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對,重要的是雪兒還活著,我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我只知道,終有一天,我會讓她恢復正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秦朗鋼牙緊咬,擲地有聲道。

「老大,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小黑在吞噬了一滴生命精華后恢復常態,從容地看著秦朗柔聲問道。

「當下我還是準確前往西牛賀洲一趟,畢竟我爹娘在哪裡很危險,我必須把他們救回來。」凝視盯著小黑看著,秦朗信誓旦旦道,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自己父母出現意外。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即刻。」

「這麼著急啊?」始料未及,小黑緊張的看著秦朗,似乎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要離開。

「他們在西牛賀洲一天,危險就多一天,我總不能拿他們的性命開玩笑。小黑,雖然你現在還沒得到六大妖聖的認可,但你擁有河圖洛書,算是半個妖皇,再者有妖師九天鯤鵬護著你,六大妖聖絕對不敢輕舉妄動。至於你所要尋找的混沌鍾……那是先天至寶,當下在通天教主手中,短時間內你可能得不到,不過我相信,機緣到了,你一定可以得到混沌鐘的,現在你所要做的就是忍耐,並且竭力修鍊。無論在什麼地方,實力都是立足之本,好好的修鍊,不要忘了,你的本體可是混沌魔猿,三千魔神之一的存在,如果你能領悟傳承記憶,實力跟六大妖聖比起來,絕對只強不差,我相信你!」重重的拍了拍小黑的肩膀,秦朗對他充滿了期望。

接下來,秦朗又交代了小黑幾句,不僅如此,凌嫣還親自動手,在妖族隱秘之處布置了一個空間傳送陣,這樣的話,秦朗以後想來找小黑就容易許多。

隨後,秦朗、祖龍兩人直接離開了北俱蘆洲,接下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便是西牛賀洲,尋找秦風和瑤姬兩人。

西牛賀洲西方教所修鍊的地方,一路疾行,秦朗和祖龍兩人徑直朝西方教所在的地方飛了過去。

然而從北俱蘆洲飛往西牛賀洲路途之間,秦朗和祖龍兩人途徑一處擁有異火的火山,只見一片荒漠上起伏著延綿不絕的山峰,山上沒有任何有生機的生物,只有熊熊燃燒的火焰,不滅不絕。

火焰的溫度極高,以至於秦朗想要凌空飛過,都感到顫慄,好在他身上本身擁有異火,不至於慘死當場。

「好神奇的地方,祖龍前輩,莫非這裡是傳說中的火焰山?」秦朗看過《西遊記》,只要火焰山的存在,所以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什麼火焰山?我沒聽說過,不過這個地方可不是火焰山,而是不滅火山。」居高臨下,祖龍俯視看著下方的火山,目光深邃道。

「不滅火山?」

「沒錯,這個地方可是元鳳的老巢,是她誕生的地方,也是浴火重生的地方。」從容不迫,祖龍臉色泰然道,似乎想起了當初他那個時代的過往一切,感慨不已。

「什麼?這裡是元鳳的老巢?」大驚失色,秦朗很詫異,似乎沒想到竟然來到元鳳誕生之地,驚訝無比。

「沒錯,元鳳當年可惜了,當年那一戰他身受重傷,本來是想回到這不滅火山浴火重生的,誰知道行路之間,先後遭遇陰陽極氣與五行靈氣入體,自身本體交合之間,誕下九天鯤鵬和五行孔雀,也就是現在的妖師鯤鵬和大孔雀明王孔宣。當年元鳳誕下雙子后,將鯤鵬安置在北海的萬丈玄冰之下,接著元鳳帶著五行孔雀前往不滅火山,奈何元鳳誕下雙子后法力盡失,本體精元耗盡,無法再騰雲駕霧。無奈之下,元鳳只好停留在落鳳坡之上,泣血而鳴。後來通天教主趕過來了,感念其母愛偉大,不忍斷其血脈,於是收了五行孔雀孔宣,元鳳含笑而亡。其實當年元鳳要是能及時回到不滅火山的話,浴火重生,她斷然不會死去。」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祖龍喟嘆不已,那麼久遠的事情,現在回憶起來,他仍是感慨萬千。

