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好意思,最後就剩了這麼點菜,也不值當再熱了。」喬一巧倒也直率,「咱們回你家去做點什麼吃吧。」

趙鋼忙不疊搖頭,連說:「怎麼能怪你呢,是我下班太晚,而且晚到不像話了。還得感謝你幫我帶了一晚上孩子,這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要不真不知會有多手忙腳亂呢。」

趙鋼的這番話,完全是發自肺腑的,見到李浩寧跟喬一巧玩得那麼開心,趙鋼真的是高興還來不及呢。

這個時候,他似乎才注意到,喬一巧今天的打扮格外好看。

「噢,喬阿姨要到我們家去嘍!」李浩寧從兩個大人的商量中聽出似乎有這個意思,便歡呼著去扯趙鋼。

趙鋼有些局促地試圖躲開李浩寧的手,卻被他的小手抓得緊緊的。

「你就別客氣了,咱們這就去你家,給你弄點吃的東西。這麼晩了,你還一直餓著肚子,這怎麼能行呢。」喬一巧落落大方的一番話,說得趙鋼也沒得反駁,只好乖乖跟着李浩寧的牽引往前走。

「我們家實在是亂,真不好意思讓你進去。」到了家門口,趙鋼竟變得扭捏起來,磨蹭着腳步,不急於去開門鎖。

喬一巧從他手裏拿過鑰匙,靈巧地打開了門鎖,推門進去。

「這家裏也沒見你說的那麼亂呀,一個小舅舅,一個小外甥,倆人生活的地方能弄成這樣,已經相當不簡單了。」

喬一巧的這番評價,讓趙鋼頗感欣慰。

他知道,這還真得感謝李浩寧這個小傢伙。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要照顧李浩寧,他才不會花費那麼多精力去收拾屋子哩。

讓屋子儘可能利落點,擺在頭一位的目的就是保證孩子的安全。

上次那個電源插座的事,就曾嚇得趙鋼出了一身冷汗。

後來又陸續經歷過燃氣灶、打火機、洗衣機等造成的幾次有驚無險。

萬幸的是,這幾次都沒釀出禍端,算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吧。

但幾次警鐘之後,趙鋼徹底把他這個小小的家裏可能存在的安全隱患全部清除了。

在工廠工作過,太知道安全的重要性了,也正是由於有在工廠的那段經歷,他才有辦法有招數從根源上杜絕後患。

而後來從事的工作,則給他的審美品味打了個底子,在這裏貼點畫,在那裏放個小飾品,不費錢也不需要搭多大的工夫,美感登時呼之欲出。

當然,由於房子自身的先天不足,比如,面積不大,光線不好等,有些缺陷是難以克服的。

加之趙鋼成天帶着李浩寧早出晚歸,疲於奔命,沒有多少收拾屋子的工夫,有些地方也顯出疏於打理的零亂。

「屋裏亂了點,但絕對能夠保證孩子獨自在家的安全,」趙鋼這話說的十分自信,「儘管如此,我還是不放心把他一個人留在家裏,只要有一絲可能,我都不能讓孩子身邊沒人。姐姐姐夫的職責落在我這個當舅舅的肩上了,怎麼辦?只能咬牙扛着。」

喬一巧被他的話所感染,聽他說完,忙接過話頭:「趙鋼,不是我說你,你有點太要強了,自己頂着那麼大的壓力生扛,哪能扛得過來呢!」

趙鋼苦笑一下,道:「不是我要強,責任來了,只有我自己去扛,這誰能替得了啊?」

喬一巧輕撫一下李浩寧的頭頂,細聲細氣地說:「正因為這責任重大,你擔起來吃力,才更需要別人的幫助呀。」

言來語去間,喬一巧把家裏能吃的東西基本都給翻岀來了。

幾包速食麵,幾個雞蛋,半包餅乾,還有幾顆剩菜葉……

與其說屋角的那是冰箱,倒不如管它叫「玩具儲存櫃」——裏面放的玩具遠遠多於吃的東西。

大概是李浩寧沒的可玩了,閑極無聊,便把一些玩具給搬進冰箱裏了。

又大概是趙鋼平日也不怎麼開冰箱,或者開了冰箱也沒注意到,或者看到了也沒心思沒精力去拾掇,於是形成了這樣的奇觀。

「浩寧,能不能告訴阿姨,」喬一巧邊往外胡擼玩具,邊向李浩寧打問,「是不是你把這些玩具擱到冰箱裏的呀?把玩具擱進去究竟是為什麼呢?」

李浩寧乖乖地接着喬一巧一樣一樣遞給他的玩具,稚氣又認真地回答道:「我怕他們跑丟了,就讓他們都住到冰箱城堡裏面。」

小傢伙的腦洞,讓喬一巧止不住噴笑,笑了好一會兒,把李浩寧直給笑得愣了,咧著嘴呆看着阿姨那張如花笑臉。

等笑夠了,喬一巧這才騰出嘴來繼續發問:「浩寧好可愛,不過阿姨還想問你,你把這些小勇士、小動物、小汽車都放進冰箱城堡里,他們都冷不冷呀?會不會凍壞呢?」

喬一巧本是隨口一問,待李浩寧指給她看其中的玄妙時,她忍俊不禁。

。 一群帶著黑色面具,穿著單薄的風衣,高大健碩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幾個男人。

