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真的了,鷹爺爺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敖丕信誓旦旦,楚陌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體內熱血的沸騰。

「我儘力吧!」其實,用不著敖丕說,楚陌也是會全力把它拿下,他也是很想看看能夠讓敖丕如此看重的是何等寶物,「不過小鷹你可得做好再次賣寶的準備,如果真是難得的寶貝的話,在場眾人一定會拼了命競爭的,屆時就算是把螟蛇鎖盤陣給賣掉也不一定夠的。你知道的,這麼點錢乍一聽好像很多,但其實也沒有多少,就連之前的四品戰技天雷崩都賣到了三十二萬兩黃金的高價,你看中的寶貝還不定得多少錢呢!」

「放心!」敖丕一改摳門的毛病,大大方方的道,「只要能將它拿下,就是讓我傾家蕩產也願意!」看來,那東西的確是對它很重要。

楚陌不禁更好奇了。

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那巨大的擔架落到了蕭婉萱的面前,她隨手將那十幾個大漢遣到一邊,在一片驚呼的叫聲之下一把將那黑幕揭開。

「那是??????骷髏?」

「不,應該是某種妖獸的骸骨,可是這也太大了一些吧!」

??????

一股難聞的惡臭氣息瀰漫開來,眾人不自在的後退幾步之後,目光又是不由自主的投射向了那巨大的擔架之上,映入眼帘的並非是大家所猜測的什麼巨寶,但見目光所及,是一具有些腐化了的巨大骸骨。

「開什麼玩笑,一具妖骸而已,算是什麼絕世奇珍!」

「這莫言拍賣場瘋了吧,沒有東西賣也不用拿這麼噁心的玩意兒拿出來糊弄人啊!」

??????

場中議論紛紛,呈現出一片喧囂之色,所有的人都似乎對此有些不滿,一些人見狀更是十分不雅的當場嘔吐起來。

就連主持拍賣的主人,翩若驚鴻的蕭婉萱也是難以保持優雅從容的姿態,在惡臭氣息的首當其衝之下,高挺精緻的瓊鼻十分不自然的微皺了皺。

雖然她早就知道所拍賣的真實物品,但看她的樣子,貌似也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小鷹,這難道就是你所說的跟你血脈相連的寶物?那該不會是你某位近親的遺骸吧?」楚陌也不禁心生被戲耍了的感覺。

看形狀,那骸骨的原型應該是某種巨禽,初步判斷,它死去至少已經有好幾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時間了,別說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半點血肉,就連屍骸都已經不再完整。但若仔細觀察的話,卻隱隱可以看到骸骨的深處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光芒,似乎有著一種來自於洪荒猛獸的暴虐之氣在其中醞釀,身雖死,但餘威尚存,隱約間迸發開來的強大氣息竟然讓整個拍賣廣場都陷入一片壓抑的情境之中。

區區一具骸骨都能保留有如此強大的威壓,可想而知,它生前應該是一隻多麼強大的存在。

不過,死物畢竟是死物,對於在場的眾人來說,這麼一具屍骸似乎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價值。

「諸位,這具屍骸是太古戰場中所得,雖然種族不詳,但卻可以斷定其生前是一種極為兇悍,甚至是超脫妖境的強大存在,就憑其經歷上千年甚至更久的時間卻依舊能夠保持如此完整的形體,就可窺其一斑。經我莫言王室的強者鑒定還發現在骸骨之內有著擁有著一種十分精純而又奇異的能量,若是能夠汲取出來充分利用,不僅能夠從根底大幅度的改善體質,更是能夠助長無上修為,將實力提升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境界。大家想想,一頭屬於天地間的巔峰所在的地境以上妖獸,超脫生死的強大力量,即便是能夠得到它億萬分之一的真元,那也是無上的機緣,就算是人王境的超級強者見到,只怕也會為其趨之若鶩,其中的好處,想必也不用我多說了吧!」蕭婉萱畢竟非常人,短暫的調整之後,很快就又回復了優雅從容的姿態,開始神情款款的為大家介紹起這算是莫言拍賣場順德分場有史以來最為奇特的拍賣品。

