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很多猶太人是能從姓氏上聽出來他的種族的,好比以「伯格」和「斯坦」為姓氏尾音,就有很大的可能是猶太人。

「是的,家族朋友。謝恩伯格的爸爸和外公有些交情,他自己則和斯皮爾伯格是朋友,斯皮爾伯格的很多電影都是和他的唱片公司合作的。斯皮爾伯格在拍奪寶奇兵的時候就有了新電影的構思,本來是在和哥倫比亞談,你知道的,又一個好萊塢巨頭,但最後沒談妥。」

「於是斯皮爾伯格找到了謝恩伯恩,謝恩伯格又找到了你?」

「是的,謝恩伯格先生本來是想聯繫環球的,但是,怎麼說好呢,能找自己人還是找自己人的好,不是嗎?」猶太人有時候真的很獨,總愛在自己本族的小圈子裡交朋友,「謝恩伯格和斯皮爾伯格都覺得,如今具有猶太血統的米高梅,是更好的選擇。」

威廉點點頭:「所以呢,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之前和謝恩伯格以及斯皮爾伯格都談過,我對電影沒興趣,我買下米高梅和聯美,只是因為你對製作電影有興趣,so……」

「所以他們要通過打動我投資,來拍攝斯皮爾伯格的新電影。」威廉一臉的若有所思,他從某角度來說,也算是能給別人天降餡餅的人了嗎?

「我有預感,你會喜歡他的新電影的。」薩巴蒂諾記得上輩子的時候,斯皮爾伯格即將拍的這個叫《e.t.》的電影,讓威廉看一次笑一次,為他帶來了很多歡樂,威廉沒告訴過薩巴蒂諾這是為什麼,但那完全不影響薩巴蒂諾把它推到威廉眼前,由他自己親自製作這部電影,威廉一定會更加開心的吧。

威廉點點頭,沒有再問更多,他相信薩巴蒂諾的眼光。

「對了,記得要擺出你去米高梅時的架子,別顯得太興奮了。」

「為什麼?」

「因為現在是他在求你投資,是在他使勁渾身解數討你開心,希望能夠打動你。親愛的,你如今就好像眾人追求的高嶺之花,別讓他覺得你很好得手,要不他就不知道珍惜了。」真正的原因是,薩巴蒂諾想為威廉爭取主製片人的位置,而不僅僅當一個只負責給錢的花瓶。

「你這個比喻好奇怪。」威廉笑了一下,但也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了薩巴蒂諾,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是以薩巴蒂諾為準的。

「我能承諾給他們的投資上限是多少?」

「沒有上限,親愛的。」對於你,我永遠不會有上限。

威廉誤會了薩巴蒂諾的意思,好奇的問道:「你都對這部電影就這麼有信心?」

「要不要打個賭?它會成為長期盤踞好萊塢電影票房排行榜的第一。」薩巴蒂諾靈光一閃,想順便趁著《e.t.》多要點好處。

「我才不和你賭。」威廉不上當,薩巴蒂諾有多靈,這已經是公認的了好嗎?

「……」表哥有些心塞。

當斯皮爾伯利與兩個友人,謝恩伯格和編劇梅麗莎.馬西森,一起走進勒森布拉莊園后,他們看到的就是穿著一身英倫休閑裝,天生一張不太好打動臉的威廉.塞偌斯。

但也因為這一身,更加刺激了斯皮爾伯格的好勝心,因為威廉手上戴著的那款限量版的瑞士手錶,他堅信威廉絕對有財力,並且是很輕鬆的,就能實現他的電影夢想。

只要他能打動他。 「電影的內容對外目前來說,還是絕密的。我的打算也是直至在電影上映前,絕不讓外人猜到我到底要拍攝什麼題材,這樣還可以當一個很好的宣傳賣點,引起觀眾的好奇心。」

斯皮爾伯格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對威廉,講解著他的新電影。

威廉不動神色的點了點頭,然後在心裡贊了一句,這種饑渴營銷的手段真的很不錯,到時候再在網上放幾則似是而非的消息,想炒多少天都沒問題。

「這就是電影目前全部的設想。藍色文件夾里是項目提案,紅色的是我們手上目前有的全部劇本初稿。梅麗莎已經寫了六周了,她保證再給她兩周的時間,她就能搞定剩下的全部內容。我希望您能多給我們一個機會,看一下劇本,您會發現這絕不是一個低幼的迪士尼電影。」

「低幼的迪士尼電影」是之前和斯皮爾伯格dbye的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高層,在看過電影的初步設想后給出的評語。


