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先教你基本的靈力循環,靈虛于丹,沉氣于田……」

「請問,這丹和田在哪裡?」白宇浩弱弱的問道。

「你連這個都不懂?」藍媚發現自己好像還真是自找麻煩,早知道如此,她就應該隨便找個人來教這個傢伙。

「我失過憶下,所以,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記得了。」白宇浩故作哀怨的嘆了口氣。

「失憶?」藍媚微微一愣,但馬上就恢復如常的說道:「下腹肚臍半指……」

「肚臍,半指……」白宇浩拿手指在肚臍附近比劃了一下,然後,深吸了一口氣,緊接著,就使勁吃奶的力氣,擺出一副拉不出來的樣子。

「你在幹嘛?」藍媚見狀,不禁問道。

啄定男神:101度獨寵 不是要沉氣于田嗎?我正在使勁的往下沉……」白宇浩一本正經的說道。

藍媚聽完,頓時白眼一翻,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於是,看了白宇浩一眼,猶豫了一下,突然雙指一併,指尖頓時騰起猶如火苗般的銀色光芒,朝白宇浩的下腹點去。

白宇浩只覺得突然有什麼東西從下腹竄進了身體里,有點痒痒的,麻麻的,但並不難受。

「我用我的靈力在你身體內示範一次經脈的循環路線,如果你記不住的話,你就自生自滅好了!」藍媚盯著白宇浩說完,然後,一邊念著要教授給白宇浩的第一層口訣,一邊利用自己注入在白宇浩體內的靈力,從丹田開始,在白宇浩身體的經脈之中循環靈力。

循環了一周后,藍媚就收回了手,對白宇浩問道:「記住了嗎?」

白宇浩笑著點點頭。

「真的?」藍媚不確定的問道,因為她覺得以白宇浩這種資質,就算最基礎的靈法入門,至少也要學上十天半個月的。 失憶總裁萌萌妻 ,幾乎跟沒有一樣,難怪剛才測試的時候,連龍靈之力都差點無法釋放出來,而如此微弱的靈力循環起來,也十分困難!

「這資質差並不是他的錯,但是,他多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吧?我看他恐怕堅持不了太久的,遲早會選擇放棄。真想不明白為什麼聖龍珠會選擇這麼一個弱者來融合?」藍媚心裡困惑道。

等藍媚回過神的時候,就見白宇浩一邊念著第一次口訣,一邊聚起體內僅有的微弱靈力,開始依照剛才她引導的經脈路線,開始做起了循環,儘管靈力微弱,但她能夠依稀看到有個亮點在白宇浩身體內遊動,一周下來,竟然絲毫無誤。

「你竟然一遍就記下了?」藍媚詫異道,其實,她剛才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因為就算再有天賦的御靈者,剛學習靈法的時候,都很難分辨靈力循環的經脈路線。至少她就沒見過幾個能一遍就完全記住的,更重要的是,剛才白宇浩甚至連丹田都不知道在哪,所以,很難想象白宇浩能在她引導了一遍后,就能夠獨自完成靈力循環的。

「這很難嗎?」白宇浩見藍媚有些驚訝的表情,便笑問道。因為他真的沒覺得很難,以他與生俱來的能夠將動物的基因密碼都倒背如流的超強記憶力,哪怕是什麼修鍊靈法,經脈循環這種他從未接觸過的抽象知識,也都能迅速進行記憶和掌握。

藍媚頓時啞口無言!