「超脫妖境?地境妖獸?」蕭婉萱的話語好似在人群中再次投入了一顆重磅炸彈一般,轟然爆炸。

地境,這兩個字對於在場的所有人而言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這可是這個時代真正巔峰的存在。< 就連莫言王朝的三大龐然大物的創始者元天一、雲淼仙子,還有那早就已經隕落的莫言王,據傳也不過就停滯在這個修為,這等強大存在,那可是跺跺腳整個天地都要顫三顫的人物。

這妖骸身前竟然就是那種存在?這對於順德城的所有人,包括四大家族而言,可都是極其震撼的一件事情,他們可還從來沒有人有幸親眼見過那種人物。

如果蕭婉萱所言全都屬實的話,那這妖骸的確是值得全力爭奪。

不過能夠在場的顯然都不是普通人,他們全部都有著超脫常人的思維。

蕭婉萱身為莫言拍賣場的拍賣師,所代表的是莫言拍賣場的信譽和形象,在眾目睽睽之下她自然是不能胡編亂造,夸夸其談,她既然這麼說了,那自然是有所根據。

不過,她所沒有吐露出來的信息,卻是耐人尋味了。

或許,這龐大妖骸的確是屬於地境的存在;或許,在這妖骸的骨架之中也的確蘊含著一股還未泯滅的精純能量。

但既然如此,莫言王朝又怎會把如此珍貴的東西拿出來。不說那股能量的大小,單是屬於地境妖獸所擁有的本命精元,就足以使得人王境的強者都趨之若鶩了。這股能量若是被九重人王境的巔峰強者得到,他憑藉分析參化這股精華,一舉悟透地境玄妙,超脫人體極限,突破那最後一層桎梏也不是不可能的。莫言王室又怎會捨得把此奇物拿出來。

解釋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將那股能量給汲取出來化為己有。

那既然是連莫言王室的強者都無法辦到的事情,在場之人又怎會具備如此超凡脫俗的能力。

「這具妖骸的起拍價是十萬兩黃金,每次加價五千兩黃金,現在開始拍賣!」

在蕭婉萱宣布了起拍價之後,場中卻是再次沉寂下來,眾人皆是低聲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似乎是在衡量著其中的價值是否值得。

「楚陌,你還等什麼,還不快點將它拍下來!」在楚陌身上的敖丕卻是急不可耐,見楚陌也遲遲沒有動靜,不禁催促道。若非怕暴露形跡,影響到楚陌,它說不定已經親自出手搶奪了。那凶禽的屍骸對它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或許楚陌猜測得沒有錯,那凶禽說不定還真的跟敖丕沾親帶故。雖然它什麼都沒有說。

「別急,再等等!」楚陌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一邊淡淡的觀察著場中的情況,一邊安撫著敖丕,「還不是出手的時候,大家現在只是觀望,但我若是表現出急切的樣子,說不定會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到時候價錢一路狂飆,要競爭起來可就有些麻煩了。我們不能讓人感覺到這屍骸的價值。 妙手空間:重生甜妻要造反 ??????」

楚陌心底嘿嘿一笑,「除非你現在再拿一堆寶物出來賣掉,我們若是資金充裕的話,那就什麼都不用顧忌了。」

這是典型的大灰狼誘導小白兔,可一向精明的敖丕卻是一門心思都在那屍骸之上,竟渾然沒有察覺。


「資金你不用擔心,我會支援你的,你只要把東西給我拍下來就好了!」敖丕心念傳動之間,楚陌就感覺到自己掌控的那部分空間袋之中又多了幾樣東西。

「還真給我了!」楚陌原本只是揶揄一番,沒想到敖丕竟然真的這麼配合,他心下不禁激動澎湃。

以敖丕之前拿出來的螟蛇鎖盤陣陣盤來看,它出手的東西,又豈會是凡品。

楚陌不禁急不可耐的溝通空間袋,急欲一窺珍奧,對於他來說,這才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空間袋中楚陌掌控的那塊區域之中多出來的是三樣東西——一個黑色大鎚、一件赤色鱗甲,還有一座外貌陳舊、看起來有些古樸的黑塔。

「怎麼小鷹拿出來的寶物不是黑漆漆的,就是看上去奇形怪狀東西?」楚陌突然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不禁暗自腹誹。不過有了上次的經驗,他倒是知道這三樣寶物一定也是有其獨到之處。