斯皮爾伯格對此不能說是一點都不在意的,他在心裡憋了個大招,想等著將來一定要用電影的成功狠狠的把這話扇回去。

「電影的名字還沒有確定,我們想了很多個,只是目前暫定的是這個《e.t.和我》,如果您有什麼不滿,我們完全可以再換。當然,在拍攝的時候,如果能夠合作的話,為了對外保密,電影會有個全新的掩飾性名字。」斯皮爾伯格真的是打算把保密做到極致,在上映前決不讓外界猜到一絲一毫。


為此,斯皮爾伯格甚至在這次談話開始之前,堅持和威廉簽了一份保密協議,想必之前拒絕了他的哥倫比亞高層,也有這麼一份協議。

「期待我們能夠合作愉快。」

「對自己這麼有信心?」威廉挑眉,昂著下巴,露出一個如天鵝般優美的弧線。

「當然,您也會發現這是個好劇本的,任何一個有眼光的製片人,都不會想要放過它。」換言之就是哥倫比亞沒眼光,在未來的很多年裡,它們都會往死里後悔錯過了et的。

「那我需要更加慎重的對待這份劇本了,三天後,我會讓我的助理溫蒂,通知您結果的。」

溫蒂在007之後,職位就從第二秘書,變動成了助理,與吉耶平起平坐,甚至隱隱有了指揮吉耶的趨勢。她手下開始有了兩個跟著她學習的實習生。一個來自伯恩斯坦家族,暑假的時候剛剛從耶魯畢業,是老伯恩斯坦前幾年就開始為威廉千挑萬選出的人才;另外一個來自勒森布拉,也是大學剛畢業,精通四國語言,說不上是伊莉莎白姨媽還是薩巴蒂諾準備的。

……

溫蒂在剛接到要帶兩個實習生的任務時,還特別沒出息的擔心了好久,她和米格吐槽道:「那可是高材生,高材生!長得帥,性格好,怎麼看都應該是他們指揮我qaq」

「他們是常春藤聯盟畢業的,你也是;他們精通幾門外語,你不也在學習嗎?最主要的是,你有著他們絕對沒有先天優勢,怕什麼!」米格不斷安慰著好基友。如果這種時候讓威廉來,那肯定毫無意義,因為他無法理解溫蒂的自卑與怯懦,米格卻特別明白。

「我有什麼優勢?」溫蒂低頭看了看自己一馬平川的胸,她連當個花瓶秘書都不合格。

「……這和你的性別沒關係。」兩個實習生都是男性,其實也不怪溫蒂會往性別上想,「你比他們忠誠。」

「恩?」溫蒂一愣,「你是說他們是間諜?!」

「不是!」米格很無奈,這丫頭的腦子怎麼就是直線條呢,「他們肯定不會背叛威廉,但在他們心中第一命令的服從者卻並不是威廉,懂?他們只是被他們的老闆派來幫助威廉,到底會不會成為威廉的心腹……」


溫蒂的眼睛一下子就亮:「還要靠我給他們洗腦!」

「呃,你也可以這麼理解。」米格發現他和溫蒂還是不同的,最起碼他不會因為這麼幾句話就重新從自卑的低谷變得鬥志滿滿,也太好忽悠了。

不過,嘛,怎麼說好呢,這就是溫蒂,難過不過三秒,小太陽的力量會曬化一切悲傷。

……

「靜候佳音。」

在送走斯皮爾伯格一行人後,威廉終於能舒展了一下緊繃的身體了。他之前已經坐的有些麻木了,裝x也不是個輕鬆的活兒啊。

抬頭看了一下表,不知不覺一下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威廉把斯皮爾伯格給的兩份文件丟在一邊,完全沒有去看的打算,只是在客廳里專心致志的逗起了貓。為了不讓自己高冷的形象毀於一貓,棉花糖剛剛只能被雪莉等保鏢逗著在後園玩。

「你一點興趣都沒有?」薩巴蒂諾看威廉的樣子,很是詫異。

威廉搖搖頭,胡亂動著逗貓棒,陪喵主子左右做運動。棉花糖的體重最近胖的有些不忍直視,走路都感覺像是在滾,而不是走了。

「我已經決定要投資拍它了,不,我絕對要製作這部電影!」

哪怕不用2b250看劇本,威廉也喜歡這次的電影故事,並且自問在沒有誰會比他更適合參與。因為et是個講述外星人和地球小男孩建立友情的故事,再純正不過的外星人威廉表示,這簡直就是為我量身打造。

「那你為什麼還要給個三天時間,就不怕他跑了?」

「不怕,因為他不會找到比我更適合的製片人和投資商。」威廉對自己也是一向很有自信的。

而且,這三天里,威廉也不是完全沒事幹的,他要用2b250把整個項目提案和劇本里的漏洞錯處以及能夠改進的地方都圈出來,再備註上更合適的改進思路。

只不過這事從明天開始也不著急,眼下最重要的還是……

喵主子的減肥大業!

