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怪就怪林銘吧,要不是他把我們逼到這種程度,我們也不會出此下策,要不是他送走了牧千雨,讓我的念頭通達不了,我也不會想著對你下手啊,是林銘狠心,把你留在了這裡,否則他要是把你也送走的話……嘿嘿……」

牧青書說話間,已經走到了距離牧冰雲只有幾丈遠的地方,而這時候,牧清伊眼中閃過一絲濃重的痛苦之色,她慘聲道:「住手!我答應出手!」

「什麼?」

「我答應跟你們一起攻擊陣法,住手吧。」牧清伊咬碎嘴唇,幾乎是以哀求的口氣說道,牧冰雲就像是她的孫女,她實在不能看著牧冰雲被玷污。

「青書,回來,到此為止,以大局為重,先殺林銘,否則我們都活不了。」牧赤火說道,殺林銘自然是第一要務,否則他們的血印契約都無法化解,體內的血脈和修為都會在半年時間之內消融。


如果有牧清伊等人相助的話,破陣自然會快很多。

「操,這個老不死,真掃興。」牧青書口中暗罵一句,牧赤火的命令,他自然不敢違逆。

雷驚天走上前來,隨意的一道雷霆繩索,完全束縛住了牧冰雲,杜絕了她自殺的可能。

接著,他為牧清伊解開了修為封印。

牧清伊咬著牙加入了破陣的行列之中,至於說到時破開陣法,林銘被殺死之後,牧青書會如何對待牧冰雲,牧清伊已經不敢想象了。

她別無選擇,她實在無法看著牧冰雲被玷污。只有拖下去,才有獲救的可能……


「老不死的,勸你不要耍花招,你用多少力氣,老夫心中一清二楚!」雷驚天冷哼一聲說道。

牧清伊心如刀絞,這個時候,她不得不全力出手,她唯一能祈禱的就是這陣法足夠的堅固,不會因為自己一個旋丹初期武者的出手就過早的碎裂……

「林銘,原諒我,自私這一次……」

……

在牧赤火、雷驚天等人瘋狂攻擊幻殺陣的時候,林銘卻在幻殺陣之中,心靜如止水。

在林銘身前,一個高大的虛影如水紋一樣顫動著,緩緩凝實起來,赫然變成了一個一丈高度的巨魔,手持巨斧,身上纏繞著粗大的鎖鏈,它的修為,是旋丹初期。

當年,這幻殺陣便是魔神帝宮弟子修鍊的地方,與七玄谷的萬殺陣類似,在幻殺陣之中,全部是幻象,雖然能模擬真實的戰鬥,但不會死亡。

一旦在幻象之中被「殺死」,就會被直接傳送出幻殺陣來。

林銘自然可以輕鬆戰勝眼前這旋丹初期的巨魔,但是在巨魔之後,還有更強的敵人,林銘最多戰勝四五個便會不敵,被陣法彈出來,到時候後果可想而知!

閉目冥神,破除一切虛妄,林銘按照記憶之中的破陣之法,一步一步,小心的移動。

他不是來殺敵修鍊,而是來破陣的,他的目標是位於幻殺陣旁不遠處的傳送陣,這個傳送陣可以傳到這個殘破世界的****,而****的傳送陣可以抵達這殘破世界的各個角落,其中一個傳送陣便能直達魔神帝宮。

就在一刻鐘之前,林銘還站在這幻殺陣陣壇旁邊猶豫了很久,要不要直接通過傳送陣抵達魔神帝宮,然而最終林銘還是放棄了,畢竟與一群命隕老怪爭奪梵天龍根實在太難。

沒想到,僅僅一刻鐘之後,他卻是被逼得沖入此處,而魔神帝宮,似乎也成為了林銘此時唯一的出路。

「吼!」

巨魔幻影發出一聲狂吼,手持巨斧向林銘衝殺而來,而林銘只是倒退一步,左移三步,周圍場景驟然轉換,巨魔幻影倏地一下憑空消失了。

一步一步,林銘越來越靠近那傳送陣,腦海中回蕩著牧千雨消匿的身影,以及牧青書猙獰的笑容,林銘的心境卻始終平靜,這是沉溺在血中的平靜,是將心中所有的殺意壓制下來等待爆發的沉默。

傳送陣,在這裡了!

