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金文佳應著,到底還是坐下來動了筷,可眼睛卻一直膠在月卿面上。

月卿看他那樣都給氣笑了:「怎麼?你看我就能飽了?」

金文佳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臉,由衷誇讚道:「你好可愛。」

月卿憋著笑道:「嘖,這個我知道,能不能誇點新鮮的。」

金文佳從善如流道:「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呵,你以為我沒看過登徒子好色賦?」月卿瞪了他一眼。

兩人說說笑笑吃吃鬧鬧,倒是給這房子增添了些人味兒。

月卿要走時已然凌晨兩點了,金文佳不放心說什麼也要送。

一路上金文佳牽著月卿的手卻一直沒說話,他本就是不太多言語的人,平日里和人說話就更少,就是在月卿面前能多說幾句。

年夜,過了零點煙花爆竹的聲音也漸漸熄了,在街上走的,目前就月卿與金文佳二人。

兩人手牽著手,一時卻盛言語萬千。

「我到了。」

「好,我看著你上樓。」

只兩句,月卿便推了房門回望了一眼,心中湧出一股子暖意來。

「快回吧。」她擺擺手。

「好。」金文佳展眉一笑。

……

以後的假期除了學習就是學習,暫且不提。

開學補考之後,月卿高數也如願擦邊過了。

之後的課程為了逼迫自己學習,月卿和宿舍的姐妹說了聲,便離了他們旁邊,單獨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坐子上。

除了上課簽到以外一概不碰手機,每次上課後就去圖書館溫習背誦。

這一忙起來,和金文佳卻沒了什麼聯繫。

月卿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都忘了自己還有個男票的事了。

卻也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學期期末學習成績加一些活動的加分,績點拍班級第三,將將拿到一等獎學金。

看著手中「任務完成」的金色字樣,月卿終於鬆了一口氣。

現下,就只剩下勾金文佳的魂魄了。

月卿伸了個懶腰,「終於不用再學勞什子高數了!終於不用再考試了!」

「行了,你男票也要丟了。」怪狐狸冷不丁地甩出一刀子。

月卿一挑眉,「什麼個情況?」

怪狐狸:「你這個學期沒跟人家聯繫,當然也有人會見縫插針了。」

是了,要說剛上大學時金文佳還滿臉青春痘,這將近兩年他的皮膚也漸漸好了,原本俊雅的眉目也顯露出來,愈發招人眼。 刺眼的劍光翻射下,偷襲余霜和小布丁的三個鴉人流亡者,兩人輕傷倒地,一人則當場斃命。

每當一名鴉人流亡者倒下,花錦明的鮮血披風就會使他獲得一次超遠距離的跳躍。花錦明簡單試了下,可以讓他輕鬆地在先祖壇上來回躥跳,從而通過高機動來保護諸位姑娘。

鴉人流亡者們越來越多的湧入壇頂。

快速地降低敵人的數量,是花錦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他掏出方天畫戟,降下雷電化的大浪斬,將壇頂的鴉人流亡者全部擊倒。

