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喬暻然砍出一刀,沖著還沒有站起來的敵人。那人是一個男子,打扮的和阿辰之前差不多,都是一襲黑色衣服,頭髮不長,只是短短的一層撲在頭上,眼角處還有一道疤痕。

男子沒有在站起來,喬暻然帶著火焰的刀就砍了過來,嚇得他就死一滾,躲開了致命的刀。

雲夢詩則走到張首領身邊,拉著他的一個手臂,開啟了治療系異能,白光閃現,只是幾息之間,張首領的外傷就好了個完全。


經過雲夢詩的檢查,他也沒受什麼內傷,只是異能有些枯竭,只要休息得當,他很快就會恢復了。不過,這些幸虧莫鴻遠來的及時。

「張首領,發生什麼事情了,其他人呢?」雲夢詩問道,此時喬暻然正在與那個黑衣男子戰鬥。

張首領已經睜開了眼睛,身體沒有太大問題,就是四肢有些無力。

「謝,謝謝雲小姐,夫人和兩個兒子在,在屋裡,都被敵人傷了,我趕到之後,攔住了敵人,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情況。」首領滿眼祈求的看著雲夢詩,希望她能去看看夫人三人的情況。

「顧柏,你在這裡照顧好張首領。顧漾隨我去查看一下夫人三個人的情況。」雲夢詩說道。

「明白,夢詩。」顧柏朗聲回答,這任務很簡單。

顧漾點點頭,走到雲夢詩身後。

雲夢詩帶著顧漾立即趕往房間裡面。兩個人都是喪屍,能感知到房間里有沒有人類。

「這裡。」雲夢詩說著,走進到了一個房間,她認出了這是嘉航的房間。

此時嘉航躺在床上,渾身是血,不知生死。

雲夢詩能察覺到他微弱的呼吸,「還沒死。」

「顧漾,把他清洗一下。」雲夢詩說道。

顧漾點頭,手上立即施展出水系異能,清洗術。一股帶著些許力道的水流順著顧漾的手中流出,把床上的嘉航身上的血跡清洗乾淨了。

顧漾出了北極基地之後,就自然而然的會了水系異能,本來,冰系異能就是水系異能的升級版,只不過北極地區溫度太低,沒有水系元素存在的條件,所以北極基地的人基本上都是冰系異能者,都不是水系異能者。

見床上的人被清洗乾淨之後,雲夢詩就開始治療了,很快,嘉航的外傷也被治好了。

不過查看了他的受傷程度之後,雲夢詩不由得嘆息了,他的異能超負荷輸出,想必是為了抵擋敵人,用了什麼透支異能的招數,導致他以後只能是一個二級異能者了,不僅掉一級,從此以後沒有升級的可能了。

「你照顧他,我繼續查看。」雲夢詩對顧漾說道。

顧漾點點頭,站在還在昏迷的嘉航旁邊,表示自己知道了。

雲夢詩迅速離開房間,順著人類氣息的方向,又來到一個房間,看到房間地上躺著的正是首領夫人和嘉晨兩個人。

遺憾的是,雲夢詩只感覺到了一個人的氣息,就說明兩個人其中有一個是已經死亡了。

雲夢詩上前翻了翻兩個人,首領夫人已經停止了呼吸,她的心臟處有一個巨大的窟窿,她的屍體是壓在嘉晨身上的,想必是為了保護嘉晨。

雲夢詩把嘉晨從首領夫人的屍體下拉出來,仔細的看了看。

他沒事,只是微微受到了震蕩,暈了過去。

看到這樣的情景,雲夢詩不由得嘆息,更多的是心靈的震撼,她前世或許感受過母愛,但兩世過去了,她已經忘記了母親的樣子,更不記得她保護過她。

或許那女子是保護過自己的吧!雲夢詩這樣安慰自己,十年實驗室的掙扎日子,在她的腦海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是她記憶最深的。

雲夢詩重生之後,曾經嘗試過忘記,曾經想過舒舒服服的過自己的日子,建立一個喪屍帝國,不過她最想的,還是讓滅了京市基地,親手殺了博士。

不過面前的這偉大的母愛,讓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她能隱約記得,那是一個絕對溫婉的女子,雖然性格有些柔弱,但對她絕對是好的。