弟子閣和幻殺陣作為魔神帝宮中一處重要的建築,自然有傳送陣與中央廣場交通樞紐相連,方便魔神帝宮的弟子隨時來往,否則這魔神帝宮所在的世界,幅員千餘里,而且有禁飛的法則限制,來往非常的不方便。

林銘將兩枚中品真元石安放在傳送陣中,按照陣法原理,啟動了傳送陣。

淡淡的白光將林銘籠罩起來,林銘只覺得一股空間扭曲的感覺傳來,周圍景象完全模糊……

……

在殘破世界的中央地帶,一座直徑十丈的白玉石台懸浮在半空中,石台上銘刻著各種蜿蜒的花紋,那都是上古法陣的陣紋。

在石台的周圍,有十多個小的石台高高低低的懸浮著,所有的石台,都被包裹在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膜之中,安靜而神秘。

在某一個時刻,其中一個石台上,一道朦朧的光芒亮起,一個渾身染血的青年出現在了石台之上,正是林銘。

這一次傳送,跨過了百里的距離。

林銘撐著大荒血戟站起身,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現在他的狀態,實在有些糟糕。

從須彌戒中取出牧鳳仙給自己的第二粒回陽丹,直接吞服下去,打坐調息。

他並不擔心牧赤火通過傳送陣找到他,這種傳送陣,如果不清楚其中的陣理,是沒辦法發動的。

從幻殺陣中逃出來,林銘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瘋狂的計劃。

……(未完待續。 第四百八十二章瘋狂計劃

如果沒有遭遇到牧赤火,林銘或許只會在魔神帝宮主殿之外,隨意的尋找一些機緣,而後平平安安的離開這個殘破的世界,然而現在,被牧赤火逼到這步田地,林銘卻萌生了去魔神帝宮拼一把的強烈念頭。..

在一群翻手間滅掉自己的命隕大能之間,爭奪梵天龍根,無疑是一個無比瘋狂的計劃,用虎口奪食不足以形容。

在這種情況下,林銘可沒有天真的指望魔神帝宮能將那些命隕大能的修為壓制百分之一以下,給自己隨便殺。

他能依仗的,只有他對古陣法的了解,對神域的記憶。

然而魔神帝宮中有什麼?內部結構如何?是否有密道?梵天龍根在哪裡?

這些,對林銘來說全部都是一片模糊。

他得到的記憶殘片太殘缺,根本就記不清!

在這種時候,林銘擁有的優勢實在是微乎其微,以這種狀態進入魔神帝宮爭奪梵天龍根,與自殺無異。

然而,林銘在進入幻殺陣的那一刻,他卻突然意識到,自己遺漏了非常重要的一點東西……

林銘右手在須彌戒中一抹,直接取出了一具屍體,這是一具南海魔域旋丹初期強者的屍體。

這次進入殘破的世界,林銘一共殺死了四個旋丹高手,第一個是在血色荒原的時候,連傑還有一名旋丹高手以血煞花為誘餌,守株待兔,偷襲他和牧千雨,結果這個旋丹高手被林銘直接擊殺,周身精血被練成了血飲之印。

第二到第四個,是林銘與南海魔域大打出手,一連擊殺三個旋丹大能,其中包括了旋丹中期的連成吉。

前兩個被林銘煉成了第十四、第十五道血飲之印,而最後一個死去的旋丹強者,是在南海魔域已經萌生撤退念頭的時候被林銘殺死,繼而被收入了須彌戒中。

也就是現在這具屍體。

林銘深吸一口氣,手指一彈,一道赤色的雷電沒入這個旋丹高手的身體之中,很快就抽幹了他的全身精血,接著滅血邪雷飛回到林銘身邊,如一條紅色小蛇一般鑽入了林銘的心臟之中。

精血被釋放出來,繼而被魔方印記貪婪的吸收掉了……

接下來,那種熟悉的精神之海震顫的感覺再次傳來,林銘早有準備,閉上雙眼,固守心神,下一刻他的感知和神念,全部被魔方吸了進去了……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林銘的意識又來到了那一片廣闊無邊,如黑暗星空一般漆黑的空間之中。

這裡正是他所熟悉的魔方空間。

氤氳的霧氣始終飄蕩在這裡,霧氣晶亮的光點若隱若現,圍繞著正中央的光球緩緩的旋轉著,一切的一切都未曾有半點改變。

繼先天之後,林銘再一次開啟了屬於旋丹境界的魔方空間。

這是林銘第四次來到魔方空間了,魔方空間之中,有著無盡的記憶寶藏,然而這些東西卻不可能立刻轉化為實力。

林銘不可能吞噬掉一枚靈魂碎片之後,實力大增,反手去將雷驚天擊敗。

……

在淡薄霧氣之中閃亮的靈魂碎片千千萬萬,看起來如漫天星辰,林銘將感知聯繫到那些靈魂碎片上,仔細的感受這些碎片的氣息。

一大片如細小鑽石一般閃亮的靈魂碎片飄過來,其中攜帶的氣息無比柔和。

林銘任其飄過,接著,是一片帶著重重血煞之氣的靈魂碎片,林銘還是任由其飄過。

一點一點的感受這些靈魂碎片的氣息,林銘心如止水,只是靜立不動,耐心之極。

他在這裡站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某一刻,在林銘面前,一塊鴿蛋大小的靈魂碎片旋轉著緩緩飛來,碎片上閃爍著紅潤晶瑩的光芒,在劃過的軌跡上灑下淡淡的紅光。

「就是這個!」

林銘猛然睜開了眼睛!