當年他和元鳳、始麒麟都是敵對的存在,但這麼多年過去了,祖龍心裡明白,自己三人不過是受到魔祖羅睺和滅世魔龍的暗算罷了,所以才會發生衝突,他們本身之間其實是沒有恩怨的,說到底,他們只是被利用的棋子罷了。

聽到祖龍這麼說的時候,秦朗點了點頭,算是對過往的事情有了長足的了解。

說話的時候他們兩人並沒有繼續前進,而是凌空懸浮而立,待得祖龍說完后,秦朗神采奕然道:「真沒想到當年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元鳳之所以沒能及時回到不滅火山,恐怕也是命中注定的,否則當年龍漢初劫也不會那麼草草收場。對了祖龍前輩,我想到不滅火山走一趟,看看當年元鳳的誕生之地。」


「你到不滅火山上去幹嘛?那裡的溫度很高,甚至能威脅到性命。」不解的看著秦朗,祖龍不知道他想要幹什麼,但理智告訴他不滅火山不能去,畢竟當年不滅火山都是禁地,除卻元鳳一族之外,根本無人敢進入。

「既然來到這裡,就有進去的衝動,你放心吧,我身上本身有異火,一般的烈焰根本就威脅不到我,不僅如此,還有天地玄黃玲瓏塔護體,所以你放心吧,不滅火山的火焰雖然厲害,但想危及我的性命,恐怕還達不到這種程度。」從容鎮定,秦朗氣宇軒昂道,他對自己的防禦有十足的信心。

「不滅火山的溫度極其厲害,當年我曾嘗試著進入都無法進去,秦朗,你要小心了,我知道你身懷異火,並且有異寶護體,但還是要小心。」

「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傲然一笑,秦朗神采飛揚道。

隨即秦朗神念一動,直接把祖龍給收到了造化玉碟中,畢竟他說的很明確,當年他都無法進入,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不一定能進去,既然如此,倒不如讓他回到造化玉碟中,這樣的話,自己一個人能毫無牽袢,全身心的前往不滅火山走一遭。

很快,秦朗隻身一人來到不滅火山邊沿處,當即這裡的溫度已經到了恐怖的極限,以至於秦朗的臉色被烤的炙熱,通紅如血。

「呼呼,好厲害的火焰,真沒想到溫度這麼高,這難道就是元鳳浴火重生的火焰?」喃喃自語,秦朗驚詫不已,同時也暗自驚嘆,無比震撼。

為了避免意外發生,秦朗伸手一揚,把十二品滅世黑蓮召喚出來,他直接站在十二品滅世黑蓮之上。

有了十二品滅世黑蓮的防禦,那火焰的溫度即使再怎麼高,也完全威脅不到秦朗,秦朗身處其中,優哉游哉,隨即他直接控制著十二品滅世黑蓮進入到不滅火山當中。

說來不滅火山也是神奇,光禿禿的山上除了黑漆漆被燒焦的土壤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焚燒的,但火焰卻仍是源源不竭,哪怕焚燒了幾個混元無量量劫的時間,這裡的火焰仍是經久不息,極為神奇。

世間總是有那麼一些地方,是無法用常理來解釋的,秦朗深知如此,所以並沒有追究這個問題,他只是想看看元鳳誕生之地,重尋當年龍漢初劫時統領飛禽、掌控天空的鳳族輝煌。

行走在不滅火山中,秦朗暗自驚嘆,因為他駭然的發現,哪怕在十二品滅世黑蓮的防禦下,秦朗仍是感受到強大的炙熱力量,那種無法抵禦的力量有焚心的功能,倘若不是他本身對異火有極強掌控的話,秦朗絕對無法在不滅火山行走自如。

