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隆!它們說的沒錯,薩隆邪鐵,是,泰坦的,坩堝!」

薩隆的嗓音震耳欲聾:「是誰?是誰在侮辱薩隆?」

「是————妖精!」

下一刻。

大地開始震顫,崩裂。

地動山搖中,轟鳴聲逐漸重疊成一個厚重的聲音:「卑劣的妖精,我——是——永恆不滅的——薩隆!」

地面一圈圈向外塌陷,一根根岩柱拔地而起。

中央區域,存活下來的七八個人怔怔望著眼前的一幕。

雅萊莉無力倒地。

袁荃用力晃了晃腦袋,爬過去扶起了魅魔,卻發現她的胸口不斷迸射出綠色的光芒。

「嗬嗬……」雅萊莉虛弱地笑了笑,「塔姆說,只有『坩堝』才能激怒薩隆。」

袁荃淚如雨下:「不要,雅萊莉,薩隆能救我們,不要……」

然而。

當她轉頭望去,遠處如巨人般橫衝直撞的薩隆已經快要被魔法的光芒淹沒,而影影倬倬的妖精衛兵重新圍攏過來。

這一刻,袁荃反而平靜下來。

她將塔姆放在在腿上,讓雅萊莉靠在她的肩頭,仰頭注視著天空。

燃燒的銀河號即將墜毀,一如人類文明。

——————————

中京。

天幕內瀰漫著黑煙,城市各處依舊不斷傳來槍聲,可惜,大勢已去,越來越多的平民放棄抵抗,選擇和家人一起,等待死亡。

新秩序聯席會議大廈連同周圍的大片建築,包括ASK大廈,已然變成了廢墟。

大廈前的人工湖上飄滿了流火與屍體。

另一邊,呈A字形的秩序局總部大廈塌了一半,周圍的街道遍布被摧毀的防禦工事,其中一座倒塌的雕塑后,橫七豎八地躺滿屍體。

豪斯靠在雕塑上,胸口血肉模糊,嘴唇沒有一絲血色,叼著一支沾著血跡的煙。

他摸出一個打火機,卻手抖得根本打不著火。

旁邊的水野笑了笑,輕聲說道:「都死光了吧?」

「墓塋死在了…嗯,一番街,還有通靈者,李汝去啟動天幕武器,死了嗎?不知道,秩序局,監察執行局……無所謂了,」豪斯咳嗽了幾聲,「Sonoya,沒想到你能來找我。」

「我以為你死了,來給你收屍,」水野歪頭靠著雕塑,大腿上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深可見骨。

豪斯仰起頭,嗤嗤地笑了幾聲。

對面,一隊妖精衛兵舉起了藤弩,弩臂上的魔法箭亮起光芒。

嘣!

兩支箭激射而至。

豪斯與該隱同時閉上了眼睛。

然而。

死亡並沒到來。

水野慢慢睜開眼睛,愣了一下:「李涼?」

「嗯,」李涼半蹲下,幫她整理了一下發梢,輕聲說道:「沒事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水野瞬間淚流滿面。

李涼用大拇指抹去她的淚水,轉頭看向豪斯。

「有火么,」豪斯面無表情。

嗤——

煙亮起燃星。

「我們扯平了,李涼,」豪斯吐出一抹煙霧。

李涼點了點頭。

當他緩緩站起時,身後不遠處亮起一簇橙色的火光,接著蔓延勾勒出橢圓形的傳送門。

一個廚師裝扮的人從傳送門中走了出來,臉上掛著詭異的僵硬微笑。

緊跟著又走出一個餐廳侍者裝扮的人,臂彎還搭著毛巾。

就這樣一個又一個,源源不絕。

於此同時。

李涼的身影出現在許多地方。

他出現在身陷重圍的羅本面前,出現在惶恐不安的老唐、莫里斯面前,出現在新秩序聯繫會議大廈廢墟中的李汝面前,出現在重傷的水哥和七分之一面前,出現在巴倫丁面前。

他在海岸邊的焦土中,找到了重傷昏迷的集團。

他在到海岸邊的巨炮底座處,為王巢整理了衣領,他在西部碼頭與西部礦場中間的地方,找到了秘法的頭骨,三個眼窟中,火焰已然熄滅。

他來到塔姆身邊,在袁荃撕心裂肺的哭聲中,握住了塔姆的手。

伴隨著他的身影,成千上萬個傳送門遍布每一處戰場,每一座巨型城市。

月球上城區數十萬仿生人從傳送門走出。

中京天幕外。

四名零序列仿生人並肩站在一處隆起的山坡上,俯瞰著屍橫遍野的大地。

燃燒的天空下,數萬名仿生人向妖精發起了衝鋒。

它們鋼筋鐵骨,無所畏懼。

決戰的時刻,已經到來。

李涼出現在鎮界堡所在的海域上空,雙手攤開,緩緩閉上了眼睛。

耶其拉中,代表艾露恩的魔法符號就在下方。

這時,一個空靈的聲音通過耶其拉傳來:「吾已降臨。」在地面站穩之後韓凌天還想再上去,卻發現剛才那一個石階已然全部消失,明擺著告訴他此路不通,還需選另一條路,再行。

韓凌天現在只想罵娘,早知道他就應該跟他師傅一起上去,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事,如今他爬了一半的道,竟然還要再重新選一條繼續爬真是讓人生氣。

剛才好歹有一個人可以……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八十一章請宿主自行解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畢竟這也是符合實際情況的,誰都知道燕北進入源武世界不過區區半年時間,他更是根基淺薄,沒有大勢力支持,華亞閣老會的人也不可能給他多少外力援助,因為世界各大勢力一直都在不約而同的牽制着華亞的源武高手。

可是後來,燕北卻使出了那驚天動地的一掌,一招秒殺源武八品初期的傑頓,差點把布萊斯嚇破了膽。

在那一刻,布萊斯甚至生出了帶着暗盟眾人趕緊跑路的念頭!

