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上次全班第一已經是逆天,這次竟然全校第七!」

更是有同學調侃:

「不是考零分把老師氣死,就是考高分把老師嚇死,初曉曉的學習生涯該不會像打遊戲一樣,開了掛吧?!」

初曉曉慢悠悠的和虞歌櫻來到校園公告欄。

此刻,一群人都自動讓出一條道來給他們,崇拜,嫉妒,難以置信……

各種目光在同學們的眼中展示。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的口:

「初曉曉,你到底是怎麼考出那個高的分的?可不可以教教我?我可以交學費的!」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對啊對啊,初曉曉,你現在不是很窮嗎?是不是連學費都交不起了?那你幫我們補課吧!」

「只要能讓我考出好成績,保證你擺脫貧窮,背LV的包,塗紀梵希的口紅,開寶馬的車……」 不過頃刻間,一群人就直接將初曉曉圍了個水泄不通。

因為虞歌櫻和初曉曉走在一起的緣故,所以,她自然不能倖免。

面對這一切,虞歌櫻忍不住吐槽:

「曉曉,你在學校以往都是不受待見的,此刻這麼多人要拜你為師,心情如何?」

初曉曉:「咳,其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美女子。」

初曉曉自然聽出虞歌櫻調侃的意思,此刻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她才沒有收徒的意思。

然而,若是初曉曉直接拒絕,這些人估計會以為她是不願分享,藏著噎著。

初曉曉擺出一副思考的模樣:

「你們真的想考高分?真的很好奇我是怎麼做到的?」

一群人母雞點頭一般連連稱是,那雙眸子透著渴望:

「對啊對啊!誰不想考高分呢?那意味著能上好的大學啊!」

「不過,這個學期過後就高考了,還來得及嗎?」

有人又忍不住疑惑,擔心沒那麼容易。

但大部分人都一臉的熱衷,那雙期待的眸子彷彿又星星在閃動:

「初曉曉,幫幫我們吧,只要能考出好成績,你想要什麼,我們就給你找出什麼來!」

「我貌似不缺什麼東西。」初曉曉回答。

葉墨寒恨不得將所有的一切都給她才罷休,她又哪裡會缺什麼?

何況,哪怕她真的需要些什麼,這些人也未必就能給她,不過就是說說罷了!

當然最最重要的一點:

『初曉曉是個特別記仇的人,這些人都曾說過她的壞話,嘲笑她,鄙視她。』

初曉曉又怎麼可能不計前嫌的幫他們?

看著眾人期待的眼眸,初曉曉的表現有些漫不經心,她思考了一番才回答:

「其實考高分不難,做幾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擬,掌握了這些竅門,一切都是小意思!」

初曉曉並沒有欺騙他們,而是在實話實說。

成功沒有捷徑,只能努力與加油!

他們以為她很風光,然而,她為了考這個分數,背後里付出的努力又有幾個人知道?

「初曉曉,就你?」

「一個整天考零分的人,會認真學習?真把我當傻子了?」

「就是就是,寧可相信母豬會上樹,也不相信初曉曉會看書!」

聽著初曉曉的話,眾人都是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顯然,根本不相信初曉曉的『鬼話』。

他們覺得,初曉曉不過是不肯將考高分的捷徑告訴他們,瞎編一個理由搪塞罷了!

初曉曉早已經猜到這些人會是這番反應。

此刻,她無所謂的笑了笑。

「我考零分怎麼了?我憑本事考的零分,有本事你們也考零分啊!」

「一群連零分都考不出來的人,還總是自命清高的瞧不起人,真是笑話!」

虞歌櫻一直站在一旁陪著初曉曉。

她見證了一群人從一開始的熱情到最後的譏諷,對這些人早已經無語。

當然,她也為初曉曉不值得,本來還擔心初曉曉會寡不敵眾,會吃虧,現在看來,她根本就是瞎操心了。

虞歌櫻忍不住附和:

「說的對!有本事你們也考零分啊!」

「初曉曉能考零分,也能考高分,考得了全校倒是第一,也能擠進全校第十名,你們呢?」

「還是掂量著自己幾斤幾兩,再嘲笑別人的好。」

虞歌櫻說完,拉著初曉曉就離去。

初曉曉看著虞歌櫻牽著她的手時,那堅定決絕的樣子,唇角的笑忍不住上揚。

雖然她其實不需要什麼保護,但是被保護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啊!