可惜,她死的太早,要不然絕對會護著自己。雲夢詩喲徐感嘆的的想到。

雲夢詩把這些想法甩出腦外,專心治療嘉晨,他的生命是首領夫人用自己的性命換回來的。雲夢詩不想辜負這偉大的母愛,所以她盡自己最大的能力,救治嘉晨。

治療系異能剛剛從手中冒出,溫潤的能量侵入嘉晨的身體中。他的眼睛就開始慢慢張開了。本來他也只是被強大的震動震暈過去而已。

「媽媽!」嘉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媽媽,他依稀記得,媽媽抵擋在自己前面。

「她死了。」雲夢詩淡淡的說道,雖然這個事實有些殘酷,不過她想要嘉晨快些堅強起來,她對這偉大的母愛表示敬重。在末世里,還能看到這樣無私的感情,是很不容易的。

「死了?媽媽死了?」嘉晨剛開始不相信,可是當他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首領夫人,又看見她心臟上那巨大的洞,嘉晨雙眼無聲,喃喃道。

雲夢詩站在一邊,既沒有上前安慰,也沒有說話,這個事實,他只能接受。

「媽媽!」嘉晨大吼一聲,聲音不像一個十歲男孩的童聲,而是有些嘶啞,有些不對。

雲夢詩還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嘉晨的雙眼已經變紅,手上的指甲變得細長,在雲夢詩的眼中,那上面充滿了喪屍病毒。


「屍化了?」雲夢詩先是疑問,然後肯定,嘉晨屍化了!

她連忙拿出白珠子水,雖然不知道還起不起作用,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吧!

人類如果完全屍化,也就是完全變成喪屍,這白珠子水對他來說,也只起到傷害,而不是治療的作用。就像雲夢詩,如果她喝了白珠子水,會劇烈的疼痛,上次她眼睛變黑不就是使用了白珠子水?

雖然結果是好的,但那過程太痛苦了,如果她真的喝了白珠子水,估計會被痛死。 雲夢詩為了方便,先是放出自己的喪屍皇威壓。

強烈的威壓從身體中溢出,嘉晨剛要吼出的聲音一頓,壓抑在嘴裡沒有敢發出來,他紅色的眼睛看了雲夢詩一眼,然後僵硬的身體向後退了幾步。

雲夢詩上前幾步,用手死死的抓住嘉晨的下巴,白皙的小手顯示出強大的力氣。

她另一隻手端著杯子,向嘉晨嘴裡灌出。

「咕嚕咕嚕。」一整杯水在嘉晨的強力掙紮下灌了進去,嘉晨嘴裡發出慘烈的聲音,他的喉嚨里發出被灼燒的聲音。

雲夢詩暗道不好,嘉晨屍化的程度已經很嚴重,如果她不阻止的話,估計不到五分鐘之後,就會完完全全的變成一個喪屍了。

「吼吼吼!」雲夢詩鬆開手之後,嘉晨因為痛苦,不斷的在地上打滾,嘴裡的慘叫就沒斷過。

雲夢詩面無表情的看著地上的人,這隻能他自己挺過去。

嘉晨在地上滾了好久,雲夢詩依然不為所動,她幫不上任何忙,只能看著。

這時,嘉航已經醒來了,他身體很是虛弱,但即使四肢無力,他也走了過來。

「媽,弟弟!」來的時候,他就看到了這樣的情景:首領夫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自己的弟弟在地上慘叫的滾來滾去。

他小跑幾步,到首領夫人旁邊,他一眼就看到了首領夫人胸口處的大洞,然後手指顫顫巍巍的伸到首領夫人的鼻子下面。

沒有呼吸了!他腦子轟了的一下,滿是空白了。媽媽死了!這不僅對嘉晨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對嘉航也是非常大的打擊。

他勉強起來,看到滿地打滾,一幅慘兮兮樣子的弟弟,他想把弟弟扶起來。

這時,雲夢詩淡淡的聲音傳入他耳朵里,「你如果不想你弟弟變成喪屍,最好不好動他。」

嘉航已經伸出的手僵在空中,頭轉向雲夢詩,問道:「我媽媽,死了?」

「沒錯,我來的時候,她已經失去呼吸了。」雲夢詩用淡淡的聲音,說出殘酷的話。不過,末世里,死一個人,還不正常嗎?