但是後來,他想明白了,燕北肯定已經精疲力盡了,然而卻又被燕北反覆橫跳搞了一波心態。

直到現在,燕北終於使用了讓自身變強大的能力。

布萊斯剛想慶幸,現在應該是逼出了燕北的底牌了。

但當他看到燕北竟然變得那麼的強悍時,他呆住了。

源武七品後期到源武八品中期,這其中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宛如天塹!

可是燕北卻在眨眼時間就做到了。

甚至在那一瞬間,布萊斯覺得燕北怕補水一直都在隱藏實力,直到現在才展露出了自身的真正境界。

可是,區區半年世間,從源武一品到源武八品中期,這未免太可怕了吧?

布萊斯打死都不信!

他寧肯相信,這是燕北使用了某種激發自身潛能的秘術!

布萊斯冷聲道,「燕北,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厲害的秘術,確實讓我大開眼界,不過,你使用的這秘術能有如此可怕的功效,必然也有很大的後遺症吧?」

燕北淡淡道,「後遺症什麼的,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燕北越是這樣說,布萊斯就越是覺得,使用這招秘術后的後遺症,絕對大的可怕。

畢竟,凡事都有兩面性,功效越大的秘術,必然有極為可怕的後遺症,這是絕對避免不了的。

想到這裏,布萊斯的心情就放鬆了不少,「哼,我承認,你現在很強大,但我倒是想知道,你這樣的狀態能夠維持多久!」

「無知啊……」

燕北輕笑一聲,淡淡道,「不妨告訴你們,我的這個狀態只能維持三分鐘,不過,三分鐘的時間,足以滅殺你們了!」

「哈哈哈,原來只有三分鐘!但你燕北說話一直都不可信,因此我猜肯定是有五分鐘,不過,五分鐘的時間而已,我們能夠拖得住你!」

布萊斯瞬間大笑了起來,對戴着面具的那些強者說道,「聽我命令,立刻放棄白盟眾人,和我一起聯手,圍剿燕北!我們不需要和他正面碰撞,只需要與他迂迴周旋,耗盡他秘術的時間便可以!等到秘術時間一過,他必然會身體虛弱,到那時候,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滅掉他!」

那些強者們立刻放棄了自己原本的對手,紛紛沖向了燕北。

燕北此時立刻被暗盟眾強者圍住了。

至於其它的暗盟高手,則被派去擋住白盟幾人了。

白盟少主亞歷山大朝燕北喊道,「燕少,你能撐得住嗎?」

燕北輕笑道,「放心吧,區區一群垃圾而已,我還不曾放在眼中!」

「哈哈,我就知道燕少絕對不是常人能夠揣測的,既然這樣,那我就放心了!」亞歷山大大笑着回道。

兩人隔空交流的瞬間,暗盟包括布萊斯在內的八大強者,將燕北團團圍住,四個源武八品初期在內圈,四個源武七品後期在外圈,他們同時都在高速移動,防止被燕北擊殺。

燕北看了眼布萊斯等人,輕笑道,「你們這樣做是徒勞的,即使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又如何?我剛才說只有三分鐘,就是為了先讓你們三分鐘時間!」

說完這話,他竟然直接盤膝坐在了岩石上,雙目微閉,似乎是在假寐。

眾人都驚住了。

燕北這也太託大了吧?

他真的以為他源武八品中期的實力,就能在兩分鐘的時間被擊殺暗盟眾強者?

那些強者哪個不是身經百戰?

他們豈有那麼容易被殺的道理?

幾乎所有人都表示不理解。

燕寧在燕北變成源武八品中期的強者后,就龜縮到了角落裏。

看到燕北竟然能夠成為這種層次的強者,燕寧內心受到的震撼,是無比巨大的。

這實在是太嚇人了!

他燕寧活了大半輩子了,也沒見過幾個源武八品的強者。

在那一瞬間,他想了很多很多。

最終,他想明白了一點:單靠自己佈下的圈套,絕對不足以擊殺燕北!

想要擊殺燕北,永絕後患,將當年的事情永遠的埋在地下,唯有請那人出手!

角落裏的燕寧,正在低頭沉思,想着怎樣除掉燕北。

忽然,他察覺到了一縷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燕寧連忙抬起頭,發現燕北正在看着自己。

他趕緊賠笑道,「燕北你不要分心,我沒事,那些人沒必要在這時候動我……」

他這是在轉移燕北的注意力。

燕北輕笑一聲,轉過了頭。

剛才燕寧身上散發出了強烈的殺氣,目光直指自己,燕北立刻就察覺到了,因此才會看向他,順便警告他少動歪心思。

雖然燕寧是必死的,但絕對不是在這裏,當年的事情想要查一個水落石出,必須要將當年的參與者都找到,讓他們互相對峙才可以。

布萊斯等人察覺到了燕北的動作,他們的內心都是又驚又怒。

Related Articles

葉知秋扭頭看着四周,發現剛纔的參天古木,又變成了樹樁,而老者卻不見蹤影。

柳雪胸有成竹,又說道: “天下陣法,都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