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姐,這事,我本想回來以後再告訴你,既然你猜到了,我就告訴你吧……涵花和歐陽闌珊其實是跟我在一起的,她們被咒化進了一個微縮空間里……」

周韻竹一笑,臉上的淚珠閃動著:

「我就知道你不會瞞我。行了行了,你告訴我,我心裡就痛快了,不然的話,我總認為你更疼劉村姑……」

張凡心中也輕鬆起來,「竹姐,你是怎麼猜到的?」

「我不猜到那才是愚蠢!你想想,你出這麼遠的門,村姑會不來送你?她沒來,那肯定是另有安排!以你的魔法功力,什麼事辦不到?!還用得著我猜嗎?小樣兒!」

周韻竹說完,嫣然一笑,在張凡身上掏了一把,紅著臉,忽然嗔道:

「我就奇怪了,你這麼大的法力,這麼神奇的醫術,怎麼就沒個靈丹妙藥給我吃吃?」

「靈丹妙藥?不是有嗎?仙葩嫩膚露嘛。」

「那是治臉的,我要的是治治身子。」

「你身體哪裡不舒服?」張凡驚問,急忙把小妙手向她手腕上探來,要號號脈。

她把手一抽回,斥道:

「我身子沒病,我是零件老化了……」

說到這裡,忽然又淚水泠泠,「我……我想給你生個大胖小子……」

「竹姐,你別亂想啊,那可不是容易的事。」

「我愛你,我就要給你生孩子……以前,我光想著給你掙錢,現在,漸漸地我也想明白了,我如果繼續這樣傻乎乎地蠻幹,當有一天我發現,你的其他女人一個個給你生了寶寶,那時,我肯定被邊緣化了。我已經下定決心,我要給你生個大胖小子……只有這樣,才能報答你!」

「我哪裡需要你報答,要報答的是我!」

「不管你怎麼說,你這次完成任務回來之後,必須,必須……」

說著,用手撫著小腹,微微有羞意,「必須讓我這裡有點起色!我才四十,人家不是說了嗎?五十五,鼓一鼓,我一定要生個小小凡出來!」

張凡知道,在任何事情上,自己都磨不過周韻竹。

不單單是她奇異絕頂的美,令他心醉神迷,不想違拗她;而且,自己每每到關鍵時刻,都是她拍板定砣,自己在心理上,早就有一種慣性的服從她。

她要生孩子,能擋得住嗎?

「好吧,回來之後,就具體實施這項工程……」

「去你的!」她打了他一下,「什麼叫工程?有那麼複雜嗎?」

兩人越說越不想分開,周韻竹緊緊抱著張凡,你看我,我看你……

張凡輕輕道,「快到時間了,我得走了。」

她不舍地從他懷裡掙脫出來,整了整衣襟,鑽回到車裡,慢慢啟動,開出了停車場。

車出了停車場欄杆之外,張凡看見車窗里伸出半條雪白的胳膊,向他揚了揚。

獃獃地立在那裡,看著周韻竹的車消失了。

心裡一直在琢磨:

我……這是在幹什麼?

我的行動對於我來說必要性在哪裡?

懵懵懂懂地拉著拉杆箱,走進候機大廳。

走進機艙,找到自己的座位,輕輕坐下,回望著停機坪上的大飛機機身,忽然很想跑出去,打電話讓周韻竹調頭開車回來,接他回家,關掉手機,過一個春風沉醉的夜晚……

這是怎麼了?

有點傷感?

坐了一會,取出一顆巧克力,放到嘴邊,咬下一塊,喝了一口礦泉水,心想:要是竹姐坐在身邊有多好……真對不起竹姐,兩人在一起之後,從來沒有進行過一次浪漫的國外旅行呢!

以後,一定要補上。

「瑞士蓮?給我一顆不行嗎?」

一個聲音,從身邊傳來。

張凡扭頭一看,身邊,坐著的是臘月!

一臉甜笑!

。 能領到軍委會發的彈藥,太不容易了,尤其是這次負責分發彈藥的還是桂軍的軍需官。

要知道,桂軍軍需官的腐敗,可不比中央軍的差。

戰爭一打起來,這幫人連軍糧都敢倒賣。

五戰區的戰損爆出來可以嚇死人。

再說都是地方軍,不是一個媽在養,如果是川軍做軍需官,給其他部隊分發彈藥,怎麼着,也得想着雁過拔毛啊!

徐祖貽是把劉湘等一幫川軍將領接到了火車上,才知道物資運到了火車,給川軍發的電報。

他跟李宗仁都沒在徐州,全部去河南開會,鬼知道會出什麼樣的事情。

劉湘的命令是可以現在去領,也可以等李長官他們回來去領。

夜長夢多,國軍里莫名其妙的么蛾子太多,周小山決定先落袋為安。

帶着老杜,廣元警備旅張海鵬,還有二十二集團軍幾個副師長,立刻找滕縣火車站溝通,開了一輛貨車,帶着幾台卡車,就跑到徐州去了。

路上收到的電報,劉湘乘坐韓復榘的專列,半路下車了。

在貨車車廂呆坐的一會,周小山想起順着津浦線向北偵查的羅亮,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情,反正歷史的大勢他一個小小副官沒有能力改變,更何況,鬼子進攻中國初期,也沒有拿出全力。