「弟弟呢?」嘉航又問道。

「你媽媽為了保護你弟弟,心臟被人生生的破開了。你弟弟醒來之後,可能受了點刺激,身體中的喪屍病毒就開始發作了,我給他灌下了葯,能不能撐過去,就看他的了。」雲夢詩說道。

嘉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雲夢詩,「謝謝。」

雲夢詩搖搖頭,「你就不關心一下你自己的身體狀況嗎?」

重生之豪門第一婚寵 ,顯然,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他在心中安慰自己,使出那招之後,就已經知道結果了,不是嗎?

「我知道。」嘉航說道。

顧漾一直跟在嘉航身後,一言不發,臉色如常,就是讓雲夢詩有些看不透了。

一時間,房間里除了嘉晨的哀嚎之外,沒有其他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嘉晨的哀嚎聲漸漸小了下去,讓房間里的三個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嘉晨身上。

雲夢詩已經感覺到嘉晨身上濃重的喪屍氣息,心中感覺不妙。她給站在嘉航後面的顧漾試了一眼神。

顧漾明白了雲夢詩的意思,向前走了幾步,一個手刀狠狠的砍在嘉航的後頸上。

「嗯!」的一聲悶哼,嘉航的身體瞬間軟了下去,躺在地上暈了過去。

雲夢詩對顧漾說:「乾的好。」

顧漾嘴角罕見的出現了一個笑意,顯然對雲夢詩的誇獎很是滿意,她的眼睛注意到還在地上的嘉晨,說道:「同類?」

雲夢詩沒有回答,而是走到嘉晨身邊,拉起他的手臂,讓他的臉,面對著自己。

嘉晨就在雲夢詩拉動他手臂的時候,忽然睜開了眼睛,那血紅的色彩,讓雲夢詩的心涼了半截,壞了,嘉晨真的變成喪屍了。

「吼!」嘉晨一張嘴想要說話,但出來的卻只是喪屍的吼聲。

但是,雲夢詩和顧漾卻都能聽懂,他在說:「我怎麼了?」

雲夢詩涼了的心又有了溫度,難道,難道嘉晨也保留了人類的智慧?

「你知道你是誰嗎?」雲夢詩忍不住問道。

「我是嘉晨。對了,媽媽呢?」嘉晨嘴裡依然突出的喪屍的吼聲,但他的意思雲夢詩和顧漾都明白了。

「他有智慧!」雲夢詩肯定的說道,顯然,因為多次喝了白珠子水,以及那不知名玉佩的作用,打斷了嘉晨的屍化,最終的結果就是,嘉晨保留了人類的智慧,但卻不能說話。

顯然,雲夢詩給他灌入白珠子水的時候,喪屍病毒已經把他的嗓子改造了,不能發出人類的聲音了。

顧漾也肯定的點點頭,「是同類。」

「吼吼吼!!」忽然,嘉晨大叫道。

「他餓了。」顧漾冷冷的說道。

雲夢詩嘆了一口氣,人類剛變為喪屍的時候,確實是最需要能量的時候。

嘉晨是有智慧的,房間中能只的也就只有他媽媽和他哥哥,可是這兩個人都不能吃,他強忍著自己要咬上他們的衝動,一個勁的向後退去,用手捂住嘴,眼睛裡面的血色又深了一些。

雲夢詩立即從空間中拿出幾個一級晶核,扔給嘉晨,命令道:「吃了。」

嘉晨結果晶核之後,立即塞入嘴裡,當這晶核暴露在空氣中的是,那濃烈的香味就一直刺激著他,讓他恨不得馬上把它們塞進嘴裡。

雲夢詩判斷,嘉晨雖然保留了人類的智慧,但是他身體的本能卻要比莫鴻遠這些人強一些,莫鴻遠和顧漾能控制住自己吃人的慾望,只要不是能量接近枯竭了,他們身為喪屍的本能都會被控制住。

