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教真的有那麼強么?」

其中一名輪迴境界強者狐疑,為何老祖會忌憚這剛剛出現在神聖九州的大教,他們是突然出現的,根基不穩,難道還能比那些傳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宗門還要強大么。

「無敵教建立宗門的時候,老祖曾經利用神念觀察過,他感覺到了一股比自己強橫無數倍的氣息。」

不死境強者只說了一句話,便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這一句話,就已經讓兩位輪迴境界強者吃驚之極了。

場面忽然靜了下來,三位浮屠宮的師長,盯著風揚半天,一句話都沒有說。

「沒事?那我走了。」


風揚此時也心虛了,這浮屠宮比看起來強大太多了,方才易雪柔稱之為師叔的就是輪迴境界,那她的師傅,師傅的師傅,還有傳說之中的老祖,得有多強。

「為何要走?方才不是還放言要奪八極門的八極?八極功法么?」

又是一人走出,看著風揚,嘿嘿一笑,只是這笑聲之中透著一股陰險的意味來。

「我走不走關你屁事?不服上來,打得你媽都不認識你!」

風揚很沒有高手風度,指著那青年鼻子就罵。

「你!」青年瞬間面色漲紅,幾步就走上前來,渾身氣勁迸發,九道神環閃耀起來。

「是宇文空盟的人,受命保護宇文誠,沒想到宇文誠方才被殺的太快,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聽說,宇文誠死了,他也沒有好下場,現在是想辦法補救啊。」

「宇文誠平時作威作福,欺負咱們,沒想到會有人跟他對著干,這個僕從也是大意了。」

「嘿嘿……」

人群之中傳來嘀咕聲,竟是沒有一個替死去的宇文誠說話的,顯然這宇文誠平時在浮屠宮做了多少壞事,趾高氣昂的樣子讓多少人心生厭惡。

「咱們最好不插手這件事情,就讓宇文空盟去試試無敵教的實力吧!」

不死境強者做出決定,讓兩位輪迴境強者不要出手,靜觀其變。

「殺我宇文世家中人,你真是膽子太肥了!」

那青年越眾而出,元輪開啟的速度極快,一拳就捶向風揚,想要突然襲擊,一舉拿下風揚。

「伐龍境界六重天,比那宇文誠要強一些。」

然而,風揚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只是輕輕一閃,就躲過了這青年的強橫攻擊。

「又是這種身法,當初我和他對打的時候,幾乎每一拳都打不到他的身上,只是可惡!」

方雲在一旁小聲說道,那黃老頭卻是搖搖頭,道:「你不知道,他擁有更逆天的攻擊之法,那種神通一脈相承,天下間只能有兩個人掌握,一個是師傅,另一個就是徒弟。」

「你還記得幾年前的事情么,那兩位恩公就有一位弟子,可惜,最後他們被弟子宗門背叛,竟然……唉……」

黃老頭想到這裡,神色黯淡,就是一旁的方雲也心情低落,想想當初差一點兒就可以得到神葯,提升資質天賦,只不過這一切都成了幻想。

「該死,竟然敢躲避我的攻擊!」

那青年越打越是氣憤,曾幾何時,自己因為是宇文世家弟子的僕從而優越感十足,見到凡人就像是見到豬狗一樣。但是今天,卻有一個人站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當成了一隻豬狗。

「殺!」

青年一拳一拳揮出,沒有絲毫留手,他要的就是殺死對方,不給對方留一點活下去的機會,因為對方不死,自己就得死。

「有點意思,如果我沒有看錯,這無敵教的少年擁有挪移神通,這種神通可不是一般宗門能夠擁有的。」

不死境強者低語,浮屠宮因為特殊的原因,和人皇一脈有些聯繫,所以即使是在神聖九州之中,也不用完全瞻仰宇文空盟的鼻息。

「你的攻擊太弱了,該我出手了!」

這個時候,風揚再次躲過青年的一擊,卻是有些不耐煩了,身形化為一道影子,反其道而行之,一下子就來到了那青年的跟前。

「轟!」

一拳下去,足足億萬斤的力道,別說是這青年了,就是輪迴境的人來了,也不一定能夠用肉身接住。

「咔嚓!」

很簡單,青年的一條手臂飛了出去,鮮血橫流,一擊之下就失去了戰力。

「太狠了,這無敵教的少年,簡直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青年捂著肩膀處白岑岑的骨頭,失去了一條臂膀,他也失去了所有的勇氣,看著風揚,腿肚子都嚇得打轉了。