「這傢伙明明就是資質很差,卻能一遍就掌握靈力循環,這到底……」藍媚此刻也無法理解白宇浩身上出現的這種強烈的能力反差。如果說,一遍就掌握了靈力循環,那只有天賦資質極高的人才能辦到。可是,白宇浩偏偏又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沒有什麼天賦資質的御靈者。

「是不是我做的有什麼問題?」白宇浩見藍媚突然不說話了,不由問道。

「一般般,沒有什麼大問題。」藍媚有些違心的說道。

隨後,藍媚便將玄龍訣後面的另外八層口訣一併傳授給白宇浩,自然也是被白宇浩一遍記住。

「你繼續修鍊吧,時間到后,自己過來集合。」藍媚丟下一句話后,就轉身走了回去。

「難道是我太聰明,把她嚇到了?」白宇浩大笑一聲,然後,繼續專心修鍊起來。因為他知道這是他變強的第一步。

這時,走了沒幾步的藍媚,突然回頭看了修鍊中的白宇浩一眼,神色古怪的自言道:「這傢伙確實有點奇怪!巫女大人還讓我關照一下這傢伙,別讓他把我氣死就不錯了!」

!! 一個時辰后,藍媚召集所有人集合。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和藍媚四目交錯了一下,嘴角輕勾的點頭一笑,卻惹來藍媚的白眼。

「這女人還真是一會一個性子!」白宇浩發現藍媚就是個善變的女人。

「相信你們應該全部記住了玄龍訣的九層口訣,因為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以後不會再教你們了。你們每天至少要用玄龍訣修鍊兩個時辰,當然,越多越好,修鍊玄龍訣可以增進靈力,尤其你們之中一些靈力比較弱的,更要加倍努力。否則,一個月後,就準備自己滾蛋。」藍媚說著,眸光就不由瞥向了白宇浩。

「另外,就是飼養好你們的戰獸。戰獸是御靈者除了自身之外的另一大戰力,在上陣對敵中,不僅可攻可守,而且還能牽制奇襲,與戰獸的配合越默契,御靈者的實力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所以,戰獸對御靈者來說,猶如自己的生命一樣重要,千萬不可輕視。尤其是你們之中肯定有人以為現在所擁有的戰獸,只是用來過渡的,等有了更厲害的戰獸或戰龍,甚至靈獸或靈龍后,就直接將其放逐,所以,沒必要好好的對待。我警告你們,如果你們抱著這樣態度的話,肯定會後悔的!」藍媚聲色俱厲的說道。

「解散之後,都知道要先做什麼吧?誰敢渾水摸魚,我讓他跑到明天天亮!」藍媚環視眾少年後,十分嚴厲的喝道,說完,留下兩個副官監督后,帶著其他幾個副官,就轉身離去。

很快的,一群除了三個少年之外,其他少年立刻繞著朝龍場跑了起來。

本來如果是十圈的話,白宇浩肯定就乖乖的跑了,但是,藍媚偏偏讓他跑二十圈,他自然心有不甘,雖然不能渾水摸魚,但藍媚也沒說要什麼時候跑完,所以,他便慢慢悠悠地繞朝龍場小跑起來,其他挨罰的少年跑完了五圈,他才跑了兩圈不到,還神情悠閑的哼著小調。

但此刻的白宇浩並沒有注意到,天空中突然一道龐大的紅影划空而來,吸引人在場所有少年的注意力,不禁駐足仰目。

「龍,居然是龍……」

「好威風啊,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一隻!就算是普通的戰龍,我都心滿意足了。」

「是啊,就算傾家蕩產我都想要一隻!」

「都別做夢了,想要駕馭龍,就算是皇族御靈者,起碼要地斗級以上的實力,而且還只能勉強的駕馭一星戰龍,龍可不比一般的戰獸和靈獸,需要很高的技巧和實力的。」

……

就在這些少年驚嘆時,那紅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然朝白宇浩身後飛去。

白宇浩只聽一聲嘶吼在他身後響了起來,轉頭一看,就見一隻龐然大物般的紅色龍影鋪天蓋地而去。

「龍?!」這種感覺白宇浩可是記憶猶新,第一次見到那個平胸女,他就差點沒命,可是,這隻渾身赤紅的龍究竟是誰的?如此想著,不禁抬頭一看,就見還有一道嬌影坐在上面,正用十分冰冷的眸光看著他。

「藍媚!」白宇浩表情抽搐的叫道,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沒等白宇浩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身後的那巨大的龍嘴猛然一張,一團烈焰便迸射而出,熱氣騰騰,直燒他的屁股而來。

「我的媽呀!」白宇浩見狀,立刻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地就撒腿往前飛奔,同時心裡暗道,這女人不僅善變,而且心如蛇蠍!