但嘉晨就不一樣了,他控制不住自己身為喪屍的本能,如果不是雲夢詩即使的拿晶核扔給他。嘉晨忍不住的時候,說不定真的會對自己的媽媽和哥哥下手。

這是喪屍的本能,他控制不住的。

雲夢詩眼睛看著嘉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現在變成這樣子,留在航晨基地,也不是辦法啊,只能跟著自己了。 雲夢詩又看了看嘉晨這副樣子,雖然小孩子的眼睛紅紅的,並不嚇人,反而萌萌的,但他沒有呼吸、沒有心跳、身體沒有溫度,這都是事實,這是不可避免的。

她應該怎樣和張首領說?難道和他說,你兒子現在變成喪屍,但擁有人類的智慧嗎?當然不能這樣說,如果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給人類一個消息:存在有智慧的喪屍。

這消息早晚會傳出去的,如果真的傳出去,他們幾個人的生活就不會這樣自在了,到了基地之後,說不定還會被懷疑。神秘組織一定會對有智慧的喪屍感興趣,到時候,雲夢詩就等著到處被追著吧。

雲夢詩鬱悶的從空間中拿出一副黑色美瞳,扔給嘉晨,「帶上。然後見到人之後,不要說話,記住,即使情緒很激動,也不能說話!」她警告道。

嘉晨雖然只有十歲,但他的情商非常高,能理解雲夢詩的意思,他點點頭。拿著手中的黑色美瞳,放在手中,翻了幾個來回,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也不奇怪,他一個十歲的孩子,家裡也沒有近視的,沒有見過這東西很正常。

無奈的雲夢詩想道,她怎麼感覺好像要養孩子了。

她從嘉晨手中拿過黑色美瞳,給他戴上。

「好了,以後沒事,不要摘了。」雲夢詩提醒他。雖然這東西提醒說不能一直戴著,但那些話是警告人類的,對他們喪屍來講,一直戴著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雲夢詩成為喪屍之後,就是喪屍皇了,視力比一般的人類要強,但嘉晨不一樣,他現在只是零級喪屍,雖然外表和人類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但芯子可是如假包換的喪屍。視力比一般人類還不如,只能靠著氣息去辨認。

只有升級了之後,身體的各項指標才會上來。

嘉晨眨了眨眼睛之後,才感覺眼睛好受了許多,他點點頭,表示自己不會說話。

「對你,抬著你哥哥,我們出去。」雲夢詩對嘉晨說道,他雖然只有十歲,但力氣很大,沒變成喪屍之前,力氣就大的驚人了,變成喪屍以後,力氣就更大了。

小小的身體,扛起一個成年人,好像輕弱羽毛一樣,完全沒有重量的感覺。

這讓雲夢詩猜測,嘉晨的異能是力大無窮。

扛著嘉航之後,雲夢詩帶著他們走出了房間。

房間之外,喬暻然已經結束了戰鬥,把那黑衣男子死死的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而張首領已經緩過勁來,身體的虛弱也人好了很多。

他抬頭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兒子把大兒子扛在肩上,他吃驚於小兒子怎麼忽然那麼大力氣,又擔憂大兒子怎麼昏迷了。

「嘉晨,嘉航,你們,你們怎麼了?夫人呢?」張首領的聲音略微沙啞。

兩個人誰也不能回答他的問話。

雲夢詩出口道:「嘉晨的身體剛剛又被喪屍病毒侵襲了,嗓子被損害,不能說話了。嘉航為了給弟弟和他媽媽爭取時間,透支了異能,以後再也不能晉級了。至於,至於夫人,現在已經離開人世。」


張首領聽了這話之後,立即傻了,剛剛好好的一家人,現在已經死的死,傷的傷,最好的人居然是他。只有他自己沒有什麼大事,只是異能用的有些過度了,但沒有達到透支的地步。

「這,這是真的?」張首領不敢相信。

嘉晨不能說話,只能一個勁的點頭,想哭卻已經沒有了淚水,哭不出來。

喪屍是沒有淚水的,每次雲夢詩裝作哭泣的樣子,都是用水系異能營造出來的。

張首領剛剛站起來,又跌落在地,沉浸於悲傷中,不能自拔。

嘉晨把哥哥輕輕的放在地上,走過去,拉了拉張首領的袖子,表示安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