寵物醫生的建議是,把棉花糖放在跑步機上跑跑,但威廉在親自嘗試過後發現,這位大爺就一開始新鮮,在被人抱著在跑步機上捯飭了幾爪子之後,就再不敢跑了。那是寧可被滾下去,也絕對不動小短腿的堅持,這貓就跟成精了似的,知道威廉不會真的讓它有事。

「它現在才這麼一點就這麼跑了,以後可怎麼辦?要提防少兒肥胖啊!否則將來連老婆都難找,沒有老婆,哪裡來的baby喵?」

「……」信我,這絕逼是你最後一隻喵了,還想有將來?!

三天後,面對傳真回來的寫滿了意見的兩份文件,斯皮爾伯格還以為威廉這是要拒絕,沒想到溫蒂在電話里卻道:「看來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了,boss想問您,您和梅麗莎小姐什麼時候有空可以保證足夠的討論時間呢?」

「隨時!」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威廉再一次忙的每天見不到人,而薩巴蒂諾則飛往了11區,那個早就沒了名字的遠東小島。

當《e.t.》這個名字終於被確定下來的時候,劇本也已經改出了三稿,有了最終的決定。

威廉和斯皮爾伯格的合作十分愉快,威廉和斯皮爾伯格都不是那種聽不進別意見的人,大家如今又還在初次合作的磨合期,對彼此很是客氣,氣氛自然融洽。

如今威廉是主製片人,劇本分解表、預算報告什麼的零碎,也就不需要他來做了,他需要的就像是惠勒老爺子當年一樣,當著別人上門來給出報告,然後由威廉否決掉。米格和溫蒂並兩個實習生也全部進組,在加上斯皮爾伯格用慣了的一套班底,以及惠勒留給威廉的人,et劇組也算是初步成型了。

因為有斯皮爾伯格在,米格便只能是第二工作組的導演,就這份工作,還是看在威廉的面子上才拿下的。

對此米格適應良好:「有多少人能像我一樣?擁有跟在這麼的多不同名導身邊學習的機會?」

而本來被威廉和愛德華一直在戒備著的惠勒的兒子……只能說,他們實在是太高估這位了。當初鬧的那麼凶,最後卻連真的把威廉和愛德華告上法庭的能力都沒有。

因為各大律師所一看這種本身沒什麼疑問,只是惠勒的兒子在無理取鬧的事情,就不太願意接,哪怕是為了揚名也要先衡量一下到底是出名還是丟醜,不是?再加上勞伊的名聲,根本不會有人接這個活兒。

只為了錢,不管輸贏和名聲的人,惠勒的兒子還不愛用,因為他看不上,他要贏。

最後的結果就是——說句難聽的——會叫的狗咬不了人。

愛德華哭笑不得的接下了早就下來的一直調令,從洛杉磯搬去了矽谷的微軟總部,並留信給他爸爸:「當你確定了能開庭的時候再聯繫我,謝謝。」 由於et是一部科幻電影,前期的籌備重點就不僅僅要放在劇本和劇本分解表上了,重中之重放在了「高科技」的道具上。

這樣的「高科技」對於威廉來說,連宇宙聯盟的玩具都不如,但放在地球已經是十分不可思議的創舉了。

這些「高科技」都十分的費錢,特別是當威廉和斯皮爾伯格都是那種對電影精益求精的性格的情況下。在已經花費了七十萬的前提條件下,他們請造型設計師埃德.沃羅克斯精心設計的一款能動的et原型,還是被全盤否定了。這項工作是在修改劇本的同時進行的,整整一個月,無數人的心血……

「抱歉,這不是我要的et。」

沃羅克斯設計工作室對面的一家義大利咖啡廳里,斯皮爾伯格在做足了心理準備后,騰特的對威廉堅持道。

斯皮爾伯格和威廉今天一起,來看沃羅克斯辛苦設計的最終成果,但那卻並不能令他滿意。他不知道該如何和威廉這個投資商開口,畢竟那可是七十萬,哪怕棄用,費用也要搭在et劇組身上。他聽說威廉之前用三十萬就拍了一部賺了上千萬票房的恐怖片,他覺得威廉肯定是很難接受這樣的浪費的。但是再難接受,他也還是決定開口,這個et絕對不能出現在他的電影里。

威廉長舒一口氣:「上帝,你也是這麼想的嗎?太花了,我之前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這個et太糟糕了,哪怕推遲拍攝,我也不想用它,它會連成年人都嚇壞的。」

威廉之前一直沉默不好意思開口,因為沃羅克斯是斯皮爾伯格推薦的人,他怕自己太直白掃了這位名導的面子。

斯皮爾伯格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怎麼都沒想到事情還可以這麼發展:「你一點都不介意?」

