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姐,請回答我的問題!」甄意幾乎咄咄逼人,雙手抓住了小王面前的證人席,「你當時,是不是戴著耳機在看電影!」

「反對!言語誤導!」尹鐸起身。

審判長道:「反對無效,證人請正面回答被告律師的問題。」

「不……」小王才開口,甄意大聲提醒,「技術人員可以分析出你的電腦在什麼時間做了什麼事,王小姐,你想做偽證嗎?!」

小王沒法撒謊了,羞愧地低下頭:「是。」

現場一片嘩然,甄意趁勢追問:「我可不可以認為你其實沒有看到戚勉?」

「不,我看到了!」小王急了,「雖然我沒有及時過去,但我真的看到他從拐角跑出來!」

尹鐸:「反對,無關推論!」

審判長看向甄意:「反對有效,請辯護人提出更有根據的問題。」


「是。」甄意瞬間禮貌下來,重新問問題,「你看見戚勉拿著打火機?」

「是。」小王坐直了身子,很確定,急切道,「我說在3點3分和10分見到戚勉,沒有說謊。正是因為我在看電視,所以才知道確切的時間……」

「我說過回答問題就行,不要引申。」

甄意觀察她的神色,知道她說了真話,在這方面已經沒有多的可以挖掘,問的越多,反而會讓審判員確信:她雖然有撒謊,但在這方面說了實話。

她語氣太凶,小王默默往椅子里縮了縮。


甄意重新問:「你看到戚勉拿著打火機?」

「是。」

「描述一下。」

「金屬的,長方形。」

甄意點頭:「你在酒店服務,會不會偶爾看到客人用打火機?」

「會。」

「進出你們酒店的客人通常用哪種打火機?」

「都是比較高檔的。」

甄意微笑:「我可以認為,大部分是金屬的,長方形嗎?」

小王愣了一下,聲音低下去:「……是。」

「那有沒有可能,你其實沒有看到打火機,但因為慣性思維,你以為你看到了打火機。」

「不是。」小王尖銳道。

「反對!」

甄意沉默了一下,換問題:「王小姐,剛才我給你看證據的時候,你幾度眯眼,請問,你是否有輕度的近視?」

「是。」小王垂了一下眼睛。

甄意看在眼裡,一目了然:「你在近距離看電影的同時,去看遠距離的戚勉,你能看清他手中的打火機嗎?」

不等小王回答,尹鐸抗議「反對!」

而幾乎是同時,甄意已轉身看向審判長,鞠躬:「我對第二個證人的問題問完了。」

旁聽席里爆發出紛紛議論。

「肅靜!」

小王擔憂地離庭。

甄意回位時,看一眼尹鐸,他並不著急,對她豎了豎大拇指,自在掌握的樣子;

旁聽席上,言格依舊不感興趣也不煩膩的模樣;

言栩低頭搗鼓他的魔方,

甄意看見他幾秒把魔方復原,又幾秒把它搗亂,像個機器人。自娛自樂,一點兒不無聊。

「……」

作者有話要說:昨天的一切都是幻覺,請大家自動濾除,記住我一貫邪魅狂狷酷拽霸的冰山冷麵攻的形象。

法庭比較麻煩,有很多程序,念規則啊,介紹職務啊,詢問被告一系列問題啊,要走很多規定的步驟,寫出來就太多了,所以很多省略。也沒有按照既定的順序。

嗯,說個正事。如果碰巧我寫的東西剛好是讀者妹紙了解的領域,一定要不吝嗇地挑錯加拍磚。

寫作算是一個大家都相互學習的機會,希望妹紙們幫助9成長,

筆誤錯字20分小紅包,術語專業之類錯誤,送100分的紅包。非常大非常大的錯誤送非常大非常大的紅包。整篇文都錯了,把9送給你們,2我自己留著……

(這條適用於之后的所有文。)

mua~~~~

最後,言栩的意思是……延續?

大家猜猜,接下來會發生神馬? (本文庭審制度參照普通法系,即英美法系;非大陸法系。)

接下來盤問鑒定員,在這個案子里,就是法證人員。

盤問這類人比證人簡單,因為他們只會陳述事實。這次代表官方做鑒定的是一位姓陳警官。

「陳警官,目前得出的控告我當事人的物證有,腳印,油漆桶上的指紋,打火機上的指紋,對嗎?」

「對。」

「對腳印及油漆桶上的指紋,我的當事人剛才已經給出他的解釋。我想請問,警官在地板上有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腳印呢?」