「死!」

風揚從來不會對想要殺死自己的人手下留情,他神色冷漠,一拳砸落,就要取那青年的性命。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等到那不死境強者反應過來出手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

「住手!」不死境強者開口,宇文誠死在浮屠宮之中已經就說不過去了,而若是這宇文空盟的僕從再死在這裡,又是當著眾人的面死掉的,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然而,風揚絕不可能因為不死境強者的一句話而停手。

只聽噗的一聲,那青年直接成了拳下亡魂,死得不能再死了。

「你!」

這一次,不死境強者被風揚的舉動給激怒了,對方不僅下手兇殘,而且是一個完全無法掌控的人。

「抓住他,送到宇文空盟去,這小子捅了大簍子,咱們不可能放任不管!」

不死境強者開口,下了命令。

「是!」

兩名輪迴境強者再不遲疑,飛身上前就要抓風揚。

「真不是想殺他,只是力氣控制的不怎麼好,本打算打個半殘的。」

風揚眨巴眨巴眼說道,雖然這是風揚的真心話,大實話,但是周圍的眾人沒有一個相信他的。

「一拳轟爆了對方的腦袋,還說自己不是故意的,這天底下還有臉皮這麼厚的人類么?」

「真的不是故意的。」

風揚小聲嘀咕,暗道自己就是故意的又怎麼了,別人想殺自己,自己還不能還手了還?

神聖九州宇文空盟的地位是風揚無法理解的,一個被九大聖者把持的勢力,那是無法想象的強橫存在。神聖九州之中,和宇文空盟類似強大的勢力還是有的,但是像宇文空盟這樣影響力的組織和勢力,還真沒有多少。

兩名輪迴境強者,還有一位不死境高手追擊而來,伸手抓攝風揚,風揚知道,自己若是繼續停留在這裡,肯定會被抓住,所以直接掉頭就跑,施展出縮地成寸之法,更是魔運極速神通。

雖然修為差距極大,但是在縮地成寸之法的作用之下,風揚和三位強者之間的距離竟是一隻保持在一個範圍當中。

風揚順著山路往外跑,很快來到山門之處,直接開啟天眼,四周的秀麗景色瞬間消失,一片廢墟之中的一道門戶指出了出處之地。

「那裡!」

風揚撒開步子狂奔,身後的三道身影則是越來越近。

「發生了什麼?怎麼有師長追擊敵人而來?」

「是什麼人,竟然敢誤闖我浮屠宮!」

許多身影衝天而起,幫助那三位浮屠宮師門長輩,去追擊風揚。

「不要逼我出手!」風揚一瞪眼,一道身影從山腳衝天而起,向著風揚就撲了過來。

「哈哈,外來之敵不過是瓮中之鱉,你以為我會怕你么?」

那身影發出哈哈大笑,顯然不認為風揚會真的出手。 第三百七十八章身份暴露

如果換做是一般人,此時在瘋狂逃竄,慌不擇路,肯定不會搭理這個攔路之人。但是,他遇到的卻是風揚,一個最喜歡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

「轟!」

風揚二話不說,直接取出血魂之刃,全身元氣都融入其中,一道劍芒迸射而出,瞬間將那攔路之人給攔腰斬斷。

「額……」


那攔路之人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徹底陷入沉眠之中,他到死也不會相信,一個伐龍境界初級的修行者,能夠一招瞬殺自己。

「該死,他殺了易拓!」

三名強者大罵,那不死境強者更是仰天怒吼,聲浪震天。

「這個傢伙算是徹底激怒了浮屠宮……」

那黃老頭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

「師傅,方才他不是已經激怒了浮屠宮了么?」方雲不解,開口詢問道。

黃老頭搖搖頭,道:「方才他得罪的只是宇文空盟,現在得罪的才是浮屠宮,因為他殺了易家的人。」

「易家的人?」方雲遲疑,那黃老頭卻是不肯說什麼了,因為他發現易雪柔一直在盯著自己。

有些事情,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浮屠宮因此曾經定下約定,幫助這些人幾次,以換取他們不說出去的承諾。

