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連雲白淡淡的道。

惜花道:「這個結果,都是我們早已預料到的。」

逐月道:「可是真正的結果,我想誰也無法下結論吧。」

惜花道:「少主從小就在連雲山莊長大,環境比我們還要熟悉,就連一年四季的天氣變化都一清二楚,天時、地利、人和皆已佔據。」

逐月道:「你還少算了一點。」

惜花道:「哪一點?」

逐月道:「空戒不是等閑的搖光級,對上他以完全的壓倒性力量獲勝,可是多少都會付出些代價的。」


惜花道:「可是那孩子並未受傷。」

逐月道:「沒有受傷,不代表狀態就在巔峰,精神狀態或多或少肯定會有點兒疲倦,即便是休整一夜。」

惜花道:「你也算漏了一點。」

逐月道:「哪一點?」

惜花道:「明日出題的人是師尊,而我們想到的,他老人家也想到。」

逐月笑了笑,道:「說的不錯。」

兩人雙眼同時看向上座的連雲白,連雲白已經在沉思。春去秋來,花謝花開,任傷痛逐流,也換不回過往時光。淡淡愁殤,翻攪著本就不平靜的心湖。

快穿︰黑化病嬌放肆寵! 是我的選擇錯了嗎?』連雲白這樣想,想著想著,竟已熟睡。 九月二十二日,白雲大會的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深入白雲的山巔,一場驚艷的對決即將在白雲殿上演。黃羽與連見,兩個不同時代的驚世天才,從以往的神交中變為現實,無論輸贏如何,必將留下古今一絕,而黛眉巧畫風妝淺,將會記下這一筆。

四房木桌擺在大殿正中央,桌面只擺放了兩樣東西,一盆扶桑花和一把剪刀。扶桑花枝繁葉茂,有半人高,先端漸尖,圓柱形,長得枝繁葉茂。

連雲白上座,惜花和逐月在兩翼護法,這是他給出的第一題,修剪花枝。最下面,仙、魔兩門的人各站一方。

「我的天,這個白雲大會我算是長見識了,比的都是些什麼啊,連修剪花枝都來了,照我說,還不如一對一的打一場好。」羅康結無趣的說道。

「這你就不懂了,修剪花枝,看似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然而裡面的學問大得很,尤其是像他們這樣的高手。」詩律解釋道。

「你別說,我還真不懂。而且他就說了『修剪花枝』四個字,規則是什麼?一人剪幾刀?一刀要剪多少?剪到什麼程度才能算贏?勝負又要如何判定?」

一大堆問題,可是每個問題都是重點。

「他們倆就是規則。」宿面生道。

插花是一門很大的學問,修剪的時候大致分為兩種,休眠期與生長期,可是扶桑卻是例外,一年四季都有花期,所以連雲白選擇用扶桑,定然是經過一番深思。

「詩律大哥,他們怎麼還不開始啊。」魔門之中,就屬夜湮桀和詩律修為最高,但是夜湮桀一幅孤傲姿態,羅康結也懶得去請教他。

「在觀察花的形態,還要考慮今後的生長。扶桑的發枝和萌芽能力比普通的花要強上許多,而且長得茂盛,這就加大了修剪的難度。為了保持樹形的優美和開花量多,如何減掉生長不合理的枝條和病蟲枝,還有部分的交叉枝跟重疊枝,這些都是要考慮的因素。」詩律解釋道。

呂娜感嘆著,這一個題目,基本上屬於意境上的交鋒。修剪前一定要對樹形仔細觀察、斟酌,已定取捨,而且是兩者對決,絕不能急於下剪,若果修剪過重,不但不能迅速擴大樹冠,還會推遲花期,*作時要細緻,切口與枝條分枝基部相平,防止損傷其他枝條,所以只要剪錯一刀,影響整株的美觀和今後的生長,這一局就輸了,最關鍵的事,每一刀剪下去,一定要比沒剪之前美觀。

所以兩人誰先動手,將成為這一局勝敗的關鍵。

最終,黃羽率先動剪刀,從枝條最為稀疏之處下剪,剪下的枝條放在自己的身前,剪刀放在兩人中間。接著,連見緊隨其後,拿起剪刀也從最為稀疏之處剪掉一枝交叉枝放在自己面前。

「哎,他們怎麼從那開始下剪?」羅康結吃驚道,因為從剛才詩律的解釋來看,修剪枝條應該從最為濃密的部位開始才對啊。

「應該是太茂盛的原因,剛開始可以剪除的部分太多,所以不管如何計算,也算不出對方會在哪裡下剪,那麼從開始布局就毫無意義,所以兩人才會從最為稀疏的部位開始。」詩律解釋道。