在太湖邊上挨了一板磚,日軍推遲了南北對進的攻擊計劃。

很多戰場細節,已經面目全非了。

光靠羅亮他們偵查不行,還是決定給趙沛詩發電報,讓七站區通過各種渠道,匯總一下所有的山東抗戰的消息。

66軍的參謀部,跟着66師和楚天舒168師在一起。

查資料還真不方便。

留心這些消息的汪兆凱,齊俊幾個傢伙,都跟大軍在一起。

滕縣到徐州,明明只有一百二十公里。

這年代的破火車,搖了五個小時。

時間就是金錢,骨頭都搖散的周小山,一大早出發,終於到了徐州。

五戰區軍需處挺拽的,中午還休息。

老子還沒吃午飯呢。

無聊的周小山發現,偌大的火車站四周這塊地方,彷彿成了灰塵撲撲的軍營,中央軍,西北軍,桂軍,好多部隊在這裏等著領彈藥。

軍委會為了成立七站區還是下了血本,除了不斷的往戰區調兵,徐州火車站熱鬧非凡。

糧食,被服,還有大量的軍械,在這大白天,幾個專列都在火車站卸車。

也不怕鬼子飛機來給你炸了。

周小山管不了這麼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低調的川軍,只帶了廣元警備旅兩個團,也沒去打個招呼,帶上自己火車司機,在站外找了塊空地,就開始生火做飯。

飯沒坐好,打南邊來了個客運火車。

周小山都沒動,老杜和幾個副師長就跑到月台上打望去了。

「小山,小山,還真有漂亮妞,你看那個女人,那盤子,那腰肢,那身段,真有味道!」

這特娘的就是個老色鬼。

在四川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好傢夥,幾千里行軍下來,迴光返照了。

這是徐州,不是永州,不要拿出你那個山大王的嘴臉好不好。

周小山無語的看着這混蛋,隔着幾條鐵軌在哪裏吼,大半個火車站都能聽見。

跟他在一起的其他幾個川軍軍官,恨不得把臉扒下來揣兜里。

「呀呀呀呀,徐州治安這麼亂,中央軍丘八比棒老二還壞,敢當街搶人,還有沒有王法?」

「救命啦……」

「搶人啊,川軍長官,救命啊!」

什麼情況,遠處的周小山都有點傻,特娘的老杜,別人家受害者還先吼出來。

他看着幾個川軍少將衝上去就要去打抱不平,怕他們吃虧,連忙招呼蘇海他們抄傢伙,張海鵬所部全部集結。

這年代的兵,都把部隊編製表縫在了胸口。

周小山一看,就是二十兵團的人。

一個穿着中央軍軍服五大三粗的上校,抱着一個漂亮女孩。

這女孩一邊掙扎,一邊正在呼救。

圍上去的一群中央軍和川軍,也在對峙。

「什麼情況?」

周小山拉了拉老杜的衣角,這混蛋眼睛盯着那個漂亮女人,眨都不眨。

「這女孩剛下火車,看着我們穿着川軍的衣服,揮手跟我們打招呼,衝出來這夥人,把人截了!」

聽到這裏,無奈的周小山吐了一口長氣,這幾個色迷心竅的混蛋,哪裏能受的了這麼漂亮的女孩打招呼。

他覺得自己該跟鄧錫候談一談,不能容忍任何來歷不明的女人,跟着川軍。

現在徐州的局勢,各路地方軍,中央軍趕來參加會戰,實在太複雜了。

他連范長江帶領那個慰勞川軍的戰地服務團,也要求查清楚每個人的來歷,規定了必須在滕縣縣城的活動範圍。

肯定把二十軍團的人,以為是那種依附軍隊的女人了。

先下手為強,乾脆搶了。

果然,抱着女人的那群中央軍軍官就開口了。

「他們是川軍,二十二集團軍窮的跟叫花子一樣,你跟他們走能掙幾個錢,跟着哥們二十軍團走,吃香的喝辣的。」

「長官,我不懂你的意思,您放我下來。」

這女人看起來風塵僕僕,可是身上一點風塵氣都沒有,氣質非常清純,臉蛋更像是一個大學生,個子高挑,最重要的是,老杜那混蛋特別喜歡波大的女人。

看着川軍三個少將都想開口,周小山走了出去。

「這位兄弟,我看人家這女孩,不是跟着軍隊那種女人,你把人放下來,如果人家是路過徐州,你把人放了,如果是找軍隊吃飯的,我們川軍不養!」

周小山這話,聽到幾個川軍將領心眼裏了。

對面這個上校,放下了手中的女人,走到周小山跟前。

「你算什麼東西,別以為衣領上別了個上校軍銜,你川軍就敢管我中央軍的閑事,我警告你,有多遠,滾多遠!」

話沒說完,一口濃痰就給周小山噴過來。

周小山一側身,噴到了老杜身上了,老杜都傻了。

二十軍團這麼橫,在山西吃了周小山虧,還敢不長記性?

側身的周小山根本沒停,摸出腰上的手槍,一槍托砸在這個上校臉上,鮮血飛濺。

快一米八的一個大個頭,一下子向後倒去。 聽到季柚肯定的回答,施雅繃緊的神色,悄然轉柔,但她猶不自知,依舊冷聲道:「沒有足夠的自保之力,卻暴露出足以讓人覬覦的能力,是一種愚蠢的自毀行為。」

這個女孩——

她可能並不知道魂器,對於別人來說意味着什麼,更別說是一位能獨立製作魂器的製造師……

聽了施雅學姐的話,季柚抿唇一笑,也在斟酌著是否要把自己能製作魂器的能力告訴她——

誰知——

施雅眸光倏地一厲:「我說了,其他的我都不需要知道。」

季柚吞下到嘴的話頭。

施雅冷聲道:「我不需要一個蠢貨妹妹。」

季柚:「……」

Related Articles

司徒昕倒是對劉宇翔的驚訝聲一點反應都沒有。她收起自己的槍,轉身看向夏宇傑。

「夏宇傑,你先給我來一盤試試,就用我給你...
Read more

遺棄之地?不對啊!

一行人帶著好奇走了進去,正好遇到幾個人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