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粑粑,你今天好像熊貓哦!好好笑哈哈哈哈!」

黎錦氣的牙咬咬,他這樣還是拜誰所賜,他沒有想到黎甜柒晚上睡覺的姿勢如此千奇百怪,睡沒一會就把被子踹掉,剛給被子蓋好,躺下去,黎甜柒又把腳往他身上一放,剛把她的腿挪走,她又一巴掌糊在自己的臉上,整晚的黎錦被黎甜柒折磨的半夜三更才睡著,睡了沒幾小時的他一大早又被黎甜柒吵醒。

他現在已經有想把黎甜柒扔掉的衝動了,要不是考慮還在錄節目,黎錦分分鐘把她扔到荒郊野嶺,讓她自生自滅。

但是這種想法現在來看是不可行的,無奈的黎錦只好忍下這波怒火,他暗自發誓下次一定要弄個兩間房住,打死他再也不和黎甜柒擠一張床了。 看到喬思語發泄時地將一大顆草莓塞進嘴裏,厲默川幽深的黑眸里閃過一絲笑意,沒帶任何面具的她看起來格外迷人……

喬思語,你吃醋了對嗎?不然一向謙和有禮的你,怎麼會做出這麼沒禮貌的事兒。

壓抑了幾天的心情一瞬間變得很好,他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王秘書,今天天氣太熱,為了獎勵大家工作辛苦,每個科室發十盒草莓,人多的科室就多發幾盒。」

「……是!」王秘書掛上電話后整個人都凌亂了,順昌集團有幾十上百個科室,一下午的時間,他上哪兒去弄那麼多草莓啊!

於是當天下午,景騰市的草莓全都沒順昌集團收購了,也因為順昌集團的這一動作,草莓的價格在一下午的時間瞬間飆升到了一百塊錢一斤,最貴的還有兩百一斤,直到未來的兩個月後才慢慢降了下來。

而此時的喬思語在將一整盒草莓吃光后,心裏才算是舒服了不少。

她累死累活的翻譯資料,他們卻在辦公室里享受着浪漫的午餐和草莓,既然方葉涵讓她吃,那她還客氣什麼……

只是一想到厲默川和方葉涵兩個人在辦公室里卿卿我我地互相餵食的畫面,喬思語整個人都亂了,心很亂,腦袋更亂!

直到過了一個多小時還平靜不下來時,她又衝到洗手間洗個把臉,冰涼的水澆在臉上,她胸口的悶氣才算是消散了不少。

剛回到辦公室準備工作,喬思語突然發現自己的辦工作上又多了一盒洗過的草莓,微微皺了皺眉,正疑惑著這草莓的來源,她突然接到了顧希柔的電話,這才知道這草莓是厲默川發的福利。

喬思語不得不感嘆,果然有錢任性啊!

可喬思語並不知道的是,大家能吃到草莓完全是她的功勞,悶騷的厲默川為了讓她多吃一盒草莓,獎勵了所有的員工!

一下午,順昌集團的員工積極性和工作效率比以往都高出了好幾倍,大家邊吃草莓的同時對厲默川更崇拜了,而在這一群人中,只有一個人很鬱悶,那就是方葉涵,她本以為厲默川只會給她一個人送草莓,可沒想到他送了所有的員工。

不過想到厲哥哥可能是怕只送她一個人草莓會引來大家的嫉妒和孤立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時,她又微微好受了一些。