夜湮桀眼神一凜,『不錯,可是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稀疏的地方不宜修剪過多,這樣反而會影響到整株的姿態,要知道,只要有一刀剪錯,那就意味著輸了。』兩人你來我往,各剪下十二支,每一刀切口都與枝條相平。現在輪到黃羽,他不再從這裡下剪,因為此時就連羅康結都能看出來,在剪下去,植株的形態就要被破壞了。

空戒和夜浮冰修為最高,暗贊連見最後一刀的不凡,*得黃羽另闢蹊徑,這樣又得重新計算路數。

可是黃羽沒有停手,開始從最茂盛的地方下剪刀。

『看來他是準備走一步算一步了,也對,扶桑長得太茂盛,從開始就計算路數根本於事無補,現在只需要做到不比下刀之前差就可以了。』呂娜思索著,而且在場之中已經有不少人這樣想,隨著兩人的動作加快,每剪掉一處,計算的路數就成倍的減少,關鍵是何處是轉折點。

來回各自又剪下三十六跟枝條,可就在此刻,連見開始面換方位,從另一處開始修剪。

「奇怪,剛才的那處地方,明明還有好幾處可以剪的,可是連見卻選在這個時候變換方位,難道他開始布局了嗎?」空問道。


「不對,他是不能在剪下去了,因為再從那落刀,會比黃羽少剪一下,最終還是要被*到這個方位來修剪。」空戒道。

「既然結果都一樣,連見何不把那修剪完整,再在這裡修剪。」

「那不一樣,如果被*過去,則表示黃羽已經有足夠的後手截斷連見的後路,因為截斷對手後路的同時,也意味著不給自己後悔的餘地。相反留下這幾處該修剪的部位,那麼之後反倒可以用來作為反擊的籌碼。」夜浮冰道。

「不錯,現在花枝已經修剪了一半,最多各自還有二十刀,後面就是分勝負的時刻,就看誰能反客為主。」空戒道。

雙方身前都已經擺放了數十根殘枝,各自第二十刀之後,行動相繼慢了下來,眾人心知,轉折開始了。

一刀剪下,掉落的花枝彷彿是從水面跳出了一條魚,悠遊自在。這株扶桑,此刻已經不再是一盆花,而是精美的藝術品。

黃羽的額上已經開始溢出汗珠,每剪一刀,彷彿要推演無數次,對方下一刀會在哪裡修剪,還有多少處是能修剪的,這些路數在腦中反反覆復推算著,因為誰剪下最後一刀,將是這一局的勝利者。

連見此時也不好受,精神層面已經很久未消耗的這麼大,黃羽的實力他也慎重的思量過,可是真正對上了,還是吃驚於會有如此壓力。

『十六歲而已,實力強還勉強說得過去,可是強大的精神力又是如何煉成的?』現在他也沒有精力在深入思考了,放下剪刀,遞給黃羽,這是他的第一百零七刀,。

黃羽微微喘著氣,額上的髮絲已被汗珠沁濕,整個大殿蘭花香撲鼻。

第一百零八刀,黃羽剪掉了一個內測分叉枝,這一刀讓連見大吃一驚,因為到了現在已經沒有幾處可以修剪的地方了,可是黃羽這一處剪得著實驚異,因為是一處沒有必要修剪的地方。雖然沒有必要修剪,可是剪掉后卻也沒有破壞之前的美觀。

『遊戲也就到此為止了,還剩下三處,我剪一處,你再剪一處,剩下的最後一處是我的。』連見拾起剪刀,這樣想到,因為只剩下這三處,如果再剪別的部位,那麼整株花枝的和諧感將被破壞。


然而正要合攏剪刀,連見突然間停了下來,他發現絕對不可以,整株扶桑生氣勃勃,在經過兩百一十五刀之後,絲毫沒有憔悴之感。可是如果自己這一刀下去,就如同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女子瞬間變得年華將逝。

