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既然你態度堅決,那我們不提這件事好了……恩,幫我參謀參謀。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吧,年輕人?」

將之前被婉轉拒絕的事情輕輕揭過,戴林上將將話題重新引回正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凝視著那張卡里姆多地圖,思索著自己的進攻計劃。

「從現在的態勢上看……」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不論是莫高雷的牛頭人還是迴音群島的巨魔都會焦頭爛額。而無力對獸人派出支援?」

不停的用單手叩打著桌面的海軍上將,毫不掩飾自己的心中喜意,徑直的出口問道:「也許,我們應該早點行動了!絕對不能給那些綠皮們喘息之機!」

不管之前的那番表態是表演也好,真心實意也罷,馬蒂亞斯*肖爾這個情報頭子心中已經領情。此刻面對海軍上將的垂詢和商議,肖爾自然是真心實意的開始為對方考慮。

微微皺起眉頭,同樣觀察著地圖上那些描繪著敵我雙方位置、態勢的紅色、藍色的箭頭,馬蒂亞斯*肖爾在腦海中組織起了諫言,思考了片刻后神色嚴肅的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恕我直言,戴林上將。」

「也許……情況並沒有看上去那麼樂觀。」

「那些野豬人也有著自己的小算盤,或者說也有著他們自己的野心。或許在牽制牛頭人兵力的事情上,不會如我們預想的一般盡心儘力。」

「更可況,野豬人雖然兵力眾多……但整體實力上絕對不是牛頭人的對手。恐怕就是傾盡全力,也拖延不了牛頭人多久。畢竟,從我們搜集的情報來看,在海加爾山對抗惡魔的戰鬥中,那些牛頭人證明了他們『陸上最強』的讚譽並不是空穴來風、自吹自擂……」

馬蒂亞斯肖爾的言語中充滿了對牛頭人勇士們的忌憚,微微一頓,似乎想起了某些悲痛的記憶。眼中的仇恨和怒火一閃而逝。緩了一口氣才繼續開口道:

「而攻打迴音群島的魚人和血帆海盜畢竟只是一群烏合之眾對上巨魔,尤其是一群訓練有素、戰鬥力強橫的巨魔……同樣沒有任何勝算。」

「更何況,這兩個跟庫爾提拉斯王國關係惡劣的種族、勢力,比之野豬人更不值得信任。」

「就算攝於我們的威逼利誘。不至於中途叛變或者臨陣脫逃,他們能做的也不過是為您出兵奧格瑞瑪的進攻計劃,爭取一點時間罷了。」

不同於海軍上將的展露出來的自信和愉悅,大情報頭子肖爾卻仍是面色凝重。沉吟了片刻,潑冷水一般的出言提醒道:

「而且,請原諒我接下來某些可能不太妥當的言辭,上將閣下。我不是在質疑庫爾提拉斯海軍將士們的英勇和堅韌……只是獸人士兵的戰鬥力卻是比我們一般的將士更高一籌……而如今。我們的兵力有並沒有佔據太大的優勢……勝負真的難以預料。」

「既便是聖光庇佑我們獲得了最終的勝利,也只會是一場慘勝……」

看了一眼面色漸漸陰沉的海軍上將,馬蒂亞斯*肖爾最終還是咬咬牙,一股腦的說出了自己的提議:

「在我看來,現在絕對不是對獸人發動攻擊的最好時機!」

「或許,您應該放棄這次的行動,等待下一次更適合,也更有把握的時機!比如說……等待我們暴風王國解決了西部荒野叛亂的迪菲亞兄弟會。以及處理了黑石山的獸人威脅,能夠空出手來抽調部隊加以支援組建聯軍的時候,再做打算!」

馬蒂亞斯*肖爾就好似沒看到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面色愈加不善的面龐。仍舊自顧自的將自己的肺腑之言一股腦的說了出來。既然之前的海軍上將能夠如此的禮遇自己,自己就應該為他著想……哪怕明知忠言逆耳也不得不為:

「屆時,集結了暴風城和庫爾提拉斯兩大王國的軍力,又擁有塞拉摩這樣一個進攻卡利姆多的橋頭堡,到時候再對上獸人我們便進可攻、退可守,牢牢的立於不敗之地。如果能夠尋覓到其他值得信賴的盟友,或者說服閉關鎖國的吉爾尼斯出兵協助……那我們的勝算將大大增加……所以,還……」

「夠了!」

戴林上將一聲冷哼,怒喝著打斷了肖爾的勸慰。

一直注意著海軍上將表情的馬蒂亞斯*肖爾,只看見這位庫爾提拉斯君王的面色就像是無盡之海上那變幻莫測的天氣一般。晴轉多雲,多雲轉陰,可眼見著即便化作一場狂風暴雨的時候,漫天密布的烏雲卻又頃刻間煙消雲散,最終只化為一聲頹然的嘆息:

「我知道你說的很有道理,年輕人……可是這一仗卻有我不得不打的理由……聖光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說道最後。戴林上將的聲音已經近乎呢喃,為不可聞。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做解釋。一向強硬堅韌的海軍上將,彷彿突然之間蒼老了十幾歲,意興闌珊的沖肖爾這個情報頭子擺了擺手,語氣低沉的開口道:

「我有些累了……年輕的肖爾,如果沒有別的事情彙報的話,今天就到這裡吧。不過……」說話間海軍上將又陡然間恢復了往日威嚴肅穆的摸樣,掃視著船長室中的在自己身前肅手而立的肖爾,以及另一邊一直低頭順目不言不語的中尉副官,沉聲叮囑道:

「不過,我不希望剛剛的那段話還有第四個人知道!大戰在即,任何動搖軍心的言論都不能散播出去……否則,就別怪我軍法處置!明白了么?」

肖爾和那位海軍中尉面色嚴肅的點了點頭,應承下海軍上將的交代后,軍情七處的情報頭子馬蒂亞斯*肖爾便躬身行禮,向船長室外走去。

可剛剛走到門口,馬蒂亞斯*肖爾卻彷彿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般,突然間停下腳步,遲疑著轉身開口道:

「還有一個情況,也許您應該知道。上將閣下。」

迎著戴林上將那略顯疑惑的探究目光,肖爾不閃不避的將一條信息稟報了上去:

「在和野豬人的交易中,對方提出了一個讓我感到疑惑的條件……他們希望能夠得到那些戰死在戰場上的獸人屍體,他們會自己派人前來收集……」

「嗯……奇怪的要求!」

海軍上將聽到肖爾的傳達的情報后不解的皺起了眉頭。好半晌之後並為想出什麼所以然的戴林*普羅德摩爾煩躁的揮了揮手,略顯不滿的抱怨道:

「好吧,我知道了。那些綠皮的屍體對我們沒有任何用處……既然那些野豬人需要,就讓他們自己來收集好了!我又沒有為那些綠皮惡魔收屍的打算!」

……

馬蒂亞斯*肖爾已經離開了好半晌,「海上王權」號的船長室內埋首於地圖和文件之後的海軍上將,突然間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掏出領口的方巾捂住嘴巴,片刻后待到咳嗽停止后。又不動聲色的揣回了口袋中。

除了戴林*普羅德摩爾自己沒有人注意到,方巾上那點點殷紅的血跡。

「時間不多了……仁慈的聖光,你為何不對那些邪惡的獸人降下懲罰,卻對你的信徒如此冷酷無情?」

「你為何要如此吝嗇於為你信徒多提供一點時間……至少……至少也要讓我親眼看到那些獸人覆滅的日子啊!」

「既然你不肯寬恕你的信徒……那我只好自己爭取!

海軍上將的胸膛之中湧上一抹悲涼,目光茫然恍惚失神的他,以微不可查的聲音喃喃自語道。甚至連自己的副官多次呼喚都沒有聽見。

「陛下,陛下?」

「嗯?什麼事?」終於從恍惚中回過神來的戴林上將,匆忙的掩飾起自己的失態。重新恢復威嚴的表情。看向了自己的副官。

「您沒事吧,陛下?該吃藥了……」

中尉的面龐上包含關切,作為艦船上跟海軍上將相處時間最多的人。中尉副官對於海軍上將的身體不太好的情況,略知一二。往日里一副硬朗摸樣的陛下,私底下卻常常咳嗽的厲害,甚至每日還要早晚兩次的喝下不知名的藥劑。

這個秘密他沒有向外宣揚,可卻並不妨礙副官此刻表示出自己的關切和……勸諫:

「陛下,維恩主教一直叮囑您要多休息,不宜太過勞累……可是您卻總是置若罔聞,拋在腦後。如果您繼續不顧惜身體,我將強行實施我身為副官的責任,為您安排治療!」

「畢竟。您的身體要緊!」

一頭金髮的副官梗著脖子,擺出一副不依不饒苦勸的神色。不管外人怎麼看待戴林*普羅德摩爾,但至少每一位庫爾提拉斯海軍將士都是真心實意的崇拜愛戴著他們的統帥和君王。

從這一點上看,戴林*普羅德摩爾也是一位難得英明君主。畢竟,不是所有士卒、軍官都會向對待父親一般尊敬他們的統帥……

「多事!」

「是不是我交給你的任務和工作太過輕鬆了,讓你有了閑余的時間可以浪費?看來我應該再多給你點事情去忙!」

斜著眼瞪了一眼一副「視死如歸」摸樣的副官。海軍上將沒好氣的笑罵道:「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不用勞煩隨船的牧師們,聽到了沒有?」