下了班,方葉涵準備去找厲默川一起回家,可被王秘書告知厲默川有個合同要去洽談,便讓一個星期前回國的阿良送方葉涵回了家。

方葉涵心裏有些失落,可最終不想讓厲默川覺得她太黏人,還是離開了公司。

而此時的厲默川正站在辦公室目光灼灼地盯着認真工作的喬思語,嘴角一直都掛着淺淡的微笑。

聽到有人敲門,他按下帘子,坐在了椅子上,「進來。」

來認識剛送走了方葉涵的喬秘書,「厲總,方小姐已經被阿良接走了。」

厲默川點了點頭,隨後抬眸銳利地看向了王國均,「如果不是涵涵替你求情,我不會把你調上來,但是你最好時時刻刻記住誰才是你的上司。」

。 「這不是廢話嗎?」夏末不滿的皺了皺眉頭。

「老娘也知道肯定要小心,而且不到萬不得已,誰會上那黑漆漆的山?」

關於夏末說的話,我並不是很苟同。

其實理由很簡單。

如果我是鐵蛇的話,會選擇一個相對非常安全的地方,黑山離整個村莊不遠,加上有天然的屏障,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寶地,也是最好保護傘。

而且黑山又隸屬於整個村莊的範疇,就像之前喬安曾經說過的,無論是藏在村子裏或是黑山之中,最終的結果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說起來,除了我們剛才從山路上下來,到這面吃飯,其餘的地方都是鐵蛇的地盤。

從下來的這一刻開始,我們面對的整個黑山村和後面的山脈都有可能會碰上它,而且形式十分不利。

這對於我來講,倒沒什麼,反正早晚都是要和他硬剛的。

早一點見到和晚一點見到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可是,夏末和喬安一同過來了,這性質可就大為不同了。

喬安這傢伙,老子一點都不想見到他。

而夏末又能幫到什麼呢?

只要不出事就謝天謝地了。

可能是看出來我的這一點想法,夏末故意拍了拍老子的肩膀,說道:「劉子龍,不要小看我,就算離開了這些日子,老娘也有學習怎麼保護自己,關鍵時刻不會拖後腿的,否則也不會跟着一起來了。」

「最好如此!」旁邊的喬安斜睨了一眼,嘻嘻的笑道。

這傢伙的表情永遠那麼欠打,如果不是因為他手上握有能夠致死夏末的方法,那我肯定不會饒過這人。

等到了黑山村,發現周圍一片寂靜。

這跟我想像中的,有那麼些許的差別。

其實在來這裏之前,我並不是沒從網上了解過。

先前通過一場巨大的瘟疫,這裏面的人該走的走,該死的也早就死了,所以怨氣深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為什麼自從進來之後,變得十分不安呢?

心裏這麼想着,我也就問了出來,儘管喬安跟陀螺一樣,不停的搖頭,可老子心裏就更加清楚了,他鐵定隱藏了什麼,不願意交代。

或是怕說出來,到時候再追究那傢伙的過錯。

我趕緊將他拉到一邊,想要問個清楚。

夏末有些不高興道:「怎麼回事?你們兩個大男人,難不成還有話背着我說?」

「算了吧!」我拍了拍她的肩頭,作為安慰,也是示意這丫頭千萬別多心。

「聊一會就回來,給我們點時間。」

夏末豪爽地擺了擺手,「剛才開玩笑的,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去吧!」

果真,喬安這傢伙就是不想讓夏末知道。

等我把他拉到一旁的時候,再三逼問下,這傢伙才終於說實話。

「是這樣的,黑山村裏的那場瘟疫,說來也跟我們泰山府有關係。」

我冷哼一聲,「不對吧,不是你們泰山府,是跟你有關係吧?」

這屬於一擊中棒,狠狠地打在了喬安的頭頂上!

他頓時嚇得不知所措:「你,你怎麼知道的……」

就連說話也變得磕巴了許多。

我笑了笑,說道:「要不然你為什麼會那麼激動?如果能有後頭撐腰的話,就算是你也不至於害怕成這個樣子,還有,不要讓夏末知道,不就是覺得她大嘴巴,怕一不小心傳出去嗎?」