「赤魅龍,好好的陪他玩玩。」藍媚拍了拍自己的愛龍。

赤魅龍撲扇著巨大的雙翅在白宇浩後面窮追不捨,時而噴出一道烈焰,害得他只能玩命的狂奔。


而那些跑在前面的少年,見到被藍媚玩得很慘的白宇浩,紛紛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甚至有些不停的拍手叫好。

「你們都愣著做什麼?難道想和他一樣嗎?」負責監督的兩位副官,立刻對那些少年大喝道。

那些少年聽完,立刻臉色一變,不敢怠慢,繼續跑了起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白宇浩突然雙腿一軟,踉蹌了幾下,險些就要摔倒,但身後那赤魅龍的烈焰可沒有打算等他,直接從他的身體右側,一擦而過,頓時,讓他感覺右臂傳來灼熱的痛感,低頭一看,右臂的衣袖已經被燒破,焦紅一片。

「我靠!玩真的啊!」白宇浩罵了一句,見藍媚根本沒有手下留情的打算,心裡咯噔一下,只能繼續沒命的跑了起來。

一直跑到上氣不接下氣后,白宇浩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最後,撲騰一聲跪在了地上,雙手撐地。

而此刻,那赤魅龍也毫無停勢的衝來。

嗷嗷!

突然,一道嬌小的身影不知從哪冒了出來,一瘸一拐的竄進了白宇浩和赤魅龍之間那咫尺的距離。

白宇浩回頭一看,不禁叫道:「小傢伙!」同時,心裡驚道,它是想救我嗎?

騎在赤魅龍上的藍媚,本來只是想給白宇浩一點教訓,但見到突然竄出的小傢伙,似乎有些措手不及,剛想叫赤魅龍停下。

!! 可赤魅龍見到小傢伙后,竟然發出一聲驚人的龍嘯,如臨大敵般不受控制的繼續前沖,同時,一團烈焰在口中孕育而生,比起之前的似乎要更具威力!

藍媚見狀,神色頓時一驚,試圖想要平撫突然見狂暴的赤魅龍,但是,卻無濟於事。

已經沒有什麼力氣的白宇浩見到小傢伙馬上就要葬身在烈焰之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猛然站起身體,衝到了小傢伙身旁將它抱起護在懷裡。但就在此時,赤魅龍口中的烈焰已然迸射而出,帶著驚人的衝擊,瞬間,將他籠罩吞沒。

「糟了!」藍媚見狀,神色陡然一緊。

而在場的其他人見到這突然發生的一幕,也有些目瞪口呆。

白宇浩只覺得強烈的熱浪從四面八方襲來,四周火茫茫的,猶如身處煉獄一般,那吞著火蛇的炙熱火焰彷彿要將他融化一般,眨眼間,他全身的皮膚一下子乾裂起來,傳來陣陣毒辣的刺痛。

「我要死了嗎?可是,我還什麼都沒有做……所以,我不能死!」白宇浩的目光在黯然了一下后,突然猛然閃爍起來,湧起強烈的求生**,同時,他左臂的龍靈紋一下子變得耀眼起來,一縷縷混沌的光芒不斷從龍靈紋中升起,相互交織,形成一個混沌的漩渦,將迎面而來的烈焰瞬間吸盡,眨眼間就消失無蹤。