看著年輕的副官那一副委屈中夾雜著擔憂的複雜神色,海軍上將的心中一暖,之前的胸中的抑鬱也消散了大半。不想就自己身體狀況的問題多做救場,戴林上將不著痕迹的轉移起了話題:

「說說你對剛剛所談論計劃的看法吧,看看我有沒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陛下……野豬人、血帆海盜、魚人這些傢伙都不可信任而且戰鬥力堪憂,必然不能頂住牛頭人和巨魔的反撲。挑選他們擔任盟友……」中尉副官思索了片刻,遲疑著給出了答案。可還未等說完,就被海軍上將所打斷。

「盟友?他們還沒那個資格!」戴林*普羅德摩爾發出了一陣不屑的嗤笑,嘲弄般的開口道:「和一群海盜、土匪(1)、劣等生物結成同盟?我戴林*普羅德摩爾還不至於如此自降身份!」

淡淡的瞥了一眼有些赧然的副官,海軍上將語重心長的教導到:

「你要記住,在某些時候最大限度的拉攏、利用一切可能的人和勢力為我所用,這是上位者的必備手腕和大局觀。可是待到壓榨出這些人和勢力的所有價值之後,將之棄若敝履,甚至反過來拔刀相向消除隱患,這也是上位者必備的頭腦和素質。

「這就是所謂的……政治!」

「無論是用利益誘惑,還是用武力脅迫……都只是在利用他們拖住獸人的盟友罷了!」

「只要能為我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我不介意給他們一點甜頭……至於他們的結局如何,那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似乎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又或者是重新想到了之前的疑惑,海軍上將眉頭微皺自言自語般的呢喃道:

「倒是那些野豬人,要獸人的屍體做什麼?」

……

怒水河畔,凝望著野豬人部隊狼狽撤離的方向,傑瓦恩隊長也同樣眉頭緊鎖,疑惑的向身邊的岡德魯老爺子問道:

「野豬人放著滿地的兵甲器械不撿,偏偏帶走那些屍體做什麼……以下不計入正文字數……元芳,野豬人討要屍體的事情你怎麼看?」戴林上將瞟了一眼自己的副官,淡淡的開口問道。

「陛下,此時必有蹊蹺!」


注(1)野豬人卻是很土匪,搶劫沿途冒險者和商隊的事情沒少發生,僅次於半人馬。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人說野豬人很勇敢,面對強敵也可以殊死衝鋒,至死方休;

也有人說野豬人很懦弱,它們總是無法在一場激烈的戰鬥中堅持到最後,甚至它們之中最強大一個——它們的首領,經常會在戰鬥的最後才加入,或者最先逃跑。

不過這兩種說法都未必可信,因為我懷疑這兩種說法的提供者,都各自抱著對野豬人一族的偏見。

前一種說法,是我和一位在卡利姆多闖蕩的侏儒冒險者在酒館里閑談時了解到的。大約在半個月前,這位侏儒冒險者的所在的團隊剛剛被一夥野豬人強盜們洗劫,全團只有這位侏儒盜賊僥倖逃生,估計他是被嚇破了膽子。

畢竟以我和侏儒們多年的接觸來看,那幫最多的不是膽大包天的瘋子,就是戰戰兢兢的膽小鬼……

而後一種觀點則來源於我的一位牛頭人朋友,古德*泰坦之力*恐怖圖騰。

好吧,所有跟這位實力強悍的牛頭人大督軍有過深入接觸的人,都應該對他看待野豬人和半人馬時的仇視以及鄙夷心態有所了解了解。

雖然他是一位地位尊崇的大人物,而且是一名英雄級高手。可是在對野豬人和半人馬這兩族的觀感上,他的說法也做不得准。

……

好吧,事實證明古德是對的。


野豬人真的算不上什麼英勇的種族。這些該死的強盜、土匪、惡棍。他們幾乎燒了我的鬍子!哦,摩拉丁在上,以後我絕對不會試圖和那些野蠻的生物講道理!

他們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怎麼樣搶走我的考古用具和旅行物資!

該死的!

如果再讓我遇到他們,我一定會將他們全部埋進塌方的地洞里!

一定!