「畢竟泰山府雖然這次派出的人並不多,但個個都是好手,相信跟打聽消息的能力也差不了多少。」

我差點就說漏嘴了。

因為老子見過雙頭貔貅,他的實力多半能夠估測出來。

能夠讓龍王敬畏的,肯定不是什麼容易對付的小角色。

喬安點了點頭,居然有些高興。

「沒想到之前在夏末那裏口口聲聲說我是個垃圾,不過心底里還是認同老子的,行吧!」

他啪啪的打着我的肩頭,說道:「如果想糾正剛才的話,那就沒必要了,我心裏也清楚,自己是十分有實力的,只是平常不怎麼顯山露水而已!」

「放心,鐵蛇的事情雖然我不會插手,可如果碰到了任何別的鬼怪,那老子不會手下留情的,也算是在整個隊伍之中,盡一份力了。」

「省的你們總是說,我是個閑吃乾飯的,什麼忙都幫不上,只會指揮別人。」

「好啊!」既然送上門來,我怎麼可能拒絕,重重的點頭說道:「那可就要謝謝你了,希望不要幫倒忙,或者讓我們空歡喜一場。」

「放心吧!」他拍了拍胸脯,保證道:「我堂堂泰山府的神靈護衛,怎麼可能會騙人呢?要不然豈不是把這位子上的人的臉,都丟到千里之外去了嗎?」

喬安如果到時候反悔或者丟臉,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奇怪,但話題似乎扯的有些遠了。

我說道:「既然你害怕夏末知道,不如趁著現在,趕緊科普一下關於瘟疫的事情吧。」

「到時候時間拖得長了,那丫頭是會不高興的。而且在黑山村之內,我也比較怕她一個人,一不小心走丟了,或者碰到任何邪祟,出了危險,可就不好了。」

喬安一聽居然笑了。

「這麼擔心夏末?那丫頭其實有能力的,沒有必要害怕,還是為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考慮一下比較好。」

「什麼意思?」我有些氣憤,同時又覺得喬安這明顯話裏有話。

他說道:「就在你離開夏末之後的那些日子,她也活的不錯,並且什麼危險都沒有出現。」

「可別以為老子只是在她的身體裏面種了某種毒素,其目的就是為了控制這個女人,並不全是!」

喬安接着說道:「先前老子確實教會了她一些基礎的法陣,還有知識的儲備能力,這丫頭很聰明,一點就通,這也是為什麼我和她之間關係會那麼好的原因。」

」因為覺得雖然她有時候刁蠻任性了一些,但孺子可教,也老子也喜歡教這種優秀的學生。」

可我覺得這次的情況和喬安說的並不一樣,剛想再次反駁他,讓其把話題重新拉回來的時候,忽然地震山搖,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

。 「難道說小妮子看上星辰這個小白臉了。」大鬍子壯漢面色變得越加不好看,他黑著臉往前走。

他本想著自己幫蕭雅拿包裹,藉此多接觸,增進好感,以後也好合作。

蕭雅也沒管大鬍子壯漢如何想,她笑著對塵心道:「姐姐幫你拿一個包裹吧!」說著沒等塵心答應,對方就從塵心手裡拿過一個包裹,然後挎在肩上。

塵心苦笑,自己背這點東西沒啥重的,不過內心還是很感謝對方。

蕭雅對藥材很感興趣,一路上通過塵心的教導,她也能認識數十種藥材了。當然其中有些藥材,塵心假裝自己也不知道。

雖然塵心不介意讓別人知道他是一名煉丹師,沒有必要把自己的事情和盤托出。

在前世,他就被出賣過一次,這一世他不怎麼相信女人了,特別是漂亮的女人。

吼。

吼吼吼!