很快,風揚來到了浮屠宮的出口處,雙目卻傳來刺痛,原來風揚開啟天眼的時間太久,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眼看著出口就在眼前,風揚忍著刺痛繼續奔跑,一股溫熱的熱流從雙目之中流淌而出,卻是兩股鮮血灑落。(平南文學網)

瞬間,鮮血擋住了視線,風揚從半空之中猛然跌落了下去。

「哈哈,我浮屠宮的禁制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突破的,這無敵教的小崽子,等死吧!」

不死境強者速度最快,瞬間來到跌落下去的風揚身旁,一把朝著風揚的脖子捏了過去。

卻在這時,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猛然在不死境強者的心中升騰而起,不死境強者想要轉身躲開,但是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已經晚了。

「轟隆隆!」

風揚在第一時間開啟秘藏,一股恐怖的氣息升騰,一柄金劍猛然被風揚從九天懸河之中拔出,猛然劈在了那不死境強者的身上。

「啊!」

一聲低吼,那不死境強者身體發生了詭異的變化,一瞬間變化為一團血霧,然後又是一瞬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該死!」

不死境強者大罵一聲,臉色蒼白之極,手掌繼續向著風揚的脖子捏去。

「秘藏竟然沒有傷到他!」風揚心中大驚,沒想到自己的最強一擊,竟然只是讓一個不死境強者面色變的難看了而已。

其實,只有不死境強者自己知道方才那一瞬間的驚險之處,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不死境界,擁有滴血重生的能力,方才那一瞬間他已經死了。

「一個不過是伐龍境界的傢伙,差點兒殺死我這個不死境,這怎麼可能!」

不死境強者來勢兇猛,風揚施展出一次秘藏全力,再想要出擊還要等那麼一小會兒的功夫,而這不死境強者顯然不會給風揚這麼個機會。

「伐龍和不死之間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風揚很是無奈,本以為那老頭還有那方雲實力不強,沒想到他們根本沒有回到自己的宗門,而是到了浮屠宮,這可是把風揚給害苦了。

眼看著這不死境強者就要一把捏死風揚,卻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高喝。


「掌下留人!」

「嗯?」

不死境強者聞言眉頭鎖住,回頭望去,看到的卻是易雪柔。

「你要救他?」

不死境強者看著易雪柔,竟然是真的停下手掌,沒有繼續攻擊風揚,顯然這易雪柔在浮屠宮之中的地位並不低,雖然她稱呼那兩位輪迴境界強者之一為師叔,但是這地位可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名弟子。

「不是我要救他,是老祖要救。」

易雪柔看著不死境強者,小聲說道。

「什麼!」

不死境強者有些不敢相信,老祖閉關數百年了,從未出關,怎麼現在忽然要救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少年。

看到不死境強者不相信,易雪柔趕忙遞給那不死境強者一枚道符,只見這是一塊真玉做成的道符,上面閃爍著光芒,光芒之中是一行文字。

感受到那熟悉的氣息,還有那真玉之上的字跡,不死境強者很是無奈地點點頭,道:「很好,我會抓他去見老祖的!」

一邊說著,這不死境界強者的手掌還是落了下去,這一次不是擰斷風揚的脖子,而是抓住了風揚的手臂。

「你要幹嘛?」

風揚瘋狂運轉體內的元氣,但是卻發現那不死境強者體內有一股力量湧出,將自己的元氣完全禁錮住了。

「哼,算你小子運氣好,讓你多活一會兒。」

不死境強者冷笑一聲,帶著風揚極速而行,向著山頂飛去。

到了現在,風揚才發現,不僅僅是在半山腰有浮屠宮的宮闕樓閣,就是那山頂之上,也是氤氳氣息繚繞,彷彿隱藏著什麼。

很快,不死境強者帶著風揚來到了山頂之處,只見山巔之上沒有富麗堂皇的宮殿,反而只是有一個小茅屋。


Related Articles

金渙依醒了,仿若成為了新一代金蠱,便再沒有人去關注毛蟲。

季顏替毛蟲感到一絲悲涼,心裡長嘆,葯青卻...
Read more

雷星峰道:「我要打聽一個人的下落。」

譚大頓時面露喜色,若說見聞,鍾庚他們這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