「楚陌,你磨蹭什麼,你再不競拍可就要晚了!」敖丕見楚陌依舊沒有動靜,不禁有些火急火燎。

「安拉,在流拍之前我一定會出手的!我向你保證,那玩意兒最後一定是你的囊中物。」雖然有了敖丕的資源,但楚陌卻依舊沒有出手的打算。雖然這三件寶物加上螟蛇鎖盤陣的價值拍下屍骸已經綽綽有餘,但這些東西楚陌早已將其當做是自己的私有財產,他自然是得要精打細算的。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依舊是沒有人競拍,就連財大氣粗的四大家族似乎都什麼明顯的動靜,環顧著難得沉默的拍賣現場,蕭婉萱優雅笑容的背後卻是有些無奈,「果然是要流拍了嗎?我早就說了,這些人又不是傻子,怎麼會因為幾句不著邊際的話就花這份冤枉錢。原本還想將它作為壓軸寶物的,幸虧有了螟蛇鎖盤陣補上來,要不然就成笑話了!」

蕭婉萱玉手輕輕抬起,眼看就要當場宣布「流拍」的結果。

「楚陌!」敖丕嘶聲咆哮,一股強大的心靈風暴衝擊著楚陌,似乎楚陌若是再繼續不作為,它就要不顧一切的衝出來了。雖然可能因此引起一些麻煩,但這些麻煩跟自己的修為相比卻是顯得有些無足輕重了。

「好了,不要急!」楚陌乾笑一聲,就要示意馨兒為自己報價。之前他所有的競價都是要馨兒代替的,這也是他佯裝大人物所必須的頤指氣使之勢。

「我出十萬零五千兩黃金!」一個淡然而又雄渾的聲音響起,竟然搶在楚陌之前叫了出來。

正是三號貴賓室中當中的魏延林。

十萬多兩黃金雖然不是個小數目,但對於財大氣粗的燎原幫來說卻也不是不能承受,魏延林選擇這個時候出手也是有著一點賭博的意思,若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真能從其中獲得天大的機緣。那無論是對於燎原幫還是他個人來說都有著難以想象的好處。

給讀者的話:

除卻楔子不算,終於一百大章,各位大大們,為了陌主的崛起,跪請輕抬尊貴的右手,點一下收藏,送一張推薦,東風不勝感激!< 當然,賭博是需要節制的,這十萬五千兩黃金也算是他的底限了。不過,他很有信心,他相信沒有人會在這個節骨眼跟他競爭,包括其他三大家族。

「娘的,這魏延林添什麼亂啊!」楚陌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若是有實力的話,他真想衝過去把魏延林暴扁一頓,新仇舊恨一起算。

蕭婉萱卻是美眸一亮,「魏延林先生出價十萬五千兩黃金,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要加價!」

她其實也只是職業性的一問,能夠有人出價,就已經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十一萬兩黃金!」哪知話音剛落,卻是立刻有人介面道。

正是楚陌讓馨兒報的價,在這最後關頭,他也沒有必要再藏著掩著了。

「恩?」楚陌的價格一出,不僅是魏延林和蕭婉萱,就連場中眾人都不禁一陣錯愕。

魏延林出價還在情理之中,畢竟燎原幫財大勢大,也是有著一定的資本搏上一把,但是一般人就不一樣了,那不僅要有著強大的魄力,還必須得有著雄渾的財力支撐。

「六號貴賓室,什麼人在裡面?」

眾人第一次猜測起了六號貴賓室內貴賓的身份。雖然說能夠坐在貴賓室裡面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但因為之前楚陌都只是小打小鬧的競拍過一些靈丹妙藥,倒也並沒有過於引人注目,畢竟,除了四大家族和城主府的人之外,一些有著貴重物品放在莫言拍賣場拍賣的顧客也是能夠暫時享有這份殊榮的。

「原來是墨竹先生!」蕭婉萱也是聽谷陽說起過「墨竹」其人,她心裡其實也一直都對於這個拿出螟蛇鎖盤陣陣盤的神秘青年有些感興趣,「原來墨竹先生也對這妖骸感興趣,這倒是我們拍賣場的榮幸了!」

蕭婉萱不著痕迹的恭維了楚陌一番,巧妙的就在別人的心裡烙下「墨竹是一個大人物」的印記,這也算是側面的為這妖骸做了個小廣告,畢竟,大人物有著大人物的獨特眼光,能夠被大人物看上的東西,自然有著其價值之處。