……

言歸正傳。

當兩個勢均力敵的野豬人部落發生戰鬥時,一旦戰鬥陷入焦灼狀態,雙方的首領就可以通過決鬥來解決衝突,戰敗者將失去一切,部落、子民、權利、武器,當然還有它的生命。

不過面對其它種族的軍隊時。野豬人卻很少使用這一規則,在戰據不利的或者對方優勢太過於明顯的情況下,它們寧願逃跑,並尋找下一次取勝的機會。

當然,偶爾野豬人的首領也許會在必勝的情況下玩一下小花招,以獲取一些難得的樂趣,順帶向族人和部下彰顯一下自己的勇武。

前提是,對方的決鬥者明顯不是他的對手。

……

在此提醒那些欲動身前往卡利姆多探索的旅行家和冒險者。當你面對那些野蠻兇殘的野豬人時,請務必照顧好你的鬍子、眉毛、頭髮……以及一切物資……節選自《神秘之地:野豬人篇》

作者:布萊恩*銅須


時間回溯到半個時辰以前。

傑瓦恩隊長已經和對方的野豬人將領瑞格沃*鋼背已經鏖戰了許久。

出乎鋼背獸的預料,對面那位看起來老邁的牛頭人,不但實力強勁、身手矯健,甚至就連體力也要比正值壯年的自己要更勝一籌。

數十回合兇險激烈的格鬥過去后,瑞格沃*鋼背自己已經氣喘吁吁。可對面的老牛頭人卻仍舊留有餘力,看起來沒有絲毫勞累的感覺。

而到現在來自對面的攻勢更是愈加暴烈一浪高過一浪,一時間讓「鋼背獸」疲於奔命狼狽抵擋,幾乎喘不過起來。

野豬人一方不但在將領對決方面居於劣勢,在整個戰局上同樣是岌岌可危。將近兩萬多新晉換裝的野豬人部隊。此時卻被不過四千出頭的牛頭人戰士在岡德魯老爺子的帶領下打的抱頭鼠竄,狼奔冢突。

短短片刻的功夫,攻守異位。

獵人已經變成了獵物……

趁隙環視了一圈戰場,瑞格沃*鋼背在戰局不利的情況下已經心生怯意,開始尋覓著脫離戰鬥的時機與路徑。

眼見著老兵傑瓦恩再一次衝鋒到身前,鋼背獸猛地一甩手中的鋼鐵連枷。砸向了傑瓦恩的胸膛。

瑞格沃*鋼背不是不想直接進攻牛頭人老兵的頭頸要害,可即便他的身形比起一般的野豬人戰士要高大一圈,可面對一名牛頭人……他的身高還是很成問題!

不過令鋼背獸訝異的是,一直都在用技巧與自己顫抖,而沒有和自己硬碰硬的牛頭人老戰士,這一次卻選擇了毫不退讓的欺身而近。

抬起穿著者沉重鋼甲的左臂,傑瓦恩仰仗著自己身上鋼鐵重甲的厚度和堅韌,用招架格擋的方式硬吃了一記流星錘。與此同時緊握圖騰柱的右手。已經運起蠻力猛地向前一捅。

巨大沉重的圖騰柱在鋼背獸驚恐的眼神中,就如一柄攻城錘撞在地盤不穩的城牆上,瞬間將瑞格沃*鋼背錘出老遠!

不得不說,牛頭人鐵匠們打造的鎧甲和武器雖說沒有什麼技術特點,還有沉重、粗糙等缺點。但卻有一個最適合牛頭人勇士們的特點——皮實扛造!

瞄了一眼格擋住鏈枷輪砸的位置,用純粹鋼鐵為原料打造的臂甲,除了表面被連枷鎚頭上的尖刺留下的數道划痕,以及那一處微微變形的凹陷,再沒有其他的損傷之處。

輕輕活動了一下臂膀,傑瓦恩確認自己的胳膊除了盔甲凹陷處的那點瘀傷再無大礙后,已經重新拎起圖騰柱快步向被錘擊的橫飛了幾米遠的「鋼背獸」墜地處趕去。

身為恐怖圖騰氏族的一員,對野豬人、半人馬的仇視早已經融入了傑瓦恩的骨血,老兵隊長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儘快解決掉這個膽敢挑釁威脅與龍角力軍團的白痴。

「嗖嗖嗖!」

一陣略顯凌亂的破空聲從老兵的身側傳來。胸中一凜。戰鬥經驗異常豐富的傑瓦恩側過身去,將手中寬大的圖騰柱掄成一個圈,輕輕的一磕一挑,便將幾隻破空射來的弩箭掃落。

早在開戰之初,傑瓦恩就發現了這些鋼鬃氏族野豬人的不對勁。


Related Articles

靳斯辰有苦難言。

若是還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他一定不會讓這種...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