正當塵心他們要翻過山頂時,一陣震耳欲聾虎嘯遠遠傳來,隨後大地震顫,山石滾落。

數個呼吸的時間,一頭龐大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底。大虎身軀有兩丈長,快接近三丈的樣子,體魄強健如磐石。大虎每躍一步,都在五六丈開外,速度極快。眼看就要撞到塵心他們這行人了。

「快散開。」

不用大鬍子魯山說,其他三人早已紛紛朝道路兩旁避讓,蕭雅更是把手中的包裹扔在一旁,拉著塵心急忙躲開。

大鬍子壯漢面色凝重道:「這隻野獸不是普通野獸,至少是有階位的野獸。」

大虎停了下來,用兩顆銅鈴大小般的眼睛盯著他們這一行人,並沒有打算就此離開。

大鬍子壯漢知道,有些麻煩了,雖然他知道這隻大虎是階位級的野獸,但不知道其到底有幾階實力。

大鬍子壯漢取下背上的武器,握住兩柄百來斤的板斧,這才有了幾分底氣。

大虎似乎受到了挑釁,狂吼一聲,碩大的前腳掌高高抬起,朝大鬍子拍去。

大鬍子壯漢硬捍虎掌,但是力量差距太大,他的身體扛不住虎掌的力道,身子一矮,滾到一旁的草叢中,險之又險地避開了虎掌。

轟。

塵土飛濺四周。

虎掌拍擊在地面上,大鬍子壯漢剛剛所在的位置出現一個深坑。大鬍子見狀,面色不好看,這隻妖虎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他知道自己一個人完全不是對手。

他想要尋求幫助,但是大虎根本就不給他喘氣的機會,虎軀震動,而後撲向草叢。

一人一虎在草叢中樹林里你追我趕,大鬍子壯漢的速度沒有大虎的速度快,他每次都被虎掌拍飛老遠,震出了內傷。

大鬍子壯漢有些鬱悶,這隻大虎為何一直追著他不放。

大鬍子壯漢急了,如果沒人來幫忙,他早晚被大虎拍成重傷。

「我先去幫忙,你離遠點。」蕭雅手握皮鞭,準備去幫助大鬍子壯漢,不然等到大鬍子敗下陣來,那就危險了。

「先別著急,他現在應該沒事,讓他多消耗一下大虎的體力。」背著大寶劍的男子神色凝重,他盯著遠處若有所思,應該是在想對策。

「這隻大虎雖然只有二階中期修為,但其強悍的身軀,恐怕就算是二階後期武者也不見得敵得過。」沉默了片刻,背著大寶劍的男子突然明悟了,大虎沒有急著殺死獵物,恐怕多半是在玩鬧。

「那趕緊救人,你,我,魯大哥三人聯手說不定能趕走大虎,不然等魯大哥徹底敗了,我們就失去了機會。」蕭雅神色不安道。畢竟大家一起出來做任務,這個時候就是考驗團隊協作能力的時候。

塵心暗暗點頭,蕭雅說的沒錯,如果她和趙慶還不出手的話,大鬍子壯漢真的有危險了。

趙慶點點頭,他背著大寶劍和蕭雅趕向魯山所在的地方。魯山見到蕭雅和趙慶趕過來幫忙,他拚命地朝蕭雅他們這邊靠近。

大虎見狀,長嘯一聲,虎掌深處露出了潔白的利爪,它似乎玩夠了,要徹底殺死獵物。

剛剛這妖獸如趙慶說的那般在玩鬧,現在才是真正危險的時候。

塵心見三人已經聯手,應該沒多大危險,他就開始整理包裹,把包裹里的藥材整理好,通通裝進了乾坤袋。塵心有乾坤袋的事情,他不想讓別人知道,趁著三人不在,剛好可以解決包裹的事情,這樣也就不用麻煩蕭雅幫忙了。

三人和大虎周旋了半個時辰,大鬍子壯漢靈力不濟躲閃不及時,被虎爪刮到了胸口。

眼看胸口肌肉都皮開肉綻,還有森森白骨露出。這一刻大鬍子壯漢才驚醒,原來剛剛大虎在戲耍他,不然他早就重傷了。

「這妖虎已經成精了,大家都小心點。」大鬍子壯漢用布條綁住傷口,然後吞服了一顆丹藥,神色異常凝重。

Related Articles

這也是他為什麼在得知自己進階傳奇無望的情況下,會主動研究附魔工藝的真正原因。

但是因為一次意外的事故,導致他直接破產。...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