「有。有酒店工作鞋之類的,我們排除過。」

甄意挑重點:「所以,腳印不是只有我當事人的了?」

「是。」

「案發現場的油漆桶呢,上面只有我委託人的指紋嗎?」

「是。」

「請問你們檢查過,那個桶是否曾裝過水呢?」

「這倒沒有。」

「請問,上面只有我當事人的指紋,這表示,絕對只有我的當事人拿過桶嗎?」甄意格外強調「絕對」二字。

陳警官思索半刻:「嚴格意義上,不能。」


「為什麼呢?」甄意明知故問。

「因為別人如果帶手套,就不會留下指紋。」這種話借官方之口說出,效果會更好。

甄意很滿意,問:「那我可不可以假設,如果我的當事人拿油漆桶潑了水,有人戴著手套拿桶潑了油漆和汽油的混合物,也會留下這種讓人以為我的當事人潑了易燃液體的情形?」

「可以這麼說。」

「至於打火機上的指紋,那本來就是我當事人的打火機,這其實不能用作證據吧?」

「是。」

「還有電梯的井道,由於電梯下沉,轎廂頂部可以輕易爬上去。轎廂里的易燃漆都燒乾了,可以判斷它究竟是潑進去的,還是倒進去的嗎?」

「倒進去?」鑒定人疑惑。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的當事人潑的是水,等他走後,有人爬上轎廂,打開安全窗,從上面沿著牆壁倒可燃物進去,並躲過監控,能排除這種可能嗎?」

「不能。」

甄意微笑,遞上一張照片:「圖中顯示,三角鎖處於非複位狀態,我可不可以理解為,廳門是外部人員用鑰匙打開的?」

「可以。」

「請問你們有沒有找到那把三角鑰匙?」

「沒有。」

「所以,有沒有可能,是第三人打開了廳門,而非我的當事人?」

「有。」

甄意款款回頭,看審判長:「我的問題問完了。」

法庭上再度有人竊竊私語,陪審員們也相互交換著眼神。

甄意在心裡舒了一口氣,她知道,她能做的已經達到最好。

中途短暫休庭。

甄意看見被告席上戚勉如釋重負,感激卻又彆扭地看著她。甄意做了個「堅持住」的口型,收回目光。

旁聽席上,聽眾在小聲交流著想法,畢竟,剛才辯護人的一番言論把控方的人證物證攻擊得支離破碎,著實太精彩。

甄意回頭看,大家都交頭接耳,只有言格,目光清然,似乎在看她。他始終端端坐著,格外遵守法庭規矩,尊重法庭尊嚴。

她忽然心情大好,低頭髮了條簡訊過去:


「厲害吧!高端吧!印象深刻吧!」

他原坐得背脊筆直,下一秒,緩緩低下頭,從口袋裡拿出靜音的手機,看了一眼,又抬眸看她,泰然自若地又坐直了。

他沒理她。

甄意哼一聲,又發了條簡訊過去:「過會兒我贏了官司請我吃飯。」

十幾米外,言格再度低頭看了一眼,依舊沒什麼反應。

但很快,簡訊回來了,一個字:

「好。」

甄意滿意地握緊手機,很好,今晚就算是第一次約會嘍!

這時,尹鐸走了過來,說:「甄律師擦邊球打得很好。」

甄意搖搖頭:「不,我在陳述事實,控方用如此經不住推敲的證據就想給人定罪,這才是打擦邊球。」

「希望你過會兒還能如此有底氣。」他笑容滿滿招了招手,轉身走了。

楊姿立刻問:「意,尹檢察官看上去有必勝翻盤的把握啊,怎麼回事?」

剛才甄意的辯論非常精彩,全公開直播著,可不能像空中樓閣塌掉,堆得越高,摔得越慘啊。她害怕出庭的時候還被記者們罵。

甄意不作聲,判斷尹鐸是虛張聲勢,還是說哪裡有漏洞她沒有察覺?

她得立刻回憶篩查才是。

此時,就聽江江彷彿心有靈犀,說:「意姐,證人名單證物列表都完整了,沒有新的東西,剛才你盤問的時候,我記錄並檢查了你的語言,我方沒有疏漏。」

「好。」她擰擰她的臉,「江江,不虧是我帶出來的。」

江江吐舌頭:「請意姐以後別對我那麼毒舌。」

「我這是為你好。」她笑。

話這麼說,心裡還是疑惑,尹鐸今天並沒怎麼表現,這不像他,太不像了。

旁聽席上,言栩抬眸望了一眼,低下頭去,繼續玩連環:「言格?」


「嗯?」

「你介意嗎?」

「介意什麼?」

「那個穿西裝的。」

「……嗯……有點兒……」

「那…..加油。」言栩說。

「……」

#

再度開庭,各方問話完畢,程序上只剩尹鐸對戚勉的再次問話。

戚勉這次沒了第一次那麼緊張,準備充分的樣子,可甄意心裡反而沒那麼輕鬆了。

「你潑水是為了教訓齊妙?」

「是。」




Related Articles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別凡一抹食指戒指,周身棕色光層呈現。

眼看兩人就要動手,突然徐塵腰間馭獸牙一熱...
Read more

蘇冉冉看了眼少年,隨後幾個跳躍跟在少年的身後。

「喂!你們別跑!」現在車上的女子一看兩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