就在那漩渦將赤魅龍噴吐出來的烈焰吞噬一剎那,白宇浩體內那原本猶如星火般的靈力,忽然閃爍了起來,猶如初生的嬰兒一般慢慢的漲大了一點。

不過,此時白宇浩似乎並沒有察覺到自己的龍靈之力擁有某種奇特的能力。


這時,狂暴的赤魅龍終於被藍媚安撫了下來,停在原地,嘴中煙氣直冒。

「這到底是……」見到烈焰突然消失的藍媚,神情更是驚異萬分,婀娜的身姿急忙從赤魅龍身下,邁動著修長的美腿,走到白宇浩的眼前。

「你夠狠……」白宇浩抱著小傢伙,抬頭看著走來的藍媚,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藍媚娥眉一簇,她哪裡想得到赤魅龍會突然失去控制。

白宇浩哼了一聲,不理會藍媚,徑直抱起小傢伙,看看它有沒有受傷。

「你的戰獸不是應該關在籠子里的嗎?為什麼會跑出來!」藍媚看到小傢伙后,不禁問道。剛才突然不是小東西突然跑出來,赤魅龍也不會失控,儘管她不知道赤魅龍為何失控的原因,但多少和小傢伙跑出來有一點關係。

但讓他在意的是,如此弱小的一隻戰獸,竟然在感應到自己的主人有危險時,義無反顧的挺身而出,這一點令她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按理說,弱小的戰獸見到比自己強大的存在時,都會產生恐懼和怯意,尤其還是在如此巨大的差距面前,更何況,龍是高於任何靈類的種族,一般的靈類只會嚇得根本無法行動。

可是,這小傢伙不僅不怕赤魅龍,而且還膽大包天的想要擋住赤魅龍,如果這小傢伙不是天生無腦的話,那肯定有什麼其他的原因!

「因為我沒有把它關起來。」白宇浩應道。

「你太胡鬧了,你這樣讓戰獸亂跑,是很容易出事情的。」藍媚就想為什麼這小傢伙會跑出來,原來是白宇浩沒有把它關起來。

「別說的好像是我的錯一樣,誰讓你整我的!」白宇浩生氣的應道。

「那是因為你無視我的命令!」藍媚凝眸說道。

「切!」白宇浩撇了撇嘴。

「你不是說要在三個月內修鍊到玄龍訣第三層嗎?以你現在這種程度,別說三個月了,就算是三年,你都不可能達到。」藍媚訓斥道。

「你放心,我一定說到做到!」白宇浩詭異的冷笑一聲,便抱著小傢伙,甩身離去。

回到房間后,白宇浩把小傢伙放到床上,然後坐了下來,脫下自己上身的練功服,看了一下右臂,只見一大塊的燒痕赫然入目,傳來陣陣的鑽心刺痛。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醫務室!」白宇浩自言了一句,剛想起身,身旁的小傢伙嗷嗷的叫了兩聲,突然用舌頭舔起了他右臂的傷口。

「我知道你心疼我,但你的口水又不是葯。」白宇浩笑著摸了摸小傢伙的頭,正打算把小傢伙抱開,驀地,他發現右臂的刺痛忽然減輕了,低頭一看,被小傢伙舔過的地方,那燒痕逐漸變小,傷勢也減輕了不少。

「我靠,小傢伙你的口水是什麼做的?竟然能有治療的神效。」白宇浩猶如發現寶藏一般,將小傢伙高高的抱了起來,然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然後,又放了下來,目光賊亮的摸著下巴道:「如果現在有工具的話,就可以馬上提取小傢伙你的細胞,進行基因研究!」

小傢伙突然感覺到自己主人的不懷好意,立刻掙扎地跳出了白宇浩懷裡,躲到床腳,嗷嗷的嗚咽起來。

「哈哈,瞧你嚇的,放心吧,我不會把你解剖做成標本的。」白宇浩很沒良心的大笑道,突然想起什麼,立刻將小傢伙抓了過來,然後,將它翻了個身子,開始替它做身體檢查。

!! 本來白宇浩只是打算先檢查一下眼前的這個小傢伙殘疾的原因,但是他把小傢伙反過來后,就發現小傢伙居然沒有明顯的性別特徵,分不清公母,除此之外,其他身體特徵上,就和正常的動物完全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這個小傢伙的口水似乎具有某種神奇治癒能力,顯然是身體內擁有某種特殊構造和基因。