報完名,下午便進行尖子班的終考。

一場規模不算大,但競爭卻異常激烈的考試,就這樣開始了……

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場激烈的搏鬥,因此每個人都打著十二分的精神。

離考試還有二十分鐘,初曉曉進入了考場。

周圍沒什麼熟悉的人,初曉曉也並不關心到底有哪些人,只是低著頭,繼續的複習著。

沒想到,一雙手突然從身後,拍了拍初曉曉的肩膀。

「曉曉!」

是張文月的聲音,她一過來就坐到初曉曉的身後,並忍不住驚呼:

「曉曉,你這次考得真是太棒了!」

「這一次考試,真的是你的真實水平嗎?」

初曉曉看了張文月一眼,沒有回復,只是笑了笑。

「文月,這個寒假我就沒見過你,你去哪裡了?」

「韓國。」張文月回答。

說著,她更是從包里拿出一盒沖劑:

「這是我從韓國帶來的,具有美白潤膚的功效,你每天早上喝一杯,保證皮膚水潤白皙,Q彈到能滴出水的那種。」

張文月一雙眸子全是討好的笑意,可只是注意觀察,就能看到那裡隱藏不住的怨恨。

她永遠都忘不了她去找林恩澤的那天,卻突然失·身的場景。

每每想起那些畫面,她就恨不得殺人,她思考了很久,總覺得這一切都太過巧合。

她想了很久,也許,那個背後害她的人是初曉曉!

畢竟,除了初曉曉,誰還會知道她和林恩澤的關係?

初曉曉接過那盒東西,唇角微微上揚。

她盯著張文月,忍不住詢問:

「文月,你去韓國做什麼?」

被問及此,張文月的臉上閃過幾分不自然,她去修復處·女膜了。

她有大好的青春,怎麼甘心就這樣毀了?她還想嫁給葉墨寒呢!

若是沒有完整的身體,葉墨寒怎麼會看得上她?

「最近有一些親戚在那邊做生意,所以就順路和家裡人過去看看。」

張文月隨便扯了個理由,唐突過去。

而她似乎更在乎遞給初曉曉的這盒東西,忍不住又交代了一句:

「曉曉,這個東西在韓國很火的,你試試看效果如何。」

「如果好的話,我下次我去韓國繼續幫你帶回來。」

「謝謝了,文月。」

初曉曉看了張文月手中的東西一眼,最終淺淺一笑。

目光嚴寒。

這盒東西,又見面了。

前世的一幕幕,依舊在她腦海中回蕩……

唯一不同的是,前世的張文月,騙她說這是從英國帶回來的,如今卻說是韓國,真是有趣!

張文月給初曉曉的這盒東西,裡面裝著一種很罕見的毒藥,並且曾經深深的傷害過她。

如今,既然再見面,她不讓張文月領悟到這東西的威力,那就太便宜了這個惡毒的女人了…… 「不用謝。」

「曉曉,你成績這麼好,待會你盡量讓我看一點唄~」

「我最近都沒有好好複習,我可不想被掉到普通班去。」

張文月說著,一雙眸子更是帶著討好的笑意。

「文月,不好意思,我不能答應你。」初曉曉直接拒絕了。

真以為運氣好,和她坐得近,就可以抄她的試卷?

初曉曉怎麼可能忘記張文月陷害她的事!

就單單說她上次故意騙她作弊,後來又故意向校長舉報的事,就可見這個女人心腸多壞。

張文月的脾性向來是你幫了她,她反倒倒打一把的人,這種人,最喜歡把別人當成她的墊腳石,一步一步往上爬了。

初曉曉腦子有坑才會幫她!

「為什麼?曉曉,你是怕我抄了你的,考得比你好嗎?」

張文月沒料到初曉曉會拒絕她,尤其是在她還送了初曉曉東西的情況下。

此刻一雙眼眸,已經全是控訴。

「不為什麼,怕有人和老師舉報,到時候又抓到你就慘了。」

「畢竟小人還是挺多的,那些背後告狀的人多了去,文月,我怕你不小心又中招吃虧!」

初曉曉說著,一雙眸子別有深意的打量著張文月。

初曉曉擺明了就是在指桑罵槐,上次那個小人,不就是張文月嗎?

「咳咳,曉曉,上次是上次嘛,這次不一樣的……」

張文宇被初曉曉一番話說得有些窘迫,奈何她卻沒法發作,只能硬生生忍著初曉曉拐著彎罵她。

「別,哪一次都一樣,小人多了是,防不勝防!」

「更何況,文月你最近的運氣似乎不太好,還是別冒險了。」

初曉曉擺明了,不願意給張文月看。

張文月心裡不爽,奈何又不能翻臉,只能笑了笑。

「哈哈,沒事,我相信我能考好的……」

反正,初曉曉也不一定每一次都考得好,她還不稀罕呢!



考完試,走出校園,正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裡。

初元冠一身中山服,看起來和藹可親,但那和藹可親的外面下,隱藏的不過是一顆醜陋的心罷了!

看到初曉曉過來,他討好一般,臉上掛著討好的笑意。

「曉曉,這次期末考試我聽說你考了全班第七名,真是爸爸的驕傲啊!」

「跟爸爸回家去吧,雖然葉墨寒對你很好,但你們畢竟都還年輕,這樣莫名其妙住在一個屋檐下,會讓外人說閑話的。」

說著,更是直接打開車門,一雙眸子溢滿期待。

「爸爸?」

初曉曉聽到這聲稱呼,唇角忍不住扶起嘲諷。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