「介意什麼?」

「七十萬美金。」斯皮爾伯格儘可能小聲的道,想讓七十萬聽起來不那麼嚇人。

「so?」威廉還是沒明白斯皮爾伯格的意思。

「你就不心疼?」

「七十萬買個教訓,創造出更好的效果,我不知道該心疼什麼。總比勉強用了這個,結果導致電影失敗,損失更多的好,不是嗎?」

「……這個觀點還真是很新穎呢。」

「斯蒂文,我的朋友,我可是個開明的年輕人,不是葛朗台。」威廉已經和斯皮爾伯格互相開始稱呼其了彼此的教名。

「有時候我真的都快忘記你才二十歲剛出頭了。」

「好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我們先回去琢磨一下我們覺得這個模型的失敗點在哪裡,列個表明天綜合一下,再按照與之相對的想要的點來找新的設計師,ok?」

「ok。」

本來預備好要為新模型騰出一下午的試用時間,就這樣空了出來。告別回家陪伴妻子女兒的斯皮爾伯格,威廉無所事事的坐在咖啡廳里,單手托腮,思考起自己該干點什麼。

回家逗貓?去公司搞突然襲擊?

就在兩難抉擇的時候,威廉看到了薩巴蒂諾和一個側面看上去十分俊美高挑的男子,正準備離開這家咖啡廳。

「!!!」*!薩巴蒂諾不是說去11區了嗎?那眼前這個是個什麼鬼?!這樣的氣氛,還有咖啡廳,怎麼看怎麼像是在約會啊!剛剛威廉和斯皮爾伯格進來的時候,大概是隔間阻擋,他並沒有及時發現他的表哥。

按理來說,這種時候,威廉是不應該上前打擾的,當電燈泡是要被驢踢的。

但是,呃,如果威廉已經一時腦熱的沖了上去,他就沒辦法假裝自己不存在了,對吧?威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一刻沒能控制住他的地球身體,大概是這個身體壞掉了吧。

身體:……所以鍋就背我身上咯?

1981年08月14日,威廉永遠都忘記不了的日子。他冷著臉,語氣很沖的,出現在了還沒來得及告別的薩巴蒂諾和喬瑟夫面前。

「不介紹一下嗎?」

這話怎麼聽怎麼像是正房要手撕小三的開場白啊!太羞恥了!太羞恥了!太羞恥了!x無限循環一百遍啊一百遍。

「威爾?你怎麼在這裡?」薩巴蒂諾一臉詫異。

這話好像被正室發現自己出軌了的渣男啊。

「他是誰?」喬瑟夫也是一愣。

這話特別像是被渣男騙了的被小三的倒霉小三啊!

好吧,咳,真相其實是……「這是我在11區合作發展的漫畫出版公司,集英社的負責人,中美外加11區混血的喬瑟夫.李,他以後大概將會常駐洛杉磯,把集英社的總部從11區搬到美國,是我準備送給你的明年的生日禮物,喜歡嗎?」

「……」你這種生日禮物送公司的毛病,也是蠻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呢。

「距我的生日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我知道,但公司也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不是嗎?我最近正準備在我買的一個洛杉磯的地方台,先試播一個11區動漫,叫《機動戰士高達》,在11區和中國都有著很不錯的反響,79年播放的。我還準備在不經意間讓你從電視上看到,然後問問你的想法呢。」

薩巴蒂諾想的特別美,陪表弟假裝無意間看到這個動漫,然後他問他,喜歡嗎?

威廉肯定會回答喜歡。他上輩子就很喜歡,之前還說什麼十歲之前才喜歡《貓和老鼠》,他表弟還真是口是心非呢,明明長大了也很喜歡這些紙片上畫的哄小孩子的玩意。

然後薩巴蒂諾就可以一連假裝無所謂的說,喜歡就送給你。多霸氣!多狂狷!多寵溺!

現在……全毀了。

「我很喜歡。」哪怕沒能實施成功,只聽到薩巴蒂諾為他背後做了什麼就足夠威廉開心了。再有錢,也不會有人這麼隨隨便便的浪費。

「沒什麼,動漫將來會成為一個很發達的產業,我只是提前投資而已。」

喬瑟夫已經在這倆兄弟各種肉麻開始的時候,就很有眼力見的退場了。

「你下午有空嗎?」

「隨時。」

「手機拿來。」威廉要過了薩巴蒂諾的手機,然後連著自己的一併關了機,「這一次,誰也不能再打擾咱倆的度假了,哪怕只有一下午。」

約會!約會!約會!薩巴蒂諾的腦內翻譯是這樣的。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