很快,雲容容跟了上來,與花錦明精誠配合,又斬殺了兩名鴉人流亡者。

人數劇減的鴉人流亡者,幾經纏鬥后,迅速收攏隊伍,合力拍出一個魔法陣,釋放出了大批黑霧。

黑暗瞬間籠罩四周。其間亮起陣陣紫光,瘋狂攻擊著花錦明等人。

「不要讓他們打開傳送門。」鴉人們嘶喊到。

花錦明憑藉英雄之劍,才得以撐住。但後面的四位姑娘則沒有那麼幸運,被如巨龍般翻騰襲來的黑霧和紫光,從壇頂打落了下去。

四個人全部重傷,跳出了三階虛弱。

一個鴉人流亡者從黑霧中走出。「沒有英雄之血,你什麼都做不了。放下武器,與我一同臣服於黑暗之母吧。」

黑霧如同寵物般匍匐在他身邊,而他掌間還握著一團尚未熄滅的紫光,彷彿下一秒就要噴發出來。

「是嘛?」花錦明笑了,一發大浪斬盪開黑霧,讓四周重現光明。手中竟多了一副面具,他當着眾多鴉人的面,緩緩戴上。

唯我輕狂,四個大字代替了雨吊雄魂。

「是你?是你——」鴉人們先是驚恐,緊接着又是殺氣勃勃的憤怒,紛紛亮起了手上的利爪。

「呵!」

鴉人流亡者急齊身撲向花錦明。花錦明卻沒有與他們戰鬥,而是轉身以手拭劍,將鮮紅的手掌猛地拍在了石碑前。

【系統】:驗證通過!歡迎回來,英雄。

【系統】:先祖之靈感應到了邪惡氣息,正在清理目標。

衝天的光柱回落,激起一道法力波瀾,將所有的鴉人流亡者全部掀飛,粉碎在了空中。

「不不不不不——黎明之血必將復仇!」鴉人們最後的尖叫聲尤為刺耳。

花錦明將面具摘下,迎風一笑。

這開大號的感覺還是挺爽的。雖然沒什麼屬性加成,但心裏就是說不出的舒坦,如釋重負。

同時,回落後的光柱化作了一道彩虹門。

【系統】:您和小隊成員成功抵擋住了鴉人流亡者的襲擊,打開了通向先祖之地的大門。全員獎勵技能書×1。

花錦明下去,將姑娘們一一扶起。

雲容容嘟嘴道:「剛才你一直留着衝鋒,是知道這群鳥人會去偷襲余霜她們,是嗎?」

花錦明只是笑了笑。

雲容容便低下了頭。「對不起啊,我一來就把衝鋒交了,想着能快點打出共鳴。都忘了余霜她們可能會被偷襲。」

「你能看出來就證明你的覺悟很高。」

看到雲容容有些自責,花錦明安慰道:「沒事,月斬我會慢慢教你。你首先要學的是蓄劍氣。在不用技能的情況下,十二秒內打出一階共鳴。」

十二秒是一個大門檻,最高可達六階共鳴,可以覺醒劍士的一個大招,聖裁之劍。

在此情形下,再使用技能,那麼就能打到七階共鳴甚至八階共鳴。也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一流劍士了。

眾人在原地療傷的功夫,馬清香已經火急火燎地爬起來,四處找起了戰利品。

很快,馬清香便掃興而歸,「靠,20個精英怪竟然什麼破爛都不掉,害我白高興一場。」

「這不獎勵了一本技能書嘛。」余霜笑嘻嘻地說到。

馬清香釋懷了,「也是!」

花錦明獲得的是板甲的蟠縈帖,毫不猶豫就消化掉了,剛好把剩餘的技能點全部用完。雲容容獲得的則是劍士的大劍章。

花錦明好奇地問到:「大劍章啊?你想學雙沖還是次元斬?」

雲容容不假思索,鏗鏘道:「次元斬。」

「好志氣。」花錦明不僅沒有反對,反而稱讚着她。並將之前多準備的一個次元精華,遞給了她。

【蟠縈帖】

技能書[藍色精良]

需要職業:會移動的人肉沙包

使用:消耗2個技能點,獲得技能[蟠縈寶氣]。這個技能可以使你在戰鬥中,更加靈活地應變各種挑戰。

說明:我之所謂生存,並不是苟活,所謂溫飽,不是奢侈,所謂發展,也不是放縱。

作者:銅煌崖劍聖-小龍競川

……

[蟠縈寶氣]:一階技能,板甲職業專屬。你每成功使用一次共鳴,你將獲得一條蟠縈寶氣,縈繞在你的武器上。持續25秒,如果你的身上還有蟠縈寶氣,則新出現的蟠縈寶氣會繼承其持續時間。

[蟠縈寶氣·掩]:一階技能,釋放一條蟠縈寶氣,在你的武器前方凝聚出一個氣盾,可以保護你及你身後的戰友免受飛行物的困擾。單個氣盾最多持續3秒,且單個氣盾在面對飛行物以外的攻擊時,最多為你抵擋300點傷害。

