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知道後果自負了,趕緊往前飛!」鳳華點擊確認,順手關閉了機甲的警告,隨後語氣憐惜地說道:「我是絕對能活下來的,你可記得要活下來,你要是死了我可是會肉疼的。」

哪怕機甲不屬於自己,但機甲要是有什麼問題,鳳華會覺得暴殄天物。

「沖吧小紅,為了你主人的精神力,為了這片星域的平靜,我們一起往前沖!」

「團長前方監測到有機甲出現,是之前那台血紅色的機甲。」

「是哪台機甲又怎麼了,炮彈三秒后發射,他現在出現還能阻止我?他要是能救得了那群人,我就把這艘星船吃下去……卧槽他在做什麼,他不要命了嗎?!」

在星域之中,一台血紅色的機甲停在了一個白色的洞前。星際中,黑色為黑洞,而白色即為蟲洞。

在蟲洞打開的瞬間,一道白色的光從遙遠的星空而來,瞬間吞噬了血紅色的機甲,還有機甲零點一個標準單位內的所有東西。

三不管地帶中,一旦開始蟲洞就會被反蟲洞裝置強制關閉,而一個標準單位內的物體或是星體,都會被控制起來。

記住手機版網址: 你說什麼?」


李鴻驚訝得聲調猛地拔高,讓他的聲音顯得更加難聽。然而此時已經沒人在乎這種事情了。

「太陽系駐軍已經趕往事發地點,救生艙已全部打撈歸位,但是陸鳳華所駕駛的機甲沒有一點蹤跡。」

蟲洞在打開和關閉時會對周圍造成影響,而強制關閉時反蟲洞裝置傾瀉出的能量,也會對周圍造成傷害。


鬣狗團的星船已經支離破碎,熱武器炮彈還沒來得及發出去就被反蟲洞裝置摧毀,只有少部分還在機甲上的星盜們得以活命。

軍部在收到消息后,已經第一時間和聯邦溝通,希望能夠得到黑匣子的備份,讓軍部知道鳳華到底去了哪裡。

蟲洞周圍沒有找到鳳華所駕駛機甲的碎片,所以他們覺得鳳華還有存活的可能。

但在同一時間,軍部也在悄悄調查安省吾和另一指揮人員精神力失常的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崩潰的安省吾被趕去的軍部控制了起來,要等到具體結果出來后,才能決定安省吾的未來。

畢竟此時的安省吾雙眼通紅,看起來狀況並不好,就像是一隻隨時都有可能暴起的野獸。

李鴻是在第二天見到安省吾的,此時安省吾已經洗去了妝容,他就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起來就像是一塊石頭。


已經從軍部那裡看到鬣狗團星船黑匣子備份的李鴻,突然間不知道該不該走上去和安省吾說話。

這樣的安省吾,就像是在他小時候母親去世時一樣,看起來脆弱,容不得任何人觸碰。

李鴻在原地站了許久。

直到醫護人員走向安省吾,他抬起頭來,看到了李鴻。

「有結果了?」安省吾啞著嗓子問道。

李鴻搖頭。

「搖頭是什麼意思?」

「這位同學你先坐下,好好配合我們的檢查!」醫護人員拉扯住想要站起來的安省吾。

可是他們怎麼拽得住身體強度已經接近SS級的安省吾,沒兩下安省吾就掙脫了他們的拉扯,走到了李鴻的跟前。

「沒有找到機甲碎片,星船黑匣子顯示,她在蟲洞被強制關閉前進入了蟲洞,只是……」

只是蟲洞構建需要時間,起點開了頭,終點卻沒有打開,鳳華的機甲會從哪裡出去就不一定了。

也可能和之前的沈清慕一樣,進了蟲洞就消失不見。

「沒有找到屍體,就代表她還活著。」安省吾唇角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眼中紅光不停閃爍,「她既然這麼做了,就代表自己有十全的把握活下來!她可不是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人!」

李鴻沒有說話。

這種情況下,即使他對鳳華抱有絕對的信心,可也抵抗不過現實。

鳳華是在蟲洞被強制關閉前進入了蟲洞,可是她所駕駛的機甲,一定也被反蟲洞裝置的能量攻擊到了。

安省吾坐回原本的地方,醫護人員連忙圍過來檢測安省吾的各項數據。

「安省吾,安元帥有詢問過你的情況。」在沉默了很久后,李鴻再次開口。

「告訴他,也告訴長安星的那位,我還活著,並沒有精神崩潰。而且……」安省吾低頭撫上空間器裝飾的那道裂縫,語氣森然,「如果這件事和她有關係,我會做一些他看起來不妥當的事情,希望他能夠做好心理準備。」