他又轉眼看了另外兩處,依舊不能剪掉,別的部位,同樣如此。

「原來如此,我竟然忽略了這一點,第一局,我敗了。」連見放下剪刀。

我回應道:「承讓了。」

眾人大吃一驚,紛紛不明白連見為何會認輸。惜花跟逐月也不明所以,紛紛走下來觀看這株扶桑。呂娜微微一笑,似是看出了點什麼。

片刻后,兩人點點頭,逐月道:「原來如此,確實是足下敗了。」

「嗯,在最後我只考慮到了形態上的和諧,可是沒有注意到幾處內側的萌芽,忽略了今後生長這一點,足以讓我落敗。」連見道。

隨即,眾人紛紛釋然,不管是敵是友,看向黃羽的眼光,不由的多了幾分敬仰。

好久沒有流這麼多汗了,此刻的狀態要比連見差上許多,剛才若非先注意道內測的那幾處萌芽,不是他在最後只計算形態上的變化,不然首輪輸定了。連老啊連老,這剪枝丫什麼花不選,偏偏選一盆一年四季都有花期的扶桑,關鍵是扶桑又大又茂密,搞不懂是要我贏你兒子,還要在讓你兒子玩我。

連雲白笑了笑:「修剪的很美,兩位辛苦了,這是一場很精彩的對決。接下來的第二局是插花,惜花,你去準備一下。兩位可以趁這個時間休息一下。」

我找了張椅子坐下,心道這個插花,又是一件耗費心神的事,他應該很清楚我的精神力要比連見差上不少才對。

也許插花跟修剪枝丫在平常人眼裡只是一件瑣事,可是在我們這些人眼中卻能看到『道』的奧妙。

惜花呼使了兩個弟子將桌子抬下去,悉心照料,很快又有兩個弟子前來,抬著另一張四方桌。桌子上只有一種花——山茶,每枝山茶長短不一,有直的,也有些許彎曲的。有綻放的也有半開和花蕾狀態,一共五十枝,然而桌上的陶瓷花瓶,瓶口的大小,再考慮到裡面盛裝的水,估計只容得下十五六枝左右。 桌前,兩個人深思的看著五十枝山茶花,雖不動、不語,眼神中卻散發出陣陣肅殺。

「空戒師兄,你覺得他們之間還能有第三場嗎?」

「阿彌陀佛,小僧看不出。」

夜浮冰搖頭一笑,這第二場是兩人對決當中定勝負的一局,因為黃羽的精神力在昨天就被大幅度消耗,再加上剛才對決,他此刻的狀態,已經跌落到低谷。雖然贏了一場,可是形勢依舊處於不利狀態。

以空戒的眼裡,絕對不會看不出來。如果黃羽在這第二場贏不了,那麼第三場,定然處於必敗的局面。

夜浮冰相信,以黃羽此時的狀態,自己對上他,也有一戰之力。

連見動手了,右手在花中拂過,順勢拿起一支半開的山茶插入花瓶中。空空的花瓶,在連見插入一支花時,花兒竟像出水的白蓮,傲然矗立在正中央,一點也不傾斜。

第一步,就讓人無從下手,因為山茶在正中心,所以接下來,第二支入瓶絕對不可以碰倒第一支,而且入瓶后,還不能毀掉此刻的協調感。每個人都想在,這第二支換做是自己,要如何落枝,可是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黃羽就開始動手了。

食指對準花枝一鉤,一枝盛開的山茶飄上來,黃羽食指與中指夾住花枝,然後手一揮,花枝悠然落入瓶中,傾斜在瓶口。這枝山茶落下,不僅沒有動搖連見的那枝,反而因在盛開狀態下,更增添了幾分生命的氣息。

眾人一下子釋然,原來只需要巧妙利用三種花朵狀態,就可以遊刃有餘的相互周旋,看來連雲白選擇這三種狀態的花蕾,是別有用意。

沒有思考的時間,連見也拾起一朵盛開的山茶,插入花瓶,與之前黃羽的那束筆直對立。

眾人大吃一驚,因為連見這一束落下,正好與黃羽之前那束成掎角之勢,壓制了他自己最開始插入的那束半開山茶。

下一束,黃羽選擇了完全是花蕾的山茶,從兩束盛開山茶的正中央切入,當山茶完全落入花瓶,花枝靠在瓶口時,連見又在其對面插入同樣是花蕾的山茶。

整個瓶口,頓時是模仿我的插法,卻形成了五芒。五芒之上為**,上、下、左、右、前、后,現在缺后,可關鍵是后位要如何落枝。五芒已達到一個平衡,如果找不出后位,下一隻花插入,定然破壞整體局面。


呂娜見此,暗嘆。看來他是一開始就打算用五芒禁制,連續兩次計算出黃羽的行動,精神層面,確實比他高出一籌,這個五芒現在換做是我,我也難以破局。

空戒和夜浮冰的臉色,也是一陣嘆息,看來他們也是破不了,難道黃羽只是第五步就要落敗了嗎?