由此秦朗可以肯定,這麼多年來,能進入到不滅火山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畢竟這裡的異火溫度實在是太恐怖了,震爍人心。

「秦朗小子,怎麼樣?你還能承受得了嗎?」注意到秦朗的臉色有些難看,身在造化玉碟中的祖龍平靜地問了起來。

「呼呼,這裡的溫度還真是變|態,哪怕我以十二品滅世黑蓮防禦,都有些支撐不住,好在我身上本來就有異火,目前還能撐得住,這裡的火焰奈何不了我。」

然而就在這時,前進中的秦朗猝不及防,受到一股強大能量波的衝擊,哪怕有十二品滅世黑蓮防禦,秦朗也險些摔倒在十二品滅世黑蓮裝上,這讓他臉色大變,驚恐無比。 異變突起,秦朗心底大駭,似乎沒想到不滅火山上竟然有這麼強大的能量波,讓人咋舌。

多虧有十二品滅世黑蓮防禦,秦朗不敢想象,倘若要是沒有十二品滅世黑蓮防禦的話,單憑肉|身承受這一擊,即使不死也絕對會身受重傷。

「秦朗,你沒事吧?」靈兒和凌嫣兩女雖然身在造化玉碟中很安全,但給人的感覺,她們似乎比秦朗更緊張,惴惴不安的關問起來。

「沒事,我很好。」掙扎著穩住了身子,秦朗回應道,不過他那在看向前方的眼神卻極為犀利,不僅如此,為了提防再次受到異變的波及,秦朗直接把先天第一功德之寶天地玄黃玲瓏塔給召喚出來了,懸在頭頂上空,以確保安全。

「秦朗,前面有一股很強大的能量在波動,這股能量攝人心魂,就連我都無法抵禦,你真的決定還要繼續前進?」祖龍的臉色很深沉,目光緊逼的感受著前方,一切都在神念籠罩的範圍內,他就這麼略顯緊張的問道。

「祖龍前輩,這不滅火山遍地都是烈火,哪怕我以十二品滅世黑蓮護體,都不可避免感受到強大的烈火吞噬,你說在這麼危險的地方,為什麼還有這麼強大能量在波動?按道理來講,根本就不存在這種可能,這裡不會有生命。」百思不得其解,秦朗神念一動,直接回到了造化玉碟中,他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來還不以為意,可是聽到秦朗這麼說的時候,祖龍似乎想到了什麼,以至於他陷入到沉默當中,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凝重。

足足半響,祖龍這才脫口而出說:「難道是元鳳的法寶?當年她死後,有關她的異寶一直都沒有消息。」

「元鳳的法寶?祖龍前輩,你的意思是……」心神一凜,秦朗下意識的想到了什麼,但不敢肯定,所以追著問了起來,十分興奮。

「秦朗小子,當年龍漢初劫,我的法寶是混元珠,魔祖羅睺的法寶是弒神槍和十二品滅世黑蓮,魔龍天誅的法寶是魔龍珠,而元鳳的法寶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煉天棺。」

「什麼?煉天棺?」大吃一驚,秦朗無比震驚,以至於聽到祖龍這麼說的時候,他的雙眼中立刻閃爍著駭然的神色,難以置信。

「沒錯,怎麼?看你小子的表情,莫非知道煉天棺的來歷?」臉色狐疑的看著秦朗,祖龍有些好奇,所以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知道的不多,但多少知道一些,我知道煉天棺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與六魂幡、殞聖丹同出一脈,乃是大道天魔的元神、精血所化,可以煉化天道上人的無上寶物。一入煉天棺中,天道聖人頓時被煉天棺封印,聖人的神通皆是無用,只需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天道聖人便會灰灰湮滅。」直言不諱,秦朗從容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氣宇軒昂。