這也算是她最後為這妖骸所做的努力。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精明睿智就是連楚陌都感到有些佩服。

「墨竹先生願意出價十一萬兩黃金,不知道有沒有人要再加價?」蕭婉萱笑意吟吟,美目流轉間,卻是定格在了四大家族所在的貴賓室之中,要說在這時候還有人競爭,那也就只有這幾家大戶了。

「可惡,什麼墨竹先生,哪兒冒出來的人!」三號貴賓室中,魏延林憤怒的一拳轟擊在桌子上,桌子登時四分五裂,此時的他陷入了一個左右為難的局面。

這畢竟是賭博,若是繼續競價,卻是唯恐最後得不償失,可是若放棄,卻等於是讓他向在場的人承認他懼了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墨竹先生,這未免讓他的面子上有些過不去。

若是其餘三大家族的人競拍也就罷了,畢竟他們四家都是一個層面上的勢力,各家競爭之間偶有勝負,那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但如果對象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十二萬兩黃金!」幾番思量之後,魏延林咬了咬牙,試探著再把價格提了一提。

「十二萬五千兩黃金!」楚陌心底大罵之餘,臉上卻依舊是不動聲色,隨手示意馨兒,再次往上加了五千兩黃金。


「該死!」魏延林臉龐漲紅,卻是不再往上加價,十二萬兩已經是底限中的底限了,他的銀兩可是要用來做最後壓軸的競爭的,實在犯不上為了賭氣而胡亂揮霍。

此時他的心裡甚至在想,這是不是其餘三大家族為了算計他刻意放出來的暗鉤,「墨竹?我不管你是什麼人,順德城這一抹三分地,是我魏延林的天下,你今天竟然膽敢得罪我,我就絕對不會讓你好過!」魏延林的臉上劃過一抹陰冷之色,他的心中已經在合計事後怎麼收拾楚陌了。他一點都不擔心楚陌腳底抹油,帶著那龐大的妖骸,又能夠跑到哪裡去。他卻是不知道楚陌有著空間袋這一神物。

「十二萬五千兩!墨竹先生出價十二萬五千兩黃金,不知道還有沒有再加價的??????」約莫等了一會兒,見魏延林遲遲沒有動靜,蕭婉萱又再問了三遍,「既然如此,那這妖骸的最後得主就是六號貴賓室的墨竹先生了!」

蕭婉萱最後拍板,隨即立刻揮手示意那十幾個大漢將這具妖骸抬到六號貴賓室中去,雖然知道這龐然大物抬到貴賓室有些不雅,但她卻是知道楚陌身上擁有著空間袋。

「這該死的魏延林,竟然害我足足多花了一萬兩黃金!」楚陌心中暗罵之餘,卻又是立即去向敖丕表功,「怎麼樣小鷹,我說不用著急的吧,只要我一出手,這妖骸必是你的囊中之物,你還一個勁的催催催,未免也太不信任我了吧!」

「行了,算你能!」敖丕一門心思都在妖骸之上,卻是沒有心情跟楚陌鬥嘴,「你幫我問問看,那妖骸到底送上來了沒有!」

「交給我了!」楚陌轉向了馨兒。

馨兒察言觀色,不用楚陌說話,她已經搶先說道:「墨竹先生,那妖骸已經讓人送上來了,請稍微耐心等上一會兒。」

「恩!」楚陌表情漠然的點了點頭,他也是理解,畢竟,那妖骸也太過龐大了一些。

須臾之間,拍賣現場又已經成交了三宗拍賣,而那巨大妖骸卻終於是姍姍來遲,送到了門口。不過門口太小,他們也是無法將其抬進來。

「不用費勁了!」楚陌瞥了一眼,隨意的朝著門口一揮手,敖丕在暗處發力,空間袋之中的空間之力在它的控制下瞬間席捲而出,包裹著那龐大的妖骸一下消失不見,把那十幾個大漢看得是目瞪口呆。他們雖然力量驚人,但畢竟也只是普通的下人,何曾見識到過如此場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終於到手了!」敖丕在楚陌心底狂笑,「好精純的血脈力量,我如果能夠將其完全吸收煉化,和本體融合一起,一定能夠修為大進,甚至最後突破地境,蛻去妖體,化為人形也不是不可能的!」