我冷笑一聲:連見,你已經沒有和我比試第三場的機會了。

第六枝是盛開的山茶,當它落入瓶中時,五芒瞬間被破壞,也沒有形成**。可是驚異的是,整個花瓶沒有一絲平衡被破壞的感覺,每束山茶之間,充滿了協調。

連見瞳孔一縮,他萬萬沒想到黃羽竟然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破除了五芒,而且這一束山茶落下,竟然讓每枝山茶連成一個整體。


要如何入侵進去?連見額上流出幾滴冷汗,觀戰的眾人也都大吃一驚,雖然都不明白黃羽是怎麼做到的,可是他們明顯感覺到,這個花瓶內,已經很難再插入一束花,雖然還有很大的空間。

第七枝,連見沒有再隨著黃羽用同樣狀態的花朵,而是選擇了花蕾,插入後有些畫蛇添足的味道,可是增添了一分生機,也未破壞整體的和諧,卻明顯落入下風。

一個人在被*的不得不做出新的選擇時,心總是會動搖的。

然而如此一來,難題卻又返還給了黃羽。這一枝落瓶,如果帶出了全新的局面,那麼連見就此落敗。

第八枝,眾人的神經也都隨著局面的發展牽動著。但是黃羽也和連見一樣,插了一枝無關緊的。

在眾人看來,確實無關緊要,就連在呂娜的眼裡也是如此,可是在連見眼中,卻空出了三個漏洞。

第九枝,連見填上一個,剩下兩個頓時暴露在眾人眼前,這下就連羅康結都看出了這兩處的所在,心道這小子估計要完了。

第十枝,我手指夾著山茶,雙眼看向連見,而連見看到這雙眼睛時,預感到有不妙的事情將要發生。

『你一定認為剛才剩下了三處破綻對吧,其實是四處才對。』我對連見笑了笑,將手中的山茶插入瓶內。

「什麼?」連見大吃一驚。本來應該落枝的兩處漏洞,卻沒有落下,黃羽這一枝卻更將整個花瓶中的山茶串聯成為一個整體。嚴格來說,那兩處插不插,都已經無所謂了。但是連見還是拿起一枝,他的手依舊很穩,卻遲遲的無法插入瓶里。

最終,在眾人的注目下,連見還是將花枝插入。因為不插,那麼連續兩敗在黃羽手中,這對他的心境將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可是插進去,那最後一處還是由黃羽動手,也改變不了他落敗的事實。即便如此,他依舊選擇了插入這枝山茶,也許是因為他覺得這樣或許還有希望,就算是黃羽插入最後一處。

我欣然的拿起一枝山茶,準備落下勝利的最後一步,可就在此時,我停頓了一下,發件一件好玩的事,將手中的山茶插入了另一處,這一變故不僅是連見,就是觀戰的眾人都大吃一驚。

連雲白在座位上猛的睜大眼,原本即將結束的戰局,因為黃羽這一步延伸,竟然又衍生出一絲不協調的感覺,更不可思議的是,這絲不和諧的感覺已經不再是剛才那最後一處漏洞,可是又看不出是在哪裡。

我將這枝山茶插入后,轉身找了張凳子坐下。

『來吧,連見,最後這一處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連見獃獃的站在那,他現在已經明白黃羽的用意了,而且不僅是他,呂娜、惜花、逐月等人都明白。黃羽的做法,等於是在毀掉連見的道心。他將唾手可得的勝利,轉變成為一道題,等於是在向連見挑戰,如果連見找不出這最後一處,道心不僅重創,今日挫敗的陰影定會讓他永遠生出不敵黃羽之感,並且很有可能修為從此再無進取。

反之,如果連見將這一處找了出來,說明他確實比黃羽技高一籌,那如此以來,對黃羽來說也將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連見並未棄權,眼神不住的在空隙中挑選,頭上的汗越來越多。

其實花瓶中的空隙,至少還能插入七八枝,可就是無從下手。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觀戰的人已經有不少人流出了汗,因為他們也在洞察,最後的一處在哪。可是看來看去,最後也只能搖頭嘆息,這已經不是他們這種層次能觸及的領域。

連見閉上了眼,一動不動,像似睡著了一般。

羅康結道:「哎,這還要等多久,要是一直找不出來,難道就一直這樣嗎?」




Related Articles

「孟總,有客人來訪。」

「誰呀?」 「百合洋子。」 小五直接將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