只是秦朗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元鳳的法寶煉天棺竟然在這裡,難以置信。

祖龍本來還不以為然,可是聽到秦朗說得這麼詳盡的時候,他那渾濁的雙眼中立刻流露出驚艷的神色,驚訝不已,似乎沒想到秦朗知道這麼多。

很欣慰的點了點頭,祖龍神采飛揚的看著秦朗道:「不錯,沒想到你竟然知道這麼多,看來我倒是小看你了。不過你知道為什麼煉天棺還在這裡沒有被人收服嗎?」

一身傲氣,祖龍睥睨道,眉宇間英氣逼人,雙眼中更是散發出睥睨的神色,怡然自得。

「怎麼?祖龍前輩,你現在就可以確認剛才散發出恐怖力量光波的是煉天棺?」

「當年我跟元鳳交過手,自然清楚煉天棺的氣息,現在我已經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肯定,剛才攻擊你的正是天道第一凶物煉天棺。」擲地有聲,祖龍很自信,他相信自己的判斷。

真正聽到祖龍確認這點的時候,秦朗雙眼中流露出驚喜的神色,本能的反應,他想把煉天棺收為己用,可是很快他有變得迷惘起來,有一點他想不通,元鳳從隕落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混元無量量劫的時間,既然如此,煉天棺為什麼沒有被人收服?這是個問題。

秦朗承認,不滅火山是一道天塹,尋常人根本就無法進入,但大千世界,強者林立,總有人能進入其中,可為什麼沒有帶走煉天棺?這是秦朗想不通的地方所在。

心裡思緒萬千,秦朗想不通這點,所以遲疑片刻后,他還是問了出來,道:「祖龍前輩,不滅火山很危險,但我相信,一定還有其他的強者可以來到這裡,既然如此,煉天棺為什麼沒有被其他的人收走?這說不通。」

平靜地笑了笑,祖龍似乎早就料到秦朗會由此疑問,所以聽到他這麼問起的時候,他微微點了點頭說:「這正是我所要告訴你的,你也知道,煉天棺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這種陰煞的東西誰敢帶在身上?即使當年元鳳擁有它,也只有戰鬥的時候才敢拿出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元鳳會在落鳳坡上泣血而亡,多少跟煉天棺有很大的關係,因為煉天棺太陰煞了,無時無刻都在侵蝕他的元神。」

「什麼?這、這……原來是這樣……看來這煉天棺也不是件吉祥物,竟然能危及性命,這樣的話,誰還敢收服它?」聽到祖龍這麼說的時候,秦朗有種撥雲見日的感覺,震撼無比,此刻他算是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難怪煉天棺沒有被人收服,竟然是因為這種原因。

「不過凡事無絕對,煉天棺之所以沒有被收服,其實是在等對的人出現,對的人出現了,它自然能被收服。」傲然一笑,祖龍吊足了胃口,就這麼得意道。

「對的人?什麼樣的人才是對的人?煉天棺能危及性命、吞噬元神,恐怕沒有人敢隨便收服它。」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既然存在就合理,煉天棺雖然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但它存在了,肯定有其用途。煉天棺的等級跟先天至寶是一樣的,要想收服煉天棺,很簡單,除卻有一定的實力、機緣之外,最重要的其實是手中必須有能鎮得住煉天棺的法寶。」

「先天至寶……能鎮得住煉天棺的……祖龍前輩,你的意思是……」隱約間,秦朗意識到了什麼,但他不肯定,但也壓制不住心中激動地心情,所以就這麼凝視盯著祖龍看著,振奮無比。

「能鎮得住先天至寶的,也只有混沌至寶了,這個世界上,混沌至寶就那麼幾件,一件是開天神斧,但很遺憾,開天闢地后開天斧化為盤古幡、混沌鍾和太極圖;一件是混沌青蓮,可是混沌青蓮因為承受不住開天的壓力而損毀,三枚不成熟的蓮子化為:十二品功德金蓮、十二品業火紅蓮、十二品滅世黑蓮。一枚成熟蓮子化為三十六品凈世青蓮,後由於不為天道所容,便一分為三,蓮花化為盤龍扁拐、蓮藕化為三寶玉如意、蓮葉化為青萍劍;還有一件混沌至寶便是造化玉碟,記載了三千大道奧義,后因盤古開天闢地而破損,一部分為鴻鈞老祖所得,助其成就大道聖人之位,另外一部分……」