「我所做過的基因實驗中,有培養過一隻超細胞基因的壁虎,和這個小傢伙有類似的治癒能力,但是那隻基因壁虎的治癒能力只能作用於自己本身,但是這個小傢伙的口水除了治癒它自己之外,沒想到就連人類身上的傷勢也都能夠進行治癒,也就是說小傢伙身上的基因絕對是非常特殊的!」白宇浩不由的以專業的角度想道。但可惜的是,他現在不可能把小傢伙弄回現代世界,而以這個世界目前的科技技術來說,肯定是無法做什麼基因實驗的。所以,他也只能看著小傢伙眼饞。

不過,白宇浩還是想到了一個簡易的辦法,用來測試小傢伙口水的治癒能力究竟有多強。他把自己的手指頭給咬破,然後,伸到了小傢伙的嘴前。小傢伙也不客氣,直接一口就咬住了他的手指,用力的吮吸了幾下,等他抽回的時候,手指上的傷口已經癒合。緊接著,他又咬破了剛才的傷口上,繼續給小傢伙吸了幾下,在差不多拿出來到時候,他就發現傷口癒合沒有前一次快。

運用這種方法如法炮製的嘗試了幾次后,他就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小傢伙的口水雖然具有很強的治癒能力,但是,在同一個傷口作用多次之後,就會將這種治癒能力不斷的減弱。這也說明,他的身體對小傢伙的口水產生了一些抗體和排斥。所以,他也可以藉此判斷,這個小傢伙口水之中所含的某種成分,是人類身體所沒有的,卻能夠讓人體傷口神奇治癒。

接著,白宇浩才繼續給小傢伙的四肢做起了檢查。很快,他就發現小傢伙左後肢有微小的傷痕口,但是呈鮮紅色的,顯然是剛癒合沒多久。他立刻用大拇指按了上去,微微用力,這時,小傢伙馬上就痛苦的叫了起來,在他懷裡掙扎,發出嗚嗚的聲音,好像很痛似的。

「看來小傢伙應該是在出生的時候,左後肢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就被割傷了,很有可能傷到了自己的腳筋。這小傢伙應該不知道是自己的腳筋受傷,只是出於本能,就用它那神奇的口水給舔癒合了。所以,飼獸廄的人也沒有發現什麼,還以為這個小傢伙是天生殘疾的。」白宇浩立刻推斷道。也就是說,小傢伙並不是天生殘疾,而只是意外受傷罷了。

知道了原因之後,白宇浩立刻回到外頭的庭院里,摘了兩根比較堅韌的花枝,然後,把自己的練功服破碎的右臂袖完全扯下來,撕成細小的布條,將那兩根花枝固定在小傢伙的左後肢上,將正左後肢懸空起來,不讓其著地。因為如果傷到腳筋的話,還一直勉強用力站立,那也只會讓傷勢更加的惡化。

這小傢伙一下子成了三腳貓,站都站不穩,連續摔了好幾次,最後,只好就這麼趴在床上,嗷嗷叫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白宇浩眼睛忽閃忽閃的。

「忍一忍吧,我這可是為了你好啊。只要你把腳傷養好了,你就可以和其他戰獸一樣生龍活虎的玩耍了。」白宇浩摸了一下這個小傢伙的腦袋,嘴角浮起一絲笑意道。

小傢伙似乎也聽懂了白宇浩的話,又試著用三隻腳勉強站起來,雖然還是顯得搖搖晃晃的,但是卻並沒有摔倒,只是走起路來還是顯得怪模怪樣的,笑得白宇浩前俯後仰樂不可支。

夜幕緩緩降臨,夕陽西下,殘陽如血。

一個穿著灰袍的男子抱著兩大塊血淋淋的生肉,每塊起碼有十斤重,走進了白宇浩的房間,分別丟到兩個籠子前後,便朝外頭走去。。

白宇浩見狀,立刻叫住問道:「喂,大哥,這些生肉都是給戰獸吃的嗎?」

「廢話,難道還是給你吃的?」那灰袍男子停下腳步,一臉不滿的模樣,態度極為惡劣的應道。

「那你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食物啊,比如蔬菜,水果之類的,光光吃生肉,很容易使得戰獸們膽固醇高,引起肥胖的,這樣他們的戰鬥力會嚴重下滑的。戰獸其實和人一樣都需要一個合理飲食的,這樣才能保持他們自身的健康!」白宇浩連忙應道。