沒有人能夠在意外來臨前做好心理準備,即使是早已不該有情緒的陸雲。

鳳華出事的消息在第一時間告知了陸雲,得到黑匣子備份后,校方還給陸雲發了一份鳳華的遺言。

在絕大部分人看來,鳳華是絕不可能生還了。

陸雲的手指在光屏上懸停很久,最終還是沒有按下查看的選項。

彷彿一旦按下了,就確認鳳華的確是死了。

「陸教授……」正巧來問問題的墨三千撞上了這一幕,也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有事?」陸雲轉過身來,看著墨三千的眼睛,「如果有問題,過幾天再來問我,我現在心情有些不好。」

墨三千不知道為什麼陸雲還會有心情不好這種情緒,他還是老老實實地退出房間,並細心地關上了門。

鳳華的事情並沒有隱瞞多久,遇難星船上有上萬的乘客,哪個勢力的人都會有,他們在得救后,自然會感謝救了他們的共國軍人。

除此之外,聯盟還特意公布了一段視頻,就是鳳華打開蟲洞后,利用太陽系反蟲洞裝置一舉消滅了臭名昭著的鬣狗團。

聯盟公布這段視頻的目的,是讓民眾在遇到類似於鬣狗團這樣的星盜時,反正也是不能活,乾脆大家同歸於盡。

能將這種方法公之於眾的,只有聯盟這種什麼都不怕的。

畢竟共國軍人在星盜口中是傻子,而聯盟軍人在星盜口中就是瘋子。

同處軍校的墨三千,自然是知道了這件事情,同時他還在他的首富爹那裡知道了機甲里的人是誰。

就是讓陸雲想著研究新機甲的鳳華!

在知道這些事後,墨三千很是擔憂,他覺得這個項目要黃了,估計以後要找墨家的研究團隊,再讓他爹投資些錢,才能繼續研究了。

墨三千在心裡擔憂著,可是陸雲的研究進度根本沒有停過,哪怕巫秀得知鳳華可能遇難后在陸雲面前哭了出來,陸雲都沒有說要停下機甲研究。

擔憂了很久之後,墨三千終於忍不住,單獨找上陸雲,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個想法。

是把送禮物給鳳華當成了一個借口,還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看來你很關心她,那你怎麼沒有想到是你的想法打動了我?」

不等墨三千唇角揚起,陸雲接著說道:「我說過這是鳳華成年時的禮物,自然要做出來慶祝她成年。」

「可是……」

「可不要小看她,她是絕對不會死的,畢竟她可是……」

「鳳華。」站在地球上的安省吾手中拿著一條項鏈,他的唇輕觸上項鏈,有滴淚瞬間滑下砸落在地面。

「既然你能夠讓我死而復生,那你也不會死的吧。鳳華,等你回來,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

記住手機版網址: 疼疼疼疼疼!

不知道睡了多久的鳳華猛地挺身坐了起來,她沉睡前的那種疼痛像是刻在了她的骨子裡,讓她醒來后依舊覺得疼。

她還是低估了反蟲洞裝置的厲害,在進了蟲洞后,她的機甲在零點一毫秒內響起了警報。

好好地一個機甲說報廢就報廢了,鳳華覺得心有些疼。

兩年前給自己加的復活狀態被消耗了,鳳華順手又給自己加了個復活。

復活在身,方能一往無前地浪!

打了個挺,鳳華髮現她現在已經不在機甲上了,而是在知道明顯有著人類居住痕迹的山洞裡。

山洞?

鳳華左右看了一眼,並沒有看到什麼人。

身上的防護服不知道被什麼割開了幾道口子,有著金屬的地方已經融化,像是一堆巧克力一樣攤在了防護服上。

不對啊,反蟲洞裝置不會產生高溫啊,難不成是她降落地面的時候,防護服和大氣層有了個親密接觸?

可是都能將金屬融化的高溫,她身上的衣服怎麼還會好好的?