[蟠縈寶氣·沐]:一階技能,釋放一條蟠縈寶氣,來治療你200點生命值。持續時間結束的蟠縈寶氣會被自動釋放。

[蟠縈寶氣·御]:一階技能,施放一條蟠縈寶氣,會使你的下一次攻擊附帶100點劍氣傷害。

……

花錦明學完蟠縈帖,獲得了不少技能。因為是老油條了,所以他只看一眼技能名字,就能將技能效果大致背出來。

另一邊,雲容容對着她新學到的技能,次元斬和無窮劍意,陷入了長久的迷茫。

尤其是那技能描述,又長又繞,讓人眼花繚亂。

花錦明一看雲容容,那皺着眉頭的委屈樣子,就知道她被無窮劍意的技能描述繞暈了。

簡而言之,無窮劍意便是當次元斬命中敵人時,會立即刷新次元斬的冷卻。之後無窮劍意會進入待擊髮狀態,持續3秒,期間再次使用次元斬命中敵人,無窮劍意就不會進入冷卻。

往後,每成功使用一次無窮劍意,其待擊髮狀態的持續時間就會坍縮四分之一,直到失敗為止。

理論上,無窮劍意可以無限連擊敵人。

但人的速度畢竟有限,哪怕單純使用一個瞬發技能,都需要大約0.1秒的反應時間,更何況還要完成揮劍動作。

「走吧,我們進傳送門。」花錦明招呼著四位姑娘。

走回壇頂的路上,雲容容頹喪道:「獃子,次元斬好難玩啊,你最多能連擊多少次?」

「嗯?十一次吧。最多。」花錦明保守到。

「啊!這麼多次。嗚嗚嗚嗚……我好難啊。我感覺我最多就連擊個七八次。」

花錦明眯笑着眼,溫柔道:「慢慢來嘛,我以前也和你差不多,就比你厲害那麼一點點。」

【系統】:正在將您傳送至先祖之地。

眾人來到壇頂,邁入了彩虹門。蹭的一下,被一道光送走了。

。 兇犯駕駛着警車,直奔村外去了。

方一鳴踩着油門,沿着這車的軌跡一路搜索。

好幾十個村民也駕駛着他們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跟在方一鳴的後面。

村裏好幾個廣播用的大喇叭還在提醒其他村民:「有一名殺人犯正朝村口逃逸,駕駛警車,請行人立即避讓……」

從衛生所到村口大概也就幾百米距離,油門一踩幾秒鐘的事。

又是大雨天。

方一鳴其實已經不抱什麼希望追上對方了,只希望對方逃逸過程中別再造成更多的損傷。

但在一個拐彎的路口,他卻看見前方的雨幕中,那警車的燈正在閃爍,正朝着自己飛快的迎面駛來。

方一鳴幾乎是下意識轉動方向盤避讓,對方似乎也被方一鳴嚇了一條,也是一個很大的急轉彎。

方一鳴的車撞在了防護欄上,對方的警車卻直接歪歪斜斜的扎在了一個排水溝里。

從剛才警車的方向,過來了一群騎電瓶車的人,走在最前面的兩個小心翼翼的過來看警車,嘴裏喊著:「是不是那個殺人犯。」

警察前半截車頭幾乎已經栽進路邊的一個水塘里,車門似乎也被水按住了,兇犯正在手忙腳亂的試圖從駕駛座里出來。

圍觀的人群都在岸上,幾個膽大的小夥子試圖上去,方一鳴警告他們:「別去,嫌犯可能有兇器。」

他和林曉一左一右,直接從車的兩側接近,警告對方:「不要有任何動作,不然我們立即開槍!」

車裏並沒有進水,車的主要部分還在水上,所以兇犯沒有生命危險,但他還是在試圖掙扎。

林曉對着方一鳴點了點頭,倆人不再上前,也不再試圖勸說,只是都撥開了保險。

按照最新的戒嚴條例,開槍前只需要一次警告。

雖然這槍是最近幾天才領,之前也就在射擊場熟悉過幾十槍,但用在眼前這種情況,已經足夠了。

一個標準的人型固定靶。

方一鳴在左邊,正對着車門的方向,兇手正在試圖打開車門,能看到兇手的半個身體,林曉在車右邊,僅能看到右邊的肩膀,還有半個背部。

槍響的時候,對方几乎立刻停止了動作,在車裏喊:「別開槍,我投……」

但是槍聲並沒有停止。

Related Articles

秦天走到呂紀瑤面前,朝她鞠躬道。

如果不是他隱藏實力,呂紀瑤也不會被百里辰...
Read more

「你要是相信老婆子我,就把心放回肚子里。那小子福緣不薄,死不了!」

「可是……」年輕女郎聽到同伴搭腔。便忍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