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啊。」

「你能帶我們去嗎?」

「我不會飛耶。」

「……你只需要指路。」

「我都不會飛,怎麼可能去過?」

好吧大寫的尷尬啊。

然後又問了一隻烏魯卡。

得到的結果是:沒有人去過,一切只能靠運氣。

跟沒說沒啥區別……

於是他們帶著遺憾離開了哈莫星,繼續在周邊尋找。

可能磨蹭了有五六個小時……最後還是憑著布萊克和繆斯的迷之能量感應和直覺找到了傳說中的入口……

「是誰私自闖入我的領地?」

聞聲不見人的幾位嚇得脊背發涼……

突感背後一陣寒意的布萊克一下子撞開卡修斯然後來了個高空空翻。

一個白色的能量球!

「看在你們是精靈並且有兩下子的份兒上,你們離開就行了。」

「我們找你有要事啊!」

「要事?」

卡修斯突然感到身後一陣冷風——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一條黃白的觸手捲住他,把他提了起來。

大家驚異地看過去。

卡修斯扭了扭,但無濟於事。

「要事?有何要事?我被打擾很多次了,現在心情很不好!」

「譜尼閣下,抱歉打擾了……我們並沒有惡意,您能不能先……」雷伊指了指被纏得要死要活的卡修斯。

然後譜尼直接鬆開了卡修斯,不過憑卡修斯的身手安全地從十幾米高空落地是沒問題的。

布萊克扶了他一把。

然而下一秒,譜尼一下子俯衝過來,身體和地面成五六十度角相當於彎著腰(畢竟他的身體結構好像……),在稍高一點的地方,接**視但還是有點俯視地,用一雙青藍的眼睛盯著布萊克。

卡修斯嚇了一大跳……而他旁邊的布萊克看起來反應不大。

「你是個暗影系精靈。」

布萊克沒有說話。

「你看起來有兩下子?」

布萊克沒有說話。

「你是魔靈一族的?」

布萊克沒有說話。

「我一直對魔靈一族沒什麼好感。」

布萊克沒有說話。

「……我不喜歡你。」

「我沒逼你喜歡我。」

求譜尼的心理陰影面積。

「呃……」雷伊拉開布萊克和譜尼的距離,「那個……譜尼閣下,先暫時別管這個了……嗯……您可知現在的黑魂組織肆虐?」

「黑魂組織?和那些討厭的機器人是一夥的那些黑色的幽靈么。」

好吧隨你咋理解……

「嗯,那您可知複製體?」

「暗聯已經來騷擾過我了。還有什麼暗魍。暗魍是魔靈一族的!我能感受到那種獨特的氣息!」譜尼抱起兩條觸手,有些不滿地看著布萊克。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嗯……暗魍和暗聯都是改邪歸正……」

「哦,那什麼時候來給我道個歉也好啊。」

「然後……死了……」


「果然接觸過黑魂組織的總不會有好運氣。」譜尼有些不高興的樣子,「真佩服你們年輕人的勇氣。」

「現在的問題是,黑魂組織出現了一個叫索倫森的,是您的複製體。」

「……」譜尼抱著兩條觸手,第三條摩挲著下巴(手多了不起……),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們打不過他,希望您親自出面。」

「現在的年輕人事兒怎麼這麼多。」譜尼眯了眯眼,「我會提供幫助的。」 「譜尼閣下和魔靈一族……有什麼紛怨嗎?」路上,雷伊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黑魂組織里不少人都是魔靈一族的。這讓我感到很氣憤!黑魂組織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在騷擾我,現在更囂張了!」

布萊克默不作聲地聽著譜尼一路的抱怨。

「你們和那些機器人打過交道了沒。」

「暫時沒有,譜尼閣下。」

戰聯幾個感到莫大的奇怪——雷伊他他他怎麼就有這樣的耐心一直對譜尼保持尊敬……

「見過了那些機器人之後我感到其實還是精靈可愛。」譜尼說著神色黯淡了些,「只可惜現在的勢況。」

「譜尼閣下,有您相助,我們一定會成功消滅那些黑暗勢力的。」

「這個時代還是要靠你們年輕人了,」譜尼意味深長地看著他們,「我已經老了。」

「您看起來一點也不老。」

「嗯?」譜尼打量著這個被自己捲起來的精靈,「名字?」

「卡修斯,譜尼爺爺。」

「……爺爺?」「您不是已經上萬歲了嗎?」

譜尼:我竟然無言以對

「孩子多大了?」「三歲多,譜尼爺爺。」「不要叫我爺爺。」「可是您比我大得多啊!」

譜尼很不客氣地把卡修斯推到了一邊去。

天蛇星。

因為不願引起恐慌之類的以及譜尼討厭和別人交往,戰聯幾個決定找個人跡罕至之地。

大殿。

「索倫森厲害么。」譜尼微微皺眉。

「……我哥哥就是他……」布萊克說著,臉上的表情陰沉下去。

「不幸的魔靈一族。」譜尼抱起兩根觸手,兩根觸手掐腰,一根觸手摩挲著下巴,最後一根觸手拍了下布萊克的肩膀,「雖然我一直不怎麼喜歡魔靈一族。」

[某人說如果ta的手有譜尼一半多就不用擔心作業問題了,譜尼手多真的很了不起!]

譜尼的身高可能有三米半多……戰聯幾個說話都要抬著頭好累……

「對於這個你們有什麼打算么。」

「我們打算先復活暗聯,但沒有辦法……」繆斯苦惱地撓了撓頭。

「如果你們能拿到他們的DNA,我可以協助你們復活——他們沒有精元是么?」

「只有DNA就可以復活?」

「我比你們卡蘭星系精元復活術高級吧。」


「……」

「我說一下,如果你們能拿到能量、毛髮、血液之類的,就具備復活條件。」

聽到這裡,戰聯幾個覺得難度還是大了些,但布萊克臉上更陰了。

他的手不安地摩挲著那個紫色的扣子,裡面有他兄姊的頭髮。


「布萊克,你有什麼心事嗎?」

「沒有。」布萊克淡淡地回了卡修斯一句,看起來反應不大。


「那,那譜尼閣下就等我們的好消息吧!」 在一片,無盡的,黑暗中……

誕生……

睜眼,猩紅的眸子里閃現著迷惘。

「記住你們一生的目標——殺戮!」

兩個字,印在腦中,印在心中,印在,那無辜的目光中。

從誕生,就沒有溫暖。感情,如同被墨雲遮住的月光——隱隱約約有個概念吧,卻又遙不可及。

黯淡的日光無法帶來什麼溫暖,美麗的星系也給不了什麼感觸。一日日,一月月,與血腥與殺戮同行,將神經麻木。

唯一有感覺的,就是不小心誤入有些聖地。強大的守護者將他們麻痹的身體,靈魂踩於腳下,帶給他們痛苦,絕望,與孤寂。

不知這樣渾渾噩噩了多久,直到一個迷惘稚嫩的聲音打破了瀰漫著血氣的氣氛,「老大,我們這樣做,對嗎?」

對嗎?

心底最柔軟的一部分被觸動了。

開始困惑,開始不滿,開始反抗……

卻被無情地打垮:「叫你們做什麼你們做就是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