就在鳳華疑惑地時候,洞口投來了一道影子,鳳華連忙防備起來。

走過來的影子搖搖晃晃的,看起來隨時都有倒在地上的感覺,在看到影子真容的瞬間,鳳華開始懷疑起眼前的影子是不是亞人種。

它看上去和人一樣,穿著一件破爛卻又乾淨的衣服。露在外面的皮膚看起來還是光滑白凈的,身上沒有多少肉,已經瘦到骨頭鼓了起來?肌膚底下的骨頭還是坑坑窪窪,白瞎了這看起來不錯的皮膚。

同時它的兩條腿一高一低,一隻胳膊歪歪斜斜地耷拉在身側,頭上頂著幾縷頭髮,看上去異常悲慘。

直到鳳華看到他戴在手腕上的空間器,才確定眼前這個真的是人。

至於鳳華為什麼能認出空間器來,完全是因為這個人的空間器,和她用的空間器是一樣的,一看就是同一批次的東西。

「你好,請問這裡是哪裡?」鳳華嘗試著和眼前勉強還能看出人形的人打招呼。

「你……你好。」

這人的聲音異常嘶啞,像是很久都沒有說過話一樣。

「我不知道,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你餓嗎?我給你摘了些,摘了些吃的。」

他用那隻完好的手從破爛的衣服里掏出幾顆青澀的果子,沒有走近鳳華,而是拿著果子看著他。

接著他的臉皮一動,漏出了那口歪歪斜斜的牙。

鳳華覺得他應該是在笑,可是這種皮相笑起來未免也太難看了……

「不用不用,我這裡有吃的。」鳳華從空間器里取出了兩隻烤鵝,並拿出一個小桌子。

然而小桌子在離開空間器的幾秒后,就變成了一灘水一樣流了滿地。

鳳華提著烤鵝,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什麼鬼東西,為什麼桌子會變成了液體?好歹也是金屬製造的東西,在沒有超高溫的情況下……

等等,金屬?!

鳳華看了一眼防護服上同樣是一灘水樣子的金屬,又從空間器里取出了一個勺子。

純不鏽鋼·改良多代·不易變形能用五百年·勺子,在離開空間器的瞬間,變成了和桌子一樣的水。

???

「這裡,這裡都是這樣的。」那人見鳳華有些不清楚怎麼回事,很是耐心地給她解釋著,「外面有很多這種水,你出現的地方,也有這種水。」

「你叫什麼?」鳳華突然問到。

「什麼?」

「你的名字是什麼。」

「名字……又是什麼?我不知道。」那人將果子放在地上,「東西我放在這裡,你記得吃。」

看向鳳華的那雙眼很是渾濁,讓人分不清楚哪裡是眼珠哪裡是眼白,但鳳華還是能感受到他的善意。

「過來一起吃。」

「不不不,這些東西不夠我們兩個人吃。」

不夠兩個人吃?還真是有夠善良的,看來是把他所有的口糧拿出來給她吃了。

「我這裡有食物,你救了我,我不能讓你餓著肚子。」鳳華很是堅定地說道,「一起吃,否則我也不會吃的!」

聽到鳳華這樣威脅,他才慢慢挪了過來,然後乖巧地坐在果子旁。

鳳華在空間器里找了一圈,最後搬出來幾盒營養液,拼成一個桌子。

借著吃飯的時間,鳳華順便打探了下這個人的情況。

從已有的情況看來,這個人的確忘了很多事情,他不記得他的名字,不記得他是哪個勢力的人,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了這裡。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在這裡待了多久。

如何在一個一問三不知的人嘴裡得到消息,答案是不要做夢。

到最後鳳華放棄了問消息,好好地吃了只烤鵝,然後取出幾隻味道不錯營養液來,並給那人取了個簡單好記的名字——鐵子。

是的,這就是鳳華的惡趣味,她覺得鐵子這個名字很適合。

「那我該叫你什麼?」儘管眼前的人瘦到骨頭鼓出來,應該很久沒有吃飽過,可他吃烤鵝的樣子一點都不失禮。

從一點一滴中就能看出來,鐵子在還記得事之前,是個不錯的人。

「叫我烤肉吧。」鳳華指向她已經吃完的烤鵝,微微一笑,「看,烤肉。」

鐵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真的把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裡。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此時名字e沒什麼必要,顯然這裡除了鳳華和鐵子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要是有其他人,按照星際道德救援來講,鐵子絕對已經被救出去了。



Related Articles

許戰長舒了一口氣,還好,自己並非是無可救藥。

「對了,你說我現在能提前召喚一些蛻靈境才...
Read more

「犯我蒼狼者!殺!」霹靂般的怒吼,楊天傲立空中,神情睥睨,猶如一尊天神!

下方的劉振、劉通等人,頓時神情激動,面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