不理她,徑自進了廂房,只見廂房裡面滿是濃郁的藥味,厚厚的布帘子拉著,讓花琉璃隱隱的皺了皺眉。

走過去,拉開了厚厚的布帘子,便看到了躺在床榻上虛弱的燕月。

「你怎麼樣?」花琉璃緩緩開口問道。

燕月睜開了半眯著的雙眸,瞬間閃過一抹光亮,他掙扎著便要坐起來。

「我扶你!」花琉璃連忙低下身子去扶燕月,卻不料背後水兒走了過來,連忙推開了她,嘴裡說道「別動老爺!」

「水兒!」燕月虛弱無力的叱了水兒一聲。

「老爺!」水兒委屈的咬緊了下唇。

「算了,還是你來吧!」花琉璃皺了皺眉,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水兒扶著燕月坐了起來,靠在了後面的錦被上,然後站在了他的身旁。

「水兒,你下去吧!」燕月淡淡的說道。

「奴婢還要伺候你呢!」水兒不滿的說道。

「不用你伺候了,下去吧!」燕月凝眉道。

水兒的神色掙扎著,看了一眼花琉璃,又看一眼燕月,最終悻悻的走了出去。 “壞了,這下要遲到了,剛開學第一天就遲到怎麼說都不算是件好事!”林宇一路跑着,嘴裏還不停的小聲嘀咕道。

找到黃學院自己的班級,林宇就直接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則是一箇中年導師在上面講話,下面是整整齊齊黑壓壓的一片。很顯然,我們的林宇同學遲到了。

再喊了一聲報告之後,林宇掃了一眼全班在最後一排,尋了一個空位坐下。邊走邊聽那位導師抱怨着:“現在的學生素質真差,第一天上課就遲到。”

由於林宇的年紀還比較小,身高自然也就不高,又是坐在最後一排,往前看一大片都是黑壓壓的後腦勺。導師說的又都是校規院紀等等一些沒用的廢話,林宇由於昨晚加夜蓋房子呢,所以也就聽着聽着就被催眠了。

“同學快醒醒,快醒醒。”林宇睡的正香之時,突然感覺有人在推他。便做了起來,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旁邊此時有一個比自己稍大幾歲,面容較爲姣好的女孩,在推他的胳膊。

林宇看了看前面的同學已經走了大半,望着女孩問道:“這位姐姐,怎麼人都走了,是不是已經放學了?”


女孩見林宇的樣子甚是可愛,輕輕一笑道;“是放學了,不過更準確來說是放假了。”

一聽放假二字,林宇的身子一晃,差點摔倒在地,驚愕的叫道;“啊,怎麼我纔來第一天,只睡了一覺,就放假了,這也太……”

女孩見林宇的反應有些滑稽,便捂着嘴笑了笑道:“剛纔導師都說了,開學的第一週不上課的,是用來讓新生熟悉學院,以及去武技閣挑選適合自己的武技。

“原來是這樣啊,謝謝姐姐你啊!” 林宇微微一笑,恍然大悟的說道。

“小蝶,小蝶,我們走吧!”一個穿着較爲單薄,較爲清瘦的男子在門口大聲喊道。

小蝶輕輕地向林宇揮了揮手,道:“我該走了,有時間再見啊!”

林宇也向她揮了揮手,淡淡一笑道:“小蝶姐再見!”

林宇本來打算在趴在桌子上睡一會的,可是無奈肚子開始咕咕的叫了起來,便只好起身前去餐廳,喂一喂肚子,免得它又大唱空城計。

不同等級的學院自然也就配置不同等級的餐廳,不過林宇並沒有直接去他所在黃學院的餐廳,而是直奔玄學院而去了。

因爲他們一行人之中,就只有他一個人待在黃學院,其他人都在玄學院,就連瘦猴都進去了。

由於光顧着想一些比較棘手的事情,林宇並沒有看路,突然砰地一聲,與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

待林宇反應過來,仔細看去只見她二八年華的盈盈年紀,身材苗條,五官清秀,容貌姣好,皮膚白皙如雪。

嘴角之上總是帶着任性的狡黠笑意,兩個如水一般清澈的大眼睛,傾灑着女子的靈氣, 腦後露出一頭烏雲般的秀髮,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肩頭。

看完她的容貌之後,林宇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直接呆住了,這個女孩長的的卻很美,不過林宇見過比她美的女孩一把手也數不清了,就比如說在龍隱山見的紫雪,以及那個叫做婉兒的女孩,還有辰薇子晴,上官筱雅,她們的姿色個個都不比她差。

林宇之所以愣住了,是因爲這個女孩名叫金靈兒。真可謂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金靈兒也認出來了是林宇,所以上去二話沒說就直接給了他一個耳光,大聲喝道:“色狼,又佔我便宜!”

林宇捂着有些發燙的臉,想要還手,可最終還是忍住了。一來是因爲打女孩不符合他做事的原則,二來周圍已經圍聚了上百名所謂的護花使者,只要林宇敢動手,估計那一百多個傢伙,得上去把他給活吃了。

林宇收回了揚出去的手,輕聲喝道:“大小姐,你說我什麼時候佔你便宜了?”

金靈兒氣得滿臉通紅,狠狠的瞪了林宇一眼,怒聲喝道:“你還說你沒有,那次在……”

林宇嘿嘿一笑道:“在什麼,你能說清楚一點嘛?”

金靈兒氣得咬牙切齒,不知道該怎麼應答,連說了數個:“你……你……你……”

衆多男生見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被欺負了,個個都是摩拳擦掌的,恨不得立即就上去把林宇給滅了。


看到衆人和餓狼一般兇狠的眼神,林宇心中稍微起了一點退意,自己現在可以說是一身的麻煩,獨孤無情,冷夜,黃天壯以及他背後的刀霸門……個個都是非常棘手的麻煩,而且現在小黑和小白都在沉睡期。要是再惹一些麻煩,自己可就真的優點招架不住了。




Related Articles

徐遠華一怔,每人五萬?他今天可是帶著一百多個下屬過來,那豈不五六百萬?

「你小子,想讓我們們犯錯?」 葉無天一翻...
Read more

這剛剛見面認識才十幾個小時而已。

怎麼就說到別人忍心不忍心的話題了哦。 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