祖龍並沒有把話說完,因為他知道秦朗的意思,暫時還不想讓靈兒和凌嫣兩人知道造化玉碟的存在,不過他的話已經很明確了,稍加思考便能揣測到一切。

祖龍解釋之前秦朗已經有相當的把握,當下聽到他這麼說的時候,秦朗更是激動不已,隨之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冥冥中一切自有註定,看來這一切都是註定好了的。」

就祖龍的意思來看,能鎮壓天道第一凶煞異寶的只有混沌至寶,可殘存的混沌至寶只在自己和鴻鈞老祖手中,鴻鈞老祖沒有動手收服煉天棺,那意思很明顯了,普天之內,也只有自己才能將其收服。

凌嫣和靈兒兩女聽得雲里霧裡,但大致都知道,那煉天棺很厲害,一般的人根本就無法將其收服。

秦朗在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後並沒有再說話,而是快速調整自己的狀態,並且還吞噬了一滴生命精華,讓自己的狀態保持到最佳,然後神念一動,直接出了造化玉碟。

這一次,他的目標很簡單,直奔煉天棺而去,畢竟這個世界上能收服煉天棺而又不威脅性命的,也只有鴻鈞老祖和自己了。

靈兒和凌嫣兩女雖然對秦朗的行為感到很擔憂,但她們知道,秦朗向來都是一個穩重的人,既然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故而也就什麼都沒說,靜靜地關注著他的動向,略顯緊張。

煉天棺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秦朗可以想象它的攻擊有多久厲害,畢竟連聖人都可以殺,所以出了造化玉碟后,秦朗又一次站在十二品滅世黑蓮上,同時也把先天第一功德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塔給召喚出來了,罩在頭頂上,如此一來,秦朗可謂進入到天衣無縫的防禦中,無所畏懼。

然而即使這樣,隨著距離的前進,秦朗越來越感覺到了,前方那股陰煞的氣息愈加濃盛,侵蝕人心,讓他從靈魂深處感到敬畏,不僅如此,四周的烈火鋪天蓋地,已然封鎖住他前進的方向,使得他陷入無盡的焚噬當中,這使得秦朗有種進入九幽地獄的感覺,心神不寧。 「怎麼樣秦朗?」似乎意識到秦朗寸步難行,祖龍在造化玉碟中也是心急如焚,畢竟秦朗所面對的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可想而知,他將面對多麼大的壓力。

「剛一開始只是烈火焚噬我還能輕易接擋下來,但是現在,除了烈火的焚燒之外,還有一股強大的陰邪力量,不斷的攻擊我的內心,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那所謂的煉天棺。」雖然還沒有看到煉天棺,但能散發出這麼濃郁的陰煞氣息,除了煉天棺之外,估計也沒有什麼異寶能做到。

「秦朗,要想收服煉天棺,只能以強制強。」

「以強制強?這話是什麼意思?」有些不理解,秦朗下意識的問了起來。

「很強大,煉天棺已經有了自己的靈識,而且還是比較凶煞的靈識,通常情況下,它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收服它的,所以這種情況下,只能將其打敗,讓它誠心歸順於你,否則的話,它是永遠都不會屈服的。」祖龍因為跟元鳳交過手,相對而言,對煉天棺很了解,所以才知道這麼多。