他們動作很辣的掠殺著,在場所有的喪屍與怪物。

粗暴的一拳打進了他們的心臟,再猛的一扯出來。

就看到跳動的灰黑色心臟,在他們的手掌心裏面跳動著。

那些人緩緩的拔掉了上面的晶體,輕挑的扔掉手中的心臟。

接著又乾淨利落的,去對付著下一個喪屍與怪物。

雖然他們的身上也有著負傷,不過整體來看還是得到了大量的晶體。

本來庄塵對於這樣的事情,並不會多加的關注。

在末世之中想要變強大,基本上是每個人的願望。

可是他在無意中的瞥眼,看到了其中一個人鞋後跟的字母。

他的腦袋裡面,頓時想到了在蔡清冷的居住地方遇到的那一群人。

可是剛剛不過是一個晃眼而已,並沒有讓他看清對方鞋後跟的裝飾。

他著急的在房頂上面奔跑著,移動著自己的位置。

為的就是把那個人的鞋子,能夠更全面的看在眼裡。

庄塵終於在一棟房子的房頂,看到了那個人的鞋後跟上面就是一個大寫A的字母。

並且跟他在蔡清冷那裡看到的圖案,是一模一樣的,就連位置都是準確無誤。

他心中的憤怒噌噌上漲。

「既然敢對我的人下手,那就要來承受我的怒火。

這一件事情,我不會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放棄。」

庄塵半蹲著身子在房頂上,他的手恰好摸到了一個瓦片。

憤怒的他捏成了碎渣渣,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殘渣。

腦袋裡面想到了一個法子。

他以順序撿起房頂上的瓦片。

輕而易舉把自己手中的瓦片掰成了幾塊。

在他的食指與中指之間夾著一個碎瓦片,他盯著下面人的一舉一動。

在看到其中一個人,用他的身體狠狠的騎在怪物的脖子上面。

雙手高高舉起的匕首,就要插在怪物的眼睛裡面。

庄塵嘴角勾起一笑,順勢將瓦片扔了出去。

瓦片正好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那個人的身體被措不及防的打了下去。

他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傷口,看著那湧出來的鮮血。

可是他現在根本來不及去細想,這個瓦片到底是從何而來?

他面前的龐然大物已經掙扎著站起了身子,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

就要向他的腦袋咬過來。

他惶恐的在地上翻滾著,身子堪堪躲過它的攻擊。

「老六你這是什麼情況?」

「該死。」

「……」

周圍的人看到了這樣的情形,都有些疑惑不解。

分明剛剛才看到他,立馬就要把這個怪物給獵殺了。

怎麼不過眨眼的功夫,就被它瞬間逆襲了局面?

幾個人低聲的咒罵著。

他們紛紛地擺脫了自己手上的怪物,團結一致地踏著步子向他跑了過去。

共同的去解決這個怪物。

為首的那個黑衣人身子靜靜地站在原地,他饒有趣味的看著自己眼前的這一群人舉動。

庄塵對他的好奇心更加的多了幾分,他手下的這幾個人,分明跟上次那群人是兩撥人。

並且實力也是不容小覷。

不由得對為首的那個黑衣人,產生了一絲探索。

但不管結果是怎樣的,都想要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

庄塵看到一個身材比其他人都要高大的人。

他雙腳輕點在怪物的身體上,飛身來到了與它脖子同高的地方。

一根藍色的繩子瞬間纏繞在怪物的脖子上面。

他利用自己身體的重量,往後墜落迫使怪物的身體往後仰。

其他人也掄起了自己手中的大刀,就要給它的脖子與心臟各來上致命一招。

庄塵盤著腿坐在屋頂之上,他再次掄起了兩個碎片瓦的分別扔向兩個主力的人。

他們雖然同時感受到了一股凜冽的攻擊,但此時卻沒有辦法躲避。

只能夠被硬生生的攻擊了個正著。

他們的手臂上跟腰上,都分別碎片打進了身體裡面。

給怪物的致命一擊也被人打斷,還沒有碰到怪物身子,就重重的墜落在了地面之上。

其他人皆被惱怒的怪物給打倒,吐出一口鮮血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一臉痛苦地看上了其他兩個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人在暗算我們大家小心。」

「……」

他們這個時候也終於發現了庄塵的存在。

抬頭打量著四周的環境,卻沒有找到他躲藏的身影。

「究竟是那個見不得人的臭魚爛蝦,在暗算我們?」

「有種出來給我們決鬥,躲在暗處這算什麼英雄好漢?」

「……」

他們一邊躲避著怪物的攻擊,一邊去憤怒的怒罵著。

庄塵並沒有把他們的話語,給聽進自己的耳朵裡面。

他們的身上也不是多乾淨,雙手更是沾染了鮮血。

道貌岸然的傢伙居然如此來指責自己,聽起來也是格外的諷刺。

正打算尋找這機會把其他的碎瓦片,攻擊著他們。

可是他靈敏的耳朵動了動,清楚的聽到在他的身側傳來了輕微的走路。

鞋底與房頂上的瓦片進行了摩擦。

庄塵淡然的撇過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鞋子。

通體黑色的鞋子有著昂貴的獵豹頭飾,放在鞋子的左右側作為了裝飾。

鞋帶也是整齊劃一的打著結。

庄塵抬起頭,看到了眼前這個人戴著黑色的面具。

居高臨下的盯著他,眼睛裡面沒有一絲溫度。

冰冷的不由得的雙手起了雞皮疙瘩,後背更是汗毛直立。

「只會躲在暗處使用暗器的鼠輩,也膽敢在我的眼前耍著手段。

恐怕是不知道地獄也是有門。」

他在說這話的同時,他的手中凝聚出了一道火光。

Related Articles

張元一也樂的自在,正好也餓了,轉了下輪盤,開始重點進攻桂花魚。

很快,張元一感受到一道冷冷的目光,正是那...
Read more

在這一刻,他只看到了早已沒有喜怒哀樂的唐時易,冰冷無情,恍若沒有靈魂的傀儡。

心裡一痛,他再也不忍心違背,只能應了下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