「小鷹,這大傢伙該不會真是你近親吧?」楚陌卻是帶著幾分好奇和疑惑,「它如果真是你的親戚,你這樣把它給煉化了豈不是大逆不道、欺師滅祖?」

「呸,別胡說八道,我哪裡來的親戚,自我有意識以來,就孤零零的一隻鷹,無父無母,也沒有什麼兄弟姐妹!」說到這,敖丕不禁有些黯然,「不過還真別說,這具屍骸的血脈和我倒是有幾分相近,也不知道是什麼,總之不是碧眼青雷鷹就是了!」

「恩?」楚陌本來只是隨口說說,卻沒有想到勾起了敖丕不幸的往事,他倒是沒有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敖丕卻是孤兒,它的身上竟然還有著不為人知的悲痛。

「誰說你沒有兄弟姐妹的,小鷹,以後我就是你的兄弟!」楚陌受到敖丕心緒的感染,心中突發奇想,沖著敖丕脫口而出。

敖丕跟楚陌有著血契的聯繫,雖然楚陌是收益者,擁有著單方面的掌控權,但對於血脈之間那絲微妙的聯繫它卻是能夠微微感應到一些,它能看得出來,楚陌說出這句話絕對是發自心底的。

「這小子平日里雖然有些無恥兼無賴,但至少在我遇到的那麼多人當中卻沒有人能夠比得上他的這番真誠!」敖丕的心底不禁湧起幾分暖意,此時的他再看向楚陌,似乎一下覺得這個「害」了自己一生的小子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可恨。

「呵呵,那既然你當我是兄弟,那是不是??????嘿嘿,是不是能把這個血契給解除了啊!」敖丕也是精靈狡猾之輩,立刻就打蛇隨棍上,「你看,世上哪有人會用血契來束縛自己的兄弟的!」

「呃??????這個嘛??????」楚陌卻是打起了迷糊,「我剛才說了什麼?我怎麼不記得了?啊,糟糕,我不會是失憶了吧!」

開玩笑,楚陌又怎會如此輕易的中計!

雖然他的確是有點同情敖丕的身世,但他也不會傻得輕重不分。良師難得,他現在需要敖丕,他若想儘快提升實力,離不開敖丕的教導,他現在若是直接解除血契,以敖丕的一向作風,它不立馬展翅高飛,拍拍屁股走人才怪,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他雖然有心將敖丕當做自己的兄弟,但誰知道敖丕是怎麼想的,楚陌雖然年輕,但防人之心卻是懂的。

防鷹也一樣,在他的實力沒有足夠強大,或者是敖丕讓他感受到鷹同此心的信任之前,他是絕對不會做這頭腦發熱的傻事的。

就算他什麼都不需要,但也總不能不考慮自己的安全吧,誰知道敖丕心底是否還有著怨氣,它若一走了之也就罷了,若是一時興起報復一下,那可真就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他冒不起這險。他還要留著有用之軀為父親報仇呢!

「無恥!」楚陌的行徑落在敖丕的眼裡,它心底剛剛升起的感動卻是剎那之間煙消雲散,他恨恨的罵了一句之後,就逐漸沉寂下去了,「你自己慢慢玩吧,我還要好好研究一下這具屍骸,看看該怎麼入手,將其價值最大化的利用。」

「接下來就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物了!」又一輪拍賣下來之後,蕭婉萱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再次將場中的氣氛給掀了起來,原本拍賣失利的一些人黯淡的眼神都是剎那間亮了起來,他們也是急切的想要看看這最後壓軸的究竟是一件什麼寶物。

在拍賣開始以前,大家也曾經是暗中多方打聽過,可是最終卻是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這不免給人營造出了一種神秘的感覺,但正是這樣,大家卻越是想要知道。雖然明知自己競拍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能夠見識一下也是好的。


大家如果知道原本的拍賣物品就是差點引起冷場的巨大凶禽屍骸,只怕最後就得失望而回了。

「這次的壓軸物品是由六號貴賓室的墨竹先生所提供!」蕭婉萱風華絕代的玉臉浮現出一抹動人心魄的笑容,她玉手輕揮,白皙如同羊脂白玉的纖纖玉手優雅的指了指楚陌所在的房間,笑道,「那是一樣奇寶,我相信在場,尤其是有著家族勢力的客人一定會十分感興趣的。在這裡,請容婉萱先賣個關子。現在,有請拍賣場主事谷陽先生,下面將由谷陽先生為大家介紹這最後一樣寶物!」