這塊碎片,與魔帝的氣息是一樣的。

上一次進入魔方空間,林銘就是通過對雷慕白身上巨魔族的血統,和上古魔卷的氣息找到了魔帝的靈魂碎片。

這一次,他又是沖著魔帝的靈魂碎片來的!

當初在神域,那麼多神域大能的靈魂被吸入了魔方空間之中,每一個神域大能的靈魂都碎成了許多塊,能找到一塊,就自然能找到另一塊。

林銘一咬牙,正欲去吸收這塊靈魂碎片,然而心中一動,卻又停住了腳步,只是在這塊靈魂碎片上留下了印記,繼續搜尋。


不知搜尋了多長時間,林銘又找到了第二塊屬於魔帝的靈魂碎片。

這一塊碎片只有隻有指甲大小。

放棄,繼續搜尋……

就這樣,林銘每找到一塊屬於當時魔帝的靈魂碎片,就記錄它的位置,直到林銘將所有的靈魂碎片都搜尋了一遍,最終找到了二十多塊魔帝的靈魂碎片。


這些靈魂碎片拼組起來,就魔帝完整的靈魂。

二十塊靈魂碎片中,最大的一塊,有嬰兒手掌大小。

最小的,只有豆粒大小。

林銘想要的是,關於魔神帝宮的記憶!

然而如果不去吸收這些靈魂碎片根本就不知道裡面會有什麼。

如此一來,只有選擇最大的那一塊,獲得清晰記憶的概率最大。

可是,這塊靈魂碎片足足有嬰兒手掌大小,林銘還從未吸收過這麼大的靈魂碎片,一旦靈魂力不足,被魔帝的無主意識反噬的話,那後果便是變成白痴。

林銘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精神力依然聯繫到這塊最大的靈魂碎片之上,林銘伸出了手。

「嗖!」

靈魂碎片化成一道流光沒入林銘的身體,帶著濃郁的血腥之氣。

那一刻,林銘只覺得精神之海猛地一震,種種紛亂的景象湧入腦海之中。

血池、戰場、惡魔,種種曠世之戰,無盡的殺戮,似乎在魔帝記憶之中,永遠是殺戮和戰場。

林銘吸收無主靈魂的經驗早已經無比豐富,他固守本心,擯除心中的一切雜念,輪迴武意的黑色漩渦在精神之海上空浮現出來,覆蓋了林銘的全部心神。

論靈魂防禦,林銘經過了輪迴武意的百世輪迴后,靈魂防禦堪稱逆天。

然而……在林銘堪堪在這些紛亂的幻象中固守本心的時候,異變突生!

在紛亂的景象之中,一頭彷彿從血池中爬出來的地獄惡犬咆哮著衝殺而來,對著輪迴武意的黑色漩渦撲殺而去!

「嚓!」

地獄惡犬爪子一撕,竟是直接將輪迴武意的黑色漩渦撕開了小半!

「噗!」

在魔方空間之外,林銘的本尊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

那一刻,林銘分明的看到了血色地獄犬臉上人性化的猙獰笑容,難道……

林銘瞬間手腳冰寒。

他意識到了一種可能,這枚嬰兒手掌大小的靈魂碎片並非是無主靈魂,而是有自主意識。

人的靈魂由兩部分組成,一是精神烙印,一是記憶,精神烙印被抹去的靈魂才是無主靈魂,無主靈魂只有本能,不足為懼。

而眼前這靈魂碎片,顯然並非如此!

林銘在此之前,便知道吸收靈魂碎片危險重重,他一直小心再小心,然而這一次,他被逼的不顧一切的孤注一擲,終於是栽在了這上面!

擁有神域大能自主意識的靈魂碎片,哪怕僅僅是一丁點殘存的意識,那也不是林銘能夠抵擋的!

「轟!」

血色地獄犬又是一次衝擊,輪迴武意的黑色漩渦直接崩毀!

那一刻,林銘感覺彷彿一柄重鎚重重的擊打在自己的頭顱上,他慘哼一聲,鼻孔流血,直接摔到在地。

「啊啊啊!」


讓人完全無法抵禦的鑽心疼痛,彷彿有無數刀子在腦子裡亂扎,這種痛,讓人恨不得立刻自殺。

輪迴武意不愧是在巫神塔第七層領悟的武意,在這種情況下,它竟然再次凝結成黑色漩渦……

血色地獄犬露出擬人化的不屑笑容,對著黑色漩渦又是一撲。

「呯!」

黑色漩渦再度爆碎。

林銘身體一震,瞳孔剎那間幾乎渙散開來,太強了……

無法抗拒的力量,讓林銘近乎絕望。




Related Articles

對葉子晨逮捕的事情也絕口不提。

「殿下。」 煙華還有一眾虛擬世界集團成員...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