「有病。」灰袍男子怒罵了一句,直接轉身走人,連看白宇浩一眼的心情都沒有。

「你才有病呢,我可是專家。我所研究培育出來的基因動物,不是跑的比車子還快,就是一頭能把一堵牆給直接撞塌了呢,各**方都千方百計的收買我,希望我能公布出一些動物的基因排序,但都被我嚴詞拒絕了。」白宇浩極為不屑的對灰袍男子的背影說道。

就在此時,房間外頭突然響起一陣敲鑼打鼓聲,然後,就是一聲吆喝道:「吃飯時間到!」

「看來你以後只能跟我一起吃。」白宇浩想著,抱著小傢伙走出了房間,跟著其他少年走出那硃紅色的大門,穿過一條長廊,拐進了一個小門內,就見到一個大院子內,擺著幾張長桌子,其中一張上面擺滿了一盤盤的大鍋飯菜,兩個廚子正忙著給排隊的少年們打飯打菜。

不過,眼下除了白宇浩帶著小傢伙之外,其他少年都沒有帶自己的戰獸出來。所以,那些少年也都用頗為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免不了對他又是被指指點點,暗地裡偷偷笑話他。

白宇浩乾脆充耳不聞,在輪到他盛飯的時候,負責給他打飯菜的廚子,見他抱著這個小傢伙,好心的提醒白宇浩道:「戰獸的食物不是已經送過去了嗎?」

「我知道,但是就只吃那麼一大塊生肉實在是太沒營養了,搞不好會得肥胖症的。」白宇浩一本正經的應道。

「戰獸他們不吃肉,難道還是吃草的啊!」四周的那些少年一聽,頓時鬨笑起來,都覺得白宇浩就是瘋子。

「吃草可是能補充相當豐富的維生素的,反正,以後我吃什麼,它就吃什麼。」白宇浩冷冷的白了那些笑話他的少年一眼,心中暗道,很快你們就會知道自己是有多麼的愚蠢了!

「我在這裡幹活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願意和自己的戰獸一起吃飯的皇族御靈者。」那廚子笑著說道,生怕白宇浩不夠吃,特地還給白宇浩多打半份。

打完飯菜,白宇浩回過身後,他就見那些長桌子幾乎都被人坐滿,而有些少年見到他后,故意就用腳把身旁的空位置霸佔了,明顯就是不願意他坐在他們身邊,擺明在欺負白宇浩。

最後,白宇浩就乾脆直接就找了角落的偏僻地方,一屁股直接坐到地上,抱著那個小傢伙共享晚餐。

「對了,我還沒給小傢伙起名字呢!」白宇浩看著在一旁吃得正香的小傢伙,突然想起道。

琢磨了半天,最後給小傢伙起了一個令人有些啼笑皆非的名字,龍不像!按他的話來說,名字並不重要,重要的就是一聽就能讓人記住!

吃完晚飯之後,白宇浩就抱著他的龍不像回了自己的房間,就見那個愛耍帥的叫姬風的少年,正蹲在籠子前,拿著手上的一把鋒利的匕首,把籠子前的生肉切割成小塊,將它們一一丟入籠子裡面,喂他的那隻虎面戰獸。


Related Articles

「好!」紀夏眼眸炯亮,「那我們是尋找『天之晶石』還是『地之碎片』?」

林風搖搖頭。眾人無不是一怔。要進入下一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