說話間,蕭婉萱玉步輕移,婀娜的身材裊娜移動之間,站立到了一旁。

隨即,大家就看到谷陽手上拿著一個方形錦盒出現,不急不緩的登上了高台,來到蕭婉萱的身旁站定。

「谷陽? 愛投羅網 ,人級強者,竟然要由他親自來主持拍賣,那究竟是一樣什麼寶物?」

「神秘兮兮的,究竟搞什麼鬼!」

「竟然是那個六號貴賓室當中敢於跟燎原幫較勁的墨竹!他到底拿出了一樣什麼寶貝,竟然能夠將拍賣場所有的拍賣品都給比下去,作為壓軸出場,難道比四品戰技還要寶貴?」

??????

眾人火熱的目光盡皆凝聚到了谷陽手中的錦盒之上,面容浮現一抹殷切與企盼之色。

「大家好,我是拍賣場主事,谷陽,這最後一場拍賣就由我來親自主持。相信大家已經十分熱切的希望一窺我手中的這件奇寶,在此,我也就不多廢話了!」谷陽面帶微笑,銳利的目光卻是緩緩自四周一一掃過,在眾人熱切的眼神中,他才終於緩緩地打開了錦盒的蓋子,向眾人開始介紹道,「在我手中的是一座陣盤,相信大家也都知道陣盤是什麼,在這裡,我就不過多的介紹了。」< 「這陣盤當中刻畫的是一座完整的大陣,叫做螟蛇鎖盤陣,只需要一個元海境和六個聚元境的修鍊者以自身元力配合操持,就能夠將其中隱藏的陣法祭出來籠罩足足方圓數百丈的區域,可以抵擋住一般人魄境的修鍊者源源不絕的進攻,其價值足以媲美中階人寶。在我們順德城這一畝三分地,我敢說,任何家族若是有此寶鎮族,只需抽出一點點力量就可將本族基地防護得固若金湯,進可攻,退可守,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寶物!還有一點,大家可以放心,此陣盤雖然不是我莫言拍賣場之物,但經過我們拍賣場的顧大師鑒定,這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大家絕對可以放心競拍!呵呵,若是眾位不想要的話,我們莫言拍賣場倒是希望能夠將其拍下!」

最後,谷陽還小小幽默了一把。不過雖說是幽默話,但大家都知道,谷陽的話就是城主府的意思,也就是說,城主府也將參與此次競拍,並且對於此次的拍賣也是志在必得。

妃從天降︰王爺的異世王妃

「螟蛇鎖盤陣?媲美中階人寶?只需要一個元海境和六個聚元境修為的修鍊者操控大陣,就可以護住方圓數百丈的區域,可以抵擋一般人魄境強者源源不絕的攻擊?」

谷陽透露的信息如同一個又一個的重磅炸彈,不斷的轟擊著大家的心靈,他的話音剛落,廣場當中已經湧起一片喧囂的議論之聲,這一回,就連一直安然坐在貴賓室之中的四大家族都有些坐不住了。

「沒想到此次拍賣竟然會有此珍寶。螟蛇鎖盤陣,我們家族要定了!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代價!」

在幾個貴賓室之中,以魏延林、燕齊飛、韓天宇為首的眾人都表達了決心,甚至於楚沛也是志在必得之色。

人魄境實力的強者已經是幾大家族的巔峰力量,若是有此陣法,就足以毫無顧忌的在順德城橫著走了,容不得他們不重視!

「看場中的轟動程度,這螟蛇鎖盤陣一定能夠拍出一個好價錢,這回我可發財了!」楚陌環目四顧,心裡不禁樂開了花。他已經理所當然的將那視為自己的私藏。

「此陣盤起拍價十萬兩黃金,每次加價五萬兩,現在,競拍開始!」充分調動起了大家的情緒,谷陽也不再多言,直接就宣佈道。


Related Articles

這要是壓中了,真是來錢快啊! 嗖~

一股莫名其妙的陰風忽然灌入房間內,將燭光...
Read more

還沒等秦寧詢問這是怎麼回事。冰火龍王已經開始跟對方罵架了。

「嗨嗨嗨,小長蟲,怎麼說話呢?這肯定是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