「原來是這麼回事。」

釋然的點了點頭,下一刻,為了避免讓靈兒、凌嫣兩女知道造化玉碟的存在,秦朗神念一動,直接屏蔽了她們的可見可視功能。


如此一來,她們在造化玉碟中什麼都看不到,也聽不到。


凌嫣可謂是秦朗最信任的人,到目前為止,秦朗還沒有告訴她造化玉碟的存在,並不是信不過她,而是秦朗自認為缺乏足夠的實力守護造化玉碟,故此才沒有說,畢竟多一個人知道造化玉碟就多一分兇險,這種情況下,還是不知道為好。

沒有了困擾,秦朗伸手一招,直接把混沌至寶造化玉碟召喚在手中,然後目光銳利的看向前方,這一次,他是卯足了勁要跟煉天棺一較高下。

造化玉碟不愧是混沌至寶,當它被秦朗拿出來握在手中的時候,以秦朗的身子為中心,立刻被一抹玄黃色的能量所籠罩,在這股強大玄黃之力的籠罩下,無論是烈焰還是陰邪之力都無法靠近秦朗。

由此,秦朗也閑步信庭,氣宇軒昂的朝前進,無所羈絆。

很快,秦朗便來到陰邪之力的源頭,一口懸在半空中的黑色棺材前。

真正看到這口黑色的棺材時,秦朗倒吸一口涼氣,甚至身子都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很難想象,在不滅火山這麼炙熱的地方,他竟然會有這種感覺。

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眼前這種場景實在是太陰邪了,熊熊燃燒的火山上,一口墨黑色的棺材靜靜地懸在半空中,戾氣滔天,邪氣逼人,很難想象這便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煉天棺。

當即隨著距離的靠近,秦朗真切的感受到了,從煉天棺上散發出來的戾氣越來越濃盛,不僅如此,煉天棺似乎感覺到有人靠近了一般,竟然動了起來,蓄勢待發。

「莫非這煉天棺還真能主動攻擊?」剛才祖龍說煉天棺有了自己的靈識秦朗還不敢確信,但從煉天棺現在的行跡來看,有可能是真的。

正當秦朗準備進一步查看、研究煉天棺的時候,突然間,煉天棺化為一道黑色的厲芒,在秦朗來得及反應過來之前,瘋狂地朝他攻擊而去。

「嗖嗖……」

「蓬蓬……」

始料未及,準確來說,秦朗完全沒想到煉天棺的攻擊如此迅速、霸道,其攻擊力甚至跟准聖人級別的強者比起來,也絲毫不差。

故此,可想而知,秦朗在猝不及防之下有多麼狼狽,直接被擊飛了。

好在秦朗是站在十二品滅世黑蓮上,有十二品滅世黑蓮防禦著,他受不了多重的傷,再者先天第一功德之寶天地玄黃玲瓏塔也被秦朗懸在頭頂上,秦朗擁有雙重保險,沒有什麼能奈何得了他。

千米之外,秦朗險險的穩住了身子,臉色有些蒼白,瑟瑟發抖,饒是如此,他不敢小覷,因為他感覺到煉天棺那凶戮的殺氣,又一次迅猛的朝自己逼近過來,大有不殺死自己不罷休的氣勢。

有些狼狽,但一切都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本能的反應,秦朗振臂一揮,直接控制著造化玉碟迎了上去,下一刻,混沌至寶造化玉碟跟堪比先天至寶的天道第一凶煞異寶煉天棺糾纏到一起。

單從法寶的等級上來說,煉天棺根本無法跟造化玉碟相提並論,所以它們打鬥到一起時勝負立判,煉天棺完全被造化玉碟壓制著,很快就被打得灰頭灰臉,竟然一溜煙的逃走了,鑽到不滅火山一條被烈火所籠罩的峽谷當中,無聲無息。

「哼,不過如此!」不愧是混沌至寶,造化玉碟給秦朗長臉了,輕而易舉的就將煉天棺擊潰,這讓他大喜,振奮無比。

好不容易看到這麼一件寶貝,秦朗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在煉天棺朝峽谷中逃了過去的時候,秦朗縱身一躍,直接跳上了風火輪,風馳電掣的追了上去。

除了鴻鈞老祖之外,他是唯一一個能收服煉天棺的人,當下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秦朗下定決心務必要得到煉天棺。

不滅火山廣袤無垠,延綿近十萬里,當下煉天棺在造化玉碟的攻擊下挫敗后,躲到一處一線天的峽谷中,秦朗緊追上去,直接把它逼入絕境,讓它無路可逃。

「不愧是天道第一凶煞異寶,不過今天碰到我秦朗,你只能被收服,煉天棺,你的命運已經被註定了,我將是你的新任主人,識趣的話,你還是快點臣服於我,否則我會讓你更加狼狽!」居高臨下,秦朗一身傲氣的盯著煉天棺看著,洋洋得意。

靜立不動,煉天棺就這麼躲在峽谷的陰暗處,墨黑色的棺材上散發出攝人心魂的戾氣,任由秦朗逼近過來。

僵持了足足有近半柱香的時間,秦朗有些忍耐不住,一步一步的朝煉天棺逼近過去,畢竟總不能一直這麼耗著。

待得來到距離煉天棺只有十米左右的距離時,秦朗彈指一揮,從右手中指擠出了一滴精血,直接朝煉天棺滴了過去,企圖滴血認主。

當下已經用混沌至寶造化玉碟鎮壓住了煉天棺,在秦朗看來,想要收服煉天棺應該是水到渠成,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真正當精血觸及到煉天棺的時候,一抹血色的波紋在煉天棺棺身上蕩漾開來,緊接著,在秦朗驚駭的眼神里,煉天棺的棺材蓋子竟然打開了,同一時間,一條火鳳衝擊而出,仰天長嘯,並且直奔著秦朗攻擊過來。

大驚失色,秦朗根本就沒想到煉天棺里竟然有這麼一條火鳳,不僅如此,這條火鳳的實力異常強悍,速度奇快,使得秦朗都有些避讓不開。

千鈞一髮之際,秦朗神念一動,唯有躲進造化玉碟中,險險的避過這一擊。

造化玉碟中,秦朗嘴裡喘著粗氣,臉色煞白,顯然,他沒料到火鳳的出現,想到那火鳳的可怕,秦朗現在還心有餘悸。

「怎麼了秦朗?收服煉天棺了沒有?」祖龍三人在造化玉碟中一頭霧水,因為秦朗屏蔽了造化玉碟的可見可視功能,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祖龍前輩,煉天棺中有一條火鳳嗎?」開門見山,秦朗直言問道,臉色緊繃。

「火鳳?煉天棺中的?這我倒沒聽說,當年也從來都沒看到元鳳施展過,怎麼?發生什麼意外了?煉天棺中有火鳳嗎?」

「沒錯,剛才我想滴血認出,誰知道煉天棺的棺材蓋子竟然打開了,一條火鳳從中鑽了出來,速度很快,實力也極為厲害,如果不是我躲進空間神器中的話,肯定會被他重創了。」

「怎麼回事?煉天棺中怎麼會擁有火鳳了?按說這裡根本就不可能擁有這類生靈……」喃喃自語,祖龍一副接受不了的樣子,百思不得其解。

「行了,我再出去跟那火鳳斗一番,無論如何,今天我必須收了煉天棺。」當機立斷,秦朗神念一動,再次從造化玉碟中鑽了出來。

腳踏十二品滅世黑蓮,手持天路化血神刀,秦朗神鬼莫測的出來了,就這麼懸空而立,冷冷地看著那翱翔在虛空中渾身散發出強大的火鳳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煉天棺中?」

「我是不死火鳳,煉天棺誕生了我,對我而言,煉天棺便是我棲身之所,是我的家,你竟然想要收服它,我看你是找死!」仰天長嘯,不死火鳳嘶吼道,十分霸氣,並且全然一副不把秦朗放在眼裡的樣子,無所畏懼。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